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走出

走進走出

《走進走出》是一部新加坡電視劇,共23集。自2010年9月1日起,每逢星期一至五,晚上9點,新傳媒8頻道播出。

  • 集數
    23集
  • 類型
    劇情
  • 製片地區
    新加坡
  • 中文名
    走進走出

劇情簡介

黃舒雅、黃冠英、沈希平、林樂山、趙寧分屬兩家律師行,五人性格、背景各異,私下卻是好朋友。雖然有時必須代表各自的客戶對簿公堂,卻不損他們之間的交情。下班後經常聚集在沈希平家族經營的酒廊喝酒、聊天,談論案子,分享工作上、生活上,甚至感情上的問題。彼此建立了不一般的情誼,也衍生了復雜的多角愛情關系。

沈希平喜歡在酒廊大展他的調酒功夫,常引來女酒客搭訕,黃冠英譏諷沈希平愛炫耀,故意引人矚目,其實大家對沈希平的作風習以為常,互相譏笑揶揄是他們熟悉的交流方式,大家都不以為悖,也已經習慣這樣的調侃方式。

不過趙寧還是有一點點的不是滋味,她喜歡沈希平,喜歡他的不拘、他的辯才,他帶點酷的個性。但黃舒雅並不欣賞沈希平的玩世不恭作風。

《走進走出》劇照《走進走出》劇照

黃舒雅對愛情有美好的憧憬,法官姚學鴻對她欣賞已久,希望和她交往。姚學鴻是個謙謙君子,在法律界頗受推崇,人品、性情都無可挑剔。黃舒雅對他也有好感,勿庸置疑,姚學鴻會是個好丈夫。黃舒雅在猶豫,要不要嘗試和這樣一個好男人交往?黃冠英和黃舒雅父母隨同醫生哥哥移民澳洲,兩兄妹一起住在一公寓單位裏,公寓的另外一個住客是林樂山。林樂山是個孤兒,從小父母去世,由叔父栽培,他喜歡舒雅,但沒有表露。而熱情奔放,樂觀直率的黃冠英則是趙寧的追求者。 可是趙寧告訴他,她喜歡沈希平。論家世條件,冠英自認遠遠不及沈希平,最後隻好大方的退出。

其實林樂山有一段不為人知不愉快的童年,母親劉愛珠婚外戀,懦弱的父親有憂鬱症,兩夫妻經常吵鬧,最後不幸逝世,母親帶著林樂山跟了一個男人,林樂山偷偷跑了,投靠叔叔。十多二十年不曾打聽母親的訊息。他沒想過會再見到母親,直到一個晚上,他見到了站街拉客的母親劉愛珠!貧病交加的劉愛珠好不容易找到兒子,她要求林樂山收留她,林樂山怨恨她當年的無情,更恥于有她這樣的母親,無論母親怎麽樣的苦苦哀求,也不能打動他,一次沖突中,林樂山激憤之下,不慎推跌了母親。

走進走出截圖走進走出截圖

好巧不巧,劉愛珠巧遇趙寧,她心一橫,顛倒是非,謊稱自己為了栽培兒子當律師,無奈當妓女賺錢,兒子當了律師,就嫌棄她不認她。趙寧信了十足十,大發憐憫心,答應幫她免費打官司,控告兒子虐待,就這樣,劉愛珠把兒子告上了法庭,控告林樂山虐待她。

趙寧搞清楚劉愛珠口中那個不孝子竟然就是林樂山。林樂山的身世也因此被揭發了。同行沸沸揚揚的傳他是靠母親當妓女栽培出來的律師,嫌棄母親的身份,拋棄母親,林樂山沒有分辯。

黃舒雅接到一個離婚案子,保險經紀吳寶明的妻子賴秀秀,告丈夫吳寶明暴力對待,申請離婚。而許寶明則稱妻子有婚外情,兩人各說各話,兩夫妻各懷鬼胎,為了在離婚官司上佔上風,分別聘請私家偵探挖對方偷情的證據。黃舒雅和趙寧分別代表許寶明和賴秀秀,開始都被蒙在鼓裏,在法庭上盡力爭取自己當事人的利益......,直到他們不約而同發現自己被蒙騙了,合計拆穿他們的謊言。

另一次的案子,是沈希平的二叔沈一安和妻子許鳳凰鬧離婚,夫妻兩個為了贍養費鬧上法庭,沈希平和黃舒雅因此被牽扯下去,兩人爭鋒相對,出了法庭,兩人惺惺相惜,欣賞彼此的才華,那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他們的關系拉近一步,但是他們都不肯表露。

八卦的黃冠英首先察覺到妹妹和沈希平之間起了微妙的變化,他看出兩人都不肯輕易跨出第一步,由于關心妹妹加上八卦熱心的本性,決定撮合兩人。可是沈希平卻步不前。原來沈希平有個11歲的女兒沈文文。這是當年年少輕狂的他,和未成年少女鄭丹妮生下的一個孩子,鄭丹妮生下孩子後,初生的女兒就由母親張志芳撫養。

直到男子劉亞才上林樂山的律師樓,控告妻子蓄意傷人,劉亞才談吐斯文、態度溫和,他告訴林樂山,和妻子結婚五年,妻子因為擺脫不了少女時候被強奸的陰影,精神衰弱和有妄想症,整天無理取鬧,一次情緒失控,不但用熱水淋傷了他,還反指他凌辱她,要求離婚。林樂山接下案子,鄭丹妮向沈希平求助,原來劉亞民的妻子就是鄭丹妮。

鄭丹妮告訴沈希平,她和劉亞才結婚五年,長期飽受丈夫凌辱,把她當泄欲的工具,幾個月前,劉亞才一次求歡不成,對她施加暴力,她一時情緒失控,用熱水淋傷劉亞才,劉亞才控告她蓄意傷害,同時申請跟她離婚。

劉亞才和鄭丹妮各有說詞,孰是孰非呢?沈希平混淆了。同時沈希平和鄭丹妮的那段過去被曝露了,沈希平身不由己陷入糾葛不清的泥沼裏。沈希平向眾人坦白自己年少時的糊塗情債,他想知道的是黃舒雅的態度,黃舒雅完全理解沈希平的處境。

可是同時候,黃舒雅自己面對更大的沖擊和困擾,被林樂山設計陷害,觸犯律師專業法令,面臨被吊銷執業執照的命運。原來林樂山因為母親的案子,涉嫌撞死母親,舒雅找到證人,將林樂山控上法庭,林樂山懷恨在心,開始對舒雅進行報復......

黃舒雅和沈希平能夠敞開胸懷,接受彼此的感情嗎?趙寧情歸何處?她會接受黃冠英的追求?面對許許多多不快的破裂婚姻,讓他們更慎重、真誠的面對自己的感情,選擇正確的伴侶,走完後半生......

演職員表

監製:賴麗婷

故事 / 編審:黃佳華/ 林錦蘭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沈希平鄭斌輝 ----
林樂山戚玉武 ----
黃舒雅童冰玉 ----
黃冠英姚玟隆 ----
趙寧 郭蕙雯 ----
夏艷蔡佩璇 ----
劉愛珠洪慧芳 ----
許志強林明倫 ----

劇集獲獎

新傳媒紅星大獎2011:最佳劇本 - 黃佳華 《走進走出》

新傳媒紅星大獎2011:最佳男主角 - 戚玉武 《走進走出》

分集劇情

第1集

沈希平、黃舒雅、林樂山、趙寧、黃冠英是分屬兩家律師樓的律師,既是同行,又是好友,工餘經常聚在一起喝酒聊天,偶爾也在法庭上對立打官司。舒雅和趙寧代表一對夫妻志強和麗玲打離婚官司,因為志強搞婚外戀,麗玲要求離婚,還要告志強醉酒駕駛,導致她半身不遂。

第2集

上庭之前,志強原本願意承認他確實是酒後危險駕駛,導致車禍。麗玲卻突然改口,說志強當晚並沒有喝醉酒,而是她見到那個女人寄給他的簡訊,所以氣昏了,想跟他同歸于盡,拉了駕駛盤故意去撞路堤。眾人大感意外。

第3集

樂山生日,趙寧安排愛珠在生日會上現身,希望她和樂山能母子團聚,但樂山拂袖而去,並怪責趙寧不該把愛珠帶來,讓他下不了台。趙寧反責樂山眼見身為妓女的母親生活窮困潦倒,也不願意奉養她。趙寧決定為愛珠討回公道,與樂山打官司。

第4集

樂山給了愛珠一筆錢,愛珠很開心樂山終于肯認她,誰知樂山卻叫愛珠以後不要來糾纏他,愛珠氣得大罵樂山。趙寧不滿樂山對母親這樣絕情,要幫愛珠討回公道,決定和樂山對簿公堂。樂山決定出庭為自己辯護。

第5集

樂山在庭上自我辯護,拿出學生時代的存折,證明自己一直都是半工半讀,愛珠根本不理他,所以他沒有義務贍養愛珠。趙寧盤問樂山,追問他為什麽要和愛珠脫離關系?樂山終說出曾被愛珠的姘頭性侵之事,愛珠雖看見卻沒有保護他。眾人非常吃驚。

第6集

愛珠被人撞傷,樂山成了嫌疑犯。希平等人為了幫他洗脫嫌疑,到停車場尋找蛛絲馬跡,見到一個流浪漢陳天來。希平等人發現天來的言辭和樂山說的有所出入,懷疑樂山在說謊。愛珠傷重去世,臨死也沒有說出真相,原來撞她的人正是樂山。

第7集

一安準備把情婦蘇珊帶進家門,鳳凰忍無可忍,提出離婚,一安豁出去地說想離就離。希平提醒他離婚不是口頭說了就算,一大堆贍養費、財產分配的事要處理。一安聽了,設計令鳳凰暫緩離婚申請,偷偷轉移財產,再反過來申請離婚,要令鳳凰一無所有。

第8集

舒雅找不到一安轉移資產的證據,眼看就要輸掉官司,卻在總結陳詞之前,收到冠英遞來的一份檔案,裏頭都是一安轉移資產以及將遊艇賣給蘇珊的證據,舒雅利用最新證據反駁一安,得以勝訴,後來她才知道幫她的人是希平。

第9集

樂山為了要幫蘇珊洗脫罪名,反復地引導蘇珊,蘇珊終說出是一安不甘願分財產給鳳凰,說出了"恨不得一刀殺死鳳凰"這樣的話,自己才會想到要買凶殺鳳凰。樂山抓住這個重點,引導蘇珊說出是一安暗示她去殺鳳凰的,把責任推給一安。

第10集

鳳凰買凶殺自己,嫁禍給蘇珊,卻被希平拆穿。希平不解她已經得到應有的贍養費和賠償金,為什麽還要出此下策,害人害己?鳳凰說是蘇珊先要殺她的,是他們做得太絕,逼她走上這條絕路。希平感嘆不已。

第11集

趙寧不滿希平對她隱瞞有女兒這件事,希平說每個人都有隱私,不想多談。為了讓趙寧消氣,希平和文文拉她一起去郊遊。趙寧和文文共乘腳踏車,卻不慎跌倒。希平緊張文文是否受傷,卻忽略了趙寧,令趙寧再度對希平感到失望,終提出分手。

第12集

寶明公開私家偵探的照片,證明秀秀和家輝有不尋常關系,舒雅找家輝出庭作證,家輝一口答應。不料在法庭上,家輝卻說他和秀秀是真心相愛的。秀秀氣憤被家輝出賣,舒雅則不滿秀秀捏造證據。秀秀說自己怕失去兒子,才會被家輝慫恿。

第13集

舒雅質問樂山為什麽要陷害她?樂山矢口否認,狡辯說自己隻是好心給秀秀提供一些有關離婚的法律知識,是秀秀誤解了他的意思,舒雅感失望。眾人都覺得樂山已經變了,變得急功近利,沒有人性,舒雅說樂山早就違背了當初想做一個好律師的理念。

第14集

希平終于鼓起勇氣向舒雅告白。他告訴舒雅,在他被刺一刀時曾對舒雅說喜歡她,那並不是開玩笑,而是真心的,他希望和舒雅正式交往。舒雅心裏其實早就接受了希平,卻故作矜持地說隻要希平打贏一場官司,就會和他交往。

第15集

丹妮要求和文文見面,但表示不會和文文相認,希平考慮後終于答應。希平帶文文來見丹妮,丹妮目不轉睛地看著文文,令她感到害怕。希平告訴文文,丹妮是她的親生母親,要文文與丹妮相認,文文終于叫了丹妮一聲媽媽。

第16集

希平、舒雅驚見丹妮傷害自己,丹妮還說亞才又打她,但希平和舒雅由始至終隻見到丹妮一個人。舒雅懷疑丹妮患上被害妄想症,總是幻想自己被人傷害,甚至會在不知不覺中傷害自己,這是因為對人的不信任引起的,舒雅要希平多關心丹妮。

第17集

舒雅、希平問天來有關樂山給他錢的事,天來假扮老人痴呆症,口口聲聲說自己要錢,又誣賴舒雅和希平搶走他的錢,將兩人嚇走。舒雅覺得天來很正常,不像有老人痴呆症,所以始終認為樂山給天來錢是為了隱瞞撞死母親的事。

第18集

天來的案件開庭,舒雅、樂山各代表一方,在法庭對峙。國強否認虐待父親,而是天來見他家中狀況連連,自願離開。天來在接受樂山盤問時,頭腦混亂,語無倫次。樂山懷疑天來精神狀況有問題,要求法官批準他接受精神科醫生的檢驗。

第19集

夏艷失蹤快兩個星期,冠英心裏有不祥的感覺。他從報章獲悉某叢林發現女屍,心感不妙,前往認屍,發現死者果然是夏艷,他傷心內疚不已,猜想知道害死夏艷的人一定是亞才,于是找他算賬,趙寧及時阻止,免得冠英犯下傷人罪。

第20集

丹妮幻想和希平到婚紗店試婚紗,以及到首飾店選購戒指,陶醉其中。舒雅和希平來到,播出所拍攝的錄像,證實一切都是丹妮在演獨角戲,希平根本不在她身邊。醫生證實丹妮患上情愛幻想症,時常幻想有人正深愛著她,甚至要和她結婚。

第21集

希平提出要和舒雅分手,他對感情毫無把握,擔心會傷害舒雅,還說沈家的男人總是給女人帶來傷害,擔心舒雅也會變成和丹妮一樣。舒雅不願放棄這段感情,拿了行李搬到希平家,要和他住在一起,讓彼此更加了解,希平無奈。

第22集

冠英在醫院遇到坐在輪椅上的夏艷,驚喜不已,但夏艷不願意和冠英相認,謊稱自己是夏艷的雙胞胎妹妹夏萍。原來夏艷被亞才攻擊後在醫院醒來,發現自己半身不遂,于是不想和冠英相認,免得連累冠英。

第23集

舒雅去跑步,丹妮突然出現,要傷害舒雅,希平及時將丹妮拉走。希平追問丹妮是誰把她從醫院帶走的,丹妮不肯透露。希平要帶丹妮回醫院治療,丹妮突然拿出刀子刺向希平。眼見希平倒下,丹妮驚愕間,樂山出現,將她帶走。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