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良山

趙良山

趙良山(1939年-2011年9月29日),遼寧黑山縣人,1963年畢業於中央音樂學院民樂系。1986年調到廈門大學音樂系任教,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中國民族管弦樂協會會員。現任福建省民族管弦樂學會副會長。2011年9月29日在廈門逝世,享年72歲。

  • 中文名稱
    趙良山
  • 別名
    山哥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星座
    不詳
  • 血型
    O型
  • 身高
    1.72
  • 體重
    150斤
  • 出生地
    遼寧黑山縣
  • 出生日期
    1939年
  • 逝世日期
    2011年9月29日
  • 職業
    民樂藝術家
  • 畢業院校
    中央音樂學院民樂系
  • 代表作品
    《哀郢》
  • 主要成就
    對古塤、巴烏、葫蘆絲進行了改革

中國古塤第一人

緣起

趙良山多年來專門從事我國民族管樂器的演奏和研究,擅長演奏古塤、竹笛、洞簫、巴烏、葫蘆絲、土良等樂器,演奏的各種樂器多為自己親手製作,並對古塤、巴烏、葫蘆絲三種樂器進行了改革。他20多年前就開始了對人類最古老樂器之一的"塤"的探討,使塤的音量增大,音區由窄變寬,音準趨于準確,因此塤的演奏性能得到大幅度的提高。他在1983年第一個將塤的演奏搬上了北京的舞台,此後從未間斷對塤的研究,對塤的復鳴、進一步推廣使用做出了重要貢獻,被譽為"中國古塤第一人"。

名片

走進趙良山老師的家,最顯眼的莫過于廳中兩個陳列櫃裏幾百枚大小與顏色不盡相同的古塤。而大廳的一面牆上,長長短短幾十把民族管樂器錯落有致地掛著,不經意間便組成了一件最具有音樂氣息的藝術品。這其中有趙良山6歲時擁有的平生第一件樂器--笛子,有當代由他做出的第一把竽,融入他的改革製作的葫蘆絲,他親手製出的每一枚塤……樂器忠實地記錄了趙良山的藝術人生,而他當場用塤吹奏的悠遠樂音,讓我的思緒跟隨他回到了他與音樂結緣的起點。

苦難童年

趙良山出生在東北一個偏僻小山村的貧苦家庭裏,一歲半時母親就去世了。5歲時他有了繼母,繼母對他很苛刻,而父親又長年在外奔波生計,孤苦伶仃的他每天挖野菜、挑水、撿煤、拾柴……一天,六歲的他聽到隔壁傳來簫聲,立即被《蘇武牧羊》、《孟姜女》的悲涼旋律打動,聯想起自己的身世哭了起來。聽到哭聲的吹簫老人在得知原因後,把一把自己做的小笛子交到了他的手裏,讓笛子與趙良山做伴。從此,趙良山一聽這位吹簫鄰居的曲子,便找機會偷偷地模仿吹奏。

"我能走上音樂路,要感謝兩個人。除了這位鄰居,就是住在我家另一頭的一個盲人算命先生。"這位算命先生每天都在一個小童的牽引下,吹著笛子走家串巷。趙良山被他吹的純正東北小調吸引住了,天天跟在他身後跑。算命先生的家人發現後便讓趙良山來做算命先生的引路人,趙良山一口答應,從此,他把挖野菜的時間壓縮成兩個小時,其餘時間在牽引算命先生的同時,認真傾聽他吹奏的笛子曲,回了家則如飢似渴地憑借記憶模仿這些曲子。也正是這些優美的樂曲,沖淡了趙良山童年生活的艱苦。

1949年解放後,趙良山終于有了上學的機會,考入中學後,他帶著他的笛子開始在縣裏的舞台上嶄露頭角。也許正是由于他對音樂的執著,1960年,他在沈陽考點73名考生中脫穎而出,成為了惟一一名被中央音樂學院錄取的考生,踏上了專業學習管樂器的道路。

重返舞台

在中央音樂學院刻苦學習笛子、簫演奏的幾年,在趙良山看來,為之後塤的演奏打下了堅實基礎。而畢業分配到湖北省歌舞團後,為了加強民族管樂器的藝術表現力,他開始對巴烏、葫蘆絲等樂器進行改進。當時團裏沒有經費,要把腦中對管樂器理想狀態的想像變為現實,惟有自己動手。"那時的長期研製使動手能力提高很快,真是為之後塤的製作打牢了基礎啊。"趙良山不禁感嘆。

如果說這時的趙良山與塤的結緣隻是需要一個機會,那麽陳重--這位趙良山在中央音樂學院就讀時的笛子課老師便做了這個"媒",1980年,他將一枚宜興燒製的塤郵到了趙良山手中。老師的"做媒"是慎重的。"這是我們老祖宗留下的寶貝,可惜現在已經失傳,沒人演奏。你好好地琢磨,一定要把塤吹出去。"趙良山手捧這個像梨子一樣的樂器,心裏便記下了老師的囑托。但是,路並非是平坦的,手上這個塤吹起來聲音很小,音之間沒有關系。于是,趙良山給自己定下了目標--做出好塤,讓"千年絕響"重見天日。5個月後,不停地製作了幾百個木製塤的趙良山終于擁有了2個音量大,音與音關系準確的塤。與此同時,他研究出了塤演奏的指法排列,甚至讓塤第一次奏出了半音。

有了"硬體",就要"軟體",必須讓塤演奏最適合她個性的好曲子。趙良山在讀屈原名詩《哀郢》時,感覺到塤十分適合表現楚國郢都被攻陷後,屈原痛心疾首的心情,于是他與作曲家龔國富配合創作了塤曲《哀郢》。這首三分鍾十秒的塤曲,把屈原在汨羅江邊的痛哭聲都表現得十分真切,感人至深。趙良山想借1983年湖北省歌舞團用古樂隊上演《編鍾樂舞》的機會,以一曲《哀郢》讓塤重獲新生。趙良山感嘆:"讓塤重返舞台,是一個艱苦的過程。人為因素的幹擾,別人對塤這個樂器的不認可,三番五次阻礙著塤的舞台復鳴。"最終,趙良山有了僅僅一分鍾的表演時間,而正是1983年10月北京天橋劇場這一分鍾的《哀郢》,震動了中國樂壇!塤獨一無二的音色,使它的復鳴之聲永久刻在了聽眾心裏。

南音碰撞

在廈門已經生活了19年的趙良山,每天喝著閩南的功夫茶,閒時在海邊散步,早已把廈門作為第二故鄉。喜歡創新的趙良山幾年來一直為塤的未來操心著。"我始終覺得塤的推廣還不夠,我相信塤有很好的發展空間。我要讓塤立足于閩。在我看來,南音是閩的活化石,是人類的活化石,而具有7000多年歷史的塤也是。既然如此,我一定要用我的有生之年,讓它們團圓。"出于這樣的想法,趙良山參加了一個南音團,對南音曲的配器也進行了革新,將塤加入到南音的演奏當中去。"這或許還是試驗,但塤的加入,已經給原本的'四大件'樂器伴奏帶來了新意。我總相信塤能夠為南音爭光!"

與塤"牽手"走過25年之久,趙良山告訴自己"要給塤一個好的交代"。現在他正在歸納關于塤的資料,塤的演奏技巧,總結塤的系統教學,並且繼續進行著古塤的製作和演奏。他向我透露,今年要和在廈大音樂系任教的兒子趙亮,把塤的音樂會,開到北京的中央音樂學院去。這位"中國古塤第一人",在闊別北京演奏舞台多年之後,一定準備給北京更大的驚喜!

簡介

塤被譽為"音樂史上最古遠的文明",是中國最古老的吹奏樂器之一,大約有七千年的歷史。

由來

相傳塤起源于一種叫做"石流星"的狩獵工具。古時候,人們常常用繩子系上一個石球或者泥球,投出去擊打鳥獸。有的球體中間是空的,掄起來一兜風能發出聲音。後來人們覺得挺好玩,就拿來吹,于是這種石流星就慢慢地演變成了塤。最初塤大多是用石頭和骨頭製作的,後來發展成為陶製的,形狀也有多種,如扁圓形、橢圓形、球形、魚形和梨形等,其中以梨形最為普遍。

發展

塤上端有吹口,底部呈平面,側壁開有音孔。最早的塤隻有一個音孔,後來逐漸發展為多孔,一直到公元前三世紀末期才出現六音孔塤。

音色

塤的音色古樸醇厚、低沉悲壯,極富特色。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