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探春

賈探春

賈探春,曹雪芹所著《紅樓夢》中人物,金陵十二釵之一,榮國府賈政與妾趙姨娘所生的女兒,賈寶玉同父異母的妹妹,賈府通稱三姑娘。她精明能幹,富有心機,能決斷,有"玫瑰花"之諢名,連王夫人與鳳姐都忌憚她幾分,抄檢大觀園時她扇了王善保家的一巴掌;她工詩善書,趣味高雅,曾發起建立海棠詩社,是大觀園中的一位大才女;她關心家國大事,有經世致用之才,曾奉王夫人之命代鳳姐理家,並主持大觀園改革,是一位雄才偉略的政治家、改革家。

賈探春生逢末世,且系庶出,又因趙姨娘從中作梗,所以得不到重用。雖在鳳姐病假期間暫執權杖發動大觀園改革,但權力有限,為時已晚,難以挽回賈府頹勢。抄檢大觀園時,她萬分悲憤地發表"百足之蟲論"。她的命運結局融入海疆戡亂這條重要的朝政主線,由父親賈政做主遠嫁海南鎮海統製周家,躲過抄家一劫。當海疆靖寇凱旋,她得以回京省親。

  • 中文名稱
    賈探春
  • 外文名稱
    Jia Tanchun
  • 性    別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中國
  • 生    日
    三月初三
  • 職    業
    賈府榮公府小姐
  • 居    所
    秋爽齋
  • 別    名
    三姑娘,玫瑰花,蕉下客
  • 排    行
    金陵十二釵正冊第四位
  • 飾演者
    東方聞櫻(87版電視劇)
  • 主要成就
    建立海棠社;代替鳳姐管理家務

角色介紹

名字:賈探春

賈探春賈探春

父親:賈政

嫡母:王夫人

生母:趙姨娘

異母兄弟:賈珠賈寶玉

同母兄弟:賈環

外貌:削肩細腰,長挑身材,鴨蛋臉面,俊眼修眉,顧盼神飛,文採精華,見之忘俗

擅長:詩詞、書法

性格:開朗,大方,才情高,有著自己的一番抱負,是個有政治家風範的小姐,封建等級觀念極重

居所:秋爽齋,元妃省親期間,題有“桐剪秋風”匾額。

才情:曹雪芹用一“敏”字贊美探春。她是個有遠見、有抱負、有作為,具備慧眼及勇氣的才女,脂批:“探春看得透、拿得定、說得出、辦得來,是有才幹者。”她敢說敢為,辦事練達,動靜、進退皆宜,用行舍藏,推崇法理,不和惡勢力妥協,並給予迎頭痛擊,是曹雪芹筆下除王熙鳳外另一個展現有治事長才的角色,她和薛寶釵、李紈的鐵三角組合被下人喻為三個“鎮山太歲”。她最出色的表現是在鳳姐患病期間,治理大觀園,興利除弊,富有改革精神。抄檢大觀園時,她是唯一具有主控權的小姐,充分表現出捍衛下人的領導者風範,並明白表示出對人格被懷疑的憤怒。她敏感地覺察到賈府這個大家族內部殘殺、氣數將近的征兆,痛心而憤怒地責打興風作浪、犯上作亂的王善保家。相較于賈迎春的懦弱、賈惜春的明哲保身、林黛玉被隔在事外,探春對抄檢大觀園這般不合理的事採取充分準備並正面迎戰,令人不得不敬服、不得不贊嘆。探春是詩社的倡導者,並且喜歡書法,性格疏朗大方,又有理家才能,是幾個孫女兒中賈母最喜歡的。南安太妃來賈府,賈母叫了寶黛湘三人來作陪,另一個就隻叫了探春。探春身邊的丫鬟侍書,也口才了得。

賈探春賈探春

花語:杏花,其命運之代表,63回掣花簽時所得為杏花,那紅字寫著“瑤池仙品”四字,詩雲:日邊紅杏倚雲栽。註雲:得此簽者,必得貴婿。玫瑰,其性格之代表,65回中,小廝興兒評語:“三姑娘的混名兒叫‘玫瑰花兒’,又紅又香,無人不愛,隻是有刺扎手,可惜不是太太養的,‘老鴰窩裏出鳳凰’。”玫瑰帶刺,但若不受威脅絕不主動攻擊,正如探春個性。第74回中甩給王善保家的令人爽快的一巴掌,也是因為王善保家的以下犯上,並且掀探春的衣襟。探春的動怒是捍衛人格的一種表現。而玫瑰“又紅又香,無人不愛”也是探春個性令人喜愛的一面。探春落落大方、不扭捏造作。借黛玉之眼觀來,探春“俊眼修眉、顧盼神飛、文彩精華、見之望俗”。

角色經歷

賈探春生逢末世,且系庶出,又因趙姨娘從中作梗,所以得不到重用。雖在鳳姐病假期間暫執權杖發動大觀園改革,但權力有限,為時已晚,難以挽回賈府頹勢。抄檢大觀園時,她萬分悲憤地發表"百足之蟲論"。她的命運結局融入海疆戡亂這條重要的朝政主線,由父親賈政做主遠嫁海南鎮海統製周家,躲過抄家一劫。當海疆靖寇凱旋,她得以回京省親。

角色分析

正冊判詞

​【原文】

畫著兩個人放風箏,一片大海,一隻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狀。也有四句寫雲:

才自清明志自高,生于末世運偏消。

清明涕送江邊望,千裏東風一夢遙。

【注解】

這一首是寫賈探春的。

1.“才自”句——自:本。清明,脂本作“精明”。小說中說“探春精細處不讓鳳姐”(第五十五回 ),又寫她想有一番作為。

2.“生于”句——說探春終于志向未遂,才能無從施展,是因為這個封建大家庭已到了末世的緣故。脂批:“感嘆句,自寓。”意思是說有作者身世感慨在。

3.“清明”句——清明節江邊涕淚相送,當是說家人送探春遠嫁,冊子上所畫的船中女子即探春。畫中的放風箏是象征有去無回,所謂“遊絲一斷渾無力,莫向東風怨別離”(第22回探春所製燈謎—— 風箏)。小說特地描寫過放走風箏(說是放走病根兒)的情節,此句的意思主要是說探春遠嫁蠻荒之地,猶如斷線風箏一般一去不復返。

4“千裏東風一夢遙”,也是說天長路遠,夢魂難度。

紅樓夢曲

【原文-分骨肉】

一帆風雨路三千,

把骨肉家園齊來拋閃。

恐哭損殘年。

告爹娘,休把兒懸念。

自古窮通皆有定,離合豈無緣?

從今分兩地,各自保平安。

奴去也,莫牽連。

【注解】

1.“一帆”幾句——指賈探春遠嫁。

2.窮通——窮困和顯達。

【鑒賞】

探春對賈府面臨大廈將傾的危局頗有感觸,她想用“興利除弊”的改革來挽回這個封建大家庭的頹勢,但隻能在理想與現實之間碰得頭破血流,最後遠嫁他鄉。

文本鑒賞

1. 心性高貴

常有人說探春因庶出而自卑痛苦,此說甚謬。但看鴛鴦抗婚,賈母生氣,在場那麽多重量級人物都不敢吱聲,當時是誰挺身而出,打破僵局的?抄檢大觀園惜春如臨大敵,又是誰嚴陣以待,出手還擊的?迎春房裏沒規矩,又是誰前來申飭督促的?試問一個自卑的、心理有障礙的人,她能做出此等驚人之舉嗎?

那麽,探春的庶出身世有沒有被人歧視呢?且說55回鳳姐與平兒商議家務,視探春為“咱家的正人”,由衷贊賞道:“好,好,好!好個三姑娘!我說不錯!”疊用四個“好”字,真乃自古英雄惜英雄。茯苓霜被盜案發,若依法處置並不難,可是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想到了探春,生怕為這事連累了她,對她甚是愛護。王夫人心裏當她和寶玉一樣,55回果斷提拔她理家。不僅如此,賈府中人對待探春更有幾分畏服、忌憚,王夫人、鳳姐都要讓她幾分。74回抄檢大觀園,鳳姐甘願低聲下氣不斷給她賠話賠笑,事後直待服侍她睡著了方離開。

世上確有不少人帶著富貴心體面眼歧視、欺負探春,如吳新登家的、王善保家的,甚至親生母親趙姨娘也時不時給她難看,鳳姐罵他們“沒造化、輕狂人”。

面對邪派的挑釁,探春沉著應對。55回理家,先拿吳新登家的開刀;抄檢大觀園,探春一巴掌拍去,王善保家的討了個沒意思。經過這些事,探春在家僕面前樹立了威信。須知做到這點很不容易,連出身高貴、心機才力無比精明的鳳姐還要費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奴僕鎮住,足見探春更厲害一籌。

探春在賈府擁有此等威嚴,靠的是自己的個性、能耐與才智。惟其如此,她無論在心理感受還是生存狀態上都克服了庶出身世的先天不足。平兒道:“他便不是太太養的,難道誰敢小看他,不與別的一樣看待麽?”(55回)

賈探春

2. 痛苦有因

探春確有痛苦,問題是:她為什麽痛苦?誰給她帶來痛苦?

分骨肉的痛苦

探春曲子和判冊都表達一個主題,即遠嫁他鄉,骨肉分離,飽受思鄉、思家、思父母姊妹親人之苦。在安土重遷、交通通訊都很困難的古代社會,探春遠嫁本身就是一大悲劇。

“生于末世運偏消”的痛苦

探春此種苦情直通曹雪芹。55回理家,趙姨娘跑來鬧場,給探春拆台,“徹底來翻騰一陣”。脂批奮筆疾書雲:“噫!事有難易哉?探春以姑娘之尊、賈母之愛、以王夫人之付托、以鳳姐之未謝事,暫代數月。而奸奴蜂起,內外欺侮,珠璣小事,突動風波,不亦難乎?以鳳姐之聰明,以鳳姐之才力,以鳳姐之權術,以鳳姐之貴寵,以鳳姐之日夜焦勞,百般彌縫,猶不免騎虎難下,為移禍東兵之計,不亦難乎?況聰明才力不及鳳姐,又無賈母之愛、姑娘之尊、太太之付托而欲左支右吾撐前達後,不更難乎?士方有志作一番事業,每讀至此,不禁為之投書以起,三復流連而欲泣也。”

探春感受到的痛苦,是中國歷代千千萬萬鬱鬱不得志的英雄志

士們生不逢辰、懷才不遇、壯志未酬、憤世嫉俗之痛苦的縮影,這種心境在中國歷史上源遠流長、綿亙不絕。他們有痛苦,而又不失高風亮節,在這痛苦中堅守節操,不為五鬥米折腰向鄉裏小兒,用他們高標傲世的精神氣質譜寫了一曲曲慷慨悲壯的生命之歌。《紅樓夢》既塑造女媧剩一石這個神話形象,又塑造探春這個女兒形象,其寄托深遠,讀者誠宜深思。

感懷家族悲劇的痛苦

探春由抄檢大觀園事件預感到整個家族離獲罪抄家不遠,為此痛苦不已,而家族內主僕上下的你爭我奪更令她痛苦。對那篇觸目驚心的“百足之蟲論”,讀者通常隻看到探春個性張揚、思想敏銳,卻忽略了下句“說著,不覺流下淚來”,這方是她的真情流露,體現了她的愛國主義情懷。作者運千斤之筆寫此一句,抒發對家族悲劇的沉痛傷悼,探春這一把眼淚裏包含了多麽高貴、多麽深廣的痛苦憂憤啊。

3. 探春不孝

探春趙姨娘疏遠,不認趙國基這個舅舅,甚至不認趙姨娘為主子,以此被指不孝,遭到詬病。

按雨村論氣的圖式,趙姨娘賈環都是邪派人物。探春呢?她是正邪兩賦而來的清凈潔白女兒,同邪派的母親弟弟道不同不相為謀;不但不相為謀,而且尖銳沖突。這層矛盾給探春帶來極大的痛苦。27回探春寶玉做鞋,拿錢請寶玉幫她買些小工藝品。趙姨娘生氣道:“正經兄弟,鞋塌拉襪塌拉的,沒人看得見,且做這些東西!”又抱怨說探春攢的錢,為什麽給寶玉使,倒不給環兒使了。這種見識,真是自尋煩惱、無理取鬧。

要之,探春為母親弟弟陰微鄙賤的見識及其卑污的品行感到痛苦,由此不能盡天倫之樂也很痛苦;因母親弟弟常被調唆白給人做粗活,更至于伙同外人來欺負自己而痛苦;又因母親弟弟在她與賈母王夫人之間製造矛盾,阻礙她施展自己的抱負而倍感痛苦。探春的痛苦,誠為天才的痛苦。

探春滿心裏要孝敬母親舅舅,可是母親舅舅怎麽要求她的?“太太疼你,你越發拉扯拉扯我們”(55回)這可真是中國的“優良傳統”了。正因這種人情政治的溫床,孳生了官場、職場的裙帶關系、徇私枉法、貪污腐敗。可見,探春的“不孝”也含有反抗中國“人情政治”的因素。

探春發放趙國基喪禮賞銀鐵面無私,還因情勢特殊。當時刁奴蓄險心,探春處在風口浪尖,“如今要作法開端”。連鳳姐、寶玉的事,她還要駁兩件,才壓得住眾人口聲。所以,我們不能孤立看待這件事,誤以為探春六親不認。

“孝”本是人的自然情感。但後世道學家把它變成一個虛偽的道德觀念,從屬于三綱五常的封建統治秩序,給純潔的人倫感情增加了階級壓迫、人情政治、世俗功利、虛偽禮教等髒東西,使之大大變質。魯迅道:“正如將‘肉麻當作有趣’一般,以不情為倫紀,誣蔑了古人,教壞了後人。老萊子即是一例,道學先生以為他白璧無瑕時,他卻已在孩子的心中死掉了。”(《朝花夕拾》)

真正的“孝”,並不在這上頭。論者責怪探春不孝,卻不知就在茉莉粉事件中,作者大書探春趙姨娘是真有孝心。當時,探春趕來,先喝住芳官她們四個,自己帶趙姨娘離開現場,好言勸慰。事後便命人查是誰調唆的。足見探春自是有情人。

4. 詩書雙絕

探春的雅趣令人稱快叫絕。27回黛玉葬花前,特分出一段為探春作傳,寫她央請寶玉帶些“好字畫,好輕巧玩意兒”。她喜歡的是那新奇精致的小工藝品,更愛那“樸而不俗、直而不拙”的,恰是她自身精神氣質之寫照。

37回海棠詩社探春牽頭,花箋文採風雅,意趣生動。又曰:“孰謂雄才蓮社,獨許須眉;不教雅會東山,讓餘脂粉耶?”對自己一派大觀園女兒的尊貴心性有著強烈的自覺意識。寶玉探春的雅趣感染,立即

赴會。探春又為紅樓第一才女林黛玉起了個極當的雅號“瀟湘妃子”,並親自為詩社命名。

18回省親大典上眾姐妹作詩,“要算探春又出于姊妹之上”。37回海棠詩會命題限韻,探春興致最高,第一個交卷,詩雲:

斜陽寒草帶重門,苔翠盈鋪雨後盆。

玉是精神難比潔,雪為肌骨易消魂。

芳心一點嬌無力,倩影三更月有痕。

莫謂縞仙能羽化,多情伴我詠黃昏。

寶玉評價此詩比寶釵那首還高。首聯勾勒畫意,描寫秋雨過後黃昏時分重門深院內海棠的芳姿。頷聯借景言志,玉、雪皆喻其潔凈柔美,是詩中警句。後二聯轉入賞花人的情思,徘徊花影左右,花與人相對依依。

38回菊花詩,探春作了《簪菊》《殘菊》兩首。李紈評詩,探春的《簪菊》僅次于黛玉的三首。寶釵評曰:“你的‘短鬢冷沾’、‘葛巾香染’,也就把簪菊形容的一個縫兒也沒了。”足見探春也是一位緊追黛玉的大才女。

賈府四春,于琴棋書畫各擅一藝,探春以書法勝。正如茶道第一達人妙玉精心打理自己的茶境——東禪堂一樣,探春身為書道第一達人,她對自己書法創作的書境——秋爽齋也精心布置:

探春素喜闊朗,這三間屋子並不曾隔斷。當地放著一張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著各種名人法帖,並數十方寶硯,各色筆筒,筆海內插的筆如樹林一般。那一邊設著鬥大的一個汝窯花囊,插著滿滿的一囊水晶球的白菊。西牆上當中掛著一大幅米襄陽《煙雨圖》,左右掛著一副對聯,乃是顏魯公墨跡,其聯雲:煙霞閒骨格,泉石野生涯。案上設著大鼎。左邊紫檀架上放著一個大官窯的大盤,盤內盛著數十個嬌黃玲瓏大佛手。右邊洋漆架上懸著一個白玉比目磬,旁邊掛著小槌。”(40回)

小說中對探春的書法表演及作品留白未錄,而上述書境的營造已成功烘托出這位紅樓第一書法家的大將風範。探春生日三月初三,剛好是“天下第一行書”——《蘭亭序》的創作紀念日。

探春書法、惜春繪畫,文中皆從側面烘托。另如元春琴藝為紅樓一絕,全書未見元春撫琴,卻在87回細描黛玉撫琴、妙玉聽琴;迎春棋藝亦為一絕,正面寫到棋藝卻是87回妙玉惜春對弈。《紅樓夢》妙筆常出人意表。

綜上,探春的精神、氣魄、膽識令賈母、鳳姐、王夫人邢夫人並那些下人們刮目相看;她的改革令鳳姐、寶釵李紈平兒深深佩服;她的雅趣、詩才、書法備受寶玉、黛玉、寶釵李紈等才女才子贊嘆;她重情重義,對趙姨娘不失孝道,對迎春惜春關懷備至,與自己的幾個丫頭肝膽相照,視同一體:的是《紅樓夢》中一位光彩照人的上等才女。

5. 探春改革

紅樓夢》提出了經濟建設、實幹興邦的主張,此即探春改革。

探春杜撰了一部政治學著作《姬子》作為思想武器。其名言曰:“登利祿之場,處運籌之界者,窮堯舜之詞,背孔孟之道。”(56回)開宗明義道出了功利主義的政治思想。回目“利”字當頭,公開與程朱理學對抗;“宿弊”直斥理學“君子不言利”的政治弊病;“敏”字褒揚了探春勇往直前的改革精神和功利主義的政治思想。探春所興之利乃是天下公利,為天下人謀福利,不得曲解為自私自利。

探春的政治思想來源于以陳亮葉適呂祖謙為代表的浙東事功學派。他們主張發展商品經濟,對虛比浮詞、空談心性的程朱理學是一種反動。浙東事功學派代表了進步的歷史潮流,已初具“發展才是硬道理”,“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大力發展工商業”的超前意識。其重商重利、務實務功的哲學又啓發了“勤奮務實、敢為人先;重商親商、微利是圖;見機思變、市場敏銳;抱團奮鬥、恪守誠信”的浙商精神

對于功利主義政治,探春不僅有理論解說,更付諸實踐。依托大觀園得天獨厚的人力、物力、財力資源,發展生產,創造財富,盤活市場,物質進步,推進經濟建設,鼓勵商品經濟,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構建富強社會,合乎葉適的理財思想與富民思想。

探春改革沖擊了“重士農,輕工商”和“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的小農觀念,觸動了封建主義的經濟基礎。在人口、資源、環境的關系上,探春改革又實踐了可持續發展方略。

探春改革還有寶釵李紈輔佐。如果說敏探春興利除宿弊重在發展經濟、創造財富的話,那麽賢寶釵小惠全大體則致力于解決如何分配財富,即市場經濟中的公平正義和按勞分配。減少中間盤剝,分享改革紅利,達到藏富于民,讓勞動者受惠,體現了對勞動者的人文關懷,可以作為探春功利主義政治的必要補充。

探春改革得以順利推行,後文果然派了些老媽子進入大觀園創收。102回因傳說鬧鬼,“園中出息,一概全蠲,各房月例重新添起,反弄的榮府中更加拮據。那些看園的沒有了想頭,個個要離此處”,可見探春改革為緩解賈府經濟危機發揮了積極作用。

6. 探春遠嫁

56回正當探春改革時,江南甄家太太奉旨帶了三姑娘進宮請安,以甄家事預演賈家事,伏探春奉旨成婚。77回“有官媒婆來求說探春”,60回“昨日有廣東的官兒來拜”,71回提到粵海將軍鄔家的圍屏,此廣東鄔家正是探春婆家。

探春因何遠嫁粵海?後四十回正好能釋疑。原文不見粵海將軍,取而代之的是鎮海總製周瓊,“瓊”字暗示他任職海南。75回賈政道“把我海南帶來的扇子取來給兩把與寶玉”,接上了周瓊、海南、賈政一條線索。

71回南安太妃“身上不快”,來賈府閱人,又特寫甄家的圍屏。114回在海疆上征剿賊寇、安撫民生的正是安國公、周瓊、甄應嘉。證南安之“南”對應南海,“安”對應安國公,“身上不快”對應“海嘯”,暗示南海戡亂:原來探春遠嫁與南海戡亂有關。

70回“奉旨就著賈政順路查看賑濟回來”,104回因“海疆辦理不善”,由江西糧道任上被參回京,證賈政曾負責海疆戡亂的軍需及賑濟物資供應。鎮海總製周瓊又是江西節度的親戚,由此將南安王、安國公甄應嘉王子騰賈政、江西節度、鎮海總製(粵海將軍)、神武將軍馮唐串聯起來,組成全書最最重要的政治、軍事主線——南海戡亂。

南海戡亂前期局限于海南、越南,後期擴大至嶺南、閩南。與此相應,鎮海總製升級為粵海將軍,南海戡亂升級為潢海鐵網山起義,格局異常宏大,文思異常精巧。這樣一條重中之重的關鍵線索,若不是曹雪芹親為,誰能寫得來?

粵海將軍,從一品,是旗兵的最高長官,稱為封疆大臣,獨攬粵海軍政大權,富貴已極。趙姨娘道:“姑娘,你是要高飛的人了。到了姑爺那邊,自然比家裏還好,想來你也是願意的。”(100回)正應了63回“必得貴婿”之讖。

100回賈母灑淚道:“三丫頭這一去了,不知三年兩年那邊可能回家?若再遲了,恐怕我趕不上再見他一面了。”照應“恐哭損殘年”;102回“上轎登程,水舟陸車而去”,“于某日到了任所,擇了某日吉時,送了你妹子到了海疆,路上風恬浪靜”,照應“清明涕送江邊望”“一帆風雨路三千”。此後賈府蒙難,周瓊又在海疆戡亂,音信不通。

114回甄應嘉奉旨安撫海疆,臨行前來拜,賈政便托他去周府看望探春。119回探春回京探親,“見了王夫人形容枯槁,眾人眼腫腮紅,便也大哭起來……看見惜春道姑打扮,心裏很不舒服。又聽見寶玉心迷走失,家中多少不順的事,大家又哭起來”,仍歸于悲劇。

目前《癸酉本石頭記》後28回已經公布,文中關于探春遠嫁的結局和上述大不相同,但這一結局和歷來的探佚結果有些相似。根據癸酉本第86回文中的描述,探春遠嫁的結局內容是:賈母和王夫人相繼去世,孝期滿了後,賈家又開始操辦起家中眾多女兒的婚事。其中戚家公子戚建輝來賈家求親,先是看中了探春,但之後因趙姨娘多嘴多舌,戚建輝嫌探春是個庶出女兒,門不當戶不對,便放棄了這門親事。此時,朝廷和一蠻夷島國發生戰爭,朝廷戰敗了要議和,決定要嫁個女兒過去和親。于是南安太妃來到賈家,看中了探春要認她為幹女兒,要求探春代替她女兒嫁到蠻夷島國,因為南安太妃怕自己的女兒嫁到海外會吃苦,因此賈家就依允了,便擇定了日子。到了清明這一天,賈府合家含淚為探春的遠嫁送行(對應判詞:清明涕送江邊望)。

7. 探春王妃之謎

探春花名簽詩雲“日邊紅杏倚雲栽”,詩句來自唐詩《上高侍郎》,註雲:“得此簽者,必得貴婿。”眾人道:“我們家已有了王妃,難道你也是王妃不成?”(63回)《紅樓夢》前文說元春乃是皇妃,為什麽這裏便要說成”王妃“?在清朝之時,”皇妃“高于”王妃“一等,雪芹不會無緣無故地寫成”王妃“吧,因此,這隻能是一句反語,暗示探春並非”王妃“,而探春在第70回中放的”鳳凰“風箏也並非是真正的”王妃之意“,就在探春的那個”鳳凰“剛剛飛起,”不知誰家的“另一個鳳凰”漸逼而來,有一個“帶響鞭”的大“喜“也逼近而來,但兩隻鳳凰不是比翼長空、”雄雌俱飛”而是“絞在了一起“。因此眾人說:”不知那個喜字誰家的,太促狹了些!“這也說明了探春的婚姻並不是和美,而是對她命運的一種刻薄,直到最後:”兩隻鳳凰和一個喜字三下齊收亂頓,誰知線都斷了,那三隻風箏飄飄搖搖都去了,這跟探春的判詞、燈謎相一致,暗示其人遠適,有顯然同其貴婿相隨後,兩人亂絞亂頓後的結果是夫妻雙方都“飄飄搖搖”、“兩敗俱傷”!暗示了探春婚姻的不適。並沒什麽“王妃”之說。

紅學評論

正冊排名

曹雪芹在第五回設計金陵十二釵冊頁時,把她安排在第四位,這真是很高的規格待遇。我認為,曹雪芹在排冊子名單的時候,他雖然定下了主子身份的入正冊或副冊,不考慮比如說晴雯那樣的他激賞和憐惜的丫頭進入正副冊,確實有等級觀念在裏頭,但是,這隻是一個粗線條的框框,並不是說,他隻從血統地位上來排序。比如探春,雖然是主子小姐,但她分明是庶出的,按封建社會的等級觀念,庶出的地位比嫡出的低。如果曹雪芹隻是死認血統出身的等級,那探春絕對應該排在比她大的迎春姐姐後頭。但是,他考慮來考慮去,不僅把她排在了迎春前頭,還排在了史湘雲和妙玉的前頭。這就說明,在主子小姐媳婦這個大的等級架構範圍內,他排序就比較靈活,是一種綜合性評估,除了世俗價值觀所確定的那個地位,還要考慮這個角色本身的貭素,在書裏戲份兒的多少。當然,還有他對這個角色的珍愛程度,以及如何達到一種大體的平衡,等等。應該說,能進入他設計的正冊,哪怕排在最後,都說明是他心中所珍愛,所首先不能割舍的角色。

治家才能

第13回末尾,古本上有兩句話:金紫萬千能治國,裙釵一二可齊家。通行本刪去了,是不應該的。這兩句很重要,關于這些女子的故事也絕不能簡單地概括為愛情和婚姻悲劇,他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動機,就是要寫這些女子的才能,而且絕不局限在文才詩才畫才等方面,她刻意要塑造出具有管理才能的傑出女性,也就是賽過男人的脂粉英雄。除王熙鳳之外,他還花大力氣寫了探春,探春理家,遇到的情況那比秦可卿喪事要復雜多了,面對各個利益集團各種積蓄已久的矛盾沖突的一次次大爆發,探春克服了自己因是庶出而遇到的特殊困難,其管理才幹得到了充分發揮,也取得了相當好的效果。歷來的論家已經做過很詳盡的分析,我不再重復大家都很熟悉的那些例子和結論。大家都知道,探春最後是遠嫁,不是嫁給了一般的男人,去過一種平庸的生活,而是有其一番獨特的作為。

個性出眾

賈探春,是賈府的三小姐,或稱三姑娘,是榮府二老爺賈政與姨娘趙氏所生,與迎春一樣,也是庶出,但其性格,卻與迎春有天壤之別。她有才幹,有眼光,敢做敢為;她是一個關註家族命運,富有憂患意識的大觀園中的女“政治家”。但是,她身為女子,且系庶出,又生逢賈府末世,故亦終究不能有所作為。正如第五回中探春之判詞所雲:“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運偏消。”

探春是在第三回書中為迎接林黛玉到賈府與迎春、惜春同時出場的。一出場,作者就有意識地輕輕“點”了一筆,使她與迎、惜有所不同:當寶玉欲送“顰顰”二字為黛玉之表字時,“探春便問何出?”寶玉解說後,探春又笑道:“隻恐又是你的杜撰。”雖然隻是一兩句話,但相比之下,迎、惜二人,卻是始終無一言。細心的讀者,會在這裏已看出了探春與迎、惜之不同。探春出場時,書中描寫她“削肩細腰,長挑身材,鴨蛋臉面,俊眼修眉,顧盼神飛,文彩精華,見之忘俗。”其中“顧盼神飛”四字,活畫出她的聰敏、伶俐、大方的風採。

探春在《紅樓夢》中無疑是一個活躍人物,她個性突出,與眾不同。元妃省親時諸姐妹的題詠、林黛玉葬花之詩,都顯示著大家的詩才。賈探春,這個有才幹、有思想的三姑娘,正是根據這種情況第一個提出了建立詩社的創意(第37回),她給寶玉和眾姐妹送上了帖子,邀集大家共議。在給寶玉的帖子中,還特別舉出了東晉高僧慧遠之蓮社及謝安邀友集于東山的典故,以為結社之榜樣。但值得註意的是帖中雲:“孰謂蓮社之雄才,獨許須眉;直以東山之雅會,讓餘脂粉。”意思是誰說結詩社以展示才華,隻能是男子的事,我這裏卻主張我們女子也應有此雅會。我們雖不能說探春是女權主義者,但她不讓須眉的剛烈品格,卻是顯而易見的。對探春的創意,寶玉自然“喜得拍手”叫好,而且表示“早就該起個社的”。在探春的號召之下,眾姐妹都熱烈回響,聚會在秋爽。探春提出了詩社活動的時間,“一月之中,隻可兩三次才好。”又表示“我須得先作個東道主人”,並決定當日就開一社……總之,探春不僅是建立詩社的創意者,也是詩社活動的“決策”者。于是,大觀園中第一個以女詩人為主體的海棠詩社誕生了,而且此後一發而不可收,海棠詩之後,有菊花詩、蘆雪廣即景詩、懷古詩、桃花詩……詩,成為《紅樓夢》這部交響樂中最美好的旋律。而詩社的建立,正是探春才幹的一次高雅的顯現。

悲士不遇

第55回一開始,就寫鳳姐“小月了”(流產),在家養病,“不能理事”。于是,受王夫人之托,探春偕李紈、寶釵共同理家,用下人們的話來說,則是“倒了一個巡海夜叉,又添了三個鎮山太歲”。探春理家遇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那些管家媳婦們對她的輕視甚至是故意的刁難,如吳新登的老婆就是一個代表。趙姨娘的兄弟趙國基死了,該賞多少銀子按常規,吳新登老婆應該在報告此事的同時,還要說出慣例,以備主子裁決,但這次吳家老婆報告了趙國基已死之後,“垂手旁侍,再不言語”,意思很明白,看你三姑娘如何處置,更何況趙國基與賈探春又存在那種特殊的血緣關系,所以更是對探春考驗。聰明的探春,當然意識到問題的敏感,立刻製止了李紈的賞銀四十兩的表態,責令吳家的說出以往的成例,而吳家的卻回答說忘了,要現去查舊賬。探春笑道:“你辦事辦老了的,還記不得,倒來難我們。你素日回你二阿麼也現查去?”……一通不軟不硬、綿裏藏針的妙語,把個吳家的說得“滿面通紅,忙轉身出來”。這一回合,探春顯然是強者,是贏家。查了舊賬以後,探春按例決定賞銀二十兩。

但這一決定立刻引來趙姨娘的大鬧,趙姨娘說:“……如今你舅舅死了,你多給了二三十兩銀子,難道太太就不依你?……(你)如今沒有長羽毛,就忘了根本,隻揀高枝兒飛去了!”探春沒聽完,“已氣的臉白氣噎,抽抽咽咽的”哭起來了。探春最痛心的,就是趙姨娘唯恐別人不知道賈探春是她趙姨娘養的,“必要過兩三個月尋出由頭來,徹底來翻騰一陣,生怕人不知道,故意的表白表白。”庶出的身世,無疑是探春終身的悲劇,而生母趙姨娘卑劣的品格,陰暗的心理,在賈府中的惡名,更給探春造成極大的壓抑。然而剛強的探春,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以自己的才幹,成為眾姐妹中的公認的佼佼者。

抄檢大觀園

探春是最關註家族命運的“政治家”,她為賈府上下的“自殺自滅”而痛心疾首。在她的心目中,“抄檢大觀園”對賈府來說,就是“自殺自滅”的奇恥大辱。

第七十四回寫了對大觀園中七個地方的抄檢,最精彩的就是在探春房裏的一幕。我們不妨把整個過程分為八個層次:

1.探春知道有人來抄檢,“命眾丫頭剪燭開門而待”;

2.公然申明:“我的東西倒許你們搜閱,要想搜我的丫頭,這卻不能”

3.聯想到甄家的被抄,慨嘆自家是在“自殺自滅”;

4.要鳳姐明確回答“東西都翻明白了”;

5.王善保家的“顯勢作臉獻好”,拉起探春的衣襟;

6.探春大怒,打了王善保家的一記響亮的耳光,痛罵“狗仗人勢”的奴才;

7.侍書挖苦王善保家的,鳳姐贊許“真是有其主必有其奴”;

8.眾人勸慰探春,結束。

由此可以看出,探春對此醜行深惡痛絕已達極點。被抄檢的其它六處,所有的人都恐懼萬分,而探春卻“剪燭開門而待”,這本身就是抗議!她維護自己的丫鬟,不準翻抄丫鬟之物,這也是抗議!她怒打王善保家的,這更是抗議!探春之所以如此憤激,道理很簡單,請看下面一段探春的最“經典”的剖白與感嘆:

你們別忙,自然連你們抄的日子有呢!你們今日早起不曾議論甄家,自己家裏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們也漸漸的來了。可知這樣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這是古人曾說的“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須從家裏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

說到這裏,探春已“不覺流下淚來”。探春不是賈府的叛逆者,更談不到封建社會製度禮教的叛逆者,相反,她是賈府大廈的最真誠的維護者。因此,當她以“政治家”的敏銳眼光看到了大廈將傾的現即時,激發出的悲憤、痛惜之情,就比賈府上下所有的主子來得更強烈、更真摯。實可謂一片赤誠!

然而,探春的警策之論以及種種興利除弊、秉公治家的舉措與努力,都終究未能挽救賈府的最後的敗落,而她自己也隻落得一個遠嫁海疆的結局。

藝術修養

美麗的探春,不僅才幹出眾,而且情趣高雅。她的詩才雖不及薛、林,但亦有自己的韻味,其《簪菊》詩,就受到姐妹們的好評。她處事、治家,也更有“文化品味”,與鳳姐相比,兩人皆有才幹,都可謂理家能手,但兩個人的“境界”卻不同:探春關註的是整個家族的命運,而鳳姐主要是為了一己之私利;探春理家有理念,有危機感,有憂患意識,而鳳姐全靠隨機應變,惟以討好賈母為主,充滿市俗氣。探春身為女子,但其爽朗氣概不讓須眉。請看她居住的闊朗的秋霜齋裏:大理石案上“筆如樹林”、“寶硯數方”,牆上是“大幅字畫”,案上是“大鼎”,架上是大觀窯的“大盤”,盤裏是數十個“大佛手”……居室如其人,這毫無脂粉氣的居室,正表現了探春的男子氣度。

賈探春

相關作品

簪菊

瓶供籬栽日日忙,折來休認鏡中妝。

長安公子因花癖,彭澤先生是酒狂。

短鬢冷沾三徑露,葛巾香浸九秋霜。

高情不入時人眼,拍手憑他笑路旁。

【注解】

① 簪菊——插菊花于頭上,古時風俗。《幹淳歲時記》:“都人九月九日,飲新酒,泛萸簪菊。”又史正志《菊譜》敘曰:“唐輩下歲時記:九月宮掖間,爭插菊花,民俗尤甚。杜牧詩曰:‘黃花插滿頭’。”

② 鏡中妝——指簪、釵一類首飾,女子對鏡梳妝時插于發間。這句說以菊插頭,不要錯認作是珠花。因男子也簪菊,並非為了打扮。

③ “長安”句——疑指唐代詩人杜牧,他是京兆(長安)人。其《九日齊山登高》詩有“塵世難逢開口笑,菊花須插滿頭歸。但將酩酊酬佳節,不用登臨嘆落暉”等句,與本詩中多以插菊、飲酒事並提相合。但“公子”“花癖”之稱,總無可征,或是泛說京都風氣。

④ 彭澤先生——指陶淵明。參見前註。陶除愛菊外,也喜酒,任彭澤令時“公田悉令吏種秫(高粱),曰:‘吾嘗得醉于酒足矣!”江州刺史王弘曾“留二萬錢于淵明,淵明悉遣送酒家,稍就取酒。嘗九月九日出宅邊菊叢中坐,久之,滿手把菊,忽值弘送酒至,即便就酌,醉而歸。”又自釀酒,“取頭上葛巾漉酒,漉畢,還復著之。”(南朝蕭統《陶淵明傳》)所以稱“酒狂”。

⑥ 三徑露——指代菊。因說“露”所以用“冷沾”,這兩句都形容簪菊。

⑦葛巾——用葛布做的頭巾。暗與陶潛“葛巾漉酒”事相關。九秋霜——指代菊。九秋,即秋天,意謂秋季九十日。秋稱三秋,亦稱九秋。

⑧ “高情”二句——意思說,時俗之人不能理解那種高尚的情操,那就讓他們在路上見了插花醉酒的樣子而拍手取笑吧。李白《襄陽歌》:“襄陽小兒齊拍手,攔街爭唱白銅鞮。傍人借問笑何事?笑殺山公醉似泥。”陸遊《小舟遊近村舍舟步歸》詩“兒童共道先生醉,折得黃花插滿頭。”這裏兼取兩者意化用之。

殘菊

露凝霜重漸傾欹,宴賞才過小雪時。

蒂有餘香金淡泊,枝無全葉翠離披。

半床落月蛩聲病,萬裏寒雲雁陣遲。

明歲秋風知再會,暫時分手莫相思。

【賞析】

這是十二首菊花詩的最後一首。用的是“四支”韻。

寶釵為十二首菊花詩排順序時說:“……末卷便以《殘菊》總收前題之盛。”這就說得很明白,“盛”要以“殘”作結。大觀園金釵有十二個,菊花詩也恰好作了十二首,這不是偶然巧合,而是作者有意安排的。我們雖不能把十二首菊花詩作十二首判詞看待,但應該把詠菊詩的整體看成是詠人——詠十二釵總的命運,最後是葉缺花殘,萬艷同悲,歸到“薄命司”去。

吃肥蟹,飲醇酩,賞艷菊,作佳詩,何等富貴風流!然而透出的氣息卻是如此凄涼慘淡。這是《紅樓夢》常用的手法,也是作者的高明處。

柳絮詞

空掛纖纖縷,徒垂絡絡絲,也難綰系也難羈,一任東西南北各分離。

【賞析】

探春這闕詞隻是上闕,因香盡而沒寫完。但是,已經將她的命運說清楚了。不過是遠嫁他鄉而已。

】寶玉所續下闕

落去君休惜,飛來我自知,鶯愁蝶倦晚芳時,總是明 年春再會,隔年期!

燈謎

階下兒童仰面時,清明妝點最堪宜。

遊絲一斷渾無力,莫向東風怨別離。

【賞析】

賈政猜是“風箏”,探春笑答:“是“。

作者每寫及探春命運時,總用風箏暗喻。她的判詞前面著兩人放風箏,第七十回探春的軟翅鳳凰風箏被風刮走,這首謎語又是說的風箏。探春的命運猶如斷線風箏,將要遠嫁他鄉。

熒屏倩影

1987年

央視版《紅樓夢》

東方聞櫻

1989年

北影版《紅樓夢》

季艷梅/曾丹

1996年

華視版《紅樓夢》

毛訓容

2010年

新版《紅樓夢》

丁荔

2010年

電視劇《黛玉傳》

陶昕然

賈探春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