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瑞 -紅樓夢人物

賈瑞

紅樓夢人物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賈瑞是曹雪芹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賈府義學塾賈代儒的長孫。他是個最圖便宜沒行止的人,每在學中以公報私,勒索子弟們請他,後又助著薛蟠圖些銀錢酒肉,一任薛蟠橫行霸道,才引起書房裏的一通大鬧。在寧府慶賈敬壽宴時碰上鳳姐,又動了勾引之意。王熙鳳假意與他周旋,最後,賈瑞喪命于王熙鳳設計的相思局。

  • 中文名稱
    賈瑞
  • 名字寓意
    假的文天祥
  • 飾演
    馬廣儒
  • 其他名稱
    賈天祥
  • 人物原型
    洪承疇(假的文天祥)
  • 登場作品
    《紅樓夢》,《吳氏石頭記》
  • 祖父
    賈代儒
  • 性別
  • 地位
    賈家遠房親戚

主要劇情

賈瑞,賈府義學塾賈代儒的長孫。賈代儒如果有事,即命賈瑞管理學中之事。他是個最圖便宜沒行止的人,每在學中以公報私,勒索子弟們請他,後又助著薛蟠圖些銀錢酒肉,一任薛蟠橫行霸道,才引起書房裏的一通大鬧。在寧府慶賈敬壽宴時碰上鳳姐,又動了勾引之意。王熙鳳假意與他周旋,最後,賈瑞喪命于王熙鳳設計的相思局。

賈瑞賈瑞

《紅樓夢》前八十回中曹雪芹即已明確予以交待最終命運的人物可謂少之又少,因而對于紅樓這樣一部包含著無盡"隱情"的偉大著作來講,去研究這些相對明朗人物的活動方式,思想過程不失為理解紅樓夢的一條捷徑,同時其中所包含的重要學術價值亦是不言而喻。但是長期以來賈瑞作為這種特殊人物中的一員,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較少有人專門對他進行研究,給予特殊的關註。

成長經歷

賈瑞,又名賈天祥,賈府遠房玉字輩子弟,父母早亡,由祖父賈代儒教養。賈瑞首見第九回頑童鬧學堂時,書中寫他"是個專圖便宜沒行止的人,每在學中以公報私,勒索子弟們請他;後又助著薛蟠圖些銀錢酒肉,一任薛蟠橫行霸道,他不但不去管約,反'助紂為虐'討好兒。"第十一、十二兩回寫他思淫鳳姐,被鳳姐設圈套,最後送了性命。

賈瑞是個極不堪的沒落的紈絝子弟,無一善可言。作為人物典型,除了貪淫好色之外,也別無特征。不過由于風月寶鑒貫串其中,因此這故事包含有主題寓意在內。第一回作者自述著書緣起時有東魯孔梅溪題曰《風月寶鑒》,甲戌本又有"《風月寶鑒》是戒妄動風月之情"之語。所以賈瑞的故事寓有懲戒勸善的意思。同時它也牽涉到《風月寶鑒》是否另有一書或者即是《紅樓夢》最早的雛形,這些學者都在研究,尚無定論。

賈瑞的身世及成長過程,紅樓夢第十二回給出了較為詳細的交代, "原來賈瑞父母早亡,隻有他祖父代儒教養."賈瑞幼年喪親,在祖父膝下成長,我們可以想象到這樣相依相偎的爺孫關系會是多麽的微妙親密,從而必然使得賈代儒較之于一般的家長更加恨鐵不成鋼,盡心竭力養育好教育好賈瑞,一來告慰他早逝的父母,二來待賈瑞金榜題名錦衣還鄉時候也能光宗耀祖。我們知道賈代儒是個賈族私塾的授業老師,執掌賈家眾多子弟的學業,以賈家這樣的百年旺族的聲望與勢力,所選老師絕對不可能是等閒之輩,用現代的話講,不是院士水準,起碼也得是知名老教授。書中說的也很清楚:"又知賈家塾中現今司塾的是賈代儒,乃當今之老儒",所以對于賈代儒的學問我們毋庸懷疑。書中又提到"那代儒素日教訓最嚴,不許賈瑞多走一步,生怕他在外吃酒賭錢,有誤學業",後來賈瑞一夜未回,就遭到了"打了三四十扳,不許吃飯,令他跪在院內讀文章"的懲罰,說明賈瑞從小所受到的教育是極為嚴格而又十分正統的。這樣的教育特殊的身世造就了賈瑞特殊的性格特點。

新版紅樓夢裏的賈瑞新版紅樓夢裏的賈瑞

性格特點

在第十二回中體現地尤其明顯,王熙鳳故意施以假言引賈瑞上鉤,她那些話本沒有什麽很高明之處,如果對于一個稍有城府的人來說就能聽出其中的三分異樣,但賈瑞竟然"越發撞在心坎兒上,由不得又往前湊了一湊",簡直是傻氣可掬。難怪脂硯齋也在旁批:"寫呆人痴性活現"。到後來賈瑞上當空等王熙鳳一夜之後,居然還相信她的鬼話,第二次按時赴約,最終丟了性命。傻得讓人覺得好笑。

87版《紅樓夢》賈瑞87版《紅樓夢》賈瑞

扮演者 資料:

1962年12月26日,馬廣儒出生在安徽淮河邊五河縣一戶普通人家的土壞屋子裏,念過私塾的父親為他取名"儒兒",希望他長大以後能成為一個有學問的人。而他也很對得起這個名字,從小便開始讀《三國演義》《紅樓夢》等名著,這個眉目清秀的小孩並不合群,不愛和小伙伴們玩,卻喜歡沉溺于書香中,用日記來抒發自己內心世界的情感。而在每一本日記的扉頁上,都無例外地借用了《紅樓夢》中的篇首偈:"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雲作者痴,誰解其中味?"

在12歲時他考取了安徽黃梅戲學校,開始了自己的演藝生涯,成功塑造了幾個古代人物形象,尤其是在《借東風》中扮演的周瑜,得到了前去視察的文化部長黃鎮的好評。而後他終于等來了自己夢寐以求的機會,在即將開拍的《紅樓夢》中扮演賈寶玉。對于從小讀《紅樓夢》,對于賈寶玉的故事早已稔熟于心的他來說對于演好這個角色自然是信心滿滿的。因此他到北京後東遊西逛,沒有去認真準備。結果他迎來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個重大打擊,導演選擇了歐陽奮強來扮演賈寶玉。這對于他來說悲傷與失望之情是可想而知的。而在拍戲期間,他的父親又突然辭世,一連串的打擊使他端起了酒杯,自此與酒結下了終身的孽緣。

不僅在事業上,在愛情上他也遭到了挫折。因為原訂由他來演賈寶玉,因此他同林黛玉的扮演著陳曉旭經常在一起交流,他失去賈寶玉這個角色後陳曉旭也一直安慰和鼓勵他。因此他不覺對陳曉旭產生了感情。他對陳曉旭的感情既是年輕人對愛情的向往,也是心中那個揮之不去的賈寶玉情結使然。然而陳曉旭卻並沒有接受他的感情,以至于他用割腕的方式表明心跡,令陳曉旭花容失色。

盡管沒有演成賈寶玉,但他演的賈瑞大獲成功,受到了一致的好評。1989年,他從安徽來到南昌,由此他也迎來了自己演藝生涯的巔峰,一時片約不斷,塑造的角色深受歡迎。然而輝煌過後,便又迎來事業的低谷期。同時過度的酗酒與自戀讓他逐漸不能適應眼前的生活,因此意志消沉。同時在感情上,他的女友的父母受不了他的酗酒和放浪形骸,便施壓讓女兒與他分手了。這個女孩還很痴情,一針一線地為馬廣儒的老母親織過一件毛衣,還說過這樣一句話:再沒有人像我這樣愛他了。和女友分手後的馬廣儒更加消沉,整日借酒消愁。

在《紅樓夢》裏的賈瑞毀譽"色"字,而賈瑞的扮演者馬廣儒則毀于"酒"字 。他之所以喝那麽多的酒是因為理想與現實之間的沖突以及心中永久的賈寶玉情結。在他的心中,自己已經與賈寶玉渾然而成一體。就好像當年的庄周夢蝶一樣,分不清哪個是蝴蝶,哪個是他自己。然而現實生活畢竟不同于戲劇,在現實生活裏,即使有賈寶玉這樣的人也無法按照《紅樓夢》中的描寫的那種方式來生活。因此他隻有在酒精的麻醉下,才能忘掉現實生活中的所有煩惱,而陶醉于他為自己營造的世界裏。

南昌六年,馬廣儒談的最多的書是《紅樓夢》,最多的人物是賈寶玉和林黛玉,而最多的話題就是紅樓劇組。"寒塘渡鶴影,冷月葬花魂。"他把這首詩掛在牆上,每每自嘆自憐。酒酣耳熱,他會對朋友突然長嘆一聲,然後聲淚俱下,亦真亦幻地來上一段:"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後來一位純真的女孩走進了他的生活。同這個女孩結婚後,使他一度煥發精神,酒喝得少了,也幫著妻子打理自己的服裝店。然而好景不長,事業上的不順,對未來的迷惘使他又重新端起了酒杯,這一撿起來就再也放不下了。妻子勸,家人勸,朋友勸都無濟于事,終于他原本健壯的身體被酒精擊倒,一病不起。終于以32歲的英年辭別人世。去世時還欠著小酒館四十元的酒錢。

彌留之際,他高燒不止,神情恍惚,已經認不出前來探望的朋友和同事。可每當醫生問起他的職業時,他仍能清晰地說出:"我是演員,演過《紅樓夢》、《西廂記》、《聊齋》……"他去世後魂歸故裏,安葬于安徽五河老家的原野裏。陪葬的是他生前最愛的兩件物品:一部《紅樓夢》和一支洞簫……

賈瑞之死

賈瑞和王熙鳳賈瑞和王熙鳳

紅樓夢裏不肖子弟多,正如冷子興說的,鍾鳴鼎食之家,翰墨詩書之族,子孫後代隻知安享富貴,一個個雖讀過詩書,嘴裏仁義道德,卻是一肚子男盜婦娼,吃喝嫖賭無所不為。

賈瑞也是這樣一個主兒,雖祖父管教甚嚴,但狗改不了吃屎,那些詩書全詩書穿腸而過。

忽想起興兒說過的一些話:榮寧二府的規矩,凡爺們大了,未娶親之先都先放兩個人伏侍的.如果這樣,那麽年輕的爺們成家前,正處于青春如火的年齡,房裏有倆伺候的丫頭,便可一解燃眉之急,不至于象賈瑞那樣飢渴難耐,話說回來,那是大家的公子哥的行事,象賈瑞這樣的寒酸,自小父母雙亡,祖父代儒是無力給他置辦這些事的,管教又嚴,隻好偷著去嫖,自從在寧府遇到鳳姐,賈瑞便起了覬覦之心,淫心頓起,連死也忘了。

色膽包天想吃鳳姐的豆腐,卻沒想到禍由此起,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沒想到卻是偷雞不著蝕把米,惹得鳳姐設下毒計,一個好色之徒終為此送了命。

其實鳳姐不過是想懲訓誡一下賈瑞,讓其知過而改,但賈瑞卻執迷不悟,自投羅網,鳳姐才進一步做了布局,找了賈蓉賈薔,讓這倆人幫助懲罰一下賈瑞,具體的細節由這倆人實施,這兩個人直接擺布了賈瑞,致使賈瑞寒冬臘月病不起,最後終為此失了小命,真是咎由自取,讀來讓人可恨可嘆可憐。

這件事情上,鳳姐是策劃者,蓉薔兩個是實施者,賈瑞遭到蓉薔二人的折騰和勒索,想到了鳳姐是在戲弄他,自此滿心想鳳姐,隻不敢往榮府去了.至此,鳳姐的懲罰起了作用,便可告以段落了,接下來賈瑞的事情應該與鳳姐無關了。

但事情遠沒有結束,賈蓉兩個又常常的來索銀子,賈瑞又怕祖父知道,正是相思尚且難禁,更又添了債務,日間工課又緊,他二十來歲人,尚未娶親,邇來想著鳳姐,未免有那指頭告了消乏等事,更兼兩回凍惱奔波,因此三五下裏夾攻,不覺就得了一病:

賈瑞心理貭素和身體貭素均不強,又怕勒索,又想鳳姐,身體又吃不消,因而很快便送了性命。

賈瑞到死色心不改,但他想不到,如果不是平兒的一句話,鳳姐很可能便放他一馬,也不至于如此痛下殺手,他的性命也許還能留住。

鳳姐管理榮國府的事務,事無巨細,全要躬身親為,可謂日理萬機,哪裏會想得到賈瑞這件事上,況且賈瑞先後去過幾次鳳姐住處,鳳姐均不在,而平兒一次也未提。如果平兒一直不提此事,賈瑞或許也就覺得沒趣進而放棄,偏趕上鳳姐無意問平兒家裏有什麽事,平兒才把家裏的一些事情向鳳姐做了匯報,並提到了瑞大爺來請安的事情。平兒禁不住問起此事,鳳姐便向平兒說出原委,平兒脫口而出說道:"癩蛤蟆想天鵝肉吃,沒人倫的混帳東西,起這個念頭,叫他不得好死!"鳳姐兒道:"等他來了,我自有道理."

平兒的話很重,作為鳳姐的丫頭,也是賈璉的小妾,雖和鳳姐是一條心,但作為主子,鳳姐即使不想治賈瑞死地的話,在自己的丫頭面前還是得有主子的款,即使是做樣子,也得要有點動作,平兒這些話則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讓鳳姐一時間下了決心決定狠狠整治一下賈瑞。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