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克萊·劉易斯

辛克萊·劉易斯

辛克萊·劉易斯(1885~1951)美國作家。1914年,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我們的雷恩先生》問世。主要作品有《大街》、《巴比特》、《阿羅史密斯》等。1930年作品《巴比特》獲諾貝爾文學獎。獲獎理由:"由于他充沛有力、切身和動人的敘述藝術,和他以機智幽默去開創新風格的才華"。辛克萊·劉易斯是美國第一位諾貝爾文學獲得主,他的文學創作生涯可劃分為三個時期,1920-1929年是其"黃金時期",他創造了地地道道的美國風格,作品是最早反映出女權主義意識。

  • 中文名稱
    辛克萊·劉易斯
  • 外文名稱
    Sinclair Lewis
  • 國籍
    美國
  • 出生地
    明尼蘇達州的索克中心鎮
  • 出生日期
    1885年
  • 逝世日期
    1951年
  • 職業
    文學 作家
  • 畢業院校
    耶魯大學
  • 主要成就
    《巴比特》獲諾貝爾文學獎。
  • 代表作品
    《大街》、《巴比特》、《阿羅史密斯》等

簡介

  

劉易斯(Sinclair Lewis,1885-1951)美國作家。生于明尼蘇達州的索克中心鎮,童年是在痛苦和孤獨中度過的,他被認為是個古怪的孩子,成為同伴們玩弄和嘲笑的對象。這段經歷使他對小鎮庸俗偏狹的生活深惡痛絕。17歲時,他遠離家鄉到外地求學,經過半年預科學習,考入耶魯大學。在耶魯,他仍然是個局外人,這使他一度離開學校,去過厄普頓·辛克萊創辦的社會主義居民試驗區和紐約、巴拿馬等地,後又重返學校。1908年大學畢業後,他在幾家出版公司靠打雜糊口,並開始創作。兩年後,他又到紐約做編輯工作。1914年,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我們的雷恩先生》問世。1916年,他辭去編輯工作,專門從事寫作。

劉易斯一生創作20多部作品。他早期的五部長篇都是具有浪漫氣息的通俗小說,這隻能算是他創作生涯中的一段學徒插曲。20年代是劉易斯創作最旺盛時期。1920年,他以《大街》一舉成名後,又推出《巴比特》(1922)和《阿羅史密斯》(1925)。這三部作品被認為是他的最優秀之作,其中《巴比特》被公認為他的代表作,《阿羅史密斯》曾獲1926年普利策文學獎,但他拒絕受獎,以抗議保守派以前對《大街》的非難。此後他又寫了《艾爾麥·甘特利》(1927),《多茲沃思》(1929)等長篇小說。1930年,"由于其描述的剛健有力、栩栩如生和以機智幽默創造新型性格的才能",他成為美國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

30年代後,劉易斯的作品較缺乏濃度,寫作技巧也較前遜色。家庭煩惱使他晚年精神失常,終于在羅馬病逝。近40年的創作生活使他身後留下了20部長篇小說,還有《短篇小說選》(1935)、書信集《從大街到斯德哥爾摩》(1952)、雜文集《來自大街的人》以及三個劇本。他善于描繪小鎮風貌,刻畫市儈典型,嘲弄"美國生活方式",充滿諷刺、詼諧,風格粗獷,直率。這一切,也是美國新文學的重要特點之一。

總之,上世紀20年代的劉易斯,在文學上產生過不可小覷的影響,但當時間進入到30 和40 年代,作家卻遭遇冷落,至六十年代後而被基本否定。然而,90年代初開始劉易斯研究再次升溫。這一切都在在說明,經過現代主義和後現代主義洗禮的美國文學,正在朝新現實主義回歸,批評取向也正從形式主義和文本中心朝新歷史主義批評和文化研究轉向。

個人經歷

開學校,去過厄普頓·辛克萊創辦的社會主義居民試驗區和紐約、巴拿馬等地,後又重返學校。1908年大

  辛克萊·劉易斯

學畢業後,他在幾家出版公司靠打雜糊口,並開始創作。兩後後,他又到紐約做編輯工作。1916年,他辭去編輯工作,專門從事寫作。辛克萊·劉易斯的小說深刻地揭露和諷刺了二十世紀早期的美國社會。他筆下的阿羅史密斯,是一位理想主義的醫生形象,也是他的作品中極少的一個正面人物之一。作者通過馬丁·阿羅史密斯的坎坷一生,揭露和諷刺了當時美國醫學界的弊病,深入細致地剖析了當時美國的社會現象。辛克萊·劉易斯在20年代取得文學上的輝煌成就,產生了巨大影響,但到三四十年代遭到冷落,60年代後被基本否定。然而90年代初劉易斯研究再次升溫。本文以劉易斯的這一起落過程為線索,說明美國文學創作和文學批評走向在幾十年中出現的變化,尤其說明經過現代主義和後現代主義之後,美國文學朝現實主義(或新現實主義)回歸、批評從形式主義和文本中心向歷史批評和文化研究轉向的這一趨勢。在劉易斯其餘的生涯中,他不斷地旅遊和寫作,常常把以前的經歷當作以後創作的材料。他結婚兩次,一次同格雷斯·利文斯通(1914年),一次跟多蘿西·托馬森(1928年),兩次都以離婚告終。

1949年他離開美國到了義大利,形單影隻,心力交瘁。1951年1月10日因心髒病突發,在羅馬近郊逝世。

創作歷程

簡介

辛克萊·劉易斯的創作可分為三個時期:1910年後的10年是學藝時期,這時期的作品大多是因襲舊習的,

辛克萊·劉易斯辛克萊·劉易斯

  辛克萊·劉易斯

就像他在受獎演說中加以指責的那些東西。接著是引人註目的10年,在這10年中他寫出了使他在美國文學史中確立自己的地位的傑作。在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以後,劉易斯再沒有達到過作為《大街》或《多茲沃茲》作者時的水準了。1930年到1951年是他不斷努力去恢復20年代才華的時期,而此類努力屢屢受挫。

從《我們的雷恩先生》(1914年)到《自由的空氣》(1919年)之間的五部小說顯現了一些即將到來的宏大景象的先兆,但是這些跡象也隻有在那些較好的作品中才分辨得出。《鷹的足跡》(1915年)贊頌了主人公卡爾·埃裏克森經濟上的成功。《無辜的人》(1917年)歌頌了中西部小城鎮的生活。當劉易斯開始進行批判時,他的目標也很少有美國社會中的實質性問題。以《自由的空氣》為例,它僅僅註意到在美國西部旅遊的種種不便,到處都是低劣的食品和糟糕的旅館。它也諷刺那裏年輕人惡劣的舉止。隻有在《費力的事》(1917年)這部小說中,才否定性地議論到美國商業界的某些方面。值得註意的是,盡管烏娜·戈爾登找到了一份令人滿意的高薪工作,愛上了一位廣告商好人,小說的結尾是圓滿愉快的;但這本書在他早期作品中最沒有銷路。

對話技巧

在創作過程中,劉易斯掌握了對話的技巧,也發現他的背景(中西部)和人物(小鎮和城市中的美國人)。他開始更多地帶著批評的眼光來觀察中產階級。所有這些因素都將融化在他以後的作品中,盡管在這些早期的作品中還缺乏辛辣的諷刺與確切的現實主義的結合。它們主要還是強調了美國的積極方面,那些缺點,如

辛克萊·劉易斯辛克萊·劉易斯

  辛克萊·劉易斯

劉易斯註意到的淺薄或個人主義,並不是商業規範或民族性格中固有的。

大街

《大街》呈現出了與劉易斯以往作品完全不同的面貌。的確,這是一部非常偉大的小說,因為它不同于以前出版的任何東西。埃德加·李·馬斯特斯的《斯蓬河文選》(1915年)和舍伍德·安德森的《小城畸人》(1919年)向人們揭示,美國的小鎮並不全是喜氣洋洋和陽光燦爛的,但在劉易斯之前還沒有人像他那樣,如此細致地解剖這個世界的驕傲矜持、單調刻板、平庸醜陋和愚昧無知。這部作品以極其詳盡的筆觸描繪了"家庭、教會、商業、黨派、農村和優越的白種人"的種種暴虐。劉易斯指出所有美國中部的神隻都是虛假的,崇拜它們就是精神的死亡。

對工商界控訴

《巴比特》和《了解柯立芝的人》(1928年)曾對社會的一個側面--工商界--提出了指控。對劉易斯來說,巴比特的生活是美國夢幻滅的集中體現,對自由的渴望被單調刻板的壓力所毀滅。正如小說開頭所描寫的,巴比特半醒半睡地躺著,努力追尋那羅曼蒂克的夢境,但是他家昂貴的、大批量生產的鬧鍾--這是澤尼斯熱鬧世界的象征--卻殘忍而無可違抗地召喚他進入忙忙碌碌的另一天。巴比特年輕時代想當一個律師保護窮苦人的理想消 失了。巴比特就是巴比特。除了金錢沒有其他神隻,廣告才是它的先知。巴比特如同《大街》中的卡蘿爾,被流俗的力量所擊敗。他唯一感到慰藉的是兒子或許不再像他,不然就會變成《了解柯立芝的人》中的主人公--笨蛋商人洛厄爾·施馬爾茨。

批判眼光

《阿羅史密斯》和《埃爾默·甘特利》所涉及的範圍各不相同,但都對美國持一種批評眼光,揭露了醫學界和宗教界的貪婪和虛偽。阿羅史密斯是一位理想主義的醫學研究者,甘特利是一個自私自利的牧師,他們兩人都取得了成功。然而前者隻能在與世隔絕、不被人賞識的境遇中尋求科學的真理,而甘特利在小說的結尾卻成了最時髦最有權威的布道者。兩種不同的結果突出地顯示了這個國家虛假的價值觀。

劉易斯的諷刺經過精心的安排,往往能切中要害。他發展了記錄細節和日常生活用語的能力。他用這些而不是用自己的議論去譴責筆下的人物和他們的世界。《了解柯立芝的人》巧妙地運用了持續不斷的個人獨白,劉易斯本人沒說一句話。從巴比特口袋裏的新聞我們就能看出他的生活本質和信念。巴比特對熱心的擁戴者的一席話就暴露出他缺少深謀遠慮。劉易斯早期作品中那種感傷溫情的色彩現在已經不見了,他不向人們提供廉價的安慰或簡單的答案。在《埃爾默·甘特利》裏,邪惡也會勝利;在《大街》和《巴比特》裏,理智、獨立和理想也能夠被打敗。

確立聲望

這些犀利有力的作品確立了劉易斯的聲望。美國的讀者詆毀或贊美作者,但是他們都買他的書。《大街》

辛克萊·劉易斯辛克萊·劉易斯

  辛克萊·劉易斯

在兩個月裏銷了5600冊,兩年中超過了30萬冊。《埃爾默·甘特利》第一版就史無前例地印了14萬冊,而且還供不應求,在六個星期中它的銷售量超出17.5萬冊。這些作品也贏得了評論家的好評。《大街》獲普利策獎提名,雖然這項提名未被通過。《阿羅史密斯》獲得了此獎,但劉易斯拒絕接受。

然而早在1929年,當《多茲沃茲》問世時,劉易斯作品中的感傷溫情筆調又開始支配了現實的、譏諷的筆調。山姆·多茲沃茲是巴比特的另一翻版,但在這裏劉易斯卻認為中西部中產階級的價值觀自有其優越之處。在1930年他甚至談到將所有的改革者裝船送往德國。《安·維克斯》 (1933年)和《無辜的人》一樣,贊美了美國的小城鎮。《藝術的工作》(1934年)以一個旅店老板為主人公,並詆毀一位自詡的作家。雖然保守的巴比特把國家拯救的希望寄托在他不受舊俗影響的孩子身上;但在《揮霍無度的父母》(1938年)中,沉著冷靜的弗雷德和黑茲爾卻希望國家將能挽救他們激進、愚蠢的子孫。劉易斯與中產階級美國相妥協的進一步明證就是他在1935年被接納為全國文學藝術研究院的成員,1937年他又成了美國文學藝術科學院的一員,而他以前斥之為閹割和馴服文學的機構。

脫離社會問題

當劉易斯同諷刺分手的時候,他也脫離了當代的社會問題。1930年以後在他的小說中僅僅兩次涉及社會時事:《不會發生在這裏》(1935年)寫了法西斯主義的危險;《王孫夢》 (1947年)反映了種族問題。兩部小說都非常暢銷,《不會發生在這裏》差不多銷了40萬冊,《王孫夢》達150萬冊。這些作品在觀念上類似于本世紀20年代的黑幕小說。劉易斯的才能在明顯地衰退。對巴比特或施馬爾茨那種閃耀著才氣的對話描寫已蛻變為拙劣的模仿。作品的前提--美國國家社會主義和東北部的明尼蘇達城要放逐一位身上有黑人血統的銀行家--是難以置信和極度誇張的。即使虛構的大共和國居民懷著種族偏見,他們除了把黑人看成低人一等以外,一定也會談論些其他東西。

基本觀點

盡管劉易斯的才能在30年代以後衰退了,但他還有一個基本觀點沒有改變:他聲稱自己的作品受亨利·大衛·梭羅的影響最大。他作這樣的表白意味著自己本人也在尋求強調個性自由的重要性。在《不會發生在這裏》中劉易斯寫道:我在思索歷史的時候,越來越堅信當今世界上所有有價值的東西都是由自由、探究、批評的精神所完成的,因而保護這種精神就比保護任何社會製度更為重要。

在《大街》和《巴比特》中,劉易斯展示了這種精神的毀壞;在《阿羅史密斯》中,他證明了這種精神對于具有威脅性的物質主義、隨波逐流和自滿自足的勝利。要是劉易斯僅僅寫了這三部小說,要是他在1926年或者1930年逝世,他的文學聲望也許會更牢靠。然而,他畢竟寫了這些作品。正如《曼徹斯特衛報》所說,隻要"打字機在響著,工資是高的,教育是自由的,影劇院是繁榮的,政府是由人民組成,受人民監督,為人民工作。要使腳步邁得輕松而愉快",那麽這些有關自由精神對保守勢力的爭鬥以及對于平凡庸俗的大手筆描繪仍然有其中肯之處。

不朽名著

早期

劉易斯一生創作20多部作品。他早期的五部長篇都是具有浪漫氣息的通俗小說,這隻能算是他創作生涯中

辛克萊·劉易斯辛克萊·劉易斯

  辛克萊·劉易斯

的一段學徒插曲。20年代是劉易斯創傷最旺盛時期。1920年,他以《大街》一舉成名後,又推出《巴比特》(1922)和《阿羅史密斯》(1925)。這三部作品被認為是他的最優秀之作,其中《巴比特》被公認為他的代表作,《阿羅史密斯》曾獲1926年普利策文學獎,但他拒絕受獎,以抗議保守派以前對《大街》的非難。此後他又寫了《艾爾麥·甘特利》(1927),《多茲沃思》(1929)等長篇小說。1930年,"由于其描述的剛健有力、栩栩如生和以機智幽默創造新型性格的才能",他成為美國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

後期

30年代後,劉易斯的作品較缺乏濃度,寫作技巧也較前遜色。家庭煩惱使他晚年精神失常,終于在羅馬病逝。近40年的創作生活使他身後留下了20部長篇小說,還有《短篇小說選》(1935)、書信集《從大街到斯德哥爾摩》 (1952)、雜文集《來自大街的人》以及三個劇本。他善于描繪小鎮風貌,刻畫市儈典型,嘲弄"美國生活方式",充滿諷刺、詼諧,風格粗獷,直率。這一切,也是美國新文學的重要特點之一。辛克萊·劉易斯在其代表作品《巴比特》中,繼承了西方傳統的人道主義和人性論的精髓,對人性的內涵及其表現形式作了深入的探索和挖掘。在巴比特身上,我們發現真真切切的人性沉浮。這正是劉易斯對20世紀美國文學最傑出的貢獻。

經典簡介

《大街》是美國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辛克萊·劉易斯的代表作,問世後迅速風靡歐美國家,一年內

辛克萊·劉易斯辛克萊·劉易斯

  辛克萊·劉易斯

重印28次,被稱為"20世紀美國出版史上最轟動的事件"。此書還成為了當時堪薩斯州各級學校學生的必讀教材。小說以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美國一個小鎮為背景,描寫一位城市女知識分子卡羅爾嫁到小鎮上成為一名鄉村醫生太太後的故事。小說主題新穎,風格別致,洋溢著濃鬱的美國中西部地方風情,評論家稱此書是美國文學中描述地方風情最出色的文學作品。

小說以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美國一個小鎮為背景,描寫一位城市女知識分子卡羅爾嫁到小鎮上成為一名鄉村醫生太太。起初她滿懷熱情,企圖"改造"這個受傳統保守勢力束縛的小鎮,但遇到巨大的阻力。她的思想與小鎮的 現實格格不入,以至被迫離開小鎮去華盛頓找工作,但最終仍不得不回到小鎮上,繼續面對她無法改變的舊傳統勢力。小說以辛辣的筆觸對美國社會現實進行嘲笑和諷刺,因而受到當時保守人士的指責和攻擊,並在美國引起巨大爭議。可喜的是,《大街》深為廣大讀者喜愛,一年內重印28次,"大街"一詞也因此被賦予特別的含義而收入詞典。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