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五處

軍情五處

英國軍情五處是世界上最具神秘色彩的諜報機構之一。1905年英國陸軍大臣R·B·霍爾丹實施的軍隊改革促使軍事情報部門的成立。但是總參謀部為情報部門的歸屬問題卻爭論不休,爭論的結果導致MI5(軍情5處)的成立。它一直是在處于極度機密的情況下進行工作,不受政府領導,政府部門的名單上沒有它的名字。為了改變政府對其指揮上的被動局面,在前首相梅傑(John Major)執政期間,他把軍情五處拉到了政府的名下,業務上對英國外交部負責,為政府處理安全、防務、外事、經濟方面的事物蒐集情報。

英國的特別司法機構--調查權力法庭2014年12月5日裁決,英國情治單位政府通訊總部的情報蒐集系統沒有違反《歐洲人權公約》。

  • 中文名稱
    軍情五處
  • 外文名稱
    MI5
  • 起源于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
  • 類別
    軍事

職責宗旨

軍情五處負責保衛英國的安全,應對危及國家安全的秘密組織的威脅。這些威脅包括恐怖主義、諜報活動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擴散。此外,軍情五處還為許多機構提供安全咨詢,幫助他們減少受到威脅的可能。

軍情五處標志軍情五處標志

軍情五處的宗旨是:

阻止恐怖主義;

使英國免遭外國諜報活動以及其它國家的秘密活動所帶來的損失;

阻止擴散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國家採購相關的材料、技術和專業技能;防範新威脅,避免舊威脅死灰復燃;

保護國家敏感信息、資產和關鍵性國家基礎設施;

協助執法機構減少嚴重犯罪活動;

協助秘密情報局和政府通訊總部履行他們的法定職責;加強軍情五處的能力及韌性。

主要目標

為保護國家安全和經濟發展,支持執法機構預防和偵測嚴重犯罪活動;收集並發布情報;調查並評估威脅;與其它機構協作共同應對威脅,就保護措施提供建議,並為以上行動提供有效支持。

為達致以上目標,軍情五處的指導原則是致力于:

合法;廉潔;客觀;在工作中掌握好分寸;互相關心、尊重,包括對本局以外合作人員的關心與尊重。

組織架構

軍情五處現任局長為喬納森·埃文斯,由負責情報與安全建議、反諜報、反擴散以及本局運作能力相關事務的副局長協助工作。軍情五處設立六大分支,各分支由一名主任負責。其中,副局長指揮四個分支:一個負責打擊國際恐怖主義,一個負責為應對各類威脅提供安全保護措施的建議以及反擴散和反諜報工作,第三個分支負責北愛爾蘭和國內反恐,第四個分支負責本局運作能力,如技術和監視工作。局長指揮另外兩個分支:一個負責本局人事與安全;另一個負責管理信息和檔案、財務與設施。軍情五處秘書處和法律顧問協助正副兩位局長的工作。

情報收集

情報收集是軍情五處工作的中心。收集秘密情報有助于軍情五處獲取對目標團體及其關鍵人物、基礎設施、企圖、計畫和能力的詳細了解。軍情五處通過多種手段獲取情報。主要手法有:

1.秘密情報人力資源(即特工):特工是能夠就調查目標提供秘密報告的人力資源,他們不是軍情五處成員,但是最重要的秘密情報資源。特工行動由受過特別訓練的官員負責,能持續很長時間,有時長達多年。

2.直接監視:即跟蹤和觀察目標,這項工作由具備高級技能的專業監視官執行。他們通過車輛、徒步或固定監視崗執行任務。軍情五處監視部們常與其它政府部門(特別是警方)密切合作。

3.通訊截取:如監聽某特定電話或開啟、閱讀目標信件或電子郵件中的內容,必須由內政大臣簽署監視狀授權方可執行。

4.侵入式監視:如對某人住宅或車輛進行監聽。

主要工作

1.反恐與安全保護

反恐並提供安全保護以支持反恐是軍情五處的主要任務。目前,用于反恐和安全保護工作的資源約佔全部資源的 90%。近年來,由于國際恐怖主義蔓延,分配于反恐領域的資源大大增加。政府大幅加大了對軍情五處撥款的力度,同時軍情五處也增加了在打擊恐怖主義方面的資源比重。在反恐開支中,大部分資金用于打擊國際恐怖主義。軍情五處大大增加了用于國際恐怖威脅的資源比重,從 1997-98年度的15.5%上升至目前的60%以上。目前,軍情五處的工作中仍然有很多是打擊與北愛爾蘭相關的恐怖主義,自 2007年起又擔當了額外的任務。軍情五處還擔任安全保護工作,就如何採取針對恐怖主義威脅的保護措施為其它機構提供咨詢,在這些工作上的開支約佔開支總數的 30%。

2.反諜報 冷戰期間,軍情五處工作的重點是打擊前蘇聯與華約國家的諜報活動。自 1991年前蘇聯解體後,這種威脅大大減少。然而,軍情五處仍然重視外國諜報威脅,特別是俄羅斯和中國的情報活動。目前,反諜報工作所佔資源比重約為 5%。

3.對外協助 軍情五處與英國其它安全機構緊密協作以保護英國的國家安全,這方面工作所佔的資源約為 3%。

4.反擴散 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擴散有可能威脅英國的國家安全,因此引起軍情五處高度重視。自1992年起,軍情五處就積極參與預防擴散,並支持政府負責反擴散部門的工作。目前,反擴散工作所分配的資源約佔 2%。

5.新興的以及其他威脅

新威脅的出現給英國未來的國家安全帶來挑戰。從2000年開始,軍情五處就在開展工作,確認潛在的新興威脅,力圖降低未來新威脅突然出現的可能。這方面的工作所佔資源不到 1%。

歷史沿革

軍情五處即英國國家安全局。英國軍情五處起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那時德國間諜在英國四處活動,港口和造船廠是他們的首要目標。1909年阿斯奎思首相領導的英帝國國防委員會成立了一個工作小組來調查和解決德國間諜問題。工作小組隨後提出了建立一個保密局的建議,並從軍隊裏抽調兩個軍官開展工作。其中一位是南斯塔福德郡團的弗農·凱爾上校,他當時在國防委員會的情報科工作,是有名的中國通;另一位是來自皇家海軍的曼斯菲爾德·卡明上校,以前擔任過港口柵欄防御警衛。

軍情五處大樓軍情五處大樓

他們合作建立保密局,但不久就意識到這項任務要從兩個方面著手,其中一個人要負責了解英國本土正在發生的事情,想出對策加以阻止;另一個人則要負責派遣自己的特工去德國,以了解其戰略計畫。由此凱爾挑起國內的擔子,卡明則負責收集海外的情報。軍情五處(MI5,其中MI是英文Military Intelligence的縮寫)和軍情六處(MI6)就這樣誕生了。而且一直到最近人們還沿用凱爾名字中的字母K稱呼軍情五處反諜報的首腦,沿用卡明名字中的字母C稱呼軍情六處的首腦,而不是那批詹姆斯·邦德迷所想象的那個M。M另有其人--他是凱爾征聘到的首都警察局已退休的高級警官,名叫威廉·梅爾維爾。梅爾維爾把自己的工作變成了一項藝術,他到各地去時採用各種不同的身份做掩護,使人覺得他無處不在。

從1909年至1914年大戰爆發的幾年間,凱爾及幾個助手調查了至少36個間諜。一天,凱爾的助手在蘇格蘭乘火車旅行,偶爾聽到兩個男人在用德語交談。其中一個說,他接到一封波茨坦來的信,詢問有關英國備戰的情況。凱爾經過調查發現,收信的那個男子是利思市孔雀旅館的德裔老板叫霍爾斯坦。他將那封來自德國情治單位的信交了出來。信裏有讓霍爾斯坦寄送情報回波茨坦的幾個回信地址。現在任何一個稱職的情治單位都不會在諜報技術上犯這樣的錯誤了,因為凱爾立即攔截了寄給這些地址的所有信件,從而確認了德國情治單位在英國各地建立的一個間諜網裏各個成員的身份,獲知了這些間諜的信箱號碼和接頭地點。這是早期郵件攔截行動的成功範例,1914年8月4日英格蘭和蘇格蘭警方一天內抓獲了21個德裔間諜。

軍情五處大樓軍情五處大樓

1931年,評估對國家安全所有威脅的責任移交給了軍情五處,軍情五處改名為安全局。這是該局現在使用的正式名稱,但它仍以MI5(軍情五處)聞名于世。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西方的情治單位把註意力轉到冷戰上。那時英國已經有三個各自職責分明的情報局:秘密情報局或稱軍情六處,主要任務是收集與國防和外交有關的國外情報;政府通訊總部,其任務是通過技術手段收集情報;以及主管國內事務的安全局(或稱軍情五處),負責保衛國家安全免遭來自任何方面的威脅。這時的"軍情五處"還擴大職責,強調該局有責任向所有英國殖民地、英聯邦國家以及友好國家政府就安全事項提供咨詢和協助。20世紀50年代初,軍情五處有大約850人,其中包括海外40名左右的安全聯絡官。

目前,軍情五處的員工目前大約有3000名。其中44%為女性,54%的員工年齡在40歲以下,有240名屬借調或從其他政府部門或機構委派性質。在工作中,主要的調查、評估、政策和管理工作由一般職員負責,他們佔總人數的三分之二。支持他們工作的有各種各樣的專業人員,他們精通語言、技術、監視、信息技術、通信、安全保護、行政事務、樓宇服務和餐飲支持。

近年來,軍情五處的規模和結構有很大的變化,而且將繼續變化,以適應威脅的變化、新的工作方式、可用資源及新信息技術的需要。現在軍情五處正在增加人手,以滿足國際反恐部門工作量不斷增加的需要。

主要事件

威爾遜被竊聽

在冷戰時期,情報部門和政治家之間的關系一直很緊張。其中一個具有諷刺意味的事件是英國首相威爾遜宣布他自己也成了軍情五局的監視目標。在英的第二次大選之後的1947年10月,他發現有人進入他家,一些個人資料被竊,但是卻沒有發現任何破門而入的痕跡。就是從此事發生後,他開始宣稱自己成了軍事五局的監視目標。他確信軍情五局的右翼成員陰謀反對他,想讓他下台。該陰謀據說與威爾遜對莫斯科的常規訪問和他與蘇聯政黨的聯系有關。威爾遜本人被"軍情五局的陰謀"所困擾是因為軍情五局及其盟友的謠言加工廠一直認為,威爾遜在過去一定有一大秘密,從而使他落入了蘇聯的陷阱。溫斯頓·丘吉爾的孫子曾指出"當時很多人心中都有一個問號,因為他對蘇聯不下19次的訪問確實給了鐵幕那一端很多機會。"14個月後,威爾遜令人吃驚地辭去了首相職務。那時,不僅是威爾遜,很多威爾遜內閣的高級領導人都成了軍情五局和中央情報局的監控目標,包括工黨副主席特德·肖特。很多報紙收到了一份肖特在瑞士銀行帳戶的影印件,上面的帳戶餘額是一個驚人數位。然而這一切都是偽造的。肖特從未開立過瑞士銀行帳戶。蘇格蘭場的調查人員說,偽造者是個專家,而肖特本人卻認為這是軍情五局的傑作。

除此之外,在整個20世紀70年代,軍情五局通過它不斷擴大的F部門,監視公眾人物、記者、教師、和平主義者、律師和內閣大臣。許多著名人物都成為它的監控目標。當時國家民主自由理事會的秘書長帕特裏克·休威特(後來成為工黨領袖尼爾·基諾克的顧問和布萊爾政府一員)和其法律顧問哈端·特哈曼(後來也成為勞動部長),也被當成共產主義支持者和潛在的顛覆主義者;勞動糾紛和罷工也引起了軍情五局的興趣,很少有工會領導人沒有受到它的監視。

對所謂的顛覆運動的跟蹤持續了很多年,耗費了軍情五局大量的人力物力,建立了數以百萬計的檔案。而與此同時,真正需要關註的地區卻沒有得到應有的註意。例如北愛爾蘭。那裏雖然需要進行大量的工作,但是在軍情五局和其他情治單位-包括軍情六局-的競爭中,那裏卻一直處于低效、管理混亂、錯誤拼出和自相殘殺的狀態中。當時有一次由軍情五局領導的行動,其目的原本是鼓勵和揭露宗派主義殺手。但是由于假情報的幹擾,最後反而演變成針對工黨政府部長們的行動。

在瑪格麗特·撒切爾夫人執政期間,軍情五局對公眾人物的監視不斷擴大,而撒切爾夫人也會不時幹預行動。1983年,國防部成立了一個新秘密部門,負責檢查新聞媒體以控製核裁軍組織單方面的裁軍宣傳。該部門要求軍情五局提供關于核裁軍運動成員中顛覆分子的信息。軍情五局當即便向DS19提供了一份報告。報告的主要內容都是軍情五局通過監視竊聽、監視等手段獲得的情報。

到80年代中期,英國社會普遍開始反對情治單位對人民進行的監視活動。然而具有諷刺意義的是,軍情五局對普通市民的監控不僅沒有減少、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勢,它對通訊系統的監聽也變得更加普遍。

自1909年成立以來,軍情五局一共公布了100萬份檔案,其中涉及100萬個人名。這些檔案大部分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建立起來的。但是,與世界其它地方積累的檔案和資料可相比較,這個數位還不算很大。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18萬份二戰以前的檔案被銷毀。在1988年,還有約50萬份檔案儲存在軍情五局的調查目標。這中間有4萬份屬于最高保密級別,以縮微膠片的形式儲存,隻有在特殊情況下有關官員才可以用口令讀取這些資料。另外還有25萬份檔案也作為保密材料儲存,但是軍情五局職員在目前工作中可以使用。換句話說,現在仍然可以查詢數以千計曾被調查過的人們的資料,而無論這些人接受調查是20年還是30年前的事。

1998年,當時正在被軍情五局建立的檔案數目大約為兩萬份,其中三分之一是關于外國人的,也就是說有1.3萬份是關于英國公民的。在1960年代,因為以前的紀錄已被銷毀,使得一些間諜案件的調查遇到困難,所以英國政府採納了對檔案不作銷毀處理的決定。即使如此,冷戰結束後,經審查仍有11萬份檔案被打上記號銷毀,其中包括蘇聯和華約國家情報局嘗試從英國顛覆組織中招募間諜的行動。顯然,在那個時期,英國有數以千計的人仍處于軍情五局的監視之下,其中甚至包括當時的核裁軍運動主席布魯斯·肯特。

竊聽唐寧街10號

當年,尼克松因為派特工竊聽共和黨鬧出的"水門事件"丟了總統寶座;如今,英國也有了"水門事件"的翻版。唐寧街10號竟然成了軍情五處的竊聽目標!2003年4月30日出版的英國《泰晤士報》驚曝了這一可能導致英國政界大地震的特大醜聞。英國首相布萊爾最信任的北愛事務大臣莫·麥拉姆和北愛"新芬黨"教育部長馬丁·麥吉尼斯做夢也沒有想到,他們之間的密談居然也會遭竊聽!然而,事實情況卻是:自1997年夏天至今,軍情五處的特工一點也沒有停止過對麥吉尼斯的監視監聽行動。根據"麻醉劑1號"行動方案,軍情五處的特工忠實地記錄了布萊爾政府要員與麥吉尼斯之間的"親昵通話":在北愛共和軍與英國政府和平談判最關鍵的時刻,布萊爾首相最信任的北愛事務女大臣麥拉姆頻頻與北愛方面的首席談判官麥吉尼斯頻頻通話,甚至連她如何跟布萊爾吵架,從而避免自己被免職這樣絕密內幕的事也告訴對方。

軍情五處竊聽唐寧街10號與麥吉尼斯之間通話的驚人內幕被媒體曝光後不亞于在英國政壇引爆了一枚核子彈。"新芬黨"一定會拿這件事大做文章,指責英國政府雖然表面上聲稱結束對"北愛共和軍"成員的監視和秘密行動,但暗地裏卻繼續對"新芬黨"和"北愛共和軍"成員不信任。

中國黑客

2007年12月2日訊息,英國軍情五處局長埃文斯,日前公開譴責中國黑客大舉侵入英國金融機構竊取商業情報。這是英國政府首次點名中國官方涉及網路間諜活動,可能對雙方外交關系帶來影響,並為英國首相布朗明年初首訪大陸蒙上陰影。

據英國《泰晤士報》報導,艾文斯已向三百家英國銀行、會計師和律師事務所的執行長和保全負責人,發出一封機密信件,對中國黑客的危害提出警告,並稱這些公司正受到"中國官方組織"的電子襲擊。

埃文斯在信中對中共網路間諜活動,可能對英國經濟造成的傷害深感憂心,因為這類電子襲擊往往能穿透並挫敗資訊科技的保全系統。他強調,英國政府理解業界到大陸投資的理由,但業界也要做好風險管理。

該信同時向和中國有生意往來的英國公司示警,指稱它們正被中國鎖定,經由網路竊取商業機密。

對于上述警告,中國駐英國大使館新聞處的趙尚森在接受BBC採訪時說,中國政府反對、嚴禁任何電腦犯罪活動,包括黑客侵入電腦系統。中國許多法律和規章製度對此都作出了明確的規定。趙尚森同時還說,黑客是國際問題,中國也經常成為黑客的受害者。

《泰晤士報》引述看過信件的KPMG會計事務所顧問喬丹的話說,"如果中國知道某英國公司,想要收購中國一家公司或土地等資產,中方將不惜任何手段,預先獲悉英國公司準備拿出多少資金進行收購。"據報導,受到中共網路間諜侵擾而受損的公司不獨在英國,最近歐洲一家最大規模的工程公司和另一家大型石油公司均難幸免。訊息人士透露,不單是倫敦的大公司被襲擊,連一些與中國有關從事小生意的英國律師事務所和其他企業,也受到中方刺探。

牛津大學教授布朗指出,全球120個國家都實施過網路間諜和攻擊活動,但中國是最激進的一個。

人員招募

作為英國專門對付顛覆和恐怖活動的機構,簡稱軍情五處列出的招募諜報人員新條件,就是前來應聘的男士身高不能超過1.8米,女士身高不能超過1.7米。因為這樣他們能更容易地"混跡于人群之中"。

高個子不受歡迎

"想成為一名秘密間諜嗎?1.8米以上的人就不要前來應聘了!我們歡迎的是中等個子的應聘者!",這就是軍情五處最新的招聘政策,它被清清楚楚地標註在一份新的秘密特工申請表上。據英國《星期日電訊報》2004年3月7日報道,除對男間諜外,軍情五處對女間諜的應聘者也有類似的身高限製:她們不能超過1.7米。有意思的是,軍情五處處長伊萊扎·曼寧厄姆·布勒女士的身高恰恰是1.7米。

帥哥美女被刷

除了高個子問題,軍情五處還給長相太英俊或太漂亮的報名者"潑冷水",他們建議那些形象太出眾的報名者多加考慮,因為他們的自身條件並不非常適合當間諜或特工。新表格特意註明說:"你的長相應該是不顯眼的,這樣走入茫茫人海就不容易再被認出。"

邦德演員不合格

這個規定似乎不足為奇。但是如果聯想到著名的007系列片,你會突然發現,照此標準,5位詹姆斯·邦德的扮演者都會被拒之門外,因為他們個子太高了,長得也太帥了。編號為007的邦德是英國一名經驗豐富、處事鎮定而且總能化險為夷的諜報人員。在影片中,風流倜儻的邦德身手敏捷,其實他的先後5位扮演者身高都在1.8米之上。

對于這項新規定,一位曾在軍情五處工作過的官員則表達了不同意見:"這實在太好笑了。和其他許多人一樣,我也超過1.8米,而且這並不表明我無法勝任這裏的工作。"

網上招聘玩新潮

2004年2月底,軍情五處開始大規模招募新成員,人員增幅竟然高達50%以上。在未來幾年內,該機構將新征召和培訓1000多名特工人員,從而使其總人數由目前的1900人增加到3000人左右。軍情五處招聘人員的辦法是在報紙和雜志上刊登廣告,招聘"情報管理經理"。歷來高度保密的軍情五處甚至玩起了新潮,在自己的官方網站上詳細列出了招聘的職位和要求。根據招募計畫,應聘者必須是英國公民或是在英國住滿十年的居民,而且精通中文、俄語、阿拉伯語、波斯語、土耳其語和烏爾都語的應聘者將被優先錄取。

據熟知軍情五處運作的人士介紹,新招募的人員在通過嚴格的訓練和考試後,大部分將被分配到A4部門,這個部門專門負責監視行動。他們將成為跟蹤和監視專家,24小時不間斷地對恐怖犯罪嫌疑人實施監控。其他新人則將分別被派遣到情報分析部門、國際反恐部門、安全保衛部門。

性醜聞

英國軍情五處有了新麻煩。

英國媒體18日披露,軍情五處一名特工的妻子是一名應召女郎,涉嫌參與前不久國際汽聯主席馬克斯·莫斯利的"納粹式施虐"召妓事件。

這一訊息讓軍情五處頗為難堪。外界傳聞莫斯利可能受到軍情五處設計陷害,並擔心卷入這一事件的特工可能是軍情五處的"安全漏洞",易泄露國家安全機密。

澄清

鑒于外界傳聞愈演愈烈,英國政府部門不得不找機會出面澄清,莫斯利事件並非軍情五處設計的圈套。

英國《泰晤士報》18日援引一名沒有公開姓名的英國政府官員的話說:"任何涉及軍情五處參與設計陷害莫斯利的說法純屬無稽之談。"

不過,這名官員證實,軍情五處一名特工的妻子牽扯入這一事件。這名特工上月已因此辭職。出于保密考慮,這名官員沒有公開辭職特工的姓名,而報道說,這名特工40多歲,在軍情五處從事監視方面的工作,成為特工前在軍隊服役。

這名官員稱,特工被迫辭職是因為軍情五處需要保證特工隊伍的行為標準。他說:"我們期望所有職員在任何時間都保持對行為的高標準要求,無論是工作時還是私下裏。一旦有人不再滿足這些標準,我們將採取措施。"

陰謀?

外界有關軍情五處設計陷害莫斯利的傳聞說得繪聲繪色。

英國《世界新聞報》曝光莫斯利3月30日與5名妓女模仿納粹角色和行刑行為,莫斯利本人用德語大喊大叫。整個過程被一名妓女秘密拍攝下來,並把這段錄像賣給《世界新聞報》,酬金不詳。

《泰晤士報》援引一些匿名訊息人士曝料說,那名妓女的丈夫在軍情五處工作。更加引起人們猜疑的是,莫斯利在召妓事件發生前曾稱,一名接近安全部門的線人告訴他,他已被秘密盯梢。

擔憂

軍情五處陷害莫斯利一說是否屬實尚無定論,但軍情五處一名特工的妻子是應召女郎一事目前看來不假。

英國媒體質疑,這樣的私生活容易成為特工的軟肋,遭人勒索,泄露安全機密。尤其從傳聞看來,這名特工的妻子有向媒體出售內幕新聞的先例。

英國軍情五處負責對內情報工作,大致相當于美國聯邦調查局,隸屬內政部。一些安全部門內部人士說,無論是軍情五處特工還是特工的親近家屬與妓女扯上關系,特工的誠實度就會被打上問號,進而安全機密也會受到威脅。

《泰晤士報》說,軍情五處將不得不全面調查那名特工的工作和個人生活,以確認他是否泄露了安全機密。調查重點在于這名特工是否知道他的妻子從事應召女郎工作和這名特工是否參與了妻子的色情活動。

歷任領導

作為英國專門對付顛覆和恐怖活動的機構,軍情五處迄今已有近100年的歷史了。這期間,大量的文藝及影視作品曾對這一機構進行渲染,將它描述成一個格外神秘的政府部門。如今,軍情五處親手揭掉自己臉上的面紗,將所有前任掌門的照片及簡要資料公布在其網站上,讓好奇者大飽眼福。據英國《每日電訊報》2005年12月11日報道,這些資料是軍情五處現任掌門人伊麗莎·曼寧厄姆·布勒女士下令,于上周正式公開的,目的是增強這個機構的透明度。這是英國首次公布該機構所有前掌門的照片和生平,其中大部分內容是從前沒有公開過的。

自從1909年軍情五處成立以來,該機構共有過16任掌門,目前還有5任掌門在世。據悉,在1993年以前,軍情五處總負責人全部由英國首相秘密任命,他們的身份也從不公諸于眾。但是,隨著蘇聯的解體,這種情況發生了變化,軍情五處掌門成為這個有這2500名成員的機構中,唯一一名身份公開的人。

在軍情五處的網站上,該機構第1任到第14任掌門的姓名、生卒年月、擔任該機構總負責人前的工作經歷等資料一應俱全,旁邊全部配以大幅片。其中有幾位掌門的資料最為引人註意:

·第一任掌門--凱爾上尉

凱爾生于1893年,是軍情五處前身--安全服務機構的創始人之一。一戰期間,他成功地端掉了英國境內的德國間諜網,為避免重要情報外流做出了巨大貢獻。1931年,他被任命為安全服務機構的總負責人。1939年,他被授以上尉軍銜,但是于1940年被當時的首相丘吉爾罷免,並在2年後逝世。

·任期僅一年的掌門--哈爾克旅長

哈爾克是軍人出身,在擔任軍情五處掌門前,一直是凱爾上尉的得力助手,長期是該機構"B活動區"的負責人。1940年,他被丘吉爾任命為軍情五處代理負責人,並在這個崗位上工作了一年,直到總負責人的正式人選大衛·皮特裏上台。

·歷史上第一位女處長--斯特拉·裏明頓

1992年,"軍情五處"迎來了歷史上第一位女處長--斯特拉·裏明頓。這位巾幗掌門給"軍情五處"帶來一股改革新風。在裏明頓任內,"軍情五處"開始了"走出幕後"之路。從裏明頓開始,一向隱身的軍情五處逐漸走入大眾視野。

1997年起,"軍情五處"不但開設了自己的官方網站,還向公眾開闢熱線電話,在報紙上大登廣告以征聘諜報人員。後來,它又向大眾公開了機構首腦的"全家福"照片。不過也有一些人士對"軍情五處"改革後的風格抱有疑問。有人半是懷疑地問:"接下來它還會幹什麽?出售'軍情五處'牌顯隱墨水?"

歷任局長

Major-General Sir Vernon Kell (1873-1942)1st Director General,1909-1940

軍情五處總部--泰晤士大樓軍情五處總部--泰晤士大樓

Brigadier A.W.A. Harker 2nd Director General,1940-1941

Sir David Petrie (1879-1961) 3rd Director General,1941-1946

Sir Percy Sillitoe (1888-1962)4th Director General,1946-1953

Sir Dick White (1906-1993)5th Director General,1953-1956

Sir Roger Hollis (1905-1973)6th Director General,1956-1966

Sir Martin Furnival Jones (1912-1997)7th Director General,1965-1972

Sir Michael Hanley (1918-2001)8th Director General,1972-1978

Sir Howard Smith (1919-1996)9th Director General,1978-1981

Sir John Jones (1923-1998)10th Director General,1981-1985

Sir Antony Duff (1920-2000)11th Director General,1985-1987

Sir Patrick Walker (1932- )12th Director General,1987-1992

Dame Stella Rimington (1935- )13th Director General,1992-1996

Sir Stephen Lander (1947- )14th Director General,1996-2002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