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藍水河

走出藍水河

《走出藍水河》是由北京泓鑫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南京電影製片廠等單位于2002年聯合攝製出品,根據作家趙本夫的長篇小說《刀客與女人》改編,由平江鎖金導演,斯琴高娃李建群、馬千珊等主演。

該劇講述了中國特定時空下人與社會的生存狀態,跨越了從民國到抗日戰爭的不同歷史時期。

劇情簡介

江南柳溪鎮,有一姓歐陽的大戶之家,戶主早逝,留下一寡婦母駱駝(斯琴高娃)與兒子歐陽嵐(譚陽)。歐陽嵐娶了兩個少阿麼,大少阿麼叫玉梅(李建群),二少阿麼叫一枝花(陳祉希飾),但這兩個女人都不能為母駱駝生下一男半女,因此,母駱駝百般刁難玉梅與一枝花。

走出藍水河

玉梅出生在大戶之家,賢淑美貌,對母孝,對夫順,對人和。但就是這樣一位善良的媳婦,在這個農村豪門中僅僅因為不能生養,被母駱駝罰剁豬草,而且一剁就是三年。

一枝花乃戲子出身,在下嫁母駱駝的兒子歐陽嵐之前,一直委身于縣警察局長白振海,有過懷孕史,遂自爆內情,指出自己不能懷孕不是自身的問題而是歐陽嵐的問題。這事給了母駱駝一個強烈的刺激。

母駱駝是那種勤勞、儉樸、凶悍、一言九鼎、封建而又不乏善良的地主婆,這樣大的家業無人承繼,這隻是其一,更重要的是歐陽家的種不能延續,老太太想了一個又一個的辦法,先是讓歐陽嵐與玉梅再次親合,接著又發現侍女彩蓮(張燕飾)的屁股大,易生兒,便暗地指使彩蓮與歐陽嵐交媾,證實了確是自己的兒子不能生育。百萬家財無人繼承,母駱駝心急如焚。最後突出奇招,求教相士,在相士的指點下,一個"借種"以續香火的計畫在母駱駝的內心深處悄然萌生。

母駱駝將娘家侄兒斧頭(丁海峰)接來,表面上是為玉梅打床,實則是為了借種。在母駱駝軟硬兼施下,玉梅從對抗走向了服從。小木匠的到來,使本已心如止水的玉梅激起了千層浪。從未享受愛情的玉梅,仿佛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情感的春天。于是,圍繞著歐陽大院,圍繞著借種引發了一個曲折、傳奇、浪漫、悲情,追求真、善、美的愛情故事。

劇照:斯琴高娃飾演母駱駝劇照:斯琴高娃飾演母駱駝 劇照:李建群飾演玉梅劇照:李建群飾演玉梅 劇照劇照

分集劇情

第1集

柳溪鎮是江南的古老小鎮,鎮上最大的富戶母駱駝早年喪夫,隻有一個兒子叫歐陽嵐。歐陽嵐娶了兩房妻妾,大房叫玉梅,小房叫一枝花,但這兩個女人都未為歐陽家添上個一男半女,這成了母駱駝最大的心病。母駱駝嫌玉梅不能生養,罰她剁豬草三年。一枝花仗著幹哥是縣警察局的局長,誰都不放在眼裏,這日出門她遇上了鎮長劉大炮的兒子劉軲轆,遭到劉軲轆帶著一幫痞子調戲。事情驚動了母駱駝,她欲質問一枝花,卻聽見歐陽嵐與一枝花在激烈爭吵,不禁怒火沖天。

第2集

母駱駝與一枝花大吵之際,一枝花失口說出自己曾經生育的隱情,母駱駝頓時如五雷轟頂。盡管如此,母駱駝還是不信是自己的兒子不能生育,自那以後,母駱駝就一直在盤算一件事,一日,她把兒子叫到跟前,囑咐他與貼身丫鬟彩蓮暗合,歐陽嵐不敢違背母命,隻得應允。彩蓮衣上的經血卻毫不留情地破滅了母駱駝的生子夢想,萬般無奈,母駱駝領著遠房表弟斧頭回府。大院裏母駱駝、玉梅和小木匠三人同住一院。母駱駝開始實施借種計畫。

第3集

玉梅堅辭使斧頭想打退堂鼓,而母駱駝對"借種大計"卻固執堅持,傳統的貞操觀使玉梅無法接受母駱駝的孕子計畫,母駱駝又是燉湯又是安撫,玉梅仍是不從。一枝花介紹歐陽嵐與白振海認識,白振海擺宴請客,歐陽嵐發現堂堂的警察局長卻有一個傻兒子。

第4集

玉梅遲遲未動,盼子心切的母駱駝顧不得尊嚴,聲淚俱下地給跪在玉梅面前,再次請求玉梅為歐陽家留個種,玉梅終于動搖。小木匠的到來,使本已心如止水的玉梅內心深處激起了千層浪。從未享受過愛情的玉梅,仿佛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情感的春天,玉梅對斧頭產生了深深的愛戀。母駱駝覺察,在打完家具後,毅然將斧頭送回家。玉梅對斧頭朝思暮想。一枝花與歐陽嵐從縣城回來,一枝花憑著本能的敏感,發現了其中端倪,但工于心計的一枝花秘而不宣。

第5集

玉梅終于生了,卻是個閨女,母駱駝氣得背了過去。一枝花來看玉梅,她傷人不吐髒字,但句句戳在玉梅的痛處,心力交瘁、滴水未進的玉梅不出奶水,小嬰兒餓得直哭,全院無一人搭理玉梅。劉爾寬是歐陽大院的老人,在他的勸慰下,母駱駝心頭一振,突改主意。母駱駝托劉爾寬給孩子物色個合適的奶娘,劉爾寬想到了剛守寡的弟妹黑虎娘。黑虎娘進了歐陽大院,成了小珍珠的奶媽,歐陽大院從此又生風波。

第6集

幾年過去了,小珍珠和小黑虎漸漸長大,他們是母駱駝的心頭肉。柳溪遭遇了災年,到處發洪水,劉大炮再次嫁禍歐陽嵐,成群的乞丐聚集歐陽大院揚言要"吃大戶",他們抓了小珍珠。母駱駝當眾揭穿了劉大炮的鬼把戲,小黑虎卻在混亂中受了重創,人事不醒,大夫讓準備後事,墓地裏,哭成淚人的小珍珠死死地趴在棺木上堅持說黑虎哥沒死,小黑虎竟然又真的活了過來,大家都很驚奇。已值青春的白家傻兒見了一枝花就吵吵著要吃奶,一枝花悲從中來,這個孩子正是她與白振海多年前生的兒子。一枝花合計著該給兒子尋門親了。

第7集

珍珠和黑虎已經長成大姑娘和大小伙了,他們之間產生了純潔的戀情。一枝花琢磨著要把珍珠嫁給白傻子,就煽動歐陽嵐給珍珠找個好人家。歐陽嵐一聽是白家傻子起先沒同意,一枝花就拿鎮長之位引誘歐陽嵐。玉梅哀求母駱駝給珍珠做主,母駱駝讓玉梅放寬心,她自有辦法。母駱駝怒斥歐陽嵐,聲稱她一日不死就不會由著歐陽嵐和一枝花為趨炎附勢去害了寶貝孫女,珍珠的婚事,母駱駝心中其實早有了人選,那就是她看著長大的黑虎,她吩咐玉梅去和黑虎娘提親。黑虎娘說能娶到小姐那是他們家虎子前世修來的緣分。玉梅由此卻遭到了意想不到的災難。

第8集

一枝花決定給玉梅顏色看。在街市無意中看到了賣葯的耍蛇人,心生一計,買下了耍蛇人的蛇。玉梅發現了馬桶裏的毒蛇,母駱駝懷疑是一枝花幹所為。玉梅自從受了驚嚇以後就坐下神智不清的毛病,玉梅的病一天比一天重了,她讓珍珠去把黑虎娘叫來,床榻上的玉梅道出了當年借種育子的實情,將珍珠托付給黑虎娘,一枝花與心腹吳七密謀對玉梅再下毒手,他們乘著雨急雷暴之夜人不知鬼不覺地釘死了玉梅。母駱駝絕望之極,顫巍巍地點著火把,要燒了這個自己含辛茹苦掙下的大院。

第9集

長長的送葬的隊伍似乎在預示著歐陽大院的未來。失去親人的珍珠悲慟欲絕,不進茶飯,一枝花得意于自己的一鳥二石之計,如今更是儼然以主人自居,對珍珠嚴加看管。白振海首次蒞臨柳溪鎮,劉大炮恭迎上屬,本想略盡微薄,不料撞見白振海與一枝花的好事,惱羞成怒的白振海以刺殺罪名逮捕了劉大炮。誰也想不到歐陽嵐還會這手,真謂是無毒不丈夫。劉大炮被打入死牢。

第10集

歐陽嵐如願以償地坐上了鎮長寶座,一枝花敦促歐陽嵐抓緊辦了珍珠與白傻子的婚事。好說歹說,珍珠拒不從命,發誓非黑虎不嫁,一枝花把珍珠鎖在房中。珍珠躍上倚欄,以跳樓相挾,要見父親歐陽嵐,一枝花聞風趕到。黑虎和黑虎娘心急如焚,匆忙趕去歐陽大院。一枝花擋駕大門,欲轟走黑虎和黑虎娘,就在此時,劉爾寬來告,說珍珠願意嫁給白家。

第11集

珍珠與黑虎相約文峰塔,兩人對天起誓,今生今世願為夫妻,永不變心。一枝花一時興起,給白振海來了段當初唱紅的《天仙配》,順便說了婚期延後的事,白振海軟硬兼施,命她一個月內將事辦妥。七月七,珍珠在小翠的掩護下,又與黑虎相會去了,一枝花回府,來到珍珠房,掀開被子,看見的卻是假扮珍珠的小翠。小翠被打得遍體鱗傷,趕到的珍珠勇敢地回應一枝花,一枝花打紅了眼,痛下毒手,連珍珠也不放過。

第12集

飯桌上,珍珠突然宣布自己懷孕,一枝花氣急敗壞地與歐陽嵐叫嚷,讓他別忘了劉大炮是怎麽死的。一枝花叫吳七帶人去抓黑虎,豈知黑虎一家已跑走,撲空的吳七焚燒了黑虎家的房子。一枝花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密命吳七揀兩副打胎葯把珍珠的胎打了。 吳七煎葯,小翠略施小計,騙過吳七將打胎葯調了包。一枝花強行給珍珠灌葯。一枝花見珍珠喝了葯沒什麽動靜,又授意吳七如此這般……

第13集

黑虎急著救珍珠,在劉爾寬幫助下喬裝混入歐陽大院,這對歷經千辛萬苦的戀人終于又見面了,不經意中黑虎說出珍珠的身世秘密。不料一枝花突然出現,黑虎被抓。黑虎關押磨房,眾人營救,不料中了一枝花的調虎離山之計,趙松坡染毒不治,大龍娘隨夫而亡。黑虎已送縣衙問斬。珍珠寫下血書,讓小翠務必交給劉爾寬,在明日午時前遞到白振海或歐陽嵐的手中。

第14集

人山人海,小翠怎麽也找不找劉爾寬,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小翠急得大哭。時辰已到,隻聽見有人高喊"刀下留人",小翠猛地竄出,跪在白振海面前,舉著一張血書,寫著"黑虎死我也死珍珠"。白振海下令取消斬首,押後再審。珍珠答應嫁傻子,前提是放了黑虎,並托歐陽嵐告訴黑虎離開柳溪,永遠都別回來。流亡的劉軲轆與一溫姓寡婦一拍即合,他們聯合土匪翟二在"黑風崗"佔山為王。日夜訓練,準備攻打柳溪鎮。劉軲轆沒死,歐陽嵐如驚弓之鳥。

第15集

白振海晉升歐陽嵐為剿匪團總,歐陽嵐感覺凶多吉少。黑虎加入劉軲轆的陣營,因思念珍珠,不覺喝醉了酒。珍珠思念黑虎,跪拜先祖亡母靈牌,求她們保佑黑虎平安。劉軲轆手下綁來一個剛抓的妞,劉軲轆讓送至黑虎的廂房。醉醺醺的黑虎誤將抓來的女子當成了珍珠,上前親熱,推搡間黑虎斬落了女人四根手指,黑虎向劉軲轆辭行。

第16集

以黑虎之名的土匪到處殺人放火,白振海遷怒歐陽嵐,施壓威懾月內抓不到黑虎和劉軲轆就要歐陽嵐的腦袋。珍珠不相信虎子會殺人稱匪。歐陽嵐張告懸賞捉拿黑虎與劉軲轆。一枝花和白振海商定選個好日子迎娶珍珠,珍珠表面鎮定,心卻流血,默默地與虎子作別。劉爾寬不忍眼睜睜地看著珍珠斷送自己的幸福,他亮出那枚隱藏多年的長釘,告白玉梅的真正死因,珍珠要嫁的是仇人的兒子,珍珠無法承受突如其來的秘密,昏了過去。

第17集

婚期已近,珍珠兀自不動,問劉爾寬要了那釘子留著。迎親的隊伍吹吹打打地過了石板橋,珍珠不見了,全府上下宅院裏外都找遍了,還是不見蹤影。珍珠站在文峰塔下,她和黑虎從小就在塔下玩,是他們最喜歡的地方。洞房裏的珍珠安靜地坐著,揭開蓋頭的卻是白振海,白振海告訴珍珠娶她是為了讓她做自己的女人,珍珠拿起那罪惡的鐵釘誓死不從。日本人打下了濟南,正逼近柳溪,全縣告急。

第18集

一枝花在自己住處發現白振海攜煙花女子野合,一枝花的愛情迷夢隳飛湮滅,她跌跌撞撞地奔出深巷。一枝花與黑虎娘長談,把珍珠在白府的近況告訴了她,一枝花讓黑虎娘去找黑虎救珍珠。死了丈夫的杏子帶著孩子回到竹林村,羅和夫婦見女兒歸來又驚又喜,黑虎萬萬沒想到,羅和之女正是那個被他斬斷手指、令他內疚一輩子的女子,杏子也認出了黑虎,兩人佯裝不識。黑虎向杏子請罪,杏子說他們相識是種緣分。

第19集

黑虎想到了珍珠毅然的離開了竹林村,杏子知道他永遠都不會回來了。日軍掃蕩竹林村,黑虎趕到時,杏子和羅和夫婦均被殺害,黑虎戴上杏子的貼身玉佩重回黑風崗,劉軲轆給黑虎接風,卻發現黑虎身上的月牙玉佩,正是劉軲轆當年走失的妹妹杏兒的佩飾,痛失親人的劉軲轆要立刻出兵與日軍廝殺。柳溪鎮被佔領,日本軍官拜會歐陽鎮長,見到風韻猶存的一枝花,心存歹念。白振海準備舉家潛匿,黑虎通過白府老管家會見珍珠,珍珠依計將白振海騙上樓來,黑虎的槍黑洞洞地抵住白振海的腦門,他們繳了軍火庫的鑰匙。白振海放行黑虎和珍珠一行,派人尾隨盯梢。日本人田中與劍客過無痕論談書法之道,過以劍談書,田中大悟。

第20集

白振海求一枝花幫他一個忙,一枝花以送珍珠回家的條件作交換。劉軲轆在山寨加緊操練,要報妹妹的血海深仇,黑虎與珍珠團聚黑風崗,兩人喜極而泣。白振海早已出賣了黑虎、劉軲轆他們,日軍挺進黑風崗。珍珠無聲無息地躺著,黑虎不相信珍珠已經死了,喚著她的名字,一遍一遍地對珍珠講著文峰塔那些屬于他倆的美好往事,就像珍珠當年呼喊彌留的小黑虎。有一滴淚慢慢從珍珠的眼角劃了下來,她睜開雙眼。外面珍珠生父小木匠也喜極。  日本軍官與白振海、一枝花慶祝黑風崗大捷,沒想到白振海又把一枝花送給了日本人,一枝花悲極而傷。扮上隆重的戲妝,放火點了歐陽大院,隨著跳躍的火焰不停地舞蹈,歐陽大院毀滅了。歐陽嵐也在角落裏將自己的詩稿盡數焚化。

分集劇情內容來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母駱駝斯琴高娃富甲一方的地主婆母
玉梅李建群 大家閨秀,歐陽嵐大房
一枝花陳祉希戲子出身,歐陽嵐二房
歐陽嵐譚陽母駱駝之子,玉梅與一枝花的丈夫
珍珠馬千珊----
(童年)珍珠點點----
黑虎李博 ----
(童年)黑虎凱凱----
杏子戴嬈 ----
(童年)杏子譚芳清----
白振海強子----
劉爾寬白楊 ----
斧頭丁海峰 小木匠,母駱駝的遠房表弟
劉軲轆李大光 ----
劉大炮李俠 ----
黑虎娘哈斯其其格 ----
小翠陳婷----
紫煙沙碧芳----
吳七于雷 ----
霍紅溫寡婦----
翟二劉飛----
彩蓮張燕 母駱駝的貼身丫鬟
趙松坡門光偉----
陳老剛左百學----
呂子雲李立----
大龍李濤----
小紅鞋王玲英 ----
過無痕丁健飛----

職員表

演職員表內容來源

角色介紹

母駱駝 | 斯琴高娃

柳溪富孀,歐陽家大院的主人。勤勞、勇敢、豪放、專權,同時不乏人性善良。早時家境貧寒,壯年又遭喪夫之痛,隻身拉扯著個半大的孩子,靠勤勞持家最終家財萬貫,但卻仍堅持到田裏拾柴火。

走出藍水河

玉梅 | 李建群

歐陽家大公子的原配,出生于大戶之家。柔弱負重,隱忍凄楚,明曉大義。在與歐陽嵐渡過極短暫的青春年華後,陷入無助寂靜的煎熬,不育的痛楚、丈夫的扭曲、婆婆的怨氣凌遲著玉梅的每一絲神經,大家閨秀的倫理道義使得她孤燈寒夜。

走出藍水河

一枝花 | 陳祉希

母駱駝的二兒媳,戲子出身。性格復雜、蟄居深宅。大少爺歐陽嵐是她現實生活中的夫君,而警察局長白振海是她迷情依舊的男人,鄉丁頭目吳七則暗戀如花的少阿麼,戲班搭檔花月夜更是一枝花情竇初開的舊好。

走出藍水河

歐陽嵐 | 譚陽

母駱駝的兒子,飽讀詩書,儒雅若煙的歐家大少爺,珍珠名義上的父親。長于清末和民國的交替,因時局動蕩、功名未成而倍感失落,殷實的家境無法填補他內心的惆悵。性格的懦弱、母親的掌控、婚配的失重加上生育能力的殘疾,使得歐陽嵐長期呈現一種哀怨遊離狀,他用酗飲、尋花問柳來頹廢自己的日常生活。

走出藍水河

珍珠 | 馬千珊

歐陽家的第三代大小姐珍珠,母駱駝的孫女,長相清麗,是大膽追求愛情的烈女子。歐陽嵐是珍珠名義上的父親,珍珠則是歐陽嵐隱藏的羞辱與憤懣。與黑虎一同長大,喝著同一個母親的奶水,兩人從兩小無猜到相知相愛。

走出藍水河

杏子 | 戴嬈

敢愛敢恨,剛柔並濟。是柳溪鎮首劉家早年遺失的女兒,初婚的杏子被匪幫搶至山寨,與誤入匪窩的黑虎偶遇,被迷途的黑虎斬落四根手指,兩人因此結下孽緣。

走出藍水河

紫煙 | 沙碧芳

歐陽嵐的"第三個女人"。一個虛幻、莫測、奇情的影象,映襯著歐陽嵐的憂悶、愁腸和斷裂。紫煙總在歐陽嵐需要的時候出現,又稍縱即逝。

角色介紹內容來源

音樂原聲

曲名作詞作曲演唱備註
《人間詞話》晏殊,柳永,辛棄疾雷蕾毛阿敏片尾曲

幕後花絮

1.繼《康熙帝國》之後,斯琴高娃與李建群在電視劇《走出藍水河》中再續婆媳情,身份從皇室成員轉換為平民百姓 。

2.斯琴高娃為區別于她以往塑造的封建女性形象,自己設計了一個小道具--"旱煙鬥" 。

3.斯琴高娃傾其多年的演藝積攢,反復磨礪劇本,為母駱駝一角設計了獨特的人物肢體與口頭語言 。

沈鵬先生親筆題寫篇名:走出藍水河沈鵬先生親筆題寫篇名:走出藍水河

4.共同演繹歐陽家族命運的三位女演員,母駱駝的扮演者斯琴高娃、玉梅的扮演者李建群和一枝花的扮演者陳曦,臉上都有一顆痣 。

5.2002年11月,斯琴高娃在安徽省黟縣宏村鎮盧村拍攝該劇時,接受盧村的邀請,成為該村的"榮譽村民" 。

6.時任中國書法家協會主席的沈鵬先生為該劇親筆題寫篇名 。

獲獎記錄

時間獎項類型得主
2004年8月28日
第四屆中國電視藝術雙十佳十佳導演平江鎖金
十佳演員斯琴高娃

幕後製作

劇本創作

該劇製片人張智重先生認為:刀客,往往讓人想起江湖,女人,往往讓人想起情欲。然而趙本夫的長篇小說《刀客和女人》表現的恰恰不是這些,它講述的是一個鄉村富豪大宅中的恩恩怨怨,因此劇名沒有援用原著名字。原著《刀客和女人》的作者趙本夫先生親自操刀,擔任該劇編劇。

主創團隊

該劇由曾執導《努爾哈赤》、《唐明皇》、《太平天國》、《康熙帝國》等片的導演陳家林擔任本劇的總導演,以敘事史詩體加詠唱的式樣來架構《走出藍水河》的戲劇面貌,在一個大事件下套若幹個小事件,強調一種厚重、宏偉、陽剛的基調和古典浪漫主義情懷。

青年導演平江鎖金擔任該劇導演,作為著名書畫家和藝術評論家,他強調"真善美"的再現,講求美術的靈魂導向,賦予作品濃鬱的中國文人色彩。

李建群除了出演玉梅一角,身兼服裝設計師的她還擔任了該劇的服裝設計。李建群曾完成《太平天國》、《康熙帝國》等劇的服裝造型任務。

場景道具

該劇全程採用實景拍攝,在百餘處取景拍攝。其中有二十多處是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雕花樓,大宅院,龍川江,宏村的民間故宮、盧村、西遞、呈坎、潛口民宅的明代山庄、漁梁壩的新安老道、休寧、棠樾牌坊群的、績溪、齊雲山的摩崖石刻等 。

場景場景

造型、服裝、服色、道具、燈光甚至包括人物名均延伸為寓意的典型化的略帶誇張的藝術手法進行描摹與再造 。

全國十多位著名書畫家加盟該劇道具設定,片中懸掛的字畫全都啓用真跡或私人收藏,以經營作品的古老和想象 。

拍攝進度

該劇于2002年10月22日在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安徽徽州潛口民宅正式開機 。經過七十餘天的拍攝,于2003年1月6日在安徽省績溪縣美麗的龍川江畔封鏡關機 。

播出信息

播出日期播出平台
2003年11月24日武漢電視台文藝頻道
2004年02月09日四川電視台公共頻道
2004年02月29日杭州電視生活頻道
2004年05月05日北京電視台4套
2004年06月24日遼寧電視台3套
2004年09月02日江蘇電視台新聞綜合頻道
2004年10月14日黑龍江電視台新聞綜合頻道
2004年11月03日廣東電視衛星頻道

劇集評價

該劇故事神奇曲折,情感寬厚真實,語言純粹簡約,畫面瑰麗純凈,人物鮮亮忠誠。導演陳家林以厚重、宏偉、陽剛的基調和古典浪漫主義情懷,塑造了封建時代逃不脫毀滅命運的眾多悲劇女性形象。斯琴高娃扮演的母駱駝,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封建女性形象,勤勞、勇敢、潑辣,又處處承載著殘酷的無奈和幸福的悲壯,斯琴高娃第一次扮演二十年代小腳女人,表演柔韌有度,令人印象深刻。(人民網評)

《走出藍水河》詩樣的敘事風格,極大地強化了人物的群體色彩。母駱駝的胭灰,玉梅的青冷,一枝花的橙碧,珍珠的凈藍,歐陽嵐的凝紫,劉爾寬的遙褐,黑虎的馨墨,紫煙的瑩透,斧頭的豪殷,杏子的點翠,黑虎娘的迷靄,白振海的隱金,劉大炮的辣朱,劉軲轆的風蝕,小翠的依綠,吳七的幻黃,彩蓮的寂粉,跌跌宕宕地揮灑著演員們的空間與情懷。

《走出藍水河》的眾人物在半個世紀的長河中,或脫胎換骨,或潸然長逝,或滯留于漫漫的古道之初,帶給人們一場豐足的酣暢與感傷。王國維的生命境界有三,顧盼時我們找尋失卻的自己。(新浪娛樂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