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元任

趙元任

趙元任(1892年11月3日-1982年2月25日),字宜仲,江蘇省常州府陽湖縣(今屬武進縣)人,是中國著名的語言學家、哲學家、作曲家,亦是中國語言科學的創始人,被稱為漢語言學之父,中國科學社創始人之一。1892年生于天津,先後任教于美國康乃爾大學、哈佛大學、中國清華大學、美國夏威夷大學、耶魯大學、哈佛大學、密歇根大學、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先後獲得美國普林斯頓大學(1946年)、加州大學(1962年)、俄亥俄州立大學(1970年)頒發榮譽博士學位,並擁有美國國籍。1982年2月25日病逝,享年89歲。
  • 中文名
    趙元任
  • 外文名
    Yuen Ren Chao
  • 別名
    字:宣仲,宜重
  • 性別
  • 國籍
    美國
  • 民族
  • 出生地
    天津
  • 出生日期
    1892年11月3日
  • 逝世日期
    1982年2月24日
  • 職業
    教授 語言學家
  • 畢業院校
  • 主要成就
    中國現代語言學之父 中國現代音樂學先驅
  • 代表作品
    現代吳語的研究》《國語新詩韻》
  • 籍貫
    江蘇常州
  • 母語
  • 外國語能力
    英/德/法/日/俄/希臘/拉丁語
  • 方言能力
    常州話等33種方言

人物生平

趙元任各個時期的照片趙元任各個時期的照片

1892年11月3日生于天津。父親衡年中過舉人,善吹笛。母親馮萊蓀善詩詞及昆曲。

1900年,趙元任回到老家常州青果巷,在家塾二中讀書。

1906年(十四歲),進常州溪山國小。

1907年入南京江南高等學堂預科,成績優異。

1910年7月,清廷遊美學務處在北京招考第二名被錄取(這次招考共取正榜70名)。同年8月赴美,入康奈爾大學學習數學。選修物理、音樂。

1914年獲理學士學位。

1915年入哈佛大學主修哲學並繼續選修音樂。

1918年獲哈佛大學哲學博士學位。

青年趙元任青年趙元任

1919年,趙元任在康乃爾大學物理系任教,

1920年在清華大學教授物理、數學和心理學課程。

1920年冬天,英國著名哲學家羅素來華講學,趙元任為其擔任翻譯。

1921年6月1日,與楊步偉結婚。

1921年趙元任夫婦到了美國,趙元任在哈佛大學任哲學和中文講師並研究語言學。

1925年趙元任回清華大學教授數學、物理學、中國音韻學、普通語言學、中國現代方言、中國樂譜樂調和西洋音樂欣賞等課程。他與梁啓超、王國維、陳寅恪一起被稱為清華"四大導師"。

1928年作為研究院語言研究所研究員,進行了大量的語言田野調查和民間音樂採風工作。

1938至1939年教學于夏威夷大學,在那裏開設過中國音樂課程。

趙元任

1938至1941年,教學于耶魯大學。之後五年,又回哈佛任教並參加哈佛、燕京字典的編輯工作。其間加入了美國國籍。

1945年趙元任當選為美國語言學學會主席。

1945年,趙元任被選為美國語言學會(LSA)會長。

1946年國民黨政府教育部長朱家驊拍電報請趙元任出任南京中央大學校長。趙元任回電:"幹不了。謝謝!"

1947年,在伯克萊加州大學教授中國語文和語言學。

1948年,趙元任當選為中國中央研究院第一屆院士、美國藝術與科學院(AAAS)院士。

1952年榮任阿加細(Aggasiz)基金會東方語和語文學教授。

1959年曾到台灣大學講學。

1960年,當選為美國東方學會(AOS)會長。

1962年從伯克萊加州大學退休,仍擔任加州大學離職教授。

1973年,中美關系正常化剛起步,趙元任夫婦就偕外孫女昭波和女婿邁克回國探親。5月13日晚至14日凌晨,受到周恩來總理的親切接見,周總理還跟趙元任談到文字改革和趙元任致力研究的《通字方案》。在座的還有郭沫若、劉西堯、吳有訓、竺可楨黎錦熙等諸友。

1981年,喪妻不久的趙元任應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之邀,偕長女趙如蘭、女婿卞學磺、四女趙小中再次回國探親,受到全國政協主席鄧小平的熱情接見,並接受了北京大學授予的名譽教授稱號。

1982年2月24日趙元任逝世于美國馬薩諸塞州坎布裏奇。享年89歲。

主要作品

著作

《國語新詩韻》

趙元任作品趙元任作品

現代吳語的研究

《廣西瑤歌記音》

《粵語入門》(英文版)

《中國社會與語言各方面》(英文版)

《中國話的文法》

《中國話的讀物》

《語言問題》

《通字方案》

《趙元任語言學論文選》

趙元任語言學論文集趙元任語言學論文集

《中國方言中爆發音的種類》(1935)

《鍾祥方言記》(1939)

《湖北方言調查報告》(1948)

《中山方言》(1948)

《台山語料》(1951)

《漢語常用植物詞》(1953)

《漢語稱呼用詞》(1956)

歌集

《新詩歌集》(1928)

《兒童節歌曲集》 (1934)

《曉庄歌曲》(1936)

《民眾教育歌曲集》(1939)

《行知歌曲集》

《趙元任歌曲集》(1981)

《音位標音法的多能性》

著名歌曲

廈門大學校歌

雲南大學校歌

東北大學校歌

《教我如何不想她》

海韻》等。

譯作

阿麗思漫遊奇境記》。

短文

《施氏食獅史》

人物貢獻

人才培養

趙元任博學多才,既是數學家,又是物理學家,對哲學也有一定造詣。然而他主要以著名的語言學家蜚聲于世。他從1920年執教清華至1972年在美國加州大學退休,前後從事教育事業52年。中國著名語言學家王力、朱德熙、呂叔湘等都是他的學生,"給中國語言學的研究事業培養了一支龐大的隊伍",可謂桃李滿天下。

漢語研究

區分字調語調

"字調" 這個名稱是趙元任初創的,其所指與漢語語言學和語言教學中所說的" 聲調 " 基本相同。趙元任清楚地認識到字調、連讀變調、句調不是一回事,隨著研究的深入,他對字調、 語調的關系逐漸有了明確的闡述,提出了三個著名的比喻--" 橡皮帶 "、 " 代數和 " 、" 大波浪與小波浪 " 。這些比喻給漢語語調研究指出了一條捷徑。

重視對漢語連讀變調與輕重音的研究

趙元任對現代漢語輕重音的研究是開創性的 。他提出漢語口語不是讀書腔,也有重與輕,而且輕重音在漢語的語調中非常重要。趙元任在研究中幾乎提到了漢語裏的各類輕音,並有所區分,基本涵蓋了我們今天常說的詞重音、句重音、輕聲、可輕聲、語調輕音、結構輕音等現象。趙元任還註意到了漢語輕重音不同于西方語言的地方,並看到了重音的相對性。

提出漢語語調構造雛形

趙元任出了自己新的三分式結構:調冠-調頭-調身,其中調身包含了調核和調尾兩部分。趙元任指出漢語語調可以分段來處理,除引入語調構造觀以外,趙先生還為漢語語調引入和新創了實用的標調符號 ,這些符號是趙元任考慮到漢語的特點及語調的普遍性而創製的。

對漢語語調進行形式--功能的劃分

趙元任首先將語調分為"中性語調 " 和" 口氣語調 ",他還按照" 體式 " 把口氣語調分成 40種,每一種體式對應著一種或幾種" 功用 " 。前 27種" 以音高跟時間的變化為主要的成素 " ,後 13種" 以強度跟嗓子的性質為主要的成素 " 。另外,趙元任還將語速的快慢作為語調的一個構成要素(屬于時間範疇 )。

指出" 未來 " 語調研究的方向方法
在漢語語調研究方面 ,趙元任指出語助詞還應當系統研究,語調研究的語料來源和分析依然存在問題,標調的符號有待改善,語調分類或可再細,應該加強語調共性研究。這些方面,在今天基本上仍然是語調研究中沒有解決、 亟待解決的問題。尤值一提的是,趙元任非常重視語助詞在語調中的作用。

音樂創作

趙元任的音樂創作,突破了"學堂樂歌"借用外國樂譜填詞的模式,開始完全由中國人獨立作曲作詞,使中國近現代音樂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因此,他是中國近現代音樂史上當之無愧的先驅者之一,是我國20世紀20年代優秀的作曲家。

趙元任的音樂創作活動雖然開始于"五四"運動以前,但主要集中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他的音樂創作主要分兩個時期。第一個時期是"五四"運動以後的20世紀20年代,代表作有歌曲《勞動歌》、《賣布謠》、《教我如何不想他》、《上山》、《聽雨》、《也是微雲》和合唱曲《海韻》等。這些歌曲和他此前創作的部分作品,共14首歌曲,收集在由商務印書館于1928年出版的《新詩歌集》中。20世紀30年代是趙元任的第二個創作時期,代表作有《江上撐船歌》、《西洋鏡歌》等。他還為陶行知等人的許多兒童詩譜寫了歌曲,如《手腦相長歌》、《兒童工歌》等,收集在《兒童節歌曲集》(1934)和《曉庄歌曲集》(1936)等作品集中。

趙元任在藝術上勇于創新。他創作的歌曲,音樂形象鮮明、風格新穎、旋律優美流暢,富于抒情性。從內容上看,他的作品多以"五四"以來的新詩為題材,既有時代特點,又有民族風格。從形式上看,他的作品既有效地運用了西方音樂創作技法,又創造性地吸收了我國傳統音樂的寶貴經驗。他的聲樂作品藝術水準較高,對我國近現代音樂創作作出了重要的貢獻。許多作品流傳至今,成為音樂院校教學和音樂會上經常表演的曲目。

趙元任于1926年創作的《教我如何不想他》,已成為中國近現代音樂寶庫中一首經典的藝術歌曲,也是專業音樂學府的優秀聲樂教材。它的歌詞是劉半農于1920年旅居英國時寫的一首新詩--《教我如何不想她》。詩人自己說,它表達的是一個海外遊子對祖國"母親"的思念之情。可1926年趙元任為這首詩譜曲時,把詩中的"她"改成"他",擴大了"想"的空間,更為含蓄深邃。正如後來趙元任自己所說:"歌詞中的他,可以是男的他,女的她,代表一切心愛的他、她、它。"這首歌的旋律優美深情,一方面運用我國戲曲的唱腔,富有"中國的韻味",另一方面又融進了西洋風格的曲式構思和轉調等多聲技法,表現了思念和向往層層交織的深摯情意。

趙元任的另一首名作《海韻》(徐志摩詞),是我國最早的一首有影響的多段聯綴的合唱作品,創作于1927年。作品用合唱、領唱和鋼琴的回旋變奏,生動地描繪了一位美麗勇敢、渴望自由的少女,不畏狂風巨浪的威脅,最終被洶涌的海浪吞沒的悲劇故事。作品表現了"五四"時期中國青年反封建、追求個性解放的浪漫主義精神。一曲終了,使人往往依舊沉浸在強烈的共鳴和審美的遐思之中,具有較強的藝術感染力,堪稱中國合唱音樂的傳世之作。

趙元任也是我國近現代音樂史上最早將中國民歌予以多聲改編配置的作曲家。1935年,他為電影《都市風光》寫的片頭曲《西洋鏡歌》,就吸取了民間說唱的音調,揭露和批判了當時都市生活的黑暗。1942年,他在美國創作的《老天爺》,歌詞則採用了我國明末的民謠,並具有民間說唱敘事的風格。《老天爺》在20世紀40年代中期傳至國內,在反蔣愛國學生的示威遊行中唱出來,引起強烈反響。從此,這首歌曲便唱遍全國。

多年的語言研究工作,對趙元任的音樂創作具有明顯的影響。他特別註意根據中國語言的聲調和音韻特點來處理歌詞與曲調的關系,使歌詞的聲韻與曲調吻合,使歌曲既富有韻味,又有口語化的傾訴感。在創作中,他還註重音樂語言的地方風格。例如,《聽雨》將常州話吟誦古詩的音調加以擴展,《賣布謠》是在無錫方言音調基礎上創作的,《教我如何不想他》吸收了國劇西皮過門的音調。在歌曲伴奏方面,趙元任十分重視鋼琴對塑造音樂形象的作用。例如,在《也是微雲》、《上山》、《海韻》等作品中,就運用豐富生動的鋼琴織體音型,加強了聲樂歌唱的藝術形象和感情的變化。

家屬成員

父親:趙衡年

趙元任趙元任

母親:馮萊蓀

夫人:楊步偉

長女:趙如蘭(哈佛大學第一位華裔女教授)

長婿:卞學鐄(麻省理工學院終身教授,美國工程科學院院士,美國科學院院士)

二女:趙新那(著名化學家)

二婿:黃培雲(中國粉末冶金學科奠基人、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南大學教授)

三女:趙來思(康奈爾大學教授)

三婿:波岡維作(Isaac Namioka,華盛頓大學數學教授)

四女:趙小中(麻省理工學院教授)

人物軼事

語言天才

清末,趙元任的祖父在北方做官。年幼的趙元任隨其家人在北京、保定等地居住期間,從保姆那裏學會了北京話和保定話。5歲時回到家鄉常州,家裏為他請了一位當地的家庭老師,他又學會了用常州方言背誦四書五經。後來,又從大姨媽那兒學會了常熟話,從伯母那兒學會了福州話。

當他15歲考入南京江南高等學堂時,全校270名學生中,隻有3名是地道的南京人,他又向這3位南京同學學會了地道的南京話。有一次,他同客人同桌就餐,這些客人恰好來自四面八方,趙元任居然能用8種方言與同桌人交談。

1920年當時適逢美國教育家杜威和英國哲學家羅素來中國講學,清華大學派他給羅素當翻譯。他在陪同羅素去湖南長沙途中又學會了講湖南話。由于他口齒清晰,知識淵博,又能用方言翻譯,因而使當時羅素的講學比杜威獲得更好的效果。從此,趙元任的語言天才得到了公認,他自己也決定將語言學作為終身的主要職業。

被認老鄉

趙元任一生中最大的快樂,是到了世界任何地方,當地人都認他做"老鄉"。

趙元任趙元任

二戰後,他到法國參加會議。在巴黎車站,他對行李員講巴黎土語,對方聽了,以為他是土生土長的巴黎人,于是感嘆:"你回來了啊,現在可不如從前了,巴黎窮了。"

後來,他到德國柏林,用帶柏林口音的德語和當地人聊天。鄰居一位老人對他說:"上帝保佑,你躲過了這場災難,平平安安地回來了。"

1920年,英國哲學家羅素來華巡回講演,趙元任當翻譯。每到一個地方,他都用當地的方言來翻譯。他在途中向湖南人學長沙話,等到了長沙,已經能用當地話翻譯了。講演結束後,竟有人跑來和他攀老鄉。

新式結婚

1920年9月18日晚,估計北京城門已關,趙元任不能回清華園,在親戚家借住,並打算和舅父談解除婚約事。在表哥家中,趙元任認識了森仁產科醫院的女醫生楊步偉。

趙元任和楊步偉初次見面,談論的什麽話題,不清楚,但兩人互有好感,這是肯定的。次日,女醫生楊步偉回請趙元任的表哥,他也同時被邀請。他們一起,先到中央公園遊玩,一起共進晚餐。趙在當天的日記上說:"楊大夫是百分之百的開通。"楊步偉也有個家庭安排的未婚夫,那個婚約被她解除了。看得出,趙元任對楊步偉醫生沖破舊禮教,解除家庭包辦婚約,非常同情和贊賞。

此後,趙元任幾乎每兩天去森仁醫院一次。到了9月25日,他向楊步偉告別說:"我恐怕太忙(他當時正在受以梁啓超等名家為首的'講學社'所邀請給來中國講學的英國哲學家羅素當翻譯),如果我不能再來,希望不要介意。"可是當晚他又去了。

這時,趙元任對楊步偉已經有愛情的感覺了。于是,加緊解除包辦的婚姻,直到1921年5月下旬,女方陳家才同意解除"婚約",但需趙元任提供陳女士"學費"2000元(比青春損失費好聽)。趙元任在日記中寫道:"我和這個女孩訂婚十多年,最後我終于得到自由。"

1921年5月25日,趙元任和楊步偉開始結婚準備工作,草擬並印製結婚通知書;自擬並手書結婚證書,貼四毛錢印花;到中央公園自拍多張合影,挑選在格言亭一張作為結婚照;租了北京東城小雅寶胡同四十九號作為結婚用的房子,一樓一底,房間極舒適,還有屋頂花園。5月31日,趙元任和楊步偉適當布置房子後,當晚請了胡適和女醫生朱徵在客廳共進晚餐。飯後拿出結婚證書請兩位朋友作為結婚證人簽名。為了合法化,貼了四角錢印花稅。

趙元任回憶說:在我們寄給親友的通知書上,我們說,接到這項訊息的時候,我們已在1921年6月1日下午三點鍾東經百二十度平均太陽標準時結了婚。除了兩個例外,賀禮絕對不收,例外一是書信、詩文,或音樂曲譜等,例外二是捐給中國科學社。

第二天,北京《晨報》以特號大字標題《新人物的新式結婚》。婚後,楊步偉舍棄了自己擔任的醫院院長和婦科主任職務,當起了相夫教子的賢妻。二人和睦相處,一對恩愛伴侶相攜走過60多年。

拒當校長

趙元任回國後,在清華大學教授多門課程。他與梁啓超、王國維、陳寅恪一起被稱為清華"四大導師"。然而,這樣一位大師卻終生在逃避"當官"。

1945年,抗戰勝利,身在美國的趙元任一家,從廣播中聽到日本投降、二戰結束的訊息,欣喜若狂。他們開始做回國的準備。次年8月,趙元任二女兒新那和女婿培雲啓程回國。臨別前,趙元任夫婦囑咐女兒:"我們明年就回來,等我們"。

當時中央大學遷回南京,想聘請趙元任先生回國任教,趙先生馬上答應了,還辭掉了哈佛的教職,但是,1946年夏,時任教育部長的朱家驊發電報催趙元任從美國回國,出任南京中央大學校長。這個請求把趙元任嚇著了,趙元任回電:"幹不了。謝謝!"他一再推辭無效,就不敢回國了。

後來在趙夫人的提議下,他決定再在美國呆一年,等到中央大學校長確定之後再回去。這就是前面提到的逃官事件。一時不回國,他便接受了加州大學的聘請暫時去加州。在回國途中"路過"加州,怎料到竟路過了30餘年,成了他一生居住最長的地方。

口技旅行

趙元任曾表演過口技"全國旅行":從北京沿京漢路南下,經河北到山西、陝西,出潼關,由河南入兩湖、四川、雲貴,再從兩廣繞江西、福建到江蘇、浙江、安徽,由山東過渤海灣入東三省,最後入山海關返京。這趟"旅行",他一口氣說了近一個小時,"走"遍大半個中國,每"到"一地,便用當地方言土話,介紹名勝古跡和土貨特產。這位被稱為"中國語言學之父"的奇才,會說33種漢語方言,並精通多國語言。研究者稱,趙先生掌握語言的能力非常驚人,因為他能迅速地穿透一種語言的聲韻調系統,總結出一種方言乃至一種外語的規律。

施氏食獅史

趙元任曾編了一個極"好玩兒"的單音故事,以說明語音和文字的相對獨立性。故事名為《施氏食獅史》,通篇隻有"shi"一個音,寫出來,人人可看懂,但如果隻用口說,那就任何人也聽不懂了:"石室詩士施氏,嗜獅,誓食十獅。氏時時適市視獅。十時,適十獅適市。是時,適施氏適市。氏視是十獅,恃矢勢,使是十獅逝世。氏拾是十獅屍,適石室。石室濕,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試食十獅屍。食時,始識十獅屍,實十石獅屍。試釋是事。"

推廣國語

20世紀20年代,趙元任為商務印書館灌製留聲片,以推廣"國語"(即國語)。有一則軼聞,難斷真假,但頗可見趙氏當年的風光。趙元任夫婦到香港,上街購物時偏用國語。港人慣用英語和廣東話,通曉國語的不多。他們碰上的一個店員,國語就很糟糕,無論趙元任怎麽說他都弄不明白。趙無奈。誰知臨出門,這位老兄卻奉送他一句:"我建議先生買一套國語留聲片聽聽,你的國語實在太差勁了。"

趙元任

趙元任問:"那你說,誰的國語留聲片最好?"

"自然是趙元任的最好了。"

趙夫人指著先生笑曰:"他就是趙元任。"

店員憤憤:"別開玩笑了!他的國語講得這麽差,怎麽可能是趙元任?"

方言調查

趙老是中國第一位用科學方法作方言和方音調查的學者。他的耳朵能辨別各種細微的語音差別。在二三十年代期間曾親自考察和研究過吳語等近60種方言。

趙元任對方言的研究非他人所能及,他會33種方言。他的治學嚴謹和刻苦,令人嘆為觀止。

1927年春天,趙老在清華大學研究所擔任指導老師時,曾到江、浙兩省專門調查吳語。經常是一天跑兩、三個地方,邊調查邊記錄,找不到旅館就住在農民家裏。一次,他和助手夜間由無錫趕火車去蘇州,隻買到硬板椅的四等車票。由于身體太疲乏,上車後躺在長板座上就呼呼地睡著了。等醒來時,滿車漆黑,往外一看,才知道前面幾節車廂已開走,把這節四等車廂甩下了。助手問他怎麽辦?他說:"現在反正也找不到旅館,就在車上睡到天亮吧!"助手見他身體虛弱,勸他每天少搞點調查,他詼諧地說:"搞調查就是要辛苦些,抓緊些,否則咱們不能早點回家呀!將來不是要更費時間,也更辛苦嗎?"

在那次調查吳語的行動中,他不辭勞苦,經鎮江、丹陽、無錫,每站下車,再乘小火輪到宜興、溧陽,又轉回到無錫等地,冒著嚴寒,輾轉往復,深入民眾,多訪廣納,記錄了大量的當地方言。3個月後,回到北京,他把調查的材料寫成一本《現代吳語研究》。在出版此書時,語音符號採用國際音標,印刷廠沒有字模,他和助手就自己用手寫,畫成表格影印,每天工作在10小時以上。這本書出版後,為研究吳語和方言作出極為珍貴的貢獻,趙元任也成為中國方言調查的鼻祖。

錄製唱片

1936年,趙元任在"百代"公司灌錄了一首《教我如何不想他》的唱片,近半個世紀以來一直膾炙人口。

1981年當他最後訪問北京期間,多次被邀請唱這首歌。一次在音樂學院唱完這首歌後,人們向他提問:這是不是一首愛情歌曲?其中的"他"究竟是誰?趙老回答說:"'他'字可以是男的,也可以是女的,也可以是指男女之外的其它事物。這個詞代表一切心愛的他、她、它。"他說這首歌詞是當年劉半農先生在英國倫敦寫的,"蘊含著他思念祖國和懷舊之情。"

趙老當時還向大家講了一段有關這首歌曲的趣聞。他說,當時這首歌在社會上很流行,有個年輕朋友很想一睹歌詞作者的風採,問劉半農到底是個啥模樣?一天剛好劉到趙家小坐喝茶,而這位青年亦在座。趙元任夫婦即向年輕人介紹說:"這位就是《教我如何不想他》的詞作者。"年輕人大出意外,脫口而出說:"原來他是個老頭啊!"大家大笑不止,劉半農回家後,曾寫了一首打油詩:"教我如何不想他,請進門來喝杯茶,原來如此一老叟,教我如何再想他!"

趙元任從20年代到30年初所作歌曲的歌詞,大部分系劉半農所作。當1933年劉半農因病逝世時,趙老曾深情地寫一挽聯:"十載奏雙簧,無詞今後難成曲;數人弱一個,教我如何不想他!"

人物評價

"中國語言學之父"。

"替我國音樂界開一個新紀元"。(蕭友梅)

"他的學問的基礎是數學、物理學和數理邏輯,可是他于語言學的貢獻特別大。近三十年來,科學的中國語言研究可以說由他才奠定了基石,因此年輕一輩都管他叫'中國語言學之父'(father or Chinese philology)。"(羅常培)

"趙元任可以稱為中國第一代語言學家,我學語言學是跟他學的,我後來到法國去,也是受他的影響。"(王力)

"趙先生永遠不會錯"。(美國語言學界)

"趙元任,趙元任,在我青少年時代,到處都是趙元任的影子。"(陳原)

一是他以現代的語言作為語言學的研究對象,給中國語言學研究開闢了一條新路;二是他給中國語言學的研究事業培養了一支龐大的隊伍。(呂叔湘)

"像這樣一位從事理科、文科研究博學多能的學者,對音樂來說,頂多是個業餘的了,但是他的貢獻卻遠遠超過許多時尚的作曲家和理論家。他對音樂愛好雖然是業餘的,但下了工夫。一切基礎音樂知識都掌握了,還經常在鋼琴上分析一切他能彈的古典樂派、浪漫樂派甚至近代作品。他的這些活動是研究、分析、學習,也是他的娛樂鑒賞。他的創作是興之所至寫出來的。他是語言學家,他的創作在詞曲結合上有獨特的見解與成就,值得後代人認真學習。"(賀綠汀)

趙元任的歌曲作品,音樂形象鮮明,風格新穎,曲調優美流暢,富于抒情性,既善于借鏡歐洲近代多聲音樂創作的技法,又不斷探索和保持中國傳統文化和音樂的特色。他十分註意歌詞聲調和音韻的特點,講究歌詞字音語調與旋律音調相一致,使曲調既富于韻味,又十分口語化,具有獨特的風格。此外,他在創作中還註意吸收民間音樂語言,如《聽雨》是將常州地方吟誦古詩的音調加以擴展,《賣布謠》是在無錫方言音調基礎上創作的以五聲音階為主的曲調;《教我如何不想他》吸收了國劇西皮原板過門的音調;《西洋鏡歌》採用了民間拉洋片小調作素材;《老天爺》則具有北方民間說唱音樂的風格。他在創作中對和聲的民族化,作了有益的探索和試驗,常採用平行四、五度進行,大調主三和弦上附加六度音程,以及小七和弦與調式和聲的手法等。他也十分註意鋼琴伴奏在歌曲整體中共同塑造形象和刻畫意境的作用。(人民教育出版社)

人物紀念

基金會

為紀念趙元任,加州大學設立了趙元任基金會。

趙元任塑像趙元任塑像

紀念會

1982年4月4日,加州大學隆重舉行了趙元任逝世紀念會。

雕像

為紀念趙元任,江蘇省常州工學院內建有趙元任的大型半身塑像。

作品集

1987年在上海音樂學院院長賀綠汀提議並推動下,上海音樂出版社出版了五線譜版的《趙元任音樂作品全集》(由其長女、美國哈佛大學教授趙如蘭編輯),收有歌曲八十三首、編配合唱歌曲二十四首、編配民歌十九首、器樂小品六首,總計一百三十二首作品。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