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明選

趙明選

趙明選(1918年-1994年7月),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空軍司令員、上將。生于中國東北延吉市,30年代參加金日成領導的抗日武裝鬥爭。1945年回歸祖國,在金日成護衛部隊歷任連長、營長、副局長、副司令員,1974年當選中央委員,1978年任空軍司令員。1980年當選勞動黨中央委員、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1994年7月,趙明選因腦溢血逝世,享年76歲。趙明選與金日成的私人關系很好,由于趙明選是在延誤搶救時間和搶救方法的情況下逝世的,使金日成極為震怒,也間接促使金日成因心肌梗塞而死,享年82歲。

  • 中文名稱
    趙明選
  • 出生日期
    1918年
  • 逝世日期
    1994年7月
  • 職業
    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

人物簡介

趙明選(1918年-1994年7月),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空軍司令員、上將。是金日成的親密好友,因腦溢血保守治療失敗逝世。

相關事件

趙明選與金日成先後逝世

1994年6月,朝鮮半島的局勢再度緊張起來,起因是美國指控朝鮮正在試驗核武器,要求朝鮮無條件接受國際原子能機構特派人員前去檢查,如果拒絕檢查人員入境,美國將呼吁國際社會聯合對朝製裁。

金日成是從槍林彈雨中走過來的人,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勁頭,老來更是如此。對于美國人空洞的威脅,他就像對付一隻討厭的小飛蟲一樣,隻需輕輕一撣。就在美國總統柯林頓揚言要和英、法等國家聯合行動,使朝鮮屈從的時候,朝鮮人民軍飛彈部隊在日本海試射了一枚反艦飛彈。這是一枚常規的蠶式改進型飛彈,而不是可怕的"勞動1號"飛彈。這個行動隻是表明了金日成的一個姿態,你要敢對我來硬的,我就敢給你回硬的。

就在國際社會以憂慮的心情註視著金日成的一舉一動時,美國亞洲問題專家哈裏森獲準來到平壤。6月9日,哈裏林受到金日成的接見。此時的金日成已是82歲高齡,但哈裏森見到的卻好像是一個精力充沛的中年人。他紅光滿面,聲音洪亮,個子不高卻很健壯,隻是過于肥胖這一點不似中年人。更讓哈裏森吃驚的是,金日成並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樣好鬥而固執,而是表現出了外交家的機智與靈活,他告訴哈裏森,朝鮮方面完全可以凍結核計畫,但美國方面必須有所表示,比如在外交上承認朝鮮。金日成還提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朝鮮發展核武器完全是為了保護自己,美國如果能給朝鮮提供輕水反應堆的話,朝鮮具有了生產核武器的可能性,反而會保證朝鮮半島的安全。哈裏林從金日成的談話中得出一個重要信息,金日成不想在核武器問題上採取行動,他還希望與歐美國家加強溝通,增強相互了解。會見結束後,立刻把這個重要信息通報給美國國務院。得到了哈裏森傳來的信息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正式對外公布了前總統卡特準備訪問朝鮮的信息。

6月12日,卡特乘大韓民國的班機抵達漢城。美國和朝鮮還沒有外交關系,卡特將從韓國一側越過停戰線進入朝鮮。朝鮮外交部副部長已經恭候在停戰線另一側,負責護送卡特去平壤。從漢城到停戰線之一段,卡特則由美國駐韓國大使拉尼陪同。就在卡特從美國動身的時候,朝鮮核危機突然變化。6月13日,朝鮮政府宣布立即退出國際原子能機構,如果因為不允許其核設施遭到檢查而受到製裁的話,它就準備打仗。沒有人敢把金日成的話視為兒戲,盡管由于自然災害的影響,朝鮮一直鬧糧荒,但朝鮮人民軍的武器準備更新仍然沒有放慢速度,最令韓國人和美國人生畏的,還不是朝軍的武器準備,而是朝鮮人民軍高昂的鬥志和不怕死的作風。

有一次,3名朝鮮軍人遭到韓國軍隊的追剿,為了對付這3個人,韓國方面出動了3000人,還配備了直升飛機,在這樣險惡的情況下,這3名朝鮮軍人根本沒有想到繳械投降,而是以大無畏的勇氣力闖重圍,雖然有2人壯烈犧牲,但最終還是有一個人回到國內。

卡特和所有美國政界要人一樣,一邊關註金日成的一舉一動,一邊關註中國政府的態度。6月9日上午10時,中國外交部長錢其琛在北京會見來訪的韓國外務部長韓升洲,韓國方面希望中國政府作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能夠支持對朝鮮進行製裁,這個請求遭到了中國政府的嚴厲拒絕。但錢外長又表示,中國方面認為有必要維持朝鮮半島的無核化和那裏的和平與穩定,朝鮮核危機應該尋求堅持不懈的談判解決問題,卡特相信中國人說話是算數的。這不僅僅是一種外交承諾,而是改革開放的大勢所趨。

1991年10月,金日成訪華,與楊尚昆會談,鄧小平以老朋友的身份參加會見。金日成認為,蘇聯解體,東歐轉向,美國卻挾海灣戰爭勝利之餘威,很可能採取各個擊破的策略,迫使剩下的社會主義國家就範,中國應該負起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領袖的責任,與美國抗衡,同時要求中國協助其發展彈道飛彈。****告訴金日成,中國"決不當頭",當務之急是發展經濟,世界已進入多元時代,美國不可能為所欲為,如果朝鮮受到軍事威脅,中國絕不會坐視不顧,可以幫助朝鮮發展防御性武器。在這次會談中,金日成通報中國方面,因為年齡關系,他將逐漸退出一線,由其子金正日主持工作。

6月16日,卡特在平壤見到了金日成。

金日成對這次會見顯然寄托了很大希望,熱情洋溢地與卡特擁抱,又再三表示歡迎。參加會見的朝方官員中,卡特沒有看到金正日,事後才聽說他最近身體欠佳。

在如此重大時刻,金正日不能為父親分憂解愁,顯然整個擔子都要壓在年事已高的金日成肩上。

卡特帶來了一個令金日成激動不已的信息:韓國方面提議邀請金日成訪問漢城。能夠在有生之年再看一眼闊別多年的漢城,舉行有史以來南北朝鮮之間的第一次會談,進而促進朝鮮半島的和平統一進程,將使他名垂青史。

金日成當即指示朝鮮政務院總理姜成山為這次歷史性會談做好準備,姜成山原先當過副總理,因為敢講真話受到了處分,被貶到某道當了個管農業的書記。有一次,金日成到這個道視察,發現這裏的農業搞得很好,而主持農業的竟是遭到貶斥的姜成山,不禁喜出望外,再度把他提拔上來。

姜成山落實金日成指示向來是雷厲風行,他很快就提出了一個3人小組名單,並打電話與韓國政府商定,本月28日在板門店就這次首腦會談舉行預備會議。

在與卡特的會談中,金日成還獲得了這樣一個印象,美國人遠遠不像當年那樣專橫跋扈,氣勢凌人,而且也不想用武力來解決這場核危機。他頗為感慨地對卡特說:"平壤和華盛頓之間存在的是信任危機,而缺乏的是互相信賴。"卡特不失時機地接上去說:"我這次來訪,就是雙方在建立彼此信任方面邁出的第一步。"

卡特在平壤逗留了3天,天天都與金日成會談,每次會談的時間都很長,最後一次會談加上參觀宴請活動一共持續了6個小時,中間隻休息了20分鍾,金日成的夫人金聖愛看在眼裏,急在心上,再三勸告金日成要註意保重自己,而精神一直處于亢奮狀態的金日成卻沒有往心裏去,照樣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白天參加會談,晚上還要處理檔案,朝鮮其他黨政領導人都被他旺盛的精力所迷惑,忘了他的實際年齡。

卡特走後,金日成仍未休息,他要親自布置北南首腦會談,製定方案,還要修改與柯林頓的談判方案。審查完北南會談方案後,金日成又馬不停蹄趕往農村視察。

近幾年來,朝鮮的農業情勢一直不好,據說有的地方餓死了人,可各級領導不敢上報。現在正當夏收季節,虛報產量之風又可能刮起來,金日成實在信不過,這樣的大問題他必須事必躬親。

金日成親自下到田間檢查作物生產情況,放眼望去,隻見遍地雜草,庄稼長得稀稀落落。金日成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剛才在道委員會聽取匯報時,他得知此地沒有完成糧食收購計畫,他已經發了一通脾氣,如今親眼看到這副景象,反倒默不作聲了。

離開農田,他又到村中訪問,一家農舍的主人連聲說托金主席的福,日子一天比一天好過了。但金日成環顧四周,又看見一些破破爛爛的家當,大人小孩都是面黃肌瘦的模樣,心頭不禁一陣酸楚,他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說:"我們當年參加革命時,農村的生活也不過如此,革命了這麽多年,沒想到農村還是這麽窮,這是為什麽?革命的目的就是要讓勞動人民當家做主過好日子,看來都是我沒有領導好,我對不起你們!"

說到這裏,金日成不由得落下淚來。領袖一動感情,陪同他視察的官員,警衛人員以及村中的百姓也受到了感染,全都掉下了眼淚。道委書記見狀,急忙跪倒在地請求處分,金日成將他扶起來,安慰道:"責任在我,在中央,不在你們。"

離開農舍後,金日成對道裏的官員就農業問題作了一番指示後,就準備馬上趕到他的夏季辦公地妙香山別墅,那裏還有很多公務等著他處理。就在這時,老天突然變臉,風雨大作,飛機無法起飛。當地官員都請求金日成住上一夜再走,金日成卻不答應,他決定改乘火車。

德國製造的普爾門專列在雨中疾馳,透過車窗,三千裏江山雄偉壯麗,但金日成卻沒有觀覺雨中風光的興致。

此次農村之行對他刺激太大了,看來農業不能再照老樣子搞下去了,應該虛心學習中國解決問題的經驗。

自從中國實行改革開放以來,金日成多次到中國參觀訪問,有一次鄧小平還親自陪同他去了一趟四川。中國的變化對他的震動很大,回國之後他也搞起了羅津經濟技術開發特區,還指示吸引外資,與外商合作,大勝銀行率先和英國進行了合資經營。但由于金日成這方面還有些疑惑,因而改革的步伐相當緩慢。

想到了中國,金日成自然就會聯想起中國的那些老朋友,他這一生之中識人甚多,一想起毛澤東,金日成的心頭就涌起一股歉疚之情。他的長子毛岸英報名參加了志願軍,而且和15萬志願軍英靈一道長眠在朝鮮的土地上。1976年9月9日,毛澤東逝世時,他立刻提出要親自前往中國吊唁,但中國中央明確表示不邀請外國人來北京,事後他聽說那是四人幫"出的主意。于是,他和夫人金聖愛親自動手選摘鮮花,製成花圈,委派副外長全明珠(後任朝鮮駐華大使)送到北京。和其他中國黨政軍領導人,他也保持了極親密的關系。金日成一邊回憶著一邊看檔案,畢竟是年歲不饒人,連日來的奔波使他體力上的疲勞難以恢復,保健醫生一再來催他休息,他才放下了檔案,可是卻無法入睡。7月7日夜裏,金日成乘坐的專列一路顛簸來到熙川。他下了火車,又乘汽車風塵僕僕地趕到妙香山別墅。他太累了,太需要休息了。可是他卻不肯休息,剛住下,就催秘書把近日發生的情況一一報來。

他聽到的第一個訊息就是76歲的趙明選上將病故。這個訊息就像重錘一樣敲在金日成的心上。趙明選自從14歲(1932年)開始就追隨金日成參加抗聯打遊擊,幾十年來真可以說患難與共,情同手足。而在此之前的一個月裏,已經先後有三位上將離他而去,趙明選是第三位。金日成極重感情,尤其是對老同志更是關懷備至,對于朝鮮革命的元老林春秋、崔庸健等人,他一向極為尊敬。老幹部犯了錯誤也不會坐牢,免職後經一段時間考驗又會重新錄用。朝鮮黨和政府規定,抗聯幹部的第二代和第三代家屬在政治上和生活上可享受特殊待遇。

每逢"2・8"、"4・25"、"7・27"等軍事節日,官方都要進行慶祝,金日成隻要有空,必和抗聯老戰士聚會。金日成定了定神,開始追問病因,有人報告說趙明選死于腦溢血。金日成又問採用了什麽救治方法,有人報告說採用的是保守療法。

金日成聞言,一股怒火從心底燒起來,連聲地斥問道:"為什麽不開顱搶救?這些醫生就是怕負責任,是不是住的烽火醫院!把院長給我找來,當面給我解釋清楚!"

他越說越生氣,全身打起了哆嗦,左右連忙上前相勸,但越勸他氣越大,突然,他一口氣沒上來,倒在地上,人們頓時亂作一團,手忙腳亂。保健醫生聞訊趕來,經過檢查後認定是心髒病急性發作,金日成以前從未有過心髒病,因而整個別墅裏竟找不出速效救心丸來。經過緊急商量,決定把金日成送進平壤的烽火醫院搶救。直升飛機立即奉命而來。可是由于當夜天降暴雨,山區能見度太差,匆忙趕來的直升飛機還未趕到,竟撞在半山腰上墜毀了。第二架直升飛機再次起飛,經過一番努力,才在離別墅區50米處的地方降落下來。一行人打著雨傘,七手八腳把金日成用擔架抬上飛機,急送平壤烽火醫院。

金日成的身邊並非沒有醫生,他們不可能不知道這樣的常識,病人心髒病發作時,切忌大動,而應讓其靜臥,作胸部按摩和人工呼吸,像這樣亂折騰,對病人極為不利。烽火醫院是全朝鮮最高級的醫院,但終究回天無術,7月8日凌晨2時,金日成的心髒永遠停止了跳動,終年82歲。

俄羅斯一家報紙在報道金日成逝世的訊息時,提到了勃列日涅夫。他們的發病非常想似,勃列日涅夫當年也是因為三位老戰友(克格勃首腦茨維貢、齊涅夫和蘇軍上將謝沃伊)相繼去世而傷心過度導致心髒病發作的。

金日成逝世的訊息傳出去後,國際社會的一致反應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對抗性的國際政治格局將隨著他的離去而降下帷幕。而朝鮮普通百姓聽到這個噩耗,全都目瞪口呆,繼而流下了眼淚。在平壤市中心區的金日成塑像前,成千上萬的市民長跪不起,痛哭失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