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襄子

趙襄子

趙襄子(?―公元前425年),嬴姓,趙氏,名毋恤(亦作"無恤"),春秋末葉晉國大夫,趙氏家族首領,戰國時期的趙國的實際創始人。謚號為"襄子",故史稱"趙襄子"。

趙襄子中的""與其父趙簡子以及當時其他韓康子、魏桓子中的"子"一樣,不是名字而是對大夫的敬稱。

  • 中文名稱
    趙襄子
  • 外文名稱
    zhao xiang zi
  • 出生地
  • 逝世日期
    前425年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中國-東周時期的趙國
  • 謚    號
  • 職    業
  • 出生日期
    不詳
  • 別    名
    趙毋恤、趙無恤
  • 主要成就
    建立趙國

人物生平

出身背景

趙襄子為趙鞅(即趙簡子)之子,因母是從妾,又是翟人之女,所以,他在諸子中名分最低,處于庶子的地位。在他小時候,甚至連趙鞅也看不上他。但是,毋恤從小就敏而好學,膽識過人,不似諸兄紈絝,久而久之,引起趙氏家臣姑布子卿的註意。子卿素以善相取信于趙鞅。有一天,趙鞅召諸子前來,請子卿看相,子卿趁機舉薦了毋恤。趙鞅註重對兒子們的教育和培養。他曾將訓誡之辭,書于若幹竹板上,分授諸子,要求他們認真習讀,領悟其要旨。並告訴他們三年之後要逐一考查。然而,在考查時,他的兒子們,甚至連太子伯魯,也背誦不出,以至連竹板也不知遺失何處。隻有毋恤對竹板上的訓誡背誦如流,而且始終將竹板攜藏于身,經常檢點自己。于是,趙鞅始信子卿所薦,認為毋恤為賢。及至諸子長大成人,趙鞅又對他們進行更深的考察。有一天,他召見兒子們說:"我將一寶符藏于常山(今北岳恆山,在山西渾源縣境內)之上,你們去尋找吧,先得者有賞。"于是,諸子乘騎前往,尋寶符于常山。然而,他們誰也沒有找到寶符,隻得空手而歸。隻有毋恤說:"我得到了寶符。"趙鞅聞聽便讓他將情況道來。毋恤說:"憑常山之險攻代,代國即可歸趙所有。"趙鞅聽罷高興異常,頓覺隻有毋恤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是趙氏大業難得的繼承人。遂廢掉太子趙伯魯,破例立毋恤為太子。

晉定公十七年(前458年),簡子卒,毋恤承襲簡子晉卿之職,史稱趙襄子。

謀取代國

襄子的姐姐是代王的夫人,因有這樣的姻親關系,襄子到夏屋山(在今山西代縣東北),請代王相見,代王毫無戒備前來赴會。在酒宴上,襄子早已安排下埋伏陷阱,斟酒的人在行斟時,趁機用斟酒用的銅勺刺殺代王及其從官。代王一死,趙軍隨即興兵伐代,一舉佔領代國,將其領土並入趙氏版圖。襄子之姊泣而呼天,拔下發笄自刺而死。

智伯之怨

簡子死後,晉國正卿由智伯瑤取而代之。智伯為晉國正卿後,竭力發展自家勢力,很快成為智、趙氏、韓氏、魏氏等卿大夫中,權力最大,實力最強的門閥

晉出公九年(公元前466年),智伯與趙襄子一同率兵包圍鄭國京師,智伯讓襄子率先領軍攻城,襄子則用外 交辭令推脫,讓智伯出兵,能言善辯的智伯此時卻憤而罵曰:"你相貌醜陋,懦弱膽怯,趙簡子為什麽立你為繼承人?"襄子答道:"我想一個能夠忍辱負重的繼承人,對趙氏宗族並沒有什麽壞處罷!"

四年之後,智伯與趙襄子再次一同討伐鄭國,智伯帶著幾分醉意向襄子灌酒,遭襄子拒絕,智伯竟將酒杯扔到襄子臉上。襄子的官兵都要求殺掉智伯以洗刷恥辱,襄子回答:"主君之所以讓我做儲君,很重要一點,就是因為我能忍辱負重。"

權力的膨脹,助長了智伯獨吞晉國之心。前455年,智伯假借晉侯之命,巧以恢復晉國霸業為由,向趙、韓、魏三卿各家索取領地一百裏。韓康子、魏桓子明知這是智伯意在削弱別家,但不敢與之爭鋒,如數交出。

而趙襄子卻不願俯首任智伯擺布,加之往日與智伯有隙,便非常堅決地回絕智伯使者:"土地是先人的產業,哪能隨意送與他人?"智伯見韓、魏兩卿拱手獻地,而趙襄子竟敢抗命,勃然大怒,加上新仇舊恨的催化,遂自己親任元帥,挾韓、魏兩家出兵攻趙。襄子隻有拼力抗擊別無他途。但是,襄子也清醒地知道,以趙氏之力與三家對抗,眾寡懸殊,獨木難支,遂按父親臨終之囑,退守晉陽(今山西太原市南晉源鎮),以地利之險,克敵疲之短,相機再戰。

晉陽之戰

智伯率三家之軍兵困晉陽後,襄子憑地險與人和的優勢,與敵周旋一年有餘。這年夏季智伯借山洪來臨,掘晉水汾河之壩,水灌晉陽,城中軍民"懸釜而炊,易子而食",晉陽雖"民無叛意",但群臣卻有動搖之心。就在這關鍵的時刻,襄子估計到晉陽城愈是危在旦夕,而韓、魏兩家將愈無戰心。因為趙氏的滅亡雖在睫下,但韓、魏亦知趙氏的滅亡對他們意味著什麽。遂命家臣張孟談趁夜黑風高潛入韓、魏兩營,曉之以"唇亡齒寒"的利害,說服他們與趙氏結盟,趁智伯勝驕不備之機,內外夾攻消滅智氏,共分其地。最後,智伯功虧一簣。在襄子的精心策劃下,同盟反戈,腹背受敵,落了個身敗名裂,禍及九族的下場。連自己的顱骨都淪為別人的酒器。由此,晉國四卿之爭,變為三卿鼎足之勢,趙氏則在趙襄子的領導下,力挽狂瀾,消滅了必欲滅己的智伯,壯大了自家的勢力,為後來的三家分晉奠定了基礎(參見晉陽之戰)。

豫讓豫讓

心胸寬廣

智瑤失敗被殺後,他的門客豫讓欲為主報仇,意圖刺殺趙毋恤被發現,趙毋恤放過了他。豫讓又以漆塗身、吞炭為啞,趁趙毋恤過橋時欲刺殺他,趙毋恤馬驚,豫讓又被發現。趙毋恤問:"你以前也曾效力範氏、中行氏,智瑤攻滅他們,你為什麽不為他們效死,偏偏為智瑤效力,為他刺殺我?"豫讓說:"範、中行氏以眾人待我,我以眾人報之;智瑤以國士待我,我就以國士報之。"趙毋恤很感動,但仍命士兵包圍豫讓。豫讓請求趙毋恤把衣服給他刺殺,以致報仇之意。趙毋恤更加感動,將衣服送給他,他三次跳起刺之,隨後自殺。趙國人聽說此事,無不為豫讓落淚。

趙襄子一生共有五個兒子,他晚年不立自己的兒子為太子,卻欲傳位于其兄伯魯的後代。因伯魯和其子趙周都去世較早,遂立伯魯之孫趙浣為太子。襄子在位33年無病而終,趙浣繼承了趙氏之尊位,史稱趙獻侯

宗法觀念

趙襄子還十分註意維護自己的權威。在晉陽被圍時期,群臣惶恐不安,都想尋找個人的出路,對趙襄子不怎麽恭敬,隻有高共一個人不敢失禮。勝利以後,趙襄子論功行賞,以高共為首。其實高共並沒有什麽功勞,對此有人提出抗告。趙襄子說:"方晉陽急,群臣皆懈,惟共不敢失人臣禮,是以先之。"在他看來,恭謹馴順的臣子比建功立業的幹將更重要,因為後者固然有用,但若沒有前者,就無法維持他自己及其家族的統治。

宗法觀念在趙襄子的頭上,比同時代的人表現得格外突出。他自己是趙簡子的庶子,被立為太子,繼位為君,從宗法習慣上來說是不正常的。他的被立與太子伯魯的被廢,屬于廢嫡立庶,廢長立幼,與宗法傳統的嫡長子繼承製相悖。他一直對此事感到不安,想方設法加以補救。在他即位不久,攻滅了代國,即把太子伯魯之子封為代成君。後來又不立自己的兒子為太子,而把伯魯之孫立為太子,他死以後,即繼承大權,是為趙獻侯。趙襄子尊重宗法傳統的行為,固然反映著他思想中的觀念信條,而在實際上也能起到維護趙氏宗族內部團結的作用,同時還可以贏得當時人們的敬重。因而,那樣的行為,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又可以說是一種比較成功的政治手段。

傳位風波

趙襄子因為趙簡子沒有立哥哥伯魯為繼承人,自己雖然有五個兒子,也不肯立為繼承人。他封趙伯魯的兒子于代國,稱代成君,早逝;又立其子趙浣為趙家的繼承人。趙襄子死後,弟弟趙桓子就驅逐趙浣,自立為國君,繼位一年也死了。趙家的族人說:"趙桓子做國君本來就不是趙襄子的主意。"大家一起殺死了趙桓子的兒子,再迎回趙浣,擁立為國君,這就是趙獻子。趙獻子生子名趙籍,就是趙烈侯。魏斯,是魏桓子的孫子,就是魏文侯。韓康子生子名韓武子,武子又生韓虔,被封為韓景侯。

晉國六卿攫奪政權的殘酷鬥爭中,趙襄子註意團結內部,向外擴張,又能把握時機,轉化矛盾,敗中取勝,終于使趙氏具備了位列諸侯的勢力,成為瓜分晉國的三家之一。

史書記載

《史記》

《資治通鑒》

趣聞軼事

豫讓刺趙襄子

趙、韓、魏三家瓜分智家的田土,趙襄子把智伯的頭骨塗上漆,作為飲具。智伯的家臣豫讓想為主公報仇,就化裝為罪人,懷揣匕首,混到趙襄子的宮室中打掃洗手間。趙襄子上洗手間時,忽然心動不安,令人搜尋,抓獲了豫讓。左右隨從要將他殺死,趙襄子說:"智伯已死無後人,而此人還要為他報仇,真是一個義士,我小心躲避他好了。"于是釋放豫讓。

豫讓刺趙襄子豫讓刺趙襄子

豫讓用漆塗身,弄成一個癩瘡病人,又吞下火炭,弄啞嗓音。在街市上乞討,連結發妻子見面也認不出來。路上遇到朋友,朋友認出他,為他垂淚道:"以你的才幹,如果投靠趙家,一定會成為親信,那時你就為所欲為,不是易如反掌嗎?何苦自殘形體昆以至于此?這樣來圖謀報仇,不是太困難了嗎!"豫讓說:"我要是委身于趙家為臣,再去刺殺他,就是懷有二心。我現在這種做法,是極困難的。然而之所以還要這樣做,就是為了讓天下與後世做人臣子而懷有二心的人感到羞愧。"趙襄子乘車出行,豫讓潛伏在橋下。趙襄子到了橋前,馬突然受驚,進行搜尋,捕獲豫讓,襄子責備豫讓說:你何必這麽跟我過不去?想當初你不是侍奉範氏和中行氏麽,智伯把他們消滅了,但你為什麽不為他們報仇,反委身做臣子,現在智伯死了為什麽要偏那麽賣力為他報仇勒? 豫讓說:我侍奉範氏和中行氏,都曾像對待普通名士一樣對待我,因此我隻能像普通名士一樣報答他。襄子聽後感慨,流著淚說道: 唉!豫先生,你為智伯盡已得到世人承認,而我對你寬恕已到極致。你還是做個選擇吧,我不能在放過你了!豫讓說:從前你寬恕我,天下人都稱頌你的賢德,今天的事情我應該伏法受死,這個我不怕:但是我沒有完成自己願望,死不瞑目,希望你給我一件衣服刺破他,以完成我替智伯報仇的意願,既是死也沒什麽遺憾了。襄子十分贊賞豫讓的義氣,便脫下衣服,讓人拿給豫讓,豫讓拔劍,三次刺破衣服。隨後,仰天長嘆;"我總算可以去九泉之下見智伯了!"于是伏劍自殺。

御

趙襄子學御

《韓非子》卷七中講了一個趙襄子學御的故事:趙襄子是春秋末期晉國的的大夫。有一回,他向當時晉國有名的馭手王良學習駕車。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他漸漸掌握了駕車技術,便迫不及待地要與王良進行比賽。

他倆連續進行了三場比賽。趙襄子一心要贏王良,每次比賽都更換馬匹,可是結果每次還是都落在了王良的後面。比賽結束後,趙襄子帶著沮喪和不滿的情緒埋怨王良說:"我向你學駕車技術,可從比賽情況來看,你並沒有把你的駕馭技術全部都傳授給我呀!"

王良連忙說:"哪裏是這樣呢!我的技術確實是毫無保留地全部都奉獻給了您,或是您不能恰當地運用它。駕車,最重要的是使馬的身體安穩地套在車內,御手用心地去指揮和調整馬的方向和速度,這樣才能跑得快走得遠。可是當您落在後面的時候,一心要超過我;跑在前面的時候,又惟恐被我攆上。駕車比賽,總是有前有後的。您卻把先後看得過于重了,您把全部心思都集中在同我比個先後上面,哪裏還能去指揮和調整自己的馬匹呢?這就是您落後的根本原因啊!"趙襄子聽後也覺得有道理,不由地心悅誠服地點點頭。

趙襄子在與王良比賽駕車的過程中,接連換了三次馬,很顯然,他在客觀條件上超過了王良,可是仍然落在後面。王良一眼看出了其中的原因,他指出:"您把先後看得太重了。"應該說,這個分析是十分中肯的。

從這裏可以得到這樣的啓示:抱著虛榮心,一心隻想搶前佔先、出人頭地,是不可能全神貫註的。他們常常表現出一種患得患失的浮躁作風,勝則驕傲,敗則氣餒。靠小聰明也能掌握一些本領,但往往在關鍵時刻不能把潛能全部發揮出來。所以,常常可以看到這樣一種現象:在事業上做出顯著的成績,在工作上走在前面的人,大都是那些不圖虛名、不圖眼前利益、踏踏實實努力工作的人。

有些成功者看似一舉成名,其實,哪裏有那麽簡單?隻不過他們付出的艱辛、努力外人不知道罷了。成功者往往是那些隻知努力、不計結果的人。他們更註重做每一件事的過程和細節。太註重結果,而不是踏踏實實地付出勞動,最終恰恰不容易得到好結果。這大約就是從趙襄子學御中得到的啓示。

太子井

太子井位于河北省邢台縣太子井村。據《邢台縣志》記載:"世傳趙襄子為太子時,獵于此,掘井得水。"

太子井村的河灘上,有一眼石井,青石鋪的井台,條石砌的井幫,井深五丈有餘。民間傳說,這就是趙襄子當時留下的井。趙襄子是晉國正卿趙簡子的太子,封地在邢。一年夏天,他帶人馬來此處打獵,人困馬乏,但這裏荒山禿嶺,異常幹旱,到處找不到一點水,趙襄子隻好對天長嘆。正好這時西北天空烏雲滾滾而來,電閃雷鳴下了一陣暴雨。人馬飽飲一番,齊頌太子有靈。這時有人祈求太子為民賜水,他便向河灘射了一箭,說箭落處即有水。當地民眾集資挖井,耗糧數千擔,歷時幾年,經過千辛萬苦,才掘成這眼"淋漓日夜,獲水數十擔"的"太子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