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迎春

賈迎春

賈迎春,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金陵十二釵之一。

常見版本原文:"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名迎春,"有版本則說是賈赦前妻所出。

迎春老實無能,懦弱怕事,有"二木頭"的諢名。她不但作詩猜謎不如姐妹們,在處世為人上,也隻知退讓,任人欺侮。她的攢珠累絲金鳳首飾被下人拿去賭錢(累金鳳事件),她不追究。平兒設法要替她追回,她卻說:"寧可沒有了,又何必生氣。"她父親賈赦欠了孫家五千兩銀子還不出,就把她嫁給孫家,實際上是拿她抵債。出嫁後不久,她就被孫紹祖虐待而死,預示著榮國府已經開始逐步走向衰敗。

  • 中文名稱
    賈迎春
  • 外文名稱
    Jia Yingchun
  • 飾    演
    金莉莉、牟一(87版電視劇)
  • 其他名稱
    二姑娘,菱洲,二木頭
  • 性    別
  • 排    行
    金陵十二釵正冊第七位
  • 身    份
    賈府二小姐,賈赦所出
  • 註    音
    ㄐㄧㄚˇ ㄧㄥˊㄔㄨㄣ
  • 登場作品
    紅樓夢
  • 居    所
  • 相關事件
    攢絲雷金鳳  誤嫁中山狼 

人物簡介

名字:賈迎春

詩社別號:菱洲

諢名:二木頭

賈迎春

父:賈赦

生母:賈府裏的二小姐迎春是賈赦之女,賈璉的同父異母的妹妹,庶出(即妾所生)。

兄:賈璉

丫鬟:司棋、綉橘、蓮花兒

夫君:孫紹祖

結局:遭其虐待凌辱種種而亡。

外貌描寫;肌膚微豐,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膩鵝脂。

性格;溫柔良善,同時膽怯懦弱。居所:紫菱洲上的綴錦樓。在《紅樓夢》中,大觀園東部有一個庭院,西側臨水,東部靠山,院內西部建築是紫菱洲,北房正廳,即綴錦樓。此處是《紅樓夢》中賈迎春的住所,與藕香榭隔水而望。在海棠詩社中,迎春的號為"菱洲"、惜春的號"藕榭",便由此而來。綴錦樓與綴錦閣重名。第40回賈母在綴錦閣設宴吃酒,讓戲班在藕香榭奏樂、演唱,樂聲穿花度水而來,令人心曠神怡。

迎春是賈府中的二小姐,或稱二姑娘,第三回 賈雨村夤緣復舊職 林黛玉拋父進京都,與探春、惜春同時出場。書中描寫她"肌膚微豐,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膩鵝脂,溫柔沉默,觀之可親",可見她是一個美麗的女子。但天性懦弱,更乏才情,對周圍的一切,不聞不問,木然處之。

從小廝興兒之口得知,暗地裏說她是二木頭,戳一針也不知噯吆一聲"。

賈府裏的小姐們都有一個專長,賈府四春相對應琴棋書畫,而迎春善棋,從丫鬟司棋名中可以得知。但是若在吟詩作對猜謎上,她則是資質平庸。在處世為人上,她也隻知退讓,任人欺侮。她的攢珠累絲金鳳首飾被乳母拿去賭錢,她不追究,別人設法要替她追回,她卻說:"寧可沒有了,又何必生氣。"那王住兒媳婦因婆婆得罪來求迎春去討情,迎春拒絕了他,又因贖金釵的事那王住兒媳婦和迎春的丫頭綉橘、司棋吵嚷起來,黛玉、寶釵等姐妹來看他,迎春竟倚在床上看書似有不聞之狀,笑說隻不過大題小做罷了。懦弱可見一斑。

抄檢大觀園時,迎春的丫頭司棋因與其表兄潘又安秘密往來,自主婚約,被抄出"罪證",被驅逐出大觀園。司棋百般央求迎春援救,而迎春則少見的堅持自己的立場。

原文--迎春含淚道:"我知道你幹了什麽大不是,我還十分說情留下,豈不連我也完了.你瞧入畫也是幾年的人,怎麽說去就去了.自然不止你兩個,想這園裏凡大的都要去呢.依我說,將來終有一散,不如你各人去罷。"

她對司棋的離去感到傷心,但是很清楚的認識到司棋犯下的大錯,不光不能求情,更是知道求也無用。因司棋犯的是有損婦德之大罪,與表弟潘又安在大觀園中私通,並被鴛鴦撞見。一句終有一散,也充分顯示了她為人悲觀隨波逐流的心態。

她父親賈赦欠了孫家五千兩銀子還不出,就把她嫁給所謂的"世交之孫"孫紹祖,實際上就是拿她抵債。此人系大同府人氏,祖上軍官出身,現襲指揮之職,綽號"中山狼",是個驕奢淫逸、作踐婦女的虐待狂,家裏的人幾乎淫遍,若是個精明強幹如王熙鳳、賈探春的女子隻怕還好,但是像迎春那般怯懦軟弱的女子,如何受得了孫紹祖的折磨?可憐這個金閨小姐在他的拳打腳踢折磨虐待之下隻有一年時間就一命嗚呼了。

迎春的婚姻悲劇有多個原因:一則,她從小死了娘,她父母賈赦和邢夫人對她毫不憐惜;二則,由于家庭矛盾導致祖母賈母和兄長賈璉對她的婚事無從插手幹預,雖勸阻這門親事,但"大老爺執意不聽",誰也沒有辦法,因為兒女的婚事決定于父母;三則,迎春本人的懦弱可欺,能夠維護她的丫鬟司棋也不能跟隨身邊,最終被孫紹祖揉搓而死,可謂"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在大觀園女兒國中,迎春是成為封建包辦婚姻的犧牲品的一個代表。作者通過她的不幸結局,揭露和控訴了這種婚姻製度的罪惡。迎春的婚姻悲劇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賈府的每況愈下。

正冊判詞

原文

畫一惡狼,追撲一美女,欲啖之意。其書雲:

賈迎春賈迎春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黃粱。

注解】這一首即是寫賈迎春的。

1.子:舊時對男子的尊稱。系:是。子系:又合而為"孫"字,指孫紹祖。中山狼:宋謝良《中山狼傳》載,春秋時趙簡子獵于中山,有狼被簡子所逐,狼求救于東郭先生,東郭先生轟走了趙簡子,掩護了狼,過後,狼反要吃掉東郭先生。後來因把忘恩負義的人稱為"中山狼"。這裏比喻孫紹祖。

2.金閨:華美的閨房。花柳質:比喻迎春體質嬌弱,經不住摧殘;並暗切"迎春"的名字。

3.一載:一年,指嫁到孫家的時間。黃粱:用"黃粱夢"的故事。唐沈既濟《枕中記》載,落魄書生盧生,在邯鄲旅店中,遇道士呂翁,自訴貧困,意圖宦達。呂翁授之以枕,使其入夢。盧在夢中歷盡榮華富貴,年過八十而死。死後夢醒,主人炊黃粱尚未熟。赴黃粱:比喻死亡。

紅樓夢曲

原文-喜冤家

中山狼,無情獸,

全不念當日根由。

一味的,驕奢淫蕩貪歡媾。

窺著那,侯門艷質如蒲柳;

作踐的,公府千金似下流。

嘆芳魂艷魄, 一載蕩悠悠。

注解

喜冤家:意思由于錯誤的婚配遇上了冤家對頭。根由:根源來由。艷質:指女子豐滿光彩的姿容。蒲柳:水楊,落葉喬木,剩餘水邊,易于生長,也易于凋零。故常用以比喻衰弱的體質或本性低賤的東西。此取後一義,意即孫紹祖不把迎春當貴族小姐看待。

故事鑒賞

攢絲累金鳳

第73回寫賈母聽說園中有人鬥牌賭博,十分震怒,痛斥之後,責令對為首的幾個人"每人四十大板,攆出,總不許再入。"這其中之一恰恰是迎春的乳母。乳母有此醜行,受此懲處,對迎春來說,是很丟人的事兒。因此,"黛玉、寶釵、探春等見迎春乳母如此,也是物傷其類的意思,遂都起身笑向賈母討情",而賈母則斷然回絕:"你們不知。大約這些奶子們,一個個仗著奶過哥兒姐兒,原比別人有些體面,他們就生事,比別人更可惡,專管調唆主子護短偏向……你們別管,我自有道理。"

乳母獲罪,迎春自然"心中不自在",而當邢夫人責備她"你也不說說他(指乳母)"時,迎春聽了半晌回答說:"我說他兩次,他不聽也無法。況且他是媽媽,隻有他說我的,沒有我說他的。"可見迎春之懦弱,就連一個奶母也敢欺負到頭上。邢夫人離開後,迎春身邊的丫鬟綉桔,一片好心,乘機向迎春提出了攢珠累金鳳被盜的事。

迎春心中明知乳母偷了累金鳳,但就是想"息事寧人"。綉桔實在忍無可忍,提出要到"二阿麼(指鳳姐)房裏將此事回了他"。緊接著,迎春乳母的兒媳出場,她見綉桔要去回鳳姐,于是反攻為守:既承認了累金鳳是她婆婆所偷,但又表示可以贖回來,條件是姑娘必須到老太太那兒去求情,放出她婆婆。而迎春立刻拒絕說:"好嫂子,你趁早打了這個妄想,要等我去說情兒,等到明年也不中用的。方才連寶姐姐林妹妹大伙兒說情,老太太還不依,何況是我一個人,我自己愧還愧不來,反去討臊去。"

而聰明的綉桔,一針見血地指出:"贖金鳳是一件事,說情是一件事,別絞在一起說。難道姑娘不去說情,你就不贖了不成?嫂子且取了金鳳來再說。"聰明伶俐的丫鬟,更反襯出小姐的懦弱和糊塗。乳母的兒媳見迎春已無通融,而綉桔又揭了她要挾迎春的底,惱羞成怒,大放厥詞,居然說迎春佔了她們的便宜,花了他們的銀子而且還把邢夫人牽扯進來。綉桔大怒,要與乳母之媳"算算賬"。這時的迎春,又立刻製止說:"罷,罷,罷,你不能拿了金鳳來,不要牽三扯四亂嚷。我也不要那金鳳了,便是太太們問時,我說丟了,也妨礙不著你什麽的,出去歇息歇息倒好。"

綉桔聽了這話,真是"又急又氣","氣"的是,小姐如此軟弱不辨是非,任憑惡人為非作歹,"急"的是自己是小姐身邊的丫鬟,累金鳳被盜,是有責任的。但是作為丫鬟,亦隻能泣訴而已。這時,迎春的大丫頭病中的司棋,也勉強掙扎著過來幫綉桔責問乳母之兒媳。然而,就在這激烈爭執的時刻,這位迎春小姐,居然"自拿了一本《太上感應篇》來看"!

抄檢大觀園

累金鳳風波剛剛在平兒的主持下處理得當,接著又出現了"抄檢大觀園"的鬧劇。抄檢大觀園是陸續在七處進行的,最後一處就是迎春的住處。而恰恰是在這裏,搜出了迎春的大丫頭司棋的"罪證",那個綉春囊正是司棋與其戀人、表弟潘又安的私物。于是抄檢告一段落。

賈迎春

忙過了中秋節之後,王夫人始來處理抄檢中的事情,首當其沖,自然是司棋被趕出去。司棋畢竟是迎春多年的丫鬟,迎春確有"不舍之意"、"難舍之情",司棋"也曾求了迎春,實指望迎春能死保赦下的",而迎春,一則"語言遲慢,耳軟心活,不能做主",二則"事關風化,無可如何",終于不發一言,眼看著司棋被帶走了。司棋臨別時哭道:"姑娘好狠心,哄了我這兩日,如今怎麽連一句話也沒有?"說迎春"好狠心",也許略顯過分,但為別人之事,無論善惡,始終一言不發,確是事實!作為賈府的一位千金小姐,何以是這樣的一種人生態度?也許除了天性懦弱之外,庶出的身世,沒有父母的關愛,處境的險惡,周圍強者如林,也是促使她選擇了這樣的人生態度的原因吧。

迎春介紹

迎春的才情也並不出色,和探春、惜春相比,她沒有探春的理家之能,更無惜春的繪畫之才。琴棋書畫中,她隻略通圍棋,算不上古代的才女。在大觀園眾姐妹之中,她和李紈被認為是不太精通詩詞曲賦的人。在《紅樓夢》中,曹雪芹隻寫了她作的唯一的一首詩即:“園成景備特驚奇,奉命羞題額曠怡。誰信世間有此境,遊來寧不暢神思。”(第十八回)詩味淺淡貧乏,與黛玉、寶釵和大觀園眾姐妹的詩作相比,相差甚遠。可她並不因為不會作詩而感到自卑,在大觀園中,她雖有詩號“菱洲”,卻毫不遮掩的說自己“不大會詩,白起個號作什麽”。在第三十七回“秋爽結社”、“蘅蕪擬題”的時候,還心甘情願的做副社長,為大家出題限韻。

迎春之死

迎春的命運和處境是悲慘的。父親賈赦一味好色貪財,母親邢夫人性格怪癖,生母早亡。她的婚姻大事,也就由其父賈赦獨斷敲定,許給了所謂的世交之孫名孫紹祖者。隨從迎春的奶娘回賈府請安時,"說起孫紹祖甚屬不端,姑娘唯有背地裏淌眼抹淚的,隻要接了來家散誕兩日。"接回家來以後,迎春"哭哭啼啼在王夫人房中訴委曲,說孫紹祖一味好色,好賭酗酒……"說得王夫人及眾姊妹無不落淚。她心中想念著姐妹們,掛念著大觀園紫菱洲昔日的住房……住了三五日,孫家已派人來接,"隻得勉強忍情做辭了"。

剪紙賈迎春剪紙賈迎春

判詞和曲子都預示了迎春婚後在孫紹祖的作踐下,受盡折磨,時僅一載,即悲慘死去。後四十回所寫亦大抵如此,在賈母生病,且"日重一日,延醫調治不效"的情況下,迎春重病的訊息傳到了賈府,賈母聞說,悲傷不已。不多時,"外頭的人已傳進來說:'二姑阿麼死。'"因為正值賈母病篤,賈家的人都不便離開,故迎春之後事,"竟容孫家草草完結"(第109回)。這個"溫柔沉默,望之可親"的美麗而懦弱的小姐,就此走完了自己的短暫的一生。迎春也是"金陵十二釵"中唯一一個在夫君的凌虐中暴命的,加重了迎春"薄命"的悲劇意義。

太上感應篇

第73回懦小姐不問累金鳳,底下那起婆子媳婦丫頭明裏暗裏欺負哄騙,迎春竟無招架之力。甚至當綉桔司棋幫她周全時,她卻"自拿了一本《太上感應篇》去看"。

迎春被人欺負主要由于她生性懦弱,與出身無關。同回就寫跟她出身一樣的探春來為她撐腰。可嘆迎春竟然對此無動于衷,"當下迎春隻合寶釵看《感應篇》故事,究竟連探春之語亦不曾聞得",黛玉打趣她"虎狼屯于階陛尚談因果"。迎春與探春出身相似,性格卻大相徑庭,一個懦弱,一個剛強,形成鮮明對比,反映了性格決定命運,駁斥"出身決定論"。

迎春懦弱,帶累岫煙也跟著受氣:"二姐姐也是個老實人,也不大留心……他那些媽媽丫頭,那一個是省事的?那一個是嘴裏不尖的?"(57回)

迎春婚後備受孫狼作踐。判詞雲"一載赴黃粱",意指婚後一年就被孫狼折磨死了。應在109回還孽債迎女返真元,"可憐一位如花似月之女,結褵年餘,不料被孫家揉搓,以致身亡,又值賈母病篤,眾人不便離開,竟容孫家草草完結"。

《感應篇》宣揚天人感應、善惡報應一套腐朽思想,對世事完全採取俯首系頸、聽天由命、逆來順受、任人宰割的消極姿態。俗話說"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感應篇》就是一篇教人做牛做馬做魚肉的教材。迎春終日捧著它來讀,也難怪被人欺負折磨而死,成為封建奴性教育的犧牲品。

劉心武揭秘

出身之謎

甲戌本說的是:二小姐乃赦老爹前妻所出。

賈迎春賈迎春

俄羅斯聖彼得堡藏本是: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妻所生。

庚辰本則是:二小姐乃政老爹前妻所出。

己卯本是: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女政老爺養為己女。

戚蓼生序本是: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

除了戚序本,因為妾跟姨娘概念相同,跟後來的通行本意思一樣以外,另四個古抄本,竟使得迎春的身份又出現了四種不同的說法,加起來,總共有五種之多了。

第73回裏,邢夫人對迎春說的話,現存古本文字有差異,大體而言,是把迎春生母的情況,更加地復雜化了。以庚辰本為例,邢夫人數落迎春時,出現了多層意思:

一層,在責備了璉、鳳二人"竟通共這一個妹子,全不在意"後,說"但凡是我身上吊下來的,又有一話說,隻好憑他們罷了,況且你又不是我養的",這話很明確地表明了迎春是別人所生。那麽,生迎春的是誰呢?

緊接著,邢夫人道出了第二層意思,她以賈璉為本位說,"你雖然不是同他一娘所生,到底是同出一父",聽那口氣,似乎迎春出生時,她還沒有來到賈家。

第三層,點明"你是大老爺跟前人養的,這裏探丫頭也是二老爺跟前人養的,出身一樣",那麽,這就跟甲戌本第三回所交代的,迎春"乃赦老爹前妻所出",沖突了,但正如我前面所引的那樣,庚辰本自己前後矛盾更大,因為這個本子第三回說迎春"乃政老爹前妻所出"。

第四層,"如今你娘死了,從前看來你兩個的娘,隻有你娘比如今趙姨娘強十倍的,你該比探丫頭強才是,怎麽反不及他一半!誰知竟不然,這可不是異事!"這第四層意思最耐琢磨。如果是完全虛構的小說,把迎春的出身情況寫得這麽復雜幹什麽?

把這四層意思捋一遍,應該是這樣的一種情況:賈赦先娶一正妻,生下賈璉,後來死去;邢夫人嫁過來之前,其"跟前人",也就是一個妾,生下了迎春……不久卻又死去了。在這之後,賈赦才又迎娶了邢夫人為填房,而邢夫人卻一直沒有生育,所以她說"倒是我一生無兒無女的,一生幹凈"。

命運之謎

具體到迎春身份的確定,因素倒可能比較單純,與政治應該沒有牽扯。己卯本裏那個說法,說她是赦老爹之女政老爺養為己女,應該是生活真實的記錄,迎春原型,就是曹把她打小從哥哥家裏接到自己家養大的那麽一個女兒。

曹雪芹關于迎春的命運,總強調她的不能自主,也放棄自主,她任偶然因素左右自己,無可奈何。第22回,她寫的燈謎詩,謎底是算盤,但詩裏所表達的意蘊並不是精于計算或有條有理,還記得嗎?她寫的四句是:天運人功理不窮,有功無運也難逢;因何鎮日亂紛紛?隻因陰陽數不同。賈政雖然猜出來是算盤,但心內沉思道,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響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盤,是打動亂如麻;探春所作風箏,乃飄飄浮動之物;惜春所作海燈,一發清凈孤獨;今乃上元佳節,如何皆作如此不祥之物為戲耶?賈政是越想越悶。迎春的命運,就像打動亂如麻的算盤,全是別人算計她,她自己絕不想算計別人,隻求能過點清凈日子,但是,沒想到最後所面臨的,竟是最殘酷的,被中山狼吞噬的結局。

性格之謎

第37回,探春發起組織海棠詩社,迎春擔任副社長,負責限韻,這時候她說了一句話,非常重要,不知你註意到沒有?她說:"依我說,也不必隨一人出題限韻,竟是拈鬮公道。"後來她果然採取了拈鬮方式,走到書架前,抽出一本詩來,隨手一揭,是一首七言律,這就定下來大家都要寫七律,她掩了書,向一個小丫頭道,你隨口說一個字來,那丫頭正倚門立著,就說了個"門"字,迎春就宣布,大家的七律都必須用門字韻,十三元,跟著又要了韻牌匣子來,抽出十三元那一個小抽屜,讓那小丫頭隨手拿四塊,結果拿出的是"盆""魂""痕""昏",于是,就規定大家寫詩都得用這四個字押韻。這段文字,表面上看起來,不過是寫大觀園女兒們結社寫詩的一些具體過程,其實,曹雪芹他是刻畫迎春的性格,像迎春這樣的懦小姐,這種同一社會階層裏的弱勢存在,他們的唯一向往,隻能是在抓鬮的過程裏抓到個好鬮--把自己的命運交給偶然,這是很危險也是很無奈的。

除了算盤詩謎,在前80回裏,迎春還有一首詩,就是元妃省親時,不得不寫的一首"頌聖詩",她寫的那首叫《曠性怡情》:"園成景備特精奇,奉命羞題額曠怡;誰信世間有此境,遊來寧不暢神思?"她的生活理想,非常單純,就是希望能在安靜中,舒暢一下自己的神思,別無所求;她絕不犯人,隻求人莫犯她,能夠稍微待她好點,她就心曠神怡了。但是,連這樣低的一個要求,命運的大算盤也終于還是沒有賜予她。

“懦小姐不問累金鳳‘’作者一個懦字完美的概括了迎春的性格。

曹雪芹寫她的那一個句子:迎春又獨在花陰下拿著花針穿茉莉花。歷來的《紅樓夢》仕女畫,似乎都沒有來畫迎春這個行為的,如今畫家們畫迎春,多是畫一隻惡狼撲她。

金陵十二釵

人物評價

<一>

迎春並不是大觀園女兒中的佼佼者,但其與元、探、惜三春共同構成了《紅樓夢》的一條結構主線,又是不可或缺的角色。迎春善良、懦弱,恪守封建社會女德,她的一生正是那個時代所孕育的溫婉、柔順女子命運的縮影。春天象征光明與希望,但迎春的人生卻似與其名字的寓意相反,讓人扼腕嘆息。

<二>

賈迎春是金陵十二釵之一,才貌雙全,具有純真、善良、寬厚、聰明等大家閨秀的風範,但也有懦弱和缺乏主見等缺點,正是這一缺點導致賈迎春紅顏薄命的命運,當然罪惡的封建婚姻製度與不合理的封建家族禮法製度也是其中的禍首。

<三>

莎士比亞曾說過:"脆弱啊,你的名字就是女人。"的確,在曹雪芹的《紅樓夢》中,我們碰到過不少有著這個名字的女人,其中最容易使我們想起的便是賈府二小姐賈迎春。所謂性格決定命運,導致賈迎春悲劇形成的主要原因除了封建社會不合理的婚姻製度外,還有其自身懦弱的性格,而賈迎春之所以形成這樣的性格除了封建社會的禮教熏陶,來自家庭環境以及賈府自身內部矛盾的影響也尤為重要。

熒屏形象

1989年北影版《紅樓夢》:楊世華飾賈迎春

1987年電視劇《紅樓夢》:金莉莉/牟一飾賈迎春

2010年新版《紅樓夢》:李若嘉/張笛飾賈迎春

2010年電視劇《黛玉傳》:沈蘭飾賈迎春

1996年台灣華視版《紅樓夢》:李星瑤飾賈迎春

1977年香港佳視版《紅樓夢》:張寶之飾賈迎春

1962年香港邵氏電影《紅樓夢》:石燕(馮德倫的媽媽)飾賈迎春

相關作品

《紅樓夢》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