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藩

趙藩

趙藩(1851年-1927年),字樾村,一字介(價jiè)庵,別號蝯仙,晚年號石禪老人。白族,雲南省劍川縣向湖村(又名水寨)北寨人,中國近代歷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學者、詩人和書法家。光緒乙亥年(1875)舉人,曾任四川臬台,官至川南道按察使。參加過辛亥革命和護國、護法運動,歷任眾議員,南方軍政府交通部長,1920年辭職回滇,任雲南省圖書館館長。蔡鍔、李根源(國民黨元老、朱德的恩師)皆其門生。

趙藩一生著述頗多,尤以詩詞為最。現成都武侯祠著名的"攻心聯"、昆明大觀樓"天下第一長聯"即為其手書。晚年致力于文化事業,總纂《雲南叢書》等書籍至逝世,享年76歲。

  • 姓名
    趙藩
  • 別名
    字樾村,石禪老人
  • 國籍
    中國
  • 民族
    白族
  • 出生地
    雲南省劍川縣向湖村
  • 出生日期
    1851年(辛亥年)
  • 逝世日期
    1927年
  • 職業
    雲南省圖書館館長
  • 主要成就
    總纂《雲南叢書》
  • 代表作品
    《雲南叢書》

簡介

​趙藩(1851年—1927年),字樾村,一字介(價jiè)庵,別號蝯仙,晚年號石禪老人。白族,雲南省劍川縣向湖村(又名水寨)北寨人,中國近代歷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學者詩人書法家。光緒乙亥年(1875)舉人,曾任四川臬台,官至川南道按察使。參加過辛亥革命和護國、護法運動,歷任眾議員,南方軍政府交通部長,1920年辭職回滇,任雲南省圖書館館長。蔡鍔李根源(國民黨元老、朱德的恩師)皆其門生。

趙藩一生著述頗多,尤以詩詞為最,詩文有《向湖村舍詩初集》、《向湖村舍詩二集》、《向湖村舍雜著》等,楹聯著述有《介庵楹句集鈔》、《介庵楹句續編》、《介庵楹句正續合鈔》等,四川成都武侯祠著名的對聯“能攻心,則反側自消,從古知兵非好戰;不審勢,即寬嚴皆誤,後來治蜀要深思”就是出自趙藩之手。趙藩在書法上也造詣頗深,宗顏真卿錢南園,深得南園剛勁靈動之氣,結體用筆又有自己的風格,為清代滇中四書家之一,如今懸掛在昆明大觀樓由孫髯翁所撰的“古今第一長聯”,就是趙藩38歲時應雲貴總督岑毓英之請所書的。

生平

趙藩趙藩

趙藩,字界庵,晚年自號“石禪老人”,1851年2月7日,出生于雲南劍川縣向湖村一戶白族人家。趙藩主攻詩詞、書法,詩詞頗豐,在中國近代文化史上有一席之地。書法專習顏、柳,兼習何、翁行楷,可謂具顏骨柳意,何風翁神之妙。 趙藩6歲時,杜文秀義軍激起,攻克大理劍川等地,他便隨家人避難金沙江畔。此後,趙藩一直致力于學。15歲時,入維西將領張潤戎幕下當幕司。雖在軍中,依然日日手不釋卷,每過一地,必先赴書市。日子一長,存書太多,隻好借資購來兩匹小馬,馱書隨軍而行。

22歲,趙藩第一次參加科舉考試,成績優秀,即入邑庠,補廩生。1875年,參加鄉試,中雲南省第四名舉人。從1875年至1893年,趙藩六次赴京參加會試,皆名落孫山。

六次往返京滇之間,趙藩得以細訪名山勝景,古廟老庵,每到一處,尤喜觀賞前人字畫,揣摩拜謁。也寫下眾多山水詩。

同時,趙藩亦目睹民間疾苦,憤然寫下不少憂思詩篇。如《觀音土》、<小兒歌>(見《向湖村舍詩初集》)等。)

1875年,趙藩省試中舉後,曾任易門縣學官,後又任雲貴總督岑毓英的幕僚。這期間,趙藩利用閒暇時間,專心練字。1888年,岑毓英重建大觀樓,因見趙藩筆力渾厚,便囑他書寫孫髯翁大觀樓長聯。此聯歷經歲月變遷,至今仍懸于大觀樓上。

1893年,上級指派趙藩到四川酉陽直隸州任知州,此後15年,趙藩一直在四川宦遊。在川為官期間,他秉公辦事,被百姓稱為“趙青天”。

任職直隸州期間,趙藩每月必下鄉視察,每次出行,皆不擾民。城中遭水災,趙藩捐出俸祿,賑恤災民。

趙藩趙藩

1900年,以道員銜分發四川候補。1901年冬,四川白蓮教、紅燈照起義方興未艾,清政府派封疆大臣岑春煊到四川任總督。岑上任後,以重兵圍剿紅燈照,殺害了深得民心的紅燈照領袖廖九妹。趙藩曾當過岑春煊的啓蒙老師,但此時身為其下屬,無法開口規勸。隻得另闢蹊徑,以諷諫之筆,撰寫一副對聯:“能攻心,則反側自消,從古知兵非好戰;不審勢,即寬嚴皆誤,後來治蜀要深思”。並將其刻好後掛到成都武侯祠諸葛亮殿中。隨後,特請岑到武侯祠赴宴,讓岑看到對聯。 15年中,在四川歷任酉陽知州,鹽茶道、永寧道、按察使等官職。四川總督趙爾豐,殘民以逞,大肆捕殺革命黨人,趙藩深表不滿,力持不妄殺。1908年,同盟會員謝奉琦謀在敘府起義,事泄被捕。趙藩竭力營救不果,辭官返裏。1911年10月,武昌起義後,解職在家的趙藩接受了宣布雲南獨立的蔡鍔、李根源等人的電請,行抵大理。陸軍協統曲同豐及地主士紳,在大理成立“迤西自治機關部”,各界集合千餘人,公推趙藩為總理。

1913年春,國會開幕,趙藩被選為眾議院議員。1918年7月,軍政府大元帥製改為“七總裁合議製”,唐繼堯被選為總裁,電請趙藩為代表到廣州列席政務會議。軍政府特任以交通部總長職。他悉心規劃,提出西南鐵路方案,力促南北議和,後因皖喜軍閥段祺瑞破壞,未能達成協定,他遂辭職回滇,掌雲南圖書館。集白香山“專掌圖書無忌地,閒尋山水自由身”之句榜門,以示志力著述,不復過問政治。

趙藩致力于學術,凡經史子集,百氏雜家之書,以及古今文章流別,金石文學,無不廣泛涉獵,詳加考校。平素關心滇蜀文獻對兩省(雲南、四川)掌故,尤為熟悉。他的書牘為世所推重,詩名書法尤震一時。同代人推為儒宗,莫不以師視之。

趙藩趙藩

《滇八家詩選》稱趙藩“與詩極深研幾,意興所志,伸紙吮毫,立即成詠,自同治甲子(1864)起迄民國丁卯(1927)止,有詩70餘卷,不下萬數千首,視放翁尤過之”。 趙藩的聯作,集中在《介庵楹句正續合鈔》裏,計錄存542聯。其詠成都諸葛亮武侯祠聯“能攻心,則反側自消,從古知兵非好戰;不審勢,即寬嚴皆誤,後來治蜀要深思”,從歷史唯物主義高度,給諸葛亮以辨證的,實事求是的評價,受毛澤東主席的稱贊。

趙藩書法蒼勁,有骨力,頗得顏魯公筆意。膾炙人口的昆明大觀樓長聯及金殿牌坊匾額,都是他的手筆。趙藩著作頗豐,以刊者有《鹹同滇中兵事紀》20卷、《詩集》64卷、《詞》8卷、《別集》4卷、《鷦巢小識》12卷、 <金石書畫題跋>12卷、《介庵楹聯集》3卷、《書札》30卷。特別的他晚年編輯的《雲南叢書》205種1402卷,集雲南文獻之大成,是一部頗有價值的文學遺產,花了4年工夫,付出極大的辛勤勞動。 1927年9月26日病故于昆明寓所,終年76歲。

遺跡文物

位于劍川金華山的清末民初的政治家、書法家、詩詞楹聯家趙藩墓,現已被雲南省人民政府公布為雲南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曾任過都江堰水利監工的趙式銘在墓碑上題詞道:“經守其常,權濟其變,蜀攝監司,粵總部院,長養人才,訓正文獻,滇士之魁,清儒之殿。”短短32個字,概括了趙藩的一生,耐人尋味。同樣,趙藩墓後

趙藩趙藩

的王藻湄墓誌銘和郭鳳翔墓誌銘讀來也耐人尋味。王藻湄墓誌銘中說:“王藻湄,字澹漪,系劍川道光甲午科舉人王紹科季女,生于1853年9月初3,卒于1926年冬。她1873年與趙藩結婚,別名太原君,以小鷗波館為齋名。她賢明慈惠,知書達理。夫婦感情深厚,常以詩文唱和。”郭鳳翔墓誌銘中說:“郭鳳翔是西昌人,字芍芸,別名河陽君,生于1879年正月29日,卒于1919年5月2日。1894年,龍安太守麗江人楊小泉目睹趙藩在四川隻身遠宦,無人照應起居飲食,遂介紹其內侄女郭鳳翔為趙藩側室。她婉慧知禮,隨侍趙藩26年,噓寒問暖,照應周全,伉儷情深。”足見趙藩能精研經史,學養深厚,成為雲南歷史文化名人中的佼佼者,是與為成就趙藩的事業而選擇了自我犧牲的王藻湄、郭鳳翔默默無聞的鼓勵和支持分不開的。趙藩故居之一的劍川金華鎮西門街光祿第,是座幽深且具有韻味的住宅,為趙藩回劍川拜見父母雙親之地。該宅高大敞闊的大門上高懸刻著“光祿第”三個大字的大紅木匾,是清光緒皇帝為趙藩題贈的匾額。住宅中坐北面南的“正安堂”左右兩邊懸掛的木刻堂聯是:

“有德則貴,有業則富有,有禮則安,有學則雅;

寧厚勿薄,寧方勿圓,寧拙勿巧,寧樸勿華。

上聯邊款是:“第三子聯元命長孫藩敬書”。藩即趙藩。聯元即趙聯元,趙藩之父。趙聯元終身設館教學,培養人才,逝世後,仁人志士特為他立“德教”碑。可惜這副對聯現僅儲存著上聯,下聯在“文革”中被燒毀了。鑒于趙藩任四川省臬台,積極參加辛亥革命、護國護法運動,曾擔任南方軍政府交通部長,功勛卓越,振興國家需要趙藩那樣的人才,而劍川開放、和諧的人文環境又是培育趙藩成長的沃土,黎元洪曾題寫了“滇南一老”的大字橫匾懸掛于光祿第中堂,光祿第更是聲名遠播。光祿第還是中共滇西北地委進行革命活動的地方。地下黨編印的《滇西北日報》、 <人民日報>曾在這裏出版。解放後,幸得居民段耀全、吳繼鵬,農民李洪、羅映香的保護,才使得光祿第及其一些珍貴文物儲存至今。

攻心聯

趙藩撰寫的成都武侯祠楹聯,一舉成名,馳譽四海九洲,是古今文壇的盛事,歷史上罕有的見聞。

楹聯的正文是:

能攻心則反側自消從古知兵非好戰;不審勢即寬嚴皆誤後來治蜀要深思。

楹聯的上款是光緒二十八年冬十一月上旬之吉,下款是權四川鹽茶使者劍川趙藩敬撰。

成都武侯祠楹聯人們習慣叫它“攻心聯”

攻心聯的問世及其時空背景

攻心聯于1902年冬問世于成都,此聯紅底黃字,精雕細刻,高高懸掛在武侯祠兩廂楹柱之上,庄嚴大氣,惹人註目。

楹聯的正文是:

能攻心則反側自消從古知兵非好戰;不審勢即寬嚴皆誤後來治蜀要深思。

楹聯的上款是光緒二十八年冬十一月上旬之吉,下款是權四川鹽茶使者劍川趙藩敬撰。

趙藩是清末民初的一介儒生,白族農家子弟,他在昆明中過舉之後,並曾五次上京趕考,均遭遇落弟,後來有幸被當時的雲貴總督岑毓英看中,被邀入幕府當師爺,繼而又受聘為家庭教師,主教岑三公子岑春煊,歷時七載。岑毓英死後,岑春煊親自出面為趙藩請咨,並資助其入京候選,得到光緒皇帝召見,派他到四川任省籌餉局提調,並歷任酉陽直隸州官等職。光緒十八年即趙藩攻心聯出台這一年春,四川遭大旱之災,加上當時洋教堂教士仗貪官之勢,胡作非為,任意欺壓平民百姓,引起簡陽、華陽等幾十個州縣爆發了義和拳運動,且其間成都板橋的義軍對局勢造成很大威脅,這支義軍曾幾度挫敗官軍,並兩度圍攻成都,震動全川,慈禧聞訊,撤了川督奎俊,宣調岑春煊接任。岑三公子歷來很賞識老師趙藩,在他入川前便急忙把趙藩請到成都相輔,而岑春煊一到職就接管了四川軍政大權,對義軍展開血腥鎮壓,義軍不支,節節敗退,被迫退往山區。岑進入成都仍繼續清剿,搜捕義軍,並殘殺了義軍首領十七歲少女廖觀音,這時趙藩趕到了成都,便及時向岑春煊建議:安撫民心,減輕民負,並實施新政,開辦各種學堂,培育人才,岑春煊當時就把四川省府兩大財源部門交給趙藩代管,但是,這時趙藩考慮的不在于個人升官而在于四川政局,這些年來他見清廷政治腐敗,官吏貪暴,民生凋弊,民怨沸騰,而岑春煊之流,對待官逼民反的所謂暴民卻任意殘殺,慘無人道,並以此向慈禧邀功請賞的所作所為深感不滿,憂心如焚。趙藩從小深受儒家思想影響,一心向往的是以仁德治天下的那一套,處于這個緊要關頭,總覺得再不及時向岑春煊忠言進諫,良心上委實過不去。一天公務之餘,閒步散心,在武侯祠前偶然觸發靈機,想起諸葛亮一生勤奮為國操勞,憑借赤膽忠肝,良謀機智,治蜀成功,贏得種種業績,一時感慨良深,從而聯想到自己應該及時以此為契機,引古鑒今,向岑春煊婉言進諫,趙藩的主意打定後,嘔心瀝血,醞釀構思終于創作成功,寫出了這副“攻心聯”。

攻心聯的價值所在

一副攻心聯總共不過30個字,可是其內涵的豐富、立論的精確、教訓的深刻、詞情的懇切,卻是從古至今流傳下來數以萬計的對聯中少見的佳構。

解讀這副名聯,其中有幾個關鍵字必須註意,關鍵字之一:“攻心”,按現代的說法,就是打心理戰;“能攻心”就是要善于打心理戰,以此從精神上征服對手,戰而勝之。

以史實為證:建興三年,諸葛亮為平定南中而出發南征,行前馬謖前來相送,諸葛亮征求他的意見,馬謖說:“臣有片言,望丞相明察;南蠻恃其遠山險,不服以矣,雖今日破之,明日復判,丞相大軍到彼,必然平服,但到班師之日,必將北伐曹丕,南兵若知內虛,其反必速。夫用兵之道,‘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心戰為上,兵戰為下’,願但服其心而已”。諸葛亮採取了他的意見,在此後的實踐中,七擒孟獲而七放孟獲,經過復雜反復的軍事交鋒和政治攻心,終于取得最後勝利,使孟獲口服心也服,而在收服孟獲以後,諸葛亮堅持安撫政策,不留兵鎮守,不幹預內政,實現地方民族自治的政策,效果良好。在諸葛亮有生之年,南疆一直相安無事,果真收到了能攻心則反側自消的效用。

關鍵字之二:“審勢”,什麽是審勢,審時度勢也。世界上的任何人和任何事都是隨環境、隨時間的推移而變化、而發展、而生滅的,因此唯物主義辯證法給人們提供了一個鐵律:“一切以時間地點為轉移”,這個鐵律,順之則昌,逆之則亡,順之則成,逆之則敗,古今中外,概莫例外。這裏趙藩借用諸葛亮從嚴治蜀與法正意見相左的故事,說明治國策略必須審勢的道理,很有說服力。

史實是:劉備奪取成都後,為了實現四川的長治久安,委托諸葛亮擬定“治國條例”。而在如何治蜀這個問題上與法正的觀點產生了分歧,諸葛亮堅持以法治蜀,在擬定的治國條例中頗重“刑”法,對此,法正諫道:“昔高祖約法三章,黎民皆感其德,願軍師寬刑省法,以慰民望”,但諸葛亮並沒有因法正的勸諫而寬刑省法,他對法正說:“君知其一,不知其二,秦用法暴虐,萬民皆怨,故高祖以寬仁得之。今劉璋暗弱,德政不舉,威刑不肅,君臣之道,漸以陵替;寵之以位,位極則驕,順之以恩,恩竭則慢,所以致弊,實由于此。吾今威之以法,法行則知恩;限之以爵,爵加則知榮,恩榮並濟,上下有節。為治之道,于斯著矣”。諸葛亮這番話,針對漢高祖治國的歷史經驗和當時西川的現實狀況分析得頭頭是道,法正聽後,心服口服,諸葛亮堅持“寬以濟猛,猛以濟寬”的古訓,治理西川,果然,自此平民安定,四十一州地面,分兵鎮撫,並皆平定,使慘遭戰爭破壞的西川,在社會秩序安定下來以後,生產迅速得到發展。

古人講:時移則勢易,勢易則情變,情變則法不同,因此對于決策者來說,最重要的在于要有審時度勢的清醒頭腦。否則隻在具體方法上做文章,決不會有大作為。治理一個國家一個地區是這樣,治理軍隊,指揮打仗更是如此。一個富有豐富實踐經驗的指揮員,若失去了審時度勢的清醒頭腦,就很容易陷入“經驗主義”之中;一個富有歷史知識的軍人,如果不註重研究客觀現實,不註重研究戰爭的發展趨勢也有可能陷入思想僵化的囚籠。

攻心聯引起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關註

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主席于1958年春視察成都後,由四川省黨政領導作陪遊覽武侯祠,他老人家細讀了攻心聯,沉吟半響,連連點頭,贊聲不絕。回京之後,曾對一位新調入川擔任領導的同志語重心長的吩咐,任職之後,一定要去成都武侯祠認真讀讀攻心聯,領會其中深意。其後鄧小平江澤民等國家領導人先後都到過成都武侯祠,也對攻心聯給予很高的評價。這些信息首先發表于成都日報,之後北京、廣州、上海等地報刊多有轉載,從而引發了社會的關註,此後來成都遊覽觀光的人們與日俱增,特別是文化界,知識層的人士紛至沓來,絡繹不絕,從此國人知道攻心聯及其作者趙藩的人,也就越來越多了。

接著2002年攻心聯出台的100周年,成都文化部門為此召開了紀念會,並由成都日報組織發行了有關的紀念特刊,刊出多篇賞析“攻心聯”和研究趙藩的文章,從此趙藩的聲望不徑而走,傳遍了大江南北,乃至全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