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政新篇

資政新篇

資政新篇的核心是要在中國發展資本主義,是先進的中國人最早提出的在中國發展資本主義的方案,或者說是中國第一個近代化綱領。政治上,它主張“以法治國”、輿論監督和直接選舉政府官員,即提出了初步的民主法製思想。經濟上,它鼓勵發展工商業,獎勵技術發明,提倡保險事業。文化思想上,它反對迷信,提倡新式教育。外交上,它主張自由往來、平等互利。這些思想的先進性、超前性,大家隻有放眼整個近代史向西方學習的過程以及當時的世界背景,才能有更清晰、更深刻的印象

  • 中文名稱
    《資政新篇》
  • 年代
    清代
  • 作者
    洪仁玕
  • 時間
    1859(鹹豐九年)

基本簡介

《資政新篇》《資政新篇》

《資政新篇》是清鹹豐九年(1859)太平天國幹王洪仁玕提出的帶有資本主義色彩的改革方案。 《資政新篇》的主要內容是:政治上強調“設法用人”。“設法”也即製定法律、製度,反對結黨聯盟,加強中央統一領導;提出了一些帶有民主色彩的措施:一、一人犯法一人當,不應涉及家屬子女,家屬隻有在同案犯罪的情況下才可逮捕治罪;否則應善視撫慰。二、罪行不同,應分別對待;服刑期滿應予釋放,以利改過自新。三、死罪必須公布罪行及行刑日期,以教育民眾。較之封建刑律中株連九族等刑法,是一大進步。所謂“用人”,即要做到人盡其用,賞罰嚴明,延攬人才,廣採意見,鼓勵人人奮力上進。同時反對私門請謁及依恃父兄朋友權勢,鑽營仕途,發現此類情事,立即審實革職,二罪俱罰。洪仁(王)幹還主張仿效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創辦報紙,設立意見箱,在各省設立新聞官,蒐集新聞,供天王參酌,以使中央在聽取眾人意見的基礎上,能夠“明決斷”。他提出護國必須除奸保良。認為用人不當,足以壞法;設法不當,足以害人。隻有二者兼顧,才能“權歸于一”。經濟上,主張效法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發展交通運輸事業,製造火輪車、火船、汽船,以堅固輕捷為妙;發展製造、開採、冶煉業,業主享有專利,國家予以保護,凡等礦物,探出者受賞,並允其招民開採;發展金融、郵政事業,國家設立郵亭,傳遞朝廷文書,民間可辦書信館,以通各色家信,並準許私人創辦銀行。文化教育上主張開辦學館,學習西方科學知識,凡輪船火車鍾表等等“正正堂堂之技”,必須學習;認為文化遺產並非一無可取, 但反對驕奢之習。社會改革上,嚴禁鴉片,取締迷信,禁止溺嬰和蓄奴,興辦醫院、跛盲聾啞院、鰥寡孤獨院、育嬰堂等社會福利事業。外交上,反對閉關態度,主張同資本主義國家自由通商,進行文化交流,但外國人不得觸犯太平天國的國法,不得幹涉天國內政。

總之,《資政新篇》是近代中國第一個比較完整的資本主義建設方案,具有明顯的進步意義。但它不是農民戰爭實踐的產物,僅代表少數接受西方資本主義思想影響的知識分子對社會發展的規劃,因此未提及農民迫切要求的土地問題;同時,正當第二次鴉片戰爭時期提出的這個建設方案,卻絲毫未涉及抗擊外國侵略的問題,這是《資政新篇》的兩個主要缺點。對上述各項改革主張,洪秀全均表同意,僅對個別條款持保留態度。隻是由于太平天國本身不具備實施資本主義建設方案的階級基礎和社會條件,加以戰爭環境的限製,未能實行。

資政新篇的提出還為以後的革命提供了思想和指導。為以後的革命和“五四”提供捷徑。

主要內容

《資政新篇》《資政新篇》

資政新篇是太平天國己未九年(一八五九年)洪仁玕到天京擔任軍師初時上奏天王洪秀全陳述他向西方學習草擬的建國方案。 資政新篇首先提出「審勢」、「立法」的思想,詳細闡述了當時西方國家的歷史和現狀,指出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國家是英、美、法,稱贊這幾個國家「技藝精巧,邦法宏深」。介紹英國說:「英吉利,……于今稱為最強之邦,由法善也。」介紹美國說:「花旗邦即米利堅,……邦長五年一任,限以俸祿,任滿則養尊處優,各省再舉。有事各省總目公議,……以多人舉者為賢能也。以多議者為公也。」介紹法國說:「佛蘭西邦,……各邦技藝,多始于此。別邦雖精,而佛邦不在其下。」又對德意志、俄羅斯及其他國家的政治狀況,經濟、歷史和地理等都作了扼要的論述。指出俄羅斯原是落後挨打的國家,自經向西方學習,也強盛起來說:「俄羅斯邦……百餘年前,……屢為英、佛、瑞、羅、日耳曼等國所迫,故遣其長子偽裝凡民,到佛蘭西邦學習邦法,火船技藝,數年回邦,……大興政教,百餘年來,聲威日著,今亦為北方冠冕之邦也。」對日本發展的情勢作出準確的預見說:「日本邦近與花旗邦通商,得有各項技藝,以為法則,將來亦必出于巧焉。」

資政新篇分析這些西方先進國家和正在興起的國家,不隻是看到它們技藝之精,而尤其強調了它們政教體製的「善法」。俄羅斯與日本的興起,就是向西方「學習邦法」,「以為法則」,並非僅師其「火船技藝」的長技。它還指出世界上有一些國家昧于大勢,守舊不變,因而國勢衰頹,挨打受欺說:「土耳其邦……不知變能,故邦勢不振,而于丙長年為俄羅斯所侵。」它沉痛地說:正是由于不知變通,中國在世界上也淪為被欺凌的弱國,「不能為東洋之冠冕,暫為失色,良可慨矣!」它大聲疾呼,中國必須認清世界大勢,學俄羅斯、日本的榜樣,吸取土耳其的教訓,「因時製宜」,取法西方各國的「綱常大典」,立法定製,否則「悔之晚矣!」力勸天王洪秀全,「曷不乘此有為之日,奮為中地倡,以頂天父天兄綱常,太平一統江山萬萬年也。」這就是說,要建設一個新的國家,不應當再走中國傳統的老路。而必須學習當時先進資本主義國家的政治和科學技術。

洪仁玕(公元1822—1864年)是洪秀全的一個族弟,在洪秀全創“拜上帝教”的時候,他就積極參加,隨同洪秀全做宣傳工作。他于太平天國後期才到南京。洪秀全封他為幹王,任命他為軍師,“總理朝政”。他一躍成為太平天國的第二號人物。他接受了這個任務之後,向洪秀全呈奏了一篇文章,稱為《資政新篇》。這是他的一篇施政綱領。

這篇文章的開頭說:“事有常變,理有窮通,故事有今不可行而可豫定者,為後之福;有今可行而不可永定者,為後之禍,其理在于審時度勢與本末強弱耳。然本末之強弱適均,視乎時勢之變通為律。則自今而至後,自小而至大,自省而至國,自國而至萬國,亦無不可行矣。其要在于因時製宜,審時而行而已。”

歷史評析

《資政新篇》《資政新篇》

“因時製宜”四個字是《資政新篇》的總精神,也是這篇文章的理論上的大前提。從總精神出發,這篇文章又泛論了各國的情況和經濟方面的進步,認為西方強國“技藝精巧,國法宏深,宜先許其通商”。也就是說西方有先進的工業文明,所以落後的國家應優先與其交往,向其學習。文章中又提到了一些具體的實例以為證明,例如:“俄羅斯邦……屢為英、佛(法)、瑞、羅、日耳曼等國所迫,故遣其長子偽裝凡民,到佛(法)蘭西邦學習邦法、火船技藝,數年回邦,無人知其為俄之長子也。及歸邦之日,大興政教,百餘年來聲威日著。”“暹羅邦近與英邦通商,亦能仿造火船、大船往各邦採買,今亦變為富智之邦矣。”又預言:“日本邦近與花旗邦(美國)通商,得有各項技藝以為法則,將來亦必出于巧焉。”在當時的條件下,能認識到這個程度是很難得的。洪仁玕論及各國情況,就是要點出“因時製宜”的那個“時”字,以見太平天國所處的“時”,這個“時”的主要內容就是學習西方的先進技術,實現工業化。這是這篇文章在理論上的小前提。 在這種“時”中,所製的“宜”應該是什麽呢?照上面所說的大小前提推論下來,應該是走工業化的路,推行一些工業化的措施。這是這篇文章的理論結論。這篇文章通篇看起來是一個三段論法。在太平天國的官方檔案中,這是一篇大文。

《資政新篇》也講了不少向西方學習、推行工業化的具體措施。一個是“興車馬之利,以利輕捷為妙。倘有能造如外邦火輪車,一日夜能行七八千裏者,準自專其利,限滿準他人仿做”。一個是“興舟楫之利,以堅固輕便捷巧為妙。或用火、用氣、用力、用風,任乎智者自創。首創至巧者賞以自專其利,限滿準他人仿做。……若天國興此技,……國內可得無虞,外國可通和好”。一個是“興器皿技藝。有能造精奇利便者,準其自售,他人仿造,罪而罰之”。一個是“興銀行,……或三四富民共請立,或一人請立,均無不可也”。再一個是“興市鎮公司,立官嚴正,以司工商水陸關稅”。其它還有採礦、發展郵政等具體辦法。其基本的精神是,具體的工業化應該交給民間的商人和能工巧匠自己去做,國家可以提倡和鼓勵,用政治權力保護私人企業的經濟權益和技術專利,並用稅收的辦法予以調節,但不必插手。這是洪仁玕論述工業的特點。

在1840年第一次鴉片戰爭以後,向西方學習和實行工業化已成為中國近代史的一個主流。在實行工業化的過程中發生一些問題,其中最主要的一個是由誰來帶動工業化。工業化並不是一個空談,它需要一種新的社會力量來帶動它。有兩種可以走的道路:由下而上的道路和由上而下的道路。這兩種道路在開始的時候好像是相差不遠,但是越走差別就越大。洪仁玕所主張的是由下而上的道路,可以稱為以商帶工。曾國藩在清朝政權下所走的道路是從上而下的道路,可以稱為以政帶工。

洪秀全對于《資政新篇》表示同意和贊賞,但是經過洪楊內訌,太平天國內部已經是四分五裂,不能有所作為了,所以《資政新篇》所提的建議都沒有得到實施,一篇大文成為一片空談。以商帶工的道路沒有實際走下去,其實踐中的效果也就不得而知了。

主要意義

《資政新篇》是中國近代第一個謀求發展資本主義經濟的綱領性文獻。它突破了封建地主階級與農民小生產者經濟思想的局限,為中國近代經濟的發展指出了符合客觀規律的方向。洪秀全對其中的經濟改革主張,大都批有“是”、“此策是也”,表示贊同。但因太平天國內部缺乏必要的主客觀條件,《資政新篇》的進步主張,沒有也不可能付諸實現。

作者簡介

《資政新篇》《資政新篇》

國太平天國後期主要領導者。

字益謙(一作謙益),漢族。號吉甫。廣東花縣(今花都市)人。洪秀全族弟。1843年(道光二十三年)參加拜上帝會。金田起義後,1852年(鹹豐二年)曾被捕,脫險後轉至香港。直至1860年4月輾轉到達天京。5月,被洪秀全封為精忠軍師、幹王,總理太平天國朝政。執政之年,作《資政新篇》,提出一套統籌全局的革新方案。如禁朋黨,設新聞官;主張發展交通運輸業,修築道路,製造火車輪船,興辦郵政;鼓勵民間開礦、辦企業,獎勵技術發明;創立銀行和發行紙幣。文化思想、社會風俗方面,主張關閉寺廟道觀,反對傳統迷信,提倡崇信上帝教;設辦醫院、學堂,革除溺嬰、吸食鴉片、婦女纏足等陋習,禁止買賣人口和使用奴婢。外交方面,提議與各國通商,允許外國人來中國傳授科學技術,但不準其幹涉內政。這個方案的基本精神是向西方學習,在中國發展資本主義。經洪秀全審批,旨準刊刻頒布。但由于客觀條件限製,所以沒有也不可能付諸實施。他又策劃和組織了東征和西征,雖取得某些進展,但終未成功。他資歷不深,驟膺高位,難以取得眾將領的支持;又因與洪秀全的觀念頗有異同,引起洪秀全的猜疑。洪秀全死後,他雖輔佐幼天王,卻已無力回天。1864年7月,天京陷落。他迎突圍的幼天王輾轉于安徽浙江江西,擬與侍王李世賢會合。10月兵敗石城,與幼天王等相繼被俘。11月23日于南昌就義。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