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光義

趙光義

宋太宗趙光義(939—997年),宋朝的第二位皇帝。本名趙匡義,後因避其兄太祖諱改名趙光義,即位後改名炅。

開寶九年(976年),宋太祖駕崩後,趙光義登基為帝。即位後使用政治壓力,迫使吳越王錢俶和割據漳、泉二州的陳洪進太平興國三年(978年)納土歸附。次年親征太原,滅北漢,結束了五代十國的分裂割據局面。兩次攻遼,企圖收復燕雲十六州,都遭到失敗,從此對遼採取守勢。並且進一步加強中央集權,在位期間,改變唐末以來,重武輕文陋習。 趙光義在位共21年,至道三年(997年),趙光義去世,廟號太宗,謚號至仁應道神功聖德文武睿烈大明廣孝皇帝,葬永熙陵。

  • 本名
    趙光義
  • 別稱
    趙炅、趙匡義
  • 字型大小
    字廷宜
  • 所處時代
    北宋
  • 民族族群
    漢族
  • 出生地
    開封府浚儀縣崇德北坊護聖營官舍
  • 出生日期
    939年
  • 逝世日期
    997年
  • 主要作品
    《御製詩文》
  • 主要成就
    滅北漢,基本完成全國統一、加強中央集權
  • 廟號
    太宗
  • 陵寢
    永熙陵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趙光義趙光義

趙光義是宋宣祖趙弘殷和杜太後所生的第三個兒子,宋太祖趙匡胤之弟。後晉天福四年己亥年十月七日甲辰(939年11月20日)生于開封府浚儀縣崇德北坊護聖營官舍。

起初,趙光義之母夢見神仙捧著太陽授予她,從而有娠懷孕,直到趙光義出生的當天夜晚,紅光升騰似火,街巷充滿異香。

趙光義從小聰穎而不群,與別的孩子遊戲,都畏服于他。960年,趙光義參加陳橋驛兵變,擁立其兄趙匡胤為帝。

趙匡胤即位之後,封趙光義為殿前都虞候,領睦州防御使,不久領泰寧軍節度使。征討李重進之後,趙光義被封為大內都部署,加同平章事、行開封府尹,再加兼中書令。進佔太原之後,趙光義又被改封為東都留守,別賜門戟,封晉王,位列宰相之上。

登基為帝

開寶九年(976年)農歷十月十九日夜,趙匡胤召趙光義入宮飲酒,當晚共宿宮中。隔日(十月二十日)清晨,趙匡胤忽然駕崩。二十一日,晉王趙光義即位,是為宋太宗。

當政初期

趙光義繼位後首先改年號為“太平興國”,表示要成就一番新的事業。任命其弟趙廷美為開封府尹兼中書令,封齊王,侄趙德昭為節度使和郡王,趙德芳也封為節度使。宋太祖和趙廷美的子女均稱為皇子皇女,宋太祖的三個女兒為國公主。宋太祖的舊部薛居正沈倫盧多遜曹彬楚昭輔等人都加官晉爵,他們的兒孫也因此獲得官位。而一些宋太祖在世時曾加以處罰或想要處罰的人,趙光義都予以赦免。

趙光義趙光義

不過,趙光義註重培養和提拔自己的親信。其幕府成員如程羽賈琰陳從信張平等人都陸續進入朝廷擔任要職,慢慢替換宋太祖朝的大臣。此外,趙光義還罷黜了一批元老宿將如趙普向拱高懷德馮繼業張美等,將他們調到京師附近做官,便于控製。

趙光義擴大科舉的取士人數,他在位時期,第一次科舉就比宋太祖時代最多的數位猛增了兩倍多。科舉使不少有才華之人都有機會入仕。

南征北戰

趙光義穩固帝位後,繼續統一事業。太平興國三年(978年),在宋朝的政治壓力下,割據福建漳泉兩府的陳洪進,割據兩浙的吳越錢氏相繼向宋廷納土歸降。

趙光義趙光義

太平興國四年(979年)正月,趙光義先派大將潘美等揮師北上,圍攻北漢都城太原,趙光義于二月率軍親征,宋軍擊退遼國援兵,滅亡北漢,終于結束了自唐末黃巢之亂以來近九十年藩鎮割據混戰的局面,再次形式上一統全國。

同年五月,趙光義不顧眾臣反對,趁伐取北漢之勢,從太原出發展開北伐。北伐初期一度收復河北易州涿州。趙光義下令圍攻燕京,宋軍與遼人在高粱河畔展開激戰。趙光義親臨戰場,結果受傷中箭,乘驢車倉惶撤離,北伐失敗。

太平興國五年(980年),宋朝知邕州太常博士侯仁寶上奏趙光義,請求趁交趾(越南)丁朝內亂之機南下討伐,恢復漢唐故疆,統一交趾(越南)。于是,趙光義任命侯仁寶為交州陸路水路轉運使;任命蘭陵團練使孫全興、漆作使郝守俊、鞍轡庫使陳欽祚、左監門將軍崔亮為兵馬都部署;寧州刺史劉澄、軍器庫副使賈湜、供奉官閣門祗候王僎為兵馬都部署,伺機進攻丁朝。但在太平興國六年(981年),白藤江之戰中先勝後敗,統一交趾(越南)的計畫最終成為泡影,交趾(越南)得以保持獨立地位。

雍熙三年(986年),趙光義派遣潘美、楊業田重曹彬崔彥進五位大將分東中西三路,以東路為主再行北伐。西路、中路軍進軍順利,而主力東路軍屢遭遼軍挫敗,糧道被切斷,終未能與中西二路匯合,于岐溝關大敗而潰。中、西二路亦隻得南撤。西路主將楊業因掩護軍民南撤被遼軍俘虜,在獄中絕食三日而死。之後,北宋在對西夏黨項族的三川口、好水川、定川寨等戰役中屢次失敗,但因其厭戰,與宋廷議和。趙光義以親信傅潛王超柴禹錫趙鎔張遜楊守一弭德超等為禁軍統帥,多庸碌之徒,臨陣懼戰。

淳化四年(993年)農歷二月,四川爆發王小波李順發動的農民起義。起義軍所到之處調發富家大姓除生活品外一切財產于眾,得到蜀地農民呼應。次年正月,起義軍佔據成都,建立大蜀政權,趙光義得知後派遣兩路大軍討之,起義軍終于至道二年(996年)徹底失敗。

傳位難題

趙光義的長子趙元佐自幼聰明機警,長得又像趙光義。趙元佐有武藝,善騎射,還曾經隨趙光義出征過太原、幽薊。本是最合適的皇儲。不料趙元佐卻因叔父趙廷美冤死而發瘋。

趙光義趙光義

雍熙二年(985年)重陽節,趙光義召集幾個兒子在宮苑中設宴飲酒作樂,因趙元佐病未痊愈,就沒有派人請他。散宴後,陳王趙元佑去看望趙元佐。趙元佐得知設宴一事,怒氣難平,一個勁喝酒。到了半夜,索性放了一把火焚燒宮院。一時間,殿閣亭台,煙霧滾滾,火光沖天。趙光義得知後,猜想可能是趙元佐所為,便命人查問,趙元佐予以承認。趙元佐被廢為庶人。其後以次陳王元佑成為眾意所囑的皇儲人選,而趙光義也有此意。

雍熙三年(986年)農歷七月,趙元佑改名趙元僖,並封開封府尹兼侍中,成了準皇儲。同年,雍熙北伐失利。趙普上《諫雍熙北伐》奏疏,得到趙光義嘉賞。後來,趙元僖也上疏論及伐遼之事,為趙光義採納。

端拱元年(988年),趙普第三次為相,威權一時又振。竭力支持和拉攏趙普的陳王元僖也晉封許王,更加鞏固了皇儲地位。趙普罷相後,趙元僖又與另一位宰相呂蒙正關系密切。立儲之事正在按部就班地進行。不想在淳化三年(992年)農歷十一月,趙元僖早朝回府,覺得身體不適,不久便去世了。趙光義極為悲傷,罷朝五日,並寫下《思亡子詩》。

趙元佐被廢,趙元僖暴死,儲位儲空缺,于是馮拯等人上疏請早立太子,趙光義便將馮拯等人貶到嶺南。自此以後沒有人敢議論繼承問題。

後來,趙光義被箭傷所擾,自知將不久于人世。便就此私下詢問寇準。在寇準的支持下,終于在至道元年(995年),趙光義三子壽王趙元侃被立為皇太子,改名趙恆

趙光義冊立太子,大赦天下,京師之人見到太子都歡呼,趙光義卻聞而不悅。後在寇準的勸解下心情才好轉。

病重去世

至道三年(997年)農歷三月,趙光義崩于東京宮中之萬歲殿,年五十九歲,在位二十二年。皇太子趙恆登基為帝,是為宋真宗。群臣上尊謚曰神功聖德文武皇帝,廟號太宗。同年農歷十月,葬在永熙陵

為政舉措

政治

趙光義即位後,繼續進行統一事業,鼓勵墾荒,發展農業生產,擴大科舉取士規模,編纂大型類書,設考課院、審官院,加強對官員的考察與選拔,進一步限製節度使權力,力圖改變武人當政的局面,確立文官政治。這些措施順應了歷史潮流,為宋朝的穩定做出了重要貢獻。

軍事

宋太宗朝與北方遼國契丹政權、西北夏州黨項政權間的戰爭頻發。為了更好地控製與駕馭出征將帥,宋太宗開始實行“將從中御”的政策,授予出征將帥應對謀略、攻守計畫,或授以陣圖以指揮前線將帥作戰。但由于各種主客觀原因的限製,宋太宗朝“將從中御”政策施行效果並不盡理想。

趙光義趙光義

趙光義對遼高粱河之戰、雍熙北伐均以失敗告終。兩次北伐中,軍糧需求量大、百姓不堪重負;幽州及其周邊遭遇兵燹,軍糧供給受限;軍糧征調地域較廣、轉輸難度大。軍糧供應的困境限製了宋軍的軍事行動,相當程度上決定了趙光義兩次北伐的失敗。

幾次邊陲防線的失利、後方起義的爆發遏製了北宋進一步開闢疆土,太宗的施政也不得不轉為重內虛外。

外交

趙光義在處理民族外交問題上,先由“備邊通好”轉向“圖製契丹”,再由“圖製契丹”轉向“聯夷攻遼”,最終由“聯夷攻遼”轉向“修德以懷遠”。

北宋雍熙北伐失敗以後,宋遼接著又進行了幾次戰爭。趙光義及群臣從戰爭的現實中逐步改變了對遼策略,從戰略進攻完全轉為戰略防御,並採取了若幹較為有效的防御措施。同時,又積極主動去謀求對遼和平。

文化

趙光義在太平興國年間下詔,組織人員修成:《太平御覽》、《太平廣記》。

趙光義開創升平詩歌之後,在宋代皇族和大臣中得到積極的回響,形成了宋代詩歌的重要特征之一。

趙光義本人喜好詩賦,政府也因此特別重視文化事業,宋朝重教之風因而展開。趙光義喜好書法,善長草、八分飛白六種字型,尤其善書飛白體,宋朝的貨幣淳化元寶也是趙光義親自題寫的。

宗教

趙光義即位的第一年,就剃度僧尼17萬餘人。趙光義在位期間,大建佛寺,在五台山、峨嵋山、天台山等地建造了為數不少的寺院。太平興國五年(980年),趙光義敕令內侍張廷訓主持重修五台山上的真容、華嚴、壽寧、興國、竹林、金閣、法華、秘密、靈境、大賢等10所佛寺,並鑄造金銅文殊像,安置于真容院。同年,趙光義詔令峨嵋山白水寺高僧茂真重建集雲、臥雲、歸雲、黑水、白水諸寺,又鑄造普賢菩薩銅像一尊,重達62噸,供奉于白水寺,也就是現在的萬年寺。

趙光義積極贊助佛經翻譯事業。太平興國五年(980),他在東京設立譯經院,恢復了從唐代元和六年(811年)以來中斷了170年之久的佛經翻譯工作。由于宋太宗奉佛,西域、天竺僧人攜帶經文來到漢地者絡繹不絕。其中天竺僧人法天、施護、天息災,都曾在宋太宗開設的東京譯經院從事佛經翻譯活動,並御派漢地僧人法進、常謹、清沼等人充任筆役,協助譯經。

歷史評價

宋史》:帝沈謀英斷,慨然有削平天下之志。既即大位,陳洪進、錢俶相繼納土。未幾,取太原,伐契丹,繼有交州、西夏之役。幹戈不息,天災方行,俘馘日至,而民不知兵;水旱螟蝗,殆遍天下,而民不思亂。其故何也?帝以慈儉為寶,服浣濯之衣,毀奇巧之器,卻女樂之獻,悟畋遊之非。絕遠物,抑符瑞,閔農事,考治功。講學以求多聞,不罪狂悖以勸諫士,哀矜惻怛,勤以自勵,日晏忘食。至于欲自焚以答天譴,欲盡除天下之賦以紓民力,卒有五兵不試、禾稼薦登之效。是以青、齊耆耋之叟,願率子弟治道請登禪者,接踵而至。君子曰:“得乎丘民而為天子”,帝之謂乎?故帝之功德,炳煥史牒,號稱賢君。若夫太祖之崩不逾年而改元,涪陵縣公之貶死,武功王之自殺,宋後之不成喪,則後世不能無議焉。

趙光義趙光義

田況:太宗皇帝以親邸勛望,紹有大統,深懲五代之亂,以刷滌污俗,勸人忠義為本。連闢禮闈,收釆時俊,每臨軒試士,中第者不下數百人。雖俊特者相踵而起,然冗濫亦不可勝言,當時議者多以為非古選士之法。

郭青螺:宋太宗以天下私之子,金太宗乃以天下還之侄,故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無也”。

毛澤東:①此人不知兵,非契丹敵手。爾後屢敗,契丹均以誘敵深入、聚而殲之的辦法,宋人終不省。②不擇手段,急于登台。③趙匡義小人之言。

親屬成員

父母

父親

宋宣祖

趙弘殷

母親

昭憲太後

杜氏

兄弟

大哥

曹王

趙匡濟(早亡)

二哥

宋太祖

趙匡胤

四弟

魏悼王

趙廷美

五弟

岐王

趙光贊(早亡)

後妃

姓名/封號備註

尹皇後

追謚淑德皇後

符皇後

追謚懿德皇後

李皇後

原為李德妃,後來成為皇後、皇太後(萬安太後),追謚明德皇後

李賢妃

最初追封為賢妃皇太後,後來追謚為元德皇後。生楚王趙元佐和宋真宗趙恆

王德妃

趙元儼

德妃朱氏


貴妃孫氏


貴妃臧氏


貴妃方氏


賢妃高氏


賢妃邵氏


淑儀李氏


淑儀吳氏


子女

兒子

關系姓名謚號/廟號/爵位

長子

趙元佐

魏恭憲王

次子

趙元僖

昭成太子

三子

趙恆

宋真宗

四子

趙元份

商恭靖王

五子

趙元傑

越文惠王

六子

趙元偓

鎮恭懿王

七子

趙元偁

楚恭惠王

八子

趙元儼

周恭肅王

九子

趙元億

崇王

女兒

關系生平

長女

滕國公主,早亡

次女

徐國大長公主太平興國九年,封蔡國公主,下嫁左衛將軍吳元扆;淳化元年,改魏國公主;逝世,謚英惠。至道三年,追封燕國長公主;景祐三年,進燕國大長公主元符改徐國大長公主;政和改英惠大長帝姬

三女

邠國大長公主,太平興國七年為尼,號員明大師;八年卒;至道三年,追封曹國長公主;景祐三年,進曹國大長公主;元符改邠國大長公主

四女

揚國大長公主,至道三年,封宣慈長公主;鹹平五年,進魯國長公主,下嫁左衛將軍柴宗慶,賜第普寧坊;柴宗慶為柴禹錫之孫,帝命主以婦禮謁禹錫第;歷徙韓國長公主、魏國長公主、徐國長公主、福國長公主;仁宗立,進鄧國大長公主;明道二年薨,追封晉曙,謚力靖;元符封揚國大長公主;政和改和靖大長帝姬;公主性妒,柴宗慶無子,以兄子為後

五女

雍國大長公主,至道三年,封賢懿長公主;鹹平六年,下嫁右衛將軍王貽永,進封鄭國長公主,賜第;景德元年薨,謚懿順;景祐三年,追封鄭國大長公主;皇祐三年,改韓國大長公主;徽宗改封雍國大長公主;政和改懿順大長帝姬

六女

衛國大長公主,至道三年,封壽昌長公主;大中祥符二年,進封陳國長公主,改吳國長公主,號報慈正覺大師;改楚國長公主,又改邠國長公主;天禧二年,改建國長公主;乾興元年,封申國大長公主;天聖二年薨,賜謚慈明;徽宗改衛國大長公主;政和改慈明大長帝姬

七女

荊國大長公主,幼不好弄,未嘗出房闥;太宗嘗發寶藏,令諸女擇取之,欲以觀其志,主獨無所取;真宗即位,封萬壽長公主,改隨國大長公主,下嫁附馬都尉郴遵勖;歷封越國大長公主、宿國大長公主、鄂國大長公主、冀國大長公主;明道元年,進魏國大長公主;皇祐三年薨,年六十四;帝臨奠,輟視朝五日;追封齊國大長公主,謚獻穆;徽宗改封荊國大長公主;政和改獻穆大長帝姬

軼事典故

宋太宗好讀書,“開卷有益”典故即來自他。

宋朝初年,宋太宗趙光義命文臣李防等人編寫《太平總類》。 這部書收集摘錄了一千六百多種古籍的重要內容,分類歸成五十五門,全書共一千卷。

宋太宗規定自己每天至少要看兩、三卷,一年內全部看完,遂更名為《太平御覽》。

當宋太宗下定決心花精力翻閱這部巨著時,曾有人覺得皇帝每天要處理那麽多國家大事,還要去讀這麽一部大書太辛苦了,就去勸告他少看些,也不一定每天都得看,以免過度勞神。 可是,宋太宗卻回答說:“我很喜歡讀書,從書中常常能得到樂趣,多看些書,總會有益處,況且我並不覺得勞神。” 于是,他仍然堅持每天閱讀三卷。有時因國事忙耽誤了,他也要抽空補上,並常常對左右的人說:“隻要開啟書本,總會有好處的。”

後來,“開卷有益”便成了成語,形容隻要開啟書本讀書,總會有益處。 常用于勉勵人們勤奮好學,多讀書就會有得益。

人物爭議

宋太祖之死和宋太宗的即位,為後世留下了“燭影斧聲”之類的千古謎案。對這類謎案,學術界主要有以下三種不同的、甚至是根本相反的看法:

第一,宋太祖或被暗殺,或因急病猝死,故沒有留下傳位于宋太宗的遺詔;

第二,宋太宗即位時沒有“任何遺詔”可以宣布,連“編造”的,甚至“事後編造”的太祖遺詔都沒有;

第三,正因為宋太祖沒有留下傳位遺詔,而太宗又未來得及或不便編造太祖遺詔,故宋代官修的《實錄》、《國史》和《長編》、《宋史》等書中也就“看不到”太祖的傳位遺詔。

燭影斧聲

主詞條:燭影斧聲

關于趙匡胤的死,《湘山野錄》有“燭影斧聲”的說法大行于世,是指宋太祖趙匡胤暴死,宋太宗趙光義即位之間所發生的一個謎案。由于趙匡胤並沒有按照傳統習慣將皇位傳給自己的兒子,而是傳給了弟弟趙光義,後世因此懷疑趙光義謀殺兄長而篡位

反對這一說法的人認為:司馬光涑水紀聞》記載:宋太祖駕崩,已是四鼓時分,宋皇後派宦官王繼恩召秦王趙德芳入宮,但王繼恩卻往開封府衙門召趙光義,晉王的親信左押衙程德玄已在門口等候。趙光義聞後大驚,說:“我要跟家人商議一下。”王繼恩勸他趕快行動,以防他人捷足先登,趙光義便與王繼恩、程德玄三人于雪地步行進宮。據此,宋太祖死時,趙光義當時不在寢殿,不可能“弒兄”。

金匱之盟

主詞條:金匱之盟

金匱之盟,指史料所載宋朝杜太後(趙匡胤、趙光義、趙光美的生母)臨終時召趙普入宮記錄遺言,命太祖趙匡胤死後傳位于弟趙光義。這份遺書藏于金匱之中,因此名為“金匱之盟”。

《續資治通鑒》的作者,清代史學家畢沅的觀點:太宗即位,既不是篡弒即位的;也不是奉太祖遺詔即位的,因為太祖“未嘗明降詔旨”,“非實有遺詔也”。《續資治通鑒》中的有關宋太祖“非實有遺詔”的觀點一經問世,即被視作材料論斷上的權威結論而被廣泛接受,影響了史學界達二三百年之久。

二十世紀40年代後,史學家如鄧廣銘、吳天墀諸先生,雖然對“燭影斧聲”一事已有了完全不同于畢沅的看法,但在宋太祖有無傳位遺詔一事上,則仍以畢沅之說為準。如鄧廣銘先生在40年代的一篇長文中即明確斷言:“當太宗即位之初,想必正是群情危疑,眾口悠悠之際,他卻實在沒有宣布任何一項遺命以杜眾口之疑。”

近半個世紀以後,鄧廣銘在《試破宋太宗即位大赦詔書之謎》一文中又進一步重申:“從《宋史》、《長編》等書中,都看不出宋太宗即位時舉行過任何儀式(指宣布遺詔即位等)。” 

已故宋史專家張蔭鱗、聶崇歧,美籍華裔宋史專家劉子健,日本學者荒木敏一,大陸中青年學者劉洪濤、侯虎等,則對“篡弒論”的觀點有所保留。他們認為宋太租並非死于暗殺,而是自己猝死,與宋太宗無關。正因為是猝死,所以根本也就不會有傳位于宋太宗的遺詔,宋太宗即位屬于自立。

張蔭麟先生:“宋太祖之死因雖不能確斷,然有一事可以確知者,宋太宗即位並無正式傳授之法令依據(無論事實上本無,或雖有而太宗名義上不用)。否則,實錄、國史以至于李燾《長編》斷無不加記載之理。”

強幸周後

有野史認為,宋太宗趙光義曾強幸小周後,小周後回去後大罵李煜,此說在民間流傳甚廣。北宋王銍在《默記》中最早提及此事,後被宋人葉夢得避暑漫抄》、元人宋無啽囈集》、明人毛先舒南唐拾遺記》和清潘永因宋稗類鈔》等照搬引用。

註:王銍《默記》原文雲:龍袞《江南錄》有一本刪潤稍有倫貫者雲:李國主小周後隨後主歸朝,封鄭國夫人,例隨命婦入宮。每一入輒數日而出,必大泣罵後主,聲聞于外,多宛轉避之。

據《宋史·藝文志》有“徐鉉湯悅《江南錄》十卷 、龍袞《江南野史》二十卷”,《江南錄》並非龍袞著寫,且王銍所引為“刪潤稍有倫貫者”(即有刪改潤色的版本)。鄭文寶曾親事後主,他認為《江南錄》一書 “事多遺落、無年可編,筆削之際、不無高下,當時好事者往往少之”,在其所撰《江表志》、《南唐近事》二書中亦找不到“周後罵後主”的隻言片語。至于《江南錄》原書,因早已散佚,遂無從查證。

1、第一種可能,王銍所引《江南錄》,為徐鉉、湯悅版本。徐鉉湯悅均為南唐舊臣,據《宋史》載,《江南錄》原書名《江表事跡》,系趙光義下詔編修,即所謂“官方史書”,且史載徐鉉忠臣李煜,其奉詔所撰《吳王隴西公墓志銘》,對李煜為人贊賞有加,以常理推斷,趙光義強幸小周後之事,斷然不會出自此書。

2、另一種可能,王銍所引《江南錄》,實為龍袞江南野史》之誤。《江南野史》卷三有小周後入宮爭寵逸事,但並無趙光義強幸小周後的任何記載。值得註意的是,《江南野史》有語雲“初從謙奉使宮口,質而不返其妃每哭詣,後主無以計,每聞使至,必避之而已”,此句與《默記》所載極為相似,或為王銍所引之本源。 後人據此創作有《熙陵幸小周後圖》,明人沈德符曾言見過此畫,並說“此圖後題跋頗多”;姚士粦亦說曾見過此畫的粉本(記為《宋太宗強幸小周後》)。但所謂“太宗強幸小周後”,隻見于少部分野史,于正史並無明確記載,故此畫更不足為訓。

文學形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