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建德

趙建德

趙建德,生卒年不詳,南越明王趙嬰齊次子,南越哀王趙興異母兄,西漢時期南越國最後一代王,公元前112年―公元前111年在位。

趙建德初封術陽侯。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南越國丞相呂嘉發動政變,殺害南越哀王趙興,擁立趙建德為南越王。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漢朝派兵攻打南越國,擒獲趙建德,南越國滅亡。

  • 中文名稱
    趙建德
  • 職    業
    中國西漢時期南越國的第五代王
  • 歷史時期
    中國西漢時期
  • 歷史影響
    趙建德也成了南越國的末代君主
  • 國    籍
    南越國

人物簡介

早年經歷

趙建德是南越明王趙嬰齊的長子,其母橙氏是南越(今廣東揭陽)人,越族橙姓,通常稱她為"揭陽橙女"。橙氏原是當地植橙世家之女,趙嬰齊在前往漢朝當人質之前娶她為妻,生下長子趙建德。​

趙建德

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趙嬰齊被其父南越文王趙眜送往漢朝當人質,而後來又娶邯鄲樛氏做姬妾,生下兒子趙興和趙次公。

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趙眜去世,趙嬰齊繼承王位。趙嬰齊繼位後,沒有按常理把長子趙建德立為太子、把妻子橙氏立為王後。而是把趙興立為太子,把愛妾樛氏立為王後(樛王後)。

繼承王位

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趙嬰齊去世,年幼的趙興繼承王位,成為南越國第四代王,其生母樛王後當上王太後,趙建德獲封術陽侯。同年,漢武帝派安國少季出使南越國,前往告諭趙興和樛太後,讓他們比照內地諸侯進京朝拜漢武帝。此時趙興和來自中原的樛太後都願意歸屬漢朝,但掌握南越國實權的丞相呂嘉卻極力反對,並由此產生叛亂之心。

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漢武帝派韓千秋和樛太後的弟弟樛樂,率兵兩千前往南越國準備刺殺呂嘉。當韓千秋和樛樂進入南越國之後,呂嘉先發製人,領兵攻入王宮,殺害趙興、樛太後和漢朝的使者,同時擁立趙建德為南越王,並派人告知蒼梧王趙光以及南越國屬下各郡縣官員。這時韓千秋的軍隊進入南越境內,攻下幾個邊境城鎮。隨後,南越國人佯裝不抵抗,並供給飲食,讓韓千秋的軍隊順利前進,在走到離番禺四十裏的地方,南越國突發奇兵進攻韓千秋的軍隊,把他們全部消滅。

接著呂嘉派人把漢朝使者的符節用木匣裝好,並附上一封假裝向漢朝謝罪的信,置于漢越邊境上,同時派兵在南越國邊境的各個要塞嚴加防守。漢武帝得知後,非常震怒,他一方面撫恤死難者的親屬,封韓千秋的兒子韓延年為成安侯,封樛樂的兒子樛廣德為龍亢侯;一方面下達出兵南越國的詔書。

同年秋天,漢武帝調遣罪人和江淮以南的水兵共十萬人,兵分五路進攻南越國。第一路衛尉路博德為伏波將軍,從長沙國桂陽(今湖南境內)出兵,直下湟水;第二路主爵都尉楊僕為樓船將軍,從豫章郡(今江西境內)出兵,直下橫浦;第三路和第四路是歸降漢朝受封侯爵的兩位南越國人為戈船將軍和下厲將軍,從零陵(今湖南境內)出兵,然後一路直下漓水(今廣西漓江),一路直抵蒼梧(今廣西境內);第五路以馳義侯利用巴蜀的罪人,調動夜郎國的軍隊,直下牂柯江;最後都在番禺會師。

亡國投降

這場戰爭十分激烈,持續一年,一直到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冬天,樓船將軍楊僕率領精兵,搶先攻下尋峽,然後攻破番禺城北的石門,繳獲南越國的戰船和糧食,乘機向南推進,挫敗南越國的先頭部隊,率領數萬大軍等候伏波將軍路博德的軍隊。路博德率領被赦的罪人,路途遙遠,與楊僕會師時才到一千多人,于是一同進軍。楊僕率軍在前邊,一直攻到番禺,趙建德和呂嘉都在城中固守。樓船將軍楊僕選擇有利的地形,將軍隊駐扎在番禺的東南面,天黑之後,楊僕率兵攻進番禺城,放火燒城。而伏波將軍路博德,則在城西北安營扎寨,派使者招降南越國人,賜給他們印綬,並讓降者回去招降其它的南越國人,因為南越國人久聞伏波將軍路博德的威名,天黑又不知道路博德有多少軍隊,于是紛紛投奔路博德的旗下,黎明時分,城中的南越守軍大部分已向路博德投降。

呂嘉和趙建德見情勢不妙,在天亮之前率領幾百名部下出逃,乘船沿海往西而去。路博德在詢問投降的南越國人之後,才知呂嘉和趙建德的去向,並派兵追捕他。路博德的校尉司馬蘇弘擒獲趙建德,原南越國郎官孫都擒獲呂嘉。

呂嘉和趙建德被擒之後,南越國屬下各郡縣不戰而下,紛紛向漢朝投降,南越國滅亡。漢武帝將原來的南越國屬地設定九個郡,直接歸屬漢朝。

歷史地位

趙建德在位時間極短,而且是在丞相呂嘉叛亂殺死第四代南越王趙興後,被呂嘉匆匆推上王位,南越國的實權始終掌握在呂嘉手中。呂嘉叛亂後,使漢武帝找到出兵南越國平亂的借口,在漢朝十萬大軍的攻擊下,南越國終于走向覆亡,趙建德也成為南越國的末代君主。

歷史評價

黎文休:"呂嘉之諫哀王及樛太後,使毋求為漢諸侯,毋除邊關,可謂能重越矣。然諫不從,義當盡,率群臣于朝廷,面陳帝臣漢帝越之利害,庶幾哀王太後有所感悟。若猶不從,則引咎避位,不爾則用伊、霍故事別選明王子一人代位,使哀王得如太甲、昌邑保全性命,則進退不失。今乃弒其君以逞私怨,又不能以死守國,使越分裂而入臣漢人,則呂嘉之罪有不容誅者矣。"

吳士連:"五嶺之于我越者是為險塞,國之門戶,猶鄭之虎牢,虢之下陽也。帝越者固宜設險守國,不可使之失也。趙氏一失其守,國亡統絕,土宇瓜分,我越又分,南北之勢成矣。後有帝王之興,地險已失,復之必難。故征女王雖能略定嶺南之地,不能據得嶺險,旋底于亡。士王雖復全盛,然猶為當時諸侯,未正位號,沒後又失之。而丁、黎、李、陳止有交州以南之地,不復趙武之舊,勢使然也。"

史籍文獻記載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

漢書·卷九十五·西南夷兩粵朝鮮傳第六十五》

大越史記全書·趙紀》

家庭成員

父親:南越明王趙嬰齊

母親:橙氏

弟弟:南越哀王趙興、趙次公

參考資料

  • 1.《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嬰齊其入宿衛在長安時,取邯鄲樛氏女,生子興。
  • 2.《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及即位,上書請立樛氏女為後,興為嗣。
  • 3.《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嬰齊薨,謚為明王。太子興代立,其母為太後。
  • 4.《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元鼎四年,漢使安國少季往諭王、王太後以入朝,比內諸侯;令辯士諫大夫終軍等宣其辭,勇士魏臣等輔其缺,衛尉路博德將兵屯桂陽,待使者。王年少,太後中國人也,嘗與安國少季通,其使復私焉。國人頗知之,多不附太後。太後恐亂起,亦欲倚漢威,數勸王及群臣求內屬。即因使者上書,請比內諸侯,三歲一朝,除邊關。於是天子許之,賜其丞相呂嘉銀印,及內史、中尉、太傅印,餘得自置。除其故黥劓刑,用漢法,比內諸侯。使者皆留填撫之。王、王太後飭治行裝重齎,為入朝具。其相呂嘉年長矣,相三王,宗族官仕為長吏者七十餘人,男盡尚王女,女盡嫁王子兄弟宗室,及蒼梧秦王有連。其居國中甚重,越人信之,多為耳目者,得眾心愈於王。王之上書,數諫止王,王弗聽。有畔心,數稱病不見漢使者。
  • 5.《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於是天子遣千秋與王太後弟樛樂將二千人往,入越境。呂嘉等乃遂反,下令國中曰:“王年少。太後,中國人也,又與使者亂,專欲內屬,盡持先王寶器入獻天子以自媚,多從人,行至長安,虜賣以為僮僕。取自脫一時之利,無顧趙氏社稷,為萬世慮計之意。”乃與其弟將卒攻殺王、太後及漢使者。遣人告蒼梧秦王及其諸郡縣,立明王長男越妻子術陽侯建德為王。而韓千秋兵入,破數小邑。其後越直開道給食,未至番禺四十裏,越以兵擊千秋等,遂滅之。
  • 6.《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使人函封漢使者節置塞上,好為謾辭謝罪,發兵守要害處。於是天子曰:“韓千秋雖無成功,亦軍鋒之冠。”封其子延年為成安侯。樛樂,其姊為王太後,首原屬漢,封其子廣德為龍亢侯。乃下赦曰:“天子微,諸侯力政,譏臣不討賊。今呂嘉、建德等反,自立晏如,令罪人及江淮以南樓船十萬師往討之。”
  • 7.《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元鼎五年秋,衛尉路博德為伏波將軍,出桂陽,下匯水;主爵都尉楊僕為樓船將軍,出豫章,下橫浦;故歸義越侯二人為戈船、下厲將軍,出零陵,或下離水,或柢蒼梧;使馳義侯因巴蜀罪人,發夜郎兵,下牂柯江:鹹會番禺。
  • 8.《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元鼎六年冬,樓船將軍將精卒先陷尋陝,破石門,得越船粟,因推而前,挫越鋒,以數萬人待伏波。伏波將軍將罪人,道遠,會期後,與樓船會乃有千餘人,遂俱進。樓船居前,至番禺。建德、嘉皆城守。樓船自擇便處,居東南面;伏波居西北面。會暮,樓船攻敗越人,縱火燒城。越素聞伏波名,日暮,不知其兵多少。伏波乃為營,遣使者招降者,賜印,復縱令相招。樓船力攻燒敵,反驅而入伏波營中。犁旦,城中皆降伏波。
  • 9.《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呂嘉、建德已夜與其屬數百人亡入海,以船西去。伏波又因問所得降者貴人,以知呂嘉所之,遣人追之。以其故校尉司馬蘇弘得建德,封為海常侯;越郎都稽得嘉,封為臨蔡侯。
  • 10.《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蒼梧王趙光者,越王同姓,聞漢兵至,及越揭陽令定自定屬漢;越桂林監居翁諭甌駱屬漢:皆得為侯。戈船、下厲將軍兵及馳義侯所發夜郎兵未下,南越已平矣。遂為九郡。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