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論 -卡爾·馬克思著作

資本論

《資本論》,全稱《資本論·政治經濟學批判》,是馬克思主義的重要百科全書,同時也是馬克思研究資本主義社會經濟形態的巔峰之作。馬克思在這部著作裏,以唯物史觀的基本思想為指導,通過深刻分析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揭示了資本主義社會發展規律,這樣就使唯物史觀得到了科學驗證和進一步的豐富發展。

《資本論》首版于1867年9月14日的德國漢堡。

我們學習《資本論》的意義是:運用唯物史觀的觀點和方法,將社會關系歸結為生產關系,將生產關系歸結于生產力的高度,從而證明社會形態的發展是一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自然歷史過程,這就更好地提高了我們的自覺性認識,為探索具體的物質生產和社會生產的運動規律打下扎實基礎,作好了充足的思想準備。

  • 原版名稱
    Das Kapital
  • ISBN
    7010041156
  • 著作性質
    無產階級革命和建設指導理論
  • 裝幀
    硬精裝
  • 頁數
    1127頁;672頁;1190頁
  • 開本
    32開
  • 出版社
    人民出版社
  • 作者
    卡爾·馬克思
  • 譯者
    中共中央馬恩列斯著作編譯局
  • 又名
    Capital;Das Kapital
  • 類別
    政治經濟學
  • 定價
    33.80元;35.00元;55.00元
  • 出版時間
    2004年
  • 書名
    《資本論》(全三冊)

基本介紹

《資本論》是馬克思用畢生的心血寫成的一部光輝燦爛的科學巨著,這部巨著第一次深刻地分析了資本主義的全部發展過程,以數學般的準確性證明這一發展的方向必然引導到社會主義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確立。《資本論》武裝了無產階級,成為無產階級進行革命鬥爭的強有力的理論武器。是馬克思“整個一生科學研究的成果”,它凝聚著馬克思的全部心血和智慧,是他獻給全世界無產階級的一部最重要的科學文獻。它在世界各國廣泛流傳,成為工人階級反對資產階級的強大思想武器。

《資本論》對資本主義進行了徹底的批判,資本主義卻從《資本論》中汲取營養,客觀上促進了資本主義在自身範圍內的進一步發展。馬克思認識到了經濟過程的動態性,並預見到了經濟周期的存在,而且發展了關于經濟活動的封閉理論。他同時還是第一個將經濟和歷史聯系在一起的經濟學家,而《資本論》就是他這種創舉的體現。

同時《資本論》也沒有簡單地把精神生活、政治生活和社會生活的一般過程歸結為它們的共同基礎——物質生產過程,而是從物質生活的生產和再生產中引出了全部社會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內容和形式。

《資本論》的方法的最大特色,就是把邏輯、辯證法認識論有機地結合起來,融為一體。正如列寧所說:“在《資本論》中,唯物主義的邏輯、辯證法和認識論都套用于一門科學”。馬克思使用從抽象上升到具體的方法、邏輯與歷史一致的方法,對資本主義社會矛盾運動的辯證分析,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辯證法。馬克思在《資本論》第一卷中,系統全面地闡述了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的產生、發展和克服的過程,從而透徹詳盡地闡明了唯物辯證法關于對立面的統一和鬥爭的學說,闡明了唯物辯證法的實質。在《資本論》中是對唯物辯證法的豐富和發展,正如恩格斯指出的,《資本論》的方法不亞于歷史唯物主義基本觀點的發現。

資本論

正如達爾文的《進化論》曾發現有機自然界的進化規律一樣,馬克思的《資本論》也發現了人類社會的進化規律。《資本論》是馬克思用畢生精力著述的偉大的科學巨著,是人類歷史上經驗和智慧的結晶,是對國際工人運動鬥爭經驗的總結。它的出版,宣判了資本主義製度的末日,為無產階級革命指明了正確的方向,因此具有劃時代的重要意義。

著作簡史

《資本論》是一部無產階級政治經濟學的光輝巨著,也是一部馬克思主義的百科全書。列寧指出:“馬克思認為經濟製度是政治上層建築借以樹立起來的基礎,所以他特別註意研究這個經濟製度。馬克思的主要著作<資本論>就是專門研究現代社會即資本主義社會的經濟製度的。” 馬克思致力于政治經濟學的研究,他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和《資本論》,“使這門科學革命化。” 《資本論》的版本很多,馬克思恩格斯在世時,每出一版,都寫了序或跋,這些序言和跋文構成《資本論》的一個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它們成為我們學習《資本論》的入門向導。有關《資本論》第一卷的序言和跋一共有七篇,其中前四篇是馬克思自己寫的,後三篇是恩格斯寫的。在這七篇的序言和跋中,最重要的是《第一版序言》和《第二版跋》。在這幾篇序言和跋文裏,講到了有關《資本論》的許多重要問題。例如,關于《資本論》的寫作和出版過程,關于《資本論》的研究對象和目的,關于《資本論》的方法和結構,關于政治經濟學的階級性,以及學習《資本論》時需要註意的問題,等等。

《資本論》是1859年發表的《政治經濟學批判》的續篇 。

馬克思在大學本來是學法律專業的,但主要精力卻用在哲學和歷史的研究上。1842―1843年,馬克思在擔任《萊茵報》主編期間,遇到要對物質利益問題發表意見的難事。當時普魯士萊茵省議會通過了“林木盜竊法”,公然侵犯貧民階級的權力。不久,馬克思又遇到摩塞爾河流域釀造葡萄酒的農民的經濟狀況問題。這些物質利益的沖突,是促使馬克思去研究政治經濟學的最初動因之一。

資本論

于是,從1843年起,馬克思開始系統地收集資料研究政治經濟學,撰寫了一系列重要的著作,到四十年代末已初步形成了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是《資本論》的創作和完成時期。1857―1858年,馬克思寫了一部篇幅巨大的手稿,即《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這是他創作《資本論》的最初嘗試,通常稱它為《資本論》第一稿。在這個手稿的基礎上,馬克思打算以《政治經濟學批判》為書名分冊出版一部批判資本主義製度和資產階級政治經濟學的巨著,這就是現在所說的“六冊計畫”,包括《資本》、《地產》、《僱傭勞動》、《國家》、《對外貿易》和《世界市場》。第一分冊的書稿于1859年出版,但這個第一分冊隻包括兩章,即《商品》和《貨幣或簡單流通》。這是“六冊計畫”中第一冊《資本》第一篇《資本一般》中的緒論性的兩章。在1861-1863年期間,馬克思接著寫《政治經濟學批判》的第二分冊,結果寫成了一個篇幅龐大的書稿,共包括23個筆記本。它開頭的總題目仍是《政治經濟學批判》,而副標題是《第三章資本一般》,通常稱之為《1861―1863年經濟學手稿》,實際上是《資本論》的第二稿。在寫作這個手稿的過程中,馬克思決定以《資本論》為標題,以《政治經濟學批判》作為副標題,分四冊出版他的經濟學著作。從1863年8月開始,馬克思撰寫了《1863―1865年經濟學手稿》,這是《資本論》的第三稿,其內容分為三部分,即第一冊《資本的生產過程》,第二冊《資本的流通過程》,第三冊《資本主義的生產總過程》。

從1866年初開始,到1867年3月,經過一年多的努力,終于完成了《資本論》第一卷的修訂和謄寫工作,同年9月在德國漢堡出版。所以,馬克思在《資本論》第一卷第一版《序言》中指出:“這部著作是我1859年發表的<政治經濟學批判>的續篇。” 按原計畫,《資本論》第一卷“資本的生產過程”並不包括1859年出版的《政治經濟學批判》第一分冊的內容。但是為了“聯貫和完整”,馬克思把《政治經濟學批判》第一分冊中的內容,也扼要地收入《資本論》中,其中關于價值形式、商品拜物教以及交換過程等問題,還作了進一步的發揮。但是《政治經濟學批判》第一分冊並不因此而失去獨立的科學價值。例如,關于貴金屬等問題,在《政治經濟學批判》中已經作了詳細論述,而在《資本論》中就隻是簡單地提到。所以,在學習《資本論》第一卷第一篇時,不妨把《政治經濟學批判》第一分冊對照著來閱讀。

《資本論》第一卷出版後,馬克思繼續進行修改和再版工作,並幫助出版《資本論》第一卷俄文譯文,校訂法文本。同時,還積極收集材料,改寫第二卷和第三卷,直到他的心髒停止跳動時,在他面前書桌上還放著正在修改的《資本論》原稿。

《資本論》是馬克思獻給全世界無產階級的一部最重要的科學文獻。它在世界各國廣泛流傳,成為工人階級反對資產階級的強大思想武器。

內容分析

研究對象

《資本論》的研究對象是什麽?馬克思指出:“我要在本書研究的,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以及和它相適應的生產關系和交換關系。”對于馬克思這句話中的“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含義,在我國經濟學界存在著不同的理解,有的把它理解為生產關系,有的把它理解為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統一,有的把它理解為勞動方式,也有的把它理解為用什麽工具進行生產,等等。究其原因,“生產方式”一詞是一個多義詞,馬克思在不同的場合使用它時,就有不同的含義。因此,作為《資本論》研究對象的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含義,隻能以全書的中心內容和主題為根據,才能做出恰如其分的解釋。

《資本論》就是論資本,而資本是帶來剩餘價值的價值,沒有剩餘價值就不存在資本,而沒有資本也就不能帶來剩餘價值。所以,我們說資本範疇是《資本論》的中心內容,也可以說,它的中心內容是剩餘價值。縱觀《資本論》四卷,其中第一卷的中心是分析剩餘價值的生產問題,第二卷的中心是分析剩餘價值的實現問題,第三卷的中心是分析剩餘價值的分配問題,第四卷是剩餘價值理論的發展史。可見,《資本論》是研究資本家如何榨取工人所創造的剩餘價值,以及剩餘價值的實現和分配問題。所以,在《序言》中提到的“資本主義方式”,是指以資本主義所有製為基礎的生產資料與勞動力相結合的方式,這屬于廣義的生產關系,它包括生產、交換、分配和消費等各方面的關系。而“和它相適應的生產關系”,則是指直接生產過程中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即狹義的生產關系,它從屬于廣義的生產關系。資產階級古典經濟學家把政治經濟學看成是研究財富的科學,馬克思第一次確定政治經濟學的研究對象是生產關系,這是和資產階級經濟學根本對立的。

《資本論》是以英國作為研究的主要對象。馬克思說:“到現在為止,這種生產方式的典型地點是英國。因此,我在理論闡述上主要用英國作為例證。”這是因為當時的英國是資本主義發展比較早和比較成熟的國家。但是,《資本論》所揭示出的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產生、發展和滅亡的規律,並不隻限于英國,對于其他資本主義國家都是適用的。《第一版序言》第5―9段就是說明這個問題。馬克思特別提出,對德國來說,“這正是說的閣下的事情。”當時,德國的資本主義雖然有了一定的發展,但在政治上封建貴族還佔統治地位,在經濟上還存在農奴製。因此,在德國,不僅存在著“現代的災難”,即資本主義剝削,而且還存在“古老的陳舊的生產方式以及伴隨著它們的過時的社會關系和政治關系還在苟延殘喘”,不僅受“活人”即資本主義剝削,而且受“死人”即封建製度的剝削。“死人抓住活人”,即封建主義阻礙了資本主義的發展。所以,“不僅苦于資本主義生產的發展,而且苦于資本主義生產的不發展。”盡管德國和英國相比有這樣的差異,但《資本論》所揭示的規律在資本主義發展程度不同的國家都必然發揮作用,“工業較發達的國家向工業較不發達的國家所顯示的,隻是後者未來的景象。”和英國相比,德國等歐洲大陸雖然還比較落後,但英國的變革過程達到一定程度後,一定會波及到歐洲大陸。隨著資本主義的發展,無產階級革命不可避免。但是,這種革命是用暴動的形式還是用較少流血的和平方式,要由工人階級的政治覺悟、組織程度和力量壯大等情況來決定。

根據歷史唯物主義原理,生產力和生產關系二者是對立統一的關系,從來不存在沒有生產力的生產關系,也不存在沒有生產關系的生產力,所以研究生產關系必須聯系生產力的發展狀況,決不能孤立地研究生產關系。在《資本論》及其手稿中,常常可以看到馬克思關于技術、自然科學等問題的深湛見解,但它是把生產力當作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決定者和推動力來研究的。

在《資本論》中,馬克思不僅從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相互作用中來研究資本主義的生產關系,而且還從生產關系的總和(即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築的相互作用中來研究生產關系。列寧在談到《資本論》時,曾把資本主義生產關系比做“骨骼”,而把適合于這種生產關系的上層建築比做“血”和“肉”。要使骨骼有血有肉,就必須聯系上層建築來研究生產關系,但其實質,仍然是以資本主義生產關系作為研究對象。

《資本論》以生產關系作為研究對象,其最終目的是要“揭示現代社會的經濟運動規律。”揭示出這些規律,也就同時揭示出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產生、發展和滅亡的規律。“社會經濟形態的發展是一種自然歷史過程”,是一種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過程,即使探索到了它的發展規律,“還是既不能跳過也不能用法令取消自然的發展階段。”但是,無產階級在反對資本主義的鬥爭中,認識和運用經濟規律,卻能減輕革命過程中的痛苦。

政治經濟學的階級性

在《第一版序言》的第10、11段和《第二版跋》的第5―15段,馬克思分析了政治經濟學的階級性。

政治經濟學研究的對象是生產關系,在階級社會中生產關系就是階級關系,因此政治經濟學具有強烈的階級性。無產階級有無產階級的政治經濟學,資產階級有資產階級的政治經濟學。馬克思指出:“政治經濟學所研究的材料的特殊性,把人們心中最激烈、最卑鄙、最惡劣的感情,把代表私人利益的復仇女神召喚到戰場上來反對自由的科學研究。”不同時期政治經濟學的發展情況,是和當時階級鬥爭的情勢密不可分的。

政治經濟學作為一門學科,是在資本主義出現以後才產生的。15世紀末,隨著早期資本主義商品流通的發展,出現了重商主義學派。從17世紀中葉開始,又出現了資產階級的古典政治經濟學。在英國,始于威廉·配第,發展于亞當·斯密,至大衛·李嘉圖而登峰造極。在法國,始于布阿吉爾貝爾,中間有魁奈、杜爾哥,最後有小資產階級經濟學家西斯蒙第。古典政治經濟學產生于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階級鬥爭尚未充分發展的時期,因此它還能在一定程度上深入到生產關系的本質中去,揭露資本主義的一些矛盾,包含了一些科學的因素。例如,古典學派的最後代表李嘉圖指出了資本主義社會階級利益的對立在分配領域中的表現,“有意識地把階級利益的對立、工資和利潤的對立、利潤和地租的對立當作他的研究的出發點。”馬克思指出:“隻要政治經濟學是資產階級的政治經濟學,就是說,隻要它把資本主義製度不是看作歷史上過渡的發展階段,而是看作社會生產的絕對的最後的形式,那就隻有在階級鬥爭處于潛伏狀態或隻是在個別的現象上表現出來的時候,它還能夠是科學。”但是,古典政治經濟學有一個共同的錯誤,這就是,不把資本主義看作是一種歷史現象,而是看作永恆不變的社會,把資本主義經濟規律看作適用于一切社會的規律。這是由他們的階級立場決定的。所以,古典學派發展到李嘉圖時,“資產階級的經濟科學也就達到了它的不可逾越的界限。”

資本論

1820年到1830年,“這是李嘉圖的理論庸俗化和傳播的時期,同時也是他的理論同舊的學派進行鬥爭的時期。”李嘉圖的《政治經濟學及賦稅原理》(1817年)發表不久,就引起了批評,引起了李嘉圖學派及其反對者之間的論戰。有的人把它普及開來,有的人利用它來反對重商主義等舊學派,有的人把它作為反對資產階級的武器,有的人在捍衛李嘉圖學說的過程中把它庸俗化了。但是,正如馬克思所說的,在當時這一論戰還帶有“公正無私的性質。”這是因為當時的大工業剛剛脫離幼年時期,資產階級同封建勢力的鬥爭還是主要的問題,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還沒有成為主要矛盾。然而,這場論戰與18世紀下半葉魁奈死後、重農學派和反對者之間的爭論相比,已經遜色得很多。

1830年是古典政治經濟學和庸俗經濟學在資產階級政治經濟學發展史中更替其支配地位的分水嶺。馬克思指出:“1830年,最終決定一切的危機發生了。”“法國和英國的資產階級奪得了政權。從那時起,階級鬥爭在實踐方面和理論方面採取了日益鮮明的和帶有威脅性的形式。它敲響了科學的資產階級經濟學的喪鍾。現在問題不再是這個或那個原理是否正確,而是它對資本有利還是有害,方便還是不方便,違背警章還是不違背警章。不偏不倚的研究讓位于豢養的文丐的爭鬥,公正無私的科學探討讓位于辯護士的壞心惡意。”庸俗經濟學局限于描述資本主義社會的表現現象,抹煞資本主義的矛盾,為資本主義辯護。隨著1848年革命而引起的英國工人運動的高漲,在英國出現了庸俗經濟學家約翰?斯圖亞特?穆勒。他的特點是折衷主義,妄圖在不觸動資本主義私有製的條件下,在分配領域實行某些改良,調和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當時庸俗經濟學的另一派代表是法國的巴師夏,他代表熱衷于自由貿易的法國工商業資本家的觀點,企圖把資本主義描述成一個和諧的社會。

但是,在德國,“政治經濟學一直是外來的科學。”政治經濟學是資本主義社會的理論分析,它以發達的資本主義關系為前提。在德國,長期的封建割據阻礙了資本主義的發展,使政治經濟學“缺乏生存的基礎。”所以,“德國的政治經濟學教授一直是學生,”隻能抄襲英國、法國的作品,作為教條加以搬弄。1848年以後,資本主義在德國迅速發展,但這時又不允許對政治經濟學進行公正的研究了(即使是在資產階級視野內),因為英、法資產階級早已奪得政權,無產階級登上了歷史舞台,資產階級已經感到了無產階級鬥爭的威脅。因此,“德國社會特殊的歷史發展,排除了‘資產階級’經濟學在德國取得任何獨創的成就的可能性。”

資本論

批判資產階級政治經濟學,建立真正科學的政治經濟學,隻有無產階級才能完成。因為“這個階級的歷史使命是推翻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和最後消滅階級。這個階級就是無產階級。”這個階級和社會發展的利益是一致的,能夠公正無私地揭露資本主義社會的矛盾,不受階級偏見的束縛,客觀地認識客觀經濟規律。具體地說,這個任務是由無產階級的偉大導師馬克思、恩格斯來完成的。馬克思、恩格斯堅定地站在無產階級的立場上,以歷史唯物主義為指導,研究了資本主義經濟的運動規律,在政治經濟學中完成了偉大的革命,創立了無產階級的、唯一科學的政治經濟學。《政治經濟學批判》和《資本論》,“絕不是對經濟學的個別章節作零碎的批判,絕不是對經濟學的某些爭論問題作孤立的研究。相反,它一開始就以系統地概括經濟科學的全部復雜內容,並且在聯系中闡述資產階級生產和資產階級交換的規律為目的。” 。

方法論

在《第二版》的第16―27段,馬克思說明了《資本論》的方法論

總的來說,《資本論》的方法就是唯物主義辯證法。但要真正掌握它,並不是輕而易舉的。馬克思說:“人們對《資本論》中套用的方法理解得很差。”例如,有人說馬克思是“形而上學地研究經濟學”,“是整個英國學派的演繹法”;有人說他用的是批判的分析法;也有人說他的研究方法是“現實主義”的,而敘述方法是黑格爾的“辯證法”等等。對于人們的種種議論,馬克思在第二版跋中作了回答,其中特別詳細引證了俄國資產階級經濟學家考夫曼對《資本論》方法的評論。這段評論包括以下幾個要點:一、馬克思特別註意研究資本主義社會經濟發展的規律;二、馬克思把社會運動看作是受一定的客觀規律支配的自然歷史過程;三、這些規律不僅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反而決定人的意志;四、馬克思特別強調研究每個社會特有的經濟規律;五、馬克思闡明了支配著一定社會機體的產生、生存、發展和死亡以及為另一更高的機體所代替的特殊規律,等等。對于考夫曼的上述評論,馬克思滿意地認為,他所描述的“正是辯證方法”。把唯物辯證法套用到政治經濟學中來,是馬克思的首創。“就本來意義上說,辯證法就是研究對象的本質自身中的矛盾。” 馬克思就是運用矛盾分析方法,來研究資本主義經濟,揭露資本主義矛盾,揭示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的根本對立。

《資本論》的方法,不僅是辯證的,而且是唯物的。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馬克思已經“說明了我的方法的唯物主義基礎。”馬克思研究方法的唯物主義基礎表現在,他把社會經濟形態的發展看作“是一種自然歷史過程”,在研究經濟運動規律時,不是從觀念出發,而是從客觀事實出發。針對有人把馬克思的唯物主義辯證法與黑格爾的唯心主義辯證法混為一談的錯誤,馬克思指出:“我的辯證方法,從根本上來說,不僅和黑格爾的辯證方法不同,而且和它截然相反。在黑格爾看來,思維過程,即他稱為觀念而甚至把它變成獨立主體的思維過程,是現實事物的創造主,而現實事物隻是思維過程的外部表現。我的看法則相反,觀念的東西不外是移入人的頭腦並在人的頭腦中改造過的物質的東西而已。”在黑格爾那裏,物質和精神的關系被顛倒了,因而他的辯證法是“倒立著的”,並且被“神秘化了。”馬克思批判了黑格爾的唯心主義錯誤,吸收了他的辯證法中的科學成分,在唯物主義基礎上,創立了科學的唯物辯證法。這兩種辯證法對現實世界起著不同的作用。黑格爾的唯心主義辯證法,“在其神秘形式上,成了德國的時髦東西,因為它似乎使現存事物顯得光彩。”這是因為黑格爾運用唯心主義辯證法,企圖論證普魯士君主立憲製度的合理性,起著維護統治階級的反動作用。馬克思的唯物主義辯證法則“引起資產階級及其誇誇其談的代言人的惱怒和恐怖。”這是“因為辯證法在對現存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時包含對現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對現存事物的必然滅亡的理解;辯證法對每一種既成的形式都是從不斷的運動中,因而也是從它的暫時性方面去理解;辯證法不崇拜任何東西,按其本質來說,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唯物主義辯證法在肯定資本主義製度必然產生的同時,又論證了它滅亡的必然性。

馬克思把唯物主義辯證法的基本原理運用于政治經濟學的研究,創立了《資本論》的方法論體系。從具體到抽象,再從抽象上升到具體的方法就是馬克思在《資本論》中運用的主要方法之一,是唯物主義辯證法的具體運用。

研究政治經濟學必須運用抽象力。馬克思在《第一版序言》中指出:“分析經濟形式,既不能用顯微鏡,也不能用化學試劑。二者都必須用抽象力來代替。”這就是說,《資本論》使用的方法同自然科學使用的實驗方法是不相同的,因為《資本論》的研究對象是社會經濟關系,它既不能使用顯微鏡,也不能使用化學試劑,而隻能運用抽象力。什麽是抽象呢?就政治經濟學來說,抽象就是從具體的、大量的經濟現象出發,經過思維的加工,抽象出一些簡單的範疇。正如馬克思所說的,“研究必須充分地佔有材料,分析它的各種發展形式,探尋這些形式的內在聯系。隻有這項工作完成以後,現實的運動才能適當地敘述出來。”馬克思這段話,對于如何進行研究工作,講得很清楚:(1)佔有材料;(2)進行分析;(3)探尋內在聯系,這就是通常所說的由具體到抽象的方法。但這還不是抽象的全過程,在一定階段的研究工作完成之後,還要採取適當的形式,把研究的結果敘述出來。

什麽是適當的敘述形式呢?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導言》中作了闡述。他在總結了政治經濟學史上的經驗教訓之後認為,由抽象上升到具體的思維形式才是唯一正確的敘述形式。 這就是把已經取得的研究成果,進行邏輯加工,並按照事物本身的客觀規律敘述出來。由抽象上升到具體的敘述方法,是以詳細佔有材料並進行大量研究為前提的,所以它隻是在形式上不同于研究的方法。

基本觀點

馬克思在這部作品中對古典經濟學家,如亞當·斯密、大衛·李嘉圖等人的理論進行了仔細的分析和批判,提出了全新的觀點,同時吸收了黑格爾的辨證法方法,也受到了法國空想社會主義者傅裏葉、聖西門等人的影響。馬克思自己認為他的目的是:“用辨證的方法,經過批判,得出一個科學的結論”,通過分析資本主義的發展過程,“找出現代社會的運動規律”,為現代工人運動提供科學的依據。為此,他在倫敦的大英博物館中埋頭鑽研經濟材料達12年。

馬克思認為,資本主義最主要的不公平在于對勞動的剝削,勞動者得到的報酬要低于他們所生產的價值,其剩餘價值被擁有生產資料的僱主獲得,生產資料的個人佔有與生產產品的社會化矛盾必然會導致周期性地經濟危機發生。他力圖揭示資本積累的過程和對社會發展的影響,他認為“商品”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最基本單元,商品的流通和對利潤的追求會導致社會中經濟與道德的沖突和分裂,主觀的道德價值和客觀的經濟價值會分道揚鑣,政治經濟學應該研究價值的分配方式,使經濟學的發展符合法律和道德觀念。

馬克思認為政治經濟學家應該按照客觀規律去研究資本主義的發展規律,“社會的經濟發展規律如同自然科學一樣”,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人們應該了解這種規律,依照客觀規律行事。商品生產要進行社會化,要有意識地控製商品生產,以使其達到最大的利用度。

《資本論》提供的是認識世界的立場、觀點和方法,而不是現成的教條,《資本論》的理論也需要在實踐中隨著時代的發展而不斷發展

在實踐中不斷豐富和完善社會主義經濟理論,特別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經濟理論,要把握以下四點:

1.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中的某些重要觀點,由于種種原因過去被忽視簡單化了,如關于科技勞動和管理勞動作為生產勞動創造商品價值的觀點,關于多種財產權及其內部構成關系的觀點等,這些觀點的重要價值目前已日益為人們所認識,需要我們從現實出發進一步加以研究和闡釋。

2.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論述中有一些與當時現實相符,但隨著經濟與社會的發展變化,已與當前現實不符的具體觀點,應當實事求是地加以改變。例如,《資本論》中講作為世界貨幣的隻能是貴金屬貨幣,這符合當時的實際,目前金本位崩潰的條件下,美元等紙幣也可充當世界貨幣,需要理論上予以闡明。

3.我們在社會主義實踐中遇到的新情況和新問題,面臨的新任務,應當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為指導進行與時俱進的新的探索與研究,作出科學的說明,如走新型工業化道路中、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落實科學發展觀等問題。

資本論

4.需要力求準確理解和把握《資本論》的基本理論,減少誤解與錯解。應當區分哪些是附加于馬克思的甚至錯解了的東西,特別是要劃清科學社會主義同空想社會主義、小資產階級社會主義以及民主社會主義的根本區別,堅持在科學社會主義理論的基礎上發展和創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

歷史貢獻

馬克思在《資本論》中研究了資本主義社會的發生和發展,揭露了它的內在本質和矛盾,指出社會主義革命的必然性和共產主義的必然性。其基礎是剩餘價值學說,馬克思根據這一學說揭示了資本主義剝削的秘密,科學地論證了無產階級必然要為實現無產階級專政和消滅人剝削人的現象而鬥爭。《資本論》以深沉犀利的筆觸揭示了資本主義積累的普遍規律,對資本主義及其辯護士進行了嚴厲的指控,是具有鮮明的黨性的著作。馬克思的思想武裝了全體工人階級,並在政治經濟學上完成了一個偉大的革命。全書所涉及的有關政治學、社會學、歷史和文化的研究,都反映著馬克思的歷史唯物主義觀和階級鬥爭學說。因此,《資本論》也是一部天才的哲學著作,同時,以其對英國社會經濟歷史的高度概括又可稱得上是一部偉大的歷史著作。

就這部書的歷史意義,恩格斯曾說:“自地球上有資本家和工人以來,沒有一本像我們面前這本書那樣,對于工人具有如此重要的意義。資本勞動的關系,是我們現代全部社會體系所賴以旋轉的軸心,這種關系在這裏第一次作了科學的說明,而這種說明之透徹和精闢,隻有一個德國人才能做到,這個人就是馬克思,他攀登到最高點,把現代社會關系的全部領域看得一覽無遺”。

《資本論》是一百多年前的著作,當今世界的情勢已發生巨大的變化,但它的基本理論仍然是今天的人們寶貴的精神財富。馬克思的思想已經獲得全人類的意義,他不僅為19世紀的人類所擁有,為20世紀的人類所重視,而且,作為人類的一筆寶貴的思想遺產,在以後人類各個世紀中,它都將被繼承、被發揚光大。

《資本論》這部巨著第一次深刻地分析了資本主義的全部發展過程,以數學般的準確性證明這一發展的方向必然引導到社會主義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確立。《資本論》武裝了無產階級,成為無產階級進行革命鬥爭的強有力的理論武器,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寶庫中光輝燦爛的科學巨著。

書目結構

馬克思在第一版序言中指出:“這部著作的第二卷將探討資本的流通過程(第二冊)和總過程的各種形式(第三冊),第三卷即最後一卷(第四冊)將探討理論史。”馬克思在1866年10月13日給庫格曼的信中寫道:“全部著作分為以下幾部分:第一冊 資本的生產過程。第二冊 資本的流通過程。第三冊 總過程的各種形式。第四冊 理論史。” 現在出版的《資本論》的卷宗情況,和馬克思當時的構想不盡相同。《資本論》第一卷出版後,馬克思繼續進行第一卷的修改和譯文校訂工作,並對第二卷和第三卷的手稿進行反復修改,但由于國際工人協會活動佔用馬克思大量的時間和他自己身體狀況的惡化,第二、三卷未能及時出版,他就逝世了。馬克思逝世後,恩格斯繼承馬克思未竟的事業,把《資本論》“第二冊”、“第三冊”整理為第二卷和第三卷,並分別于1885年和1894年出版。恩格斯在世時,曾打算整理出版《資本論》第四卷(理論史),可惜他未能實現這個願望,後來由考茨基整理它當作獨立著作于1904年、1905年、1910年分三卷出版。現在仍把它作為 《資本論》的第四卷編入《馬克思恩格斯全集》。 但是,考茨基把它作為一部與《資本論》平行的獨立著作,命名為《剩餘價值學說史》。

總的來說,恩格斯對《資本論》的結構是沒有變動的,變動的隻是卷宗和名稱。

《資本論》以剩餘價值為中心貫穿全書,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恩格斯說過:“馬克思的整本書都是以剩餘價值為中心的”。

《資本論》第一卷是研究資本的生產過程,這是暫時撇開流通過程和分配過程來研究資本的生產過程,中心是分析剩餘價值的生產問題。

《資本論》第二卷是研究資本的流通過程,這是在資本生產過程的基礎上來研究資本的流通過程,是資本的生產過程和流通過程的統一,中心是分析剩餘價值的實現問題。

《資本論》第三卷是研究資本主義生產總過程,研究資本的各種具體形式(如商業資本、生息資本等)和剩餘價值的各種具體形式(如商業利潤、利息、地租等),這是資本的生產過程、流通過程和分配過程的統一,中心是分析剩餘價值的分配問題。

《資本論》第四卷是系統地分析批判資產階級的政治經濟學說,中心是分析剩餘價值的學說史。

《資本論》中心突出,結構嚴密,是一個非常完整的科學體系。用馬克思自己的話說,《資本論》是“一個藝術的整體。”

圖書目錄

第一卷

資本的生產過程

序言

第一篇 商品和貨幣。

資本論

第二篇 貨幣轉化為資本。

第三篇 絕對剩餘價值的生產。

第四篇 相對剩餘價值的生產。

第五篇 絕對剩餘價值和相對剩餘價值的生產。

第六篇 工資。

第七篇 資本的積累過程。

第二卷

資本的流通過程。

序言

第一篇 資本形態變化及其迴圈。

第二篇 資本周轉

第三篇 社會總資本的再生產和流通。

第三卷

資本主義生產的總過程。

序言

第一篇 剩餘價值轉化為利潤和剩餘價值率轉化為利潤率

第二篇 利潤轉化為平均利潤。

第三篇 利潤率趨向下降的規律。

第四篇 商品資本和貨幣資本轉化為商品經營資本和貨幣經營資本(商人資本)

第五篇 利潤分為利息和企業主收入。生息資本。

第六篇 超額利潤轉化為地租。

第七篇 各種收入及其源泉。

弗·恩格斯《資本論》第三卷增補

同名話劇

簡介

全長約150分鍾,無中場休息 中文對白·歌曲字幕

資本論

靈感來自馬克思著作《資本論》

現實源于美國華爾街金融危機

上海話劇藝術中心全力打造

資本是天使?資本是魔鬼?資本能讓我們一步登天,也能讓我們落入萬丈深淵。人人心中都有一個資本的模樣,你心中的資本模樣如何?

演職員表

總監製:吳孝明

監製人: 楊紹林

藝術總監:呂涼

總製作人:楊紹林/吳學軍

首席經濟顧問:吳學軍

製作人:張嫿嫿

編劇:喻榮軍

導演:何念

編舞:王勇

演員:劉炫銳、龔曉、賈邱、齊白雪、嚴豐、馬良、黃晨、孫寧芳、張穎、郭洪波、馬青莉、韓霜、劉栩斌、袁野、司雯 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