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王勾踐 -2007年陳寶國主演電視劇

越王勾踐

2007年陳寶國主演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越王勾踐》是由黃健中、元彬、延藝執導,陳寶國、尤勇、鮑國安、李光潔周揚等主演的古裝歷史劇。

該劇改編自張敬同名小說 ,主要講述春秋時期吳國、越國爭霸,越王勾踐忍辱負重、臥薪嘗膽,最終復國滅吳的傳奇故事。該劇于2007年5月10日在北京電視台文藝頻道播出。

  • 中文名稱
    越王勾踐
  • 外文名稱
    英文名:The Rebirth of a king ,日文名:燃ゆる呉越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集    數
    41集
  • 製片人
  • 導    演
    黃健中、元彬、延藝
  • 出品時間
    2007
  • 主    演
  • 對白語言
    國語、粵語
  • 香港首播
    2006年11月27日(無線劇集台)
  • 類    型
    歷史/古裝
  • 國外播放
    美國、日本
  • 國內播放
    CCTV-11、年代電視台、翡翠台
  • 上映時間
    2007年05月11日
  • 拍攝地點
    浙江橫店、紹興、新昌、永康、溫嶺、仙居、龍遊、嵊州、安吉
  • 編    劇
    張敬
  • 出品公司
    中國電視劇製作中心有限責任公司

​劇情簡介

該劇主要講述在春秋末年,吳國和越國因戰爭結下仇怨。吳王夫差為父報仇,在伍子胥的輔佐下日夜勤兵。得意之時的勾踐鑄成"王者之劍",欲滅吳國而後快。不想,夫差已攻進"劍廬",伍子胥領兵已渡過大江。勾踐大敗。大兵壓境,越國危在旦夕,範蠡提出降吳的主張。為保留一線復國的機會,勾踐接受了範蠡的意見,降吳為奴。勾踐從此為吳王養馬、拉車,為了復國的大志受盡屈辱。苟且偷生中,默默等待著。伍子胥認為不殺勾踐必留後患,夫差卻不以為然,一個亡國的奴隸,是翻不起什麽大浪來的。太宰伯噽向夫差薦上越女西施。在伯噽府,夫差見到了美麗絕倫的西施,為她的美貌所傾倒。伍子胥勸說吳王,切不可相信勾踐。但勾踐的謹慎行事,使得吳王漸漸地放松了警惕,伍子胥的所有諫言也被他當作耳旁之風。勾踐和範蠡在暗中逐漸得到了轉機,並被夫差準予回越國。回國後勾踐仍然謹慎從事,一點一滴地積蓄力量,休養生息。伍子胥一再阻攔意欲北進做霸主的吳王,最終卻被夫差賜死。吳國實力頓時削弱。勾踐終于得到了機會,舉兵復國。姑蘇破城之日,勾踐率大軍在伍子胥自刎之地向其致敬。敗于勾踐之手的夫差也拔劍自刎。越王勾踐,終于歷經十數年的臥薪嘗膽、韜光養晦、勵精圖治,實現了復國的宏願

越王勾踐越王勾踐

分集劇情

第1集

勾踐往區冶子的劍爐取王者之劍,夫差亦至。夫差殺區冶子,勾踐逃脫。夫差率五萬兵馬攻至。範蠡勸勾踐暫避,勾踐不肯,誓要與夫差一戰。勾踐與夫差一戰,幸範蠡趕至,救走勾踐。範蠡勸勾踐向吳乞降。

第2集

範蠡力勸勾踐請降,勾踐終答允。勾踐派文種往請降,夫差不允。勾踐覺再次受辱,欲殺妻斃兒,被範蠡勸阻,範蠡再勸勾踐請降,勾踐終應允。範蠡得伯嚭之助往見夫差請幫忙,終得夫差允許。越國降于吳國。

第3集

勾踐率官民向吳請降。勾踐獻上王者之劍,但伍子胥指出勾踐獻上之劍為斷劍,並不是真心降吳,力勸夫差除去勾踐。後得勾踐及伯嚭一番說話,夫差始不殺勾踐。公孫舉押勾踐等人回越國辭廟,途中勾踐因救一女子靈玉而殺死兩吳兵,公孫舉要越人以十填一命。文種本欲跟勾踐到吳,但範蠡要文種留在越國,自己則跟隨勾踐到吳國。範蠡連夜出外,後在江上遇一撐竹筏之女子。勾踐辭廟,準備踏上往吳之路。

第4集

勾踐等不到範蠡便登上船赴吳。範蠡乘著竹筏趕來。範蠡告之勾踐晚上離開是為了破吳九術。勾踐到吳國作為奴隸,在馬?工作。勾踐夫人被夫差叫往侍寢,勾踐難受。 勾踐夫人以死威逼,令夫差放棄要她侍寢。夫差要勾踐作驂馬,拉他在吳國百姓面前巡城。巡城途中有一越人不忿夫差侮辱勾踐,勾踐殺之。夫差探訪伍子胥。

第5集

伍子胥要求夫差留下範蠡。伍子胥禮遇範蠡。越國送來美女,靈玉在其中。伯嚭從仲佶身上得知西施存在,命勾踐前來詢問。勾踐答允盡力尋找西施,但要伯嚭送回所有進貢來的越女回國,伯嚭允。越女返回越國途中遇伍子胥,伍子胥命人把所有越國女子送回相國府。文種命人在越國找尋西施。

第6集

文種召集美女送往吳國。上船之際,西施到來。西施自願往吳。西施與鄭旦見面,後失蹤。伍子胥的手下與勾踐舞劍助夫差酒興,實為想殺勾踐,勾踐受傷。勾踐傷後,夫差不需勾踐再作驂馬,改為作馬前卒。夫差帶勾踐往幹將處取劍,幹將始終未能鑄成王者之劍,夫差限其一年內鑄成。

第7集

幹將怕一朝練成王者之劍,會招來殺身之禍,勾踐告之可往越國棲身,幹將拒之。齊國與晉國使臣來見夫差。齊國欲與吳國結為姻親之國,夫差拒之。靈玉探望勾踐,被馬爺污辱,勾踐欲救無從,心情悲憤。

第8集

勾踐對範蠡言及西施之事。計倪對文種說出對範蠡種種的不滿。西施歸來。文種喜極。伍子胥從公孫舉來報得知西施一事。伍子胥邀請夫差來看女兵演練。靈玉乘此機會刺殺夫差,事敗被殺。夫差追究,伍子胥指此事應由勾踐君臣負責,被範蠡指出此事實為伍子胥刻意造成,二人才得以脫困。

第9集

西施踏入吳國境上,伍子胥中途等候,要殺掉西施,範蠡力阻無效,更身受重傷,幸伯嚭趕至,西施與範蠡才得保全性命。西施被怕嚭救走。範蠡被伍子胥救回相國府,同時亦遭軟禁。夫差問罪勾踐私放越女之罪,因伯嚭及文種皆為其說好話,勾踐終能沒事。

第10集

文種來見勾踐,告之西施已到吳國及範蠡受傷之事。勾踐要文種想辦法令伯嚭咁違君令,想辦法令夫差得見西施。文種利用伯嚭與吳子胥之間的罅隙,令伯嚭不送西施返國。夫差到訪太宰府上,終與西施見面。夫差被西施迷上。文種想出一辦法,要勾踐認西施為義女,讓西施能以公主身份下嫁夫差。夫差答允與晉國婚事,兩國結為姻親。

第11集

晉國大夫趙氏于席間吹捧吳王,而勾踐順勢迎合。伍子胥站出來指斥勾踐包藏禍心,其志不在小矣。他憤然指出,勾踐他想要的是吳國,是大王的人頭! 伯嚭借機譏嘲伍子胥,夫差也認為,這樣自己豈不成了隻喜歡聽阿諛之言,聽不得逆耳忠言的昏君了嗎。 伍子胥大聲說出:昏君也不是一日而成的!他拂袖而去。 夫差正式召見文種,傳達了欲納西施入宮之意。文種叩首謝恩,欲帶西施去見勾踐,誰知西施卻拒絕了文種。文種無奈,去找範蠡。範蠡見了西施,硬著頭皮說道:在下衷心的希望姑娘能以自己的影響,幫助越國,幫助越王度過難關。 伍子胥憤憤闖宮求見,指明勾踐君臣的詭計。夫差不聽伍子胥之勸,反而怪他小題大做。伍子胥憤而指責夫差在走商紂王周幽王的死路,夫差大怒,與伍子胥吵翻。

第12集

範蠡帶西施來見勾踐,勾踐驚羨于她的美麗。他告訴西施,倘若越國不是現在任人宰割的處境,他勾踐寧可失國,也決不會把她獻給吳王。西施大為感動,叩頭認勾踐做了義父。她暗示範蠡,希望入宮前還能再見他一面。 伍子胥召見範蠡,向他表示了祝賀,並放範蠡回到勾踐身邊。 勾踐派範蠡秘密前往吳國劍廬一行,去見一見幹將。 西施入宮之期將近,夫差特意批準勾踐隨西施出城,作為獻禮一方的主人參加儀式。 西施遍巡不見範蠡身影,神情益發不樂。仲佶告訴西施,伍子胥教了一個辦法,可以讓範蠡自己找上門來。範蠡秘訪劍廬,尋機遊說幹將。 西施夜見勾踐,問他為什麽遣走範蠡?勾踐說這是國事需要。西施嘆息,兩國相鬥哪有什麽義啊!勾踐肅容答道:我勾踐屈身事吳,甘為奴虜,為的就是有朝一日光復越國,報仇雪恥,姑娘願意幫我,我對姑娘終生感激。西施道:你們想把顛覆吳國的希望都壓在我身上,我又怎麽承擔得起?

第13集

西施言罷,不待勾踐回答,轉身飄然而去。 天色大明,勾踐文種整裝來請西施出發,西施卻早已跑得無影無蹤了。 伯嚭得知大驚,他怒斥勾踐:這事弄不好會讓我丟官,讓你們掉腦袋! 勾踐重新淪為奴隸。他認為隻有範蠡回來,才能找回西施。 範蠡返回姑蘇,未及見到勾踐,就被伍子胥請去了。 伍子胥將西施逃走的訊息告訴了範蠡,並對他開門見山,說我準備將你正式薦與大王,如果你肯接受我的舉薦,老夫寧願將相國之位拱手相讓。範蠡婉言拒絕:勾踐仍是我的主人,做臣子的若在此時拋棄他的君主,我也就不值得伍相國如此看重了。 越國,河的上遊,清澈的山溪邊,範蠡找到了西施。範蠡與西施在世外桃源中過了幾天無憂無慮的日子,最終,範蠡說出要西施赴吳的請求。西施輕嘆道:我知道你遲早會來對我說的……

第14集

當晚,二人把酒,範蠡酩酊大醉,待他醒來,西施已經不見了。範蠡打馬狂追,終于在界江邊追上了西施,二人深情相望,久久無言 濤濤江水載著西施漸漸遠去,範蠡仰天長泣,哭倒在江灘上。 是晚,夫差在後宮為西施擺下接風盛宴。範蠡獨坐一隅,面對遠處吳宮的燈火黯然神傷,伍子胥忽至,與範蠡煮酒論英雄:勾踐如今雖然為奴,但他卻是當今天下數得著的英雄, 夫差與幹將約定的日子就要到了,幹將帶著新鑄的寶劍來到姑蘇。夫差大集群臣,幹將獻上新鑄的寶劍「不光」。勾踐奉命以斷劍而拒「不光」,「不光」略勝一籌。突然幹將弟子告發幹將藏有黑金,並斷言黑金之堅之硬絕對勝過「不光」。幹將坦言黑金才是真正的「不光」,但它恐怕永遠不能鑄成大王所期望的寶劍。

第15集

夫差一怒之下殺了幹將。弟子說黑金不在幹將處即在莫邪身上。夫差當場派人去拿莫邪。勾踐也趁機進言,大王可以發令文種協助追拿莫邪。勾踐希望能在吳國之前找到那塊令他夢寐以求的黑金,鑄成寶劍,以獻劍為契機,說動大王,放他回越國。 西施娘娘向夫差提出請求,派越人回國為大王置辦壽禮,得到同意。範蠡即將回國。範蠡回國前,西施提出要見他一面。勾踐回國的心思越來越急切。 伯嚭對範蠡與西施的關系一直不能放心,他希望勾踐能夠讓範蠡跟文種換換,使他二人徹底分開,再無相見的機會。而勾踐則提出,如果黑金能夠順利找到,並鑄成天下無雙的王者之劍,進獻大王,大王必定高興。此時,伯嚭如果再肯出面進言,憑著大人的威望,大王或許能夠答應放他回去!那樣,範蠡也就不用留在貴國了。 伯嚭認為勾踐向大王請行,不如先不提放歸,而隻請回國祭祖,這樣,或許更有餘地。而要做成此事,須少不了西施娘娘的襄助。夫差寵妃衛姬扣押了前來探望西施的勾踐夫人。

第16集

西施不得已來見衛姬,要求放義母出宮。並願代受責罰。西施被衛姬關在後宮的一間洗衣房裏做洗衣工。 夫差問罪于衛姬,從洗衣房帶回了西施。 莫邪要求範蠡答應她報先夫之仇,範蠡應允。她帶範蠡來到藏匿黑金之劍的山間。 莫邪自刎于黑金劍下,臨死前告訴範蠡,此真正黑金之劍,稱為不光。 吳王壽筵,伍子胥派門客端科代之前往。壽筵之上,勾踐向吳王獻上重禮,並承上「不光」之劍。吳王大喜,提出讓勾踐自己提個願望。端科離座,斥勾踐所獻之劍不是「不光」。勾踐反駁,他曾聽範蠡轉述莫邪臨終之言,道此劍之威,端視乎對手之強弱,對手愈強,則光芒愈盛,光芒愈盛則威力愈強。平時,它是深藏內斂的。不光這個名字大概就是這麽得來的。 夫差掣出腰間所佩假不光,擲與勾踐。雙劍相交,發出清脆的金屬撞擊聲,假不光被一斷兩截,半截劍尖飛起來,堪落在端科腳下。 勾踐鬥膽提出回國祭拜先祖宗廟的願望。在伯嚭與西施的慫恿下,夫差準允了勾踐的所請。

第17集

為勾踐送行之後,伍子胥似乎無意中向夫差問起,西施娘娘怎麽沒有來?接著又點出,西施娘娘在大王之前已經有了心上之人。他就是範蠡。 勾踐一行來到界江邊,他興奮地喊道:越國,我回來了!我勾踐回來了!公孫舉截住勾踐一行,轉達王命,叫勾踐停止祭拜,即刻返回吳國。勾踐懇求公孫舉,隻到祖廟去看一眼,先祖面前告個罪即回。公孫舉同意了勾踐的請求。 姑蘇台上,夫差怒斥西施:你與孤家同床共枕,心裏卻始終想著另外一個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勾踐想殺了公孫舉,不再回去送死!但範蠡勸說:,如果你不想功虧一簣的話,就必須得回去。勾踐一行返回吳國。一回到馬廄,就被監禁在石屋裏,哪兒也不能去,誰也不能見。勾踐又過起了不見天日的生活。

第18集

衛姬來到姑蘇台見西施,她告訴西施:男人什麽都容得,唯獨容不下睡榻上有另外的男人。西施被衛姬送到馬廄,去忍受馬夫們的凌辱。夫差得知,怒火沖天,一腳踢倒了衛姬。失寵的衛姬來到山頭,發誓做鬼也不會放過西施!失足落入山澗。 夫差到馬廄看望西施,西施卻不願跟他回宮。端科救下衛姬,並表示願意幫助她報仇。伯嚭奏明吳王:策劃勾踐回國祭祖,就是為了把範蠡跟西施娘娘徹底分開。夫差差異:說來說去是孤家錯了?夫差向伯嚭詳細詢問了西施與範蠡的事情,他做出了決斷。 夫差叫出了勾踐,藉口說是想吃他的烤兔了。接著又問他劍上的錛口到底是怎麽來的?勾踐回答,是一個叫鍾離劍的人砍的,他與幹將、歐冶子是同一個師傅。有關鍾離劍的行蹤去向,聽說他在北方齊燕一帶活動。夫差又問到西施的情況,勾踐如實地對他吐露了西施娘娘的過去。

第19集

勾踐欣喜地發現,夫差愛上了西施,而且是那種鑽到心裏,發狂的愛。奉夫差之命,勾踐去見西施,勸說西施回宮。選擇大王,你就能夠救範蠡,選擇範蠡,範蠡則必死無疑。 西施終于聽從了勾踐的勸告。勾踐回稟夫差:娘娘回來了。夫差大喜過望,從此更加珍愛西施了。西施問夫差,大王現在,還恨勾踐嗎?夫差回答西施:從我做王的那天起,我最恨的就是勾踐。我隻想早一天殺掉勾踐,滅掉越國。可是當那天真的來臨的時候,我忽然不想殺他了。因為如果突然沒有了勾踐,我就會不知道自己是誰了!而且現在,我又不可救葯地愛上了他的義女。 在江邊做苦役的範蠡回到勾踐身邊,夫差大度地讓他單獨會見了西施。範蠡讓勾踐為吳王獻計獻策,準備以人力修築一條貫穿南北的運河,直達淮上。吳國的舟師可以憑藉著淮水之利,四通八達,直抵中原各國。勾踐贊同這個好主意,認為越國還可以派出人力。運河一旦修成,吳國再有人想反對北上也不成了。

第20集

勾踐向夫差獻上修築運河之計,夫差大感興奮。夫差將修運河的計畫說出,伍子胥怒斥,出這個主意的人,該殺。若是此計出于勾踐之口,那老夫就要說他是包藏禍心了。 伍子胥反問,修這樣一條大河,史無前例,需要用多少人工?花多少時間?如果河沒有修成,那必然是勞民傷財,徒留笑柄;即使說河修成了,那也是國力大傷,兵民疲憊。老夫以為獻此計者是想把吳國拖入到一個大陰謀,是想讓我們吳國自己斷送自己。夫差則有自己的打算,現在是我吳國最強大的時候,我吳王夫差要做的就是那些史無先例的偉大功業!再難也難不住我,再難孤家也要去做!修河之事交給伯嚭來完成。 越國同意調來勞役,幫助修河。這時,衛姬也根據端科的計策來向西施求和,善良的西施諒解了她。修河工程開始,運河起名邗溝。但勞役跟不上。勾踐建議吳王和他一起回越國去征工。如果再能帶上西施娘娘一起回去,那豈不是一舉兩得……西施娘娘有喜了,她拒絕了回越國的要求。

第21集

勾踐勸說不動西施,不得已,搬來了範蠡。範蠡和西施又見面了,西施告訴範蠡,西施已經不再是過去的西施了。範蠡心有所動。範蠡和西施彈起琴來,琴聲中表露出他們相互的情感。從此,他們真的要分手了,再也不會在一起了。 衛姬將西施請到自己家中,熱情招待,並給她獻上自己釀造的果酒。西施推卻不掉,隻好喝下果酒。勾踐告訴夫差,娘娘有了身孕。夫差大喜過望,斷然決定:越國不去了,要去也得等娘娘生了孩子以後再去。勾踐後悔地狠狠打了自己一掌。 夫差回到後宮,埋怨西施對自己瞞住了她懷孕的訊息。忽然西施臉色剎白,手捂小腹,額頭滲出滴滴冷汗。西施所孕之胎兒沒了。鄭旦報告,娘娘今晚在衛娘娘處,因推托不過,飲了一杯衛娘娘自釀的果酒。夫差大怒,他要嚴懲衛姬。

第22集

夫差因西施求情不殺衛姬,但在她臉上烙下了深深的烙印。端科在她最危難的時刻,又出手救了她。西施提出要跟夫差一起回越國:此次回國是為了我和大王,我們倆。 夫差邀請伍子胥一起去越國,伍子胥以身體不適為由拒絕了,他派端科與夫差同往。勾踐的兒子琪鍈在文種的教導下已經成長起來。夫差帶領著大隊人馬來到越國,文種率領群臣列隊相迎。 越世子琪鍈也來拜見父親和吳王,夫差試探,如果讓你來吳國,頂替你的父親,你願意嗎?琪鍈毫不猶豫地回答:願意!夫差一行從城門豁口入城,端科行過時,目光久久瞄著琪鍈。琪鍈練習射箭,直到箭囊射空了,靶心部位竟無一枝射中。端科主動教他射箭,趁機與他攀談接近。西施帶著夫差爬山越嶺,來到自己的故園。夫差見到自己叔祖的墓,感慨萬分。

第23集

文種看出不但夫差愛上了西施,西施也同樣愛上了夫差。勾踐擔心,別讓愛情消磨了夫差北上爭霸的雄心。天真無邪的琪鍈終于被端科的謊言所騙,與端科結下生死之交。端科一步步將琪鍈領上危險之路。 勾踐放下祭祖之事,首先忙修河調勞役之事。夫差卻感到,勾踐越是做的好,他卻越是不敢相信他。夫差要回吳國,越國的勞役卻一時湊不齊,可勾踐也沒有留下來的意思。夫差給了勾踐兩天的自由時間,一是去祭祖,二是見見臣僚,再議議國事。 夫差和勾踐準備回國,琪鍈突然要求準許他入吳為人質替回父親,他以大王親口承認他已經是大人了為由,博得了夫差的同意,最後父子同去吳國。勾踐夫人見到兒子又悲又喜,卻感到兒子這回來吳,凶多吉少。琪鍈大發議論,分析吳王的好大喜功。但勾踐從中覺察出兒子的背後一定有高人指點。

第24集

勾踐分析兩次回越國的情形大不一樣,從失敗當中他獲得了很多的希望。弱者不怕付出,付出是弱者生存下去的訣竅。等下一次,再下一次,付出的就不該是我勾踐了。 在端科的山洞裏,琪鍈見到一個奇怪的女人,端科說這是他的妹妹溱妹,她與吳王有著深深的仇恨,不見任何人。琪鍈告訴母親,數月前,他曾在國中結識了一位異士,他欽佩此人的學識。他們約定,無論到什麽時候都不能說出這人的行蹤。因此他對父親說了謊,琪鍈希望父親能夠諒解他。 琪鍈獨自找到端科的那條小船,撐了出去。他為溱妹帶來了熏肉,還有自己的香包。他並不知道溱妹就是衛姬。回來的路上,琪鍈遇到等待他的父親。勾踐希望他能將那位高人的情形,告訴父親。琪鍈卻說他不能食言。忽然內侍來傳西施娘娘的話,大王病了。讓越王隨時準備進宮,聽候差遣。

第25集

為侍侯吳王的病,勾踐整整守了三天三夜,之後又每日在殿外守侯五六個時辰才肯離開。最後,他居然還嘗了吳王之恭,以辯病症。 琪鍈得知父親的行為,感到極大的恥辱。他摸進岩洞,聽到端科與衛姬激烈爭辯的聲音。端科大喊著奇恥大辱!以前他看錯了越王勾踐,他本想等時機成熟,就把計畫合盤告訴勾踐,二人可聯手破吳。端科又正言:我的計畫非同一般,一個人要隻是有正直和勇敢,是不能完成它的。 琪鍈要求端科說出他的計畫,端科欣然允諾。勾踐一直感到琪鍈在逃避什麽。勾踐要求兒子,要學會接受你不喜歡的,甚至厭惡的東西,這是你必須要過的一關。琪鍈不以為然。端科要劫持夫差!伍子胥無奈,事已至此,他也想不出什麽比這更好的辦法了。他表示,所有的罪名由老夫一人承擔。端科默默叩拜伍子胥。

第26集

琪鍈轉身而去,行至洞口,突然聽到衛姬一聲低哀的呻吟,回頭看時,不禁大驚失色。衛姬握著劍柄的手上已滿是鮮血,她微笑望著琪鍈,死去。 戴著大鬥笠的琪鍈摘下鬥笠,閃進相國府。相國府中伍子胥還在對夫差述說著勾踐的危險。這時,侍者裝束的琪鍈端著熱騰騰的肉湯隨眾而出,漸漸接近了夫差。一瞬間,他忽然飛身一躍,落到夫差面前,手中短劍同時遞出,抵住夫差心口。 琪鍈要吳王當眾宣布,立刻禮送他父王母後回國,撤回在越國的吳國軍隊,從此不再向越國索要貢品。這時端科走上前來,提醒琪鍈不該這樣指著大王。琪鍈稍一疏忽,端科將短劍刺進他的身體。 琪鍈瞪著茫然的雙眼死去。早已包圍了大堂的侍衛們立即上前,綁了勾踐。伍子胥指責這一切是勾踐指使,勾踐卻緩緩抬手指向端科,他才是主使之人。

第27集

端科無奈,揮起斷劍,自刎而死。伍子胥無奈跪在他的屍體之前,難道這一切都是天意嗎?夫差終于放勾踐回越國了,路上卻遇吳王軍隊的"護送",勾踐嘆道,吳王的這份禮物,真耐人尋味。 文種率領越國臣民百姓,在江邊恭迎越王返國。勾踐哽咽著向大家還禮:勾踐不德,累眾卿受苦了。歡迎的人群中,混雜著獵戶打扮的鍾離劍和居竹父女。 一名叫杜垣的獨臂大漢提著革囊走出人叢,來到勾踐面前。他用嘴咬開革囊的塞子,將一位老者手中的大碗倒滿,老者雙手捧碗,遞與勾踐。勾踐暢飲著家鄉的酒。忽然吳軍小隊長來見勾踐,說是公孫舉要見他。小隊長當面辱罵了勾踐,範蠡立刻給他還以教訓,勾踐憤然掉頭而去。 勾踐不肯向公孫舉低頭,接受他的侮辱,他認為那樣會挫傷百姓的心,打擊他們的鬥志。

第28集

百姓在杜垣的帶領下,鑄造兵器,準備與吳決一死戰。鍾離劍趕到,指出其不足。吳軍殺了進來,老者的孫子中箭身亡。 公孫舉包圍了勾踐府,說是越王的百姓私鑄兵器圖謀不軌,他命令勾踐交出禍首,並佔領了越王殿。夫差得知越國出事,但不相信勾踐能負他。于是,派伯嚭親自去那裏了解情況。範蠡激勵越王,要幫助他一起來磨礪"斷劍"。 百姓包圍了越王殿,要將公孫舉趕出來。杜垣帶領眾百姓圍住了公孫舉,公孫舉被杜垣打敗踩在腳下。範蠡讓大家且忍一時之氣,將此人交給越王處置。 伍子胥向夫差提出辭去相位,告老回家。夫差表示,這個相位會永遠替老相國留著。勾踐堅持,不管怎麽樣,我這個越王決不能站在自己百姓反對的一面,現在無論是復國,還是復仇,勾踐可以依賴的,惟有他們了。

第29集

而範蠡勸導勾踐,無論是復國還是復仇,是引領百姓,而不是依賴。夫差讓伯嚭按兵不動,他相信勾踐有能力處理好此事。伯嚭到了界江。勾踐來見伯嚭,伯嚭首先斥責了公孫舉對勾踐的無禮,又暗譏越國百姓的暴動,對勾踐突然翻臉。 勾踐清楚夫差想要的結果就是讓他失掉民心。失掉了民心,勾踐就沒什麽可以和他抗衡的了。勾踐做出棄璽讓冠,聽憑大王處置的決斷。伯嚭勸導吳王,如果想要一個穩固的後方,需要一個盟友的話,還是應該選擇勾踐。 勾踐感謝吳王的不棄,也深謝伯嚭對他的信任。伯嚭首先要求勾踐殺掉杜垣,但勾踐回答,此人一時還沒有抓到。伯嚭反斥,如果堂堂的越王連一個鬧事的罪犯都抓不到的話,那就不單是我了,整個吳國都要問,這樣的越王,還值得信任嗎?這樣的越國,還可以視作盟友嗎?

第30集

正在勾踐為難之際,壯士杜垣出現在勾踐面前。勾踐讓他離開越國,三年五年之後再回來。而杜垣為了越國的復國大計,決定為國獻身。勾踐親自監斬杜垣,他狠心喊著:越國的百姓,都看好了,反抗吳國,這就是下場。勾踐揮手,劊子手手起刀落。 勾踐贏得了吳王的諒解和信任。伯嚭警告公孫舉,大王需要的是一個穩定的後方,而不是一個起火的後院。你莫嫌我危言聳聽,要是越國再有這等激生民變的事情出來,你這個將軍也該做到頭了。 新落成的草宮正殿,勾踐邁著沉穩的腳步走來。範蠡文種等八大夫分兩班列定,這是勾踐歸國以來第一次問政。伍子胥正在自己的府中仔細地挑選著美女,但目前還沒有使他滿意的人。勾踐急于想知道還要幾年才能夠打敗吳國,實現真正的復國?範蠡和文種預計十年趕上吳國,而戰勝吳國需要整整一代人的時間。

第31集

勾踐則認為,再等十年,無論是對我還是對越國的百姓來說,都太長了。但是越國要重蓄國力,重建軍隊,必得有人有物,要一年一年的積累,十年生聚,這是最最起碼的。勾踐也懂得這個道理。 範蠡這時終于拿出了他從前輩隱士處得到的"破吳九術"。現在勾踐要速勝吳國,恐怕不得不用這些奇詭之謀了。他們首先考慮的就是越國重建軍隊之事。並堂而皇之地將建軍之事告訴了公孫舉。 伍子胥終于發現了自己府上的侍女月岫,是個美麗、單純的姑娘。她曾是端科的侍婢,端科待她就像父親一樣。伍子胥贖了月岫的身,將她單獨留在了身邊,對她進行了特別的教導。 文種來到吳國,向夫差匯報越國的情況,並到姑蘇台覲見西施娘娘。他向吳王提出了重修姑蘇台的建議。重修姑蘇台,勢必要耗去巨大的人力物力,顯然這是個禍國之言。

第32集

夫差笑罰讓越國出人重修姑蘇台。但他最終還是接受了文種的建議,重修姑蘇台。文種又向伯嚭述說了建立軍隊的用意,是為了讓越國以吳國盟國的身份,幫助吳國稱霸。 勾踐的建軍計畫也得到了吳王的批準。勾踐和範蠡有感于螞蟻屯兵洞窟的現象,決定建立一明一暗兩支部隊。明的是給夫差、公孫舉看的。暗的,是一支能打敗吳國的軍隊。範蠡還替勾踐招募了數百名山民,開始了鑿洞屯兵的工程。 越王以進山找修姑蘇台的巨木為由,去尋找鍾離劍,為自己重鑄王者之劍。勾踐夫人感到自己老了,難以再承大王之歡。她考慮,大王的後宮該添新人了。勾踐偶然一次疏忽,起晚了,耽誤了上朝,引起眾臣的批評。勾踐誠懇地承認了錯誤。並因此要在後宮建一座和吳國一模一樣的石屋,勾踐夫人雖然不願再回憶過去,但也勉強同意為他重建石屋。

第33集

從此這石屋就成為勾踐的寢宮,以此勵志。居竹有著超長武藝,勾踐聘請她來幫助範蠡訓練部隊。月岫已經被伍子胥訓練成為一個淑女,伍子胥認為時機已到,他不能再留著月岫了。 勾踐給自己定的五年之期就要到了,他心裏著急,非要親自到吳國走一遭,去看看那邊的情形,誰勸也勸不住。伍子胥拜見了吳王,他告訴夫差,老夫舍不下大王,舍不下吳國啊。夫差欣喜地握住伍子胥的手,相國舍不下孤家,孤家又豈能舍得下相國?好,我們君臣同心,我吳國的霸業何愁不成?勾踐拜見吳王,夫差告訴他,吳國就要出兵伐齊了。 齊國不斷向魯國進攻,魯君向吳國發出了求救之請,吳國準備出兵相救。夫差說,當初孤家同意你建一支新的軍隊,就是因為我吳國需要一個強大的盟軍。勾踐表示,勾踐的新軍雖然無法與大王的軍隊相比,但大王北上伐齊,勾踐仍願請為馬前,以報大王之恩于萬一。

第34集

夫差的壽宴上,各國使臣紛紛祝賀,並獻上禮品。勾踐獻上了一雙天然神木,以備修姑蘇台之用。伍子胥起身獻禮,卻突然變得目光呆滯,四肢僵直,隨著酒爵墜地的聲響,口中噴出一口鮮血,轟然倒地不起。原來伍子胥是自己咬破了舌根,故意倒地不起。他看出吳王對西施那份毫無顧忌的痴情,臨時改變了主意。他覺出,即使月岫再美麗,也鬥不過西施。 夫差相府探病,伍子胥借機獻上月岫,希望夫差能把她獻給越王。勾踐帶領範蠡來見西施,範蠡卻被擋在門外。西施問勾踐:"義父有沒有想過,終有一天,也許我會背叛你,背叛越國?"勾踐大為困惑。獵獵軍旗,整齊巋然的軍陣。 強大吳軍的側翼,是一支裝備雖差,卻也很整齊,看上去士氣很高昂的偏師,他們的陣中飄揚著越國的軍旗。主帥範蠡。振奮的鼓聲裏,吳越聯軍開始向前推進。勾踐擂鼓,吳軍勇不可擋,齊軍漸漸崩潰。一陣急似一陣的戰鼓聲裏,吳軍殺得齊軍大敗。

第35集

為慶賀伐齊之勝,吳王大賞有功之臣。他告訴勾踐,夫差個人還有禮物賞給他。夫差賞給勾踐的正是月岫,面對美麗的月岫姑娘,勾踐色咪咪地對她說,凡有姿色的女人,我都喜歡。勾踐回到越國,心中熱血沸騰,他要遵從自己內心的召喚,他要伐吳! 勾踐已經找到了鍾離劍,他同意為勾踐開爐鑄劍。勾踐鐵了心,伐吳之意已不可挽回。但範蠡認為,無法挽回也得挽回。非常之時,也隻有行非常之策才能奏效。範蠡根據他親眼所見,親身所感,吳國現在的實力還很強,越國不是他們的對手。但是吳軍雖強,可他們在一點一點地衰退,而越國的新軍,則一天比一天更強更多,總有一天,會超過他們的。 草堂內,八大夫個個表情肅然。勾踐再次提出伐吳的動議。首先遭到範蠡和文種的反對,他們認為時機未到。但勾踐的決心絲毫沒有動搖。

第36集

範蠡用計先把鍾離劍父女誆到勾踐身邊,停止了鑄劍。又轉移了藏兵洞裏的士兵,使得勾踐得不到一兵一卒。勾踐憤而找到範蠡。範蠡分析,伐齊一戰讓勾踐清楚地看到越軍和吳軍在實力上的差距。 勾踐預感到,用不了多久,夫差就要成為名揚天下的霸主,而且是在越國的幫助下成功的。這個結果勾踐是接受不了的,所以,勾踐寧願兩敗俱傷,寧願冒再次失敗的危險,也不願意再忍受絕望的煎熬。 勾踐大怒,毅然揮劍,斬向範蠡。被居竹以身擋住。在痛苦和迷惘之中,勾踐暈倒在血泊之中。大病之後的勾踐臥薪嘗膽,記住越國所有的苦,不忘越國所有的恨。全國上下積極備戰。 正殿內,勾踐向眾臣傾訴,不管戰勝吳國的目標有多麽艱難,多麽長遠,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即使勾踐這一代不能完成,我的後代和你們的後代也要不懈地努力下去,直到我們戰勝吳國的那一天到來。月岫夫人懷了勾踐的骨血,勾踐"親切"地對她說,以後這裏就是你的家了。

第37集

越國受災,文種向伯嚭借一萬石糧,以幫助越國度過災年。伯嚭欣然借糧。然而,半路上糧食車被伍子胥截住。伍子胥要去姑蘇台見吳王,阻止這一行動。 伯嚭放走了文種和糧隊。姑蘇台上,伍子胥用秋蟬的故事來隱喻夫差的不計後患,對越國有求必應,授以把柄。夫差認為這是伍子胥的偏執。而伍子胥大聲疾呼,大王,你要記住,越國是示弱,不是真正的軟弱,等到勾踐真的露出了另外的一面,吳國可就危險了。來年,越國還糧。 月岫密報吳國,勾踐還的糧食有問題。公孫舉發現了勾踐的藏兵洞。吳王的稱霸計畫也在進行。伍子胥將密報報告了夫差,夫差決定親自去越國處理此事。夫差告訴西施,勾踐正在對他施行一個令人發指的巨大陰謀。但他不願把西施牽連進去。而西施懇請與吳王一起去越國探察。

第38集

文種還糧的隊伍正要出發,夫差的大軍就到了。大批吳兵渡過界江,扣押了越國的糧船。夫差首先來到勾踐的草宮,草宮雖然簡陋,可也不乏虎踞龍盤、君臨天下之勢。夫差又去看勾踐的石屋,發現這石屋完全是按照吳人慣用的方式建造起來的。 伍子胥揭發,還吳國的一萬石稻谷,是蒸熟了再晾幹的。好讓這些稻谷分給百姓,以此做種,無法發芽,給吳國帶來一場人為的災難。再有就是藏兵洞了…… 西施見到範蠡,西施說,大王是志在天下的偉人,義父是一心復國的忍者,而範大夫你是識見超卓的人傑,終有一天,你們會分道揚鑣,各自走完你們截然不同的路。範蠡求西施:給我留最後一個機會。西施默然。範蠡隻向西施說了兩個字:等我。轉身走了。 搜查的結果,新軍沒有找到,"蒸熟"的稻谷也發了芽,勾踐再次挫敗了伍子胥的發難。

第39集

夫差明確告訴伍子胥,此次即便是找到勾踐陰謀的證據,孤家也不會殺他。為了西施,孤家不會殺他;為了勾踐給孤家做了三年的奴隸,十年恭順的臣屬,孤家一樣不會殺他。夫差也明確告訴勾踐,你是想借孤家的手除掉伍相國,你嬴的並不光彩。 月岫夫人自殺了。勾踐答應她,一定讓小王子繼承王位。他不但要當父國的王,也要當母國的王,要當吳越兩國唯一的王。吳軍要出征伐齊,伍子胥攔住了出征的隊伍…… 士兵報告越王,吳王已率大軍啓程奔赴中原了。伍子胥攔駕死諫,吳王不聽,他已憤然自殺。勾踐抑製不住激動的心情,等了十二年,總算把這一天等到了……勾踐當著公孫舉的面,開啟藏兵洞的門,成千上萬的越兵涌了出來,漫山遍野,源源不絕…… 公孫舉葬身于這茫茫人海之中。臨行之前鍾離劍獻上他為勾踐鑄的"鍾離劍"。大軍向吳國進發。吳王取得霸主地位,但姑蘇城信使前來稟報,勾踐率越國大軍進犯我國。

第40集

勾踐攻下姑蘇城,在伍子胥攔駕自刎的地方祭奠了老英雄。夫差趕了回來,他佩服勾踐的隱忍之心,能將一顆復仇的心埋藏十幾年。二人相約再戰。 夫差終于知道了西施的身份,他感到奇恥大辱!你不是我的敵人,可是你卻做了所有敵人做不到的事情,你俘獲了我的心。西施平靜以答,大王也俘虜了我的心。這也是我十幾年一直留在大王身邊的原因。對一個女人,這該是她全部的青春,一個女人能夠給予男人的還有什麽?夫差讓西施離開:他們一定會像迎接凱旋的英雄一樣接納你的。如果你無處可去,那就留下來陪我這個失敗的王。西施苦笑:沒有失敗,也沒有勝利,這世間的一切,就像現在的你我,一個男人,一個女人,註視著,廝守著,等著白天的消失,夜晚的降臨…… 吳軍全部退入大營,範蠡命令包圍大營,不給吳軍留任何退路。

第41集(大結局)

大局已定,範蠡來向勾踐告辭。但勾踐不允:明天這一仗,你必須要在。然而,第二天範蠡不見了。鎧甲,侍從,他什麽都沒帶走。勾踐將重任委給了文種。 伯嚭被捕,他向勾踐請求再給吳國一線生存之望。在勾踐的奚落下,他自盡在勾踐的長矛之下。 西施在姑蘇台上飲下毒酒,倒在匆匆趕來的範蠡懷中。範蠡抱著西施向前走去,一葉小舟飄向遠方。勾踐與夫差見面了。夫差冷對勾踐,夫差永遠是夫差,我不會學你。勾踐平靜以對,勾踐要是學你,二十年前越國就不存在了。夫差堅稱,孤決不投降。勾踐寸步不讓,吳王必須投降。 夫差自盡在勾踐面前,實現了他決不投降的誓言。面對夫差的遺容,勾踐百感交集,他用王的禮儀,厚葬了夫差。得勝的勾踐,身披紅袍,緩緩登上盟台……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勾踐陳寶國
夫差尤勇
伍子胥鮑國安
範蠡李光潔
伯嚭姚安濂
文種張佟
西施周揚
勾踐夫人譚曉燕
鄭旦于珈若
衛姬萬美汐
靈寶劉希媛
月岫劉晶晶
端科畢海峰
耿曉霖陸甲
胡凱之琪瑛
琪瑛柳小海
公孫舉劉燕斌
居竹張鏑
李獻琦計倪
曳庸劉廉
杜恆郭超
趙鞅王驍
歐冶子于子寬
幹將
莫邪
鍾離劍
杜野郭超
鍾林馬爺
候煜仲佶
于將軍胡志勇
古將軍孫寶海

參加演出

李宇鋒、郭海濰、徐巍、耿濤、姚琦、楊昊坤、聶子雄、林海敏、關一、袁偉樺、趙光、周少敏、牛宇、李磊、于利霞、高明清、李文靜、張姍姍、李顯月

職員表

導 演:黃健中、元彬、延藝

編劇:張敬

製片人:李功達

出品人:李培森

總監製:李 汀、苟 鵬、黃松保、王玉明、李小華、於 敏

監 製:李治安、許 輝、朱愛武製片人:李功達

策 劃:曹靖生、祖闊

發行人:肖可英、張琳

總策劃:王永昌、張子揚、顧秋麟、陳春雷、譚志桂、陳偉生

技術監製:李請水

攝 像:袁曉滿

美 術:張鵬

造型設計:韓笑

錄 音:苗青

剪 輯:蘇慶儀、張亞

場 記:劉海洋、倪娜

燈 光:巴樹峰

化 妝:張蓉、王華

服 裝:陳之平

武術指導:林峰

道 具:周曉丹王蒼、紀聿晨

置景:解亞鵬、吳潮亮

劇 務:史雲峰、胡海鵬

幕後花絮

據中國電視劇製作中心的負責人介紹,《越王勾踐》參加了坎城電視節,結果這部戲成了全場最受關註的電視劇作品,最終,這部戲順利賣出海外著作權,對方的購買價格也創下了這次坎城電視節交易的同類電視劇最高價。並且這部電視劇將在日本主流頻道播出,他們邀請了日本的專業演員給這部電視劇重新配音。

陳寶國在拍攝過程中受盡折磨,有場陳寶國飾演的越王勾踐戰敗淪為奴隸,遭吳王夫差羞辱,被責令去為夫差拉車的鏡頭

陳寶國表示勾踐就是一個另類的英雄,他本身就是一個很會演戲的人,一直要假裝歸順,他始終是把自己裹在奴隸的外衣之下。盡管他在夫差面前卑躬屈膝,但是他的眼神中還是有著一股霸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