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尚志 -抗日將領

趙尚志

抗日將領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趙尚志(1908年—1942年2月12日),漢族,熱河朝陽(現遼寧省朝陽市)人,東北抗日聯軍建立人和領導人之一,東北地區最早的共產黨員之一。

1925年夏加入中國共產黨,北伐戰爭時期,趙尚志在東北地區組織和從事反帝反軍閥的革命活動。“九一八事變”後趙尚志被任命為中共滿洲省委常委、軍委書記。之後,趙尚志領導建立中共巴彥抗日遊擊隊(中國工農紅軍36軍獨立師)北滿珠河反日遊擊隊隊長,後任東北反日遊擊隊哈東支隊司令,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三軍軍長,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軍軍長,北滿抗聯總司令,東北抗日聯軍總司令,東北抗聯第二路軍副總指揮。趙尚志與李兆麟等建立了珠河、湯原抗日遊擊根據地。1942年2月12日,趙尚志在戰鬥中身負重傷後犧牲。

2009年,趙尚志被中央宣傳部、中央組織部等11個部門評為“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

  • 中文名
    趙尚志
  • 別名
    李育才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熱河省朝陽縣(現遼寧省朝陽市)
  • 出生日期
    1908年
  • 逝世日期
    1942年2月12日
  • 信仰
    共產主義
  • 職業
    軍人
  • 畢業院校
    黃埔軍校
  • 主要成就
    東北反日遊擊隊哈東支隊司令建立了珠河、湯原抗日遊擊根據地

人物簡介

趙尚志,1908年生,遼寧省朝陽縣人。早年投身學生愛國運動。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是東北地區最早的黨員之一。同年冬入廣州黃埔軍校第4期學習。1926年回東北從事革命活動。曾兩次被捕入獄,嚴守黨的機密,堅貞不屈。“九一八”事變後經組織營救出獄,任中共滿洲省委軍委書記。

趙尚志趙尚志

1933年10月領導建立珠河反日遊擊隊,任隊長。1934年6月任東北反日遊擊隊哈東支隊司令,與李兆麟等建立了珠河、湯原抗日遊擊根據地。1935年1月任東北人民革命軍第3軍軍長。1936年1月任北滿抗日聯軍總司令部總司令。同年8月任東北抗日聯軍第3軍軍長。後任中共北滿臨時省委執委會主席、第2路軍副總指揮。曾率部遠征松嫩平原,作戰百餘次,挫敗了日偽軍的重兵“討伐”。

1940年夏被錯誤地開除中共黨籍,忍辱負重,仍率小分隊堅持抗日鬥爭。他對周圍的同志說 我生是共產黨的人,死也要死在東北抗日戰場上。

1942年2月12日,在襲擊鶴崗梧桐河偽警察分所時,負重傷被俘後,痛斥敵人,拒絕醫治,壯烈犧牲,時年34歲。

新中國成立後,為了表彰趙尚志的抗日功績並永遠緬懷這位抗日英雄,人民政府把珠河縣改名為尚志縣,把他的犧牲地改為尚志村,把哈爾濱的一條主要街道命名為尚志大街。

2009年9月10日,在中央宣傳部、中央組織部、中央統戰部、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央黨史研究室、民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全國總工會、共青團中央、全國婦聯、解放軍總政治部等11個部門聯合組織的“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和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評選活動中,趙尚志被評為“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

人物經歷

早年經歷

趙尚志于1908年10月26日出生熱河省朝陽縣(現遼寧省朝陽市)喇嘛店的一個農民家庭,原籍山東齊東縣李金庄,五始祖趙學搬家熱河朝陽縣南八道村,曾祖父趙國昌有三子,宗子趙松年因無兒,過繼二弟的次子,五歲的趙振鐸為子,趙尚志就是趙振鐸的第三子。

24歲的趙尚志將軍(前排中,手拿馬鞭者)24歲的趙尚志將軍(前排中,手拿馬鞭者)

趙尚志的父親是清末秀才,在家鄉教私塾,幼年的趙尚志因此受到良好的教育。1917年初,他的父親因參與打死幾個搶掠百姓、強奸民女的官兵而受到官兵的追捕後,被迫背井離鄉,外逃避難。趙尚志于1919年隨母舉家來到哈爾濱投奔其父,後經同鄉介紹,父親在資本家呂家大櫃當賬房先生。年僅11歲的趙尚志從此走上社會謀生。1920年因家境貧困不能繼續讀書。曾在一白俄家當雜役,後在銀匠鋪當學徒,擺地攤賣面粉、燒餅等。1923年(十五歲) 在華俄道勝銀行哈市分行道裏支行當信差。

革命歷程

1925年趙尚志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冬季進入黃埔軍校第四期學習。1926年“中山艦事件”之後回東北從事革命活動,先後在東北最大城市哈爾濱領導組織學生運動,在雙城從事建黨工作,在長春市開闢黨的工作。同年10月中共長春支部正式成立,趙尚志在中共長春支部負責共產黨的長春通訊站工作。11月,他利用國共合作的時機,與國民黨員一道成立了國民黨吉林省黨部,並擔任常務委員兼青年部長。不久,趙尚志的活動被日本特務機關發現並告密。1927年3月2日,趙尚志被奉天軍閥駐長春憲兵逮捕並關進了長春第一監獄,後被押至南京。由于他始終堅持說自己是國民黨員,沒有暴露共產黨員的身份,所以同年5月20日被釋放出獄。出獄後,趙尚志又被黨組織派回東北工作。1930年秋,趙尚志到達沈陽後被分派在中共滿洲省委做團的工作。1931年4月,趙尚志第二次被捕入獄,嚴守黨的秘密,堅貞不屈。九一八事變後,經黨中央和滿洲省委營救出獄。

趙尚志將軍畫像趙尚志將軍畫像

1932年初,中共滿洲省委任命趙尚志為省委軍委書記。同年6月,東北大部分國土被日軍佔領。趙尚志決定盡快成立一支反滿抗日武裝,以武裝鬥爭直接反抗日本帝國主義。在他的一再要求下,中共滿洲省委同意趙尚志離開哈爾濱,秘密前往巴彥縣張甲洲領導的巴彥遊擊隊工作。化名李育才的趙尚志到了巴彥後,幫助張甲洲整飭了隊伍,培養了一批抗日骨幹。1932年11月,根據滿洲省委指示,巴彥遊擊隊被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三十六軍江北獨立師,張甲洲任師長,趙尚志任政治部主任。這支抗日隊伍在張甲洲、趙尚志等的領導下,深入敵後,開展遊擊戰爭,曾攻佔過巴彥縣城,打下過康金井火車站,進行過西征,橫掃過北大荒。後在一次戰鬥中,部隊內部有人擅自繳了兩個鄂倫春族牧民的獵槍,此事頓時激起數百名鄂倫春族牧民的圍攻,趙尚志隻好率領一部分戰士臨危奔走。不久,部隊又遭到日本關東軍的包圍合擊,在接二連三的沉重打擊之下,這支剛剛建立不久的抗日武裝被打散。

趙尚志後來在給朋友的書信中寫到:“風打麥波千層浪,雁送征人一段愁,披靡無數,被屏逐于千裏之外。”盡管因為此事導致他被開除黨籍,但考慮到他的革命經歷和多年對敵鬥爭的表現,大部分省委委員仍然主張讓他擔任民眾工作,不久後他即被任命為工會主席。

連環畫《抗聯英雄趙尚志》連環畫《抗聯英雄趙尚志》

1933年1月18日,東北工農義勇軍獨立師(原巴彥遊擊隊)在日軍的瘋狂掃蕩中解體。當時趙尚志是這支隊伍的主要負責人。中共滿洲省委不恰當地把責任全部歸咎于趙尚志,將其開除黨籍。

1933年4月,趙尚志來到賓縣孫朝陽的反日義勇軍參加抗日活動。最初為馬夫,後在攻打賓縣的戰鬥中,孫朝陽採用了趙尚志的軍事謀略攻下了縣城,趙尚志因此被任命為該部隊的參謀長。1933年10月10日,趙尚志帶領七名同志起義,在中共珠河縣委領導下建立珠河反日遊擊隊擔任隊長,後改編為哈東支隊任司令。一度受到不公正待遇的趙尚志,在珠河一帶揮槍抗敵。1934年5月,趙尚志率領的反日遊擊隊接連攻克了五常和巴彥兩座縣城。這支由中國共產黨直接領導的抗日武裝在趙尚志的率領下,給了侵華日軍以沉重打擊。1934年6月,珠河反日遊擊隊擴編為“東北反日遊擊隊哈東支隊”,趙尚志被任命為總司令。

1935年1月,中共滿洲省委領導人發生變動,當年堅持開除趙尚志黨籍的個別負責人已經調離。根據趙尚志的多次請求,新的省委慎重考慮趙尚志在離開黨組織兩年時間的表現,並多次派員親往賓縣和珠河認真傾聽趙尚志的意見。同時為慎重起見,省委又找了解趙尚志情況的同志談話,終于搞清了這起冤案的來龍去脈,于1月12日正式作出《關于恢復趙尚志同志黨籍的決定》。1936年,趙尚志任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軍軍長。第三軍所屬的9個師,在趙尚志的率領下,在半年多時間裏就參加了大小百餘次戰鬥,殲滅敵人一千多人。他統一指揮軍事行動,統籌安排給養,培養和調配幹部等方面,起了重要作用。開闢了湯原、木蘭、巴彥、鐵力等十餘縣為根據地。在根據地裏,建立了小型兵工廠、被服廠、倉庫和軍醫院,還建立了政治軍事幹部學校,他擔任校長。1936年8月間,他被任命為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軍軍長,下轄七個師,全軍約六千多人,活躍在松花江兩岸二十多個縣境內。

1938年12月末為尋求與中共中央聯系,蘇聯軍事援助,北滿臨時省委召開會議決定派趙尚志為代表赴蘇聯。

趙尚志將軍遇難地趙尚志將軍遇難地

1939年後,由于日偽軍連續派重兵“討伐”,抗日戰爭進入艱苦時期,日偽軍曾懸賞一萬元,通緝趙尚志,叫囂“一錢骨頭一錢金,一兩肉得一兩銀。”日偽軍還多次派遣日本特務混入抗日軍內部,企圖暗殺他,均未得逞。

1940年初,中共北滿省委召開第十次常委會並做出把趙尚志開除出黨的決議。在這份《關于永遠開除趙尚志黨籍的決定》中,指出把趙尚志永遠開除出黨的原因在于他犯有三大嚴重錯誤:一,趙尚志1936年在黨的會議上反對中共中央路線,反對王(明)康(生)指示信;二,實行左傾關門主義路線;三,懷疑北滿省委主要負責同志為黨內奸細,並密謀捕殺北滿省委負責人。

壯烈犧牲

1942年,趙尚志被日本特務誘捕。日本特務在行進途中向趙尚志開槍,趙尚志將日本特務擊斃,終因腹部中彈,被預先埋伏的人押回偽警署。趙尚志英勇不屈,堅強就義,時年34歲。

恢復黨籍

1982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中共黑龍江省委才根據中央組織部的指示,對趙尚志同志1940年遭受黨內處分一事進行認真的復查。同年6月8日,黑龍江省委做出《關于恢復趙尚志同志黨籍的決定》。該決定指出:“復原1940年1月中共北滿省委《關于開除趙尚志黨籍的決定》,恢復趙尚志黨籍,推倒強加給趙尚志的一切不實之詞,恢復名譽。”

人物成就

趙尚志與李兆麟等領導建立了珠河抗日遊擊根據地,取得了五常堡、肖田地等多次戰鬥的勝利,有力打擊了日軍的囂張氣焰,擴大了哈東支隊的政治影響。

趙尚志與夏雲傑領導的湯原遊擊隊會合,擴大和鞏固了湯原抗日遊擊根據地,並幫助湯原遊擊隊完成了改編任務。

趙尚志率領的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軍,活躍在松花江兩岸,極大地鼓舞了北滿人民的抗日熱情。

英雄事跡

智救戰友

趙尚志被開除黨籍後的一段時間,想方設法尋找省委領導同志。這時,一位剛從蘇聯回來的同志為尋找組織,在《國際協報》上登了一條啓事,以尋人為由,約省委常委金伯陽在哈爾濱市道裏區黨的一個秘密聯絡點“一毛錢飯店”見面。趙尚志看到這條啓事後,破譯出其中的暗語,也如期來到“一毛錢飯店”尋找黨組織,他見到了金伯陽和高慶有

趙尚志將軍戎裝復原像趙尚志將軍戎裝復原像

見面不久,幾個日本特務闖了進來。原來報上登載的啓事被日本特務看出了破綻。情急中,趙尚志裝作乞丐向金伯陽討飯要錢,以掩護他們逃離,但是3人還是被狡猾的日本特務逮捕。日本特務把他們押上汽車後,駛往憲兵隊。途中,當小汽車開到一拐彎處時,趙尚志乘日本特務不備、車速減慢之機,跳車逃走。誰知剛跑出幾步,就被敵人抓回,拽上汽車。

審問時,趙尚志一口咬定自己是要飯的,不認識那兩個人。日本特務見趙尚志衣衫襤褸,模樣寒酸,在反復審問幾次仍沒得到任何證據和口供的情況下,把他當作小偷,毆打一頓釋放了。

趙尚志不顧生命危險立即前往高慶有家中報信,示意其家人做好應急準備,以防日本特務到家中搜查。然後他又快速趕到金伯陽家,將藏在他家的電台轉移。兩天後,金伯陽、高慶有皆因日本特務未能抓住證據而被釋放。

機智脫困

1933年3月,為了能夠繼續抗日,趙尚志隻身從哈爾濱市來到賓縣投奔義勇軍孫朝陽的隊伍。當時,他身無分文,也沒有一條槍。義勇軍的人看他個子矮小,身體單薄,不想收留他。

趙尚志並不灰心,他說:“別看我個矮,可啥都能幹,當兵打仗、挑水做飯,樣樣都行!”在趙尚志的軟磨硬泡下,義勇軍勉強同意收下他當馬夫。

一次戰鬥中,孫朝陽的部隊被日軍圍困在賓縣東山,處境十分危險。在這危急時刻,趙尚志說:“像現在這樣一步一步退卻,不是等死嗎?眼下,必須以攻為守,最好是奇襲賓縣縣城。勝了,可以削弱日軍,獲得戰利品,補充自己;不勝,也可以牽動日軍,乘隙轉移,跳出糗圍圈。”一番話,聽得孫朝陽直點頭。于是,他讓趙尚志率隊攻城。戰鬥中,趙尚志帶領大家猛打猛沖,終于攻克縣城。孫朝陽的大部隊趁日軍回救縣城之機,沖出重圍,化險為夷。事後,孫朝陽十分高興,委任趙尚志為參謀長。

無暇婚嫁

1933年,趙尚志25歲,按當地習俗,早過了談婚論嫁的年齡,可他卻顧不上個人的終身大事。他父母抱孫心切,便隔三差五地催他找個對象,可趙尚志就是不同意。

李敏老人說,有一次,母親又催促趙尚志。逼急了,趙尚志索性對母親說:“我已經訂婚了。”母親不相信,非讓他把對象領回家看看不可。沒想到,沒過幾天,趙尚志就往家裏領回一群女青年。進門之後,這群女青年圍著趙尚志的母親,左一個歐巴桑,右一個大娘地叫個不停,並伺機開導老人:“您老有這麽個好兒子,還怕他找不到對象?”一時間,弄得老人家無言以對,往後就再也不催趙尚志找對象了。

趙尚志也渴望幸福的生活,但他為了革命事業,把愛深深埋在心底。他曾對戰友說:“不驅逐日寇就不成家!”

遺骨之謎

顱骨下葬

2008年10月25日早7時40分,載著趙尚志烈士顱骨的靈車從朝陽市公安局駛出,緊隨其後的26輛車裏是來自中央和遼寧省的各級領導和趙尚志親屬,以及市直機關、縣直機關、東北抗聯老戰士和子女代表等。

“趙尚志烈士顱骨安葬儀式”在10時許舉行,現場庄嚴肅穆。趙尚志最小的妹妹趙尚文在親人攙扶下也來到了儀式現場。趙尚文老人2005年87歲。2005年5月3日,在趙尚志顱骨發現將近一年後,趙尚文曾代表趙家27位親屬,簽字同意趙尚志顱骨安葬于朝陽。

發現頭顱

在2004年6月2日前,所有關于趙尚志烈士遺體的材料中隻提到,趙尚志犧牲後,日軍決定將趙尚志遺體空運到長春領賞。可到了機場才發現,屍體已開始腐爛。沒辦法,日軍隻好將其頭顱割下,運送到長春,然後將屍身丟棄在松花江裏。

趙尚志頭顱安葬儀式趙尚志頭顱安葬儀式

1945年10月2日清晨,當年的抗聯領導人之一、時任中共滿洲省委軍委書記兼蘇軍駐長春警備副司令的周保中,來到戰後的長春。周保中到長春後,即向蘇軍總司令馬林諾夫斯基元帥提出尋找楊靖宇和趙尚志的遺骸要求!

可是,當蘇軍對所有可能隱匿楊靖宇、趙尚志頭顱的地下室、軍用倉庫、秘密檔案室一一搜尋後,並沒有找到兩位烈士的頭顱。後來由于國民黨軍隊接管了長春,尋找工作不得不中斷了。

1948年3月初,我地下黨在國民黨佔領的長春醫學院發現了三個大玻璃瓶子,其中有抗聯將領楊靖宇、陳翰章的頭顱和抗聯戰士常基隆的心髒,趙尚志的頭顱仍無下落。

據日偽檔案史料記載:1954年6月,作為撫順戰犯管理所舍監號 353號的日本戰犯東城政雄首次交待自己參與謀殺趙尚志的經過,並附有揭發原偽興山警察署長田井久二郎罪行的書面材料。兩年後,田井久二郎也提交了《趙尚志將軍謀殺事件供述書》,坦白交待了謀殺趙尚志的全部過程,“我身為署長,應負命令指揮責任,因為謀殺趙尚志有功,而取得了獎狀和勛章,我承認全部事實,向中國人民謝罪……”。

2004年5月底,情況發生重大改變,人們在長春般若寺發現了一枚頭骨,可能與趙尚志有關。從此,有關人員進行了一次多方求證的苦旅。

2004年5月31日,長春市區般若寺在施工時出土一枚頭骨,這本是一件非常尋常的事。但是,第二天一個叫姜寶才的人出現了,這位正從事東北抗聯文獻片攝製工作的編劇,馬上聯想到東北抗聯名將趙尚志失蹤的頭顱。次日,抗聯老戰士、省政協原副主席李敏和趙尚志的親屬,來到長春,幾經周折,于當天將這具頭骨運回哈爾濱。

民間鑒定

6月18日,已堅信頭骨就是趙尚志的李敏老人,為了保證頭骨的安全,將頭骨轉移到自己家中,安放在二樓書房臨時設立的趙尚志靈堂。而後,老人家花了近萬元從景德鎮定做了“將軍罐”形瓷棺,庄重地把頭骨放入其中。

6月20日下午,李敏等人邀請魏正一、趙俊清及市公安局法醫進行聯合鑒定。

6月21日清晨,金宇鍾、王忠瑜等人聚集在李敏家中召開“例會”,作進一步商議。綜合各方面信息,大家分析認為,前兩步鑒定結論都是在鑒定人知情狀況下作出的,為更客觀、可信,應再請不知情的專家作第三步鑒定。當天上午,他們找到省公安廳四處法醫科科長、主任法醫劉英坤,請他們幫忙鑒定。

4天後,鑒定工作小組再次召開會議。市公安局刑事技術支隊法醫大隊主任法醫郭柏匯報:經與公安部第二研究所聯絡,雖然像這具已埋藏60多年的頭骨DNA鑒定無法進行,而做顱像重合則能對其性別、年齡、身高、生前創傷特征、死亡時間等要素得出結論,有99%的準確性,同時還可做容貌復原。宣傳部有關同志經與抗聯老戰士李敏、趙尚志胞妹趙尚文溝通,她們已同意將頭骨交給組織作鑒定。在東北烈士紀念館協助下,趙尚志父母及趙尚志犧牲時敵人拍攝的照片均已找到,並復製完畢。會議決定在一兩天內赴京對頭骨作進一步技術鑒定。

但是,就在鑒定工作小組準備啓程赴京之際,出現了意外,竟使赴京鑒定一下延期兩個多月。

照片面世

在長達兩個多月沉悶的協調過程中,一個意外發現,為後來的準確鑒定帶來了重大的佐證和轉機。

11月5日,在準備赴京鑒定之際,受李敏囑托,李龍找到東北烈士紀念館研究部主任李雲橋,準備購買《趙尚志傳》帶到北京贈送給親友。見到他時,很幸運的得到了一張李雲橋收集的關于趙尚志的圖片。《趙尚志傳》作者趙俊清及李雲橋等黨史研究專家分析認為,按照趙尚志在巴彥遊擊隊擔任政委的歷史情況分析,坐在前排中間位置手握馬鞭,腳穿馬靴的小個子應該是趙尚志。

李龍將這張照片放大,又通過電腦技術將坐在前排中間位置的年輕人照片單獨提取,與集體照一樣放大。兩張照片復製完成後,他將集體照拿給趙尚文看,請她辨認裏面有沒有趙尚志。趙尚文細細地觀察了十幾秒後,指著中間位置“手握馬鞭人”說,這個人長得像趙尚志,李敏老人看了照片後,也同樣得出了中間的小個子“像老軍長趙尚志”的結論。此後不久,李敏將這張照片帶給趙尚志的老戰友、中紀委原副書記韓光,趙尚志戰友李在德等進行辨認,他們都指認照片中坐在中間的“小個子”為趙尚志。

2004年11月28日,由市委宣傳部、市公安局、市民政局相關人員組成的赴京鑒定小組,以及趙尚文、李龍、本報記者等8人,齊聚李敏家中,準備乘坐當晚的Z16次列車赴京鑒定。。

29日10時15分,護送頭骨的面包車停在公安部第二研究所門前。前來迎接的該所主任法醫、研究員張繼宗表示,這具頭骨鑒定,是目前該所最重要的政治任務,絕不會出現一點紕漏。40分鍾後,頭骨移交工作結束,鑒定工作小組回到位于北京市西城區復興門北大街5號的住宿地黑龍江賓館,靜候訊息。張繼宗曾在哈爾濱讀書,對趙尚志極為景仰。接手對頭骨進行鑒定任務當晚,他連夜拜讀了《趙尚志》一書,對其中涉及鑒定的內容作了詳細記錄。第二天,他與助手田雪梅一起開始專心于這具頭骨的鑒定。

12月2日,結論出來了:這具頭骨就是抗日民族英雄趙尚志的!

張繼宗解釋說,從頭骨性別、年齡、身高,特別是生前左眼下的陳舊性傷痕,與趙尚志本人情況全部吻合。尤其值得註意的是,趙尚志犧牲後頭顱被敵人割下,後來被般若寺住持取走。從人類學角度看,這些因素足以證明頭骨的歸屬為趙尚志。第二天,正式的《鑒定文書》出來了。

這個權威鑒定,可謂一槌定音。赴京鑒定小組成員欣喜若狂,李敏老人于當晚特意買來兩米長的白色綢緞,在上面揮書“喜抱真魂歸故鄉”7個大字。

2004年12月18日,鑒定小組二次赴京,取回了二所顱像重合鑒定結果。這份鑒定報告寫道:經重合檢驗發現,送檢顱骨可檢驗部分上的標志點和趙尚志烈士照片上的標志點、標志線均能重合在標準範圍內,顱骨與照片的形態輪廓曲線一致,曲線間的距離(軟組織厚度)在正常範圍內,符合顱骨與照片出自同一人的條件。張繼宗解釋說:這就是說,不單是這枚顱骨被認定為是趙尚志將軍的,新發現的趙尚志生前照片,也被以科技手段得到認定。

後世紀念

紀念館

趙尚志紀念館建築面積5900平方米,布展面積4000平方米。紀念館以弘揚尚志精神為主題,以趙尚志革命戰鬥的一生為主線,通過實物、繪畫、圖片、場景及現代化科技手段,採取互動式、體驗式、還原式的方法,既考慮到現代人的欣賞習慣,又增強了觀眾的現場感。紀念館周圍是主題公園,內有趙尚志將軍的騎馬塑像,還有朝陽旅遊風景長廊等。

趙尚志紀念館趙尚志紀念館

養傷處

趙尚志養傷處位于哈爾濱市尚志大街走進西十三道街。1933年3月,趙尚志被錯誤地開除黨籍後,他帶著與日本侵略者作戰留下的累累創傷,從巴彥抗日遊擊隊來到哈爾濱養傷,找到他在許公紀念實業學校的同學于開泉,並在他家裏住了十餘天。趙尚志養傷處在第三次文物普查中被列為不可移動文物。

尚志縣

新中國成立後,為了表彰趙尚志的抗日功績並永遠緬懷這位抗日英雄,黑龍江省珠河縣第一屆工農代表大會通過決議把珠河縣改名為尚志縣,把他的犧牲地改名為尚志村,把哈爾濱的一條主要街道命名為尚志大街

烈士陵園

趙尚志烈士陵園位于朝陽縣尚志鄉尚志村,由主體設施趙尚志烈士陵園和附屬設施趙尚志將軍故居、趙振鐸墓、尚志柳廣場等組成,基本形成了以趙尚志烈士陵園為核心的紀念園區。趙尚志烈士陵園位于尚志村將軍山上,依山而建,于2008年10月趙尚志將軍誕辰100周年之際竣工落成。落成當日還舉行了隆重的趙尚志將軍顱骨安葬儀式。

烈士陵園烈士陵園

紀念詩詞

​《五律·梧桐河懷古》

楊將軍

1945年8月15日

虎將興關外,抗倭統雄師。

“小小滿洲國,大大趙尚志。”

仇讎如嫉惡,革命豈有私?

暗箭最難防,後人默無辭。

​《七絕·緬懷民族英雄——趙尚志將軍》

上海·張志真

誓與日寇拼到底,勇救民眾于水深。

牢記血淚“九一八”,永遠懷念趙將軍。

​《清平樂·趙尚志》

驍勇善戰,

去去頌不斷,

芳英紅遍松江畔,

萬古爭奇鬥艷。

青山環繞忠魂,

忠魂天昱子孫。

駐寺六十二載,

歷盡朝暉夕陰。

留得英名萬世芳

哈爾濱  漁樵

2008年,時值民族英雄趙尚志將軍百年誕辰,今將所作詩歌錄于此。

將軍歷世名尚志,

少年胸懷天下事。

民族有難共生存,

鑄就錚錚中華魂。

倭寇鐵蹄踏松遼,

白山黑水起英豪。

巴彥蘇蘇城破日,

將軍兵謀初顯時。

孤膽徒手赴哈東,

大義勸說胡匪兵。

烽火燃遍珠河岸,

木炮開啟賓州城。

統帥三軍顯兵威,

粉碎圍剿把敵摧。

東北抗聯兵馬壯,

日偽爪牙如縮龜。

誆去蘇俄事有因,

蕭牆禍起敵稱心。

感傷精忠岳武穆,

抗日將軍趨後塵。

將印兵權皆可奪,

抗敵意志不可磨。

百折萬鍛鐵骨在,

收拾東北好山河。

鶴立山中藏蛇蠍,

梧桐河畔伏豺狼。

將軍百戰身未死,

難敵背後使黑槍。

松濤悲鳴為之泣,

山河披素皆哀傷。

將軍雖去忠魂在,

留得英名萬世芳。

​尚志文選

黑水白山· 調寄滿江紅1936年

趙尚志烈士陵園趙尚志烈士陵園

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軍司令部給第四師的指令——關于四師的領導關系及司令部西征等問題 1936年

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三軍改編為抗日聯軍第三軍通告 1936年8月1日

東北抗日聯軍政治軍事學校臨時簡章草案 1936年9月10日

東北抗日聯軍政治軍事學校各種紀律詳則草案 1936年

東北抗日聯軍政治軍事學校學生委員會簡章 1936年

《軍事教育綱領》節選 1936年

新路線的確定 1936年9月18日

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軍暫定“官兵等級級製”草案 1936年12月1日

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軍暫頒指戰員零用費支付簡則草案 1937年1月1日

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軍主要紀念節日一覽表 1937年1月1日

抗日戰爭情勢和統一戰線問題 1937年3月16日

趙尚志給祥兄信——介紹交通員洪春珠、崔有勝簡歷 1937年7月18日

趙尚志、張壽篯給祥兄信——關于義勇軍統一戰線工作的報告 1937年7月17日

西征 1937年8月1日

總司令部給第六軍司令部的信——關于反擊日寇冬季“討伐”問題 1937年10月16日

趙尚志給雷炎的信——關于三軍的軍事路線問題 1937年11月14日

關于請示軍事指導和幫助等問題致蘇聯遠東軍司令及聯共軍黨委的信 1937年11月26日

趙尚志關于請示軍事指導和幫助等問題致蘇聯遠東軍司令及聯共軍黨委的信 1937年11月26日

趙尚志關于整飭軍隊紀律問題給各師負責同志的信 1937年12月1日

關于“抗日反滿”問題的意見 1938年

東北抗日聯軍總司令部通令(第5號)——關于宣誓問題 1939年

東北抗日聯軍總司令部通緝令第元號 1939年秋

趙尚志給戴鴻賓的信 1939年9月28日

趙尚志關于整飭東北抗日隊伍給三軍指戰員同志的信 1939年9月28日

趙尚志關于整理抗日隊伍及劃分活動區域問題給金策等同志信 1939年9月28日

趙尚志關于召集東北黨政軍負責人會議問題給金策的通知 1939年9月28日

趙尚志關于召集緊急會議給金策轉西方各黨委負責人的通知 1939年9月28日

東北抗日聯軍總司令部通緝令第15號——通令緝拿謝文東等投敵分子 1939年9月30日

趙尚志關于宣誓及訓練人材等問題給金策的通知 1939年10月10日

歌曲:十年血戰還要爭取最後的一朝 1940年

趙尚志給遠東紅旗軍黨委並轉聯共中央、中共中央信 ——關于個人問題(1940年1月13日)

東北抗日聯軍總司令部告東北民眾書——為爭取抗日勝利 1940年2月25日

趙尚志給中共北滿省委的請求書——請求重新審查改變開除出黨的決議 1940年3月20日

紀念紅色的五月 1940年5月

趙尚志給北滿省委的意見書——請求復查黨籍問題 1940年5月31日

謎語 1940年6月

楹聯作品 1940年6月

將就一些兒 1940年6月

土野的詩歌 1940年6月

關于東北抗日遊擊隊過去與現狀的略述 1940年11月27日

關于布置和建立東北遊擊隊的報告 1940年11月27日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