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利義勝

足利義勝

(嘉吉二年(1442)十一月七日~嘉吉三年(1443),七月二十一日在任) 室町幕府第七代將軍,第六代將軍義教長子,母乃日野重子,幼名千也茶丸,法名慶雲院榮山道春,正五位下左近衛中將,贈從一位左大臣,嘉吉元年(1441),父親義教欲將赤松滿佑的一個國劃給赤松貞村,滿佑憤怒,遂與長子教康、外甥教佑合謀,誘義教赴宴,將之殺害,赴宴的貴胄亦多被殺死,嘉吉之亂,義勝被管領細川持次擁立承繼家督,翌年以九歲之齡元服,成為將軍,管領田山持國輔助之,在任一年患赤痢而死(有說墜馬身亡)。

  • 中文名
    足利義勝
  • 外文名
    あしかが よしかつ
  • 國籍
    日本
  • 出生日期
    1434年3月19日
  • 逝世日期
    1443年8月16日
  • 職業
    室町幕府第七代將軍

簡介

足利義勝(假名:あしかがよしかつ,羅馬字:Ashikaga Yoshikatsu,1434年3月19日(永享六年2月9日)-1443年8月16日(嘉吉三年7月21日),將軍在任時間:1442年(嘉吉二年11月7日)-1443年(嘉吉三年7月21日)),室町幕府第七代將軍,第六代將軍足利義教長子,母親是日野重光之女日野重子。兄弟有第八代將軍足利義政以及足利義視,幼名千也茶丸。官位正五位下左近衛中將,贈從一位左大臣

足利義勝畫像足利義勝畫像

嘉吉元年(1441年),父親足利義教欲將赤松滿佑的一國劃給赤松貞村,赤松滿佑不滿,遂與長子赤松教康、外甥赤松教佑合謀,誘足利義教赴宴,將之殺害,赴宴的貴胄亦多被殺死,是為嘉吉之亂。足利義教死後,足利義勝被管領細川持次擁立承繼家督,翌年以九歲之齡元服,成為將軍,由管領田山持國輔助。足利義勝在任八個月後死去,死因包括落馬、暗殺、病死等說法。繼任的將軍是其弟足利義政。

足利義勝法號慶雲院榮山道春大居士,墓所在京都府京都市北區等持院北町的等持院。

征夷大將軍

室町幕府第七代將軍

嘉吉二年(1442年)11月17日義勝繼嗣家督,被管領細川持之擁立為將軍繼承人。同年12月17日8歲的義勝元服,正式就任征夷大將軍。由于將軍年少,幕府政治均由管領代為管理。

嘉吉三年(1443年)7月21日10歲的義勝在就任將軍位1年多時患赤痢①死去。贈左大臣從一位。法號慶雲院榮山道春。

後世將軍

足利義視(永享11年閏1月18日(1439年3月3日) - 延德3年1月7日(1491年2月15日)),室町時代武將。6代將軍足利義教之子,母為日野重光之女日野重子。7代將軍足利義勝、8代將軍足利義政之同母弟。 初代堀越公方足利政知之異母弟。正室為日野重政之女、兒子是第10代將軍足利義材。天台宗凈土寺門跡、名為義尋(ぎじん)。3代將軍足利義滿之孫。

1464年

(寬正5年)受兄長義政之請還俗而成為後繼者,改名"義視"。細川勝元安排下迎娶日野富子之妹為義視正室。 1465年,義政與富子誕下兒子足利義尚,富子非常希望義尚繼任為將軍,她拉攏四職家的宗全與義視對立。 9月義視被誣陷謀反,雖然義尚之乳父伊勢貞親散布足利義視即將謀反的流言,但義視依靠勝元證明了自己的清白,貞親以誣陷罪而失足。貞親逃亡近江,季瓊真蕊、斯波義敏、赤松政則等人相繼失足被逐往京都,這便是宗全與勝元所協助的文正政變。

1467年

(應仁元年)足利將軍家之家督繼承問題擴展到畠山氏及斯波氏之家督繼承問題關系從而發展到應仁之亂。義視與細川勝元統率東軍,與效忠將軍為首的山名宗全(持豊)之西軍、西幕府對峙。1473年(文明5年)宗全在3月18日及勝元在5月11日相繼死去。 同年12月19日義政讓將軍位給嫡子義尚後隱居于東山山庄,稱為東山殿。 1477年應仁之亂結束。

1489年

(延德元年)足利義尚死後,義視表示向與兄夫婦和解。 義視之子足利義材(後改名義稙)就任為為第10代將軍,而實際上日野富子和義視在當時繼承人的事件中,曾經有嫌隙,富子因此也連帶不喜歡義材。 1491年死去、享年52歲。同年、贈從一位太政大臣。 1491年義視過世後,日野富子開始謀畫更換將軍之事。

室町幕府此後出現了長達6年的真空狀態,一切幕政都不得不由管領代為管理。

註:①赤痢,是痢疾的一種。

七代將軍--足利義勝 皆元未央 撰

足利政知

足利政知(永享7年(1435年) - 延德3年4月3日(1491年5月11日))是室町時代中期武將。初代堀越公方。 足利茶茶丸及足利義澄(11代將軍)之父。 室町幕府第6代將軍足利義教四子、母親為齋藤朝日、兄乃第7代將軍足利義勝、第8代將軍足利義政及足利義視。從三位、左兵衛督。法名勝瞳院九山。

初時為天龍寺香岩院主,長祿元年(1457年)還俗。 兄長足利義政為對抗古河公方,應上杉氏之請,立政知為公方,代替鐮倉公方,得到關東諸將支持,並與欲于關東重振聲威的古河公方足利成氏爭戰。

政知疏遠關東管領上杉氏,依賴駿河今川氏。建立伊豆國堀越的居館,是為堀越公方。

結果保持在關東的政治影響力,文明14年(1482),幕府與古河公方和解,政知又與成氏和好,確保伊豆為政知的領地。

延德3年(1491年)政知在伊豆病死。

及後,其子足利義材于1493年在管領細川政元擁立成為將軍。

足利義材

足利義材(義稙)(1466年9月9日-1523年5月23日)是室町時代中期室町幕府第10代征夷大將軍。父親為第8代將軍足利義政之弟足利義視,母親為日野重政之女(日野富子之妹)。明應7年(1498年)改名為義尹(よしただ)、永正10年(1513年)當復任為室町幕府征夷大將軍再改名為義稙(よしたね)。

1489年,年僅二十五歲的將軍足利義尚在爭討六角高賴暴亂時死去;于是義材和義視一起上首都,並且被推薦為第十代將軍。

但是義視在當時繼承人的事件中,曾經與第9任將軍義尚母親富子有嫌隙,富子因此也連帶不喜歡義材。于1491年義視過世後,開始謀畫更換將軍之事。1493年,富子與細川政元合作,廢除義材的將軍之位,改立堀越公方足利政知之子足利義澄當將軍。(詳見明應之變)

義材經過幽禁、逃走,最後投靠大內義興。永正5年(1508年)在大內義興支持下回歸京城,廢去足利義澄,再任將軍直到1521年與細川高國不合出走,被廢去將軍之職,直至1523年在阿波國撫養(現在的鳴門市)逝世,享年57歲。

義勝的誕生

室町幕府七代將軍足利義勝,是六代將軍義教與日野重子的長男,于永享六年(1434)二月九日寅刻(午前四時),出生于波多野因幡入道元尚的宿所。參贊幕府樞機、一直作為幕府決策中樞的黑衣宰相,醍醐三寶院的滿濟(註①)在其日記《滿濟準後日記》(註②)中這樣寫道,"珍重珍重,歡喜之至,不由泣下。冥冥中鎮守大師也當為之加護也。"伏見宮貞成親王也在《看聞日記》(註③)中提到"舉天下為之大慶,公方之慶賀,尤為珍重。"雖然,有著那麽多人為義勝的出生為之祝福,然而義勝的母親日野重子的哥哥日野義資因為其獨斷專行、桀驁不馴,為義教所忌,遭到了蟄居的處分。

日野氏

自義滿先後娶了日野業子及康子做為正室後,接連幾位室町將軍都娶有日野家的女兒,或為正室或為側室,其中最有名的自然是八代將軍義政的正室日野富子。日野氏的女兒嫁與將軍家,如果生下兒子成為將軍的話,日野氏作為將軍的外戚自然握有權柄。有鑒于此,在義勝出生後,京都的朝臣、諸將都看好日野義資重新崛起,日野家能夠再次興盛。故此在義資出京的時候,紛紛跑來餞行並獻上祝詞。卻不料,義教早已不滿于日野氏的強大,早在正室日野宗子死後,把重子晾在一邊,而把正親町三條公雅的女兒三條尹子(註④)扶為正室。所以,趁這個機會將拜訪日野家的諸人逐一處罰。《滿濟準後日記》中記載,"此次少將軍出生,裏松亭(日野義資邸)參賀之輩,僧俗無論本應回避,此次祝著時機不當,再三說教無用,自然承諾之事亦不作數。"

正如"承諾之事亦不作數"所說的那樣,六月的八日拂曉,九日卯刻,義資被殺。《看聞日記》六月十二日條中有,"刺客在八日拂曉潛入,切下蚊帳後將前黃門(前中納言義資)殺害,睡在一旁的一名年輕人亦被殺死。兩名刺客雖亦負傷,然不知誰人所為,據傳乃是公方密令雲雲。"就這樣,義資被殺,所領在沒收後被交給了烏丸資任。之後,在義教不遺餘力地對日野氏的打壓下,義資之子重政遁世,一族日野兼鄉的所領也被沒收。就這樣,義勝剛出生就遇到了舅父橫死,表兄弟及其一族遭禍的倒酶事。

千也茶丸

義勝的幼名喚做千也茶丸,由于日野家失勢,再加上義教正室日野宗子死去,三條尹子成為了義教的正室。于是,年幼的千也茶丸便被安排成為尹子的猶子,以便繼承下一任的將軍。依照慣例,將軍在年幼時都會被送到伊勢氏的府邸撫養。伊勢氏是足利家譜代重臣,世襲掌管幕府財政的政所執事奉行,手中握有重權。故此,千也茶丸在出生後不久也被送往伊勢家當主伊勢貞國的府邸。但是因為"方違"(註⑤),三月三日申刻(午後四時),茶丸先被送往了畠山持國的府邸,第二天才由持國那裏移往伊勢貞國府邸。在貞國處住了不久,六月九日,舉行了"色直"(註⑥)儀式,為此內裏還贈下了寶劍給茶丸。永享七年十一月,舉行了魚味祝(註⑦)。翌八年十一月,往管領細川持之府上,舉行三歲著袴(註⑧)儀式與魚味祝(顯然,這位年幼的將軍很喜歡吃魚...)。之後,又被送回了養育者伊勢貞國府邸。

永享九年(1437),千也茶丸四歲。從這時起直到父親義教被暗殺的嘉吉元年(1441),茶丸一直過著平穩的日子。其間,永享十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貞國府舉行了深曾木(註⑨)儀式及著袴儀式,這樣,幼年期的儀式結束。此外,父親義教于永享十一年(1439)八月二十二日和嘉吉元年(1441)二月十七日,兩次在伊勢貞國府,以不動尊為本尊,焚護摩,修不動法,為千也茶丸祈願息災增益。永享十二年(1440)五月九日,獻馬給祗園社為千也茶丸祈願安寧。顯現出冷血將軍足利義教對兒子的默默溫情。另一方面,千也茶丸于永享十二年三月二十八日,舉行"乘馬始"(註⑩),以便為將來成為一名武將同時也是一位稱職的將軍打下基礎。

嘉吉之變

但是,不論是義教的祈願還是千也茶丸的努力,巨大的不幸還是降臨到了千也茶丸的身上。嘉吉元年(1441)六月二十四日,赤松滿佑以宴請義教為名,在自己府中突然將義教暗殺。當時,千也茶丸正在伊勢貞國的哥哥貞經處,事變後,《看聞日記》描寫該處為"固若金湯,警備森嚴"。幕府諸將在合議後于二十六日早晨將千也茶丸移往室町殿。以管領細川持之以下為輔佐,在千也茶丸成人前,由管領擔任諸種裁判事宜。並商定了立即討伐赤松氏。而此時的赤松滿佑早已燒了自己的府邸,和一族逃回了自己的老家播磨。《看聞日記》中這樣描寫到,"在御前無有切腹者,赤松逃逸亦無追討者,毫無追究不舍之心,其意不明。諸人同心否?(中略......)將軍死得如此窩囊、古來聞所未聞。"

赤松討伐

雖然決定了討伐赤松,但幕府軍出兵播磨卻遲遲未見動靜。萬裏小路時房在《建內記》七月六日條中寫道,"赤松誅罰之事,一延再延,令人無法想象,今月當稍有進展。"令人難以想象的出兵延期的原因,可能是將軍暴死後,後繼者年幼,幕府指揮中樞乏人,諸將對今後政局怎樣變動亦不得而知。還有就是正如"諸人同心否"這個疑問,諸將之間也都互相懷疑對方是不是內通赤松,以至于人人不敢稍離京都一步。事實上,連擁立千也茶丸的管領細川持之都有傳言說他為篡奪幕府的權柄,勾結赤松氏殺害將軍等等。

這樣,在拖延了許久後,赤松滿佑見幕府軟弱可欺,氣焰更是囂張,反而擁立足利直冬(尊氏之子,直義養子)之孫義尊為將軍,企圖攻上京都。幕府于七月六日將義教葬在等持院,在東寺祈願誅伐滿佑。並在赦免因觸怒義教而遭到處罰的眾人後,于七月十一日,終于派出討伐軍的一部從攝津進擊。二十八日,山名持豐接到了幕府方的命令,從丹波、但馬出兵討伐滿佑。八月一日,幕府從朝廷處獲得了討伐滿佑的綸旨,展開了真正的攻勢。管領細川一族水陸並進,在瀨戶內海也展開了行動,赤松方的情勢頓時岌岌可危。在討伐軍中最引人註目的就是從但馬口進軍的山名持豐軍。為了奪回明德之亂時被赤松氏奪取的美作等地回復領國,山名軍可謂不遺餘力地對赤松展開攻擊。九月五日,持豐到達播磨的書寫山麓的坂本,攻略堀城,之後又開始攻擊滿佑等逃竄的木山城,十日攻陷。滿佑與弟弟義雅自殺,逃往伊勢的嫡子教康也被伊勢國司北畠教具所殺。嘉吉之亂塵埃落定。

亂世英雄

亂世英雄嘉吉土一揆

嘉吉元年八月十九日,千也茶丸從朝廷那裏拜領了義勝的名字,敘任從五位下,舉行了"小除目"(⑪)。九月十八日,山名持豐送來的赤松滿佑的首級在伊勢貞國府邸被檢視後,在四條河原示眾。

然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嘉吉元年(1441)八月開始直至九月,京都周邊各地紛紛發生土一揆,要求幕府進行德政。所謂"德政",原本是仁政的意思。鐮倉時代末期的永仁五年(1297),鐮倉幕府為挽救在蒙古襲來後窮困潦倒的御家人們,發布了將買賣、典當的土地無償返還及廢除借貸關系的法令,這也被稱為永仁德政令。經歷了南北朝爭亂進入室町時代後,在貨幣經濟急速發展的同時,以禪宗寺院和其他的大寺社,以及包括"酒屋(註⑫)、土倉(註⑬)"在內的高利貸資本逐漸增多。接著,不僅是一般庶民,公家、武家也被卷入了貨幣經濟中,向大寺社及酒屋、土倉尋求資助。漸漸地,一些忍受不了榨取的農民及都市平民開始有組織地進行反抗,並要求幕府方頒布廢除債權債務的德政令。這種有組織地要求執政方頒布"德政"的一揆,也被稱為德政一揆。日本歷史上最初的德政一揆是被稱為"日本開闢以來,土民蜂起之初"的,正長元年(1428)爆發的正長德政一揆。而這次嘉吉元年的德政一揆也因為其規模浩大,與正長一揆一起被視為室町時期德政一揆的代表。

嘉吉元年八月,地侍、馬借(註⑭)等大舉蜂起,號稱數萬,襲擊酒屋土倉,與幕府軍交戰,封鎖了通往京都的各條道路切斷京都的補給,並且從各處攻入京都。由于一揆聲勢浩大,閏九月十日,幕府方面不得已發布了附有細則的德政措施,終于平息了這次暴亂。這次德政令的頒布雖然在一定程度上緩和了農民、地侍等與資本持有方寺社、酒屋土倉之間的緊張關系,但由于本次嘉吉土一揆的爆發,使得幕府與酒屋土倉相互勾結、攫取廣大民眾財富的種種腐敗顯露無遺,酒屋土倉的勢力在這次暴亂中也被大幅度削弱,一直以來依靠酒屋土倉收入支持的幕府財政從此苦不堪言。另外,加賀富樫嘉吉文安內亂、近江六角文安內亂等一些守護大名家中圍繞著守護一職發生的內訌,也顯示出義滿時代之後,原本在義教的高壓統治下稍有起色的室町幕府的威信,在嘉吉之亂中幾乎喪失殆盡,加之在鎮壓嘉吉土一揆時暴露出的幕府內部的腐敗無能,使得室町幕府再也無法像過去那樣對各國的守護大名施加影響,亂世到來的足音終于漸漸響起。

史書記載

而年幼的義勝在此期間又做了些什麽呢?祈願,除了祈願還是祈願。其中包括在嘉吉之亂時前往水無瀨宮御影堂祈願勝利;向賀茂神社獻馬,祈求安寧利益;在室町殿,以佛眼尊(大日如來的化身)作為本尊修法以求無病息災。此外,還以不動明王為中心,進行五大尊的修法,祈求除去災害。對一個當時還不滿九歲的孩子而言,我們也不能要求其更多,或許兩耳不聞窗外事才是其最好的選擇吧。

嘉吉二年二月十六日

義勝九歲,舉行了"讀書始"(首次讀書)和"手習始"(首次寫字)等儀式,向舟橋業忠學習《孝經》,十二月十三日終業。在此之前,十一月七日,舉行了元服儀式,敘任正五位下左近衛中將、征夷大將軍,被允準著"禁色"及"升殿"。這樣,義勝終于正式成為了室町幕府第七代將軍。 永享四年(1432)十月以來,任職管領、遭逢了嘉吉之亂及嘉吉一揆的混亂局勢、替代幼年的將軍義勝處理政務的細川持之,于嘉吉二年(1442)六月二十九日退職,八月四日死去。此後,畠山持國繼任了管領。翌年嘉吉三年一月六日,義勝敘任從四位下。二月,幕府將德政一揆的首謀者塔森船渡代官山本彌次郎斬首。

六月十九日

義勝在室町殿接見了前來吊唁足利義教的朝鮮來使。二十四日,是父親義教的過世二周年忌,義勝在普廣院舉行法會為義教祈求冥福。然而,之後不久的七月十三日,義勝便患上了赤痢。雖經醫師們諸般診斷仍無起色,終于不能進食,二十一日葯石無效死去,年僅十歲。二十三日,被追賜為從一位,左大臣。幕府將其遺骸送往等持院,二十九日,在等持院舉行了隆重的葬儀,法名慶雲院榮山道春大居士。一個月後的八月三十日,生母重子在等持院舉行七七法要,。十月二十一日,幕府為了早夭的義勝能夠經常受到吊唁,將其一部分屍骨安放在了高野山安養寺。 從現在等持院儲存的義勝的木像來看,仍是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據說非常喜歡馬,經常騎坐出雲進貢的駿馬。關于他的死因還有一說就是某日不慎落馬。不過,從木像那幼小稚嫩的模樣來看,實在是很難想象。

註①滿濟

一三七八年~一四三五年六月十三日。室町時代真言宗僧人。今小路師冬之子、足利義滿猶子。醍醐寺隆源的門下,應永二年成為三寶院住持、醍醐寺座主、同十六年成為大僧正。正長元年(一四二八)被授予準後(準三宮)待遇,即相當于太皇太後、皇太後、皇後的待遇,準後當時一般被授予親王、法親王、攝政、女御、大臣等。是受到足利義滿、足利義持尊崇的護持僧、義持臨終時,與管領畠山滿家等商議,是嗣立將軍足利義教的功臣,受到了義教的信任。在幕府的"宿老會議"中擔任議長的角色,可以說是當時幕府政治的中樞,在解決內政、軍事、外交等重要問題上起到了相當的作用。作為僧人,後世也稱其為"黑衣宰相"。其所著《滿濟準後日記》是研究室町時代的基礎史料之一。

註②《滿濟準後日記》

醍醐寺座主、三寶院住持滿濟撰寫的日記。記錄時期從應永十八年(1411)至永享七年(1435)。日記中描寫了當時幕府中樞的權力爭奪及一些戰亂事件,從中我們不僅可以看出滿濟的立場,也可以對室町幕府中樞的決策作一了解,是研究室町幕府中期的貴重史料。

註③《看聞日記》

伏見宮貞成親王撰寫的日記。貞成是後花園天皇的生父。書如其名,記載了關于室町時期皇位繼承、幕府周邊的政治動向以及庶民生活、傳說等見聞。以其豐富的內容成為屈指的記錄史料。與同時期的《滿濟準後日記》並列為室町時代中期的代表性日記。

註④三條尹子

生沒年不詳。正親町三條公雅的女兒,三條實雅的姊妹。起初為義教側室,在最初的正室日野宗子死後,被扶為正室。無子女。義教死後遭到了將軍義勝生母日野重子的壓製。

註⑤方違

起源自陰陽道,是平安時代以後流行的風俗習慣,在院政期尤為盛行。外出時,如果目的地處于禁忌的方位,需要在前一天宿泊于其他方位,在禁忌方位改變後才能出發。另外,如果房屋建築修繕等工事正處于禁忌的方位,需要先宿泊于他處,等禁忌轉移後才能進行。

註⑥色直

出生百日後,產婦及乳兒都需將所著的白小袖換成色小袖。

註⑦魚味祝

孩子出生後,第一次吃魚的儀式,經常在出生後第一百天舉行。也被稱為"真魚始"。

註⑧著袴

為慶祝幼兒的成長舉行第一次著袴的儀式。平安時代以後,不分男童女童都在三歲至七歲之間挑選吉日舉行。到了江戶時代,成為了五歲男童的專有儀式,舉行日期也被定為十一月十五日,成為七五三諸風俗習慣之一。也被稱為"袴著"。

註⑨深曾木

將長出的頭發齊肩切削,也被稱為發削、深削。

註⑩乘馬始

有兩種意思。一是指鐮倉、室町時代,武家的男孩子們第一次騎馬的儀式。通常在七歲至十歲左右舉行。二是指室町幕府的年中儀式之一。正月二日,在松之庭舉行的將軍在這一年首次乘馬的儀式。本文中的"乘馬始"是指前者。

註⑪

小除目:除目亦被稱為除書。"除"即是任命,"目"即記目錄。平安時代以後,任命大臣以外官員的儀式。定例春秋二回。春季是任命外官(地方官)故此又被稱為縣召除目,秋季是任命大臣以外的京官,又被稱為司召除目。此外,還有臨時除目、坊官除目、女官除目等。小除目即臨時除目。

註⑫

酒屋:古代,大規模進行酒的釀造的通常是寺院,然而,自鐮倉時代起民間也開始盛行,至室町時代發展地尤其迅速。特別是在京都從嵯峨谷至粟田口的三百四十二間釀造酒屋,此外坐落于奈良、鐮倉、界、坂本、博多等地的酒屋也為數眾多。這些酒屋大多數都受到幕府的保護,享有特權,將儲備的資金以高利貸的方式運作,與"土倉"一起都被稱為是高利貸的代名詞。

註⑬土倉

平安時代末期後,伴隨著貨幣經濟的興盛出現的高利貸業者。最初的借貸是以高利、無擔保的方式運作,但是不久便改為以擔保物做抵押的方式進行借貸。而為了保管抵押物品,高利貸業者們建造了土製的倉庫,故此被稱為土倉。

註⑭馬借

中世,以馬作為交通工具的輸送業者,盛行于近江(今滋賀縣)的大津、坂本,若狹(今福井縣)的敦賀等交通要地。經常作為中世一揆的主要力量。

七代義勝、八代義政

(1) ~管領政治~ 明智信秀 翻譯

赤松氏謀害義教後,義教長子義勝擔任第七代將軍。其間,山名持豐(宗全)開始活躍,殲滅赤松氏;由于義勝年幼,將軍的權威很難回復。義勝在職一年後去世,其弟三春被擁立,當義政元服、擔任將軍時,已是六年後的事了。

在將軍未能執政的這段時期內,必須有管領來代理國家的政務。管領職位由畠山持國和細川勝元輪流但當。在義教追放持國的時期,勝元成為最大勢力的守護,雙方勢力開始呈對持狀態,幕府內部產生了分裂的危機。他們的勢力之爭影響到了富樫氏的家督繼承人的決定,以此,雙方的對持已呈明了化。

年少氣勝的細川勝元隨即與畠山氏展開激烈鬥爭,因為血緣關系,勝元得到了有力守護山名宗全、京極持清的相助。當時,斯波氏的勢力已大幅度減退,一色、土岐氏因為義教專製政治,當家被斬,其勢力還處于混亂之中,還有赤松氏因為嘉吉之亂而導致本家的滅亡,所以,得到了平定嘉吉之亂的山名宗全和擔任侍所頭人多年的京極持清的幫助,情勢對于勝元來講極為有利。

不久,畠山與細川的勢力之爭,隨著畠山持國的死、畠山氏自家分裂而結束。但是,以細川氏為主流、畠山氏為次的這種情勢,使兩方的爭鬥留下了後遺症。

這個時候在關東方面,成功組織上野和武藏的中小武士的關東管領上杉氏和接受東關東傳統武士的支持的關東公方足利成氏的對立成為表面化,比其他地方更早一步進入戰亂的時代(享得之亂)。

一四四一 嘉吉之亂鎮壓 山名持豐為中心,組建討伐軍征討赤松氏,赤松佑滿自殺。

一四四二 義勝將軍就任 七代將軍義勝九歲擔任將軍

一四四三 義勝死去 七代將軍義勝死去。其弟三春(以政)被擁立為足利家家督。

一四四七 富樫氏家督之爭 富樫教家、泰家兄弟的家督之爭,細川、畠山兩氏插手。

一四四七 文安一揆

一四四九 成氏任關東公方 足利持氏的遺兒就任關東公方。

一四四九 八代將軍義政就任將軍

一四五四 畠山氏的家督之爭開始 畠山持國遭到外甥彌三郎的襲擊,畠山氏的家督之爭開始。

一四五四 享德之亂開始 關東關領上杉憲忠的謀殺了關東公方足利成氏,享得之亂開始

足利義勝

足利義勝(1434年3月19日 - 1443年8月16日)是室町幕府第七代將軍。父親是六代將軍足利義教,母親是日野重光

足利義勝之女日野重子。兄弟有8代將軍足利義政以及足利義視,幼名叫做千也茶丸。

1441年發生嘉吉之亂,父親義教被家臣赤松滿佑暗殺,第二年(1442年)才年僅九歲的他就繼承將軍之位。因為年幼還沒有政治能力,因此實權掌握在管領細川持之手裏,平定嘉吉之亂。義勝在任八個月後死去,死因包括落馬、暗殺、病死等說法。繼任的將軍則是選定由其弟義政擔任。

夏爾二世·德·波旁,第七代波旁公爵 Charles II de Bourbon,7me Duc de Bourbon(1434年~1488年9月13日)法國貴族和教士,裏昂大主教。夏爾·德·波旁于1488年兄長讓二世去世後繼承了波旁公爵和奧弗涅公爵的頭銜,但不久就去世了。他沒有男性後代,公爵稱號由弟弟皮埃爾繼承

足利 義政(永享8年1月2日(1436年1月20日) - 延德2年1月7日(1490年1月27日))是室町時代中期室町幕府第8代征夷大將軍。父親為第6代將軍足利義教,母親為其側室日野重光之女日野重子。乳母為今參局。正室日野富子。兄弟有足利義視、足利義勝。異母弟足利政知。幼名三寅、三春。鑄造室町幕府全盛期的第3代將軍足利義滿之孫。

應仁之亂

應仁之亂(1467年─1477年,應仁元年-文明9年)發生于日本室町幕府第八代將軍足利義政在任時的一次內亂。主要是幕府三管領中的細川勝元與四職中的山名持豐等守護大名的爭鬥。其範圍除九州等部分地方以外,戰火遍及其他日本國土,由于此一動亂使日本進入將近一個世紀長的戰國時代。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