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先任

蹇先任

蹇先任(1909年4月-2004年7月),,原名蹇先潤,又名林芳、黃代芳,零陽鎮東街人,1909年4月5日出生于湖南省慈利縣一個愛國開明人士家庭。原中共中央組織部秘書長、部長級幹部。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27年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全國解放後,她歷任湖南省常德地委委員兼慈利縣委書記、縣長,地委民運部部長,武漢市人民政府秘書廳主任、監察委員會第一副主任兼中共武漢市紀委副書記等職。1954年6月調輕工業部,任審幹委員會第一副主任兼辦公室主任、幹部司副司長、幹部學校校長兼黨總支書記等職。"文化大革命"中,蹇先任受到嚴重迫害和打擊。但她堅信黨,與林彪、"四人幫"進行了針鋒相對的鬥爭。1978年恢復工作,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副秘書長、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委員。1985年12月離職休養。2004年7月25日15時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6歲。

  • 中文名稱
    蹇先任
  • 出生地
    湖南省慈利縣
  • 畢業院校
    延安抗日軍政大學,中央黨校
  • 逝世日期
    2004年7月25日
  • 國    籍
    中國
  • 政    黨
    中國共產黨
  • 職    業
    中共中央組織部原副秘書長
  • 出生日期
    1909年4月5日
  • 別    名
    蹇先潤,林芳,黃代芳

人物簡介

蹇先任蹇先任

蹇先任(1909年4月—2004年7月),女,原名蹇先潤,又名林芳、黃代芳,零陽鎮東街人,原中共中央組織部副秘書長、部長級幹部。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27年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全國解放後,她歷任湖南省常德地委委員兼慈利縣委書記、縣長,地委民運部部長,武漢市人民政府秘書廳主任、監察委員會第一副主任兼中共武漢市紀委副書記等職。1954年6月調輕工業部,任審幹委員會第一副主任兼辦公室主任、幹部司副司長、幹部學校校長兼黨總支書記等職。“文化大革命”中,蹇先任受到嚴重迫害和打擊。但她堅信黨,與林彪、“四人幫”進行了針鋒相對的鬥爭。1978年恢復工作,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副秘書長、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委員。1985年12月離職休養。2004年7月25日15時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6歲。

人物經歷

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27年在長沙讀書時,積極參加學生運動。3月,轉為中共正式黨員。“馬日事變”後,在十分艱苦的情勢下,來往于津市、澧縣、石門等地開展黨的秘密工作。1929年8月在慈利杉木橋參加中國工農紅軍,任文化教員、前敵委員會文書、科長等職,在湘鄂邊區轉戰堅持鬥爭7年。紅四軍離開湘西東征以後,外有強敵反復侵擾,內有少數紅軍領導人叛變和“左”傾錯誤的幹擾。她在內憂外患的險惡處境中經歷嚴峻的考驗,特別是賀佩卿、王湘泉、賀炳南等叛變,打起“反共不反賀(賀龍)”的反動旗號迷惑民眾,挑撥民眾與黨的關系,污蔑賀龍對黨的忠誠。在叛徒的威脅和利誘面前,她大義凜然,怒斥叛徒,揭穿“反共不反賀”的陰謀,巧用智謀擺脫敵人。1935年11月她毅然帶著出生19天的女兒賀捷生,隨紅二軍團參加二萬五千裏長征,爬雪山過草地,歷經千辛萬苦,1936年10月,勝利到達陝北,在抗日軍政大學第四期畢業後留校工作,擔任女生隊指導員兼支部書記。1938年經黨中央批準,赴蘇聯進入莫斯科共產國際黨校學習,1940年返回延安,進中央黨校學習。

抗日戰爭勝利後,她在冀熱遼軍區政治部任保衛科長,後任中共圍場縣委副書記,在復雜的鬥爭環境中,不計個人得失,以對革命的高度責任感據理力爭,抵製地委的錯誤決定,儲存圍場縣的有生革命力量。此後,她受冀熱察區黨委委派,出色地完成四海縣建縣的重任,擔任四海縣委書記兼縣大隊政委。在土改鬥爭中,抵製“左”傾路線,受到組織解散、撤職、降職的不公平對待,四海縣的土改運動也因之受到嚴重挫折。這一錯誤糾正後,1947年她任哈爾濱市區委副書記,沈陽市(中央直轄市)東關區區委書記兼區長,為東北全境的解放作出重要貢獻。

1949年10月,她應中共湖南省常德地委要求,任中共常德地委委員,11月任中共慈利縣委書記兼縣長。1950年3月調武漢市(中央直轄市)工作,任武漢市人民政府秘書廳主任兼武漢市機關黨委委員,經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十三次、第十四次會議通過任命為武漢市人民政府委員。她先後擔任武漢市增產節約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兼辦公室主任,武漢市人民政府監察委員會第一副主任兼中共武漢市委風紀股長會副書記等職。1954年6月,調中央輕工業部工作,任審幹委員會第一副主任兼辦公室主任。1956年8月進中央黨校學習。1958年2月調任輕工業部幹部學校任校長兼總支書記。

“文化大革命”中,她受到迫害,被“專政”審查,遣送到江西落戶,“九一三”事件後,遷回北京。1978年她重新出來工作,在中共中央組織部接待信訪工作中,為執行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政治路線,不懼怕阻力和打擊。為審理冤假錯案,她夜以繼日地查閱材料,調查案情,使黨內一批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同志得以平反昭雪,恢復名譽。

參加紅軍

蹇先任和蹇先佛蹇先任和蹇先佛

慈利縣城是湘西門戶,是歷代兵家爭奪之地

在縣城北街上有個開明的商人,名叫蹇承宴。蹇承宴養育了7個孩子,除長女外,其他6個孩子均被送進學校,老二叫先任,老三叫先佛,老四叫先為,老五叫先超。在大革命時期,二姐蹇先任和四弟蹇先為在長沙求學,正值革命浪潮風起雲涌,滿懷報國激情的姐弟倆先後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27年5月,反動軍閥許克祥在長沙發動了“馬日事變”,血腥屠殺共產黨人。蹇先任與四弟蹇先為因暴露了共產黨員的身份,處境十分危險。于是,她們根據地下黨組織的安排,穿過敵人的封鎖線,安全地轉移到湘鄂西革命根據地。當時,賀龍在湘鄂邊區開展遊擊戰爭和“擴紅”,蹇先任便果斷地加入了賀龍領導的紅軍隊伍,成為湘鄂西蘇區第一位女紅軍戰士。由于她文化貭素好,又很會做宣傳工作,黨組織便安排她做文化教員,賀老總戲稱她為“任先生。”

不久,紅四軍成立訓練隊,安排蹇先任去當專職文化教員。第一批受訓的人員全是紅軍中的連排以上幹部和農會主席。在開學典禮上,賀老總強調說:“文化教員蹇先任不是一個新兵,是個經受過鍛煉,做了很多工作的革命同志,一個女學生,卻是大革命時期人的黨,我賀龍是南昌起義中參加共產黨的,比蹇教員晚,我要向她學習!

蹇先任知道,賀老總這番話是說給紅軍基層幹部聽的,他怕這些工農出身的幹部瞧不起她這個小知識分子。沒想到行伍出身的賀老總還這麽心細,使蹇先任十分感激。

過了不久,賀龍找到她說:“蹇教員,我要向你學文化。”蹇先任以為賀龍隻是開玩笑,沒想到賀龍卻滿臉認真地接著說:“你一定要收下我這個學生啵,而且要單獨給我講課。”

蹇先任知道他是有些放不下架子。怕在別人面前露出自己的弱點,所以就滿口答應下來。

第一次授課時,蹇先任先讓賀龍念了一段文字,估計他大約認得五六百個字,便給他製訂了一個學習計畫,每天教他15個漢字,由于賀龍生性聰明,又十分用心,進步果然很快。

可是,令蹇先任感到突然的事情就在這時發生了

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夜,蹇先任乘完涼,剛要回房休息,賀龍卻讓人來說媒,說他雖然結過婚,但從來不曾戀愛過,自從見到蹇先任,便不知不覺愛上了她。

蹇先任覺得這件事來得太突然,她毫無思想準備,再說她對賀龍的感情除了尊敬之外,沒有任何別的“意思”。她對來說媒的人說:“我隻是個一般幹部,而他是赫赫有名的紅軍將領,我們彼此之間距離太大,無法共同生活。再說他已經結過婚了,我是不會嫁給他的。

不久,賀龍當面向蹇先任求婚,又被她婉拒

誰知賀龍痴心依然,而且在一次召開的前敵委員會上,他向蹇先任公開求婚,並讓大家在會上做蹇先任的思想工作。蹇先任抵擋不了這種“攻勢”,隻好答應了。1929年9月,20歲的蹇先任與患難與共、志趣相投的賀龍結為伉儷。1930年,蹇先任生下第一個孩子,取名紅紅。當時正逢賀龍奉令東征,蹇先任帶著孩子行軍不便,就留在湘西做地下工作

可是,紅軍主力一走,敵人便瘋狂地向根據地反撲。在東奔西突中,紅紅因病餓交加死在媽媽懷中。四弟蹇先為因叛徒出賣,也不幸被敵人殺害,為革命獻出了年輕的生命。當蹇先任還未從悲痛中解脫出來,她自己又落入了虎口,被敵人扣押。敵人對她軟硬兼施,可她始終未曾屈服

在一個風雨交加的深夜,蹇先任拖著病體沖出了敵人的牢籠,扮成乞丐,沿途乞討,才好不容易回到慈利老家。之後,她一直不停地尋找黨組織和紅軍隊伍。1934年10月,蹇先任終于在大庸境內找到了日夜思念的紅軍隊伍,歷時整整4個春秋。連她自己也弄不清,走了多少裏路,磨破了多少雙鞋。她對黨對紅軍矢志不渝的精神受到廣大紅軍指戰員的敬仰和欽佩

慈利是湘西門戶,水陸交通方便。為了鉗製敵人,紅二、六軍團于1934年12月26日攻克了慈利縣城。進城後,賀龍帶上蕭克、關向應等紅軍將領來到城北的岳父家,妹妹蹇先佛及弟弟蹇先超熱情地接待了他們

三妹蹇先佛是父母最喜歡的女兒,自幼聰明活潑。姐姐蹇先任的革命行動對她影響極大,而且她在長沙女子師範讀了不少進步書籍,思想傾向革命。

紅軍撤走時,18歲的蹇先佛和剛滿16歲的小弟蹇先超一起當了紅軍。先佛因能寫得一手好字,畫一手好畫,被分配到政治部做宣傳工作。不久,她與紅六軍團總指揮蕭克結為終生革命伴侶。

蹇先佛發揮自己的長處,每到一處就用紅粉漿在牆上寫標語,畫宣傳畫,回到營房又刻蠟板,常常工作通宵達旦。她口才極好,擅長演講,在她主持的一次“擴紅”動員會後,有20多名青年農民當了紅軍,創造了紅六軍團一次“擴紅”參軍最多的紀錄。

長征之路

蹇先佛蹇先佛

1935年暮秋,賀龍總指揮率領紅二、六軍團在東征途中打了一個大勝仗。就在捷報傳到湘鄂西革命根據地時,賀龍和蹇先任的第二個孩子來到了人間,取名賀捷生

捷生剛出生20天,即1935年10月,蔣介石糾集了130多個團,瘋狂地向紅軍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進行“圍剿”。黨中央為了儲存實力,決定紅軍主力實行戰略大轉移,紅二、六軍團奉命從桑植劉家坪和水獺鋪出發,開始了舉世聞名的二萬五千裏長征。

長征的第一天,搶渡澧水。蹇先任用布帶把小捷生綁在懷裏,隨部隊急行軍120裏,到了江邊,主力已經過去了,剩下的傷病殘弱人員,由幾隻小船往對岸送。先任等到最後才登上船,剛到江心,敵機來了,朝著江面轟炸、掃射。頓時水柱騰起,浪花飛濺,小船劇烈地搖晃起來,時刻都有翻船的危險。蹇先任緊緊地抱著小捷生,拼命用身體抵住船幫,大家奮力劃槳,終于強行渡過了澧水

過了江,解開襁褓,發現小捷生滿身都是屎尿,衣服、尿布無一絲幹處,已經哭得聲嘶力竭。蹇先任趕緊給孩子洗澡、換尿布、喂奶;而這時的她,也已兩天一夜沒吃沒喝沒休息,全身骨頭像散了架似的。孩子睡熟後,她又把換下來的衣服、尿布洗幹凈,用火烘幹。等做完這一切,稍稍靠了一會兒,又傳來了出發的號角

現在說起來,這位老紅軍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當時是怎麽挺過來的。總之,她拖著產後虛弱的身子,抱著嗷嗷待哺的小捷生,竟然沒掉過一次隊!

紅軍隊伍路過集鎮、村寨時,抱著幼子行軍的蹇先任常常引來民眾特別是婦女們驚異的目光。每當這個時候,蹇先任就趁機講上一段:“鄉親們,我們紅軍英勇奮戰,目的就是要北上抗日救國救民,創造一個新社會,讓人人有飯吃、有衣穿,過上安居樂業的幸福生活啊!”話音一落,便引起一片嘆息:“帶著這麽小的孩子,真不容易啊!”有些熱心的婦女就把先任拉到家中,燒了熱水給捷生洗澡。當她們解開襁褓,看到孩子粉嫩的皮膚被屎尿浸泡得發了炎,有些地方都潰爛了,母愛被深深觸動,不禁唏噓落淚,對紅軍更加欽佩,也更加信服。

為沖破敵人的圍追堵截,紅二、六軍團進入烏蒙山區後。展開了驚心動魄的回旋戰。部隊常常從敵人的鼻子底下通過,前面傳來命令要安靜。為了防止小捷生過封鎖線時哭鬧暴露目標,先任就用布帶把她緊緊捆在胸前,再用衣服包住頭。有時包得太緊或捂得太久,開啟一看,孩子的臉都成紫茄子了。烏蒙山氣候變化無常,時風時雨,寒氣襲人。小捷生還穿著出發時的單衣薄裳,又短又小,且已洗破,抵御不住山區的風寒,先任就把自己的被褥拆了。揭下棉絮,給女兒做了一件小棉袍。但孩子還是患病發起高燒,靠在背簍裏緊閉小眼睛不哭也不鬧。蹇先任著急了,她不由聯想起死在自己懷裏的第一個女兒紅紅:那是在湘鄂西根據地反“圍剿”的日子裏,她抱著出生不久的紅紅在深山老林中堅持鬥爭。由于風餐露宿,孩子得了病,也是高燒不退。山下敵軍圍困,山上缺糧少葯,蹇先任一籌莫展,隻能緊緊抱著女兒。抱了兩天,孩子的身體從滾燙到冰涼,那雙給了她多少欣慰的漂亮的小眼睛再也沒睜開過……

一想起這些,蹇先任心如刀絞,她真怕小捷生也離她而去,就抱著孩子去找軍醫。長征途中缺醫少葯,軍醫摸著小捷生滾燙的小額頭,對蹇先任說:“隻能用個土辦法退燒了,打上一個雞蛋清,加一小撮灶心土,攪拌一起敷在孩子的肚臍上,試試看吧。”

蹇先任請警衛班的同志幫助分頭去買雞蛋,連跑了幾家才買到兩個雞蛋。蹇先任救子心切,把兩個雞蛋全用上了。等到取下敷在孩子肚臍上的灶心土時。發現高燒體溫已把灶心土吸得焦幹。說來也怪,這個土方子竟然治好了小捷生的病,高燒退了,精神也好多了。

又有一次,紅軍陷入敵人重圍,而此時蹇先任的身體已虛弱到了極點,實在難以再背小捷生行軍了。賀龍見了,便從她背上接過孩子,裹在懷中,躍馬揮槍,一路沖殺,待突圍後松了一口氣,才發現小捷生不知何時從懷裏掉了出來。向來鎮定自若的賀龍這下可慌了神,他急忙順路回頭尋找,幸好孩子被一位好心的老鄉拾到,將她交到賀總手中。以後,盡管小捷生又瘦又弱,但一直都在蹇先任的懷裏,一直堅持到勝利到達陝北。

創造奇跡

長征途中,蹇先任、蹇先佛和小弟蹇先超很少見面。因為紅軍從桑植出發時,蹇先佛已調到紅六軍團政治部,蹇先超調到衛生隊,相互很難打聽到訊息。先超在過雪山時犧牲,他的兩個姐姐知道後。不由悲痛萬分。

蹇先佛在長征前就有了身孕,行軍非常吃力。但她咬緊牙關挺了過來。她是一位倔強的紅軍女戰士,凡是男同志能做到的事,她總是不讓須眉。當她和姐姐先任在畢節會面時,她已快生了,挺著個大肚子,行軍很是艱難。蹇先任見妹妹瘦了,但精神卻很好,也就放心了。兩姊妹互相叮囑了一番後,便匆匆分手。

等到在四川甘孜,姐妹倆再次相逢時,蹇先佛的肚子越來越大,快要臨產做母親了。

望著妹妹那洋溢著喜悅和幾分羞澀甚至還有些稚氣的臉龐,蹇先任心裏一沉,她知道妹妹還小,對在長征途中生孩子的困難和危險一無所知,快要生產了,卻連件嬰兒的衣服都沒有準備,一種強烈的呵護之情使她決定留在妹妹身邊,幫助妹妹度過這道做女人的“生死關”。

事情果然不出蹇先任所料,過草地的第一天,先佛便開始了陣痛,而且一次比一次劇烈,臉上大汗淋漓,不時地發出一陣陣痛苦而壓抑的呻吟

“先佛,咬緊牙,再堅持一會,再堅持一會……你可要挺住啊!”姐姐此時顯得鎮定無比,她知道自己的情緒直接影響著妹妹,即使自己心裏再沒有底,她也不能顯露出來。

舉目望去,大草地無邊無際,一點可以遮的東西都找不到,這可怎麽辦啊?妹妹疼得坐不住馬了,隻好從馬上下來,在姐姐的攙扶下踉踉蹌蹌向前走去。到底是老天有眼,就在姐妹倆急得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時候,發現左前方不遠處有一個低矮而破敗的土堡。這下有救了,蹇先任高興得差點喊出聲來,忙扶著先佛移到裏面。這時先佛的羊水已經破了,鮮紅粘稠的血液順著雙腿流下來,姐姐趕忙把馬上的墊子取下來鋪在地上,讓妹妹慢慢地躺下去。

隨著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由遠而近,一位身材魁梧、英俊瀟灑的紅軍指揮員策馬趕來,他就是蹇先佛的丈夫蕭克。這位窮學生出身的紅軍將領能文善武,為人豪爽正直。很快就贏得了當時在湘鄂川黔省革命委員會任秘書的蹇先佛的愛情。但在此時,他望著臨產的愛妻,顯得局促不安,一籌莫展。

姐姐蹇先任雖然曾經生過兩胎,但從來也沒替別人接生的經驗,在這時,她卻成了惟一能為妹妹接生的人。顧不得多想,她大著膽子,開始為妹妹接生

一切都是陌生的,眼前是一片片殷紅的血,耳邊是妹妹痛苦的低吟,蹇先任覺得心跳得厲害,手也有些顫抖……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著,豆大的汗珠不時從臉上滾落下來,直到耳邊清晰地傳來嬰兒一聲清脆的啼哭,蹇先任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了下來。由于孩子降生在一個破敗的土堡裏,于是,他們給孩子取了一個有紀念意義的名字——堡生。

這天晚上,天色突變,風雨交加,姐妹倆雖然撐起了一頂小布帳篷,但還是渾身濕透了。總算熬到天亮,出發前蹇先任去土堡外邊牽馬時,卻不見了馬的蹤影,她四處尋找,茫茫大地上,連個影子也沒有。

蹇先佛隻好懷抱嬰兒,坐在擔架上行軍。

在草地裏抬擔架可是個苦差事,蕭克和蹇先任怕抬擔架的同志受不了,就拿出自己的口糧分給他們。當時留在紅二方面軍工作的李伯釗大姐也慷慨解囊,拿出了自己僅有的一點口糧給先佛,而她自己卻險些餓死在草地裏。

坐了兩天擔架後,蹇先佛就不肯再坐了,蕭克好不容易為她又弄來一匹馬,她開始騎馬行軍。

讓人們難以想象的是,這位帶著嬰兒行軍的女兵。後來竟成為紅二方面軍第一個到達陝北的人。

隨後,蹇先任也帶著一歲的女兒小捷生勝利到達陝北——這兩位紅軍媽媽創造了長征中的奇跡。而創造這個奇跡的,不僅僅是革命者的堅定無畏,也是兩位母親的博大情懷。

中國革命的勝利來之不易。蹇氏姐妹走過的長征之路是人類堅定無畏的豐碑,將永遠激勵後人再創輝煌!

與賀龍

賀龍和蹇先任賀龍和蹇先任

賀龍的第二次婚姻是在長征前開始的。他在湘西娶蹇先任為妻(蹇先任的妹妹蹇先佛與蕭克結婚)。蹇先任出身豪門,結婚後與賀龍感情甚篤,跟隨賀龍參加革命,出生入死。1935年11月,賀龍正在前方,蹇先任生下一女。當時賀龍正好打了一個大勝仗,王震發電報把這個訊息告訴賀龍,電報上寫著:“祝賀賀副主席生了一門迫擊炮。”賀龍看了後非常高興,大笑不止。後蕭克為賀龍的這個女兒取名為賀捷生,意為“戰鬥告捷時所生。”

抗戰中期,賀龍與蹇先任離婚。1942年,賀龍娶了比他小20歲的天津姑娘、延安縣委組織部長薛明。為此事,賀捷生始終不能原諒父親,在文革中曾寫大字報批判賀龍。

晚年生活

蹇先任隨紅軍長征到達延安不久。便與賀龍離婚,後被送到蘇聯學習。全國解放後,她歷任湖南省常德地委委員兼慈利縣委書記、縣長,地委民運部部長,武漢市人民政府秘書廳主任、監察委員會第一副主任兼中共武漢市紀委副書記等職。1954年6月調輕工業部,任審幹委員會第一副主任兼辦公室主任、幹部司副司長、幹部學校校長兼黨總支書記等職。“文化大革命”中,蹇先任受到嚴重迫害和打擊。但她堅信黨,與林彪、“四人幫”進行了針鋒相對的鬥爭。1978年恢復工作,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副秘書長、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委員。1985年12月離職休養。

人物逝世

蹇先任蹇先任

2004年新華社北京7月29日電,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的老黨員,我黨組織戰線的優秀領導幹部,政協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原委員,中央組織部部長級幹部、原副秘書長蹇先任,因病醫治無效,于2004年7月25日15時在北京逝世,享年96歲。

蹇先任逝世後,胡錦濤江澤民溫家寶曾慶紅吳官正、劉淇、劉雲山張立昌陳良宇賀國強郭伯雄、王剛、喬石宋平尉健行宋任窮徐才厚、何勇、李鐵映陳至立劉延東李蒙和肖克、廖漢生、谷牧、張震、布赫、曹志等同志以不同方式,對她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對其家屬表示慰問。

人物評價

蹇先任是一位革命隊伍中的傑出女性,她為黨的事業奮鬥一生,將畢生精力無私地奉獻給了中國人民革命和解放事業。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