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廣 -三國時期蜀漢將領

趙廣

趙廣(?-263年),三國時期蜀漢牙門將,趙雲的次子,趙統之弟。隨姜維前往沓中,被任命為牙門將,曹魏司馬氏派五路大軍伐蜀時,隨大將軍姜維與魏兵戰于疆川口,姜維敗績還守劍閣,趙廣臨陣戰死。

  • 所處時代
    三國
  • 國    籍
    蜀漢
  • 本    名
    趙廣
  • 民族族群
    漢族
  • 父    親
    趙雲
  • 去世時間
    263年
  • 職    位
    牙門將
  • 籍    貫
    常山真定

史籍記載

  • 三國志.蜀書.關張馬黃趙傳》:"(趙雲)次子廣,牙門將,隨姜維沓中,臨陣戰死。"
  • 蜀漢本末》:"大將軍姜維與魏兵戰于疆川口,敗績還守劍閣,牙門將趙廣戰死。"

沓中之戰

沓中,地名,在今甘肅舟曲西、岷縣南,臘子口西南,白龍江從中流過。

蜀漢後期,大將軍姜維屢次北伐,雖然互有勝負,但是自蜀後主劉禪的寵臣陳祗死後,蜀漢文武包括廖化、張翼等大將,以及後來參預朝政的諸葛亮之子諸葛瞻,都對姜維的北伐持反對態度,朝堂之上甚至有以右將軍閆宇代替姜維為大將軍的聲音,對于後主近侍黃皓的專權,姜維也無可奈何,並因為曾經建議後主殺掉黃皓而感到恐懼。

趙廣趙廣

據《華陽國志》記載,姜維對黃皓專權恣肆很不滿,曾上言後主,請求誅殺黃皓。後主說:"黃皓不過是一個奔走效力的小臣罷了。過去董允對他切齒痛恨,我常常感到遺憾。您大人大量,又何必介意他呢?"姜維見黃皓枝附葉連,勢力很大,感到自己失言,便告辭後主出宮。後主命黃皓到姜維那裏謝罪,姜維對黃皓說自己要到沓中種麥,以資軍用,實際是為躲避黃皓。

景耀六年(263年),姜維表奏後主,說:"聞鍾會治兵關中,欲規進取,宜並遣張翼、廖化詣督堵軍分護陽安關口、陰平橋頭,以防未然"(《三國志·蜀書·姜維傳》)。

在這緊要關頭,黃皓不聽人言,卻信鬼神。他相信巫者的預言,認為敵人不會到來,稟告後主,把姜維的表章壓下,不予理睬,連大臣都不知道。

同年八月,魏軍兵分三路伐蜀:征西將軍鄧艾率兵3萬餘人,由狄道(今甘肅臨洮)進軍,以牽製蜀大將軍姜維駐守沓中(今甘肅舟曲西北)的主力;雍州刺史諸葛緒率3萬餘人,進攻武都(今甘肅成縣西北),以切斷姜維退路;鍾會率主力10餘萬人,欲乘虛取漢中,然後直趨成都。

鄧艾命天水太守王頎直攻姜維營地,命令隴西太守牽弘等人邀擊姜維的前部,而命令金城太守楊欣進擊甘松。姜維在沓中見鄧艾的軍隊攻來,又聽說鍾會進軍漢中,知漢中難保,立刻引兵東撤,急擺脫鄧艾,退往陰平。魏將楊欣等人追擊,直到疆川口,雙方大戰,姜維敗退,為搶先佔橋頭(陰平東南)的諸葛緒所阻。姜維從孔函谷(今甘肅省武都縣孔幽水人白龍江處)佯作向北欲繞道而東,作出出兵攻擊諸葛緒後部的樣子,誘使諸葛緒離開橋頭三十裏向北堵擊時,姜維乘機迅速通過橋頭,與廖化、張翼等合兵,據守劍閣。諸葛緒趕去阻截,差了一天,沒有趕上。

趙雲之子趙廣疑為姜維在沓中被鄧艾擊敗潰退的時候,戰死沙場,為掩護姜維撤退、為保衛父輩們打下的蜀漢基業而捐軀。

歷史記載

《蜀世譜》記載:" (趙)雲位雖不顯,然主直衛禁庭,為先主所親信,諸將莫能及也。馬超來降,時雲新喪內室,遂以超之從妹為妻。雲子統,虎賁左陛長,位至領軍、偏將軍。統弟廣,牙門將,統之異母弟也,激戰于強川,臨陳死。"

三國演義

趙廣登場于《三國演義》第九十七回:"正飲酒間,忽報鎮南將軍趙雲長子趙統、次子趙廣,來見丞相。孔明大驚,擲杯于地曰:'子龍休矣!'二子入見,拜哭曰:'某父昨夜三更病重而死。'孔明跌足而哭曰:'子龍身故,國家損一棟梁,吾去一臂也!'眾將無不揮涕。孔明令二子入成都面君報喪……後主思念趙雲昔日之功,祭葬甚厚;封趙統為虎賁中郎,趙廣為牙門將,就令守墳。二人辭謝而去。"

國之世臣

書明韓文黌白面將軍廟碑後

趙文濂

白面將軍,趙關將也。準陰侯下井陘戰死,土人廟祀之。明嘉靖時(1522-1566),廟久圯,宋元碑已斷,姓名官爵封號無可考。韓公重為起廟樹碑,以記其事,可謂知所先務矣。然其碑特為白石嶺施茶,作緣起耳。于將軍所以當祀之故,惜未之及也。竊嘗論之,漢兵西來,趙師東潰,將軍乘高居險以扼其鋒,眾寡不敵,關亡與亡,非所謂以死勤事者乎?而土人竟祀淮陰侯,過客往來,題詠不絕。將軍之廟殘毀于荒煙蔓草間,無人過而問焉。豈察以成敗論人乎?不然,土門關、白石嶺皆系沖途,何幸?不幸?若斯之不齊乎!夫淮陰之功,紀于太常,祭于大蒸,無不可者,然亦把于漢則然耳,非所論于趙也。井陘,趙之故地也;土人,趙之遺民也。將軍,亡身殉趙,趙之忠臣也;淮陰,侍強滅趙,趙之寇仇也。祀寇仇不祀忠臣,可乎?不可乎?魏之伐蜀也,鄧艾以氈自裹,與士卒推轉而下,襲陰平,降江油。諸葛瞻、趙廣御于綿行,戰敗死之,而蜀以亡。以情揆之,西蜀之地當祀諸葛瞻、趙廣乎?抑當把鄧艾乎?元之伐宋也,張宏範戰于崖山,破堅陣,焚巨舟。陸秀夫負帝昺赴海死,張世傑颶風覆舟溺海死,而宋以亡。以情揆之,南海之地,當祀陸秀夫、張世傑乎?抑當祀張宏範乎?淮陰之下井陘,其功不過如艾之襲陰平,宏範之戰崖山耳。而將軍之死于趙,較之瞻、廣之死于蜀,秀夫、士傑之死于宋,有過之無不及也。瞻,丞相亮之子;廣,順平侯雲之子,國之世臣也。秀夫位丞相,以處鈞衡;世傑為大將,以總師旅,國之大臣也。將軍守關之偏將耳,主帥陣亡,國王身虜,廣武君尚下燕獻策反顏事仇,何有于將軍乎?而為國捐軀,見危授命,與世臣、大臣,後先一轍焉。豈非忠義之氣,不以疏戚尊卑殊哉!瞻、廣、秀夫、世傑事跡,焜耀史策。後之論者,莫不仰其風,高其志,想見其為人。將軍姓名無聞,官爵封號不著,史記未之載,宋元之碑亦殘缺不全。古今來忠臣義士湮沒沈論,如將軍者,豈少也哉!韓公顯征闡幽、廉頑立懦,重修廟貌以厚風俗而正人心,非知所先務,能如是乎?吳郡三高祠,範蠡與張翰、陸龜蒙並祀,識者猶或非之。謂蠡非吳人也,且滅吳之仇人也;祀于越,不當祀于吳也。知範蠡之不當祀于吳,淮陰不當祀于趙,可知矣;知淮陰不當祀于趙,將軍之當祀于趙,益可知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