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女生

超級女生

《超級女聲》,簡稱超女,是中國湖南衛視在2004年至2006年間舉辦的針對女性的大眾歌手選秀賽,每年一屆。此項賽事接受任何喜歡唱歌的女性個人或組合的報名。其顛覆傳統的一些規則,使之受到了許多觀眾的喜愛,是當時中國大陸頗受歡迎的娛樂節目。超級女聲的出現,改變了大陸音樂市場被港台歌手佔據主要地位的局面。超級女聲及後來湖南衛視舉辦的快樂女聲,快樂男聲為大陸音樂圈輸送了一批又一批實力與人氣兼具的音樂人才,現李宇春,張含韻,周筆暢,張靚穎,何潔,葉一茜,黃雅莉,鬱可唯,尚雯婕,譚維維,劉力揚,劉惜君,安又琪等已經成為大陸樂壇中堅力量。

  • 中文名稱
    超級女聲
  • 外文名稱
    Super singing girl
  • 舉辦方
    湖南衛視
  • 類別
    選秀
  • 代表人物
    李宇春、張含韻、周筆暢、張靚穎、何潔

節目簡介

超級女聲是中國湖南衛視從2004年起主辦的大眾歌手選秀賽。此項賽事接受任何喜歡唱歌的女性個人或組合的報名。其顛覆傳統的一些規則,使之受到了許多觀眾的喜愛,是現今中國大陸頗受歡迎的娛樂節目之一。超級女聲在產生不少頗有明星特質的選手的同時,也涌現出類似孔慶翔的一些反偶像,如“紅衣教主”黃薪等。超級女聲極高的人氣在中國電視節目界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引起其他媒體的仿效或責難,已經成為一種社會現象。

超級女生超級女生

超級女聲超級女聲前身是湖南電視台娛樂頻道(以下簡稱湖南娛樂)所主辦的“超級男聲”一個姊妹賽事。2004年在湖南地區取得成功後,轉由湖南衛視與其他地市媒體聯辦(湖南地區為湖南娛樂),每年在全國的部分城市舉行分唱區選拔賽,最後在長沙舉行年度總選。

根據美國在華傳媒調研機構“盛華商通”(PRCDIRECT)所做的市場調查表明,2004年觀眾對超級女聲最大關註度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 人人可以參與的形式新穎/創意好 25.0% ;參賽人員參差不齊的水準覺得有新鮮感 7.7%

2005年超級女聲年度大選延續該活動“想唱就唱”的理念精神:包括原生態展現、“個性化”的評審陣容、大眾票選淘汰、層層選拔淘汰晉級等等,一來可繼續吸引眼球,滿足觀眾的觀賞需求;二來保證超級女聲作為一個全國性年度活動的權威、獨特和延續性。

“2006超級女聲”正式啓動安又琪李宇春助陣

超級女聲的出現,改變了大陸音樂市場被港台歌手佔據主要地位的局面。超級女聲及後來湖南衛視舉辦的快樂女聲快樂男聲為大陸音樂圈輸送了一批又一批實力與人氣兼具的音樂人才,現 李宇春,周筆暢,張靚穎,何潔,黃雅莉尚雯婕譚維維厲娜,安又琪等已經成為大陸樂壇中堅力量

超級女聲的出現,還引起了華人電視圈的跟風模仿,數十家電影片道推出了同類型的選秀

超級女生超級女生

節目,連以製作娛樂節目見長的台灣電視圈及香港TVB也推出了選秀節目“超級星光大道”、“超級巨聲”,華語流行樂壇由此進入選秀時代。

可以說,超級女聲的誕生,創造了電視的奇跡,音樂的奇跡。

賽程賽製

2006年前的超級女聲在賽程賽製上基本相同,但也存在細微差別。自2006年後,超級女聲的賽程賽製各細節上都有比較大的改動,但沒有根本的變化。  ·

超級女生超級女生

舉辦宗旨:想唱就唱,以唱為本。(2006年超級女聲變更為:想唱就唱,唱得響亮。以配合其主題歌《唱得響亮》總造型師:魏宇松)

21超級女聲參賽選手圖集·報名條件:隻要喜愛唱歌的女性,不分唱法、不計年齡(16歲以下需家長陪同)、不論外型、不問地域,均可在指定唱區 城市免費報名參加。由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廣電總局的規定限製,從2006年開始,報名選手需年滿18周歲。

·組合:超級女聲比賽允許由多個女性組成一個組合參加比賽,共享一個參賽名額。

2009年變更為快樂女聲。

賽程設定

湖南衛視承辦的超級女聲賽程分為“分唱區選拔”和“年度總決選”兩個部分(2006年在年度總決選前增加了復活賽的設定)。原湖南娛樂舉辦的超級女聲則沒有年度總決選。超女的賽製經常發生一些變化,以提供給觀眾更多的新鮮感。

超級女生超級女生

分唱區選拔賽大體上可以分為三個部分:海選、復選和晉級賽。

11超級女聲 參賽選手圖集(2)·海選:指所有報名選手根據報名先後進入攝影棚面對評審演唱自選歌曲(無伴奏),評審按鈴表示演唱結束。評審會對其表現作一簡短評價。在所有報名選手結束海選後,評審將從所有參加海選的選手中選出50名優秀的選手進入復賽。

·復賽:50名選手以號碼順序,將5名選手分為一組,總計十組。首先從每一組中直接各淘汰1名。剩下的40名選手再選出10名選手直接晉級20強,最後從剩下的30名選手再淘汰20名。沒有被淘汰的選手進入20強。

晉級賽

04年度超女季軍-張含韻各分賽區晉級賽分為20進10、10進7、7進5、5進3,共四場比賽每場分別淘汰10名、3名、

2名選手,最好一場晉級賽中將產生分賽區冠亞季軍。在這四場比賽中,採用以選手的場面板眾支持率為主,評審和大眾評審為輔的淘汰方式。

年度總決選為淘汰賽。先從各分唱區亞軍和季軍組成的團隊中淘汰一半選手,再將剩下的選手與各分賽區的冠軍選手一起組成團隊比賽。規則類似于晉級賽。根據每年分賽區的個數的不同(例如2004年4個,2005年5個),規則也有所不同。年度總決選的前三甲排名,由觀眾的簡訊投票數多少排名。一個手機可以投15票。固定電話使用者和中國移動通訊公司的部分手機號碼還可以通過撥打聲訊台投下15票。這樣,其實中國移動的手機就可以投30票。

專家評審

專家評審一般由華語流行樂壇的歌手、資深電視人或者其他明星擔任,負責海選和復賽的評判工作,並為選手們給出適當的建議。在海選中,他們給選手打分,並可以現場頒發通過卡,允許選手參加下一輪比賽。在晉級賽中,他們要提名選手參加PK賽(見下),並且在很多場次能直接讓選手晉級。在分賽區和總決選前三甲排名上,他們沒有發言權。

大眾評審

由落選的選手和/或其他各行各業的民眾組成的評審團,負責在除總決賽外的晉級賽中的PK賽上,投票決定選手的去留,人數大約在30到40人左右。由主辦方負責在分賽區當地挑選。

簡訊投票

電視觀眾可以在一場比賽結束後,另一場比賽開始前,為後一場比賽的選手投票。一般在分賽區20強以上的晉級賽上,獲得選票最低的選手會被選中進入PK賽,由大眾評審決定去留。分賽區和總決賽的前三名直接由簡訊票數決定。

PK賽

當賽程需要淘汰一名選手時,會由專家評審選出一名表現較差的選手和觀眾簡訊投票率最低的選手進行PK賽,如果專家選出的人選和得票最低的選手是同一人,則她會被直接淘汰。進行PK賽時,每人發表一番談話,並清唱一首歌曲的片斷,然後由大眾評審進行投票,得票低的一位將被淘汰。06年的賽製中,從10進7開始,選手在首輪演唱後,得票最低的選手需和得票數量倒數第二或第三(由得票最低的選手自己選擇)的選手PK。

復活賽

2006年的超級女聲增加了復活機製,每個唱區被淘汰的十強選手可以通過復活賽取得繼續比賽的資格。

復活賽製如下:

1.五大唱區按啓動順序依次演唱,每個唱區7名復活選手演唱完畢後,專業評審從中選擇當場表現最好的2名選手,進入評審選擇的候選名單,同時選出2位表現較弱的選手直接淘汰。由此,將產生10位評審選擇表現較好的候選選手,10位被淘汰選手,15位待定選手。

超女04年度季軍-張含韻2.評審再從10位候選選手中選擇5位“評審支持選手”;剩下20位選手中,場外簡訊支持最高的5位選手成為“場外支持選手”,其餘選手被淘汰。

3.在接下來的一輪中,5位“評審支持選手”和5位“場外支持選手”將成為對壘的兩列。

(1)首先將進行1輪對壘拉票演唱,演唱之後,評審選擇2位“場外支持選手”直接復活,同時,“評審支持選手”中簡訊票數最高的選手也直接復活。

(2)在剩下的6位選手中,淘汰掉簡訊票數最低的2人,剩餘4位選手進入“多人PK”環節,由分唱區前3強選手和全國16位媒體代表組成的大眾評審團投票,決定最後1個復活名額的歸屬。至此,復活5強全部產生。

報名流程

閱讀並簽署參選條款———→如實填寫參選者資料(表格)———→將表格交付工作人員並領取報名回執單與《超級女聲之超級訪問表》———→核實編號/姓名/面試時間

面試相關

面試須知

★請選手比賽前向工作人員出示報名回執單以及填寫好的《超級女聲之超級訪問表》。

★選手面試流程為:報編號+報姓名+清唱30秒(其它表演除外)

★選手需等評審點評後方可退場。

面試技巧

為了能夠在簡短的時間內,給評審和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建議閣下仔細閱讀如下內容:

★曲目:選手須準備1首自選曲目,組委會鼓勵原創歌曲

★服裝:組委會鼓勵選手選擇個性著裝。

★造型:組委會鼓勵選手選擇個性造型。

★道具:組委會鼓勵選手選擇有創意的道具進行輔助表演。

★親友:組委會鼓勵選手組織親友到現場加油。

★評審:面試評審將會以嚴厲,直白,簡潔的言辭對選手進行評價。建議選手作好心理準備。

面試成績

★請被專家評審宣布直接進入下一輪淘汰賽的選手保管好標志性物件。

★使用者編輯選手編號,移動使用者可發至012609,聯通使用者傳送至82609,小靈通使用者可傳送至912609查詢比賽成績。

“06超女”入圍賽評審依舊5人行宋柯袁惟仁加盟

節目評論

超級女聲的另一面:

超級女聲:不是“超級女生”,一字之差,創意無限。假“造星”之名提供低門檻準入以及爆發轟動效應,實是故意洋相百出的娛樂TV秀。創意點層出:透明互動的選拔給予的值得信任、“殘忍冷酷”給予的無情快意、“自尊當笑料”給予的熱評與熱播並在、最終遴選出來的燦爛前途給予的完美大結局效果。不專業而刻苦的選手、刻薄的評審與大眾娛樂形成收視鐵三角。它是“孔慶翔”效應的中國延伸,作為“反偶像”類型節目在國內的創意方式,標志著電視娛樂進入反偶像軌道。

相關報道

“超級女聲”獲評《新周刊》“年度創意TV秀”

在最新一期的《新周刊》2004生活方式創意榜中,由湖南衛視與天娛傳媒傾力打造的“快

樂中國超級女聲”被評為“年度創意TV秀”。這一排行榜是《新周刊》這一以“銳”標簽自身的知名傳媒品牌,在風行中國八年之際的創刊盛典上揭曉的。據悉,2004生活方式創意榜年是《新周刊》這個榜項的第三次發榜,也是該榜第一次落地頒獎《新周刊》。在榜單中,“快樂中國超級女聲”被賦予這樣的評價:

李宇春

“超級女聲”所獲得的這一“年度創意TV秀”的稱號,也是該榜單中唯一的電視類榜項。此外,包括中國《新聞周刊》、《三聯生活周刊》、《瞭望東方周刊》、《中國廣播影視報產業周刊》等國內眾多知名媒體先後對這一電視文化現象給予了重點關註。

5超女奇跡創造綜藝奇跡

“超級女聲”成都賽區經過8000人的海選,50進20、20進10、10進7、7進5、5進3的層層挑選,終于決出最後3強。參賽者唱不上去者有之,台風滑稽者有之,五音不全者有之,而評審尖酸刻薄的言語更是比比皆是,甚至有臉薄的參賽者當場掩面而泣。然而,就是這樣一檔既不悅目也不悅耳的“音樂選秀節目”,在開播兩個多月裏,迅速在全國範圍內掀起一股平民娛樂化的風潮。

“說穿了,超級女聲就是民眾卡拉OK賽。”有觀眾笑稱,可就是這樣一檔民眾卡拉OK比賽,創造了收視奇跡。不拘外形、不論唱法、不管年齡,隻要你是女性就有機會成為明星。這樣“無門檻”條件,無疑對每個做明星夢的女人,都具有致命誘惑力。”。而成都僅一個星期就涌入8000多個女孩報名。

緣何大熱全國

什麽原因讓“超級女聲”一夜之間受到眾多女性的青睞?年齡無限製、沒有報名費是受歡迎的最主要原因。“十年後再來唱這首歌”“你學聲樂沒有什麽必要”……雖然評審們的評價尖酸刻薄,但正是這種嚴格得近乎苛刻的要求,反而激起了選手的鬥志。

與此同時,不少唱片公司也在通過這類節目尋找“新鮮血液”,對選手而言,露臉就是機會。因此“超級女聲”的前景異常誘人。而其比賽形式也相對比較透明。觀眾可以通過手機簡訊為自己喜歡的選手投票,成為主宰選手命運的重要因素。

到底能紅多久

雖然“超級女聲”異常火紅,但是北京光線傳媒總裁王長田卻對它能有多久的生命力感到懷疑。“它畢竟是一個綜藝節目,很大程度是為了滿足老百姓那種獵奇的心態,是將音樂放在第二位的。如果‘超級女聲’沒捧出像樣的歌手,對它來說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為什麽要造偶像?快樂是第一生產力

湖南衛視的《超級女聲》因為成為了國內同類節目的先行軍而取得了驕人的影響力。

安又琪(《超級女聲》南京賽區冠軍)現已與娛樂公司簽約,《超級女聲》很可能是她明星之路的起點。

超女幕後

《超級女聲》:快樂中國全民參與

周筆暢湖南衛視節目中心副主任王平將創辦《超級女聲》的動機歸結為“大眾傳媒滿足觀眾的互動需要。”她告訴記者,在創立《超級女聲》之前,湖南衛視曾經和不少唱片公司合作,舉行各種歌唱比賽,然而他們發現不管賽事多專業,最終都要交給觀眾這個終端,“與其這樣,不如從終端做起,直接讓觀眾參與到賽事中來。” 在《超級女聲》之前,湖南衛視曾參照《美國偶像》創辦了《超級男聲》,最初隻允許男選手參加,節目也隻在湖南播出,第一次報名隻有一百多人,但節目開始播出後,每日以二百人的速度遞增,兩周內便有3000人報名。節目中心由此大受啓發,經過不到半年的籌劃,便先後在長沙、武漢、南京和成都四地啓動了《超級女聲》的活動。

《超級女聲》欄目名稱前被冠以“快樂中國”

湖南衛視總編室主任李浩強調,創辦這個節目就是讓觀眾從中得到快樂。“超級女聲”節目定位就是一個大眾歌會,目標是讓平民大眾選出心目中支持的歌手,是一個大眾娛樂活動。李浩說,“快樂中國·超級女聲”講求的首先是一種快樂感覺,希望以這種毫無門檻、大眾均可參與的音樂賽事,來張揚一種“全民快樂”的精神追求。最根本的是,這種“無門檻”選秀活動倡導的是“想唱就唱”和“以唱為本”,選拔的是女性歌手的聲音魅力,隻要有美麗原聲、通俗的、民樂的、美聲的、不拘一格的唱法,都可免費參加此次比賽。

《超級女聲》是國內第一個“全民參與”的演歌類綜藝欄目,而總導演彭志堅坦承,《超級女聲》在誕生之初確實參考了海外同類節目的製作經驗,並盡可能地加以在地化處理。事實上,《超級女聲》始發湖南體現的依然是電視湘軍敏銳的洞察力和迅捷的行動力。王平表示,“類似的節目在歐美國家的電視熒屏上已經是大勢所趨,被復製到中國隻是時間的問題,如果等大家都做了,市場趨于飽和,觀眾的興趣點自然就大幅下降,所以我們必須搶在前頭。”

雖然湖南衛視方面一再強調,“《超級女聲》的目的不是造星,而是體驗快樂。不管是否能夠進入最終的決賽,不管是否遭到過評審的冷嘲熱諷,隻要身在其中就是快樂的。”但《超級女聲》的著作權所有者天娛傳媒毫不諱言,通過《超級女聲》尋找散落在民間的演藝新秀,也是製作這檔欄目的動機之一。“天娛有自己的藝員經紀部,即使沒有這個欄目,我們也一樣要簽約新人。而《超級女聲》提供了一個再好不過的搜星平台。”雖然參加比賽的選手都來自民間,但是不乏受過專業訓練的好手,而另一方面,期待通過這個活動躋身演藝圈的年輕人也不在少數。“先是從上萬人的海選中脫穎而出,然後經過數輪的淘汰,可以說她們都經受了市場的檢驗,也積累了足夠的曝光率,不管是專業評審,還是電視機前的觀眾,都對她們有了相當程度的認可。 因為對我們來說,從前十名選手中找到一兩個具有潛質的新人,並不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代表北京參加南京賽區比賽的安又琪屬于《超級女聲》中的“超級女生”,她在數輪淘汰賽中始終排名第一,不僅受到電視觀眾的支持,更被現場評審看好,天中文化總經理金焱評價她“台上台下兩個人,極富舞台魅力。”南京賽區剛一結束,天娛傳媒馬上與她簽約,演藝圈的大門已經向她敞開。

炮轟輿情

4月21日、25日、29日,文化部原部長、全國政協常委兼教科文衛委員會主任、73歲的劉忠德三批超女,稱其低俗、宣揚一夜暴富,毒害青少年,並建議對其進行幹預。一時間,對超女節目內容的道德評價在網路上蔓延成一場大討論。

關于超女之“低俗”,已不是第一次被放到桌面上討論了。早在去年7月,在中央電視台組織的一個播音員主持人業務討論會上,就有專家學者直批超女低俗,此後央視在內部發起的“反對低俗化”的整風運動,也被認為和超女有關。隻不過這一次劉忠德在“低俗”之外,又用了一個35歲以上的中國人都十分熟悉的辭彙來給“超女”定性——毒害青少年。

據媒體報道,湖南衛視對劉忠德的意見表示十分重視,提出三點自律原則,並擬派專人到北京與劉進行溝通。不久,有報道稱溝通工作已進行完畢,雙方“言談甚歡,達成理解。”

對這一事件,李浩說:“劉老的身份很特殊,畢竟長期從事意識形態管理工作,他的言論剛一出來,我們覺得挺不一般的,予以了密切關註。後來看到引發了很多討論,帶來比較大的影響。在我們印象中,劉老是一位寬厚長者,對于超女的種種言論,應該是緣于誤會。局裏負責宣傳的領導去拜訪他,僅僅是去溝通,爭取理解。所謂的三點自律,我們沒有正式提出過,是媒體的一種歸納。”

李浩每天要花一個半小時開超女的會,其中很大的精力都放在了對輿論的了解和處理上。關于超女的《輿情動態》每天要出一冊,輿情小組的工作人員朱麗前告訴記者,各大入口網站、主流平面媒體、論壇、貼吧、部落格上鋪天蓋地的超女訊息都是他們監測的對象,劉忠德的言論,他們是第一時間編進輿情動態中的,並提請領導特別關註

《輿情動態》絕不是擺設,湖南廣電局局長魏文彬會依此直接過問細節問題。在5月23日對超女《輿情動態》的批示中魏文彬寫道:“有些選手的負面宣傳太多,這樣的訊息影響的不是她們本人,而是整個超級女聲。宣傳組一定要想辦法控製、引導。使興趣朝健康話題轉移……”

“屬于超女的壓力,是我們必須承擔的。”超女節目總導演王平對本刊談到,在成都海選時候,她在洗手間裏聽見有選手議論,“今年的PASS卡怎麽這麽少啊?”王平說,那一刻關于“超女的生態環境已經發生了很大改變”的概念在她心中一下子立了起來,“從去年開始,它不再是單純意義上的娛樂節目,而成為一種社會性的、文化上帶有突破意義的事件。一點點灰色的東西就會被放得很大。因此我們必須對輿情格外在意而更加謹言慎行。”

在對超女的種種責難中,低俗化是最響亮的聲音。超女早期爆出的很多無釐頭的笑料不見了,這是不是節目編導為避免低俗化有意剪裁的結果呢?超女長沙唱區導演廖珂不那麽認為。廖珂表示,節目開始以來,不管歌唱水準如何,凡是能夠體現積極向上的、“想唱就唱”精神的表演者,節目都會播放出來。而“想唱就唱”是一個相對主觀的判斷標準。他記得隻專門剪掉過一些服裝造型太怪、不符合大眾審美標準的參賽者的鏡頭,如曾有人戴一個很高的插滿羽毛的帽子就被剪掉了。

眾話低俗

喻國明:

“打壓一種新生事物的常見手段就是在道德上矮化它。這是很常用的手法,不用太在意。”

“‘低俗’的話題集中在‘超女’身上,並非其本身低俗,實質上‘超女’的文化本質與過去的遊戲規則、欣賞習慣、評價標準、話語權分配都很不一樣了。”

“每一次時代轉換的時候,都會產生對過去文化和傳統的留戀,對‘落花流水’的哀惋;另一方面,則是對新的狀態沒有切實的把握,當然從更功利的角度來說,可能是某一方面的話語權和勢力範圍受到了挑戰,有些人就會做出某種比較極端的反應,我覺得這也是很正常的。”

“被指責為低俗的事情,也許10年之後就是時尚。20年前DISCO也被說成是低俗的,後來不也得到社會的認可了嗎?過去大眾是沉默的,是被教導和被引導的,今天‘超女’出來了,大眾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情感,這可能使習慣于老一套的人覺得無法適應。”

“政府真正管的應該是邊界,是遊戲規則。這種管理應該是普遍的,公平的,而不應該是厚此薄彼的;更不能對不同的企業、機構有不同的政策,不能因為與己的遠近親疏而採取兩套標準,更要設法切斷領導機關和下屬企業的利益連線。”

“‘超女’可以說是一個新時代崛起的征兆:大眾從被引導,到自我的自由表達。它代表了一種新的文化潮流。”

展江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展江,超女事件”一方面是代溝的具體表現,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某些傳統心態在作怪。 展江指出,文藝兼具產業和精神生產兩方面的意義,既是公共領域,又是市場領域;政府要扶持,但不能過度幹預。市民社會的價值,就是政府的活動被限製在一個比較小的範圍內,改革開放的過程其實就是政府逐漸放權的過程。

封新城

封新城一直很關註“超級女聲”,在關于“超女”的評論中,他對一篇題為《超級女聲就是夢想中國》的評論印象頗深,“這篇文章其實把一直回避的一層意思給點破了:事實是,‘我掌權,你們就都得聽我的,還要覺得我的節目好’。”

王平

“從我內心來說,希望大家能平靜下來,回到看電視最本初的狀態;避開種種紛擾,安靜地看一下這個節目,笑一笑,如果覺得有些輕松,就可以了。這才是我們做這個節目最重要的價值和意義。至于高雅和低俗,其實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問題。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和成長經驗,這些東西會決定他的審美觀和價值觀,他會主動地選擇自己喜歡的東西,幹涉的效果是不大的。” 湖南衛視研發中心主任、“超級女聲”

而中國傳統社會講究等級和權力,喜歡幹涉別人的生活和個人愛好。 “識時務者應該順應時代潮流,而不是擺出一副教師爺的面孔教訓觀眾。觀眾喜歡自有喜歡的道理,隻要不違法就行;社會開放、多元了,人也應該有開放多元的心態。”展江一再強調這樣的觀點。“如果硬要幹涉,就隻能是自討沒趣。”

對傳統節目的某種顛覆

像《超級女聲》這一類節目可以都歸類為“真人秀”節目,它可以說是國外“真實節目”的一種。

比如說“超級女聲”它是直接從英國“扒”過來的,這種節目是從20世紀90年代後期到現在在國內開始發展的,基本上電視節目出新樣式的一個周期也就是大概十年,這類節目就屬于這十年裏出現的一種,到2000年前後才真正火起來,它實際上是“遊戲節目”的一種擴展,傳統意義上的遊戲節目是那種智力競賽節目,它的過程不是放在一個演播室裏,並且還把整個遊戲的過程展現出來。

不同的節目會有不同的特點。但是前面提到的觀眾為什麽喜歡看,觀眾們想看的東西節目製作者肯定會往這個方向傾斜。

同時,從狂歡的角度講,還會安排一些超常規的環節,顛覆常理的情形發生。比如說《超級女聲》裏評審的態度惡劣,比如說李詠在主持節目時說的一些話裏會帶有一些關于“性”的暗示。這些都是有意的,對于我們原有電視的一些傳統的東西進行一種解構,一種分裂。

生存環境

主動適應生存環境和規則是自我保護的一種需要,即使沒有“超女”,也會有其他可能依舊被認為是“低俗”的新生事物來引領潮流,成為新的文化圖景或寓言

2006年上半年,“超級女聲“剛剛開賽,便被各種爭議和事端肢解得面目全非,對她的評判和期待已經很難停留在她的本意和本體上。 一些宿命論者也許已經預言她即將到來的失敗;但更多的人,心懷疑問和好奇,饒有興致地觀望著反方的反應。

4月21日,2006年“超級女聲”長沙賽區預選賽第一場在湖南衛視播出時,已經有人感到了一些異樣。“選手沒有以前那麽搞怪了,評審也沒有以前那麽尖刻了。”這是觀眾的普遍意見。而那些充當串場環節的民歌表演、老年才藝展示等,也使人感覺到“超級女聲”仿佛不再滿足于單純的青春時尚,而是在迎合更多人的口味,甚至于失去自己的個性。有人在預測,“超級女聲”會不會成為另一個“春晚”?

“它很有可能變成一個奇怪的東西,這和容忍程度有關。現在各方面的力量都在較力。”展江說。

“超級女聲”身陷圍城

在中國,不是所有的電視節目都能遭遇到這樣曲折離奇的境遇。

“超女、超男是對藝術的玷污……它宣傳的是一夜暴富的思想、一夜成名的思想……作為政府文化藝術有關管理部門來講,不應該允許超女這類東西存在。參加超女的被害了,看這個節目的也被害了。”

05年4月,全國政協常委、科教文衛體委員會主任、中國演出家協會主席、前文化部部長劉忠德突然發話,將批評矛頭直指“超級女聲”;而這,也已遠遠不是“超級女聲”第一次遭受指責了。

2005年8月中央電視台的一期《焦點訪談》曾以“抵製低俗”為主題,不點名地批評了“超級女聲”。在一片“超級女聲”將被停賽的傳言中,人們在如期舉行的2005“超級女聲”總決選中看到了一些“奇特”的場面,比如請來了一些老藝術家們發表“寄語”,比如“超女”們唱起了久遠的革命歌曲。

可以感受到,這個節目背後的製作團隊其實很努力地在市場需求與傳統價值觀、在流行與保守之間尋找著某種平衡。

2006年“超級女聲”開賽以後,無論是對評審的選擇,還是對節目形式的創新上,他們仍然在很小心地維系著某種分寸,卻似乎並不討好,開賽伊始便被淹沒在撲面而來的各種事端中——

3月13日,國家廣電總局下發通知,對選秀節目作出了一系列的限製。比如海選不能直播、分賽區活動不得在當地省級衛視中播出等。“超級女聲”原定冠名商蒙牛公司因此認為廣告投放將受到影響,希望能減少冠名費,直至新賽季啓動前夕,“超級女聲”的冠名權才最終得以落實。 廣電總局嚴管“選秀活動”,也使得“超級女聲”遲遲拿不到批文,一度瀕臨擱淺。

3月20日天娛公司被迫啓用應急方案,在沈陽啓動了與當地電視台合作開辦的地區性競技真人秀節目“超級伙伴”。

4月12日,“廣電總局盛贊超女”的新聞又忽然出現在各大網站上。事實上,國家廣電總局發展改革研究中心編寫的《2006年中國廣播影視發展報告》中,隻是簡單地提到“‘超級女聲’的成功帶動了真人秀節目的大量推出”,並羅列了“超級女聲”的收視率:平均收視率8.54%;決賽期平均收視率11%,居同時段收視首位;三強決賽時的收視份額達到了49%。但“盛贊”雲雲未免牽強。

“廣電總局盛贊超女”的字樣還沒有來得及從網頁上消失,全國政協常委劉忠德、全國政協委員魏明倫等人的指責聲又把“超級女聲”推到了公眾的視野焦點。劉忠德建議有關部門要對“超女”加強管理,甚至取締。在大多數年紀稍長的中國人的常規經驗中,當一個娛樂電視節目受到上述身份的老同志的嚴厲批評並遭遇到繁復的幹擾和壓力後,其結局是可想而知的。但為什麽這個似乎已被定論為“低俗”、“有問題”的電視節目不僅存活了下來,還依然能夠在每個周末讓大量的觀眾如約守在電視機前創造高收視記錄呢?

各方說法

李浩

“市場的反應在我們看來,就是尺規和法則”

“整體來看,我認為某種層面的矛盾和沖突並非大家想象的那麽厲害,也不會構成太大的問題;實際上,這也不是‘超級女聲’或電視行業獨有的現象。國家文化體製正在進行改革,很多問題還需要時間來慢慢地改善和解決。” “超級女聲”的製作方、湖南衛視總編室主任李浩認為,遇到問題硬闖蠻幹意義不大,應當有恰當的策略。

“主動地去適應生存環境和規則,是愛惜自己保護自己的一種必要方式。而保護自己,其實也是為了保護事業,這樣才有機會去滿足市場的需要;但也不能一味地妥協和退避。不少人可能會選擇守舊,認為這樣比較安全。但我認為,守舊意思不大,也無法適應市場經濟社會。其實即使在這種條件下,仍然可以不斷創新,而且我認為創新的空間還很大,關鍵看你的經驗積累和智慧。拿節目來說,湖南衛視的創新也不是次次會成功,但我們既在隨時創新,也會隨時準備快速撤退,也有很多不成功碰壁的事情發生,這都很正常,是改革必須付出的代價。”

“今年的觀眾在去年的基礎上,對節目的要求肯定更高了,所以我們也花了很多心思用在節目的創新上。比如進一步完善賽製,此次將設立兩個大眾評審團,而且誰會成為最後節目中的大眾評審,也是隨機設定,這會為節目增加懸念,也會更公平。另外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增加了一個‘復活賽’的環節,給年輕的選手們多一次機會。但這些元素也是隨時可以改變的,我們會根據觀眾的反應,以及節目結束後收集反饋的信息,綜合方方面面的意見,隨時調整節目形態。”

“如果節目播出的第一階段,觀眾對某一問題的反應特別強烈,我們會馬上讓編導對在播節目進行調整。市場的反應在我們看來,就是尺規和法則。”

面對一些所謂的競爭傳言,王平導演說,“作為一個中國人,人人都該希望中國中央電視台是我們中國最好的電視台;也有理由相信,他們能做出最好的節目;這當然也是我們每個中國人的榮耀。”

王平

“今年可能不一定像去年那麽好看了。因為一些因素會有影響,一是現在中國的觀眾越來越成熟了,他們不僅僅在看電視,也有選擇的自由和表達自己觀點的願望。”王平總導演認為,經過2005年“超級女聲”熱潮之後,億萬觀眾已經熟悉了這個節目,節目本身就需要更大的提升才能留住觀眾、吸引觀眾。此外,“超級女聲”在當下中國的社會語境下,有些人已經不把它當作一檔純粹的娛樂電視節目來看待了,因此,“超級女聲”仍然會受到來自各種層面的多重壓力。

王平告訴《瞭望東方周刊》記者:“這檔節目最本質的核心並沒有受到太大影響,比如參賽選手的實力和熱情,以及節目本身給觀眾帶來的快樂和輕松。”

湖南衛視

對湖南衛視來說,“超級女聲”不會因為少數人的言論而停止,她的命運依然掌握在觀眾手中,即使有一天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甚至被遺忘,也沒有什麽遺憾的地方,因為這符合了一個新興事物在中國當前國情下必然的生存規律。

而對整個中國社會來說,正如學者和電視製作者們共同指出的那樣,即使沒有“超女”,也一定會有其他可能依舊被認為是“低俗”的新生事物來引領潮流,成為新的文化圖景或寓言。

喻國明

“需要解決的根本問題還是社會意識形態和管理政策上的寬容度,現在上下都在提倡創新,其實文化創新的心理基礎就是容忍所謂的‘異端’。如果大家說的都是同樣的話,穿的都是一樣顏色的衣服,又何來創新?某些人的主張實際上是跟黨中央的創新政策背道而馳,應該提高到這樣的高度來看‘超女低俗化’事件。”喻國明在接受採訪時說。

封新城

《新周刊》執行主編封新城則認為,應好好研究節目背後的人和節目面對的人——那群生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帶有強烈“自我”特征的群體。

“他們就真的像有些評論所說的那樣不可救葯嗎?其實中國的希望就在這代人身上。劉翔和姚明也是這一代人,他們個性也很張揚,但對他們的評價都很正面,普遍認為他們就是中國積極、健康、向上的形象代表;實際上不可否認,他們和‘超級女聲’同屬一個群體。”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