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那赫裏布

辛那赫裏布

辛那赫裏布(?--前681),亞述政治家、軍事家,新亞述帝國皇帝,前704年-前681年在位。發起多個征服戰爭,不斷擴大帝國版圖。其具高超的政治手腕和軍事才華,是新亞述黃金時期的一位明君。

  • 中文名稱
    辛那赫裏布
  • 國籍
    亞述
  • 逝世日期
    前681
  • 職業
    亞述政治家,軍事家,新亞述帝國皇帝
  • 主要成就
    征服巴比倫
  • 在位時間
    前704年—前681年

軍事革新

辛那赫裏布時代(公元前704-前681年),亞述的步兵在裝備和組織方面又有重大發展。他把弓箭手分為四類,即重裝弓箭手、次重裝弓箭手、輕裝弓箭手和最輕裝弓箭手。他們都與薩爾貢二世時期的弓箭手不同。重裝弓箭手身穿緊身衣,外罩長至腰部的鎧甲,頭帶尖頂頭盔,下著緊身褲,他由1名或2名著同樣服裝的伙伴伴隨,持巨大的柳條盾掩護他射箭。次重裝弓箭手的服裝隻是略有變化,緊身衣在一側開口,下身著短裙,雙腿裸露。戰鬥時一般兩人一組,沒有盾牌掩護,同時放箭射擊。

輕裝弓箭手不帶頭盔,頭部圍以寬寬的束發帶。身著緊身衣,衣服上有兩條寬頻把衣服束緊分別挎在左肩和右肩上。腰扎寬頻,下著短裙。最輕裝弓箭手頭束發帶,身著條紋緊身衣,衣服前襟短後襟長,從頸部直達膝部,腰扎腰帶。他們難得佩帶劍,隻是身掛箭筒,是"真正"的弓箭手。辛那赫裏布時代的矛手分為重裝矛手和輕裝矛手兩種。重裝矛手頭戴尖頂頭盔,鎧甲長至腰部,並覆蓋住雙臂上部,上身著緊身衣,有一側開口;下身著緊身褲,外罩短裙,還有護脛。他們攜帶金屬製凸面大盾,幾乎可以把整個身體掩蓋起來。長矛比身體略短一點,還在身體右側佩有短劍。重裝矛手人數較少,通常充當國王的衛兵。

輕裝矛手的裝備同矛薩爾貢二世時的長矛手幾乎相同。頭戴鳥冠式頭盔,身穿樸素緊身衣,腰扎寬頻,使用圓形柳條盾。但辛那赫裏布時代的輕裝矛手通常穿著褲子和護脛,手持半圓形的凸面柳條盾,而不是圓盾,因而又與薩爾貢二世時期的長矛手有所不同。辛那赫裏布還在工兵和投石手部隊方面的建設上有所進展。工兵部隊真正完完全全地獨立出現在戰爭場面的浮雕中。工兵工作時一般兩人一組,配合行動。所著服裝同重裝矛手相同,隻是手持的不是長矛,而是雙頭斧或手斧。投石手部隊主要利用投石器進行投石攻城工作,他們在攻城時頗具威力。

征服戰爭

征服巴比倫

辛那赫裏布在公元前704年登上王位後,對巴比倫管理不嚴。于是一直等待時機企圖控製巴比倫的迦勒底人領袖梅羅達克·巴拉丹在盟國埃蘭的支持下,回到巴比倫,宣布巴比倫恢復獨立。辛那赫裏布絕不容忍迦勒底人和埃蘭控製巴比倫,于是親率大軍,直撲巴比倫。埃蘭分兵一部駐守巴比倫東部屏障庫塔城,把主力部隊及迦勒底、阿拉美亞和阿拉伯等國聯軍布置在東南古城基什,這樣便對進攻巴比倫的亞述軍形成了南北夾擊的鉗形陣勢。辛那赫裏布識破了這一意圖,派精悍部隊一支奔往基什,阻敵主力北上,自己率軍棄巴比倫而不顧,用精良的武器猛攻庫塔,全殲守軍。然後他火速南下基什,增援正在平原上苦戰數倍于己的、即將瓦解的阻擊部隊。一場搏殺,聯軍敗北,亞述軍攻入巴比倫城巴比倫三度歸屬亞述。

征伐

公元前701年,辛那赫裏布又揮師西進,去鎮壓巴勒斯坦和腓尼基的叛亂。公元前700年,辛那赫裏布率軍來到西方時,敘利亞和巴勒斯坦各國國王們聞風而降,隻有猶太國王希西家憑借其強大實力和埃及作後援,決意要與亞述周旋到底。辛那赫裏布再次採用迂回戰術,先佔猶太西側的阿什克龍城,再在南方擊潰遠來的埃及援兵,再攻佔埃克隆,然後兵分數路從三方向圍攻耶路撒冷。但就在猶太危在旦夕時,亞述軍內發生瘟疫,于是和猶太停戰,猶太以大量的貢品保全了耶路撒冷。

對于耶路撒冷之戰,亞述人與猶太人各執一詞。

亞述人的說法:從尼尼微出土的一塊石頭上這樣寫著:"對于拒絕向我投降的猶太人希西家,我將他死死地堵在了他的首都耶路撒冷,就像一隻籠中之鳥。如果有人膽敢從城中邁出一步,我就要讓他為他國王的愚蠢付出代價。最後,我劫掠了他的城市,將這座城夷為平地。"

猶太人的說法:而《舊約·以賽亞書》卻是這樣寫的:"他(辛那赫裏布)從哪條路來,必將從哪條路回去,不可能進入這座城池,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和華的使者出去,在亞述營中殺了十八萬五千人。清早有人一看,隻剩下死屍了,辛那赫裏布已經拔營回到尼尼微。"

歷史是由人來記載的,就必定不會完全真實。可猶太人和亞述人卻是數得著的兩個能吹的民族。猶太人擅長誇大其詞是我們已經知道的事情了,亞述的文字記載更是從來沒有記載過一次自己的失敗。

考古學家並沒有考證出耶路撒冷曾經在這個時候毀于戰火,看來猶太人對了一次。當然,就當時的整個西亞格局來看,耶路撒冷的得失無關痛癢。辛那赫裏布基本上橫掃整個西亞,鞏固了前輩創下的亞述帝國。

巴比倫城之殤

當辛那赫裏布在西方作戰時,迦勒底人又發動叛亂。辛那赫裏布率大軍趕到,擊敗迦勒底人,立自己的兒子為巴比倫總督。為了徹底消滅迦勒底的力量,辛那赫裏布于公元前694年遠征在埃蘭的梅羅達克·巴拉丹的餘部。亞述戰士在海軍的配合下,攻佔了一些迦勒底殖民點和埃蘭城鎮。可是不久後埃蘭國王哈魯蘇卻率軍攻入了巴比倫報仇雪恨,並在巴比倫一些貴族的裏應外合下俘獲了辛那赫裏布的兒子。辛那赫裏布聽說此事發誓要報仇,並把埃蘭人擊敗。不久,埃蘭發生內亂,辛那赫裏布乘機出兵攻入埃蘭,得勝而歸。

但頑強的埃蘭人卻聯合阿拉美亞人、迦勒底人和亞述東方的3個行省,組成反亞述聯軍,在公元前691年向亞述殺來。辛那赫裏布率軍在哈魯城迎戰。銘文以自述形式對辛那赫裏布在哈魯大戰中的行動描述說:敵人"像一群群遮天蔽地的蝗蟲","他們腳踏起的塵土,像暴風雨之前的蔽開濃雲"。"我身穿戰袍,戴著王盔--這是我軍勝利的標志;我憤怒地乘著我的戰車,把敵人紛紛撞倒。我一手握阿述爾神給我的弓,一手持尖銳的長矛,高聲大呼,如春雷滾滾。我像雷神一樣咆哮著,怒吼著,抵擋住敵人的攻勢,成功地包圍了敵人。埃蘭軍的'圖爾坦'(司令、宰相的稱呼)和其他的貴族身佩金劍,手戴閃閃發光的金鐲,我急速殺死他們,像割繩子般砍斷他們的喉嚨和手臂。"銘文聲稱亞述殺傷敵軍150000人。但亞述也傷亡慘重。亞述人未能奪取巴比倫,隻好退軍首都尼尼微稍作休整。公元前689年,埃蘭又發生內亂,辛那赫裏布又乘機攻打巴比倫,亞述第4次佔領巴比倫。這次他沒有饒恕出賣自己兒子的巴比倫,把它燒掉。

我們可以想象的是,接下來就將發生人類有史以來最為瘋狂的暴行。辛那赫裏布歇斯底裏地喊著:"他們的居民,無論老幼,一個都不留,我要用他們的屍體填平城市的街道。"

巴比倫城血流成河。

最終,堆積如山的屍體,連同一座座偉大的神廟,終于在漫天大火中盡數化為灰燼。

巴比倫城,自漢謨拉比建立以來,雖然飽經戰亂,仍然一直是世界上最為輝煌燦爛、雄偉壯觀的宏大都市。如今,在熊熊烈火熄滅之後,隻留下一片荒蕪,甚至連燒剩的灰燼都被瘋狂的辛那赫裏布帶回了亞述,分發給了其餘效忠地區的臣民們,以宣揚他的戰功,震懾治下的異族。

什麽叫做夷為平地,這就是。

什麽叫做滅絕人性,這就是。

什麽叫做喪心病狂,這就是。

結局

在毀滅巴比倫城不久後,辛那赫裏布又後悔自己的做法不利于對巴比倫的統治。娶了一位巴比倫美女強人為皇後,在後來立他們的兒子阿薩爾哈東為太子。這些舉措有利于亞述對巴比倫的統治,使許多巴比倫人歸附,卻使他的長子及次子,即原來的太子候選人懷恨在心。公元前681年,辛那赫裏布在祭神時被長子派人殺死。長子隨即宣布即位,並與太子阿薩爾哈東的軍隊決戰。但辛那赫裏布的威信太高了,長子的軍隊看到太子後紛紛大喊"那才是我們的王!"隨即倒戈。長子、次子不能立足,逃到埃蘭度過餘生。阿薩爾哈東上台後對內實行懷柔統治政策,對外又戰勝米底和埃及等國,使帝國版圖又有擴大。此外阿薩爾哈東利用征服埃及掠奪來的財富重建了巴比倫城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