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樸初

趙樸初

趙樸初,1907年11月5日生于安慶,卓越的佛教領袖、傑出的書法家、著名的社會活動家與偉大的愛國主義者。

1938年後,任上海文化界救亡協會理事,中國佛教協會秘書、主任秘書,上海慈聯救濟戰區難民委員會常委兼收容股主任,上海凈業流浪兒童教養院副院長,上海少年村村長。1949年任上海臨時聯合救濟委員會總幹事,中國人民保衛世界和平委員會常委、副主席,亞非團結委員會常委。1980年後,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中國佛學院院長,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顧問,中國宗教和平委員會主席。曾任上海市政協委員、常委,上海市人大代表。是第一、二、三、四、五屆全國人大代表。2000年5月21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3歲。

  • 本名
    趙樸初
  • 民族族群
    漢族
  • 出生地
    安徽省安慶市太湖縣
  • 出生日期
    1907年11月5日
  • 逝世日期
    2000年5月21日
  • 主要作品
    《片石集》《滴水集》
  • 主要成就
    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創始人之一,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中國宗教和平委員會主席,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人大代表西泠印社名譽社長,西泠印社第五任社長

人物生平

趙樸初,1907年11月5日生于安慶,1911年隨父母遷回老家太湖縣寺前河居住。

趙樸初趙樸初

早年求學于蘇州東吳大學(現蘇州大學)。

1928年後,任上海江浙佛教聯合會秘書,上海佛教協會秘書,“佛教凈業社”社長,四明銀行行長。

1938年後,任上海文化界救亡協會理事,中國佛教協會秘書、主任秘書,上海慈聯救濟戰區難民委員會常委兼收容股主任,上海凈業流浪兒童教養院副院長,上海少年村村長。

1945年參與發起組建中國民主促進會

1946年後,任上海安通運輸公司、上海華通運輸公司常務董事、總經理。

1949年任上海臨時聯合救濟委員會總幹事,中國人民保衛世界和平委員會常委、副主席,亞非團結委員會常委。

1950年後,任中國人民救濟總會上海市分會副主席兼秘書長,華東民政部、人事部副部長,上海市人民政府政法委員會副主任。

1953年後,任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中國作家協會理事,中日友好協會副會長、中緬友好協會副會長,中國紅十字會副會長、名譽副會長,中國人民爭取和平與裁軍協會副會長。

1980年後,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中國佛學院院長,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顧問,中國宗教和平委員會主席,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常委、民進中央參議委員會主任、副主席、名譽主席,全國政協副主席。

1993年任西泠印社第五任社長。

1996年,他聞訊《西泠藝叢》即將復刊,寄來5000元人民幣資助。

1997年為籌建中國印學博物館,他上書國家有關部門建議給予扶持,並為中國印學博物館題寫館名。

曾任上海市政協委員、常委,上海市人大代表。是第一、二、三、四、五屆全國人大代表。

2000年5月21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3歲。

主要成就

趙樸初是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創始人之一。1945年12月30日,趙樸初與馬敘倫王紹鰲、林漢達、周建人雷潔瓊等在上海成立以“發揚民主精神,推進中國民主政治之實現”為宗旨的政黨——中國民主促進會。此後,趙樸初同志歷任民進上海分會副主任,民進上海市委主委,民進中央委員、常委、副主席,民進中央參議委員會主任,是中國民主促進會德高望重的卓越領導人。趙樸初同志始終熱愛中國共產黨,一以貫之地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他同周恩來、鄧小平等中共中央領導人有著親密的友誼。他長期擔任民進中央和全國政協的領導職務,積極建言獻策,發揮參政議政和民主監督的作用,為發揚同中國共產黨團結合作的優良傳統,為鞏固與發展愛國統一戰線,為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製度,為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事業,付出了心血和汗水,做出了重要貢獻。

趙樸初(中)與毛澤東趙樸初(中)與毛澤東

趙樸初是傑出的愛國宗教領袖,在國內外宗教界有著廣泛的影響,深受廣大佛教徒和信教民眾的尊敬和愛戴。他佛學造詣極深,《佛教常識答問》等著述深受佛教界推崇,多次再版,流傳廣泛。他從青年時期開始,就認真研究社會主義學說,經過漫長的求索,他逐步認識到,隻有中國共產黨最能代表中國勞苦大眾的意志和利益,中國隻有走社會主義道路才能建成繁榮富強的新社會。作為新中國一代宗教界領袖,趙樸初同志把佛教的教義圓融于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之中;圓融于維護民族和國家的尊嚴,扞衛國家領土和主權的完整,促進祖國和平統一的偉大事業之中;圓融于促進中國佛教界與世界各國佛教界友好交往的偉大事業之中。他充分地論述了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協調的問題,指出:黨和國家從政策上、法律上充分尊重和保護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宗教徒則要愛國愛教,遵紀守法,擁護黨的領導,報國家恩,報眾生恩,積極為社會主義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設做貢獻。他告誡佛教弟子,佛教的利益必須與人民的利益結合起來。我們的生命好比一滴水,隻要我們肯把它放到人民的大海中去,這一滴水是永遠不會枯竭的。趙樸初同志堅決擁護黨中央製定的關于宗教工作的一系列方針政策和重要指示,積極協助黨和政府全面正確地貫徹執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加強對宗教事務的管理,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趙樸初同志以高度負責的精神,對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宗教理論和工作,坦誠提出許多寶貴意見和建議。他積極促進全國各宗教界的團結和穩定。他熱情支持十世班禪為發展藏傳佛教文化,建立藏傳佛教正常秩序,為維護祖國統一,民族團結,反對境外勢力分裂祖國的活動所開展的各項工作。他積極擁護按照宗教儀軌和歷史定製,經金瓶掣簽、報中央政府批準認定的十一世班禪,並熱情關心十一世班禪的培養教育工作。他恪盡職守,殫精竭慮,為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理論與實踐做出了傑出的貢獻。

歷史評價

趙樸初一生追求進步、探索真理,孜孜以求,矢志不移。在近七十年的漫長歲月中,與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親密合作,為中國人民解放事業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為造福社會、振興中華,做出了不可替代的卓越貢獻。(新浪網評

軼事典故

佛教淵源

1907年11月5日,趙樸初出生在安慶天台裏四代翰林府第中。是嘉慶元年(1796年)狀元趙文楷的後人。父親趙恩彤,任過縣吏和塾師,生性敦厚,家中作主的是母親陳慧。家中設有佛堂,母親每日早晨燒香拜佛;門前的水塘是她的放生池,裏面放養著不少她買下的龜、鱉。

趙樸初與聖嚴法師趙樸初與聖嚴法師

1914年夏日的一天,七歲的趙樸初看到一隻蜻蜓在蜘蛛網裏掙扎,不一會兒,蜻蜓被越纏越緊,漸漸不能動彈。趙樸初轉身到廚房找來一根竹竿,把蜘蛛網耐心地挑開,將蜻蜓救出。母親見了,非常高興,第二天帶兒子去廨院寺燒香。

佛事結束後,母親與先覺師父閒談,說起兒子會對對子了。師父聽了,指著廟中的火神殿,出了一句上聯:“火神殿火神菩薩掌管人間災禍”。趙樸初想了想道:“觀音閣觀音大佛保佑黎民平安”。先覺師父笑了,對陳慧說:“這孩子將來必成大器。”

趙樸初的表舅關絅之曾以同知(相當于地方政府廳一級長官)身份做上海道尹袁樹勛的幕僚。二次革命失敗後,關絅之接到上海鎮守史鄭汝成逮捕孫中山的密令,作為同盟會會員,他悄悄地讓公廨秘書楊潤之通知孫中山轉移,並故意拖延發捕票的時間。孫中山脫險後,曾親筆題寫書扇感謝他。

接觸佛經

1921年,關絅之走上佛教道路。在中國現代佛教史上,關絅之有重要地位。他與周舜卿、沈心師、謝泗亭等人于1922年發起成立佛教居士林,這是全國第一個居士林團體。同年,關絅之等創辦凈業社,施省之任董事長,關絅之任副會長。1927年,凈業社遷入覺園。

趙樸初趙樸初

凈業社是上海江浙佛教聯合會下屬單位,趙樸初在這裏做秘書,收發報紙,起草檔案。關絅之對趙樸初要求很嚴。第一次看到趙樸初起草的文字時,關絅之皺著眉頭,一邊拿筆批改,一邊婉言批評:“你的國文很好,毛筆字也好,但佛教有佛教的門徑,你要多看佛書。”從此,趙樸初開始研究佛經。後來,關絅之建上海佛教慈幼院並任院長,日常工作即由趙樸初去做。

1929年4月,中國佛教會成立,關絅之被選為九人常委之一。從此,趙樸初和全國高僧大德的接觸更加頻繁了。年輕的趙樸初在這樣一個佛化氣氛裏,不知不覺也走上了慈善為本、普度眾生的道路。

1935年秋天,圓瑛法師在上海興辦圓明講堂,經他介紹,趙樸初皈依佛門,成了在家居士。佛教傳入中國後,居士一般指隱居不仕之士、佛教居家修行人士、所有非出家的學佛人士。趙樸初就屬于居家修行人士。

在圓明講堂,趙樸初接觸了卷帙浩瀚的佛經。在經卷和高僧的影響下,趙樸初將自己在私塾和東吳大學所學的知識,融會貫通到佛學中去;他的詩書造詣,也與日俱進了。

後世紀念

趙樸初紀念館位于公園西側,佔地面積6公頃,建築面積為1800平方米,投資1200萬元,平面確定為“三進”、“三縱”布局,入口門前有青石獅一對,側有青石抱鼓,東側設接官台,後院設計水井一口,以及馬廄、花園等。建築沿襲當地清代居室風格,粉牆黛瓦,馬頭牆,青石板內院鋪地。該工程于2005年7月5日正式動工建設,2007年11月竣工並對外開放。

趙樸初紀念館趙樸初紀念館

趙樸初紀念館建成以後,必將成為世人了解樸老、悼念樸老一個極好的場所,必將成為愛國、愛和平、愛鄉的教育基地。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