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伊吉·皮蘭德婁

路伊吉·皮蘭德婁

路伊吉·皮蘭德婁(1867~1936)義大利小說家、戲劇家。1934年獲諾貝爾文學獎。獲獎理由:"他果敢而靈巧地復興了戲劇藝術和舞台藝術"。

路伊吉·皮蘭德婁20世紀初,皮蘭德婁開始發表小說,從長篇小說《被拋棄的女人》(1901)中,明顯地看出真實主義的影響。此後的作品逐漸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其中自傳性長篇小說《已故的帕斯加爾》(1904)被評論界譽為義大利20世紀敘事體文學作品的典範。為皮蘭德婁贏得世界聲譽的,是他創作的一系列怪誕劇,他一生共創作了40多部劇本,這些劇作發展了《已故的帕斯加爾》等小說的思想、主要劇作有《誠實的快樂》(1917)、《是這樣,如果你們以為如此》(1918)、《並非一件嚴肅的事情》(1918)、《像從前卻勝于從前》(1920)、《六個尋找劇者的角色》(1921)、《亨利四世》(1922)、《給裸體者穿上衣服》(1922)、《各行其是》(1924)、《我們今晚即興演出》(1930)、《尋找自我》(1932)等。其中《六個尋找劇作者的角色》和《亨利四世》已成為世界戲劇史上的傳世佳作。這些戲劇採用怪誕離奇的情節或戲中戲的戲劇形式,揭示生活與形式的矛盾,闡釋作者獨特的哲學思想。

  • 中文名稱
    路伊吉·皮蘭德婁
  • 外文名稱
    Luigi Pirandello
  • 國籍
    義大利
  • 出生地
    阿格裏真托(西西裏島)
  • 出生日期
    1867年
  • 逝世日期
    1936年
  • 職業
    文學 小說家、戲劇家
  • 主要成就
    1934年獲諾貝爾文學獎
  • 代表作品
    《尋找自我》

人物簡介

路伊吉·皮蘭德婁路伊吉·皮蘭德婁

20世紀初,皮蘭德婁開始發表小說,從長篇小說<被拋棄的女人>(1901)中,明顯地看出真實主義的影響。此後的作品逐漸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其中自傳性長篇小說<已故的帕斯加爾>(1904)被評論界譽為義大利20世紀敘事體文學作品的典範。 為皮蘭德婁贏得世界聲譽的,是他創作的一系列怪誕劇,他一生共創作了40多部劇本,這些劇作發展了《已故的帕斯加爾》等小說的思想、主要劇作有《誠實的快樂》(1917)、<是這樣,如果你們以為如此>(1918)、<並非一件嚴肅的事情>(1918)、<像從前卻勝于從前>(1920)、《六個尋找劇者的角色》(1921)、《亨利四世》(1922)、<給裸體者穿上衣服>(1922)、<各行其事>(1924)、<我們今晚即興演出>(1930)、《尋找自我》(1932)等。其中《六個尋找劇作者的角色》和《亨利四世》已成為世界戲劇史上的傳世佳作。這些戲劇採用怪誕離奇的情節或戲中戲的戲劇形式,揭示生活與形式的矛盾,闡釋作者獨特的哲學思想。

皮蘭德婁的戲劇創作成就博得眾多頗有聲望的批評家的贊賞,義大利作家莫拉維亞說皮蘭德婁對戲劇的貢獻,可以同喬伊斯對小說或畢卡索對繪畫的貢獻相媲美;美國著名的戲劇評論家諾裏斯·霍頓在評價20世紀的戲劇創作時說:“皮蘭德婁代表了20世紀20年代思考的一代,不僅是他本國的,而且是整個西方世界思考的一代,這一代是受弗洛伊德影響的第一代人,是開始重新估價現代環境中的個性之謎的一代人。”由于“他果敢而靈巧地復興了戲劇藝術和舞台藝術”,1934年獲諾貝爾文學獎

人物經歷

皮蘭德婁出生于一個上層階級家庭,一個貧窮的郊區Girgenti(西西裏島的阿格裏真托鎮南部)。他的父親,法諾,和他的母親卡德莉娜利瑪竇屬于一個富裕的家庭參與硫磺業,還一個富裕的背景下,降從一個家庭的資產階

路伊吉·皮蘭德婁路伊吉·皮蘭德婁

級專業類別的阿格裏真托。積極參加鬥爭的統一和民主(“金日成復興運動”)。斯特凡諾參加了著名探險,後來下列加裏波第所有道路的戰鬥,阿斯普羅蒙特和卡特琳娜,幾乎達到了13歲,被迫陪她的父親去了馬爾他,在那裏他被送往由流亡對君主立憲製。事業和強烈的責任感唯心主義的最初幾年迅速轉化,尤其是在卡塔林納,變成憤怒和痛苦的失望了新的現實所造成的統一。皮蘭德婁最終會吸收這個意義上的背叛和不滿,並表示在他的幾個詩歌和他的小說中的年老的和年輕。這也是可能的,這種氣候的幻滅灌輸年輕的路易吉意識不相稱的理想與現實這是公認的在他的一篇關于人權<歐萊>。 皮蘭德婁在家裏接受國小教育,但他更著迷的寓言傳說,地方之間的流行和魔力,他的僕人老人瑪麗亞孔用來重新向他比任何學術或學術。由12歲的他已經寫他的第一個悲劇。在堅持他的父親,他是登記在一所技術學校,但最終轉向研究人文科學,這一直吸引了他。

在1880年,在皮蘭德婁全家搬到巴勒莫。正是在這裏,在西西裏島首府,該法羅完成了高中教育,開始寫他的第一首,並墜入愛河與他的表妹麗娜。在此期間,最初跡象嚴重的對比法羅和他的父親也開始發展;法羅發現了一些說明揭示了存在的婚外性關系的一部分,斯特凡諾。作為一個反應越來越信任和不和諧的路易吉是開發中國家對他的父親,一個人一個強健的體魄,他依戀自己的母親將繼續成長到了深刻的崇拜。他熱愛他的表妹,最初期待同謫,突然非常認真地對待家庭的麗娜,其中要求,路易吉放棄他的研究和奉獻自己的含硫量的業務,以便他能立刻娶她。1886年,在從學校放假,路易吉開始與他的父親去拜訪波爾圖。這方面的經驗是絕對必要給他,並提供了依據這樣的故事作為金正日,<月光女神>以及一些小說的說明和背景。結婚,這似乎即將被延後和皮蘭德婁登記在巴勒莫大學在這兩個部門的法律和意向書。校園在巴勒莫,以及上述所有部門的法律,該中心是在那些年裏的大量流動。雖然沒有皮蘭德婁的一個積極成員,這項運動,他曾密切的友好關系與領先的理論家它:羅薩裏·奧加裏·波第博斯科,朱塞佩德菲·菲科吉·歐佛瑞達和弗朗切斯·科德盧卡。

高等教育

路伊吉·皮蘭德婁路伊吉·皮蘭德婁

在1887年後,最終選擇了部門的信函,他移居羅馬,以便繼續他的學業。但是,遇到與城市,中心爭取統一的家庭他的父母參加了慷慨的熱情,是令人失望的,沒有任何接近他預計:“當我抵達羅馬,這是很難下雨,這是晚上的時間和我感覺我的心被鎮壓,但後來我笑了起來像一個人在掙扎的絕望。”皮蘭德婁,是一個非常明智的衛道士,終于有機會親眼目睹不可頹廢所謂的英雄金日成復興運動中的人,他的叔叔羅科,現在老化和用盡職務的縣,誰向他提供臨時住宿在羅馬舉行。在《絕望的笑》,唯一的表現復仇的失望經歷,啓發了痛苦的詩句,他的第一部詩集,<馬爾這幅>(1889年)。但是,並非所有為負:這第一次訪問羅馬向他提供了機會,刻苦訪問的許多劇院的資本:國立金日成,金正日山谷,一曼佐尼“噢戲劇的戲劇性!我會征服它。我不能進入一個沒有遇到一個奇怪的感覺,一種興奮的血液通過靜脈我的所有...” 由于與拉丁美洲的教授的沖突,他是被迫離開羅馬大學,前往波恩。歷時兩年,是激越的文化生活。他閱讀了德國浪漫,讓·保羅,沙米索,海涅和歌德。他開始把羅馬哀歌的歌德,組成了華北仿風格的羅馬哀歌。

在1891年3月,他在福斯特教授的指導下獲得博士學位。

婚姻生活

經過一個短暫的逗留在義大利西西裏島,在這期間結婚的計畫與他的堂兄弟終于被取消了,他回到羅馬,在那裏

路伊吉·皮蘭德婁路伊吉·皮蘭德婁

他將成為朋友與一群作家,記者,包括烏戈米,托馬索,朱斯蒂諾瑞。于1894年,他出版了第一本短篇小說集,1894年,他結婚了。繼他的父親的建議下,他娶了一位害羞的姑娘一個良好的親職教育的修女聖溫琴。 頭幾年的婚姻帶來的,他一個新的熱情,他的研究和著作:他遇到了他的朋友和最先進的討論仍在繼續,更活潑,刺激比以往任何時候,而他的家庭生活,盡管完全不理解他的妻子與對藝術使命的丈夫,相對平靜的出生的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與此同時,皮蘭德婁的合作,加強與報紙編輯和其他記者在雜志。

1897年,他接受了教義大利語在羅馬高等學院娣。1898年,義大利與烏戈米,創立了每周沙龍,他出版了一行為發揮歐萊雅(後改為香格裏拉Morsa)和一些小說。在19世紀末,並開始20是一個時期的極端生產力皮蘭德婁。1900年,他出版了一些最著名的小說《西西裏,香格裏拉》並于1901年,收集詩歌。在1902年出版了他的第二部小說,一Turno。

家庭災難

路伊吉·皮蘭德婁路伊吉·皮蘭德婁

這一年是1903年,其中他的父親斯特凡諾投資不僅有大量的自己的資本,而且挑起了崩潰的家庭。進入了一個國家的半癱瘓,並接受了這樣的心理沖擊,她的心理平衡仍然是深刻的和無可挽回地動搖。皮蘭德婁,窩藏最初的想法自殺,企圖改變這種狀況最佳,他可以通過增加自己的經驗教訓在義大利和德國,並要求賠償的雜志他自由給予了他的著作和協作。與此同時,這皮蘭德婁的小說已經寫在這個可怕的狀況(看他的妻子患精神病後、)開始出現在專題節目。、種新穎的包含了許多內容的自傳情況。這是一個直接和巨大的成功。在1905年翻譯成德文,這部小說鋪平了道路的惡名和名聲,使婁公布的更重要的編輯,如特雷韋斯,同他出版于1906年,又收集小說。1908年,他出版了一本卷的論文,他開始了傳奇的辯論。 在1893年至1894年間,這種新穎的回顧了歷史上的失敗和鎮壓。當新出來的數量在1913年,皮蘭德婁副本送交給他的父母五十周年紀念他們的婚姻隨著奉獻的說:“他們的名字,斯特凡諾和卡特琳娜,生活英勇。”然而,雖然母親是變形的小說到空想的數位卡德莉娜,父親所代表的丈夫卡塔林納,似乎隻有在記憶和重現,因為敏銳地觀察到萊昂納多,“他死亡譴責了弗洛伊德意義,他的兒子誰,在底部的他的靈魂,是他的敵人。”另外,在1909年,皮蘭德婁開始了他與著名雜志晚郵報,他出版了小說盟弟憲章(世界造紙),在這一點上,皮蘭德婁的知名度作為一個作家是不斷增加。

在1911年,同時出版了小說和短篇故事仍在繼續,皮蘭德婁完成他的第四次小說,並全面修訂第一四個章節。在他的生命,作者從來沒有再版這部小說的原因酌:小說中,有隱提到的作家格拉齊亞德勒達。但是,工作吸收他的大部分精力在這個時候的故事:香格裏拉大仇殺從1913年出版-1914年,到現在都是經典的義大利文學。

早期創作

路伊吉·皮蘭德婁路伊吉·皮蘭德婁

皮蘭德婁的早期創作屬于真實主義範疇,他受好友真實主義理論家卡普安納的影響十分深刻,最初的小說作品就是在其直接關註下寫出的。它們多以西西裏為背景,作家用準確、幽默、帶有自然主義的筆調,描寫這個海島的風物俗尚,反映世態人情,暴露社會黑暗,批判資產階級腐朽生活方式,鞭撻宗教勢力和舊道德觀念造成的邪惡,同情下層人民的疾苦尤其是婦女的不幸,對勞動者爽朗質樸的性格充滿贊美之情。如短篇小說<壇子>和<西西裏檸檬>幾乎成為各種小說選本所不舍的經典篇目。前者圍繞修補一個斷裂了的巨大壇子事件,維妙維肖地勾勒出一幅搖曳多姿的鄉村風俗畫,一群率真、憨厚、一絲不苟但也斤斤計較的義大利山民,淳樸快活的天性展現無遺,生動的故事仿佛就發生在眼前,表現了極強的感染力。後者構思巧妙、布局脫俗,被公認為短篇精品:墨西拿小城一個有著天然歌喉的少女苔萊季娜極端貧困,父親去世,更陷入絕境,幸有當地樂隊的長笛手密庫喬援助,母女倆才不致餓死。為她,長笛青年的全部收入都花光了,甚至不惜把教父遺贈的遺產悉數變賣,以供其去那不勒斯音樂學院深造。少女讓小伙子等她成功後再結婚,但是當榮譽、財富一股腦兒涌來時,卻把他扔出了遙遠的記憶。密庫喬大病一場後,帶著一袋家鄉產的鮮檸檬費盡辛苦探望未婚妻,然而他傷心地發現,五六年的光景使她全變了,那個淳樸的少女已不復存在,眼前是個虛榮的、輕佻的風騷女人。他孤單地離去了,消失于凄風苦雨的暗夜裏。作家將有關這個故事的全部信息濃縮于主人公與未婚妻重逢的短暫時刻,包括內心的波瀾。一種令人揪心的失望感使人哀傷,不過,與其說作者在譴責少女的薄情,不如說更在于怒斥致人墮落的上流社會的糜爛及其罪惡。

作品介紹

皮蘭德婁的創作極為豐富,有短篇小說300多篇,結集為<一年裏的故事>(1937),長篇小說7部,劇本40多部,詩集7卷。他從寫詩開始文學創作,但青年時代模仿卡爾杜奇寫出的抒情詩不很成功。在本世紀的頭10年裏,他主要寫小說,小說創作使他蜚聲文壇。1910年以後轉入戲劇創作,取得了卓越的成就。1934年“因為他果敢而靈巧地復興了戲劇藝術和舞台藝術”而被授予諾貝爾文學獎。

路伊吉·皮蘭德婁路伊吉·皮蘭德婁

早期的小說受真實主義文學影響,以故鄉西西裏島為背景,暴露社會的陰暗面,對于下層勞動人民寄予深切同情。屬于真實主義的第一部長篇小說《被拋棄的女人》(1901)是其成名作。第2部長篇小說《已故的帕斯加爾》(1904)則在主題上發生變化。小說通過帕斯加爾企圖尋找“自我”而失敗的經歷,表現現代人的孤獨和苦惱。從此之後皮蘭德婁著力刻畫一個荒誕的不可知的外部世界與一個充滿種種焦慮的現代人的內心世界以及兩者之間的沖突。長篇小說<老人與青年>(1913)、《一個電影攝影師的日記》(1925)、《一個人,既不是任何人又是千萬個人》(1915)以及一些短篇小說都表現了這樣的主題。 皮蘭德婁把他關于哲學與文學的新思考集中闡述在<藝術與科學>(1908)、<幽默主義>(1908)兩部論著中。

皮蘭德婁利甲戲劇藝術將他的思想發揮得淋漓盡致,同時為了表達清楚極其復雜的思想內容,他又在劇本構思和舞台藝術方面進行了許多革新和實驗,使戲劇的內容與形式達到高度的統一。《六個尋找作者的劇中人》(1921)和《亨利四世》(1922)是其代表作。前者用“戲中套戲”的方式,讓劇本中角色以幽靈形式出現,與扮演他們的演員對話,達到表現雙重主題的目的。

主題之一是藝術在反映真實上的局限性,之二是人與人之間互相溝通的困難。後者通過一個與世隔絕20年之久的人企圖回歸正常生活而失敗的故事,表現自我與現實的沖突,人的本性與人的社會表現即“假面具”之間的沖突。

主人公借用古人亨利四世的身份,裝瘋發狂,將其內心的深刻悲劇演示出來,達到極佳效果。這兩出戲情節荒誕,結構巧妙,哲理意蘊豐富。

皮蘭德婁的全部劇作收集在戲劇集<赤裸的面具>(1958)之中。

作品剖析

《已故的帕斯卡爾》的主人公馬蒂亞·帕斯卡爾是一個偏僻鄉村的圖書管理員,他因與妻子吵架負氣出走,浪跡至蒙特卡羅,未承想在賭場大發橫財,他高興地準備返回家鄉,但一則報紙新聞止了他的步,說從其家鄉附近的河裏發現了失蹤者帕斯卡爾的屍體。既然人們認定他已經死去,那麽還回去幹什麽?樂得個擺脫煩惱而獲自由的機會,索性改名換姓,開始另一種生活。于是帕斯卡爾成了梅司,來到羅馬定居,還與房東的女兒發生了戀情。可是他很快發現根本無法得到自由,因為身份模糊,身世又不敢泄露,不但無法結婚,就是遭了竊也不能報案,甚至與人決鬥都找不著所需助手。嘗夠了為現實拋棄的難言痛楚,決定回復到原來的自己,就製造了梅司跳河自殺的假象,返回故鄉。然而妻子已經改嫁,且把突然出現的前夫當成鬼魂引起一片驚慌。就這樣給扔在現實之外,“永遠被排除出去了,沒有再回到生活之中的可能……現在我又得走了,沒有目的地,沒有目標,像是走向一片虛無飄緲之中。”他痛苦地發現,對于社會和周圍的人,他再也不復存在了,那麽,就老老實實接受命運的安排吧。孑然一身,感慨萬端,帕斯卡爾隔三差五去他的墓前放一束鮮花……小說幽默裏透著悲涼,怪誕中滿蘊哲理,似乎要說明,現實撲朔迷離、莫測難定,作為個體,雖然其“自我”可以分成若幹,但逃遁到“假面”中的生活並不輕松;帕斯卡爾與梅司的身份轉換,既反映了充滿矛盾的社會中人們的矛盾心態,又說明個體人格分裂中存在著的荒誕性,不論前者“死”而後者“生”,還是後者“自殺”而前者“復活”,都可以看作自我分裂,也即我與非我、己者和他者沖突的藝術表現。

皮蘭德婁另一部更有分量的怪誕劇代表作是《六個尋找作者的劇中人》。

這個劇本分三幕,採用了非常新奇獨特的“戲中套戲”之結構形式。一家劇院的舞台上導演和演員們正緊張地排練皮蘭德婁的喜劇<各盡其職>,突然闖入六個面色蒼白的幽靈般人物,聲稱為同一個作廢了的劇本中的角色,因不甘被拋棄,想重新獲得藝術生命,所以來找另一位劇作者把他們的戲寫完。導演驚訝不已拒絕為之尋找作者,無奈他們糾纏不休,出于好奇心,導演不由得對之進行問詢,他們乘機搶著講說各自的故事。包括導演在內的演職員們不知不覺間被吸引,這樣,原來的排練無法進行、被迫中斷;及第一幕結束時,導演已決定要以他們的戲為排演的劇目了。從第二幕開始,導演安排六個不速之客照其指導串演這部本已被廢棄了的戲,並要提詞員速記下台詞,希望得到一個完整的劇本,同時分派劇團的演員們扮演相應的角色。孰料他的指揮並不靈,非但“劇中人”對其要求與理解難以苟同,並且對他們的扮演者的表演也不滿意。事實上這個舞台早就主次顛倒了:演職員們反淪為觀眾,“劇中人”倒成了真正的演員。大家吵吵嚷嚷,邏輯完全混亂,舞台的現實和劇本的現實、作為“劇中人”的演員和劇團的演職員,糾纏一起,但“劇中人”們的“劇情”卻越來越成為絕對中心,即使那些開初對要他們改演“劇中人”之劇非常抵觸的劇團演員也逐漸地被融化其中了。

後世影響

國著名的戲劇評論家諾裏斯·霍頓在評價20世紀的戲劇創作時說:“皮蘭德婁代表了20世紀20年代思考的一代,不僅是他本國的,而且是整個西方世界思考的一代,這一代是受弗洛伊德影響的第一代人,是開始重新估價現代環境中的個性之謎的一代人。”他的這些作品是現代主義文學的瑰寶,現代主義作家靠戲劇成功的很少。他用戲劇展示現代人的心靈分裂,作品經的起精神分析的評論。相對而言,後現代主義的戲劇家成名的不少,但他和他們是不同的,他不同于薩特存在主義式的追究人的意義,也不同于貝克特式的荒誕派的人生荒誕虛無。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