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工業

軍事工業

軍事工業:,在我國,主要是指主要為國防建設服務,直接為部隊提供武器裝備和其它軍需物資的工業部門和工廠等軍需單位。

  • 中文名稱
    軍事工業
  • 科研的機構
    超過1000家
  • 從業人員
    超過700萬人
  • 簡    介
    軍隊或戰爭有關的工業方面

發展特點

一、軍事工業生產的集中化程度不斷提高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由于軍事和戰爭的需要,特別是在美蘇兩個超級大國和以美國和蘇聯為首的“北約”和“華約”兩大軍事集團的軍事對抗和軍備競賽的推動下,蘇美兩國和兩大軍事集團出于追求武器裝備在技術上與對方的比較優勢,各自幾乎都無一例外地加強了政府對軍事工業的控製,軍事工業生產呈現出日益集中的狀態。以美國為例,到80年代,美國最大的100家企業包攬了整個軍事生產業務的大約75%。特別是在某些特定種類的武器裝備生產領域,由于專業化程度過高,軍事生產契約的實際簽訂結果顯得非常集中。加之政府對某種類型的武器系統每10年或15年才購買一次的“一次性”購買方式和通常把契約交給一家承包商的做法,使得某些特定武器生產和銷售領域的集中程度大大高于一般的商業部門。例如,美國幾家最大的企業在以下軍品市場佔有絕大部分營業額:偵察與探測衛星(100%)、核潛艇(99%)、航天器運載火箭(97%)、戰鬥機(97%)、截擊機(97%)、飛彈慣性製導系統(97%)、飛機慣性導航系統(96%)、飛機火控系統(95%)、運輸機和加油機(94%)、直升機(93%)、飛機噴氣發動機(93%)。

進入90年代以後,隨著蘇聯的解體和兩級世界的崩潰,一些主要軍事工業大國紛紛調整和大力壓縮本國軍事工業規模,使軍事工業生產的集中化程度有了進一步加強。比如,在蘇聯時期,軍事工業企業約有3000~5000個,其中總裝廠134個(地面武器24個,海軍艦船24個,飛機37個,飛彈49個),其餘為零部件廠。蘇聯解體後,俄聯邦繼承了蘇聯的70%以上的軍事工業。俄聯邦通過對軍事工業的幾經調整,現在約有1700個軍工企業,其中總裝廠約100個,軍事工業生產的集中化程度比蘇聯時期有了一定程度提高。冷戰結束後,由于國防經費減少,軍品訂貨下降,加上國際競爭日趨激烈,在世界軍事工業生產集中化程度不斷提高的過程中,出現了一個十分明顯的特征,就是通過兼並組建大型軍事工業集團,實行集團化、規模化經營。1995年3月,美國洛克希德公司與馬丁公司合並組建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在軍事工業界引起巨大反響。之後,出現了一系列重大軍事工業之間的兼並。1996年12月,波音公司兼並麥道公司;1997年1月,雷西昂公司收購通用動力公司軍品分公司“休斯電子公司”;1997年7月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收購諾斯洛普·格魯曼公司。美國大型軍工企業由1992年的32家合並為1997年初的9家,其中航空航天企業由十幾家減少到3家。軍事工業生產集中化程度的提高,使武器裝備的生產控製和掌握在少數大企業手中。英國軍用飛機、飛彈和電子設備的生產已被英國航空航天公司和GEC-馬可尼公司壟斷。俄聯邦航空企業組建的莫斯科航空軍工綜合體和蘇霍伊航空科研生產聯合體兩大集團加強了對俄航空工業的控製。德國組建的航空航天公司(達薩)包攬了本國70%的軍品訂貨。瑞典成立的塞爾休斯公司和義大利組建的芬梅卡尼卡公司分別控製了本國軍事工業的一大半。日本武器裝備的生產則集中在三菱重工、川崎重工、三菱電機、日本電氣、石川島擂重工、三井造船等大公司。軍工企業的兼並,不僅局限在國內,一些跨國兼並也時有發生,且在不斷發展。英國航空航天公司與法國達索飛機公司組建了新一代戰鬥機聯合開發小組,並與法國馬特拉公司合並其戰鬥飛彈業務。英國GEC-馬可尼公司與法國湯姆遜-馬可尼聲納公司成立了世界上最大的聲納系統製造公司“湯姆遜-馬可尼聲納公司”。為了爭奪航空航天、電子等高科技領域優勢,目前美國、西歐、俄聯邦等國組建的軍工集團,主要集中在飛機、飛彈和電子等領域。

軍事工業結構不斷趨向高度化

隨著新技術革命的發展,以及戰後幾次高技術戰爭的刺激,世界軍事工業結構正在不斷朝著高度化方向發展。

從行業結構來看,軍事工業逐漸集中于某些高技術部門,高技術軍工部門在軍事工業中所佔比重越來越高。二戰以前,軍事工業主要集中于治金工業、機械加工業為主的傳統技術部門,生產的武器裝備主要是坦克、飛機和火炮等。二戰後,特別是20世紀60年代以來,在以原子能、電子電腦和空間技術等為標志的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推動下,以軍用微電子技術、電腦和人工智慧技術、電子對抗技術、戰略預警技術、軍事航天技術、定向能技術、海洋工程技術、軍用生物技術、軍用光電技術、軍用新型材料技術為主要內容的軍事高科技得到了迅猛發展。軍事工業已經發展成為幾乎包括所有新興技術在內的一個技術密集型的高技術產業。與此相適應,軍工行業結構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出現了一批生產超音速飛機、飛彈和軍用衛星的航空航天工業,生產核彈頭和核動力裝置的軍事核工業,生產指揮控製與通信系統的軍用電子工業等。而且,這些軍事高技術工業部門在整個高技術工業部門中佔有相當的比重。據統計,在各主要武器生產國中,航空航天工業部門的生產總值中有40%~80%是為軍事需求服務的,電子工業部門約佔20%~30%,美國最大的10家軍品承包商中,有6家航空航天工業公司。

從技術結構來看,軍事工業中的生產技術和工藝層次高,科技人員所佔比重較大。科學技術的重大突破,促進了軍事工業生產技術的迅猛發展,新的加工設備和新工藝在軍事工業中得到了廣泛的套用,如數控機床、電腦輔助製造系統、工業機器人、柔性製造系統以及電腦集成生產系統等。生產技術和工藝層次的提高對生產人員的貭素也隨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使軍事工業的勞動力結構正在朝著智力密集型的方向發展,不少軍工企業的從業人員中如科學家、工程師、技術員與管理人員總人數的比例已超過50%。

從產品結構來看,尖端武器裝備和高技術含量的常規武器裝備成為現代軍事工業的主要產品。軍事高技術的發展和軍事工業生產技術水準的提高,加上軍事和戰爭需求的導向作用,武器裝備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人工智慧、定向能、微波、隱形、動能、航天等新技術武器不斷出現,C3I、電子戰、信息戰等新式器材層出不窮。即使是傳統的坦克、步兵戰車和裝甲輸送車、火炮、精確製導武器、燃燒武器、燃燒空氣彈、地雷、軍用飛機和直升機等常規武器也由于溶入了大量新技術,而使之完全不同于傳統意義上的常規武器。這些尖端高技術武器裝備和高技術含量的常規武器是政府訂貨的主要選單,因而在軍事工業的產品中佔有相當高的份額。五角大樓簽訂的軍事訂貨契約中的1/3(超過500億美元)是屬于先進的飛彈和飛機,每年採購的軍用電子設備的費用達到560億美元。在法國的軍事工業總產值中,航空航天工業佔34%,電子工業佔29%,而兵器、艦船、炸葯和軍事核工業部門的總和才佔37%。

從組織結構來看,現代軍事工業的分工協作化程度越來越高。現代武器裝備系統結構日益復雜,高技術含量越來越高,加上武器裝備更新周期在不斷縮短。為了適應武器裝備的這一發展規律,不僅軍事工業內部分工協作程度在不斷提高,而且軍事工業與非軍事工業之間也存在著日益密切和廣泛的分工協作關系。一些軍工企業將一些原本由自已生產的零部件,轉由其它供應商來完成,自已專註于某些主營業務,極大地提高了生產效率。值得一提的是,戰後,軍事工業分工協作程度提高的一個顯著表現是,它在許多領域已越出了一國界限,發展為國與國之間,甚至是多國之間的分工協作關系。

軍事工業國際化趨向不斷加強

80年代以來,尤其是進入90年代之後,隨著信息技術的日新月異和各國經濟相互依賴的逐步加深,從一定意義上講,世界經濟已進入了所謂的無國界的限製,軍事工業發展為國際化的軍事工業。從軍事工業的國際化發展趨向來看,有以下幾個特點:

第一,傳統的軍事工業國際分工正在演變為世界性軍事工業分工。從國際分工的內容上看,軍事工業國際分工從戰前傳統的以自然資源為基礎的分工,逐步發展為戰後乃至今天的以現代工藝、技術為基礎的分工;從軍事工業產業各部門之間的分工發展到各個軍事產業部門的內部分工和以產品專業化、協作化為基礎的分工;從沿著軍工產品界限進行的分工發展到沿著生產要素界限進行的分工;從軍事生產領域分工發展到向非軍事服務業部門的分工。如美國波音飛機公司,國內隻進行主機的組裝,而飛機的上萬個零部件則由其它國家來完成。從國際分工的形成機製來看,從由市場自發力量決定的分工向企業、主要是跨公司經營的分工和向地區性軍貿集團成員國之間分工的方向發展,出現了協定性的分工。從國際分工的形式來看,由垂直型分工為主發展為水準型分工為主。在傳統軍事工業國際分工中,隻有工業化國家從事軍品製造業生產,開發中國家則隻負責軍事原材料生產,而目前的軍品生產,工業化國家與開發中國家的國際分工朝著同一方向發展。例如,同樣是軍用飛機製造,美國生產F-16型號飛機,而印尼製造S-2型號飛機。

第二,地區及跨國間軍事合作有了深入的發展。這主要表現在技術、生產合作及聯合。20世紀60年代,英國飛機公司與法國合作研製了“美洲虎”戰鬥機、“大山貓”直升機;70年代,英國與德國和義大利合作研製出“狂風”戰鬥機,並積極參與歐洲航天局的空間項目,如“軌道試驗衛星”、“空間實驗室”等合作計畫。近年來,不僅西方國家之間的軍事合作有了較大的發展,而且西方國家與開發中國家的軍事合作也發展得比較迅速。其中,西方發達國家之間的軍事合作比較典型的是英美的軍事技術合作;西方發達國家與開發中國家之間的軍事合作比較典型的是義大利與巴西的軍事技術合作。80年代初美英合作進行的飛彈核潛艇計畫,雙方不僅聯合進行投資,還把原來的一些機構進行更名,以保證核計畫的順利進行。此外,英國還積極參加了美國的“戰略防御計畫”,以進一步增強美英在空間領域的密切合作。義大利同巴西在噴氣攻擊機的合作研製方面比較突出,兩國在進行AMX輕型攻擊飛機合作研製中,義大利航空公司承擔70%的業務,另外30%由巴西負責。

第三,軍事跨國公司在全球範圍內得到迅速擴展。隨著跨國公司向全球各地的經濟滲透,軍事跨國企業也得到了迅速發展。進入90年代以來,在全球範圍內出現了對世界軍事工業產生巨大影響作用的軍事跨國公司。其中影響較大的軍事跨國公司有:美國通用汽車公司、波音飛機公司和巴西航空公司等。軍事工業大型跨國公司還通過擴大自已的分公司和在國外建立自已子公同的形式,不斷增強自已的實力。例如,一些西方大軍火跨國公司打著聯合生產的旗號,從80年代以來,在開發中國家建立了大量的國外分公司或子公司。瑞士以生產防空武器為主的阿利控股集團公司在全球各地建立了100多家分公司,其最終目的顯然是擴展軍事實力,增強其軍事競爭力。越來越多的軍事工業跨國公司還採取聯合、收購、兼並等方式,來保護和增強其競爭能力。比如,為了與美國的一些航空巨頭展開競爭,1996年以來,法國、德國與荷蘭的空中客車飛機廠商聯合起來,力圖在世界航空市場擴展其地盤。面對1996年底美國波音公司和麥道公司的合並,歐洲一些國家以政府的名義促使所在國家的軍事工業跨國公司進行合並。

軍事工業的軍民結合程度不斷提高

二戰後,為了謀求軍事效益和經濟效益最大化,使社會資源與技術成果得到最充分和最有效的利用,在軍事工業的發展過程中出現一股“軍轉民”、“民轉軍”和有計畫地開發軍民兩用技術的發展趨勢,使軍事工業的軍民結合程度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軍轉民”,即軍事工業的民用生產,是指軍事工業在確保完成軍品生產任務的前提下,充分利用自身剩餘生產能力和軍工技術優勢,挖掘自身的生產潛力開發和生產民用產品。從各國軍事工業的發展過程來看,最初總是全力以赴從事軍品生產,隨著軍事工業的發展壯大開始逐步轉向民用產品生產。軍事工業進行民用生產的趨勢在二戰後得到了迅速發展。據報道,1990年世界上最大的100家軍工企業中,37家歐洲廠商的民品銷售額佔其總銷售額的57%,6家日本廠商的民品銷售額佔53%,世界上頭號軍火商麥道公司也計畫在1994年底前將民品銷售額由20世紀90年代初的1/3提高到1/2。各主要軍事工業國家的軍事工業在不影響軍品生產的情況下從事民用產品的開發與生產,在加快經濟發展、提高本國綜合國力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並成為加速本國經濟發展的有效途徑。它可以在不用或少用基建投資的條件下迅速增加生產能力;可以加速科學技術尤其是軍事科學技術轉化為生產力的速度;可以以自身在人才、技術、設備、資金和其他生產條件上的優勢帶動或促進民用工業水準的提高;可以在減輕國家平時為維護軍工生產能力而承擔的財政補貼負擔的同時為國家提供利稅收入和為社會提供財富。

軍事工業軍民結合中“軍轉民”的另一個側面就是“民轉軍”,主要是不斷擴大對民用部門技術的利用。二戰後,特別是進入20世紀90年代以來,各國十分重視民用經濟的發展,在民用技術的開發上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財力。民用經濟在一些高技術領域保持著優先和控製地位。採用現存的民用工業先進技術或將其改為軍用,顯然比自已投入專門的人力、物力和財力研究和開發新技術更經濟有效。正因為如此,軍事工業的發展,正在越來越多地利用民用部門的技術,例如,光電子技術是世界範圍先進電信系統的主要技術基礎,而美、日、歐在爭奪新興的光電子領域支配權的競爭中所帶來的光電技術成果,可為軍事領域的利用提供便利條件。在電腦領域,美國軍方已意識到專門研製軍用電腦系統已沒有意義,美國國防部已清楚地認識到,軍用電腦方面越來越多地依賴民用產品。

為了更有利地推動“軍轉民”和“民轉軍”,從而進一步提高軍民結合程度,有計畫地開發軍民兩用技術已成為軍事工業軍民結合的一個重要發展趨勢。軍民兩用技術是既可以用于軍事又可以用于民用的技術。軍民兩用技術在西方發達國家倍受重視,從技術上考慮主要是因為,許多對軍事至關重要的高技術,如電腦、半導體、通信、先進材料和先進技術的發展,已主要由民用市場所推動。從經濟上考慮,主要是高技術武器成本一度上升,通常需要民間力量來推動軍事科研的進一步發展。美國國防部認為,發展軍民兩用技術是美國國防科技戰略的重要內容,同時也是振興美國經濟,增強國防競爭能力的國家安全戰略的組成部分。美國軍民兩用技術的投資重點放在確保國家安全所需的兩用技術上。1995財年的投資重點集中在信息化、先進材料、先進位造和仿真技術等領域;在兩用技術研究和發展上投資額為20.6億美元,約佔該年度國防部科技預算的25%。英、法對開發軍民兩用技術也非常樂觀。英國為了將軍民兩用技術納入製度化軌道,國防部于1995年4月1日正式成立國防鑒定與研究局。研究局在具有兩用潛力的技術方面已經或正在創立一系列的兩用技術中心。1994年4月首先建立結構材料中心,1995年1月超級電腦中心正式成立,該局還將在軟體工程、信息技術、電子和光電子等領域建立兩用技術中心。法國軍事工業界的一些高級官員說除了核武器,純軍事性的技術已經很少,這就為發展軍民兩用技術提供了可能。為了更好地開發兩用技術或軍用和民用技術相互轉化利用,法國一些國防承包商公司正在建立軍民兩用統一的設計小組,利用同樣的電腦輔助設計軟體,這樣有利于設計工程師的軍用項目轉向民用項目或從民用項目轉向軍用項目。

軍工生產的不穩定性和軍事工業發展的不平衡性更加突出

由于武器裝備需求變化增大,軍事工業生產規模極不穩定。武器裝備需求的起伏變動,主要由兩個方面原因造成;一是軍事採購的周期性特征。在正常情況下,軍事採購具有周期性,某種武器系統一旦裝備部隊,軍方要在一定時期以後才有新的採購需求,使武器裝備形成更新換代周期。政府對(飛機、坦克、艦艇等)武器系統需15年到20年才採購一次,這就必然導致軍品生產的周期性變化。二是國際情勢的變化。軍工生產同國際情勢的關系極為密切,和平時期對軍品的需求量有限,大量軍工生產能力長期閒置。據報道,美國平時彈葯工業的過剩生產能力達90%以上,其它軍工行業也在30%~50%,而戰爭時期,特別是在突然性和高消耗的現代化戰爭中,由于戰爭物資需求量大,軍工生產規模也大。軍品需求的起伏變化和軍工生產的不穩定性,使二戰後軍事工業顯現出一個新的發展特點,即在維持一定軍工生產能力的前提下朝著生產經營多樣化的方向發展,不僅努力實現軍品生產多樣化,而且面向民用市場,大力開發和生產具有發展前景的多種民用產品。目前,美國軍事工業生產總值中就有60%左右是針對民用市場的。

從軍事工業的世界格局變化來看,盡管第三世界國家軍事工業在不斷崛起,然而控製世界軍事工業的仍然是少數軍事工業大國。世界軍事工業發展的不平衡現象仍然十分突出。從整體上來看,由于美國、俄羅斯、日本和少數西歐國家壟斷了軍工生產的某些關鍵技術和關鍵部件,實際上控製了世界軍事工業的要害,這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首先是軍用電子設備。軍用電子設備是現代武器系統中最核心的部分,也是軍工生產中最保密的部件。美國等國為適應軍事需要而發展起來的超大規模積體電路等電子技術,已奠定了在軍用電子領域中的領先地位。其次是動力裝置方面。動力裝置是現代武器系統的最核心部件之一,沒有動力裝置提供足夠的能量、速度,並具有一定的可靠性,任何先進的飛機、艦艇、飛彈等都將失去軍事價值。先進的動力裝置需要特殊的材料、工藝和高超的技術。目前,具備設計和生產先進發動機的隻有美、英、法、俄等極少數國家。第三世界軍事工業仍然沒有擺脫對少數軍事工業大國的技術依賴,主要還是依靠發達國家的許可證生產,真正具備獨立自行設計與生產能力的國家為數極少,而且也隻是集中于個別比較簡單的武器領域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