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安中

趙安中

趙安中,1918年出生于寧波市鎮海區駱駝鎮,現任香港榮華紡織有限公司董事長、寧波旅港同鄉會名譽會長、香港甬港聯誼會名譽會長,蘇浙同鄉會贊助人。趙安中十分關心家鄉教育衛生事業,已捐助百餘個項目,而且特別關心貧困山區、老區、海島的基礎教育事業,經常不辭勞苦親自上高山、下海島察看實情,確定捐贈項目,幾乎在全市所有的貧困鄉(鎮)都捐建了以林杏琴命名的教學樓。趙安中還多次以後代的名義捐資,並用心良苦地率領祖孫三代回鄉參與"希望工程"活動。因病于2007年11月4日5時13分在寧波辭世,享年90歲。

  • 中文名稱
    趙安中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寧波市鎮海區駱駝鎮
  • 出生日期
    1918年
  • 主要成就
    寧波市榮譽市民稱號浙江省愛鄉楷模榮譽稱號

人物介紹

趙安中1918年出生,鎮海駱駝鎮北塘畈趙家村人。早年就讀于家鄉團橋國小、庄市葉氏中興學校。1932年到寧波江廈街承裕錢庄學業。1934年因承裕錢庄歇業而學做保險業。1937年抗戰爆發後失業在家。1944年輾轉溫州、武漢、廣州等地從事小本生意。1949年留居香港,在宏興金號任職,1952年兼任新生布廠會計。1955年把妻兒接到香港。1956年6月進入日本江商洋行香港分行,後任該行董事。1959年與朋友合作創辦嘉豐紗廠,任董事、總經理。1963年嘉豐該名為榮華紡織有限公司。1966年獨資經營榮華。 1973年在印度尼西亞萬隆創辦紗廠。現任香港榮華紡織有限公司董事長,並為香港浙江省同鄉會聯合會、香港甬港聯誼會、寧波旅港同鄉會名譽會長,香港蘇浙同鄉會贊助人。多次資助內地特別是家鄉寧波的教育等社會公益事業,1986年與在香港的中興校友一起捐資建造中興中學。1989年5月捐資興建團橋國小林杏琴教學樓。此後,以林杏琴命名的捐資辦學項目,從故鄉鎮海擴展到寧海、餘姚、奉化、象山等寧波全市範圍乃至浙江省內金華、

88歲的趙安中88歲的趙安中

溫州台州、麗水的貧困鄉鎮和北京潭縣、貴州黔東南、黔西南等貧困地區。

趙安中先生和其子趙亨文以杏琴園教育基金的名義,向浙江大學捐贈人民幣1400萬元,設立"安中科技獎勵金"專項基金,用于獎勵該校每年獲得浙江省科技進步一、二等獎的教師。為了彰顯趙安中先生惠教澤學的善舉,浙大特別決定把今天在紫金港校區奠基的建工學院大樓冠名為"安中建工學院大樓"。趙安中先生捐資項目已達100多個。在家鄉鎮海捐資社會公益事業36項,計500多萬元人民幣。1994年7月被寧波市人大常委會授予榮譽市民稱號。1995年4月被浙江省人民政府授予愛鄉楷模榮譽稱號。

人物生平

少年時代

1918年農歷九月初六,趙安中就在這寧波鎮海駱駝鎮杜塘畈的趙家老屋呱呱墜地。當時,趙安中的祖父趙有倫,曾在寧波開過一家"正泰糖行"和一家"成大南北貨拆兌行",因其精明能幹而被同行尊為"殼王"。但當趙安中父親趙志萊和母親林杏琴結婚時,趙家已經敗落。

蘇浙同鄉會贊助人蘇浙同鄉會贊助人

趙安中的童年,大半日子是在離杜塘畈八裏的團橋鎮外祖父家度過的。開著"穗祥"米行兼酒坊的外公林炳榮是當地首富,對這個外孫鍾愛備至。他10歲時外公猝然病故。一年後,外婆也去世了。當家的過繼娘舅把趙安中送到團橋國小寄宿。經此變故,趙安中突然懂事,漸漸養成了一種隱忍、堅韌、務實的性格。半年後,趙安中轉往鎮海庄市中興學堂寄讀。趙安中初到中興的時候,因為貪玩,不肯下苦功,成績平平。到四年級以後,算術成績突然好了。原來,教算術的支家英先生有個特點,他把題目出在黑板上,黑板寫滿了就揩掉接著寫。做得慢了,題目都來不及抄,所以隻能眼睛看著黑板,心裏迅速地計算,手上寫出答案。支先生也隻要求你寫出答案,其目的就是訓練學生心算、快算。趙安中把這些做得非常熟練,終于練就了一手不凡的心算本事。

每到晚上,校長金茂如先生吹響了教笛,把所有的寄宿生不分年級集中到一個教室裏,親自給大家上古文課。如《古文觀止》裏的一些名篇,一般是每晚一段。有時也講一些新舊詩詞,或者講講故事。趙安中的古文基礎就是這個時期打下的。1990年,趙安中再次訪問母校,在和"新葉"文學社的同學談話的時候,說到李密的《陳情表》,他竟能流利地背誦出來,令在場的同學欽佩不已。3年中興生活,在趙安中的心中留下極為深刻的影響。但是,"九·一八"事變爆發,時局動蕩,趙家作出了讓趙安中輟學就商的決定。于是趙安中不得不在國小最後一個學期黯然離校。

學徒生活

1932年,15歲的趙安中進入寧波江廈街的承源錢庄做學徒。在這裏,他從一名上凈茶、洗水煙筒的國小徒起步。從踏進承源錢庄的第一天起,他就痛感自己的知識不夠用,于是,安中便想盡辦法借來各種書籍閱讀。趙安中在承源錢庄遇到了一位良師益友,他就是老板吳梅卿的兒子吳福年。吳福年自幼博覽群書,家裏還有許多珍貴的藏書。因為他倆都酷愛讀書,這使他們成了好朋友。在承源錢庄工作的3年裏,無論是《三國演義》、《紅樓夢》這樣的古書,還是《新中華》、《東方雜志》那樣的新文學雜志,他都來者不拒,埋頭苦讀,並與吳福年交流自己閱讀後的心得。另外,他還自學了上海立信會計學校的全套課本,這些無疑使他在學識上有一大飛躍。除此之外,在錢庄打雜、跑街的學徒生活還使他讀到了"商界實務"這部"無字之書"。承源錢庄,可以說是趙安中的"商科預備學校"。

1935年,正當趙安中3年滿師,躊躇滿志地準備在商海裏大顯身手時,一場空前的金融風暴從上海蔓延至寧波,席卷了寧波江廈街上林立的大小錢庄,十幾天中,停業倒閉了幾十家錢庄,承源錢庄也未能幸免。于是,趙安中失業了。不久,經過長輩的多方努力,趙安中成了一家保險公司的經紀人。兩年後,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抗戰全面爆發。國破家亡,人民流離失所,哪裏還有什麽保險可做?趙安中面臨又一次失業。1939年農歷三月初九,他終身感念的母親林杏琴因病去世,年僅40歲。母親去世後半年,22歲的趙安中和20歲的龔碧華按兩家父母既定的安排,喜結連理。自從在保險公司失業後,趙安中一直沒有正式的職業。1940年,他跟隨川叔(安中的族叔)去上海尋求出路。但上海並沒有讓他幹一番事業的機會。那是他一生中最痛苦的時期,民族處于水深火熱之中,個人事業屢屢遭挫,看不到前途,看不到希望,憂心如焚的惆悵,緊緊地壓在他的心頭。在和朋友鄭有庚的一番刻骨銘心的交談後,他明白了一個最基本的道理:千裏之行,始于足下。于是,趙安中毅然決定從頭開始,一步一個腳印地走自強自立的創業之路。

趙安中趙安中

投身商界後,趙安中奔波于漢口和廣州之間做金融買賣。最後,身不由己的趙安中還是落腳在香港。當時被命運拋擲到港島的趙安中舉目無親,全部財產除了隨身的小件行李外,就隻有20元美金,120餘元港幣,以及兩隻值不了多少錢的戒指。所幸香港有一個朋友沈紹敏,讓他有了一個棲身之處。在沈紹敏的幫助下,不久,他在一家"宏興金號"謀得一職,盡管職位卑下、薪資低微,但早已脫下"黃緞馬褂"的趙安中必須十分珍惜這個職位。他工作勤勉,待人誠懇,不但白天不出門,晚上也住在店裏,上班前下班後。時間長了,客戶和老板有了印象,知道店裏有一個做事很勤快的叫"趙安中"的伙計。後來趙安中又發現了一個可以為店裏效力的機會--店裏訂了香港的各種報紙,有的還訂了兩三份,以便同時給許多客人看。但趙安中發現,周末隻半天市,一收市,客人都走了,留下的報紙根本沒人看。每逢星期日、假期,更是大疊大疊的當廢紙拿出去。從報紙他又想到飲料,從飲料又想到香煙。這三項,每月節省百來元,對一個金號也許算不得什麽,但經理和老板對他留下了好印象,開始對他另眼相看。到了年關,入不敷出的金號遣散了大批職員,趙安中卻有幸被留了下來,職位和薪資也得到了提升。1952年,他被老板派到剛在九龍開設的新生布廠任會計。志向高遠的趙安中有意識地在工作之餘廣泛接觸紗布生意,聯絡客戶,參與布廠的原料採購和棉布推銷工作,並開始接觸對日貿易。

商界創業

1953年底,趙安中毅然辭去已經做了4年可謂駕輕就熟的金號和布廠工作,東渡日本,從事香港和日本的小宗貿易。他以一個寧波商人的精明,敏銳地預感到這是一條新路,而且將是改變他前途和命運的一個契機。到大阪不到一個月,新的天地未及開創,趙安中卻突然大口大口地吐起血來。多虧同行的李紹周先生及時把他送進醫院,才幸免于難。病魔沒能嚇倒趙安中。經過兩年的摸索,他的對日貿易已小有成就,收入相對豐厚,于是他把家眷從內地接到香港團聚,至此,一家分離的局面終于結束了。

可好景不長,1956年,日本商行大舉入港,堵死了趙安中的小本生意。萬般無奈之下,趙安中隻好進了日本的"江商"洋行香港分行當了一名小職員。剛進洋行打工時,他既不懂外文,又沒有客戶,幾個月下來沒做成一筆生意。1959年,李紹周的一個做棉花生意的日本朋友來找他。在上世紀50年代末,紗廠幫在香港稱王,做個紗廠老板是最吃香的。但是紗廠所需要的地皮廣,機器設備多,流動資金大,需要投入的資本更大,所以一般人不敢輕易做這行。這是趙安中最早創辦的實業,也可以說是日後的榮華紡織有限公司的前身。由于缺少資本,機器設備陳舊,再加上他對紗廠的業務又是外行,因此從開工之日起,就一直虧本,3年間紗廠從未贏利,身為敗軍之將的趙安中卻仍痴心不改。創業的欲望和抱負促使他在痛苦中抉擇,從失敗中奮起。1965年2月,48歲的趙安中徹底離開了他工作了將近10年的日本"江商"洋行,在友人的鼓勵幫助下,決定還是把紗廠辦下去,改名為"榮華",由李紹周從日本人手中把機器接過來,從收入豐厚、左右逢源的洋行職員到備嘗艱辛的紗廠小老板,但趙安中無怨無悔。

趙安中和夫人龔碧華全家福趙安中和夫人龔碧華全家福

1965、1966兩年香港的紗布業市場日趨低迷,行情很不好。榮華一路虧損,前途渺茫。又禍不單行,在越南戰爭中,榮華的另一董事李紹周由于和大陸的生意密切往來而被美國列入製裁的黑名單,榮華也因此被列入棉花禁運的黑名單,公司陷入困境。迫不得已,李紹周退出榮華,把所有股份轉讓給趙安中。到了1968年,香港的紗廠業重新振作,趙安中的榮華公司也終于扭虧轉盈,匯豐、渣打這樣的大銀行都主動跟趙安中做生意,搶著貸款給榮華。兩年後他在香港玫瑰新村擁有了第一套自己的住宅。1971年,經過一番考察分析後,趙安中決定捷足先走,把工廠遷往印度尼西亞的萬隆。可麻煩的是,外商去投資,一定要有在地人合作。正當人生地疏的趙安中一籌莫展時,和他相交數十年、深知他的為人和經營之道的老朋友王敏生又一次鼎力相助,出面介紹當地的西葯進口商周慕昌做榮華印尼廠的董事長。1972年,是趙安中平生最忙碌的一年。繁重的事務千頭萬緒,事必躬親。新廠從籌建、遷廠到開工出紗,前後才用了一年多時間。在此期間,兒時伙伴、當年上海聖約翰工商碩士的鄭祖耀來印尼助陣,大兒子趙亨衍也來到萬隆給父親做幫手。遷廠使榮華獲得了枯木逢春般的新生機,經營良好,生意興隆,棉紗的銷售供不應求。而幾年後香港紡織業的大蕭條,更驗證了趙安中當年決斷的英明。抓住先機的榮華廠從此漸入佳境,蒸蒸日上。從嘉豐到榮華的整整15年時間,一直是資不抵債,個中滋味實非一般人所能體會。

經商之道

力挽狂瀾智者勝

然而,趙安中的事業也並非就此一帆風順。1978年11月,印尼盾突然大幅貶值,一夜之間從415元兌換1美元,暴跌至625比1,這使得以外幣結算的榮華廠損失慘重,因為當時榮華手上有二百餘萬美元的印尼盾票據,有3個月以上用印尼盾作價的出售紗布契約;而預訂的棉花及欠款,則是用美元作價的。所以,印尼盾的突然貶值,對榮華意味著滅頂之災。接到兒子趙亨龍的告急電話,趙安中立即從香港趕到萬隆。盡管與兒子一樣憂心如焚,但久經風浪的趙安中卻臨危不亂。他冷靜地分析榮華面臨的情勢,密切註視著市場的動向。

愛鄉楷模趙安中愛鄉楷模趙安中

經過一番周密的行情調查,他發現在地的紗廠存貨甚多,由于利息高,銀根緊,廠家都願意脫貨求現,不但價格未漲,有的廠家為了渡過難關,保本甚至貼本拋售。做了這樣一番調查後,趙安中權衡了自己的實力和銀行額度,斷然做出了一個和別的廠家相反的決定:從銀行借入美元,兌換成印尼盾,向市場大量收購紗、布,用來繳清預售的期貨,而自己的紗、布兩廠,全部改做存貨。然後他穩坐釣魚台,靜觀其變。結果,一個月後,市上存貨漸缺,貨價看漲;6個月後,貨價上漲一倍多,榮華不但存貨全部賣完,而且售出期貨。就這樣,一場飛來橫禍在久經商戰的趙安中的隨機應變之下,不但化險為夷,而且因禍得福,此所謂力挽狂瀾智者勝。

誠信做人交摯友

趙安中一生的事業,每一步的發展都得益于朋友的襄助。可以說,趙安中事業的成功,首先是他做人的成功。趙安中和李紹周結識最早,東渡日本,進江商,都是李紹周領的路,創辦嘉豐,組建榮華,也有李紹周很大的功勞。在李紹周和另一位股東駱肇祥把股份轉到趙安中名下時,趙安中承諾隻要榮華在一天,他活一天,兩位的股本一定要還,利息照計!說話算數。一言九鼎,若幹年後,趙安中兌現了諾言。1968年,趙安中向渣打銀行融資成功,第一件事就把駱肇祥的股本先還清了。1973年,榮華在印尼順利開工,趙安中把欠了多年的李紹周的股本連本加利還給他。那時,李先生已經病重,他執意不收。但趙安中先生還是把錢打進了李太太的戶頭裏。

有朋友來向趙安中借錢。說是聯系了一票貨,要求趙安中給他開18萬元的額度證。趙安中很痛快地答應了。額度證開出去,這票貨到了,把提貨單全交給他。過了一段時間,他拿來1萬元錢,愁眉苦臉地來見趙安中。原來,他這票貨運到日本變質退貨,本埠的也隻銷出一部分。8萬元現在還不出,隻好以後還給他。趙安中把所有的單據統統還給他,並不要他還了,就當沒有發生過這回事。還是朋友把他當朋友,希望像以前一樣,有空來看看他!這個朋友對趙安中感激涕零,逢年過節,時不時來看趙安中。趙安中覺得很開心,進而有點自責:明明知道他是一個老式的生意人,沒有新的知識,隻會按老法子做生意,那就應該事先提醒提醒他,給他出出主意,可是自己沒有這樣做。這不是自己的錯嗎?這就是趙安中,明明自己賠了錢,還是替朋友著想。隻求不負人,何妨人負我;隻求奉獻,不計求取--這既是趙安中的人生觀念,也是他的金錢觀念。

愛國之心

"中興"起步寄愛心

中興學堂自1949年以來,已經停辦多年。1986年,在香港、上海的當年葉氏中興學堂的校友們有感于此,決定共同出資在鎮海庄市辦一所有相當規模的完全中學,以"中興中學"之名來紀念母校。1987年9月,佔地4萬多平方米,建築面積1.4萬多平方米的中興中學建成復校,趙安中特意派他的小兒子亨文跟隨包玉剛夫婦前來致賀。百年鍾聲重鳴,中興弦歌再奏。中興復校後,趙安中對母校關心更多。他先後十幾次來校看望師生,並一再出資,設立獎教金、獎學金,添置教育設備,購買圖書,修復葉氏義庄作紀念館,向學校捐贈電化教育設施等,使學校的各項設備日臻完善。1992年,他與包從興等幾位海外校友,再次出資162萬元人民幣擴建中興中學,使學校成為擁有400米跑道的標準田徑場,佔地80畝的現代化中學。中興復校近20年來,趙安中一直關註學校的發展,支持學校和校友會的工作。2005年他分別出資10萬和2萬人民幣支持學生新葉文學社的《新葉》社刊和中興校友會的《鍾聲會刊》。

趙安中先生出席寧波大學安中大樓落成典禮趙安中先生出席寧波大學安中大樓落成典禮

1989年,在母親林杏琴去世50周年之際,趙安中再訪故裏。趙安中捐資辦學,特別註重偏僻山區、貧困海島,因為在他看來,錦上添花莫如雪中送炭。因此,80高齡的趙安中多次上高山下海島,輾轉浙江各貧困縣市,給孩子們送去了文明和希望。四明山區是全國19個革命根據地之一,由于山高地僻,經濟落後,用房緊張,有不少學校的校舍低矮破敗,在風雨的侵蝕下成了危房,當地人戲稱是"清朝的房子,民國的桌子,共和國的孩子"。趙安中得知後,一口氣捐了11幢"林杏琴教學樓"。每次收到孩子們的來信和照片,總是趙安中最快樂的時刻。貴州也僅是一個開端。貴州之後,緊接著的是新疆河田、安徽青陽、四川甘孜、雲南昭通、陝北延安、天津薊縣,黑龍江齊齊哈爾和甘肅岷縣等幾十個項目。趙安中的希望工程項目已經分布全國11個省、市、自治區。趙安中的義舉不僅感動人,而且教育人,使人們懂得有一種力量叫愛心。慈善需要有錢來支撐,但慈善不僅僅是錢,更重要的是心,是一顆赤誠的愛心。

崇尚節約為國家

趙安中先生的公司寫字間是在香港最好的商務中心地段--中環,一年數十萬美金的租金。可是走進他的辦公室,處處可以感覺到他的節約風格。趙安中的秘書經常會陪趙先生一起請內地來的客人吃飯,每次她都會關照客人不要客氣,盡量吃好吃完,這樣趙先生才高興,因為趙先生最看不慣擺闊浪費,如果吃不完,也一定會打包帶回去。去過趙安中先生家的人都會感嘆:他家裏的裝潢,雖然當年也許算得上氣派,但在今天卻顯得過于老舊了--噪音很大的窗式空調,用了幾十年的家具,不太好使的老式煙道式熱水器,抽拉不靈活的窗簾……憑他的身份,憑他住的半山最好的地段,憑他捐出的巨款,這一切,與人們想象中的香港富豪金碧輝煌的豪宅落差太大了。他每次回鄉考察教育的車旅費、住宿費總是自掏腰包;哪怕是從外地來探望他的親朋在內,他也決不讓公家破費。

2004年3月,他患重病,身上插著引流管,還發著燒,居然在這種時刻,他仍在想著不要因為他的病情,而使已經答應捐助南京大學1200萬元建EMBA大樓的項目中途夭折。因此深夜叫秘書電呼南大駐港辦事處的左教授星夜從深圳趕到香港,當場安排捐款存到中國銀行以保證款項落實。所以後來南京大學的蔣校長在趙安中先生捐建EMBA大樓奠基儀式上講起此事時不由得熱淚盈眶。2005年5月21日,杏琴園教育基金向浙江大學捐贈人民幣1400萬元,用于在浙大設立"安中科技獎勵金"專項基金。在此前後,趙安中幾度到浙江大學。為自己的家鄉有一所世界一流的大學而感到自豪!這種境界,誠如與他相知甚深的湯于翰醫生對他的八個字的評價:"自奉極儉,慷慨施人。"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