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奢

趙奢

趙奢(生卒年不詳),嬴姓,趙氏,名奢。戰國時代東方六國的八名將之一,簡曰馬氏。主要生活在趙武靈王(前324-前299年)到趙孝成王(前265-前245年)時期,享年約60餘歲。馬服君趙奢墓坐落在邯鄲市區西北十五公裏處的紫山。

據《戰國策·趙策》記載,趙奢曾對平原君趙勝提過自己曾經亡命入燕,得到燕王信任,被任命為上谷守。

  • 中文名稱
    趙奢
  • 國籍
    趙國
  • 職業
    將領
  • 主要成就
    閼與之戰擊破秦軍
  • 地位
    東方六國八大名將之一
  • 官職
    國尉
  • 封爵
    馬服君

​簡述

趙奢趙奢

趙奢,中國戰國時趙國將領。生卒年不詳。與趙王室同宗,當屆貴族,戰國八將領之一,主要生活在趙武靈王(前324—前299年)到趙孝成王(前265—前245年)時期,享年約60餘歲。初為田部吏,執法無私,由平原君薦,主管趙國賦稅,卓有成效。後為將,悉心治軍,對下嚴而和,凡有賞賜必分部屬。熟諳兵法,尤重靈活運用。常誡其子趙括不可滿足于紙上談兵。趙奢以出奇製勝聞名,與廉頗藺相如同位,賜號馬服君。漢族“”姓起源。

​生平概述

趙奢的早期活動不詳。據<戰國策·趙策>載,他對趙勝說:“奢嘗抵罪居燕,燕以奢為上谷(燕郡,治所在今河北懷來縣,轄今張家門以東,呂平以北)守,燕之通谷要塞,奢習知之。”據此,他可能參與過武靈王胡服騎射的改革,而在惠文王四年(前295年)“沙丘之亂”後,趙成、李兌專權,迫害武靈王近臣,正值燕昭王召賢,趙奢亡命入燕,得信任,被任命為那守。趙惠文王十二年(前287年)李兌失勢,受其迫害者陸續回國,趙奢可能此時才回到趙國。

趙惠文王時,趙奢初做趙國的田部吏(征收田賦的小官),收租稅,執法無私。

周赧王四十四年(前271年),趙奢得到平原君的薦擢,被任命為治理全國賦稅的總管。趙奢管理全國的賦稅後,國家賦稅因之公平合理,百姓富裕,國庫充實。後來被任用做將軍,悉心治軍,對下嚴而和,凡有賞賜,必分給部屬。

惠文王十九年(前280年),趙奢被任命為將軍,跨進軍事行列。他帶兵攻取了齊國的麥丘(今山東商河縣西北),趙王因得城大喜,為之加增進酒,以示權賀。這以後便開始了他早期的軍事生涯。

周赧王四十六年(前269),秦軍攻趙,圍困閼與(今山西和順),情勢危急。趙國有將領認為,道遠路險,難以救援。趙奢認為,“其道遠險狹,譬之猶兩鼠鬥于穴中,將勇者勝”。遂受命率軍救閼與。趙軍西出邯鄲(今屬河北)30裏即停留不進,秦軍誤認趙軍怯弱,不敢援救閼與。趙奢乘其不備,率軍疾進至距閼與50裏處,搶先佔領有利地形北山,大敗秦軍。

趙奢死後,趙王為追念他為趙國所建立的功績,厚葬于邯鄲附近的西山,時人稱之為“馬服君”。其子孫以馬為姓,東漢名將伏波將軍馬援即為其後。

秉公稅官

趙奢原是一名不見經傳的普通的管理稅收的官員,歷史上對他的評價隻有八個字:“奉公守法,認真負責”。假如用現在語言來評價應該是:有較強的事業心,思想好,業務精,作風硬,在稅收工作中能較好地發揮自身的主觀能動性,為趙國的經濟發展籌集了大量的資金。

趙奢趙奢

話說在兩千多年前的一天,趙奢帶人到平原君的府上征收稅款,平原君是趙國的“相國”,“相國”就是統帥百官的官員。那平原君的家就是“相國府”了。既然是“相國府”,一定是深宅大院,家丁如林。果然,趙奢剛到門口,一群家丁就把他攔住。趙奢說明來意,出示相關文書,但是家丁還是不讓進門,俗話說“宰相門裏七品官”,這平原君府中的人哪個也沒把趙奢放在眼裏。一會從門裏出來個“管事的”,這個“管事的”更是十分蠻橫,他依仗平原君的權勢,不但拒不繳納稅款,而且還口出狂言。

趙奢依法征稅,自然不怕這幫不法之徒的囂張之舉,他平靜而又威嚴地說:“繳納稅款是國家的法令,抗稅不繳是要受到嚴懲的,平原君是法令的製定人,平原君家人就更應該積極納稅,否則以身試法必將受到法律嚴懲!”

然而“管事的”仗勢欺人慣了,或許不懂法,或許認為自己可以凌架法律之上,所以根本不聽趙奢的警告,一招手叫出九大漢來毆打趙奢一行。趙奢在“規勸”無效的情況下,依據當時趙國的法律,將所有搞稅之徒就地正法。

不久,這事傳到了平原君耳中。平原君十分惱怒,楊言一定要將趙奢革職查辦,並且還要問成死罪。一些好心人勸趙奢“三十六計,走為上計”,逃命去吧。但趙奢毅然拒絕,他認為秉公執未能,何罪之有!為何要逃跑呢!不僅不應逃跑,而且要論個是非。于是,他找到平原君,一身正氣地說:“你身為相國,卻聽任手下藐視、破壞國家法令,你想過後果嗎?如果滿朝文武官中都象你一樣置國家法令而不顧,那就會引起民憤,國家就會衰敗,一但戰爭發生,就會因民心向背而無人為國出力,因國庫虧空而無錢為軍隊支付餉銀,這樣一來趙國就有滅亡的危險,那時你還能在這裏享受相國的待遇嗎?”

平原君自知理虧,但還是辯解道:“你處分鬧事之人,為什麽不事先向我請示。”

趙奢回答說:“處理這事本來說是我的職權,難道執行法律還需請示嗎?”

平原君聽了趙奢一番話,十分佩服,發現他是一個很有才幹的人,于是推薦他上朝參政,以後趙奢與廉頗藺相如一道成了趙國的重臣。

閼與之戰

周赧王四十六年(趙惠文王三十年,前270年),秦軍派重兵圍困閼與(今山西和順縣)。趙惠文王急召名將廉頗商議,問閼與“可救不?”廉頗回答:“道遠險狹,難救。”

趙奢趙奢

( <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 )又召問樂乘,樂乘所答與廉頗一樣。趙王又召趙奢商議。趙奢認為:“其道遠險狹,譬之猶兩鼠鬥于穴中,將勇者勝。”(《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趙奢此議與趙王不謀而合。于是,趙王任命趙奢為將,率軍往解閼與之圍(參見閼與之戰)。 當時,秦軍在圍困閼與的同時,已經作了防止趙軍出兵救援的準備。他們發兵一支,向東直插武安(今河北武安縣西南),以成犄角之勢,牽製趙軍行動。趙奢偵知秦軍這一部署,從邯鄲出發才30裏就下令安營扎寨,命令軍中加固營壘,在營區周圍修築了許多屏障,故意做出毫無進取的姿態。並且命令部隊說:“有以軍事諫者死。”(《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軍中有一人建議火速去救武安,趙奢立即把他殺掉了。這樣,一直過了28天,而且再次增築營壘。秦軍派遣間諜進入趙軍駐地偵察,趙奢以好飯食招待後把他放走。間諜把趙軍的情況報告給秦軍將領,秦將非常高興,秦將認為:趙軍“夫去國30裏而軍不行,乃增壘,閼與非趙地也。”(《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隨之,放松了警惕。

在送走秦軍間諜以後,趙奢突然作出決定,集合部隊,卷甲而趨,向西急進。僅兩日一夜即抵達距離閼與50裏的地方。被拋在武安的秦軍聽說趙奢巳至閼與,如夢方醒,慌忙調集兵力奔向閼與。由于趙軍遠離後方,孤軍獨進,情勢依然十分危險。這時,趙軍中有一位名叫許歷的軍士,進見趙奢,說:“秦人不意趙師至此,其來氣盛,將軍必厚集其陣以待之。不然,必敗。”趙奢曰:“請受令。”許歷曰:“請就鈇質之誅。”趙奢曰:“胥後令邯鄲。”許歷復請諫,曰:“先據北山上者勝,後至者敗。”(《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

趙奢採納了許歷的主張,立刻發兵萬人,搶佔了北山製高點。果然,秦軍後至,爭奪北山不得上,擁擠于山下,陷入十分被動地位。趙軍利用有利地勢,居高臨下,俯擊秦軍。秦軍大敗,四散潰逃。閼與之圍隨之解除。此次戰役,使威行諾侯的強秦遭受了一次最大的挫折,多年後仍不敢輕舉妄動,恐怕重路閼與之覆轍。班師回朝後,趙惠文王封趙奢為馬服君,地位與廉頗、藺相如相等,被後人列為東方六國的八名將之一。又封許歷為國尉。

趙奢論兵

趙奢作戰註意審時度勢,料敵後動,堅持以因敵而變,靈活用兵為原則,這從他與大將田單的交談中可以看出。

齊國大將田單大擺火牛陣(參見即墨之戰),復興齊國之後,第二年出任齊國丞相。

趙奢趙奢

一天田單對趙奢說:我並不是不佩服將軍的兵法,“所以不服者,獨將軍之用眾”。過去“帝王之兵,所用者不過三萬,而天下服矣。今將軍必負(帶領)十萬、二十萬之眾乃用之,此單所不服也”。趙奢反對田單這一看法,他認為田單並不懂得用兵之道。他向田單詳細闡述了時勢變化同作,戰方式、戰爭規模相互之間的關系。他說:“古者,四海之內分為萬國。城雖大,無過三百丈者,火雖眾,無過三千家者。’然而現在是‘古之為萬國者,分以為戰國七’,‘千丈之城,萬家之邑相望’。時勢已發生了很大變化,戰爭的形式和規模也必須有相應的改變。例如‘齊以二十萬之眾攻荊,五年乃罷。趙以二十萬之眾攻中山,五年乃歸’。今天,齊國和韓國實力相當,以之進攻,難道以三萬之眾就能奏效嗎?‘以三萬之眾,圍千丈城’,不足圍城一角,用之野戰,不足以實行包圍,你將怎麽辦呢?”趙奢的一席話,說得田單“喟然太息”,表示誠服。

史書記載

lt;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有關趙奢的片段如下。

趙奢者,趙之田部吏也。收租稅而平原君家不肯出租,奢以法治之,殺平原君用事者九人。平原君怒,將殺奢。奢因說曰:“君于趙為貴公子,今縱君家而不奉公則法削,法削則國弱,國弱則諸侯加兵,諸侯加兵是無趙也,君安得有此富乎?以君之貴,奉公如法則上下平,上下平則國強,國強則趙固,而君為貴戚,豈輕于天下邪?”平原君以為賢,言之于王。王用之治國賦,國賦大平,民富而府庫實。

趙奢趙奢

秦伐韓,軍于閼與。王召廉頗而問曰:“可救不?”對曰:“道遠險狹,難救。”又召樂乘而問焉,樂乘對如廉頗言。又召問趙奢,奢對曰:“其道遠險狹,譬之猶兩鼠于穴中,將勇者勝。”王乃令趙奢將,救之。

兵去邯鄲三十裏,而令軍中曰:“有以軍事諫者死。”秦軍軍武安西,秦軍鼓噪勒兵,武安屋瓦盡振。軍中候有一人言急救武安,趙奢立斬之。堅壁,留二十八日不行,復益增壘。秦間來入,趙奢善食而遣之。間以報秦將,秦將大喜曰:“夫去國三十裏而軍不行,乃增壘,閼與非趙地也。”趙奢既已遣秦間,卷甲而趨之,二日一夜至,今善射者去閼與五十裏而軍。

軍壘成,秦人聞之,悉甲而至。軍士許歷請以軍事諫,趙奢曰:“內之。”許歷曰:“秦人不意趙師至此,其來氣盛,將軍必厚集其陣以待之。不然,必敗。”趙奢曰:“請受令。”許歷曰:“請就鈇質之誅。”趙奢曰:“胥後令邯鄲。”許歷復請諫,曰:“先據北山上者勝,後至者敗。”趙奢許諾,發萬人趨之。秦兵後至,爭山不得上,趙奢縱兵擊之,大破秦軍。秦軍解而走,遂解閼與之圍而歸。

趙惠文王賜奢號為馬服君,以許歷為國尉。趙奢于是與廉頗、藺相如同位。

相關信息

趙括少學兵法,言兵事,聰明強識,自認為“天下莫能當”。

趙奢趙奢

但僅記書本,並無實踐。趙奢以此“不謂善”,他憂慮地對妻子說:“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趙不將括即已,若必將之,破趙者必括也。”這種認識和憂慮,隻有擺脫了骨肉親情的羈絆,置國家利益于首位的人,才能具備,而他的憂慮,在長平大敗中得到應驗。 趙括紙上談兵的失敗已成後人殷鑒,其母之深明大義卻給後人留下深刻印象。此位老夫人可能受趙奢熏陶啓發,既明于執法,又深知國家利益至為重要。當趙王要任命趙括統領長平之兵時,她急忙上書阻止,明言“括不可使將”。然後說明趙括虛驕自大,頤指氣使,貪于財利,謀置田產,是與趙奢“父子異心”的人。趙王不聽,她當即要求:“王終遣之,即有如不稱,妾得無隨坐乎”這一要求,並非僅為保身,而是再次說明趙括必敗的嚴重性。就此可見,她不是古代那些隻知關心丈夫、疼愛子女,柔情脈脈的賢妻良母,而是一位有膽有識、剛毅果斷的愛國母親,這種母親形象,在中國婦女史上,是卓然生輝的,更受人們的尊敬。

人物典故

趙惠文王時,趙奢初做趙國的田部吏(征收田賦的小官),收租稅,執法無私,因平原君家不肯出租,趙奢依法處置,殺平原君家主事者九人。平原君發怒,要殺趙奢,趙奢說道:“君于趙為貴公子,今縱君家而不奉公則法削,法削則國弱,國弱則諸侯加兵,諸侯加兵是無趙也,君安得有此富乎?以君之貴,奉公如法則上下平,上下平則國強,國強則趙固,而君為貴戚,豈輕于天下邪?”(《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意思是說:“您是趙國的貴公子,現在縱容您家不奉行公事,那麽國法就會削弱;國法削弱了。國家就會衰弱;國家衰弱,各國就會進兵侵犯;各國進兵侵犯,趙國就不能存在,那您還怎麽保持現在這樣的富貴呢?像您這樣地位高貴的人,如能奉公守法,那麽全國上下就會公平合理;上下公平合理,國家就強盛;國家強盛,趙國統治就鞏固了,您作為國君的親族,難道會被天下人輕視嗎?”平原君聽了這番道理,認為趙奢是位很賢能的人,向趙王介紹舉薦。周赧王四十四年(前271年),趙奢得到平原君的薦擢,被任命為治理全國賦稅的總管。趙奢管理全國的賦稅後,國家賦稅因之公平合理,百姓富裕,國庫充實。後來被任用做將軍,悉心治軍,對下嚴而和,凡有賞賜,必分給部屬。

惠文王十九年(前280年),趙奢被任命為將軍,跨進軍事行列。他帶兵攻取了齊因的麥丘(今山東商河縣西北),趙王因得城大喜,為之加增進酒,以示權賀。這以後便開始了他早期的軍事生涯。

周赧王四十六年(趙惠文王三十年,前270年),秦軍派重兵圍困閼與(今山西和順縣)。趙惠文王急召名將廉頗商議,問閼與“可救不?”廉頗回答:“道遠險狹,難救。”(《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又召問樂乘,樂乘所答與廉頗一樣。趙王又召趙奢商議。趙奢認為:“其道遠險狹,譬之猶兩鼠鬥于穴中,將勇者勝。”(《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趙奢此議與趙王不謀而合。于是,趙王任命趙奢為將,率軍往解閼與之圍(參見閼與之戰)。

當時,秦軍在圍困閼與的同時,已經作了防止趙軍出兵救援的準備。他們發兵一支,向東直插武安(今河北武安縣西南),以成犄角之勢,牽製趙軍行動。趙奢偵知秦軍這一部署,從邯鄲出發才30裏就下令安營扎寨,命令軍中加固營壘,在營區周圍修築了許多屏障,故意做出毫無進取的姿態。並且命令部隊說:“有以軍事諫者死。”(《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軍中有一人建議火速去救武安,趙奢立即把他殺掉了。這樣,一直過了28天,而且再次增築營壘。秦軍派遣間諜進入趙軍駐地偵察,趙奢以好飯食招待後把他放走。間諜把趙軍的情況報告給秦軍將領,秦將非常高興,秦將認為:趙軍“夫去國30裏而軍不行,乃增壘,閼與非趙地也。”(《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隨之,放松了警惕。

在送走秦軍間諜以後,趙奢突然作出決定,集合部隊,卷甲而趨,向西急進。僅兩日一夜即抵達距離閼與50裏的地方。被拋在武安的秦軍聽說趙奢巳至閼與,如夢方醒,慌忙調集兵力奔向閼與。由于趙軍遠離後方,孤軍獨進,情勢依然十分危險。這時,趙軍中有一位名叫許歷的軍士,進見趙奢,說:“秦人不意趙師至此,其來氣盛,將軍必厚集其陣以待之。不然,必敗。”趙奢曰:“請受令。”許歷曰:“請就鈇質之誅。”趙奢曰:“胥後令邯鄲。”許歷復請諫,曰:“先據北山上者勝,後至者敗。”(《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

趙奢採納了許歷的主張,立刻發兵萬人,搶佔了北山製高點。果然,秦軍後至,爭奪北山不得上,擁擠于山下,陷入十分被動地位。趙軍利用有利地勢,居高臨下,俯擊秦軍。秦軍大敗,四散潰逃。閼與之圍隨之解除。此次戰役,使威行諾侯的強秦遭受了一次最大的挫折,多年後仍不敢輕舉妄動,恐怕重路閼與之覆轍。班師回朝後,趙惠文王封趙奢為馬服君,地位與廉頗、藺相如相等,被後人列為東方六國的八名將之一。又封許歷為國尉。

趙奢作戰註意審時度勢,料敵後動,堅持以因敵而變,靈活用兵為原則,這從他與大將田單的交談中可以看出。

齊國大將田單大擺火牛陣(參見即墨之戰),復興齊國之後,第二年出任趙國丞相。一天田單對趙奢說:我並不是不佩服將軍的兵法,“所以不服者,獨將軍之用眾”。過去“帝王之兵,所用者不過三萬,而天下服矣。今將軍必負(帶領)十萬、二十萬之眾乃用之,此單所不服也”。趙奢反對田單這一看法,他認為田單並不懂得用兵之道。他向田單詳細闡述了時勢變化同作,戰方式、戰爭規模相互之間的關系。他說:“古者,四海之內分為萬國。城雖大,無過三百丈者,火雖眾,無過三千家者。’然而現在是‘古之為萬國者,分以為戰國七’,‘千丈之城,萬家之邑相望’。時勢已發生了很大變化,戰爭的形式和規模也必須有相應的改變。例如‘齊以二十萬之眾攻荊,五年乃罷。趙以二十萬之眾攻中山,五年乃歸’。今天,齊國和韓國實力相當,以之進攻,難道以三萬之眾就能奏效嗎?‘以三萬之眾,圍千丈城’,不足圍城一角,用之野戰,不足以實行包圍,你將怎麽辦呢?”趙奢的一席話,說得田單“喟然太息”,表示誠服。

趙奢作為良將,有著高尚的品格。他不循私情,“受分之日,不問家事,”其子趙括少學兵法,言兵事,聰明強識,自認為“天下莫能當”。但僅記書本,並無實踐。趙奢以此“不謂善”,他憂慮地對妻于說;‘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趙不將括而已;若必將之,被趙者必攝也。”這種認識和憂慮,不是常人所能具備的,而他的憂慮,果被子其言中,趙括所率的趙軍在長平之戰中被秦將白起全殲。

趙奢與士卒感情極深,如其夫人所言:“身所食飲而進者十數,所友者百數,大王及宗室所賞賜者盡與軍吏士大夫。”因此,戰士皆願為之效命。在作戰中,他執法如山,賞罰分明,再加上用兵如神,因此,帶出了一支所向披靡的勁旅。曹操曾說:“苦者趙奢、竇嬰為將也,受財千金,一朝散之,故能濟成大功,永世流聲。吾讀其文,未嘗不慕其為人也。”可見其對後世影響之深。

趙奢死後,趙王為追念他為趙國所建立的功績,厚葬于邯鄲附近的西山,時人稱之為“馬服君”。其子孫以馬為姓,東漢名將伏波將軍馬援即為其後。

人物評價

趙奢作為良將,有著高尚的品格。他不循私情,“受分之日,不問家事,”其子趙括少學兵法,言兵事,聰明強識,自認為“天下莫能當”。但僅記書本,並無實踐。趙奢以此“不謂善”,他憂慮地對妻于說;‘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趙不將括而已;若必將之,被趙者必攝也。”

趙奢趙奢

這種認識和憂慮,不是常人所能具備的,而他的憂慮,果被子其言中,趙括所率的趙軍在長平之戰中被秦將白起全殲。 趙奢與士卒感情極深,如其夫人所言:“身所食飲而進者十數,所友者百數,大王及宗室所賞賜者盡與軍吏士大夫。”因此,戰士皆願為之效命。在作戰中,他執法如山,賞罰分明,再加上用兵如神,因此,帶出了一支所向披靡的勁旅。曹操曾說:“苦者趙奢、竇嬰為將也,受財千金,一朝散之,故能濟成大功,永世流聲。吾讀其文,未嘗不慕其為人也。”可見其對後世影響之深。

趙奢有豐富的軍事思想。從閼與之戰中“告之不被,示之不能”、“能為敵司命”、“反客為主”、“居高臨下”等戰略戰術來看,他顯然吸取了孫武孫臏的軍事思想。從他于孝成王二年(前264年)與田單論兵法來看他重視對戰爭情勢和特點的研究,最後使田單折服地說:“單不至也。”說明他有較高的軍事造詣。

趙奢死後,趙王為追念他為趙國所建立的功績,厚葬于邯鄲附近的西山,時人稱之為“馬服君”。其子孫以馬為姓,東漢名將伏波將軍馬援即為其後。

評價

趙奢作為良將,有著高尚的品格。他不循私情,“受分之日,不問家事,”其子趙括少學兵法,言兵事,聰明強識,自認為“天下莫能當”。但僅記書本,並無實踐。趙奢以此“不謂善”,他憂慮地對妻于說;‘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趙不將括而已;若必將之,被趙者必攝也。”這種認識和憂慮,不是常人所能具備的,而他的憂慮,果被子其言中,趙括所率的趙軍在長平之戰中被秦將白起全殲。

趙奢與士卒感情極深,如其夫人所言:“身所食飲而進者十數,所友者百數,大王及宗室所賞賜者盡與軍吏士大夫。”因此,戰士皆願為之效命。在作戰中,他執法如山,賞罰分明,再加上用兵如神,因此,帶出了一支所向披靡的勁旅。曹操曾說:“苦者趙奢、竇嬰為將也,受財千金,一朝散之,故能濟成大功,永世流聲。吾讀其文,未嘗不慕其為人也。”可見其對後世影響之深。

趙奢死後,趙王為追念他為趙國所建立的功績,厚葬于邯鄲附近的西山,時人稱之為“馬服君”。其子孫以馬為姓,東漢名將伏波將軍馬援即為其後。

歷史影響

趙奢有豐富的軍事思想。從閼與之戰中“告之不被,示之不能”、“能為敵司命”、“反客為主”、“居高臨下”等戰略戰術來看,他顯然吸取了孫武、孫臏的軍事思想。從他于孝成王二年(前264年)與田單論兵法來看他重視對戰爭情勢和特點的研究,最後使田單折服地說:“單不至也。”說明他有較高的軍事造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