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利義昭

足利義昭

足利義昭(1537.11.3-1597.8.28),是日本室町幕府第十五代(最後一代)將軍,足利義晴的次子,母親是前關白近衛尚通之女慶壽院。足利義昭為前任將軍足利義輝之弟,年輕時曾入佛門,法號覺慶。足利義輝被叛臣弒死後,被細川藤孝等擁立為將軍而還俗,改名義秋,後改名義昭。足利義昭曾經流落于六角承禎、武田信豐與朝倉義景等大名處以求復興室町幕府,但都沒有成功,而且被蔑稱為"貧乏公方"。後來在得到織田信長的協助之後于1568年進入京都而正式成為室町幕府第十五代征夷大將軍。1588年義昭出家,辭去征夷大將軍一職,準三宮宣下,足利義昭于1597年過世。

  • 中文名稱
    足利義昭
  • 外文名稱
    平假名:あしかが よしあき
  • 逝世日期
    1597年8月28日
  • 民    族
    大和族
  • 國    籍
    日本
  • 職    業
    室町幕府末代將軍
  • 代表作品
    信長包圍網
  • 出生日期
    1537年11月3日
  • 別    名
    足利義秋
  • 戒    名
    靈陽院昌山道休

生平簡介

足利義昭(あしかが よしあき Ashikaga Yoshiaki,1537-1597)是日本室町幕府末代將軍。

足利義昭為前任將軍足利義輝之弟。足利義昭年輕時曾入佛門,足利義輝死後,被細川藤孝等擁立為將軍而還俗。足利義昭曾經流落于六角承禎、武田信豐與朝倉義景等大名處以求復興室町幕府,但都沒有成功,而且被稱為"貧乏公方"。後來在得到織田信長的協助之後于1568年進入京都而成為室町幕府第十五代征夷大將軍。

《信長之野望14》足利義昭《信長之野望14》足利義昭

但是之後織田信長便擴大權力並限製足利義昭的行為,足利義昭便與武田信玄、毛利元就、上杉謙信、朝倉義景、淺井長政、本願寺顯如等大名聯合反製織田信長,形成對織田信長的包圍網;1573年織田信長舉兵將足利義昭放逐河內,室町幕府就此滅亡。但是足利義昭的征夷大將軍身份一直到1588年才取消。足利義昭被流放之後前往投奔毛利輝元,之後投靠豐臣秀吉;而平民出身的豐臣秀吉也曾經求為足利義昭養子,以便取得武家身份以建立幕府,但為足利義昭拒絕。足利義昭于1597年過世。

重要事跡

出生事跡

足利義昭是室町幕府的第12代將軍足利義晴的次子,其母親是近衛尚通的女兒慶壽院。他也是第13代將軍足利義輝的同胞弟弟。足利義昭出生後,被外祖父近衛尚通收為猶子;而兄長義輝早已被立為嗣子,根據當時足利將軍家的慣例,未能獲得嗣子地位的將軍之子都要出家,因此被送入佛門,同年入奈良興福寺一乘院出家,取名覺慶,拜門跡覺譽為師。覺譽傾一生所學悉心傳授,期望覺慶能承門跡的衣缽。永祿五年(1562)師傅覺譽去世,覺慶繼任一乘院門跡。覺慶法師在興福寺擔任權少僧都的高級官職,本來他一生應該是在擔任高級僧官中度過的。

永祿八年(1565)5月19日,覺慶的兄長十三代將軍足利義輝遭 暗殺,義輝的堂兄義榮在三好三人眾和松永久秀擁立下佔據了將軍之位,對于義榮而言,義輝親弟弟覺慶的存在顯然是一種無形的威脅。當覺慶的弟弟鹿苑院院主周暠被謀殺後,覺慶便意識到自己將成為下一個被暗殺的對象,擔任鹿苑院院主的弟弟周皓也被久秀誘殺。由于害怕殺害覺慶會引發興福寺僧眾的敵對情緒,松永久秀沒有殺害覺慶,而是將其暫時囚禁在興福寺。興福寺僧兵們的中立態度,使覺慶毫無依靠,而義榮這邊則為了防止覺慶逃走,派人監視一乘院。 就在覺慶山窮水盡,等著受死的時候,前將軍義輝的舊臣細川藤孝向他伸出了援救之手。覺慶在藤孝精心的安排下逃離一乘院,藏身在近江六角義賢的部下甲賀和田惟政家中。在此期間的文書中,覺慶被稱作"將軍家的當主"、"矢島的武家御所"等。4月21日被敘為從五位下左馬頭的官位。經過奈良、木津川逃到伊賀國後(伊賀國的守護是將軍的近臣仁木義政,該國國人服部氏後來追隨義昭),通過近江國六角義賢的許可後暫時居住在了甲賀郡的和田城(和田惟政的居城,位于伊賀和近江交界之處)。在那裏,覺慶向越後上杉氏、甲斐武田氏、薩摩島津氏等分別送出了請求援助的書信,並號召各地的勢力支持自己成為下屆將軍。此後,諸侯們的使者常有往來,但通往山間和田城的道路狹窄,交通十分的不便,所以永祿八年(1565)11月覺慶移居到琵琶湖畔的矢島城。

足利義昭之墓足利義昭之墓

將軍之路

覺慶嘗試再興正統的足利將軍家的威權,永祿9年(1566年)2月17日,覺慶還俗,改名足利義秋。和田惟政(甲賀住人)和仁木義政(伊賀住人)的斡旋下,六角義賢、義治父子同意讓足利義秋以野洲郡矢島村(今守山市矢島町)為住所。坐上征夷大將軍的位子看來似乎已經指日可待了。然而義秋等了很久也不見有能夠協助他上洛的大名出現。

居住在矢島御所的足利義秋,積極同管領畠山高政、關東管領上杉輝虎、能登守護畠山義綱(居住在近江滋賀郡)取得聯絡,希望得到支持。河內國的畠山高政積極支持義秋,其弟弟秋高野表示支持。得知此事後,三好三人眾率3000騎襲擊了矢島御所;大草氏等奉公眾(將軍親衛隊)浴血奮戰擊退了進攻。但義秋發現自己視為心腹的南近江領主六角義治竟然暗中與三好三人眾勾結,義秋隻得在8月前往投奔武田義統,前往若狹國。早已察覺義秋行動的三好三人眾乘機與六角義賢的兒子義治勾結,于8月3日進軍近江坂本城。由于六角氏的背叛,近江變得異常的危險。8月29日義秋渡過琵琶湖,往武田氏的領國若狹而去。但當時若狹武田氏正處于家督爭奪和重臣謀反的內亂中,無法上洛支援義秋;武田義統僅派遣了弟弟武田信景前往追隨義秋。足利義秋隻得前往越前國,請求朝倉義景(仁木義政的親族)出兵上洛。足利義秋上奏朝廷,將義景的母親封為從二位官位。但義景有心欲將足利將軍家的連枝鞍谷公方足利嗣知(足利義嗣的子孫)擁上將軍之位,對還俗的義秋不感興趣。足利義秋長期滯留越前,上野清延、大館晴忠等幕府重臣紛紛前往越前參見將軍。

永祿十年(1567)12月義秋移居朝倉氏一乘谷城的安養寺。義景將其改建為義秋的御所,連日舉辦宴席盛情款待,絲毫沒有著急上洛的樣子。實際上義景正為越前的一向一揆煩惱,同樣也無力上洛。永祿11年(1568年)4月15日,足利義秋在越前舉行元服禮,由朝倉義景擔任加冠役。同時由于"秋"字不吉利,改名義昭。在朝倉家重臣明智光秀的介紹下,前往尾張國,尋求管領斯波氏的有力家臣織田信長的幫助。心急火燎的義昭于是要求織田信長出兵,可這時的信長正與鄰國的齋藤龍興處于膠合狀態,根本沒有可分的時間和兵力來上洛。永祿十一年(1568)2月義榮就任第十四代征夷大將軍。

再興幕府

永祿11年(1568年)9月,織田信長擁護足利義昭上洛,途中又受到了美濃齋藤氏、北近江淺井氏、南近江六角氏等勢力的支持,在織田信長、淺井長政等警護下進軍京都。中途六角氏由于有力支族箕作氏的叛亂而撤退,在父親足利義晴所建的桑實寺駐扎,順利到達京都。三好三人眾退出京都。10月18日朝廷封足利義昭為征夷大將軍,同時敘從四位下參議兼左近衛權中將的官位。

就任將軍的義昭下令將對暗殺義輝持縱容態度、慫恿天皇封足利義榮為將軍的近衛前久流放,並讓二條晴良復任關白之職。義昭又將自己的偏諱授予管領細川昭元、畠山昭高,以及關白家的二條昭實,嘗試鞏固自己的統治,掌握了兄長義輝所擁有的山城國御料所。同時在山城國設定守護,令三淵藤英據守伏見城。在政務上,義昭同兄長義輝一樣,任命攝津晴門為政所執事,任命飯尾昭連、松田藤弘等為奉公眾,再興幕府。之前因反叛義輝而被滅的伊勢氏,其末裔伊勢貞興被義昭允許再任官職。

當時足利義昭暫時以山城國本圀寺(位于今京都府京都市山科區)為居住地。永祿12年(1569年)正月,織田信長率部返回美濃、尾張時,三好長逸和齋藤龍興突襲本圀寺,一度包圍了足利義昭,後幸有織田信長前來解圍。奉公眾和明智光秀所率的織田軍奮勇抵抗,北近江的淺井長政以及攝津國的池田勝正、和田惟政等也奮戰,擊退了三好三人眾的進攻。

這次事件暴露出了本圀寺守備不足的現狀,因此足利義昭命令織田信長重建了足利義輝建造的烏丸中御門第(舊二條城),以之為將軍邸。重修的烏丸中御門第新挖了兩道護城河,並翻修加高了石垣,增強了防御機能。隻有世代擔任室町幕府奉公眾的武士和高級守護大名才能進入拜見。4月14日義昭搬入了信長為他建造的二條御所。同年6月就任權大納言。

與織田家對立

但是,幕府開立後並不能按義昭先前的意願來運作,立在他前面的障壁就是他得以上洛的功勞者--織田信長。

足利義昭依據當初的許諾,就任將軍之後,在10月24日給予織田信長"御父織田彈正忠(信長)殿"的尊稱,以尋求信長對幕府的支持。

織田信長將義昭扶上將軍之位後,其對尾張、美濃的領有權得到了認可,並被封為和泉守護,得到昔日三好氏的領地和泉國(繁榮的堺港在該國轄下)。同時義昭對其他武將論功行賞,池田勝正被任命為攝津守護,畠山高政、三好義繼各被封為河內半國守護。織田信長被任命為管領代,其地位與管領相當;此後足利義昭又向朝廷推薦信長擔任副將軍,但被信長推辭了,改封彈正忠。

然而足利義昭一心想要復興室町幕府,而織田信長則有用武力統一天下的野心,因此兩者最終關系逐漸惡化。織田信長為了限製將軍的權力,于永祿12年(1569年)正月頒布了《殿中御掟》9條,並脅迫義昭承認。這使幕府將軍的行動受到了很大的製約。翌年正月又追加了5條,信長更進一步限製了幕府的權力。元龜元年(1570年)4月,織田信長討伐越前大名朝倉義景,但就在此時織田氏的同盟淺井長政與信長反目,導致信長大敗。早已對信長的專橫十分不滿的足利義昭趁機與信長決裂,元龜2年(1571年)左右向上杉輝虎(謙信)、毛利輝元本願寺顯如、武田信玄、六角義賢等大名發出御內書,下令討伐信長。這些大名加上與信長敵對的朝倉義景、淺井長政、松永久秀、三好義繼以及三好三人眾、延歷寺僧兵等勢力,形成了信長包圍網。

元龜3年(1572年)10月,信長向義昭送達了17條意見狀,批評了義昭的一些舉措。此時東方的武田信玄率兵進軍京都,12月22日在三方原之戰中擊破了織田信長的盟友德川家康,信長陷入窘境。足利義昭趁機任命寵臣山岡景友(六角義賢的重臣以及幕府的奉公眾)為山城半國守護。翌年正月,信長欲遣子入質于義昭以求和解,但遭義昭的拒絕。足利義昭在近江的今堅田城和石山城為幕府軍的據點,舉起反對信長的旗幟,但數日後兩城皆被攻陷。同時東方戰線的武田信玄病重,武田軍于4月開始撤回本國,12日信玄逝世。

足利義昭浮世繪足利義昭浮世繪

織田信長攻入京都,在知恩院布開陣勢。幕臣細川藤孝、荒木村重等人見大勢已去,投降了信長。但是不知道武田信玄已經去世的足利義昭據守自己的居城烏丸中御門第繼續抵抗。信長再次提出和解,但義昭認為信長沒有額度,斷然拒絕。織田信長威脅幕臣以及義昭的支持者,聲稱若不投降,自己將會攻打上京並將此整個地區焚為焦土。同時包圍了義昭的居城烏丸中御門第。另一方面,織田信長尋求朝廷的支持,4月5日,在正親町天皇敕命下,雙方講和。

但是足利義昭于7月3日宣布背棄和約,在三淵藤英、伊勢貞興以及公家奉公眾的簇擁下逃往南山城的要害槇島城(山城國的守護所)舉兵。槇島城建在宇治川和巨椋池水系交叉處的島上,是足利義昭近臣真木島昭光的居城,為兵家必爭之地。烏丸中御門第的守軍于3日投降了信長,信長率7萬大軍包圍了槇島城。7月18日織田軍開始攻城,槇島城的建築被破壞,足利義昭以自己的兒子義尋為人質,向織田信長投降。

義昭本人也被信長追放。

被逐出京

織田信長將足利義昭逐出京都,並將足利將軍家在山城、丹波、近江、若狹等地的御料所據為己有。織田信長以天下人(掌握日本實權的人)自居,挾持幕府將軍和天皇支配京都周圍的地區,並充當各地大名紛爭的調停人。放逐將軍後,織田信長保持了天下人的地位,現在日本的歷史教科書一般認為此時室町幕府滅亡。但事實上根據《公卿補任》的記載,此後的義昭依然長期保持著征夷大將軍的職位。天正元年8月(即1573年。元龜4年7月28日,改元天正),織田信長滅亡朝倉氏,9月滅亡淺井氏,信長包圍網完全瓦解。織田信長于次年任命塙直政為山城、大和守護,鞏固了織田氏在畿內的支配權。足利義昭雖被放逐後,退往枇杷庄(今京都府城陽市),在本願寺顯如的介紹下前往河內國三好義繼的處點若江城,以羽柴秀吉擔任護衛。足利義昭仍開設幕政,以伊勢氏、高氏、一色氏、上野氏、細川氏、大館氏、飯尾氏、松田氏、大草氏等勢力為幕府的中樞,組成了奉公眾和奉行眾,並授予近臣和大名室町幕府中的官職。除了近畿周邊的信長勢力圈以外(北陸地方、中國地方、九州地方),足利義昭依然保持著被流放以前的權威,甚至對京都五山的住持還有任命權。織田信長與三好義繼的關系惡化後,義昭于11月5日移駕到和泉國的堺。足利義昭曾提出要返回京都,但織田信長提出人質的要求,最終交涉決裂。

1574年移駕紀伊國興國寺,又移駕泊城。當時紀伊國是管領畠山氏的轄境,值得一提的是畠山高政的重臣湯川直春的勢力在當時很強大,直春的父親湯川直光擔任河內守護代一職。

1576年(天正4年),足利義昭移駕到毛利輝元轄下備後國的。鞆是當年足利尊氏接受光嚴上皇追討新田義貞院宣的地方,對于足利將軍家可謂是有淵源的地方。第十代將軍足利義材在此處受到大內氏的支持,從而回到了京都。因此這被足利將軍家當作吉祥之地。此後義昭在此地開設流亡幕府,史稱"鞆幕府"。足利義昭在鞆以備中國的御料所所進獻的年貢,以及足利將軍家任命京都五山住持所獲得的禮錢維持生活,同時收到宗氏、島津氏通過明日貿易獲得的財政收入,近畿、東海以外支持足利將軍家的武家很多。鑒于此,足利義昭向全國大名下達了討伐織田信長的御內書,天正4年甲斐的武田氏、相模的北條氏、越後的上杉氏結為同盟,但收效甚微。

雖然室町幕府已經滅亡,足利義昭卻不願就此善罷甘休,他要重新上洛。于是義昭馬上聯絡毛利氏請求援助。但是毛利氏並沒有要與信長為敵的意向,他們隻是派遣了安國寺惠瓊,去充當信長與義昭之間的和平交涉調解者。11月9日,在信長的使者木下秀吉與惠瓊進行和平交涉期間,義昭由若江城移往和泉的堺。後來信長倒是對義昭回歸京都之事作出了承諾,義昭卻得寸進尺向信長提出歸還人質的要求,結果交涉破裂。之後義昭向惠瓊表達了想去毛利氏領國的希望,但被惠瓊拒絕。原因很簡單,如果接受了義昭的投靠,毛利氏必將引來殺身之禍。于是義昭從堺乘船,先前往湯川氏的紀伊國,暫住在由良城的興國寺內。天正四年(1576)2月8日,無法再麻木下去的義昭動身前往毛利氏支配下的備後鞆。義昭向鞆的移動,使一直保持中立的毛利氏迫不得已擺出了反信長的姿態。同年11月本願寺顯如吉川元春應義昭的要求舉兵上洛。信長由此找到了進攻毛利氏的借口,命羽柴秀吉、明智光秀征伐中國。經過一進一退反反復復的征戰,信長勢力一步一步地向中國擴張。

足利義昭二條御所遺址足利義昭二條御所遺址

1577年上杉謙信在手取川之戰擊破織田軍,但上杉謙信在1578年(天正6年)死去。1580年(天正8年)石山本願寺投降信長,織田氏勢力達到鼎盛。然而1582年(天正10年)明智光秀發動本能寺之變,織田信長及其子信忠皆死去。此時足利義昭身在備後國的鞆。而明智光秀麾下的家臣,如伊勢貞興、蜷川貞周等,多為昔日室町幕府的幕臣。

足利義昭趁此好機欲返回京都,尋求毛利輝元的支持;另一方面尋求羽柴秀吉和柴田勝家的支持。毛利氏中親秀吉派的小早川隆景等極力反對送義昭到京都,認為這樣會使羽柴氏和毛利氏之間關系冷淡。但1583年(天正11年)毛利輝元、柴田勝家、德川家康著手籌備支持義昭上洛。同年毛利輝元臣服于羽柴秀吉。1586年羽柴秀吉成為關白太政大臣。此後進入了"關白秀吉、將軍義昭"並立的2年時期。在此兩年裏,豐臣秀吉逐漸統一天下。

1587年(天正15年),豐臣秀吉在九州征伐期間途經備後國沼隈郡的津之郡村,在田邊寺訪問了足利義昭,二人交換了太刀。次年薩摩國島津氏歸順秀吉,義昭回到京都,1588年2月9日(天正16年1月13日)與關白豐臣秀吉一起參見了正親町天皇,辭去了征夷大將軍之職並出家,法號昌山。朝廷給予其準三後的待遇。

與德川家康和睦後成為天下人的秀吉,以獲得征夷大將軍的位子為條件,提出了做義昭養子的要求,但遭義昭的拒絕。不過後來義昭在盡力為秀吉與島津氏之間講和的時候,對秀吉的印象又有所改善。就這樣天正十五年(1587)義昭在秀吉的應允下獲得了山城槙島城周圍的1萬石封地,持續了15年的歸京夙願終于得以實現。文祿元年(1592)昌山隨秀吉出征肥前名護屋。此後放棄了"征夷大將軍"稱號的昌山隨秀吉轉戰各地,更成為武家之棟梁。慶長二年(1597)8月28日昌山因腫瘡之病死于大阪,享年61歲。法號靈陽院昌山道久。

相關事件

對于戰國的武將,人們總是喜歡把他們和動物聯系起來。肥前之熊,出雲之鹿,甲斐之虎……甚至連中國的圖騰也不放過,硬是把龍冠在了謙信的頭上。室町幕府末代將軍足利義昭,也曾編織過一張大網。他的網和蜘蛛的網相比,同樣具有捕食的作用。

永祿8年,三好三人眾突襲13代將軍義輝居住的二條御所,義輝很快戰死。作為義輝的弟弟義昭自然想到繼承將軍的名號,為了得到有力大名的支持,他先後多次移居。然而長達三年的流離生涯,換來的卻是一次次的失望。就在義昭決定放棄的時刻,一隻天翔的蒼鷹出現了,他就是織田信長。欲布武天下的信長正躊躇滿志,因此輕易的答應了義昭的請求,收留了這隻喪家之犬。上洛的進展很是順利,義昭如願以償的實現了他的夢想,成為第十五代室町幕府將軍。在經過一段短暫卻也平靜的日子後,義昭的逐漸感覺到當傀儡的滋味並不是那麽的愜意。隨著野心不斷膨脹,義昭對信長公的恩惠也逐漸拋之腦後。于是,義昭和信長的蜜月期也走到了盡頭。 尋常的蜘蛛大都選擇牆角,樹枝甚至灌木來編織它的捕食網。但義昭可不是尋常的蜘蛛,他要捕殺的也不是尋常的昆蟲。織田信長,戰國時代的風雲兒,彼時的尾張傻瓜已經變成了有能力天下步武之人。義昭的獵物就是信長,所以他的網可不是尋常的網,因為,他要捕殺的是一隻天翔的雄鷹。但凡會織網的蜘蛛都清楚,在樹叢中編織一個結實八卦網,選擇堅固的樹梢很是重要。義昭不是傻瓜,他要捕的是雄鷹,選擇樹梢,顯然沒有道理。所以,他選擇了大樹,八顆聳立在戰國之林的大樹。

朝倉義景,朝倉家第五代當主,越前一國的統治者;淺井長政,北近江霸主淺井氏家督,同樣也是信長的妹夫;武田信玄,武田家的振興之主,勢力遍布甲,信,駿三國;毛利輝元,安芸毛利家當主,製霸中國的百萬石大名;本願寺顯如,一向宗法主,盤踞石山本願寺,不可小視的宗教勢力;紀伊的雜賀黨,以鐵炮而聞名戰國的僱傭軍團;上杉謙信,關東管領,越後的大名,人稱 "軍神";六角、三好等部 失去領地的六角,三好等殘餘勢力,信長是他們最憎恨的敵人。

他們就是義昭可以依賴的大樹,有了樹,自然就有了網,有了網,就可以捕殺自投羅網的獵物。

信長是自投羅網的,因為他看的出來,隻有主動出擊,才有可能破網而出,再次鷹擊長空。信長這次選擇了撞倒大樹,在他看來,隻有樹倒了,網也就不存在了。越前的朝倉,首當其沖。1570年,姊川合戰發生,信長大敗朝倉淺井聯軍,暫時擊退了朝倉的攻勢。

不可否認,義昭的"信長包圍網"還是壓的織田喘不過氣來。雖然,多次擊敗敵人,但義昭的網還是越收越緊。織田方眾多大將戰死,軍隊多方開戰,疲于奔命。1572年,最可怕的事情出現了,甲斐的巨人武田信玄率近三萬大軍直指京都。三方原一戰,德川織田聯軍慘敗,三河,尾張岌岌可危;就在這個時候,義昭在得知信玄大勝的訊息後,隨即正式宣布起兵對抗"信長這個公敵"。戰局越來越對信長不利,用四面楚歌形容織田毫不為過。

幸運再次解救了已被粘在網上的信長,使他避免成為"一聽液體的高蛋白罐頭"的原因是,甲斐的大樹竟然自己倒掉了。上洛期間,信玄因患病不治,死于途中。上洛大軍遵守信玄遺命,撤回甲斐。在近江與織田主力作戰的朝倉部,也悄然退兵。信玄的上洛失敗意味著"信長包圍網"的崩潰,天平再次偏向尾張的雄鷹。

失去了網的蜘蛛,就如同沒有了牙的毒蛇。義昭並沒有得知信玄病死的訊息,仍然按照原計畫起兵,結果可想而知。1573年,信長輕松的擊敗義昭的軍隊,並流放了這位末代將軍,經歷了二百多年的室町幕府滅亡。

被追放的義昭仍多處尋求戰國大名的支持,天正四年,一生忠于將軍的上杉謙信去世。天正十年,明智發動"本能寺事變",秀吉在擊敗明智後,轉而向柴田開戰。天正十五年,義昭再次返回了京都,然天下盡歸秀吉一人 。往日的將軍感慨萬千,十幾年的流亡生涯早已削平了義昭的欲望和野心,于是,義昭決定再次出家。1597年,義昭病死在家中,享年61歲。

官歷

  • 永祿5年(1562年)成為南都一乘院門跡
  • 永祿9年(1566年)敘從五位下,任左馬頭。(敘位任官時期存在著疑問)
  • 永祿11年(1568年)10月18日升敘從四位下,補任參議,兼任左近衛中將,封征夷大將軍。
  • 永祿12年(1569年)6月22日升敘從三位,榮進權大納言
  • 天正2年(1574年)被放逐出京都,在備後鞆町樹立亡命政府(鞆幕府)。
  • 天正16年(1588年)1月13日回到京都,辭去征夷大將軍一職出家。受封為準三宮,接受與皇族同等的待遇。
  • 慶長2年(1597年)8月28日逝世。法號靈陽院昌山道休。

作品一覽

獻上一首足利義昭的漢詩,此詩表達他一生無盡的哀愁:

落魄江湖暗結愁,孤舟一葉思悠悠。

天公亦憐吾生否?月白蘆花淺水秋。

足利義昭登場的文藝作品

  • 小說
  • 松本清張"陰謀將軍"(收錄于新潮文庫《佐渡流人行》)
  • 岡本好古《御所車最後の將軍・足利義昭》(文藝春秋、1993年)ISBN 4-16-314070-0
  • 水上勉《足利義昭流れ公方記》(學陽書房人物文庫、1998年)ISBN 4-313-75033-9
  • 宮本昌孝"義輝異聞・遺恩"(收錄于德間文庫《將軍の星 義輝異聞》)
  • 漫畫
  • 江茂タツキ《戦國毒饅頭ハンベエ》

足利義昭登場的電影作品

  • 電影
  • 太閣記(1965年、俳優:市村家橘(今市村吉五郎))
  • 天と地と(1969年、俳優:大出俊)
  • 國盜り物語(1973年、俳優:伊丹十三)
  • 黃金の日日(1978年、俳優:松橋登)
  • んな太合記(1981年、俳優:津村隆)
  • 德川家康(1983年、俳優:筱原大作)
  • 武田信玄(1988年、俳優:市川團藏)
  • 信長 KING OF ZIPANGU(1992年、俳優:青山裕一)
  • 秀吉(1996年、俳優:玉置浩二)
  • 利家とまつ〜加賀百萬石物語〜(2002年、俳優:モロ師岡)
  • 功名が辻(2006年、俳優:三谷幸喜)
  • 江〜姫たちの戦國〜(2011年、俳優:和泉元彌)
  • 其他劇集
  • 太閣記(1987年、TBS大型特別時代劇、俳優:石橋蓮司)
  • 織田信長(1991年、TBS大型特別時代劇、俳優大橋吾郎)
  • 織田信長(1994年、東京電視台12時間超寬頻戲劇、俳優:京本政樹)
  • 豊臣秀吉 天下を獲る!(1995年、東京電視台12時間超寬頻戲劇、俳優:石橋蓮司)
  • 國盜り物語(2005年、東京電視台新春寬頻時代劇、俳優:相島一之)
  • 太合記〜天下を獲った男・秀吉(2006年、朝日電視台火曜時代劇、俳優:京本政樹)
  • 明智光秀〜神に愛されなかった男〜(2007年、富士電視台、俳優:谷原章介)
  • 寧々~おんな太合記(2009年、東京電視台新春寬頻時代劇、俳優:木下ほうか)
  • 戦國疾風伝 二人の軍師 秀吉に天下を獲らせた男たち(2011年 東京電視台新春寬頻時代劇 俳優:梶原善)
  • 信長協奏曲(2014年 富士電視台、俳優:堀部圭亮)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