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武赫

車武赫

2004年韓國KBS電視台16集電視劇《對不起,我愛你》劇中男主角。

  • 中文名稱
    車武赫
  • 外文名稱
    CheWu Hector
  • 出自
  • 接檔
    OH!必勝奉順英

相關電視劇

韓國電視劇《對不起,我愛你》

長度:16集

地區:韓國

電視台:KBS 2TV

首播時間:2004年11月8日 - 2004年12月28日

時段:月火劇,即每周一、二韓國時間9:55播 出

影片中的車武赫影片中的車武赫

接檔:OH!必勝奉順英

劇集類型:連續劇

編劇:李慶熙

導演:李亨民

海報海報

演員表

車武赫(蘇志燮飾)

宋恩彩(林秀晶 飾)

崔允(鄭京浩 飾)

姜敏珠(徐智英 飾)

文智英(崔餘真 飾)

金帶魚(樸健泰 飾)

宋淑彩(玉智英 飾)

宋大川(李英河 飾)

奧黛麗(李慧英 飾)

宋敏彩(鄭華英 飾)

尹淑(全惠珍 飾)

簡介

"回顧我的人生, 真狼狽。如果說在我的人生中還算有需要做對的事情的話,那就是愛上了那個叫宋恩彩的女人。最後悔的事情也是不能忘記那個叫宋恩彩的女人。"

演員寫真圖集演員寫真圖集

怪僻、粗獷,沒有他說不出來的髒話。打起架來屬于不要命的那種人,也很會撒謊,自認為自己就像個狗一樣活著(其實了解他的話會發現沒有比他更善良、更溫順的人)。

偶然救出了差點兒被藍眼睛哥哥蹂躪的智英,從此智英就不回家,天天跟在他的身後。雖然用盡了所有髒話和所有虐待,也動搖不了她不回家的決心。沒辦法,隻能讓她做點家務活,就這樣兩個人一起生活了7年。但是智英也離開了他,嫁給了一個50歲的有錢人(這個人是黑社會的老大)。

就在智英的婚禮上,武赫奮不顧身地替智英擋了子彈,命救回來了,但子彈存在腦部無法取出,活不了多久。智英的丈夫告訴他,他必須回韓國,同時給了他一筆錢。就這樣他回到了韓國,想要尋找曾經因為無法生活拋棄自己的可憐母親,要讓她過上好的生活,但他面對的是叫人心寒的現實,她找到了自己的母親,但是她的母親並不窮,也不是沒有能力去養育一個孩子,她過著富足體面的生活。也偶然在她家碰到了曾在澳洲要遇的女孩,宋恩彩.......。現在,他正在計畫著對無情母親的徹底報復,誰也無法阻擋他。

眼前的一件件事實,隻把人拉到深深的谷底,讓人心理充滿寒意。傷害何時能停止,隻當他看見恩彩時,眼裏流露出的是帶有一絲憂傷的微笑,那微笑讓人心疼。

就是這樣一個命運玩弄了所有人的故事,讓我們每一個人在看過之後覺得如此的凄涼,你無法怨恨武赫媽媽對武赫的殘忍,無法怨恨小允對武赫與恩彩的傷害,無法怨恨記者大叔對武赫所說的一些慘酷的事實,無法怨恨一切的一切,隻對武赫這一生感到悲痛。感嘆他是這樣一個真實的人,為他的傷心而心痛,為他的命運感到難過,為他的善良感到驕傲。車武赫是一個值得別人去愛的人。

人物經歷

車武赫剛一出生就被親生父母拋棄,2歲時被一個澳大利亞家庭收養,由于受到養父虐待,10歲離家出走。遇到街頭藝人比羅叔叔,把他當親生兒子一樣撫養。一起生活了5年,可是,在遇到了一個淺薄的女人之後,比羅也拋棄了他。此後,他為了生存,用很多不正當的手段來賺錢。販賣毒品、當皮條客還打群架,過著流浪的生活。後來,遇到了同樣也是從韓國來的女孩文智英,愛上了她。後來文智英嫁給了一個黑社會老大,由于恩怨在文智英結婚的那天,有人暗殺那個老大,武赫為了救她頭上中了槍彈,他帶著那顆子彈回到了韓國,見到了自己的親生母親,又遇到了生命中最愛的女人恩彩,和自己的弟弟崔允。此時弟弟允已經成為韓國最頂尖的偶像,而回到韓國後的武赫發現狠心拋棄自己的生母竟然過著富裕舒心的日子,並非自己想象中那樣凄苦,生母的狠心激起了武赫內心的憤怒,他發誓要想盡一切的辦法報復。

為了報復生母,武赫決定留在弟弟允身邊,成為巨星弟弟的經紀人,並認識了恩彩,恩彩是允的助理,與允一同長大,一直默默的暗戀著允。但粗心的允卻沒有察覺恩彩的少女情懷,隻是把她當作好朋友,恩彩雖然多次下決心想要向允袒露心聲,但臨到關鍵時刻卻始終開不了口。允對女明星姜敏珠產生好感,並央求恩彩替他製造機會,恩彩強掩內心傷痛,為允和敏珠牽線搭橋。允與敏珠相戀後,終于發現了恩彩對自己的感情,他向恩彩表示自己一直都當她為最好的朋友,恩彩傷心離開。允和敏珠二人的戀情卻並沒有維持太長時間,武赫的出現,在敏珠的心裏激起了層層波瀾,武赫不羈的男性魅力讓她深深的迷醉,敏珠終于還是選擇了武赫。但是武赫此時早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了恩彩,並且願意為她放棄復仇。姜敏珠單方面公開宣布分手,允自尊心大受打擊,傷心之下驅車沖到橋下,在生死鬼門關走了一遭的允這時才發現在自己生命走到最後盡頭的時刻,腦海裏面浮現的竟然是恩彩的面孔,這時候他才發現,原來恩彩才是對自己最重要的人……

分集劇情

第1集

韓國人車武赫從小被生母拋棄于澳大利亞,長大後的武赫成了當地的一名混混,居無定所渾渾噩噩地過著日子,有時他也靠騙取外地遊客的財物來填飽肚皮,而唯一讓武赫掛念的,是他的女朋友志英。。。一天韓國某在澳大利亞錄製節目的記者採訪到了武赫,武赫表示自己不像其他被遺棄者那樣憎惡自己的父母,相反他認為自己的父母一定有著貧窮的苦衷。 韓國的偶像紅星崔允與姜敏珠到澳大利亞拍攝外景,崔允愛著敏珠,但敏珠卻是一個把感情當作遊戲的人。她對崔允並無好感,而且因為知道好友恩彩愛著崔允,所以屢屢拒絕崔允的求愛。作為崔允助理的恩彩一直默默愛著他,但崔允卻一點兒也沒有感覺到。他要恩彩幫助他接近敏珠,恩彩隻得答應。 一天武赫拿到剛剛騙取遊客的錢,打算去為女友志英買禮物,結果卻在店裏看見志英跟別的男人(一個黑社會頭子)在一起,武赫突然間感到不知所措。 為了讓崔允與姜敏珠有機會獨處,恩彩打算一個人先回國,結果卻在去往機場的路上被人搶劫。恩彩在街上迷茫地遊蕩,偶然地遇到了武赫,武赫騙恩彩去酒吧喝酒,借機想把她賣給酒吧老板。但隨後良心發現的武赫救了恩彩,沒有家的兩人在橋邊相互偎依著露宿了一晚。 崔允為向敏珠表達愛意,卻被敏珠無視了,一急之下跳下海,敏珠被感動,嘲笑崔允的幼稚,並想讓他放棄自己,告訴他"我隻是個花花女,你應該去找個好女人"。 武赫得知女友志英要和那個傑生結婚後,穿戴著志英為他準備的西服去參加志英的婚禮,在見到穿上婚紗的志英後,無法接受的武赫任性地拉起女友的手,強行將志英帶走,但這並不能改變志英的心。冷靜後的武赫最後還是把志英送回了婚禮地點。婚禮舉行到一半時突遭黑幫殺手襲擊,武赫為救志英身受重傷,兩顆子彈射進了他的頭部。

第2集

武赫被送進了醫院,但手術隻能取出一顆子彈,一旦開刀很有可能會因此喪命,所以隻能永遠地留在腦部,誰都不知道他將在何時死亡。 志英作為補償,給了武赫一大筆這輩子都花不完的美金。原已絕望的武赫想起了自己未曾謀面的母親,覺得這錢或許能讓自己貧困的母親過上好日子,于是燃起一絲希望回到了韓國。 在首爾,武赫通過電視台節目尋找他的生母和親人,並找到了一個戴著和自己同樣戒指的女人,但那女人卻因車禍智障,已經什麽都記不得了。而武赫腦中的子彈引起的劇痛時時發作,這讓武赫更渴望早點見到母親。 崔允看到敏珠與其他男人約會而產生嫉妒,隨即向那男子大打出手。 武赫找到的那個女人原來是他的孿生姐姐尹淑慶,姐姐的兒子帶著他去見一位知道他身世的大伯,那位大伯把有關生母的事情告訴了他。 車武赫終于找到了母親的住址,但令他完沒想到的是,武赫發現他的母親是一個生活富有的女人,而且同時也是是歌星崔允的母親! 恩彩無意中看見崔允和敏珠親密的樣子,心中暗生失落,這時她聽到一陣敲門聲,開門發現武赫站在門外,恩彩瞬間認出武赫就是在澳洲幫助過自己的大叔,並以為武赫回國是來找自己的……

第3集

武赫智障的姐姐因偷拿時裝店的衣服而被老板娘告到了警察局,武赫花錢解決了此事並把姐姐背回了家。深夜,無法忍受姐姐被欺負的武赫,竟失控砸碎了那家店的玻璃。 崔允與敏珠約會,被歌迷認出,恩彩裝作大哭吸引眾人的註意,使他們得以逃脫歌迷的包圍,恩彩卻被當作了精神病。失落恩彩在回家的路上再次遇到武赫,恩彩認為武赫仍是個沒錢的流浪漢,于是好心帶著他到家裏吃飯,武赫卻在這裏看到了生母奧黛麗的照片,竟然落下了脆弱的眼淚。 看到生母在富麗堂皇的別墅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武赫想起自己和智障的姐姐的艱辛人生,對生母愈感憤恨,並決心報復,而報復對象則是生母最疼愛的兒子,自己的弟弟崔允。 武赫遠遠地看著自己同母的弟弟崔允在排練,台下是歌迷們的尖叫,聯想自己的身世,心中深感不平。在附近拍戲的敏珠也來看望崔允,崔允看見台下的敏珠被別的男人拉走,沖到台下來追敏珠。面對兩個男人,敏珠為了考驗他們的愛情便跳下河,但她並不會遊泳。為了向敏珠證明愛意,同樣不會遊泳的崔允也跳下了水。岸上焦急的恩彩正想跳下去救他們,武赫拉住了她。救了二人的武赫卻突然暈倒。 在醫院裏,武赫與崔允漸漸熟識,武赫讓認崔允做自己的弟弟,經過一場籃球,崔允答應了他的要求。

第4集

武赫教崔允遊泳,崔允獨自練習時突然抽筋溺水,在水中撲騰的同時大聲呼叫武赫的名字。在空蕩蕩的遊泳館內,武赫對崔允的呼救無動于衷,腦中閃現的是冷酷母親的形象。但最後一刻武赫還是選擇跳進泳池,救起了崔允。 看到報紙上刊登的緋聞,敏珠告訴她自己已真的愛上了崔允。正在此時,崔允到來,看到在責備敏珠的恩彩,崔允卻對她大發脾氣,恩彩傷心離去。 武赫一路緩緩跟隨著恩彩,無意中發現恩彩的善良之處,遂心生愛憐。武赫和恩彩靜默地並肩站在斑馬線前,恩彩主動挑起話題,並提議去喝酒。晚上,兩人在路邊小攤各懷心事地喝著酒,武赫頭痛突然發作,疼痛難忍的武赫把喝醉的恩彩當作自己昔日最愛的女友志英,並親吻了恩彩以求短暫的安慰,隨後兩人相擁倒地,不省人事。崔允趕到,將昏迷不醒的武赫帶回了家。看到恩彩和別的男子在一起,崔允莫名地感到不快。 武赫醒來,走下樓梯默默地看著正在做飯的生母。生母不慎打碎了盤子,腳被碎片軋傷,武赫抱開生母,撕下衣服為她包扎傷口。然而生母卻對她懷有敵意,喊來崔允並告訴崔允以後不要把陌生人帶回家。聽到母親的話,傷心的武赫握緊手中的碎片,鮮血從指間滴落。 武赫在街頭看到賣壽司的姐姐和她的兒子帶魚,他們為武赫包好了傷口。回想剛才的情景,傷心的武赫內心更加失衡。 夜晚,武赫在電視上看到崔允正在和明星姜敏珠戀愛,一個報復計畫開始在腦中醞釀……

第5集

武赫喬裝打扮成一位成熟的上班族男人,並借口敏珠的車壓死了他的狗而同她爭吵起來,當然這都是為了引起敏珠的註意而安排的。為了更接近敏珠,武赫搬到了與敏珠同一幢的公寓裏住下,並算好敏珠晨跑回來的時間,借機在電梯口相遇。總之車武赫的復仇計畫正一步步展開。 崔允請武赫做了他的司機,但身為崔允造型師的恩彩,因為被武赫強吻過而不願與其共事,並向崔允提出辭職。崔允左右為難,幸得崔允母親的相勸,恩彩才勉強同意再做一天。 當天崔允與母親一起外出拍攝照片。崔允的母親在外景地的一家餐館用餐時,不停抱怨飯菜太髒,惹得一旁的老板娘將一盤菜全部潑在了她身上。崔允的母親哪受得了這樣的委屈,不停地向一旁的兒子崔允哭述。而武赫看到眼前的情景,仿佛受到刺激般發起狂來,把餐館砸得一片狼藉,幸好恩彩從後面死死抱住了武赫,才讓他停下來。 拍攝結束後,大家正要返回首爾,恩彩卻借口看望當地的朋友留了下來,實際是去幫那家老板娘收拾武赫發狂留下的爛攤子。武赫把崔允他們送回家後,又折了回去,發現恩彩果然在那家店裏打掃,心裏不免泛起一陣漣漪。 恩彩好不容易把店裏打掃幹凈,卻由于天色已晚,錯過了回首爾的末班車。這時天空飄起了雨,恩彩隻能隨便找一個小旅館住下。而一直在恩彩身後默默註視的武赫尾隨而至,卻發現恩彩倒在旅館房間的地板上,暈了過去。武赫一摸恩彩的額頭,燒得非常厲害,武赫心裏很是著急。深夜,武赫冒著大雨去幫恩彩買了葯,並親手把葯配好,給恩彩喂下。照顧了恩彩一晚上的武赫,天還沒亮就起身離去了。早晨,恩彩醒來,卻誤以為昨晚是崔允照顧了自己,以致一回到家恩彩便向崔允道謝。一旁目睹這一切的武赫,面無表情地用手機拍下了兩人相擁的一幕。

第6集

武赫與恩彩跟隨崔允去拍外景。恩彩因上次餐館的事責備武赫暴力,甚至稱呼他暴力大叔,武赫對她的指責沉默不語。崔允的歌迷在他的車上塗鴉,恩彩前去製止卻遭毆打,武赫看著被打的恩彩準備上前阻止卻遭到恩彩的拒絕,恩彩認為武力解決不了一切的,武赫背過身不忍心看被打恩彩,心生憐憫。 武赫將拍到的照片寄到了報社,崔允與恩彩的緋聞照片被刊登以後,全家人都驚惶失措。崔允的幾個契約都被取消,廣告商甚至要求他賠償損失。崔允去找敏珠解釋,敏珠卻態度冷淡,對他一言不發。失落的崔允回到家裏大哭一場,恩彩看著傷心的崔允,心中難過。 恩彩接受了記者的採訪,她將一切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處處維護崔允。接受採訪後的恩彩委屈地痛哭。見此情景,武赫心中五味雜陳,他想打擊的是允,但是受傷的卻是恩彩,他的心裏也充滿了難言的矛盾。 武赫繼續在找機會一步步地接近敏珠。崔允與自己好友恩彩的緋聞,令敏珠心情煩亂。而此時多年不見的母親又來找她,更令她不知該如何面對。喬裝改扮的武赫趁虛而入,來到敏珠身邊,敏珠也為這個神秘的男子所吸引。 恩彩到敏珠住處找她,然而在電梯口卻看到武赫與敏珠擁吻的一幕……

第7集

恩彩拉著敏珠去見崔允,希望她能夠安慰傷心的崔允。敏珠告訴崔允恩彩一直愛著他,他更需要的應該是恩彩。崔允卻向恩彩表示一直隻把她當作兄弟一般,他們之間不可能有男女之情。恩彩聽後傷心不已。 武赫約恩彩散心,路上武赫對一老人無禮,恩彩教訓了他,捷運裏恩彩主動教武赫禮貌用語,為了恩彩留下武赫努力跟著學了。回去時,武赫幫一婦人搬東西,這一次恩彩對他的表現很滿意。就在武赫幫忙時,崔允來電話找恩彩,恩彩匆匆離去。武赫回來找不到恩彩,心情失落。 恩彩決定去遠離韓國的非洲,逃避這復雜的感情糾葛。臨行時來找武赫告別,武赫請求她臨走前為自己做一次泡菜。來到武赫家裏,恩彩才知道他還有智障的姐姐淑慶和一個年幼的外甥。善良的恩彩盡心盡力地幫忙照顧淑慶,武赫看了心中感激。恩彩要走了,武赫緊緊抱住她央求她不要離開,恩彩為之打動,留了下來。 次日,恩彩幫著淑慶他們一起去賣壽司,武赫路過看到街邊正在叫賣的恩彩,一向面無表情的臉上難得露出了笑意。恩彩帶著淑慶去燙頭,把她打扮一新,在來到一家婚紗店的櫥窗前,淑慶表明要嫁給自己的弟弟武赫,帶魚勸說沒用。恩彩又和大家一起去唱卡拉OK。恩彩唱著崔允的歌曲,不禁淚流滿面。 崔允精心準備後去找敏珠,希望能感動敏珠。武赫卻將敏珠帶到酒店去見她的母親。等不到敏珠的崔允十分失望。 武赫請求恩彩留下照顧姐姐和他年幼的外甥,看著孤獨疲憊的武赫,恩彩與他緊緊相擁在一起。

第8集

恩彩打電話給家裏,家人十分擔心,希望她能早日回來。崔允擔心恩彩,也到家裏打聽她的情況。 武赫發現自己已深深地愛上了恩彩,"如果在有生之年,上天能把恩彩留在我的身邊,撫慰我的餘生,我願意放棄一切,靜靜地離開這個世界。"武赫望著恩彩,熱切而虔誠地禱告著…… 恩彩帶著武赫的姐姐淑慶來見妹妹,她中途有事離開,囑咐妹妹照顧淑慶。恩彩的妹妹著急回家,隻好帶著淑慶一起回去。崔允看到淑慶,問她是誰,淑慶說認識恩彩,崔允借機將她帶回了家,把淑慶當作了"人質",讓恩彩親自來接她。淑慶在房中閒逛,進入了崔允母親的房間,拿著她的首飾玩耍,不慎將一枚鑽戒掉到床下。崔允的母親回家發現不見了鑽戒,將淑慶當作小偷並報了警,撕扯中拽掉了淑慶掛在脖子上的戒指。武赫趕到,看到崔允的母親正在對著姐姐大聲責罵,充滿憤怒地帶著姐姐離開了崔允的家。離去時,他憤恨的目光讓崔允的母親不寒而傈。 恩彩因淑慶的事責備崔允。崔允辯解,恩彩生氣地離開了他。沒有恩彩的生活讓崔允越來越不適應。 武赫繼續一步步地接近敏珠,敏珠也越來越被這個神秘的男子所吸引,終于投入他的懷抱。來找敏珠的崔允恰好看到她與喬裝的武赫在一起的情景,傷心欲絕的崔允極速飛馳在暴雨的公路上,發生了交通意外。

第9集

崔允重傷昏迷之際眼前出現的竟都是恩彩的影子。敏珠來看望他,他也在默念著恩彩的名字。失落的敏珠叫武赫去找恩彩。 崔允的母親來醫院看望崔允,看到守在病房門前的武赫,動手打了他,責罵因他疏忽才害崔允出了事。看著生母如此對待自己,武赫的心仿佛在滴血。 看著門口的武赫,恩彩的父親想起他拾到淑慶上次遺落在崔允家的戒指。當年,恩彩的父親親手把崔允母親所生的雙胞胎送走,並在兩個孩子的身上各留下一枚戒指。他發現他們姐弟似乎正是崔允母親的親生兒女。 恩彩因為崔允的事不吃不喝也不睡覺,家人十分擔心。武赫來接恩彩去見崔允,恩彩不肯,她感到難以再面對崔允。看著虛弱的恩彩,武赫扛起她就往外走,先帶她去吃了東西,然後疲憊的恩彩在武赫的車上睡著了。次日,恩彩來看崔允,崔允死死抓住她的手不肯放開。 武赫向敏珠表明了自己的真實身份,敏珠發現自己為之吸引的神秘男子竟是崔允的武赫,震驚之餘大受打擊。但她向武赫表示已無法將他忘記。 崔允的傷勢已漸漸痊愈,他送給恩彩一輛轎車,請求恩彩暫時作他的司機。崔允向恩彩表明愛意,並為自己到現在才發現這份愛而追悔。但此時的恩彩心裏裝著的卻是武赫,令她難以接受崔允的求愛。武赫給恩彩打來電話,崔允接起電話告訴武赫他們正在約會,武赫聽後滿心失落。恩彩惦記著武赫,匆忙趕去找他……

第10集

恩彩來找武赫,武赫舊病復發,他背對著恩彩,不願讓她看到自己流血的情景。正在這時,恩彩接到電話得知崔允暈倒,急忙返回。恩彩走後,武赫暈倒在地。幸虧姐姐一家及時發現,才搶救過來。 恩彩趕到崔允家,發現崔允是在撒謊,為了騙自己回來。崔允告訴恩彩自己已經不能沒有她,懇求她能留在自己身邊。但此時的恩彩心中卻惦記著武赫,令恩彩心中矛盾。她與父親一起喝酒,喝得大醉。 武赫帶著姐姐的兒子帶魚去洗澡,從小失去父愛的帶魚懇求武赫不要離開他們,令身患絕症的武赫心中難過。 武赫約會恩彩,他懷抱著恩彩,令恩彩倍感溫暖。兩人一起在地下通道喝酒,醉後一起露宿街頭,令恩彩想起兩人在澳大利亞相處的情景,她緊緊抱住了身邊的武赫…… 武赫背著醉酒的恩彩回家,卻遇到歸來的崔允。恩彩向崔允表明自己愛的是武赫,令崔允心中痛苦。他敲著架子鼓發泄著心中的苦悶,卻突然暈倒在地。 母親將崔允送到醫院。醫生告訴崔允的母親,崔允因上次車禍心髒受到強烈撞擊,這次因情緒波動使情況更加糟糕。崔允的母親聞言傷心欲絕,表示願把自己的心髒移植給崔允。武赫聽了,心中不是滋味。 武赫因頭中遺留子彈的緣故,總是惡心、嘔吐、甚至流血。他到醫院檢查,得知自己已時日無多,決定把自己的心髒捐給崔允。他將這個決定告訴恩彩,卻引起恩彩的誤會。

第11集

武赫告訴恩彩要把自己的心髒捐給崔允,恩彩生武赫的氣,她誤會成武赫不是真心愛她的。她對武赫責備著,並生氣對地將飲料潑在了武赫的臉上。武赫心中痛苦不堪。 崔允的母親在醫院見到武赫,再次大罵了他,並堅持要辭掉他。武赫聽候心中很自己的親生母親痛恨這樣對自己,真的很難受。恩彩的父親因為歉疚所以安慰他,並勸他盡早另找工作。 武赫向恩彩表示他要把心髒捐給崔允的決定並不是開玩笑,但要求恩彩陪他度過餘生作為回報。恩彩不知道武赫身患絕症,以為武赫在玩弄自己。向武赫表示她答應武赫的交易,為了崔允自己什麽都肯去做。武赫聽了,內心更覺痛苦。 崔允給恩彩打了無數次電話,總是無人接聽。他猜想恩彩是與武赫在一起,帶病到武赫的家中去找恩彩,卻在武赫的家裏發現了武赫的X光片。看到武赫的頭中的彈頭,崔允心中好奇。次日,崔允將此事告訴了恩彩的父親,並請他按照病歷的地址去調查,才得知武赫已經時日無多。 恩彩對武赫心存誤會,她到醫院看望崔允。崔允不想恩彩對將死的武赫動心,請求她不要再見武赫,並向她表示自己一定會為她堅強地活下去。恩彩為之感動。此時恰有記者在場,要求報道他們感人的愛情,恩彩默許。 晚上,武赫正在陪著姐姐一家吃飯,看到電視上報道崔允與恩彩的戀情,武赫很痛苦,這使自己的病情再次加重……

第12集

武赫來到崔允的病房,看到守在崔允床前的恩彩正在發燒,武赫急忙抱起她去看醫生,並斥責崔允的母親隻顧自己兒子,不顧他人的死活。崔允的母親正想與他理論,恩彩的父親拉住了她,告訴她武赫已經是垂死的人了。 恩彩醒來,發現武赫握著她的手守在病床邊,她掙脫了武赫,又回到崔允的身邊。看著恩彩離去的背影,武赫滿心痛楚。 崔允嫌病房枯燥,央求恩彩陪她逛街。武赫打發走了崔允的新經紀人,幫他們開車。在餐廳裏,他親自彈奏鋼琴,打算向恩彩求婚,卻中途暈倒,武赫把他送回了醫院。 崔允的母親得知武赫已經時日無多,打算用武赫的心髒來救崔允。為了討好武赫,她買了一堆禮物借口向淑慶道歉來到武赫家。武赫歸來,看到崔允的母親正在哄姐姐和外甥。看著他們高興的情景,正當武赫打算原諒生母,卻發現她留下的葯品是增強心髒功能的。明白了母親的用意,武赫暴怒了,他來到母親的房前痛苦地大喊。恩彩的父親聽到,心中五味雜陳,不知該如何是好。 歸來的恩彩看到站在門前的武赫,要他永遠離開自己的生活。武赫的心更是被深深地傷害了。 次日,崔允的母親打算再次到武赫家。恩彩的父親忍無可忍,指責她不該如此對待垂死的武赫。他們的對話恰被歸來的恩彩聽到,聯想武赫先前的話語,恩彩終于明白了一切,她被驚呆了。

第13集

恩彩跑到武赫的住處,她用力地錘打著武赫,淚流滿面,然後難過地轉身跑遠。武赫追出,卻沒有找到恩彩十分擔心。 恩彩責問父親為什麽對自己瞞著武赫的事,並表示要和武赫在一起。父親不想恩彩為此受傷,將她鎖在房內,不準他再接觸武赫或崔允。 武赫冒著大雨守候在恩彩家門前。恩彩得知十分擔心,以頭撞門,心疼恩彩的母親終于開啟了房門。恩彩帶著武赫來到一家旅館,並替他洗凈衣服。武赫將自己的經歷告訴了恩彩:當初為了保護女友,頭部中彈才會變成這樣。恩彩聽了武赫的故事很感動。正當恩彩親吻武赫時,武赫突然病發,他將自己鎖在衛生間內不停地嘔吐,不願讓恩彩看到自己痛苦的樣子。恩彩擔心不已。 武赫告訴崔允的母親,他已經決定把心髒捐獻給崔允,並辦好了一切手續。武赫突如其來的舉動倒令崔允的母親手足無措,掩面而泣。 崔允得知武赫將心髒捐給自己,十分感激。他來找武赫,表示不想接受他的心髒。武赫卻說自己隻是為了想在上天堂前做件好事而已。崔允請他把心髒捐給別人,為什麽偏偏要捐給自己。武赫答道:隻因為我是你的哥哥,你是我的弟弟……

第14集

武赫告訴崔允,自己和他一樣也是母親的親生骨肉,不同的是自己剛剛降生就被拋棄。崔允難以相信這一切是事實,失魂落魄地離去。他們的談話恰被門外的敏珠聽到,令敏珠也深感震驚。 恩彩心中惦念武赫,時常出現武赫的幻覺,一個人自言自語。 崔允在得知真相後,不願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而接受武赫的心髒。母親見狀十分擔心,卻又無可奈何。 武赫的健康狀況越來越差,心情不好的他對著姐姐大喊大叫。此時,崔允的母親帶著禮物再次來訪,武赫趕她出去。姐姐卻拉著崔允的母親趕武赫走,武赫心中凄涼。 恩彩開車神情恍惚,腦海中全是武赫的音容笑貌,差一點兒就出了意外。武赫趕到,看著面前憔悴的恩彩,武赫心疼不已,緊緊抱住了恩彩。兩人都是滿心酸楚,他們是那樣深深相愛,但其中一個卻將不久于人世…… 崔允看著恩彩一天天消瘦的樣子,不忍心她夾在自己與武赫之間受折磨。他打電話給武赫請求他放過恩彩,武赫雖然表面上拒絕了他,內心卻充滿矛盾痛苦。 武赫再次暈倒,他被送到醫院,醫生說他已經活不了多久了。武赫醒來,看著守在病床邊睡著的恩彩,不願再拖累這個自己深愛的女孩。他踉蹌著走出醫院,打電話給敏珠,求她把自己帶到遠離漢城的地方。 恩彩醒來,不見了武赫,慌忙跑出來找他,卻看到武赫上了敏珠的汽車離去。

第15集

武赫走後,恩彩始終守候在他家門前,不吃不喝不肯離開。武赫得知後,心中痛苦。恩彩不停地給敏珠打來電話,敏珠感動,將武赫的住處告訴了恩彩。 恩彩來到武赫身邊,武赫忍著心痛告訴恩彩自己不想見她。深夜,武赫開門看到依然守在那裏的恩彩,心中感動。 得知真相後的崔允心情矛盾,不吃不喝也不肯打針。母親因此手足無措,整日以淚洗面。敏珠來勸崔允,她將當初武赫為了復仇而追求自己的事告訴了崔允。崔允聞言,心中五味雜陳。 在恩彩陪伴下,武赫過得很開心,但健康狀況卻是每況愈下。武赫不想讓恩彩看著自己死去,他悄悄地離開,打電話求崔允來接恩彩。崔允告訴恩彩,武赫也是自己母親的親生骨肉,所發生的一切都是武赫為了報復拋棄他的母親而刻意安排的。震驚之餘,恩彩始終相信武赫對她的愛是真心的。 崔允硬拉著恩彩來參加記者招待會,他向眾人宣布要娶恩彩。因為他怕恩彩會離開他的生活,更不希望恩彩為了垂死的武赫傷心。 武赫請姐姐和外甥到餐館吃飯,他告訴姐姐打算把這家店買下來送給姐姐,這樣姐姐就不用在街頭叫賣。一旁武赫的外甥卻大聲哭泣,因為他知道舅舅快要死了才會做這樣的安排。親人的哭聲令武赫心碎。 就在武赫的生命就要走到盡頭,他從前的女友志英從澳大利亞趕到首爾來找他……

第16集

志英告訴武赫,她已經離婚,她始終愛著武赫,請求武赫隨她去德國接受治療。志英攙著武赫走出家門,卻碰到守在門前的恩彩。恩彩呆呆地目送武赫走遠。 志英帶武赫來到賓館,她為武赫訂好了去德國的機票。武赫的心中卻始終難以放下恩彩,想起剛才恩彩悲傷的眼神,武赫再也無法平靜,他狂奔回家去找恩彩。還呆坐在那裏的恩彩看到武赫,再也忍不住淚水,不停地叨念著:我愛你……大叔……我愛你…… 眼前的恩彩令武赫心碎,看著自己心愛的人,卻無法與她相守。 崔允帶病來找武赫喝酒,他告訴武赫自己其實是被母親領養的,她對自己的養子都視如生命,又怎麽可能拋棄自己的親生骨肉,他相信母親一定有難言的苦衷。崔允的話令武赫困惑,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究竟是對是錯。 恩彩的父親看到忍受著巨大痛苦的武赫,終于向他道出實情:當年,身為明星的崔允母親愛上了有婦之夫並懷了身孕。恩彩的父親為了不令她蒙羞,親手將她所生的雙胞胎拋棄,並騙她說孩子生下來就已經死掉。得知真相後的武赫終于理解了母親。 崔允的母親找不到司機,請武赫送她回家。來到家中,武赫請求母親給她做點兒吃的。吃著母親親手做的面條,武赫淚如雨下。走出房間的武赫隔著窗戶向母親跪倒,默念著:媽媽我愛你,感謝您帶我來到這個世界…… 武赫騎著摩托狂奔在公路上,人生經歷的一幅幅畫面浮現在腦海中。漸漸地,血越流越多,意識越來越模糊…… 一年後,崔允移植了武赫的心髒已經康復,他的演唱會上為恩彩留著坐位,大家期待著她的歸來。而此時的恩彩正在澳大利亞,重遊與武赫初識的地方。 在武赫的墓前,不能讓武赫再忍受孤獨的恩彩也追隨他而去。 "即使活著也極度寂寞的他,無法把那樣的他獨自丟在那裏,我的生涯中就這一次,要隻想著我自己,要為我自己而活,我會接受懲罰的,宋恩彩"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