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龍

賀龍

賀龍(1896年3月22日-1969年6月9日),原名賀文常,字雲卿,湖南省桑植縣人,漢族。中國工農紅軍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軍事力量的主要領導人,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之一。1914年加入孫中山領導的中華革命黨。1927年8月1日應譚平山策動,任八一南昌起義的總指揮,脫離中國國民黨之後加入中國共產黨。1935年11月19日,率領紅二方面軍開始長征,1936年6月30日,與紅四方面軍在甘孜會師。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出任國務院副總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委員會副主席等職,1955年被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銜。1969年6月9日病逝于301醫院。享年73歲。1974年9月29日,中共中央為賀龍恢復名譽。

  • 中文名
    賀龍
  • 別名
    賀文常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湖南省桑植縣
  • 出生日期
    1896年3月22日
  • 逝世日期
    1969年6月9日
  • 職業
    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大元帥之一
  • 原名
    文常

​人物簡介

賀龍(1896─1969),原名文常,字雲卿,湖南省張家界市桑植縣人。1914年加入孫中山領導的中華革命黨。曾任縣討袁護國軍總指揮,湘西護國軍營長,靖國軍團長,四川警備旅旅長,混成旅旅長,建國川軍師長。1926年參加北伐戰爭,任國民革命軍第九軍一師師長,第二十軍軍長。1927年8月參加領導南昌起義,任起義軍總指揮,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軍長,中共湘鄂西前敵委員會書記,紅二軍團總指揮兼紅二軍軍長,紅三軍軍長,紅二、六軍團總指揮兼湘鄂川黔省革命委員會主席和湘鄂川黔軍區司令員,紅二方面軍總指揮。1935年率部長征。   

賀龍賀龍

抗日戰爭時期,任中共中央軍委委員、八路軍一二0師師長、一二0師軍政委員會書記,率部開闢晉西北抗日根據地。1939年任冀中軍政委員會書記、冀中區總指揮部總指揮。1940年任晉西北軍政委員會書記、晉西北軍政民聯合委員會主任委員。1942年到延安,任陝甘寧晉綏聯防軍司令員。1945年當選為第七屆中共中央委員。抗戰勝利後,任晉綏軍區兼晉綏野戰軍司令員、第一野戰軍副司令員、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書記、西北軍區司令員、西安市軍事管製委員會主任。

建國後,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西南軍區司令員、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三書記、西南軍政委員會副主任。1952年任國家體育運動委員會主任。1954年任中央人民政府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兼國家體委主任、國防委員會副主席。1955年9月被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銜。1956年當選為第八屆中共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1959年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央軍委國防工業委員會主任。

1969年6月9日逝世,終年73歲。

人物生平

年份人物生平
1896年
三月二十二日(農歷二月初九),出生在湖南省桑植縣洪家關一個貧苦農民的家庭。取名賀文常,字雲卿(有時稱雲青或雲清)。
1901——1903年
在本鄉“崇先學堂”讀書。
1904——1906年
在家從事輔助勞動,農閒時跟父親學裁縫。
1907——1913年
和鄉裏人結伴在湘鄂川黔邊界地區趕馬運鹽。在此期間,他努力熟悉鄉土人情,廣交朋友,反對官府強暴,同情人民疾苦。
1914年 
在本縣參加了中華革命黨。
1915年
因做兵運工作在辰州(今沅陵)被捕,坐牢一個月零四天。
1916年

二月,為回響蔡鍔反袁護國,在芭茅溪舉行“兩把菜刀”起義,組織討袁隊伍,任桑植民軍總指揮。

冬,任湖南督軍署咨議。曾用名賀鎮南。

1917年
易名賀龍。在長沙因刺殺譚延闓(未遂)被捕,經“黨人”(中華革命黨)營救被釋放。不久,在常德因反譚再次被捕。釋放後,回湘西組織隊伍,任湘西援鄂民軍第一路所屬之遊擊司令。
1918年
任靖國軍林德軒部營長。
1919年 23歲
夏,任桑植獨立營營長。
1920年
任林修梅湘西靖國民軍第三梯團團長。
1921——1924年
任湖南十三區剿匪第二支隊隊長、川東邊防軍警備旅旅長、四川陸軍暫編第九混成旅旅長等職,曾率部與北洋軍閥及四川軍閥楊森作戰。後率部由四川經貴州返回湖南,任討賊聯軍第一師師長,駐防常(德)澧(州)。
1925年

四月,通電歸湘,任澧州鎮守使。

冬,趙恆惕派兵進攻,率部經湘西退回貴州銅仁。

1926年

四月,率部由銅仁進駐沅陵。

七月,通電參加北伐軍,任國民革命軍第八軍第六師師長兼湘西鎮守使。接著,率部進駐常德。

八月,任國民革命軍第九軍第一師師長,隨後率部北伐。先後攻佔慈利、石門、澧州、津市。爾後,又攻克公安、石首。

十二月,率部攻佔荊(州)沙(市),繼而進佔宜昌。

1927年

二月,率部東下武漢。部隊駐防鄂城,任國民革命軍獨立第十五師師長。

四月至五月,率部出師河南,在逍遙鎮、臨穎和許昌等地大敗奉軍,爾後進佔開封

六月,率部回師武昌,任國民革命軍第二十軍軍長。

七月下旬,以“東征討蔣”名義,揮師東進,經鄂東、九江,開赴南昌。

八月一日,與周恩來、葉挺、朱德、劉伯承等一起,發動和領導南昌起義,任起義軍總指揮。同月,在瑞金經周逸群、譚平山介紹參加了中國共產黨。

十月至十一月,起義部隊在潮汕地區失利後,奉命離開部隊經香港到上海。

1928年

一月,根據黨中央指示,與周逸群等一起赴湘鄂西組織紅軍,開展武裝鬥爭。途經漢口時,正值湖北省委組織武漢三鎮暴動,遂被任命為暴動總指揮。後因暴動計畫泄漏,離開漢口返湘鄂西。

同月,在監利與賀錦齋以及鄂中特委和石首中心縣委領導的武裝會合,組成第四十九路工農革命軍。

二月,與周逸群等把上述武裝交給石首中心縣委和鄂中特委,然後去湘鄂邊。

三月,抵桑植洪家關,組織了工農革命軍,佔領桑植縣城。

漫畫

七月,任中共湘西前敵委員會書記、工農革命軍第四軍(不久改稱工農紅軍第四軍)軍長。

十一月,任中共湘鄂西前敵委員會書記。

1929年

一月,率紅四軍攻克鶴峰城,開始以鶴峰為中心建立根據地。

五月,率部再克桑植城。經過一個月的艱苦鬥爭,鶴峰、桑植兩縣聯成一片,湘鄂邊革命根據地初步形成。

七月,指揮紅四軍取得南岔、赤溪大捷。

1930年

七月,率紅四軍到達公安與紅六軍會師,兩軍合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二軍團,任總指揮。

十月至十二月,率紅二軍團渡江南征,配合一、三軍團二次攻打長沙。

1931年

三月,根據中央指示,紅二軍團改編為紅三軍,任軍長。

同月,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成立,任委員,並任中共湘鄂西省委和省蘇維埃政府委員、主席團成員。

四月至七月,率紅三軍轉戰荊(門)、當(陽)、遠(安),後進入鄂西北,建立了以房縣為中心的鄂西北革命根據地

十月,率紅三軍回到洪湖蘇區

1932年

一月,指揮紅三軍向襄北出擊,進攻皂市、龍王集、陳家河,取得重大勝利。

七月至九月,敵向洪湖蘇區進行第四次“圍剿”紅三軍反“圍剿”鬥爭雖經艱苦奮戰,終于失敗。

十一月,率紅三軍經豫南、陝南轉往湘鄂邊。

1933年

七月,為粉碎敵向鶴峰地區的進攻,率部轉到宣恩、利川、鹹豐一帶活動。

十二月,蔣介石反動政客熊貢卿來遊說賀龍企圖收編。賀龍在龍山茨岩塘,處決了熊。翌年三月十七日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將此事經過報告了中央。

1934年 

三月,率紅三軍在龍山、永順、桑植、大庸、慈利間遊擊活動。

五月,率紅三軍襲佔彭水縣城。接著,率部西渡烏江,進入貴州。

六月,率紅三軍佔領沿河縣城。

七月,任黔東特區革命委員會主席。

十月,與任弼時、肖克、王震等率領的紅六軍團在印江木黃會師。任二、六軍團總指揮。接著,率部發動湘西攻勢,取得龍家寨戰鬥的勝利,重佔永順,並攻佔大庸、桑植兩城。

十一月,任中共湘鄂川黔省委委員、湘鄂川黔革命委員會主席和湘鄂川黔軍區司令員。

十二月,指揮二、六軍團取得浯溪河、河洑戰鬥的勝利,包圍常德,佔領桃源,震動長沙。

1935年

二月,任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湘鄂川黔分會主席。

二月至八月指揮紅軍反“圍剿”鬥爭,先後取得了陳家河、桃子溪、忠堡、板傈園等戰鬥的勝利。並指揮紅軍乘勝轉入進攻,一舉攻佔石門、臨澧、澧縣、津市等城。

十一月十九日,指揮紅二、六軍團退出桑植劉家坪開始長征。連續突破澧水、沅江封鎖線,直搗湖南中部。

1936年

二月,率部西渡烏江,在黔(西)、大(定)、畢(節)地區實施戰略展開。任川黔滇省革命委員會主席。

三月,率部與敵展開烏蒙山區大回旋戰,輾轉千數百裏。

四月,指揮我軍威逼昆明。接著率部在石鼓、巨甸渡過金沙江。

六月,率部在甘孜地區與紅四方面軍會師。會師後根據中央指示,紅二、六軍團正式編為紅二方面軍,任總指揮。與朱德、劉伯承、任弼時、關向應等一起,對張國燾的分裂主義展開了堅決的鬥爭。

七月至九月,率部與紅四方面軍共同北上,通過水草地,經哈達輔向甘南前進。先後佔領成縣、徽縣、兩當、康縣等城。

十月二十二日,率部到達甘肅會寧的將台堡,與紅一方面軍會師,勝利地結束了長征。

1937年

一月至七月,領導所部開展整訓、練兵,積極進行抗日戰爭的準備。

八月,任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一二○師師長、一二○師軍政委員會書記。

九月,率一二○師主力東渡黃河,挺進晉西北。

十月,指揮雁門關伏擊戰

1938年

二月至四月,率部粉碎敵人對晉西北的首次“圍攻”,收復七座縣城,開闢了晉西北抗日根據地

十月,參加黨的六屆六中全會。

十二月,率一二○師主力開赴冀中。

1939年

二月,任冀中區軍政委員會書記、冀中區總指揮部總指揮。

四月,指揮齊會戰鬥,受到軍委會的嘉獎。

九月,與聶榮臻同志一起,指揮陳庄戰鬥。

1940年

二月,任晉西北軍政委員會書記、晉西軍政民聯合委員會主任委員。

六月至七月,指揮晉西北軍民粉碎敵人的夏季“掃蕩”。

八月,指揮一二○師參加百團大戰

十一月,兼任晉西北軍區司令員。

十二月,指揮晉西北軍民粉碎敵人的冬季“大掃蕩”。

1941年
指揮晉西北軍民,粉碎日軍的“強化治安”運動、“蠶食”政策和分區域的“掃蕩”。
1942年

四月,與朱德一起在王震陪同下視察南泥灣

六月,任陝甘寧晉綏聯防軍司令員,兼晉西北軍區(後改為晉綏軍區)司令員、邊區財政委員會副主任。

十一月,在晉綏分局召開的高幹會議上,作《關于整軍問題》的報告。

1943年

一月,在中共西北局高幹會議上就軍隊工作發表重要講話。

十月,主持召開陝甘寧邊區軍事高幹會議,製定冬季練兵方針。

1944年

三月七日,向陝甘寧邊區部隊發出“為完成十萬石細糧而鬥爭”的口號。

八月底,指揮晉綏軍區部隊對日偽發動秋季攻勢。

1945年

四月至六月,參加黨的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被選為中央委員。

八月,指揮晉綏軍民大反攻,先後收復文水、離石等城。

十月至十二月,和聶榮臻等一起,指揮晉綏和晉察冀部隊發起綏遠戰役。

1946年 

二月,在晉綏軍區高幹會議上作政治報告。

六月,在山西嵐縣開辦軍政幹校,兼任校長。

七月,指揮晉綏軍民連克朔縣、崞縣,擊退蔣軍的進犯。

十一月至翌年一月,指揮晉綏我軍與晉冀魯豫的太岳兵團作戰,贏得晉西南戰役的勝利。

1947年 

一月,發表新年談話,號召邊區軍民準備擊退國民黨反動派的進攻。

七月,出席中央在陝北靖邊縣召開的“小河會議”。

九月,主持晉綏軍區建軍會議並作總結報告。

十二月,參加中央召開的“十二月會議”。

冬,領導所部開展以“訴苦”、“三查”為主要內容的新式整軍運動。

1948年

五月,主持晉綏邊區生產會議並作重要報告。

七月,在中共西北局召開的紀念中國共產黨誕生二十七周年的千人幹部大會上發表講話。

九月,兼任西北軍政大學校長

十二月,為晉綏日報撰寫《加強戰鬥,迎接勝利年》的社論。

1949年 

二月,任西北軍區司令員。

三月,出席黨在西柏坡召開的七屆二中全會。

五月,任西安市軍事管製委員會主任。

夏,任中共西北局第二書記。

九月,出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並代表第一野戰軍在大會上發言。

十月一日,出席開國大典

同月,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和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

十一月,任中共西南局第三書記。率華北野戰軍第十八兵團和第一野戰軍的第七軍等部突破敵秦嶺防線,分兵三路揮師入川。

十二月,指揮所部協同第二野戰軍發起成都戰役

1950年

二月,任西南軍區司令員、中共西南軍區黨委書記

同月,發布進軍西藏的政治動員令。

三月至年底,領導西南軍區部隊清剿殘匪,受到毛澤東主席的批示嘉獎。

六月,任西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

1951年
十二月,與鄧小平、劉伯承同志一起,主持西南軍區第一次黨代表大會。
1952年
十一月,任國家體育運動委員會主任。
1953年

一月,任西南行政委員會副主席。

十月至十二月,率領中國人民第三屆赴朝慰問總團赴朝鮮慰問。

冬,任中央人民政府勞動工資委員會主任。

1954年

一月,在全國軍事系統黨的高級幹部會議上作重要發言。

二月,出席黨的七屆四中全會,並作重要發言。

六月,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

九月,出席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會後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國家體育運動委員會主任、國防委員會副主席。

十月,出席國防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

1955年
九月,被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銜,並被授予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和一級“解放勛章”。
1956年

三月,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特使身份參加巴基斯坦國慶。

九月,出席黨的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被選為中央委員。一中全會上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

十一月至翌年二月,陪同周恩來總理赴越南、高棉、印度、緬甸、巴基斯坦、蘇聯、波蘭、匈牙利、阿富汗、尼泊爾和錫金等歐亞十一國訪問。

1957年

與聶榮臻等到四川視察工作。

八月,為我軍建軍三十周年題詞

1958年 

三月,率領中央代表團參加廣西壯族自治區成立大會,並致祝詞。

先後到廣東、湖北、山西、內蒙等地視察。

1959年

四月,出席第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會後,繼續擔任國務院副總理、國家體委主任、國防委員會副主席。

九月,代表中共中央、國務院在第一屆全國體育運動大會上致《開幕詞》。

十二月,任國防工業委員會主任。

1960年

一月,出席全國民兵會議,並代表中共中央、國務院致祝詞。

主持召開國防工業委員會會議,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

九月,出席中共中央軍委擴大會議。

十月,率軍事代表團赴朝鮮訪問。

冬,主持召開國防工業三級幹部會議,並作重要講話。

1961年
春,與羅榮桓等赴江蘇、上海、浙江、福建、江西、湖南等地視察工作。
1962年 
一月,發表《湘鄂西初期的革命鬥爭》的回憶錄文章。
1963年
十一月,率代表團赴印尼參加第一屆新興力量運動會
1964年

四月,與葉劍英、羅瑞卿等軍委領導同志一起,發動全軍開展民眾性的大練兵。

六月,陪同毛澤東主席、劉少奇主席、朱德委員長、周恩來總理等觀看軍事表演。

十一月,陪同周恩來總理去蘇聯參加十月革命四十七周年的紀念活動。

和周總理在一起

1965年

一月,出席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再次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國家體委主任、國防委員會副主席。

八月,赴大慶油田視察。

九月,率領中央代表團參加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成立十周年的紀念活動。

1966年 

赴四川、廣東等地視察工作。

冬,遭林彪、江青、康生等誣陷,被隔離審查。

1969年
六月九日,被迫害含冤逝世。

生平經歷

早年經歷

1896年3月22日,賀龍出生在湖南省桑植縣洪家關。念私塾五年,便輟學務家。先祖原籍湖北省安陸府鍾祥縣賀家灣(今荊門地區市鍾祥市賀家灣)。遠祖賀崇先,明末隨農民起義武裝餘部來到湖南,在慈利縣九溪衛落戶。清順治十年,桑植縣土家族民眾舉兵起義,清政府派兵鎮壓。當時,桑植屬九溪衛巡檢司管轄。賀崇先被迫應征加入清軍到了桑植,後來就在洪家關定居下來。桑植習俗將居民劃分為“軍、民、客、土、苗”5家,“軍家”是指從軍後在當地落戶的人家,賀氏屬于漢族軍家。

國民革命時期

賀龍1914年加入孫中山領導的中華革命黨。自稱兩把菜刀起家(也有說是柴刀,在南方方言裏,菜刀、柴刀的發音相近,容易混淆)。曾任討袁護國軍指揮、湘西護國軍營長、靖國軍團長、四川警備旅旅長、混成旅旅長、建國川軍師長。曾率部與北洋軍閥及四川軍閥楊森作戰。

賀龍和周恩來賀龍和周恩來

1926年4月11日,賀龍以澧洲鎮守使,兼川黔邊防軍第五路司令名義跟隨黔軍袁祖銘彭漢章部參加北伐戰爭,先後攻佔慈利、石門、澧州、津市。爾後,又攻克公安、石首、荊(州)沙(市),繼而進佔宜昌。 任國民革命軍第九軍(軍長彭漢章)一師師長。一九二七年,率部東下武漢。部隊駐防鄂城,任國民革命軍獨立第十五師師長。率部出師河南,在逍遙鎮、臨穎和許昌等地大敗奉軍,爾後進佔開封。六月,率部回師武昌,任國民革命軍第二十軍軍長。

1927年8月1日應譚平山策動,任八一南昌起義的總指揮,脫離中國國民黨之後加入中國共產黨。1928年和周逸群一起開闢了湘鄂邊和洪湖紅色根據地。1935年11月19日,率領紅二方面軍開始長征,1936年6月30日,與紅四方面軍在甘孜會師。

賀龍賀龍

抗日戰爭中曾任八路軍120師師長(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120師),被授予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中將軍銜。1937年9月,率師主力東渡黃河,取得了雁門伏擊戰等勝利。1938年底奉命率部挺進冀中,指揮第120師和八路軍第三縱隊轉戰冀中平原,先後在大曹村、曹家庄、邢家庄、黑馬張庄,四戰四捷。他指揮的河間齊會戰鬥,是戰爭中平原殲滅戰的範例。1942年6月,他擔任陝甘寧和晉綏聯防軍司令員。

第二次國共內戰開始後,賀龍奉命協助彭德懷組織指揮西北戰場部隊,並主持後方根據地的建設。1949年2月,任西北軍區司令員。 1949年12月,賀龍率第十八兵團等部,由陝入川,配合劉伯承、鄧小平指揮的第二野戰軍,殲滅國民黨軍及警察保全兵力數十萬人于成都地區。西南各省解放後,賀龍任西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和西南軍區司令員、中共西南局第三書記。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擔任多項要職。

1952年起擔任國家體委主任。

1954年出任國務院副總理、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委員會副主席。

1955年被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銜。

1956年中共八大當選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

1959年擔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國防工業委員會主任。

1965年出席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再次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國家體委主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委員會副主席。

迫害致死

文革之禍

1966年8月8日,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通過《關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通常稱為“十六條”),由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正式開始。8月中旬,賀龍對文革中無限上綱的作法表示不滿:“現在這種搞法,有點像黨內搞清理階級隊伍,難道這些老幹部為革命工作多半輩子,他們是什麽階級還不清楚嗎?”

賀龍和毛澤東賀龍和毛澤東

9月5日,毛澤東將吳法憲寫的(中共官方稱是林彪指使)攻擊賀龍的信交給賀,說:“你不要緊張,我對你是了解的。我對你還是過去的三條:忠于黨忠于人民,對敵鬥爭狠,能聯系民眾。”9月6日,林彪受毛澤東委托,就賀龍問題在中央軍委會議上正式“打招呼”:“軍內開展文化大革命以來,軍委各總部、各軍兵種以及某些大軍區都有人伸手,想在那裏製造溷亂,企圖亂中奪權。……他們的總後台是賀龍,因此主席說要在軍內高級幹部中打招呼,對賀龍的野心要有所警惕。”,到會的幾位元帥表態擁護毛澤東的決定。

賀龍在文革之前一段時間和文革初期,曾負責主持軍委日常工作。毛澤東對賀龍一直也很信任。據說當年毛澤東在延安與江青的婚姻,除康生支持外,就隻有賀龍支持,賀龍當時說:“堂堂一個大主席,討個女人有什麽了不起,誰再議論我槍斃了他!”。但賀龍對文革所持態度比較曖昧,又與羅瑞卿時有唱和,犯了林彪之大忌,林欲除之而後快;而毛澤東急需林彪對文革的支持,遂同意以羅瑞卿、賀龍,來換取林彪的支持。但林彪對賀龍的手段過于殘忍,是毛澤東始料未及的。

見林彪

賀龍要見毛澤東,毛澤東不見讓他“你可以登門拜訪,征求一下有關同志意見”。9月10日,賀龍去見林彪,盡管按毛澤東的說法“這個賀龍,到哪裏都帶著槍嘛。”使林彪的妻子葉群極為緊張,但林彪還是見了賀龍。林彪站起來笑著和賀龍握手,寒暄過後賀龍問“林總,我今天來想聽聽你對我有什麽意見?”,林彪答“賀老總,我對你沒有意見”,賀龍說“不,林總,總會有一點吧!”,林彪沉默了一會兒說“要說有吧,也隻那麽一點點,就是,你的問題可大可小,主要的是今後要註意一個問題,支持誰,反對誰。”其後賀龍又找了其它到會者,但他們都很冷淡。

11月13日,賀龍在中共中央軍委接見外地來京串連的軍隊院校師生大會上,要求軍隊院校師生發揚光榮傳統,遵守紀律,不介入、不幹涉地方文化大革命,不參加上街遊行、(毛澤東)炮打司令部等活動。

處理賀龍

1967年1月,毛澤東決定隔離賀龍,他和周恩來在中南海作了專門研究,要周親自去落實。1月19日,周恩來和李富春代表中央跟賀龍談話(這個時間有人把宣傳車停在中南海牆外,不斷高喊“打倒賀龍”):“林彪說有人向他反映,說你講他長征中的壞話,有這事嗎?”賀說:“我隻是在延安時曾問過某人,不知道林彪在歷史上的問題。”周:“林彪還說你在總參、海軍、空軍、裝甲兵、通信兵等到處伸手,不宣傳毛澤東思想,說毛主席百年之後他不放心。”“還有,關于洪湖肅反擴大化問題,你、夏曦關向應都有責任,你要好好想一想。”“你什麽都不用說。毛主席不都和你談過了嘛,毛主席還是要保護你的嘛!”“對于你的安全我負責,我也要保你。我想把你留下,但中南海這個地方也是兩派,也不安全,連朱老總家的箱子也被撬了。”“我給你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去休息休息。”“家裏的事,我頂著,你就別管了。我已經安排好了。你不要著急,楊德中護送你,夜間再走。”周還讓賀龍交出了身上的槍。警衛部隊把賀龍夫婦送到北京西郊的山區,賀從此失去人身自由。9月,賀被立案審查。

賀龍賀龍

毛澤東放棄賀龍

1968年10月13日舉行的中共第八屆十二中全會上,毛澤東宣布他對賀龍不保了。中共官方則稱林彪沒有放棄整垮賀龍的企圖,不久,林彪、江青就找到了賀龍夫婦的藏身之地,並將他們作了秘密轉移。周恩來再也找不到賀龍無法保護和關照他了。

人物去世

賀龍遭紅衛兵批鬥,受到嚴重迫害,1969年6月9日病逝于301醫院。在他去世前“想吃一口豬耳朵”也被看守拒絕,連飲水也沒有,甚至要喝自己的尿。

平反

1971年,林彪在九一三事件中身亡,其後被毛澤東否定並對其“反革命集團”進行批判。1973年12月21日,毛說:“我看對賀龍同志搞錯了,我要負責呢。當時我對他講了:你呢,不同,你是一個方面軍的旗幟,要保護你。總理也保護他呢。不過這個人經常身上有武器。(周:一支小手槍,後來交了。)要翻案呢……(楊餘傅事件、羅瑞卿事件)也要翻案呢,都是林彪搞的。我是聽了林彪一面之辭,所以我犯了錯誤。……就是不好呢,向同志們做點自我批評呢。”

恢復名譽

1974年9月29日,中共中央發出(1974)25號檔案《關于為賀龍同志恢復名譽的通知》,但並不徹底,中共官方如今的解釋是“江青、康生等繼續尋找借口,一拖再拖,壓住不辦。”1975年6月9日,中共中央舉行了“賀龍同志骨灰安放儀式”,周恩來拖著癌症晚期的病體,不顧醫護人員的勸阻突然趕來,周撫著賀龍妻子薛明的肩膀說:“我沒有保住他啊!都6年了,老總的骨灰沒能移到八寶山公墓,我很難過啊!”周含淚在賀龍的骨灰盒前鞠了七個躬。1975年11月3日,毛澤東發動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

鄧小平上台後的1982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發出(1982)49號檔案《關于為賀龍同志徹底平反的決定》,指出過去加在賀龍身上的一切誣陷不實之詞“完全是林彪、康生等為誣陷賀龍同志而蓄意製造出來的謊言”,並對其在誣陷迫害面前表現出來的“共產黨員堅貞不屈的氣節和高尚品德”,給予高度評價,復原原中發(1974)25號檔案和中發(68)71號檔案。

婚姻家庭

第一任妻   徐月姑

賀龍在家鄉時曾經有一個童養媳徐月姑,生了一個女兒賀金蓮。徐月姑在南昌起義期間病故。

賀龍與孩子賀龍與孩子

第二任妻  向元姑   妾 胡琴仙

1920年,賀龍父親被土匪截殺,弟弟被蒸死,族裏按照桑植風俗,要喪事期間給賀龍續娶,以期生子,謂之“喪婚”。這樣賀龍就娶了土家族姑娘向元姑(媛姑、志德),又納了藝人出身的胡琴仙為妾。賀龍後將家眷接到上海。後來向元姑從上海回到家鄉,1949年病故。

胡琴仙化名王琳和賀金蓮留在上海,生活十分困苦。後來所居地泰辰裏改為中國共產黨的一個機關,王琳在這個機關裏當服務員。不久,機關被國民黨特務破壞,王琳、賀金蓮被捕入獄,受盡折磨。賀金蓮病逝于獄中。抗日戰爭爆發後,國共兩黨開始第二次合作。經組織營救出獄。隱姓埋名,流落上海。後來,她返回賀龍老家桑植。此時,賀氏一門早已被國民黨反動派趕盡殺絕。胡琴仙不得不返回老家四川。從此和賀龍失去聯系。晚年定居成都。

“文革”中,有人企圖利用經歷坎坷的王琳,對她百般威脅,讓其誣陷賀龍,但她堅持說:“在我和賀龍相處的日子裏,我認為他是個好人。”她的品德令人欽佩。

第三任妻  蹇先任

長征前,賀龍與蕭克將軍(新中國第一上將)分別娶了出身商人家庭的一對學生姐妹,賀龍娶了姐姐蹇先任,蕭克娶了妹妹蹇先佛。蹇先任生有一女賀捷生,後離婚。

蹇先任蹇先任

蹇先任(1909.04~2004.07),女,1909年4月5日出生于湖南省慈利縣一個愛國開明人士家庭。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27年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馬日事變”後,在十分艱苦的情勢下,來往于津市、澧縣、石門等地開展黨的秘密工作。1929年8月參加湘鄂紅軍遊擊隊,隨即轉入湘鄂西紅軍第四軍,先後任文化教員、中共前敵委員會文書科科長、前敵委員會機要秘書、中共湘鄂邊區特委委員兼巡視員,為湘西革命根據地的鞏固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2004年7月25日15時在北京逝世,享年96歲。

第四任妻 薛明

1942年,賀龍與薛明結婚,生有一子賀鵬飛,兩個女兒賀黎明,賀曉明。

賀龍與薛明賀龍與薛明

薛明,賀龍夫人。1916年生于河北霸縣一戶貧苦農家,她原名王愛真,後改為薛明,因母親姓薛。193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8年奔赴延安。1942年與賀龍結婚。建國後,歷任全國婦聯西南區工委福利部部長,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處長,賀龍辦公室主任,解放軍總參謀部軍事檢察院檢察長、政治部顧問等職。2011年8月31日因病逝世,享年95歲。

兒子 賀鵬飛

賀鵬飛(1946-2001.03),湖南省桑植縣人。中國共產黨黨員。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海軍中將軍銜。原中央人民政府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賀龍元帥之子。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副司令員。賀鵬飛在擔任海軍副司令員期間勾畫了海軍裝備跨越式發展的藍圖,為海軍裝備建設的快速發展和戰鬥力水準的不斷提高做出了卓越貢獻。賀鵬飛同時分管海軍航空兵部隊建設,為海軍航空兵部隊的建設和發展做了開拓性的工作。

賀鵬飛賀鵬飛

女兒賀金蓮

1927年8月南昌起義失敗後,周恩來特地派人尋找賀龍的家眷。12月間,終于將賀龍賀金蓮接到了上海。1928年,賀龍奉命去湘鄂邊組織武裝,無暇照顧女兒,故而賀金蓮留在上海,生活十分困苦。後來,泰辰裏改為中國共產黨的一個機關。不久,機關被國民黨特務破壞,賀金蓮被捕入獄,受盡折磨。最終死于獄中。

女兒賀捷生

賀捷生,賀龍之女,湖南省桑植縣人,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軍事科學院軍事百科研究部部長,軍旅作家。她先後調入軍事科學院、總政治部、武警部隊等單位從事研究和宣傳工作,發表了多篇回憶賀龍元帥的文章。80年代,她在從事軍史研究的同時,又開始文學創作。1984年在《昆侖》、《人民文學》分別發表了《共青暢想曲》、《擊斃二王的報告》、《祝你一路平安》3部報告文學作品,在讀者中引起很大反響。1996年被授予少將軍銜。1995年從軍事百科研究部部長的崗位上退下來,集中精力從事歷史研究工作及文學創作。

賀捷生賀捷生

女兒賀曉明

賀曉明,原為北京市旅遊局外事辦副主任,北京富利公司副總,現任賀龍體育基金會主席。

賀曉明賀曉明

兄弟姐妹

姐姐:賀民英、賀五妹

妹妹:賀滿姑

弟弟:賀文掌

人物評價

陳獨秀認為“湘鄂交界賀龍的第二軍,系一色土匪即所謂賀大哥的舊部,人數根本不能確定,這個“紅軍”向來就沒有一點黨及農民組織的關系。”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之後,賀龍也受到打壓和批鬥,林彪更是想要將賀龍置之死地,罪名是:“借到懷仁堂開會之機,用來暗殺毛主席”, 毛澤東為了了解情況,在中南海遊泳池邀約賀龍,對賀龍說:“你不要緊張,我做你的保皇派!”他接著說:“我對你是了解的,我對你還是過去的三條:忠于黨、忠于人民,對敵鬥爭狠,能聯系民眾。”但是,到中共中央召開了八屆十二中(1968年10月13日至31日)全會,毛澤東卻說:對賀龍不保了。最終,賀龍在毛澤東暗許,林彪江青、康生的整肅迫害下折磨而死。

有報道稱,賀龍之女賀捷生亦曾在文革期間通過大字報對賀龍進行批判 ,但賀捷生本人在2012年3月9日的全國政協小組討論中對此否認,稱流傳于網路中的大字報為偽造,並呼吁在網際網路中禁止文革中大字報的繼續傳播 。

賀龍是傑出的共產主義戰士。他一生追求真理,把畢生的精力和心血都奉獻給了黨和人民。戰爭年代,為人民的解放事業,英勇善戰,歷盡艱險,百折不撓;和平時期,為社會主義建設,嘔心瀝血,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他堅決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嚴格遵守黨的紀律,自覺維護黨的統一和團結。他對敵人恨,對人民愛,對無產階級革命事業忠心耿耿。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鬥的一生。他大公無私,剛直不阿,言行一致,光明磊落,平易近人,豁達大度,愛護戰士,關心民眾。他的英雄形象和崇高品德深受全黨、全軍和全國各族人民的崇敬和愛戴。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