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原始積累

資本原始積累

通過暴力使直接生產者生產資料相分離,由此使貨幣財富迅速集中于少數人手中的歷史過程。這個過程發生在資本及與之相適應的生產方式形成前的歷史階段,所以稱為"原始積累"。 它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前提和起點,對農民土地的剝奪,形成整個原始積累的基礎。

  • 中文名稱
    資本原始積累
  • 外文名稱
    primitive accumulation of capital
  • 目    的
    使生產資料聚集在少數人手裏
  • 含    義
    用暴力手段使生產者生產資料分離
  • 原    理
    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前提和起點

正文

通過暴力使直接生產者與生產資料相分離,由此使貨幣財富迅速集中于少數人手中的歷史過程。這個過程發生在資本及與之相適應的生產方式形成前的歷史階段,所以稱為“原始積累”。

原始積累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前提和起點。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確立必須具備兩個基本條件:①出現了大批有人身自由但沒有生產資料的勞動者,他們必須依靠出賣勞動力為生;②積累起大量貨幣財富。在封建社會內部,通過自然經濟的瓦解和小商品生產者的分化,已經逐漸形成了這兩個條件,產生了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萌芽。但是,如果單靠這樣來發展資本主義,那將是一個十分緩慢的過程,不能適應15世紀以來地理大發現所造成的市場需求。新興資產階級和新的土地所有者便使用掠奪的手段,加速了這兩個條件的形成。可是,資產階級卻編造出種種神話來解釋資本原始積累,說什麽人類天生就分為勤勞聰明和懶惰愚蠢兩種人,前一種人克勤克儉,積累起大量的貨幣財富,後一種人懶惰貧窮,因而除了本人的勞動力外沒有可以出賣的東西。歷史表明,勤儉並不能積累一大筆開創資本主義企業所必需的財富,用懶惰更無法說明在人類歷史上存在了幾千年的小生產者何以突然淪為僱傭工人。實際上,資本原始積累是一個使用暴力剝奪勞動者、消滅以個人勞動為基礎的私有製的過程,它不是田園詩式的過程,而“是用血和火的文字載入人類編年史的”(《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783頁)。

對農民土地的剝奪,形成整個原始積累的基礎。這個過程,在不同的國家具有不同的特點,但最典型的形式是英國的“圈地運動”。英國從14世紀起,隨著毛紡織業的發展,地主就開始強行用籬笆、濠溝圈佔農民的公有地。英國資產階級革命勝利後,政府頒布了一系列圈地法令,使這一暴行合法化,圈地運動以空前的規模加速進行。他們殘暴地毀滅村庄,把農民趕走,變耕地為牧場,製造了歷史上有名的“羊吃人”的凄慘景象。這個用暴力掠奪土地的運動長達 300年之久,大約到1750年英國的自耕農已被消滅,到18世紀末,農民公有地的最後痕跡也消滅了。被掠奪了土地的廣大農民,不可能馬上適應新生產關系的秩序,忍受長達15~16小時的勞動,他們大批淪為乞丐或盜賊,到處流浪。同時,新的生產方式還不能單純靠經濟的方法把這些勞動者納入自己的軌道。資產階級用國家權力曾頒布了一系列懲治流浪者的“血腥法令”,強迫破產的農民忍受資本的殘酷剝削。例如,16世紀英國的法律規定,身強力壯的流浪者要綁在馬車後被鞭打到遍體流血為止,然後要發誓回原籍勞動。流浪者第二次被捕不僅要受鞭打,還要被割去半隻耳朵,第三次被捕就將被處死。

最初作為資本的貨幣財富的積累,同樣是通過劫掠取得的。新興的資產階級遠渡重洋,進行血腥的殖民掠奪。美洲金銀產地的發現,土著民族被剿滅、被奴役和被埋葬于礦井中;印地安人的累累白骨,變成了殖民主義者的滿船金銀。英國東印度公司對茶葉、鹽、鴉片、檳榔和其他商品的貿易的壟斷權,成為財富的取之不盡的源泉。海盜劫掠活動以及奴隸貿易也是進行原始積累的方法(見西歐16~18世紀的海外殖民掠奪)。公債也是原始積累的有力手段之一,它使貨幣轉化為資本,又用不著承擔風險。國家發行公債券,使充當政府和人民之間中介人的金融家大發橫財,公債的大部分落入包稅者、商人和工廠主手中。現代稅收製度成為國債製度的補充,國債是依靠國家收入來支付利息等開支,而國家收入則來自對居民的課稅。這種課稅實際上是對僱傭工人、農民、手工業者以及社會中、下層居民的暴力掠奪。此外,國際額度製度也往往成為這個或那個國家原始積累的源泉之一。所有這一切都使資本以及與之相適應的生產方式形成所需要的貨幣財富迅速成長,而這些原始積累的因素沒有不是通過暴力來實現的。正如馬克思所指出的:“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髒的東西”(同前,第23卷,第829頁)。

原理

原始積累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前提和起點

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確立必須具備兩個基本條件:①出現了大批有人身自由但沒有生產資料的勞動者,他們必須依靠出賣勞動力為生;②積累起大量貨幣財富。在封建社會內部,通過自然經濟的瓦解和小商品生產者的分化,已經逐漸形成了這兩個條件,產生了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萌芽。但是,如果單靠這樣來發展資本主義,那將是一個十分緩慢的過程,不能適應15世紀以來地理大發現所造成的市場需求。新興資產階級和新的土地所有者便使用掠奪的手段,加速了這兩個條件的形成。可是,資產階級卻編造出種種神話來解釋資本原始積累,說什麽人類天生就分為勤勞聰明和懶惰愚蠢兩種人,前一種人克勤克儉,積累起大量的貨幣財富,後一種人懶惰貧窮,因而除了本人的勞動力外沒有可以出賣的東西。歷史表明,勤儉並不能積累一大筆開創資本主義企業所必需的財富,用懶惰更無法說明在人類歷史上存在了幾千年的小生產者何以突然淪為僱傭工人。實際上,資本原始積累是一個使用暴力剝奪勞動者、消滅以個人勞動為基礎的私有製的過程,它不是田園詩式的過程,而“是用血和火的文字載入人類編年史的”(《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783頁)。

對農民土地的剝奪形成整個原始積累的基礎

這個過程,在不同的國家具有不同的特點,但最典型的形式是英國的“圈地運動”。英國從14世紀起,隨著毛紡織業的發展,地主就開始強行用籬笆、濠溝圈佔農民的公有地。英國資產階級革命勝利後,政府頒布了一系列圈地法令,使這一暴行合法化,圈地運動以空前的規模加速進行。他們殘暴地毀滅村庄,把農民趕走,變耕地為牧場,製造了歷史上有名的“羊吃人”的凄慘景象。這個用暴力掠奪土地的運動長達300年之久,大約到1750年英國的自耕農已被消滅,到18世紀末,農民公有地的最後痕跡也消滅了。被掠奪了土地的廣大農民,不可能馬上適應新生產關系的秩序,忍受長達15~16小時的勞動,他們大批淪為乞丐或盜賊,到處流浪。同時,新的生產方式還不能單純靠經濟的方法把這些勞動者納入自己的軌道。資產階級用國家權力曾頒布了一系列懲治流浪者的“血腥法令”,強迫破產的農民忍受資本的殘酷剝削。例如:16世紀英國的法律規定,身強力壯的流浪者要綁在馬車後被鞭打到遍體流血為止,然後要發誓回原籍勞動。流浪者第二次被捕不僅要受鞭打,還要被割去半隻耳朵,第三次被捕就將被處死。

最初作為資本的貨幣財富也是通過劫掠取得的

新興的資產階級遠渡重洋,進行血腥的殖民掠奪。美洲金銀產地的發現,土著民族被剿滅、被奴役和被埋葬于礦井中;印地安人的累累白骨,變成了殖民主義者的滿船金銀。英國東印度公司對茶葉、鹽、鴉片、檳榔和其他商品的貿易的壟斷權,成為財富的取之不盡的源泉。海盜劫掠活動以及奴隸貿易也是進行原始積累的方法(見西歐16~18世紀的海外殖民掠奪)。公債也是原始積累的有力手段之一,它使貨幣轉化為資本,又用不著承擔風險。國家發行公債券,使充當政府和人民之間中介人的金融家大發橫財,公債的大部分落入包稅者、商人和工廠主手中。現代稅收製度成為國債製度的補充,國債是依靠國家收入來支付利息等開支,而國家收入則來自對居民的課稅。這種課稅實際上是對僱傭工人、農民、手工業者以及社會中、下層居民的暴力掠奪。此外,國際額度製度也往往成為這個或那個國家原始積累的源泉之一。所有這一切都使資本以及與之相適應的生產方式形成所需要的貨幣財富迅速成長,而這些原始積累的因素沒有不是通過暴力來實現的。正如馬克思所指出的:“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髒的東西”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