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姬 -秦始皇之母

趙姬

秦始皇之母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趙姬(?―前228年),趙國邯鄲人,秦庄襄王王後,秦始皇生母,與秦庄襄王合葬于西安。趙姬原為呂不韋的姬妾,後成為秦庄襄王的王後,其子秦始皇即位為秦王後,她成為王太後,秦始皇統一天下追尊她為帝太後。她的真實姓氏已失載,"趙姬"一詞始于長篇歷史小說《東周列國志》,故史家也稱她為趙姬。

趙姬的身世即使在《史記·呂不韋列傳》一卷中,前後記載也自相矛盾,先說"呂不韋娶邯鄲諸姬絕好善舞者與居",後面又說"趙欲殺子楚妻子,子楚夫人趙豪家女也,得匿,以故母子竟得活。"這裏趙姬成了趙國大戶人家的女兒。

  • 中文名
    趙姬
  • 別名
    趙太後
  • 國籍
    中國(戰國趙國)
  • 民族
    華夏族
  • 出生地
    邯鄲(今河北省邯鄲市)
  • 職業
    王後、王太後
  • 主要事件
    嫪毐之亂

​人物簡介

趙姬,是秦始皇的生母,趙國邯鄲人,生年不可考,卒于公元前228年(秦王政19年),與其夫庄襄王(子楚)合葬于茝陽(芷陽,今陝西西安市東)。她本是呂不韋的姬妾,後成為秦庄襄王的王後,其子嬴政即位為秦王以後,她又成了王太後,秦始皇統一天下,追尊她為帝太後。她的真實姓氏已失載,“趙姬”一詞始于長篇歷史小說東周列國志》,故史家也稱她為趙姬。

“趙姬”這個稱呼,確切理解應該是“趙國女子”之意。趙姬的身世即使在《史記·呂不韋列傳》一卷中,前後記載也自相矛盾,先說“呂不韋娶邯鄲諸姬絕好善舞者與居”,這句話分明表示趙姬隻不過是個社會地位底下的舞女而已,後面又說“趙欲殺子楚妻子,子楚夫人趙豪家女也,得匿,以故母子竟得活。”這裏趙姬又成了趙國大戶人家的女兒。

邯鄲獻姬

提起趙姬我們還得從公元前361年說起,秦獻公薨,秦始皇的上高祖父秦孝公即位。當時一些小國逐漸被大國吞並,隻剩下齊、楚、燕、韓、魏、趙、秦七個勢均力敵的大國,也就是戰國七雄。而秦國地處西陲,在政治、經濟文化上都較其他位處中原的六國落後,秦孝公為了振興西秦重用商鞅,實行變法,國力逐漸強盛,勢力開始向東擴張,擊敗了六國合縱的戰略部署,一步步成為七國中的頭等強國。

秦昭襄王時,在六國之中,趙國與秦國實力相當。趙國在名將廉頗的指揮下,兩度擊敗了秦國的進攻。秦國被迫將太子安國君的兒子異人(後改名子楚)送入趙作為人質。安國君有子二十餘人,異人系屬庶出,排行居中,其母夏姬又不得寵,身如浮萍不能自主。當時秦趙兩國時有沖突,因此趙國並不禮遇子楚,他生活窘迫,前途渺茫。就在他抑鬱寡歡之時,遇到了一位頗有政治眼光的珠寶商人——呂不韋。呂不韋精明地意識到把寶押在這位暫時不得志的王子身上,比買賣珠寶更有利可圖。正如他所說:投資在田地上,終日辛苦勞作,即使收成好至多隻能獲利十倍;投資在珠寶上,每天奔走買賣,即使運氣好也隻能獲利百倍;而投資在政治上,幫助一個人定君安國,一旦成功便可享一世榮華,還可福澤後世。

呂不韋先設法賄賂了監督異人的衛兵,方便自己與異人結交。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取得異人的信任,這一點並不算太難,因為異人身在異鄉,舉目無親,可算有個人願意聽他訴說苦楚,替他構想將來的政治路途,他真是感激涕零,很快就視呂不韋為心腹。呂不韋首先買通了華陽夫人的姐姐,因為華陽夫人是安國君最寵愛的姬妾,但是無子嗣,于是華陽夫人的姐姐說服了華陽夫人收異人為義子,並在安國君那裏吹枕邊風,說異人如何如何孝順、有作為,應該立他為太子。安國君同意了華陽夫人的請求,這樣,呂不韋就邁出了第一步。

據說,呂不韋又從邯鄲諸姬中選中了一個美女,她聰明伶俐,嫵媚異常,這就是後人所稱的趙姬。呂不韋告知她要如此這般就能當上王妃,趙姬聽了欣然應允。于是二人便行夫妻之禮,不久,趙姬懷有身孕,呂不韋將她獻給異人,後來,趙姬產下一男嬰,取名為政,即嬴政。異人至死都無法證實嬴政是自己的孩子。

在華陽夫人的作用下,異人攜趙姬回到秦國並被立為儲君。昭襄王不久病歿,安國君嗣位,即秦孝文王,異人理所應當地當上了太子,但離王位還是差著一步,呂不韋可等不了了,他與趙姬商議,以酒色迷住秦孝文王,秦孝文王整天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不久就因貪歡過度而一命嗚呼!異人終于登上了王位,即秦庄襄王。華陽夫人為皇太後,嬴政為太子,呂不韋為相邦,封文信侯,食邑十萬戶。

嫪毐之亂

隨著秦國國力日益強盛,呂不韋功高蓋主,異人知道他精明異常,漸漸對他警惕起來。而呂不韋也有所察覺,他怎可束手待斃?于是與趙姬密議,要除掉異人,立嬴政為王,讓趙姬當上太後。于是趙姬夜夜獻寵,使盡妖媚之能事,逼的異人貪歡成癮,不久便衰弱不堪,36歲時一命歸西。庄襄王駕崩,嬴政登上國君的寶座,僅十三歲。趙姬為太後,尊呂不韋為仲父,國事全部委任于他。嬴政雖幼,卻有統治天下的野心和鬥志,他知道呂不韋是他最大的障礙,而呂不韋也知道嬴政非等閒之輩,兩人都在暗暗的較量。但禍事最終出在趙姬身上,她年輕守寡,不甘寂寞,又與呂不韋有舊情,兩人便秘密來往,呂不韋經常隨意出入宮幃。但他也害怕嬴政知道此事,像趙姬這樣不知檢點遲早會出事,自己不能不收斂一些。于是呂不韋找到了一個名叫嫪毐的人,此人別的不會,隻在房幃之事上能力異常,呂不韋把他獻給太後。從此趙姬與嫪毐在後宮朝夕不分,不久就懷孕了。

太後寡居有孕,是何等恥辱的大事,為了不使嬴政知道,她與嫪毐躲到距鹹陽西北二十裏處一座幽靜而華麗的雍宮居住,並先後產下了兩個男孩。日子一長,嬴政也有所耳聞,但此時的秦王政把精力正全部放在吞並六國的宏圖偉略上,隻好忍而不發。

嫪毐想,自己雖得太後寵愛,可日後一旦嬴政發覺,自己死無葬身之地,于是暗地裏起了篡位之心。他收買黨羽,與太後密謀,欲除秦王。影視劇中的趙姬嫪毐畢竟是市井小人,小人得志,忘乎所以。一天他與朝臣飲酒,酒後無一說出了自己的野心,朝臣(侯肥)慌忙報告嬴政,嬴政早就看嫪毐不順眼,當即令昌平君逮捕嫪毐,五馬分屍(這是一種毒刑,是把人的頭、雙手、雙腳這五個部位活生生地拉出身體),慘不忍睹!又發兵包圍雍宮,搜出太後私生的兩個兒子,當場撲殺(裝在袋子裏往下摔,直至摔死)。後把太後驅往棫陽宮監禁。眾多朝臣以死勸諫,曾殺害27個勸諫的大臣,後因茅焦以不孝而影響賢良的投奔,才與太後和好。

嬴政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順勢將呂不韋貶居蜀中。呂不韋接到旨意後,矛盾萬分,若說出實情,秦王政生性暴戾高傲,自己難再活命,眼看自己費盡心機幾十年的功績宣告破產,呂不韋絕望之中飲鴆自盡。趙姬聞訊後,想到與他共度的幾十年風雨,真是痛不欲生,三四年後抑鬱而死。

其實趙姬這個人的一生還算悲慘,以往的史學家給她的評價都過低.對呂不韋來說,她隻是一件禮物;對異人來說,她隻是一件發泄工具;對嬴政來說,她隻是一個體現自己盡了孝道的工具;而對嫪毐來說,她隻是一個助他擁有權力的工具。

趙姬之死

隨著秦國國力日益強盛,呂不韋功高蓋主,異人知道他精明異常,漸漸對他警惕起來。而呂不韋也有所察覺,他怎可束手待斃?于是與趙姬密議,要除掉異人,立贏政為王,讓趙姬當上太後。于是趙姬夜夜獻寵,使盡妖媚之能事,逼的異人貪歡成癮,不久便衰弱不堪,36歲時一命歸西。庄襄王駕崩,贏政登上國君的寶座,僅十三歲。趙姬為太後,尊呂不韋為仲父,國事全部委任于他。贏政雖小,卻有統治天下的野心和鬥志,他知道呂不韋是他最大的障礙,而呂不韋也知道贏政非等閒之輩,兩人都在暗暗的較量。但禍事最終出在趙姬身上,她年輕守寡,不甘寂寞,又與呂不韋有舊情,兩人便秘密來往,呂不韋經常隨意出入宮幃。但他也害怕贏政知道此事,像趙姬這樣不知檢點遲早會出事,自己不能不收斂一些。于是呂不韋找到了一個名叫嫪毐的人,此人別的不會,隻在房幃之事上能力異常,呂不韋把他獻給太後。從此趙姬與嫪毐在後宮朝夕不分,不久就懷孕了。

太後寡居有孕,是何等恥辱的大事,為了不使贏政知道,她與嫪毐躲到距鹹陽西北二十裏處一座幽靜而華麗的雍宮居住,並先後產下了兩個男孩。日子一長,贏政也有所耳聞,但此時的贏政把精力正全部放在吞並六國的宏圖偉略上,隻好忍而不發。

嫪毐想,自己雖得太後寵愛,可日後一旦贏政發覺,自己死無葬身之地,于是暗地裏起了篡位之心。他收買黨羽,與太後密謀,欲除秦王。

嫪毐畢竟是市井小人,小人得志,忘乎所以。一天他與朝臣飲酒,酒後無一說出了自己的野心,朝臣(侯肥)慌忙報告贏政,贏政早就看嫪毐不順眼,當即令昌平君逮捕嫪毐,五馬分屍(這是一種毒刑,是把人的頭、雙手、雙腳這五個部位活生生地拉出身體),慘不忍睹!又發兵包圍雍宮,搜出太後私生的兩個兒子,當場殺死。後把太後驅往棫陽宮監禁。後經眾多朝臣以死勸諫,才與太後和好。

贏政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順勢將呂不韋貶居蜀中。呂不韋接到旨意後,矛盾萬分,若說出實情,秦王政生性暴戾高傲,自己難再活命,眼看自己費盡心機幾十年的功績宣告破產,呂不韋絕望之中飲鴆自盡。趙姬聞訊後,想到與他共度的幾十年風雨,真是痛不欲生,三四年後抑鬱而死。

歷史記載

趙姬,邯鄲(今河北省邯鄲市)人,出身于富商家庭,秦庄襄王贏異人的王後,善歌舞,性淫蕩。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皇太後。

趙姬原是钜賈呂不韋的愛妾,她是一位姿容艷麗且能歌善舞的女子,被呂不韋視為至寶,生活在邯鄲,身世和籍貫無考。一天她對呂不韋請異人來府上飲酒。異人被趙姬的美色所迷,便誠懇的請求呂不韋把趙姬送給自己,呂不韋大怒,遂沉思一會,誠摯的對異人說:“我已經為你傾家蕩產了,難道還會在乎一個女人嗎?”第二日便送趙姬于異人。

時值秦趙長平大戰,異人回不了鹹陽,一年之後,秦昭王四十八年(前259年)一月,她生下一個兒子,取名為政,秦國國君姓嬴,便叫嬴政,又因生在趙國,而趙秦二國有著共同的祖先蜚廉(蜚廉一子惡來為秦之先人,一子季勝趙之先人),所以也稱趙政,他就是後來的秦始皇。

贏異人是秦昭王襄王的孫子,秦太子安國君的次子,母夏姬,夏姬失寵早逝,秦國把異人當作人質送于趙國,安國君的正妻華陽夫人沒有兒子,呂不韋用計說服華陽夫人,收異人為兒子,改名子楚,後來,安國君繼位為秦孝文王,立華陽夫人為後,立子楚為太子,孝文王在位一年而死,子楚繼位為秦庄襄王,立趙姬為王後,嬴政為太子,庄襄王在位三年而死,嬴政繼位為秦王,封趙姬為太後,呂不韋在秦庄襄王即位時已出任宰相,嬴政即位後仍任宰相,嬴政即位時年僅十三歲,大權操縱在呂不韋和太後手中,由于趙姬原是呂不韋的愛妾,這時雖貴為太後,仍與呂不韋情絲難斷,經常幽會,呂不韋怕隨著秦王的年紀長大,奸情暴露,對自己不利,力圖擺脫趙太後的糾纏,後來,秦人嫪毐因犯強奸罪入獄,呂不韋趁機對他假施宮刑,充當太監服侍太後,以滿足太後的淫欲,繆毐愛寵于太後,並使寡居的太後懷孕,二人害怕奸情暴露,便假稱佔了一卦,宜徙宮以避時躲災。她征得了嬴政的同意以後,就帶著假太監繆毐,移住遠離皇宮的雍城。先後生了兩個兒子,秦太後知道這樣下去不會隱瞞太久,便與繆毐商謀:一旦被嬴政知道,就取嬴政而代之,並以他們的兒子作為嗣君。

公元前238年(秦始皇九年),秦王開始親政,嫪毐乘機發動叛亂,為秦王出兵鎮壓,嫪毐被處死,他的兩個私生子也被殺,太後被幽禁,次年,又免去呂不韋的相位。

秦王下令,有敢為太後事諍諫者殺無赦,先後有二十七人因此被殺,陳屍于宮牆闕下,齊人茅焦,居然不怕死,又冒死為太後事請諫,說天上有二十八宿,現在才死了二十七人,願湊足二十八人之數,他力陳秦王為了得天下人心,不可冒不慈不孝的罪名,秦王為他所感動,拜茅集為仲父,尊為上卿,迎太後歸鹹陽。但他擔心生母與呂不韋鴛夢重溫,又讓自己丟臉,便令呂不韋“就國河南”即離開鹹陽去洛陽的封地。呂不韋被逐回洛陽,卻仍然有著巨大的政治活動能量,門前的賓客絡繹不絕,高談闊論。這又引起嬴政的猜忌,便下詔斥責呂不韋道:“你對秦國有什麽功德,竟然號稱仲父,食十萬戶?!你還是帶家屬回到蜀地去吧!”

秦王政二十年(前235年),呂不韋知道秦王政經不會放過自己的,呂不韋絕望的飲毒酒自盡于蜀地。

公元前228年(秦始皇十九年),帝太後死于鹹陽宮。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