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增熹

趙增熹

趙增熹是香港流行歌曲作曲人,擔任作曲、編曲、唱片監製、演唱會音樂總監及電影配樂等多項工作。個人作品有:《無人願愛我》、《這一次意外》、《多心》、《空中飛人》、《回報》、《不如重新開始》、《8步半》、《鑽禧》、《相戀兩個字》、《珠光寶氣》、《心跳如歌》、《心如蝶舞》。

  • 中文名稱
    趙增熹
  • 外文名稱
    Chiu Tsang Hei
  • 職    業
    資深音樂人
  • 代表作品
    》、《空中飛人》、《回報》、《不如重新開始
  • 出生日期
    1967年3月7日

人物簡介

趙增熹(Chiu Tsang Hei,1967年3月7日-),香港流行歌曲作曲人,擔任作曲、編曲、指揮、唱片監製、演唱會音樂總監及電影配樂等多項工作。

基本信息

中 文 名 趙增熹

趙增熹

英 文 名 CHIU Tsang Hei

生日 1967年3月7日

職業 資深音樂人

香港流行歌曲作曲人,擔任作曲、編曲、唱片監製、演唱會音樂總監及電影配樂等多項工作。

從藝經歷

趙增熹

趙增熹自1986年起從事唱片製作助理,當時已開始與多位歌手合作如張國榮、梅艷芳、倫永亮等。其間監製了多首作品,林憶蓮《野花》專輯是其中之一。

趙增熹亦曾擔任香港多個演唱會之音樂總監,及為多名香港歌手擔任唱片監製。他亦參與電影配樂工作,並憑《玻璃之城》及《安娜瑪德蓮娜》獲提名1998年度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原創音樂。及憑《甜蜜蜜》、《嬤嬤煩煩》及《色情男女》同時獲提名為1996年度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原創音樂,以《甜蜜蜜》奪得此獎項。

憑著他的音樂才華和高深的音樂造詣,不斷創製出多首令人耳熟能詳的流行歌曲及專輯; 因此,成為各大演唱會音樂總監之熱門人選, 曾替張信哲、許志安、劉德華、郭富城、張學友、李克勤、梁詠琪、李玟、王菲等擔任個人演唱會音樂總監。唱片監製方面, 趙增熹曾為李克勤、梁詠琪、陳慧琳、張柏芝、楊千嬅、劉德華、陳小春及李玟等多位歌手監製歌曲。近期監製的歌曲包括李克勤“高妹”、梁詠琪“高妹正傳”及關心妍“負擔不起”更被獲選為二零零二年度最受歡迎歌曲之一

成就榮譽

電影 電影獎/電影節 電影獎項 結果

趙增熹

甜蜜蜜(1997) 第 17 屆香港電影金像獎 香港 香港 1998 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 獲獎

帆帆(1997) 第 17 屆香港電影金像獎 香港 香港 1998 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 提名

玻璃之城 (1998) 第 18 屆香港電影金像獎 香港 香港 1999 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 提名

安娜瑪德蓮娜 (1998) 第 35 屆 金馬獎 台灣 1998 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 提名

安娜瑪德蓮娜 (1998) 第 18 屆 香港電影金像獎 香港 香港 1999 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 提名

玻璃之城 (1998) 第 35 屆 金馬獎 台灣 1998 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 提名個人作品 《天命最高》(尋秦記主題曲) 演唱:古天樂 《隻要我活過哭過》 演唱:林憶蓮 《無人願愛我》 演唱:梅艷芳 《這一次意外》 演唱:張學友 《多心》 演唱:張信哲 《空中飛人》 演唱:李克勤 《回報》 演唱:陳慧嫻 《不如重新開始》 演唱:林憶蓮 《8步半》 演唱:楊千嬅 《鑽禧》(tvb電視劇珠光寶氣主題曲) 演唱:關淑怡 《相戀兩個字》(TVB劇集《珠光寶氣》插曲)演唱:林保怡、黎姿 《心跳如歌》(電影“武俠梁祝”主題曲)(粵語) 演唱:蔡卓妍 《心如蝶舞》(電影“武俠梁祝”主題曲) (國語) 演唱:蔡卓妍 《說謊》 演唱:張信哲 專輯製作 2005《李克勤演奏廳》 環球公司 2006《李克勤演奏廳II》環球公司 2007 蔡琴《金聲演奏廳》環球唱片 演唱會 2003 繼續張國榮慈善演唱會 2005港樂葉茜文演唱會 2008《你的克勤演奏廳演唱會》擔任指揮及音樂總監。 2009《左麟右李演唱會》擔任指揮及音樂總監。

人物評價

現今流行曲不如往昔人所皆知,于唱片業界黃金高峰期入行的趙增熹,親身經歷樂壇從高處轉型滑落、目睹巨星殞落且後繼無人,錐心感慨註定比行外人入心入肺。

趙增熹

四十二歲生肖屬羊的趙增熹,今年牛年六沖犯太歲,人生事業處處遇轉機。刻下的他早計畫轉戰行政管理且已備妥,默默期許天時地利碰上人和再造巨星。當觀眾認定低調的趙增熹已停留在昨日輝煌,他忽爾高調登上《超級巨聲》舞台,大吐監製式冷血狠評,與參賽者鬥過你死我活,不留情面有話直說的監製式評語贏得不少掌聲,坊間知名度激增。本來為了搜羅人才,誰知道成功捕星前,趙增熹自己似乎已經成為矚目新星,在《超級巨聲》演唱會上演奏鋼琴。

人物履歷

星星選拔賽

關于音樂比賽,趙增熹說起來的確有點感慨:“呂方、梁漢文、許志安、鄭秀文……很多我做過的歌手都是歌唱比賽出身,所以我一定會認同歌唱比賽是造就巨星的地方。但回看過去十年,歌唱比賽功能完全失卻,梅艷芳、張國榮般的巨星再沒出現過,分水嶺應該出現在陳奕迅。Eason後誰贏過新秀冠軍?我已經完全沒有印象。”以趙增熹的地位,他經常被邀請擔當歌唱比賽評審是平常事,卻沒想過《超級巨聲》的評判也是“表演者”之一。“初以為《超級巨聲》隻是一個很大型的歌唱比賽,我完全不知道需要這麽高調!曾經跟導演說過不擅長在鏡頭前說話,他們便叫我把現場看成錄音室,從日常監製角度出發給予批評便可。”結果趙增熹對參賽者一針見血的狠評大受歡迎,再來他發現香港樂壇原來充滿希望。“近年歌手資質之平庸已經人所共知,說實話我的確有點意興闌珊。沒想過在比賽中看到不少年紀輕輕的參賽者,水準極高,上台前後判若二人!”雙眼發光的趙增熹異常興奮地分享,此刻他應該同意拋頭露面是物有所值。

潮州獨生子

生于潮州人家庭,作為獨子的趙增熹童年時過得無牽無掛。“我上有三個姊姊下有三個妹妹,剛好夾在中間,是家況唯一的男孩,全家女人也很疼我,幾乎可以用橫行無忌來形容。在沒有任何刻意栽培或壓力,趙增熹說與音樂掛勾是天生自然的事。“六歲時,我自己走到鋼琴前跟家人說要學,喜歡的時候彈一下,不喜歡就停下來,過一陣子又再拚命彈,不過始終鬧?玩,鋼琴八級試都沒考完。直至中學才真正開始玩音樂,組團、參加校際音樂節,經常四出表演。”趙增熹說自己是那種老早立定志向的人:“我感覺現在跟中三時的自己沒有分別,那時候舉辦中五聯校比賽,我在樂隊況負責整理所有樂譜、指導隊員如何彈奏,就跟現在的演唱會音樂總監的工作沒差別,隻是規模大很多而已。”而學生時代的組團生活也在預演日後的人生。

多少個顧家輝

資質優良,念聖若瑟英文書院,會考成績2A1B3C,在從事布料貿易生意的父親眼況,趙增熹自然是承繼衣缽的最佳人選,可惜中五那年,他的父親因病過世。骨子況生性不羈的藝術細胞更完全主宰了趙增熹。“傷心過後,突然發覺沒人管得了我,玩音樂玩得更瘋狂。”不停舉辦音樂會,一年四、五個;演唱會不論大小全數出席;有錢沒錢,甚至要貼錢的表演趙增熹也做,玩音樂成為他的正職。”後來朋友參加的歌唱比賽,趙增熹本來隻是伴唱身分,殊不知無心插柳的戲碼再度上映。“朋友參加新秀比賽選唱 Culture Club的〈Victims〉,那時候還沒有卡拉OK伴唱,朋友的琴師又不諳英文曲,于是找上我幫忙伴奏,最終他的試音變成我的試音,彈奏完畢黎小田走來問:‘有沒有興趣當我的製作助理?’我當然一口答應!”當中更重要的理由,是因為父親離世後,母親獨力照顧整個七姊弟的家庭,壓力之沉重可想而知,以往自己身為唯一男丁慣常呼風喚雨,今天卻忽然感到作為男子漢的承擔。“念完中七有人願意聘用,可以幫忙分擔家計又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尤如參加了一個無對手的比賽,趙增熹順利入行。“我知道母親不喜歡我幹這行,還苦口婆心問:‘這行頭有多少個顧家輝?’但當時我隻知道,我是憑這比賽而入行的唯一一人。”

機會一地都是

廿多年前,新入職製作助理月薪隻有二千元,比月薪三千元的辦公室助理還要低,低薪挑戰不是個個撐得住,趙增熹卻不作考慮便欣然接受,從最低層學起,抄譜、復製demo、為填詞人速遞樂譜,乍看做盡卑微的基層工序。“今時不同往日,曾聘請過幾位年輕助理,之前問他們是否真心喜歡音樂,然後又警告這是收入和付出極不相符的工作。他們總會先說可以,結果卻沒有人捱得過去。”願意緊守崗位換來機會駱繹不絕,趙增熹說機會其實一地都是,很多時是人們有沒有膽量把它捉緊:“第一次參與演唱會工作是替梅艷芳唱和音,唱了兩年後忽然有人問我彈不彈 keyboard?彈!彈過未?未,沒問題的,我會回去練。幾錢?不重要,酌量就可以。第一個找我彈的是杜自持,替甄妮在尖沙嘴海城夜總會舉行的演唱會彈奏。更大膽的一次是1997年,張學友打電話來問做不做指揮?同樣地,一秒也沒考慮便答應。心想你夠膽試我夠膽做。做指揮是我三十歲夢寐以求的目標,可惜一直沒時間逼我去學,既然有人給機會,沒理由不做。由于完全沒接觸過指揮工作,我立即致電葉詠詩求救,八堂課後,一做就是四十二場《雪狼湖》,總算沒有甚麽大過失,也巧合地兌現了張國榮說我三十出頭之說!”將過去自己分析解拆,趙增熹得出這一生受用的結論:“當機會在你面前,不要計算,盡管放膽捉住它。我做得成演唱會音樂總監,無非因為敢去把握‘bigger than your ability’的機會,即使是越級挑戰也要一躍而上,那怕撞個焦頭爛額容後再算。”

世界轉樂壇變

“編曲家”是趙增熹其中一個身分,由改編歌曲盛行的八十年代,忽爾走進強調原汁原味的九十年代,編曲一詞之定義出現重大改變:“剛入行時改編歌曲充斥樂壇,哥哥梅姐阿倫大都是翻唱英韓日熱播歌曲。至于買著作權的狀況是,比喻日本把某首歌曲的著作權賣給你,那隻是一個使用權,他們不會送來歌曲本身的背景音樂,于是香港這方面便需找人將歌曲重新逐粒逐粒音寫成樂譜,再重新錄製該首歌曲的背景音樂,這個近乎copy的動作就是‘編曲’,即‘transcribe’,是當時香港很常用的做法。所謂Composer一字沿自古典音樂,compose與orchestration,基本是同時進行的工序。現在流行原創音樂,流行曲的編和作之分野是很清晰的,作曲人可以是純粹melody writer,他們提供的demo可能隻是很簡單用鋼琴彈奏出背景,需要倚靠arranger把樂曲豐富,這就是編曲的工作。演唱會況面,當我們想要賦予歌曲全新的風格和感覺時,arranger會將音樂旋律重新配樂編輯,這也叫做編曲。毫無疑問,編原創歌曲牽涉更多創作。”

“如林憶蓮的〈野花〉,沒有人會翻唱的,沒人有這個膽量。”

三人行樂團

但凡與媒體有關的工作都是傷神勞筋,訪問前一晚趙增熹加班至深夜,但眼前的他精神飽滿,臉上一條歲月痕跡也沒有,四十來歲卻看似三十出頭。“我也不需要旅行充電、不倚賴瘋狂消費去紓緩壓力。你隻要找到你愛的,一直做下去,不覺得辛苦,你便不會殘不會老,在工作中獲得樂趣,那分滿足就是最好的滋潤劑。”是故,事前趙增熹提別要求我們為他準備一台鋼琴,好讓他在工作中順道感受三角琴的久違獨特質感。沒考過鋼琴八級試的他,彈著女兒八級試的樂章說:“我學的一半是古典一半是流行曲,所以沒有親自教授她。我兒子最初想學笛子,但男生拿笛的姿勢怪怪的,于是叫他吹單簧管,他今年十八歲六尺高,正在浸會修讀音樂課程。我們常開玩笑,他朝三個可以一齊組團。”超級巨星,也許在家況找便可。

趙增熹說,原創樂曲時期降臨,市場需求量大增,一時間造就大批創作人,同時也間接地形成K歌時代。“現在回頭看,80%的原創歌曲其實是卡拉OK歌曲,那時連雷頌德也未開始寫歌,卡拉OK文化正在蘊釀中,兩者相碰締造了在地卡拉OK寫歌潮。所謂K歌,其實是寫給大眾唱而不是給大眾聽的。”當局者趙增熹弄不清對錯,但他完全確定自己抗拒再做K歌。“卡拉OK歌曲是任何人都可以唱,歌手A唱歌手B唱沒有分別,歌者身分無關痛癢。而給人聽的歌,歌曲與歌者有度身訂造的關系,是隻此一家的念唱方式和思想,衍生出歌曲的風格路線、配樂,唯有特定某人演唱才能產生化學作用。如林憶蓮的〈野花〉,沒有人會翻唱的,沒人有這個膽量。”趙增熹津津樂道地話當年,忽然又扯到新科技帶來的樂趣。

紅館屠場

真正可以流行的流行曲愈來愈少,賣碟數量由八十年代全盛期的四十萬張,下跌至今天連五萬張也非常罕見的境況,音樂工業之不易為,可以看趙增熹之工作範疇從編曲、監製,大比數轉移到演唱會音樂總監上可以得知。“我的工作性質是被動的,又沒有參與太多作曲工作,而且我愈來愈喜歡跟一群人,在會場感受現場氣氛的感覺,所以我特別喜歡做演唱會演奏,連近年唱片工作也跟演唱會有關,如蔡琴的《金聲演奏廳》、李克勤的《演奏廳》等。”趙增熹說,即使轉戰演唱會監製也不見得工作大增。“在紅館開演唱會是歌手生涯的一個裏程碑,說實話,有能力開個唱的寥寥可數。歌手質素主宰演唱會場數。現在的新人,稍為有知名度便上紅館,但同樣要明白,在紅館一旦觸礁立刻被判出局。你要觀眾陪你度過三小時,‘You'd better impress me’,否則沒人會再想看你、買你的唱片。”多年前某近乎天王級男歌星便是經典例子,明明唱片賣得不俗,開過演唱會立即人氣大跌。較近例子是三年前本來冒升得很厲害的女歌手,唱片賣過兩萬張,卻忽然在紅館開了六場演唱會。“條數很容易計,銷量是兩萬張即是兩場紅館演唱會的人數總和,開兩場滿足歌迷綽綽有餘,反應一定好;如果公司太貪心開六場的話,即是有四場人次是非歌迷觀眾,他們聽罷兩、三首熟悉的歌曲後可能開始不耐煩,歌手的現場感染力又未成熟,三個小時便讓觀眾留下壞印象,而這四萬人次便會成為‘壞口碑傳播群’,而通常他們的破壞力會相當強勁……。”

杜麗莎嘔歌

俗語說三歲定八十,小時候的趙增熹已學會鞭策自己,長大後便當上監製鞭策新人。“錄音室生活是一場長期戰役。2004年我替鄭融監製,初必行的她天分優良,嗓門好、辨識度高,但無技巧可言,每首歌都錄很久,最高紀錄六十小時,錄了將近二十天,說的是同一首歌!大家互相煎熬了很長時間,不過這也是新人獨享的奢侈,成名歌手絕不會陪我這樣耗,像Kelly的檔期,能花三小時錄一首歌已經很難得。”在錄音室率先試聽無數,趙增熹卻坦白今天再難談得上享受,罕有的極致僅一千零一次!“2004年,我在多倫多碰到杜麗莎,毛遂自薦邀請她回港出唱片《The Best Of Times 》。我想說的是,現在很多歌手錄歌是一句句錄的。杜麗莎錄歌是一首首錄的,一整首歌是一個take,是那種all out唱法,將自己況面的所有一吐而盡,是她感染力遠勝別人的原因。所以每首歌最多隻能錄三、四遍,在感情方面根本無以為繼。記得她錄〈心仍是冷〉時,她隻是唱過第一遍,她和我已經感動得聲淚俱下,兩個人一定要休息,不可能錄第二次了。”

慢步人生路

從旁觀看趙增熹的人生,是真的能體會命好這回事。當事人常把“好彩”掛嘴邊,被問及這點更不得不點頭承認,接?連忙解釋每個人也有“彩數”:“重點是你抓緊還是讓它溜走。別人常抬舉說我任何事情都做得來,可很多東西我也沒做過啊?!難道我生下來就是音樂總監嗎?我第一次是唱和音罷。我從不懷疑機會為我帶來甚麽,又或是我有沒有能力駕馭,做了再說。總之是與音樂有關的機會,我都不會怕。”繞了一圈始知道,之于趙增熹,幸運是機會的前身,機會是幸運的延伸。“我一開始抄譜也很慢。替朋友彈〈Victims〉,坐在鋼琴前抄譜,逐個音符反覆聆聽,不懂拍子不懂chord,一個bar聽二百次,不斷的按rewind、play鍵,那時候耗損了多少部卡式機也不記得了!鋼琴,我不是彈得很好,但我喜歡透過鋼琴這個工具、渠道,去表達我個人情感。”而趙增熹口中急緩互補的信念,與他的信仰同出一轍。“佛家是很入世的宗教,教人積極面對人生,正面面對困難。所謂中道是不過分、不消極、不踩過界,教曉我在適當時候做適當的事。娛樂圈要求的不隻是才能,而是人跟人相處,別人看見你對他的尊重,他也會尊重你。”這理念亦是趙增熹與太太相處廿年依然相敬如賓的訣竅:“太太帶我信佛,雖然她怕嘈,不喜歡音樂,但在宗教況我們得到共識,互相包容諒解對方。說沒吵鬧是騙你的,多了心靈相通少了吵架。”趙增熹太太比他年長八歲,二十二歲時結婚,若果套用他的中庸之道,這個決定也太激進吧?“我是一個很喜歡作出承諾的人,一旦承諾便會一力承擔,跟我的工作態度一樣。父親過身後,媽媽姊妹連帶兩位潮州工人共十位女人,我太習慣于大大小小的女人堆中生活。至于年紀,我又習慣了被照顧,她比我年長,把我照顧得很好。”趙增熹沒半分顧忌地說。

Perfect pitch

雖然趙增熹口口聲聲說自己愛被照顧,但若拿他的多重身分比較:監製、音樂總監、老板,他才是愛照顧人的那個。“我知道音樂總監不能做一世,良久前便計畫好向行政管理方面發展,目標是做自己公司的藝人,創造一個巨星出來。“你看八、九十年代的歌手,他們現在仍頻頻被邀復出開演唱會,證明歌喉始終是歌手最有價值的籌碼。”近日于《超級巨聲》比賽上,趙增熹似乎亦嘗到不下于這享受的驚喜初調:“第一次看他們表演,已感到他們很聰明,音樂感又強,當中有一兩位已勝過時下所有新人。最喜出望外是,四十多人中竟然有三位是Perfect pitch,即是在沒有伴奏下能唱出準繩無誤的音準,我要D調他們可立刻唱出D調。90%的perfect pitch是與生俱來的,不是每個音樂人都擁有這‘gifted talent’,我自己就沒有perfect pitch,隻是對音樂的一腔死心塌地。”趙增熹一而再說得興奮莫名。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