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惜春

賈惜春

賈惜春,古典名著《紅樓夢》中人物,金陵十二釵之一,她是賈家四姐妹中年紀最小的一位,寧國府中賈敬的么女、賈珍的胞妹。因父親賈敬一味好道煉丹,別的事一概不管,而母親又早逝,她一直在榮國府賈母身邊長大。由於沒有父母憐愛,養成了孤僻冷漠的性格,心冷嘴冷。抄檢大觀園時,她咬定牙,攆走毫無過錯的丫環入畫,對別人的流淚哀傷無動於衷。四大家族的沒落命運,三個本家姐姐的不幸結局,使她產生了棄世的念頭,便剃髮為尼了。據紅學研究,惜春先前是在水月庵為尼(櫳翠庵已在賈府之敗時被納入了官冊,只有水月庵是作為"家庵"而未入官冊)故為:"勘破三春景不長,緇衣頓改昔年妝。可憐繡戶侯門女,獨臥青燈古佛旁。"

​角色介紹

賈惜春,古典名著《紅樓夢》中人物,金陵十二釵之一,她是賈家四姐妹中年紀最小的一位,寧國府中賈敬的幺女、賈珍的胞妹。因父親賈敬一味好道煉丹,別的事一概不管,而母親又早逝,她一直在榮國府賈母身邊長大。由于沒有父母憐愛,養成了孤僻冷漠的性格,心冷嘴冷。抄檢大觀園時,她咬定牙,攆走毫無過錯的丫環入畫,對別人的流淚哀傷無動于衷。四大家族的沒落命運,三個本家姐姐的不幸結局,使她產生了棄世的念頭,便剃發為尼了。惜春判詞:"勘破三春景不長,緇衣頓改昔年妝。可憐綉戶侯門女,獨臥青燈古佛旁。"

1987年電視劇版:胡澤紅

1989年電影版:丁嵐

2010年電視劇版:王培禕(少年)/徐颯(成年)

2010黛玉傳--謝朦

賈惜春人物名片

名字:賈惜春

父親:賈敬

胞兄:賈珍

外貌描寫:身量未足,形容尚小

擅長:繪畫

丫鬟:入畫、彩屏彩兒

居所:暖香塢,前連蓼風軒,靠近藕香榭【從裏面遊廊過去,便是惜春臥房,廈檐下掛著"暖香塢"的匾。在飄雪的冬日,暖香塢是非常溫暖的,院內紅蓼花深,清波風寒。惜春的畫室則腥紅氈簾,沒進門就能感到一股溫香拂面而來。】

結局:續書中惜春在賈府敗落後,在櫳翠庵出家,終其餘生。但根據脂硯齋批語,惜春最終"緇衣乞食"。

角色經歷

賈惜春冰清玉潔

質本潔來還潔去--性格成因

惜春的父親賈敬在其年幼之時,就一心訪道成仙,對其關心自然十分有限。那麽兄嫂賈珍尤氏又如何呢?在前八十回中,都未提及過他們之于惜春的關懷。親情的缺位,使她更無從得到世間的溫情。惜春沒有驚人的才華,沒有令人艷慕的外表,很少有人設身處地地為她想過。惜春身處繁華之中的落寂,讓人憐惜之餘更有慨嘆。她所處的環境,眾人的態度,使她逐漸對世事冷漠,對生活冷淡起來,因而形成了"冷"的性格。

惜春之"潔",正是相對于寧府之不潔而言。若說當著鳳姐的面攆入畫是出于無奈,那第二天找來尤氏帶入畫走,則是故意借題發揮,以此達到與兄嫂決裂的目的。惜春早就想擺脫寧府給她帶來的陰影,而恰好入畫之事與寧府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她說:"古人說得好,'善惡生死,父子不能有所勖助',何況你我二人之間。"這可以說她以自己全部的智慧和人生閱歷得出的人生真諦。她的"潔"的性格,導致了她的"冷",而以這種"冷"來達到"潔"的目的,歸根到底,就是不能同流合污。也許她唯一的過錯就是帶累了無辜的入畫,使入畫成了她斷絕寧國府的"炮灰"。

緇衣頓改昔年妝--出家原因

惜春說過:"我隻知道保得住我就夠了,不管你們去。從此以後,你們有事別累我。"(第七十四回)也許你會認為她這是絕情絕義語,其實從佛教理論上講,這正符合了小乘佛教所重視的自渡。雖然自渡比普渡要狹隘得多,但我們不能因此說自渡是錯誤的。惜春向往"大光明",她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凄涼,清凈無為,圓融自通。她厭棄世俗的浮躁與醜陋,因其"潔"而不能忍受世間的污濁。

王國維先生說,惜春是觀他人之苦痛而獲解脫,"唯非常之人為能","唯非常之人,由非常之力,而洞觀宇宙人生之本質,始知生活與苦痛之不能相離,由是求絕其生活之欲,而得解脫之道",惜春之解脫是"超自然的""宗教的""平和的",因而可以說惜春是《紅樓夢》裏悟性極高的人。她的出家源自自我的了悟,她不甘願活在浮躁和虛枉的痛苦中,是一種自我的頓悟。惜春出家早于寶玉,真于妙玉。這對于一個不經風雨、年紀尚輕的貴族小姐,實在難能可貴。

賈惜春批判現實

賈惜春"勘破三春",披緇為尼,這並不表明她在大觀園的姊妹中見識最高、最能悟徹人生的真諦。恰恰相反,作者在小說中非常深刻地揭示了她所以選擇這條生活道路的主客觀原因。

客觀上,她在賈氏姊妹中年齡最小,當她逐漸懂事的時候,周圍所接觸到的多是賈府已趨衰敗的景象。四大家族的沒落命運,三個姐姐的不幸結局,使她為自己的未來擔憂,現實的一切既對她失去了吸引力,她便產生了棄世的念頭。

主觀上,則是由環境塑造成的她那種毫不關心他人的孤僻冷漠性格。尤氏說她是"心冷嘴冷的人",她自己的處世哲學就是"我隻能保住自己就夠了"。所以,當賈府一敗塗地的時候,入庵為尼便是她逃避統治階級內部傾軋保全自己的必然道路。

對于皈依宗教的人物的精神面貌作如此現實的描繪,而絕不在她們頭上增加神秘的靈光圈,這實際上已成了對宗教的批判。在這裏,曹雪芹用他的藝術手腕"摘去了裝飾在鎖鏈上的那些虛幻的花朵"。同樣,曹雪芹也沒有按照佛家理論,把惜春的皈依佛門看作是登上了普濟眾生的慈航仙舟,從此能獲得光明和解脫,而是按照現實與生活的邏輯來描寫她的歸宿。

賈惜春心冷口冷

惜春的"冷"在抄檢大觀園的突發事件中暴露無遺。鳳姐、王善保家的一行人到了蓼風軒惜春那兒,惜春開始是"嚇的不知當有什麽事",放手讓來人搜查。接著,在她的丫鬟入畫的箱子裏發現了"違禁品"。惜春見此,更加害怕。她說"我竟不知道",是先將自己洗刷幹凈;"這還了得"是肯定入畫問題十分嚴重;"你要打他,好歹帶他出去打罷",這是把入畫交出去,聽憑處理。總而言之,我和入畫毫不相幹,隻要你們不來找我的麻煩,怎麽處理入畫都可以。

惜春作畫惜春作畫

緊接著又續上一段餘波,把惜春的"冷"寫得足足的。這便是尤氏和惜春的一番爭執。惜春先責怪尤氏"管教不嚴";接著是要尤氏把人帶走;最後表示"或打,或殺,或賣,我一概不管"。入畫跪著哭著,苦苦哀求,尤氏和奶娘也在一邊為入畫說情,可是惜春小小年紀,竟生就一副鐵石心腸,難怪她後來能出家。她不顧入畫從小服侍她一場的辛勞,也不顧嫂子尤氏的情面,竟是執意要將入畫掃地出門。

惜春不但不要入畫,而且還揚言寧國府那邊也不去了,因為她"每每風聞得有人背地裏議論什麽多少不堪的閒話"。惜春說得十分明確:"我隻知道保得住我就夠了,不管你們。從此以後,你們有事別累我。"惜春承認自己心狠,但她有她的理由:"不作狠心人,難得自了漢。"

令人深思的是,作者對于惜春的絕情並不是完全否定的。所謂"不作狠心人,難得自了漢",意思是說,不下狠心斷絕世間的種種感情糾葛,便不能成為一個自由自在的人。作者並不因人廢言,他一面不動聲色地寫出惜春的"心冷口冷心狠意狠",一面又肯定"不作狠心人,難得自了漢"。因為作者的描寫極客觀,所以給讀者的印象,這種"狠心"完全是社會逼出來的。這一回的回目第二句是"矢孤介杜絕寧國府",就是一種肯定的口吻。

作者同意這種"大徹大悟"的態度也得到了脂批的肯定。抄檢大觀園的這一回,針對惜春的絕情,有脂批說:"惜春年幼,偏有老成練達之操。"我們可以由此聯想到寶玉出家。寶玉出家也是非常絕情狠心的行為。盡管可以說寶玉出家是一種反抗,但對于寶釵、襲人,對于王夫人賈政來說,又是一種多麽絕情、多麽狠心的行為啊!所以在《紅樓夢》第21回寶玉的一句話"便權當他們死了,毫無牽掛,反能怡然自悅"處有脂批曰:"此意卻好,但襲卿輩不忍如此棄也。寶玉之情,今古無人可比固矣。然寶玉有情極之毒,亦世人莫忍為者,看至後半部,則洞明矣。此是寶玉三大病也。寶玉看此世人莫忍為之毒,故後文方有'懸崖撒手'一回。若他人得寶釵之妻、麝月之婢,豈能棄而為僧哉?"

賈惜春大徹大悟

87版紅樓夢中賈惜春87版紅樓夢中賈惜春

惜春一生在"悟"字上頗下了點功夫,也終于悟出了一點人生的真諦,正如《虛花悟》曲中所唱的詞兒那樣。但是,惜春的悟不是頓悟,而是在賈府由盛到衰、三春相繼去盡中逐漸覺悟的。判詞和曲中所說的"堪破三春",就是她的姐姐元春、迎春、探春的悲劇結局,使她認識到人生縱有"桃紅柳綠"也是好景不長。貴如元春,竟是關在那"見不得人的去處",偶有一次"省親",以淚洗面,強作歡顏而已,最終逃脫不了一死的命運;二姐迎春,一生懦弱,恰又嫁給了一得勢便猖狂的中山狼,終于被虐待而早亡;三姐探春可稱女中丈夫,志大才清,可又是一番風雨路三千,遠嫁他鄉。三個姐姐的不幸而去,給惜春的打擊非常重。盡管小說中沒有寫她如何評論,發何種感慨,但從書中的有關情節中可以看出,這位性格內向、孤僻的小姐心靈深處應是頗多感嘆的。

賈府雖然是國公之家,功名富貴奕世,但在內外矛盾鬥爭中終于大廈將傾,油燈將滅。惜春從現實生活中看到你爭我奪的醜惡現象,令她心意灰冷,感到生活的無趣。這是古往今來許多大家子弟中常可以見到的一種現象。愈是在這種貴族家庭中,對世事中的醜惡感受愈深愈憤。出走是一條路,出家絕于紅塵也是他們選擇的一條路。第74回趕走入畫,惜春與尤氏有一段爭論,惜春說道:"狀元榜眼難道就沒有糊塗的不成。可知他們也有不能了悟的。"又說:"不作狠心人,難作自了漢。"所謂"自了漢",就是說隻能自管自身。所以她說:"我不了悟,我也舍不得入畫了。"在這樣的時刻,惜春徹底心冷了,悟透了!在《紅樓夢》第115、118回中,惜春終于下定決心,完成夙願,出家了。另外,在《癸酉本石頭記》第87回中賈惜春也是看破世俗,她不顧家人的反對出家為尼,這和通行本《紅樓夢》中的結局一致。

角色分析

書裏說惜春是寧國府賈珍的胞妹,他們的父親賈敬,故事一開始的時候,就已經住到城外道觀,基本上不再回家了,連家裏人給他過生日,都堅決不回城,隻在除夕祭宗祠的時候,短暫地回來一下。書裏沒有出現賈敬的夫人,估計是已經過世了,也沒有賈敬的姨娘出現,或許有,但略去不寫,惜春大概是賈敬原配所生,說是賈珍胞妹,應該是他們既同父也同母的意思。書裏說賈母愛女孩,把惜春也接到榮國府。書裏前面說惜春身量未足、形容尚小。但是,第七十四回為她立正傳,"矢孤介杜絕寧國府",我們卻發現,她思想早熟,出語犀利,看破一切,義無反顧。

惜春在榮國府自己窩裏鬥,抄檢大觀園後,就徹底地心冷如鐵。她的丫頭入畫,被抄出些男人用的物品,其實後來尤氏過目,無非是些入畫哥哥從賈珍那裏得到的一些可憐的小賞賜,私下托人帶到妹妹這裏來暫存。盡管私自傳送東西有違府規,卻也算不得什麽嚴重的罪過,尤氏的意思是責罵一番也就罷了,惜春卻決意不要入畫。

相關作品

賈惜春個人詩作

文章造化(匾額)

山水橫拖千裏外,樓台高起五雲中。

1987年胡澤紅版賈惜春11987年胡澤紅版賈惜春1

園修日月光輝裏,景奪文章造化功。

【注解】

1.文章造化--指大觀園的建築華美精巧,渾然天成。文章,即文彩,這裏指大觀園華麗的鋪陳,錯綜的布局。造化,這裏指自然界的創造化育。

2."山水"二句--橫拖:從旁延伸。千裏外,形容由于建築的精巧,大觀園山水綿延,宛如繪畫,給人以尺幅千裏的感覺。五雲:五彩雲,古人以之為祥瑞之兆。

3."園修"二句--修,整飾,裝潢。句意是說,園林與日月交輝。奪:爭奪,超過。造化工:大自然的創造力。句意是說,園景巧奪天工。

燈謎(佛前海燈)

前身色相總無成,不聽菱歌聽佛經。

莫道此身沉墨海,性中自有大光明。

鑒賞

海燈是點在寺廟裏佛像前的長明燈,隱喻惜春出家為尼。對惜春將來出家為尼,作者充滿悲憫、同情。出家修行,可以成佛作祖,永生不死,這不是絕大的好事嗎?可是從古至今有幾個人真正成佛?那不過是自欺欺人的一種精神安慰而已。"性中自有大光明"是帶有苦澀味道的解嘲的話;"聽佛經"、"沉墨海"等句才見作者的真情。

賈惜春正冊判詞

一所古廟,裏面有一美人,在內看經獨坐。其判雲:

勘破三春景不長,緇衣頓改昔年妝。

可憐綉戶侯門女,獨臥青燈古佛旁。

注解

1."勘破"句--語帶雙關,字面上說看到春光短促,實際是說惜春的三個姐姐(元春、迎春、探春)都好景不長,使惜春感到人生幻滅。勘,查看。

2.緇衣--黑色的衣服。僧尼穿黑衣,所以出家也叫披緇。

3.青燈--因燈火青熒,故名。這裏指佛前海燈。

判詞翻譯成白話便是:"看破了三個姐姐盛景不會長,用黑色尼裝換掉了女兒紅裝。可憐可嘆侯門小姐,獨坐青燈下陪伴古佛旁。"

賈惜春虛花悟

將那三春看破,桃紅柳綠待如何?

把這韶華打滅,覓那清淡天和。

說什麽,天上夭桃盛,雲中杏蕊多?

到頭來,誰見把秋捱過?

則看那,白楊村裏人嗚咽,青楓林下鬼吟喔。

更兼著,連天衰草遮墳墓。

這的是,昨貧今富人勞碌,春榮秋謝花折磨。

似這般,生關死劫誰能躲?

聞說道,西方寶樹喚婆娑,上結著長生果。

注解

這首曲子是寫賈惜春的。"虛花悟",意謂悟到榮華是虛幻的。"虛花",猶言鏡中花

1."將那"二句--與判詞所說"勘破三春"意同。桃紅柳綠,喻榮華富貴。待如何,結果怎麽樣呢?

賈惜春賈惜春

2."韶華"二句--韶華,美好的時光,比喻青春年華。清淡:清凈淡泊,意即清心寡欲,遠離一切惡行煩惱。天和:指人體的元氣。《庄子·知北遊》:"若正汝形,一汝視,天和將至。"這句意為修性養道。

3."夭桃"二句--比喻富貴榮華。唐朝高蟾下第後上永崇高侍郎》詩:"天上碧桃和露種,日邊紅杏倚雲栽。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東風怨未開。"封建士大夫以天、日稱皇帝,以雨露喻君恩,所以高蟾借天上桃杏比在朝的顯貴,以秋江芙蓉自況。夭桃,語本《詩經·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夭夭,美而盛的樣子。

4."到頭來"二句--說桃杏雖盛,但等不到秋天就落盡。以草木搖落而變衰的秋季來象征人世間不可避免的衰敗。

5."則看"三句--白楊村,古人在墓地多種白楊,後來常用白楊暗喻墳冢所在。《古詩十九首》:"驅車上東門,遙望郭北墓。白楊何蕭蕭,松柏夾廣路。下有陳死人,杳杳即長暮。"青楓林,李白遭流放,杜甫疑其已死,作《夢李白》詩雲:"魂來楓林青,魂返關塞黑。"這裏青楓林是借用,意同"白楊村"。

6.的是--真是。

7."生關死劫"句--佛教把人的生死說成是關頭、劫數。劫,指壞劫的三災,後因之比喻無法逃脫的災難。

8."西方"二句--西方,佛教源于西域(印度),所以中國佛教認為西方有極樂世界。寶樹,佛教語,指西方凈土的草木,《妙法蓮華經·如來壽量品》:"寶樹多花果,眾生所遊樂。"宋洪邁《容齋四筆》卷十三:"無量壽經所言天宮寶樹,非塵世所有也。"喚,名叫。婆娑,當指"娑羅",為龍腦香科常綠大喬木。傳說釋迦牟尼在拘屍那城河邊的娑羅樹下圓寂。長生果,指一種使人食之能長生不老的果實,或指《西遊記》裏的人參果。果,佛教指修行有成果。全句意為皈依佛教,求得超度,覓取長生,修成正果。

鑒賞

惜春曲名"虛花"即鏡中花,喻虛幻的榮華。虛花悟,從悲劇的意義上勘破繁華。曲子雖寄于惜春名下,但除了末三句外,前面的大段唱詞都在描摹賈府抄家後的悲慘景象。"將那三春看破",謂孟、仲、季三春易逝,元、迎、探三個姐姐好景不長。後文照應道:"迎春姐姐折磨死了,史姐姐守著病人,三姐姐遠去。"(112回)

"到頭來,誰見把秋捱過",三春桃杏經秋凋零。白楊村、青楓林、衰草墳墓,皆喻生關死劫、家破人亡、白骨如山。末三句謂惜春出家為尼。惜春出家與芳官蕊官、藕官相似,如緇衣、可憐、獨臥等語都感嘆她出家後的生活凄涼。

迎春、惜春的性格悲劇有其現實社會根源。賈府已到末世,籠罩著焦慮、迷惘、壓抑、頹廢的空氣,人人自危,心神不定。迎春、惜春身為姑娘家,無力承受這種壓力,隻好逃避現實,去佛、道中尋找慰藉。迎春眼裏所見,皆是那起婆子媳婦個個像烏眼雞似的,擾得房裏不安寧。惜春向著尤氏取鬧,雖然搞錯了對象,但確實勘破了寧府的骯髒:"況且近日聞得多少議論,我若再去,連我也編派","怎麽我不冷?我清清白白的一個人,為什麽教你們帶累壞了"(74回)。後文惜春嚷著要出家,賈政嘆氣跺腳,隻說:"東府裏不知幹了什麽,鬧到如此地位!"(115回)凸顯寧府之罪。

87回聽聞妙玉夢魘,惜春若有所悟,口佔一偈雲:"大造本無方,雲何是應住?既從空中來,應向空中去。"卻也有些味道。88回賈母吩咐惜春抄寫《心經》,惜春欣然領命:"別的我做不來,若要寫經,我最信心的。"賈母出殯時,獨留鳳姐和惜春看家,被賊寇打劫,惜春大受打擊:"我現在實難見人,父母早死,嫂子嫌我。頭裏有老太太,到底還疼我些;如今也死了,留下我孤苦伶仃,如何了局?……這回看家,大耽不是,還有何顏?"(112回)從此惜春出家之志更篤,118回邢、王二夫人和尤氏到底準了她的情。120回交代"櫳翠庵圈在園內,給四妹妹養靜"。這便是惜春的結局。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