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基因食品 -以轉基因生物為食品或為原料加工生產的食品

轉基因食品

以轉基因生物為食品或為原料加工生產的食品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所謂轉基因食品, 就是通過基因工程技術將一種或幾種外源性基因轉移到某種特定的生物體中,並使其有效地表達出相應的產物(多肽或蛋白質),此過程叫轉基因。以轉基因生物為原料加工生產的食品就是轉基因食品。

根據轉基因食品來源的不同可分為植物性轉基因食品,動物性轉基因食品和微生物性轉基因食品。

從世界上最早的轉基因作物(菸草)於1983年誕生,到美國孟山都公司轉基因食品研製的延熟保鮮轉基因西紅柿1994年在美國批准上市,轉基因食品的研發迅猛發展,產品品種及產量也成倍增長,轉基因作為一種新興的生物技術手段,它的不成熟和不確定性,使得轉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國際社會上,截至2010年,美國的小麥主糧的商業化尚未推開,日本禁止進口美國轉基因大米,印度停止轉基因茄子商業化。

  • 中文名稱
    轉基因食品
  • 外文名稱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s
  • 簡稱
    GMF

分類標準

轉基因食品轉基因食品

截至2013年,對轉基因食品尚無明確分類,根據慣例按不同標準可進行不同分類。

根據轉基因食品中是否含有轉基因源為標準可分為如下三種不同類型:

( 1) 食品本身不含轉基因的轉基因食品,是指食品儘管來源於轉基因生物,但其產品本身並不會有任何轉移來的基因。

( 2) 轉基因食品中確實含有轉基因成分,但在加工過程中其特性已發生了改變,轉移來的活性的基因不復存在於轉基因食品中的轉基因食品。

( 3) 轉基因食品中確實帶有活性的基因成分,人們食用這種轉基因生物或食品後,轉移來的基因和生物本身固有的基因均會被人體消化吸收的轉基因食品。

根據轉基因食品來源的不同可分為如下三種不同類型:

( 1) 植物性轉基因食品。所謂植物性轉基因食品,是指以含有轉基因的植物為原料的轉基因食品。

( 2) 動物性轉基因食品。所謂動物性轉基因食品,是指以含有轉基因的動物為原料的轉基因食品。

動物的轉基因食品,主要是利用胚胎移植技術培養生長速率快、抗病能力強、肉質好的動物或動物製品。

( 3) 微生物轉基因食品。所謂微生物轉基因食品,是指以含有轉基因的微生物為原料的轉基因食品。轉基因微生物食品,主要是利用微生物的相互作用,培養一系列對人類有利的新物種。

根據食品中轉基因的功能的不同大致可以分成以下6 種類型:

( 1) 增產型的轉基因食品

( 2) 控熟型的轉基因食品

( 3) 保健型的轉基因食品

( 4) 加工型的轉基因食品

( 5) 高營養型的轉基因食品

( 6) 新品種型的轉基因食品

優缺對比

優點

轉基因食品有較多的優點:可增加作物產量;可以降低生產成本;可增強作物抗蟲害、抗病毒等的能力;提高農產品耐貯性。

例如:轉基因食品——土豆;縮短作物開發的時間;擺脫四季供應;打破物種界限,不斷培植新物種,生產出有利於人類健康的食品。

缺點

轉基因食品也有缺點:在栽培過程中,可能通過基因漂流影響其他物種;轉基因食品可能會引起過敏等。

發展歷史

由來

雖然傳統農業基本上能夠解決當今世界的糧食需要,但是傳統農業不僅造成了嚴重的環境污染,破壞了生物多樣性,也增加了生產成本。以基因工程技術為代表的現代生物技術已經在農業、醫藥、食品等領域展示了巨大的生產潛力,其在農業上的套用就是為解決上述問題而出現的。

發展

1983年,世界上最早的轉基因作物(菸草)誕生。

轉基因食品轉基因食品

1994年,美國孟山都公司研製的延熟保鮮轉基因西紅柿在美國批准上市。

1999年,中國水稻研究所研製的轉基因雜交水稻通過了專家鑑定。

轉基因食品的研發迅猛發展,產品品種及產量也成倍增長,有關轉基因食品的問題日漸凸顯。

1999年,全世界有12個國家種植了轉基因植物,面積已達3990萬公頃。其中美國是種植大戶,占全球種植面積的72%。世界很多國家紛紛將現代生物技術列為國家優先發展的重點領域,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進行扶持。但轉基因食品在世界各個國家和地區之間的發展是不均衡的。

聯合國《生物安全議定書》明確賦予各國公眾對轉基因食品的知情權和選擇權。

2001年5月,中國政府頒布《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條例》。

2003年3月20日,與該條例配套的《農業轉基因生物標識管理辦法》等3個法規正式施行,要求對大豆、玉米 、油菜類轉基因食品必須進行轉基因標識,否則不得進口和銷售。

主要功能

增產

農作物增產與其生長分化、肥料、抗逆、抗蟲害等因素密切相關,故可轉移或修飾相關的基因達到增產效果。

控熟

通過轉移或修飾與控制成熟期有關的基因可以使轉基因生物成熟期延遲或提前,以適應市場需求。最典型的例子是延熟速度慢,不易腐爛,好貯存。

提高營養

許多糧食作物缺少人體必需的胺基酸,為了改變這種狀況,可以從改造種子貯藏蛋白質基因入手,使其表達的蛋白質具有合理的胺基酸組成。已培育成功的有轉基因玉米、土豆和菜豆等。

保健

通過轉移病原體抗原基因或毒素基因至糧食作物或果樹中,人們吃了這些糧食和水果,相當於在補充營養的同時服用了疫苗,起到預防疫病的作用。

增加新品種

通過不同品種間的基因重組可形成新品種,由其獲得的轉基因食品可能在品質、口味和色香方面具有新的特點。

安全隱患

毒性問題

一些研究學者認為,對於基因的人工提煉和添加,可能在達到某些人們想達到的效果的同時,也增加和積聚了食物中原有的微量毒素。 

過敏反應問題

對於一種食物過敏的人有時還會對一種以前他們不過敏的食物產生過敏,比如:科學家將玉米的某一段基因加入到核桃、小麥和貝類動物的基因中,蛋白質也隨基因加了進去,那么,以前吃玉米過敏的人就可能對這些核桃、小麥和貝類食品過敏。 

營養問題

科學家們認為外來基因會以一種人們還不甚了解的方式破壞食物中的營養成分。  

對抗生素的抵抗作用

當科學家把一個外來基因加入到植物或細菌中去,這個基因會與別的基因連線在一起。人們在服用了這種改良食物後,食物會在人體內將抗藥性基因傳給致病的細菌,使人體產生抗藥性。 

對環境的威脅

在許多基因改良品種中包含有從桿菌中提取出來的細菌基因,這種基因會產生一種對昆蟲和害蟲有毒的蛋白質。如在實驗中,一種蝴蝶的幼蟲在吃了含桿菌基因的馬利筋屬植物的花粉之後,產生了死亡或不正常發育的現象,這引起了生態學家們的另一種擔心,那些不在改良範圍之內的其它物種有可能成為改良物種的受害者。 

相關爭論

從轉基因食品產生以後,最早提出轉基因食品安全問題的人是英國的阿伯丁羅特研究所的普庇泰教授。1998年,他在研究中發現,幼鼠食用轉基因土豆後,會使內臟和免疫系統受損。這引起了科學界的極大關注。1999年,英國的權威科學雜誌《自然》刊登了美國康乃爾大學教授約翰·羅西的一篇論文,指出蝴蝶幼蟲等田間益蟲吃了撒有某種轉基因玉米花粉的菜葉後會發育不良,死亡率特別高。對於轉基因食品,主要有以下爭論:

支持

支持者認為轉基因食物是安全的,並且具有傳統食物所不具備的特性,可以解決包括全球饑荒在內的多個問題。

反對

反對者認為,對轉基因食物進行的安全性研究都是短期的,無法有效評估人類幾十年進食轉基因食物的風險。反對者擔心轉基因生物不是自然界原有的品種,對於地球生態系統來說是外來生物。轉基因生物的種植會導致這種外來品種的基因傳播到傳統生物中,並導致傳統生物的基因污染。許多環境保護組織,包括綠色和平、世界自然基金會和地球之友等國際機構都持有該種觀點。

法規政策

為了統一評價轉基因食品安全性的標準,聯合國糧農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所屬的國際食品規定委員會也已決定製定轉基因食品的國際安全標準。

中國先由原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制定了《基因工程安全管理辦法》,隨後農業部在此基礎上制定了《農業基因工程安全管理實施辦法》,並同時成立了農業生物工程安全委員會,以負責全國農業生物遺傳工程體的安全性審批。

2015年10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新修訂《食品安全法》規定生產經營轉基因食品應當按照規定顯著標示,並賦予了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對轉基因食品標示違法違規行為的行政處罰職能。

2015年8月,農業部在官網發布《關於政協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第4506(農業水利類388號)提案答覆的函》中稱,國際組織、已開發國家和我國開展了大量轉基因生物安全方面的科學研究,認為批准上市的轉基因食品與傳統食品同樣安全。​

預防措施

面對轉基因食品不確定的風險,很多國家都採取了標識的預防措施,對轉基因食品進行標識。

轉基因食品轉基因食品

歐盟 15 國採取了強制性的標識制度,轉基因成分的含量超過 0.9% 必須要標識,並且歐盟制定的法規還有一個叫做 traceability ,就是可跟蹤性。轉基因產品在貨架上的食品上面標籤要講清楚,從哪來的,轉的什么基因,基因的供體、受體、載體是什么,可以跟蹤、追蹤。挪威、瑞士等國家控制比較嚴格。

澳大利亞、紐西蘭也要求實施標籤。韓國從 2001 年3月開始標籤,但要求比較松,要求轉基因的成分超過 3% 實行標籤,如果不標籤的,查出來可罰1000萬韓元,或者是坐3年牢。日本的標籤要求是 5% ,為全世界最松的標籤。

中國根據衛生部頒布的《轉基因食品衛生管理辦法》,食品產品中含有轉基因成分的,要在包裝上標明‘轉基因標識’。

評價原則

1993年,經合組織(OECD)首次提出了轉基因食品的評價原則——“實質等同”的原則,即:如果對轉基因食品各種主要營養成分、主要抗營養物質、毒性物質及過敏性成分等物質的種類與含量進行分析測定,與同類傳統食品無差異,則認為兩者具有實質等同性,不存在安全性問題;如果無實質等同性,需逐條進行安全性評價。

發展前景

轉基因食品的發展前景在利弊的爭論中撲朔迷離,這並不是轉基因食品獨有的現象。歷史上技術產品的形成和發展過程中,任何技術產品的形成與發展方向都不可避免地要受到社會因素的影響。社會需求引導了它的出現,它在社會生產、生活中的套用推動了它的發展,不同社會群體之間相互爭論的結果決定了它的演變方向,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科學技術越來越明顯地成為社會大系統的有機組成部分,它與整個社會大系統及其子系統之間的複雜聯繫與相互作用也變得越來越突出。

社會對轉基因食品的需求是存在的,它承負著緩解飢餓與貧窮,改善生活質量,提高生活水平的任務。雖然不同國家、不同利益群體之間的爭執一時難以調和,但隨著科技的發展可能找到一個令全球達成共識的平衡點,它也可能日益完善。  

安全事件

轉基因飼料導致豬患胃炎幾率增加事件

由澳大利亞和美國研究人員進行的新研究顯示,由轉基因飼料餵養的豬的胃炎發病率遠高於傳統飼料餵養的豬。不過實驗太多缺陷,包括發表的期刊並沒有影響因子,實驗統計方法錯誤等。

“先玉335”玉米致老鼠減少、母豬流產事件

2010年9月21日,《國際先驅導報》報導稱,“山西、吉林等地因種植‘先玉335’玉米導致老鼠減少、母豬流產等異常現象”。經農業部門專家現在勘察,山西和吉林並沒有種植轉基因玉米,而且“先玉335”也不是轉基因品種。根據當地村民描述,當地老鼠數量較往年的確有所減少,這與吉林省榆樹市和山西省晉中市多年禁用劇毒鼠藥,致使老鼠天敵增加;農戶糧倉多使用水泥地板,使老鼠不易打洞造成;而且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太原作為北京備用機場,曾經做過集中滅鼠措施有直接關係。關於母豬流產現象,也與當地實際情況不符。《國際先驅導報》的這篇文章還被《新京報》評為“2010年十大科學謠言”。

廣西大學生精子活力下降事件

2010年2月2日,烏有之鄉網站刊登文章稱,“多年食用轉基因玉米導致廣西大學生男性精子活力下降,影響生育能力。”後來據核實,廣西省從來沒有種植和銷售轉基因玉米。最終查證該文章有意篡改廣西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某博士關於《廣西在校大學生性健康調查報告》的結論,與並不存在的食用轉基因玉米掛鈎,得出上述聳人聽聞的“結論”。

斑蝶事件

1999年5月,康奈爾大學的一個研究組在《自然》雜誌上發表文章,聲稱用帶有轉基因抗蟲玉米花粉的馬利筋(一種雜草)葉片飼餵美國大斑蝶,導致44%的幼蟲死亡,由此引發轉基因技術環境安全性的爭論。事實上,這一實驗是在實驗室完成的,並不反映田間情況,因而缺乏說服力,且沒有提供花粉量的數據,現在這個事件已有了科學的結論:

玉米的花粉大而重,擴散不遠,在玉米地以外5米,每平方厘米馬利筋葉片上只找到一粒玉米花粉;

2000年開始在美國3個州和加拿大進行的田間試驗證明,抗蟲玉米花粉對斑蝶並不構成威脅,實驗室實驗中用l0倍于田間的花粉量來餵大斑蝶的幼蟲,也沒有發現對其生長發育有影響。

目前研究已經證實,斑蝶減少的真正原因,一是農藥的過度使用,二是作為大斑蝶越冬地的墨西哥生態環境遭到破壞。

墨西哥玉米事件

2001年11月,美國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的兩位研究人員在《自然》上發表文章,聲稱在墨西哥南部Oaxaca地區採集的6個玉米地方品種樣本中,發現有CaMV35S啟動子及Novartis Bt 11抗蟲玉米中的adhl基因相似序列。綠色和平組織藉此大肆渲染,說墨西哥玉米已經受到了“基因污染”,甚至指責墨西哥小麥玉米改良中心的基因庫也可能受到了“基因污染”。文章發表後受到很多科學家的批評,指出其在方法學上有許多錯誤。所謂測出的35S啟動子,經複查證明是假陽性。所稱Bt玉米中的adhl基因已經轉到了墨西哥玉米的地方品種,則是“張冠李戴”。因為轉入Bt玉米中的基因序列是adhl-S基因,而作者測出的是玉米中本來就存在的adhl-F基因,兩者的基因序列完全不同,是兩碼事。顯然作者沒有比較這兩個序列,審稿人和《自然》編輯部也沒有核實。對此,《自然》編輯部發表聲明,稱“這篇論文證據不足,不足以證明其結論”。墨西哥小麥玉米改良中心也發表聲明指出,經對種質資源庫和從田間收集的152份材料的檢測,在墨西哥任何地區都沒有發現35S啟動子。

加拿大“超級雜草”事件

由於基因漂流,在加拿大的油菜地里發現了個別油菜植株可以抗1-3種除草劑,因而有人稱此為“超級雜草”。事實上,這種油菜在噴施另一種除草劑2,4-D後即被全部殺死。應當指出的是,“超級雜草”並不是一個科學術語,而只是一個形象化的比喻,目前並沒有證據證明已有“超級雜草”的存在。同時,基因漂流並不是從轉基因作物開始,而是歷來都有。如果沒有基因漂流,就不會有進化,世界上也就不會有這么多種的植物和現在的作物栽培品種。即使發現有抗多種除草劑的雜草,人們還可以研製出新的除草劑來對付它們。科學進步的歷史就是這樣。當然,油菜是異花授粉作物,為蟲媒傳粉,花粉傳播距離比較遠,且在自然界中存在相關的物種和雜草,可以與它雜交,因此對其基因漂流的後果需要加強跟蹤研究。

美國轉基因玉米MON863事件

2005年5月22日,英國《獨立報》披露了轉基因研發巨頭孟山都公司的一份秘密報告。據報告顯示,吃了轉基因玉米的老鼠,血液和腎臟中會出現異常。最後迫於壓力,應歐盟要求,公布了完整的1139頁的試驗報告。歐盟對安全評價的材料及補充試驗報告進行分析後,認為將“Mon863”投放市場不會對人和動物健康造成負面影響,於2005年8月8日決定授權進口該玉米用於動物飼料,但不允許用於人類食用和田間種植。2009年10月,歐洲食品安全局轉基因生物小組按照轉基因植物及相關食品和飼料風險評估指導辦法及複合性狀轉基因植物風險評估指導辦法提出的原則對轉基因抗蟲和耐除草劑玉米Mon89034 x NK603用於食品和飼料的進口和加工申請給出了科學意見。歐洲食品安全局在總結報告中說,目前有關MON89034 x NK603玉米的信息代表了各成員國對該品種玉米的科學觀點,在對人類和動物健康及環境的影響方面,這種玉米與其非轉基因親本一樣安全。因此,EFSA轉基因小組認為這種玉米品種不大可能在套用中對人類和動物健康或環境造成任何不良影響。

歐洲轉基因玉米品種對大鼠腎臟和肝臟毒性事件

歐洲食品安全局轉基因小組對de Vendomois等發表的論文(3種轉基因玉米品種對哺乳動物健康影響的比較,國際生物科學雜誌,2009,5:706-726)進行了評審,同時,轉基因小組也對3個90天大鼠餵養研究數據的統計學重新分析進行了評價。轉基因生物小組得出結論,論文中提供的數據不能支持作者關於腎臟和肝臟毒性的結論。並不存在任何新的證據表明需要對以前得出的轉基因玉米轉化事件MON 810, MON 863和NK603對人類、動物的健康以及環境無不良影響的結論進行重新考慮。

轉基因小組指出該小組對先前針對MON 863玉米的研究(Seraliniet al., 2007)所做的幾點基本的統計學批判對de Vendomois等的論文同樣適用。在轉基因小組對Seraliniet al.(2007)的論文的全面評價中,給出了在MON 863(8%)中發現顯著性差異的原因,並表明此差異不會影響MON 863的安全性。de Vendomois等檢測並報導的對NK603(9%)和MON 810(6%)顯著的變數百分率與Seralini等的論文中MON 863的數值是相似的。

轉基因生物小組認為de Vendomois等:

將統計學上具有顯著性差異的結果放到生物學因果聯繫中時,對EFSA提倡的使實質等同分析得以實現的,用以提供變化範圍的參考品種的套用作了錯誤的陳述。

將觀察差異放到生物學因果聯繫中時,沒有考慮到可用的關於用不同飼料飼餵的動物間正常的遺傳背景差異的信息。

沒有提供以正確的方式套用錯誤發現率(FDR)方法得到的結果

沒有提供任何將已廣為人知的對飼料反應的性別差異與將差異歸結為不同種轉基因玉米效應的結論聯繫到一起的證據。

以不合理的分析和差異值為基礎來評價統計權重。

de Vendomois等強調的顯著性差異,在轉基因生物小組對MON 810,MON 863和NK603三個玉米轉化事件的安全性作出判斷時,都曾經被認真評估過。de Vendomois等的研究並未提供任何新的毒理學效應證據。在毒理學相關性方面,de Vendomois等所用的方法並不能對轉基因生物及其相應對照之間的差異作出正確的評估,主要原因如下:

所有的結果都是以每個變數的差異百分率表示的,而不是用實際測量的單位表示的。

檢測的毒理學參數的計算值與有關的物種間的正常範圍不相關。

檢測的毒理學參數的計算值沒有與用含有不同參考品種的飼料飼餵的實驗動物間的變異範圍進行比較。

統計學顯著性差異在端點變數和劑量上不具有一致性模式。

de Vendomois等作出的純粹統計學的論斷和與器官病理學,組織病理學和組織化學相關的這三個動物餵養研究間的不一致性並沒有被提及。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