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昰

趙昰

宋端宗趙昰(1269年7月10日-1278年5月8日),宋朝第十七位皇帝(1276年6月14日-1278年5月8日在位),南宋第八位皇帝,宋末三帝之一,在位2年,得年9歲,廟號端宗,謚號裕文昭武愍孝皇帝或孝恭仁裕慈聖睿文英武勤政皇帝,又有史稱宋帝昰。他是宋度宗的庶長子,宋恭帝的長兄,曾被封為建國公、吉王、益王等。(按《辭海》,昰,同"夏",讀音xià)

  • 中文名稱
  • 出生地
    臨安(今浙江杭州)
  • 性    別
  • 逝世日期
    1278年5月8日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宋朝
  • 謚    號
    孝恭仁裕慈聖睿文英武勤政皇帝
  • 陵墓
  • 職    業
    皇帝
  • 出生日期
    1269年7月10日
  • 別    名
    宋帝昰
  • 廟    號
    端宗
  • 主要成就
    南宋第八位皇帝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趙昰(xià)(1269年7月10日-1278年5月8日):即宋端宗,也稱宋帝昰,是南宋第八位皇帝,1276年6月14日-1278年5月8日在位,共在位2年,卒年9歲,廟號端宗,謚號裕文昭武愍孝皇帝或孝恭仁裕慈聖睿文英武勤政皇帝。

宋端宗宋端宗

他是宋度宗的庶長子、宋恭帝的長兄,曾被封為建國公、吉王、益王等。宋恭帝德佑二年正月十八日(1276年2月4日),元軍攻克臨安時,5歲的宋恭帝和謝太皇太後相繼被俘。趙昰在母親楊淑妃和弟弟趙昺、國舅楊亮節、謝太皇太後的侄兒(宋理宗的駙馬都尉,應該是趙昰的姑丈)楊鎮、趙氏皇族人員秀王趙與檡等的陪同下,由謝道清秘密派殿前禁軍都指揮使並攝行軍中事的江萬載父子帶自募之義軍和殿前禁軍護衛,出逃婺州(今浙江金華),在婺州得陸秀夫帶一部分大臣和朝庭機構來投,但立足不穩,又由江萬載父子及江氏"三古"家族帶兵保護出逃到溫州,由陸秀夫找到已逃跑到此得陳宜中,匯合帶兵到此的張世傑等,一起保護趙昰等一大班人登船入海到達福州,定行都於福州濂浦平山福地,改年號景炎,行宮為平山閣(當時時值戰亂,哀鴻遍野,宋軍撤離此地時,曾開倉濟民,當地人民甚感其恩,元軍佔領福州時,當地人民遂將平山閣改名為泰山宮,祭祀南宋高宗趙構及入閩的益、廣二王。左右列的是文臣武將:江萬載、文天祥、陸秀夫、陳宜中、張世傑。當地泰山宮便塑這些神像,實是回避元代的查禁,以泰山宮作掩護,泰山宮現存完好)。

登基為帝

趙昰登基前被封為"天下兵馬都元帥"。1276年6月14日即位,改元景炎,時年隻有7歲。雖然朝臣江萬載、陸秀夫等堅持抗元,力圖恢復宋朝,但在元軍的緊緊追擊下,端宗隻能由大將江萬載、張世傑護衛登船入海,東逃西避,疲於奔命。他曾逃到南澳島上,在島上海灘上開挖的宋井至今仍存,之後又逃到香港的九龍城一帶,現存的宋王台侯王廟都是為紀念宋端宗而建。在保護趙氏皇族和南宋小朝庭的過程中,以江萬載為首江氏"三古"家族子孫前赴後繼,對趙氏皇族及南宋小朝庭始中不離不棄,令楊太後母子非常感動。楊太後體恤江氏"三古"家族的女眷和未成年子孫都隨江萬載胞兄江萬裏投止水池殉國的苦況,為保忠良不絕,挑選大臣之女和賢淑宮女配嫁給江氏"三古"家族的子孫,並將自己的女兒、趙昰之姊趙氏公主配嫁給江萬載的侄孫江日新(江萬裏幼子江鏜之子,江日新的名字據說也是為紀念宋末三帝趙顯、趙昰、趙昺在後來才改成帶日字的)。江日新在崖山之戰後攜趙氏公主並文天祥的堂姑文氏大娘流寓到廣東四會,相依為命,在當地留下很多傳說。四會縣城附近之山因葬趙氏公主而改名鳳崗,崗上公主墳和駙馬墳遺跡到上世紀八十年代還存,後毀于建廠和修路。

因病去世

景炎三年(1278年)3月,端宗為躲避元將劉深的追逐,江萬載父子帶兵奮力擊退劉深,扶趙昰上船避入廣州灣對開海面,不幸又突然遇上台風,將年幼體弱的宋端宗卷入海浪中,年逾70的江萬載撲入狂風巨浪中奮力將遇溺的宋端宗救起,江萬載自己卻不幸被海浪卷走沒了蹤跡;眼看三年來一直貼身保護自己的最親近大臣被海浪吞沒,宋端宗因此染病。因元軍追兵逼近,又不得不浮海逃往碙洲(今湛江硇洲島)。不到10歲的小皇帝屢受顛簸,又驚病交加,不到一個月後(1278年5月8日)在碙洲去世,葬於永福陵(今香港大嶼山)。謚號有二,《通鑒紀事本末·卷八十八》記為裕文昭武愍孝皇帝。另有《文天祥全集·卷十七·紀年錄》、黃淳《崖山志》作孝恭仁裕慈聖睿文英武勤政皇帝。按宋朝皇帝謚號表準裕文昭武愍孝皇帝似更標準,且符合《謚法》之解。

端宗皇帝端宗皇帝

宋王台公園《九龍宋皇台遺址碑記》記載,昰、二帝南逃期間,"有金夫人墓,相傳為楊太後女,晉國公主,先溺於水,至是鑄金身以葬者",葬於今九龍城區,人稱"金夫人墓",後來在該址興建了聖三一堂[1],"金夫人墓"也隨之湮沒。

家庭成員

父母

父:宋度宗趙禥

母:楊淑妃

兄弟姐妹

  • 兄弟

崇國公(一作崇國政資國公)、廣沖善王趙焯:生母不詳。夭折。

趙舒,夭折。

益國沖定公趙憲,夭折。

岐沖靖王趙鍠,夭折。

宋恭帝趙顯

宋懷宗趙昺

  • 姐妹

晉國公主:同母。喪于海難。

信安公主:謚號庄懿,生母不詳。

相關軼事

端宗即位時,年僅8歲,朝臣江萬載、陸秀夫等堅持抗元,力圖恢復宋朝,但在元軍的緊緊追擊下,他隻得由大將江萬載、張世傑護衛著登船入海,東逃西避,疲于奔命。左丞相陳宜中對大局絕望,遠走佔城(今越南境內)。景炎三年(公元1278年)3月,端宗為躲避元將劉深的追逐,上船避入廣州灣,一天夜間,不幸遇上台風將端宗吹入海中,後被江萬載救起,已經喝了一肚子的水,而且就此起病,嚇得好幾天都講不出話來。因元軍追兵逼近,他又不得不浮海逃往岡州(今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經此顛簸,又驚病交加,于4月病死。

端宗死後,朝臣江萬載、陸秀夫等人擁趙昺衛王。趙昺公元1272年出生,公元1278年登基,公元1279年去位。度宗第三子,兵敗後,被元兵逼迫,丞相陸秀夫負衛王投海自盡。衛王趙昺時年8歲。在位1年,是為宋朝最後一位帝王。

流亡朝廷

德佑二年正月,宋朝敗亡已定。在元軍進入臨安以前,謝太後封趙昰為益王、判福州、福建安撫大使,趙昺為廣王、判泉州兼判南外宗正,暗中命令殿前禁軍都指揮使兼攝行軍中事(相當于現軍委主席)保護二王逃出了臨安。江萬載父子等江氏三古家族將領保護趙昰一行沖破元軍的層層圍堵,一路血戰到婺州,又匯合在婺州的陸秀夫,保護其一起到達溫州。陸秀夫派人招來了躲藏于此的陳宜中,張世傑也率兵從定海前來會合。溫州有座江心寺,南宋初年高宗南逃的時候曾到過這裏,其御座此時還儲存完好,眾人于座下大哭,擁戴益王趙昰為天下兵馬都元帥,廣王趙昺為副元帥。此後二王就成為宋室遺民心目中僅存的希望。

都元帥府成立後,眾人決定前往遠離元軍威脅的福建。五月一日,趙昰在福州即位,是為端宗,改元景炎。冊封楊淑妃為太後,垂簾聽政,進封趙昺為衛王。已經兩次逃跑的陳宜中被任命為左丞相樞密使、都督諸路軍馬,陳文龍、劉黼為參知政事,張世傑為樞密副使,陸秀夫為簽書樞密院事,江萬載為殿前禁軍都指揮使,並攝行軍中事(相當于軍委主席,南宋小朝庭表面上是陸秀夫張世傑等主持,實際上是謝道清北上前秘密安排江萬載退隱幕後指揮)。流亡小朝廷在福州建立起來,並粗具規模。

流亡政權剛建立,外臨強敵,內部卻開始爭權奪利,官員之間相互傾軋,分化了本已非常孱弱的力量。時楊淑妃的弟弟楊亮節居中掌權,秀王趙與檡以趙氏宗親的身份對楊亮節的所作所為多所諫止,遭到楊亮節的忌恨。楊亮節遂把趙與檡派往浙東。朝臣有人言秀王忠孝兩全,應該留下來輔佐朝廷,楊亮節聽後更為憂慮,擔心自己地位難保,驅逐趙與檡的心意更加堅決。趙與檡後來在處州與元軍交戰,被俘不屈而死。宰相陳宜中此時又使出自己擅長的黨同伐異手段,排斥異已,指使言官將陸秀夫彈劾出朝廷。在小朝廷立足未穩的時刻,陳宜中的這種行為引起眾人的普遍不滿,張世傑責備陳宜中說:"現在是什麽時候?還在動不動就以台諫論人!"陳宜中無奈之下,將陸秀夫召回。

南宋雖然已經投降元朝,但還有許多地區依然掌握在宋室遺民的手中。福建、兩廣大片地區仍處在流亡小朝廷的控製之下,李庭芝堅守的淮東、淮西地區也進行著拉鋸戰。但在元軍的進攻下,淮東、淮西等地相繼失陷,李庭芝戰死。景炎元年(1276)十一月,元軍逼近福州,此時小朝廷還有正規軍17萬,民兵30萬,淮兵萬人,擁有的兵力遠比元軍要多,完全可以與之一較高下,但由于朝政由陳宜中、張世傑二人主持,陳宜中一直就是一個膽小鬼,張世傑也"惟務遠遁",因此小朝廷在福州立足未穩,就又開始了逃亡。十一月十五日,江萬載、張世傑護送著端宗趙昰、衛王趙昺及楊太妃乘一艘海船逃跑,剛剛入海,就與元朝水軍相遇,由于天氣不好,大霧彌漫,才僥幸得以脫身。離開福州之後,小朝廷失去了最後一個根據地,此後隻能建立海上行朝,四處流亡。

端宗一行輾轉泉州、潮州、惠州等地。景炎三年(1278)春,來到雷州附近的洲。逃亡途中,宰相陳宜中借口聯絡佔城,一去不返,第三次充當了可恥的逃兵。端宗由于在逃亡途中被台風吹落海受了驚嚇,加上二十萬南宋軍民的實際指揮者江萬載為救自己而死,驚恐成疾,四月十五日死于洲,年僅11歲。江萬載、宋端宗死後,群龍無首,南宋二十萬軍民軍心士氣大受打擊,眼看小朝廷就要分崩離析,陸秀夫慷慨激昂,振作士氣:"諸君為何散去?度宗一子還在,他怎麽辦呢?古人有靠一城一旅復興的,何況如今還有上萬將士,隻要老天不絕趙氏,難道不能靠此再造一個國家麽?"接掌其父江萬載殿前禁軍都指揮使的江鉦也全力支持陸擁趙昺繼位,眾臣便又擁立年方7歲的趙昺為帝,由楊太後垂簾聽政,改元祥興。

端宗端宗

元軍步步為營,小朝廷已陷入三面包圍之下。洲地處雷州半島,而雷州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對戰局的發展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在元軍的猛攻之下,雷州失守,小朝廷情勢危急。張世傑數次派軍想奪回雷州,但都沒有成功,于是將流亡政權遷至崖山。崖山位于今廣東省新會市南,與西面的湯瓶山對峙如門,稱為崖門,寬僅裏許,形成天然港口,內可藏舟。"每大風南起,水從海外排闥而入,怒濤奔突,浪涌如山",而"崖山東西對峙,其北水淺",每天早晨和中午漲潮落潮時分,既可"乘潮而戰",又可"順潮而出"。崖山的這種地理特點,後來被元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