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理君

趙理君

趙理君(1905-1942),四川蒲江人,黃埔軍校五期政治科畢業,軍統四大殺手之一,戴笠的心腹愛將,江湖人稱追命太歲。1932年在洪公祠特訓班畢業後,一直盤踞在上海,從事罪惡勾當,以殺人為生,以殺人為樂,先後殺害楊杏佛、史量才等愛國人士,血債累累。而後變本加厲,竟因私人恩怨殺害國民黨行政督察專員韋孝儒,案發後居功自傲,有恃無恐。但沒過多久,便被蔣介石下令槍決,一顆罪惡的心髒停止了跳動。

  • 中文名稱
    趙理君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四川蒲江人
  • 出生日期
    1905
  • 逝世日期
    1942
  • 職業
    軍統特務
  • 畢業院校
    軍校

早期經歷

趙理君早年曾是共產黨員,而且是共產黨早期投身武裝鬥爭的一員。1924年,趙理君中學畢業,在家鄉當了一個國小教師。1927年,趙理君參加了廣州起義,起義失敗後逃回家鄉,繼續教書。1928年任縣民團局教練,兼任大足中學軍事教練。同年,張希銘也到足中住教,建立中共大足地方組織──縣第一個黨支部,趙理君與他取得組織聯系,協同張希銘開闢黨的工作,介紹鄭凌燦等人入黨。在此期間趙理君入黨。1930年10月,趙理君參加了銅梁地區的土橋暴動,失敗後潛赴成都。1931年叛離共產黨,後奔走南京投靠軍統。趙理君此人,一手拿粉筆,一手拿手槍,亦可稱允文允武。

1932年洪公祠特訓班畢業以後,趙理君一直盤踞在上海,並在上海成為一名"行動"專家,1933年在復興社特務處任情報官、調查組長、偵緝隊長、復興社特務處組織科中校科員,專門從事一些罪惡勾當。

累累罪行

殺害楊杏佛

1933年初,在經歷了九一八事變和一二八事變的動蕩之後,民權大同盟領導人楊杏佛赴華北呼吁全國統一抗日,蔣介石對此非常氣惱。楊杏佛從民權保障同盟籌備工作之日起,就一再遭到國民黨當局的威脅恐嚇。1933年5月間,軍統特務又給楊杏佛寄去一封裝有子彈的恐嚇信,要他立即退出同盟,否則將採取強硬手段。楊杏佛早已將生死置于度外,對此不予理睬,蔣介石決意除掉楊杏佛。

軍統頭子戴笠于6月初親自前往上海指揮殺害楊杏佛的行動,具體負責暗殺行動的正是趙理君。參加這次行動的特務共有六人,趙理君在事前宣誓:要做到不成功便成仁,如不幸被捕,應即自殺,否則將遭到嚴厲懲罰。6月18日早上6點多,趙理君親自帶著李阿大、過得誠、施芸之等特務前往暗殺,汽車停在亞爾培路、馬斯南路轉角處。趙理君自己坐在汽車上,李阿大、過得誠等四人分散等候在中研院附近。約8時左右,當楊杏佛帶著長子楊小佛走到院中準備登車時,特務們便走近門前準備動手。當楊杏佛的汽車駛出大門時,特務們持槍同時朝著車內射擊,楊杏佛當場遇害。

刺殺史量才

1933年底,宋慶齡用中國民權保障同盟的名義,起草了一份英文宣言,抗議蔣介石派人暗殺鄧演達、楊杏佛,將它翻譯成中文,希望史量才設法發表,史量才通過關系,在某通訊社的稿件上進行發表。凡此種種,迫使蔣介石下了暗殺史量才的決心。

1934年11月13日,史量才趕往上海,戴笠帶著趙理君等人前往布置暗殺。行刺當天,特務們很早便去守候。當史量才的汽車行駛到了特務們預定動手的地方時,特務們立刻拔出手槍向史量才的汽車輪胎射擊,當槍彈亂飛之時,史量才和他的兒子史詠賡急忙跳出車來分頭逃跑。史量才因身體不好,跑得也慢,在慌亂中逃進附近一所茅屋,躲在房後面一個幹涸的小水塘中,被站在路上指揮的趙理君發現了。趙理君一面大叫:在這裏,一面連連向史量才開槍射擊,有一彈正擊中史量才頭部,史量才當即倒下。另一特務李阿大又跑到史量才身邊補了一槍,登時血流如註。特務們見目的已達到,立即集合跳上汽車飛奔而去。

斧劈唐紹儀

1937年,八一三事變爆發,上海淪陷,而國民黨元老唐紹儀仍留在上海,1938年9月,日本特務土肥原賢二親自赴唐宅長談,拉攏唐紹儀出山,唐紹儀對此不置可否。潛伏于上海的軍統特務偵知此事後,匯報給重慶方面,蔣介石指示軍統局長戴笠派一得力人員到上海把唐紹儀除掉。戴笠將此任務交給了心腹愛將趙理君。

趙理君從各方面探詢唐紹儀的情況,從唐紹儀的親友來往之中,得悉唐紹儀喜愛古玩,經常驅車往古玩店購置古瓷器、古銅器之類。趙理君得知後,即出重價購買了一隻古瓶,偽裝古玩店伙計,攜帶此瓶親自送到環龍路唐公館,由門口警衛人員轉報,唐紹儀在會客室接見趙理君。趙理君又詳述這個古瓶的特點,並說還有一個古瓷瓶比這個瓶的色彩還要好,年代更早,價錢並不比這個瓶高,若要看的話,請指定時間,再親自送來。唐紹儀很高興的和趙理君約定了時間。趙理君此次來,已觀察清楚唐紹儀的住宅情況。趙理君回到住地後,即召集親信人員,商討如何下手,既可以完成刺死唐紹儀的任務,又可以安全逸去。研究結果,決定特製一柄鋒利的短斧,由趙理君親自動手,並準備多輛小坐車在唐宅周圍警戒,以防意外。準備妥當後,趙理君即按照唐紹儀指定的時間攜帶兩個古瓷瓶到唐公館,又在會客室與唐紹儀見面。

唐紹儀看到古董花瓶後很高興,戴上老花眼鏡,把瓷瓶拿在手中詳細鑒別,並說:這一次拿來的一個,確實比那一個好,一經比較,優劣立見。觀察再三,愛不釋手。趙理君認為時機已至,即靠近唐紹儀身旁,偽裝與唐紹儀一同鑒別瓷瓶,即刻用右手從褲袋中抽出利斧,照準唐紹儀後腦用力砍去,唐紹儀立時身亡。趙理君殺死唐紹儀後,即將兩個瓷瓶收拾好,離開會客室,輕手輕腳的又把會客室門關好,從容告知會客室門外之保鏢說:老太爺在會客室等我,我去再拿幾個更好的古瓶請他挑選。趙理君即很快走出,與在唐宅外邊守候人員乘車逃逸。等待僕人發現唐紹儀遇刺,再找凶手時,趙理君早已逃得無影無蹤。

濫殺無辜

1942年,山西土皇帝閻錫山蔣介石不和,蔣介石為了控製閻錫山,下令戴笠封鎖晉南到河南洛陽的通道,監視控製人員往來。戴笠以防止進步人士和青年學生渡黃河到晉南轉進延安為借口,保舉趙理君為第一戰區少將編練專員兼洛陽專區行政督察專員,嚴密控製從洛陽到山西的黃河渡口。

在黃河渡口,趙理君以檢查為名,敲詐勒索,胡作非為。稍不遂意,輕則打罵,搶劫財物;重則將人打死投入黃河毀屍滅跡。中統特工人員多次夾雜在渡河民眾中搞情報活動,竟也被趙理君打死後投入黃河。

在洛陽,趙理君又兼任國民黨軍事委員會華北戰地督導團督導專員,這個督導團是戴笠于1938年10月伙同天主教神父、比利時人雷鳴遠建立的,其成員除天主教徒、軍統分子外,吸收了許多土豪、紅槍會徒,以及地痞流氓,在豫東淪陷區及晉東南一帶活動。趙理君以抗日為幌子,實際上與日本人勾結,從事毒品走私等犯罪活動。此時,趙理君早已淪為漢奸,是日本人的走狗。

死于非命

1941年底,趙理君的督導團公然用槍枝與土匪換鴉片,並且數量有幾船之多,被河南第十二行政督察專員韋孝儒的軍隊查獲扣押,處死了首惡分子。于是,趙理君懷恨在心,伺機報復。

1942年3月15日,韋孝儒來洛陽出席河南省政府召集的省政會議,他與洛陽復旦中學校長郭兆曙是朋友,就住在復旦中學校內。但第二天卻離奇失蹤,同時失蹤的還有兩名韋氏隨從。

國民黨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蔣鼎文得到河南省府的呈報,急忙召集軍統河南站負責人兼河南省政府調查統計室主任岳燭遠,限令十天內弄個水落石出,活著要找到人,死了要見屍首。岳燭遠經過兩天調查,此案告破,凶手竟是趙理君,而趙理君也毫不在乎地承認。

河南省黨部和教育界人士上街遊行,要求嚴懲凶手。這時在重慶的陳果夫,一再上書蔣介石,要求緝拿凶手,以平民憤。蔣介石接到蔣鼎文呈報,要求立即將趙理君拘捕審訊。國民黨第一戰區長官部將趙理君移交給了軍法執行分監部監押審訊,趙理君在人證物證俱在的情況下無法抵賴,供認了作案意圖和經過。並根據中統提供的確鑿證據,趙理君為日本藍衣社特務,是一個早已投降日寇的漢奸。

戴笠聞訊,矢口否認趙理君為漢奸,企圖保全趙理君的性命,便致電戰區長官部;要求提人,交由軍統內部處理。蔣鼎文鑒于案情重大,又加之河南地方官員的強烈呼吁,便直接電請蔣介石,要求處決趙理君,蔣介石命令于洛陽將趙理君就地正法。對趙理君的死,戴笠流了幾滴眼淚,他確實有些欣賞趙理君。趙理君死後,戴笠總感到少了些什麽。在軍統局本部紀念周上報告此案時,戴笠情不自禁流露出愛惜之情,稱:趙理君是一位勇于沖鋒的同志,是組織中的佼佼者。

戴笠指示軍統有關部門將趙理君的屍體厚葬在成都龍泉驛軍統公墓,以後戴笠每經過成都都要去墓前憑吊一番;並指示軍統人事和總務部門對趙理君家屬給予厚恤,以示安慰懷念。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