迦膩色迦

迦膩色迦

迦膩色迦 Kaniska,貴霜帝國君主(78—102年?在位)點,他不但是一位軍事家、政治家,而且是佛教的保護人和發揚光大者。在佛教的護法名王之中,他的作用僅次于阿育王。 昔貴霜國迦膩色迦王威被鄰國,化洽遠方,治兵廣地,至蔥嶺東,河西蕃維,畏威送質——《大唐西域記》。

  • 去世時間
    102年
  • 出生時間
    78年
  • 本    名
    迦膩色迦
  • 別    稱
     Kaniska

貴霜帝國

貴霜帝國是月氏人建立的帝國。月氏人原來自于中國西部的河西走廊,被匈奴人打敗後,為民族血仇所驅逼,在亞洲大陸上畫了半個圈,途經中亞,最後來到印度。在這個民族命運的轉折過程中,月氏人逐漸由遊牧而定居,它的五大部落也終于完成了整合的過程,由一位叫丘卻就的領袖所統一,初步建立了貴霜國家。丘卻就的時代,貴霜的勢力範圍主要在中亞,大概相當于現在的阿富汗和克什米爾,到了他的兒子閻膏珍時代,開始向印度進軍,月氏人的文化也開始印度化。

迦膩色迦生平

迦膩色迦是閻膏珍派駐在印度的一個將領。公元75年閻膏珍死,帝國陷入了混亂和傾軋,迦膩色迦乘勢而起,經過三年鬥爭終于取得了勝利,他的戰利品是整個貴霜帝國。

迦膩色迦在血統上雖然不是閻膏珍的繼承人,但在帝國事業上卻一脈相承。在他的時代,月氏人尚未完全擺脫遊牧民族好勇鬥狠的習性,而他瞄準的獵物中,印度諸王公彼此間矛盾眾多,混戰不斷,無力抵御上升階段的貴霜,而安息帝國早已腐朽老化,也不是對手,這使迦膩色迦的征服進行得十分順利。迦膩色迦向東、向南、向西三個方向擴張他的帝國。在東面,帝國疆界從恆河上遊推進到恆河中遊,向南推進到納巴達河,向西打敗了安息國,將領土擴張到伊朗東部。一個勢力雄厚的帝國雄踞在亞歐大陸的中央,它的南端深入南亞次大陸。迦膩色迦將都城遷到富樓沙(今巴基斯坦北部重鎮白沙瓦),帝國的重心已轉移至印度。

一位政治戰略家曾說過,誰控製了"世界島"亞歐大陸的中央,誰就控製了世界的交流。此說法可能不適合于大航海時代之後的世界,但在貴霜帝國的時代卻十分適用。貴霜帝國扼住絲綢之路的中段,它同當時東西方許多大國都有密切的聯系和合作,東至中國的東漢王朝、西至羅馬帝國,都有使節的往來,這個時代留下的數量繁多、質地精美的金幣,便是商貿發達的見證。但以利益為準繩的聯系難免有時會擦出火花。迦膩色迦時代的貴霜曾經同東漢的西域軍團幹了一仗,時間是公元90年。貴霜國副王謝率領7萬大兵進攻班超的軍團。班超收谷後堅守城池數十日,使得貴霜人糧草耗盡,不得不向龜茲國求援,結果在途中被早已準備好的班超伏兵所擊,幾乎全軍覆沒。貴霜被迫求和,兩國又重歸于好。

歷史有時會驚人地重演,隻是更換了主角。迦膩色迦一生的軌跡同他三百多年前的阿育王幾乎遙相呼應。在創造了一個王朝全盛的輝煌之後,便轉而追求靈魂上的事業。迦膩色迦晚年成為佛陀的狂熱崇拜者,他的身邊也聚集了一批佛教大家,比較有名的有世友、馬鳴、脅尊者、龍樹等,都受到了近乎國寶級的待遇。迦膩色迦廣建佛寺、弘揚佛法,他還在克什米爾召開了一次佛教大集會,由世友主持,各派高僧聚于一堂,可謂一時之盛。這次集會被稱為佛教歷史上第四次大結集,規模超過前面三次。會上對佛教三藏重新作了修訂和解釋,其成果集中于200卷的《大婆沙論》。

迦膩色迦時代,佛教有了新的發展,出現了一個自稱為"大乘佛教"的教派,倡導普渡眾生、並將佛及其偶像神化。此前的佛教各派被貶稱為"小乘佛教"。迦膩色迦採取大小乘佛教兼容的政策,在他身邊的佛教宗師,有大乘也有小乘。盡管推崇佛教,但對其他宗教也實行寬容。在穆斯林進入之前,印度一直是一個宗教寬容的地區。

迦膩色迦作為印度的外來統治者,帶來了外國專製王權的思想製度,進一步神化了王權,其集權的程度超過印度以往任何一個政權。但貴霜帝國內部仍然有一些維持半獨立地位的小邦。

迦膩色迦在東南西三個方向都成功地擴張了國土。他還想向北進軍,打破蔥嶺和錫爾河的天然疆界。但國內厭戰情緒高漲。最後,他在北征的途中臥病不起,被部將派遣的刺客蒙在被中悶死。沒有以一個佛教忠實信徒的方式結束生命,也許是他最大的缺憾。

迦膩色迦北征的失敗,也印證了月氏人在進入穩定的農耕社會之後,正在逐漸失去從草原帶來的狼性。迦膩色迦的死標志著貴霜帝國的全盛時期的結束。3世紀前期薩珊波斯的崛起給了貴霜沉重一擊,領土大大萎縮,又分裂成許多小國。其餘脈一直延伸到5世紀,最後結束于白匈奴人之手。迦膩色迦被列入這個排行榜中,主要是由于貴霜帝國對東西方文化交流的作用和他本人對佛教發展的功績,他在本榜中名列第43位。

迦膩色迦征服事業的成功,是"中亞地理戰略優勢"的一個歷史例證。同阿育王一樣,迦膩色迦也在高懸屠刀之後轉向了佛教,但不同的是,迦膩色迦在晚年仍不能收斂自己的野心,結果在征途中不得善終,這也許正是佛教"戒殺"和"報應"的理論體系在發揮作用吧。

人物評價

其是什麽樣的人物?關于迦膩色迦的事跡很少有記載,但是在護持佛教方面,他有阿育王第二之稱。據說他從前也像阿育王初期那樣多所殺伐,後來得到脅比丘(Pār〓va)的教化,皈依佛教。從遺跡看來,迦膩色迦時代建造的塔寺和佛像很多,而且在藝術上有很大發展。如在佛塔的形式方面,改變了印度向來的復缽式,而建立了五層樓閣式的佛塔;在造像藝術方面,參酌希臘、印度兩地不同形式而自成風格,使犍陀羅佛教美術發展到高峰。迦膩色迦王又由中印度羅致當時佛教大文學家馬鳴(Assaghosa)到迦濕彌羅(Kasmīra),使佛教文學獲得輝煌的發達。從這些事實中可以想見佛教在這時代興盛的情況。迦膩色迦王對佛教貢獻最大的就是在他發起和護持下舉行了一次重要的結集。相傳他曾向一些人詢問教理,所得到的解答各有不同。他感到學說紛紜,莫衷一是,于是依從脅比丘的指導,招集世友(Vasumitta)以下的碩學比丘五百人在迦濕彌羅纂輯三藏,並加以編述注解,共三十萬頌,九百多萬言,歷時十二年方始完成。其中一部分就是《大毗婆沙論》,是屬于說一切有部的一部重要的巨著,我國有新舊兩種譯本。

帝王排行榜

​影響世界的100帝王排行榜

第43位 迦膩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