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知章

賀知章

賀知章(約659年- 約744年),字季真,晚年自號四明狂客,漢族,唐代著名詩人、書法家,越州永興(今浙江蕭山)人。少時就以詩文知名。武則天證聖元年(695年)中乙未科狀元,授予國子四門博士,遷太常博士。後歷任禮部侍郎、秘書監、太子賓客等職。

為人曠達不羈,有"清談風流"之譽,晚年尤縱,自號"四明狂客"、"秘書外監"。八十六歲告老還鄉,旋逝。屬于盛唐前期詩人,又是著名書法家。與張若虛、張旭、包融並稱"吳中四士"。賀知章詩文以絕句見長,除祭神樂章、應製詩外,其寫景、抒懷之作風格獨特,清新瀟灑,著名的《詠柳》、《回鄉偶書》兩首膾炙人口,千古傳誦,作品大多散佚,今尚存錄入《全唐詩》共19首。

  • 中文名
    賀知章
  • 別名
    字季真,號四明狂客
  • 國籍
    中國唐朝
  • 出生地
    越州永興(今浙江蕭山)人
  • 出生日期
    公元659年
  • 逝世日期
    公元744年
  • 職業
    文學詩人、書法家
  • 所處時代
    唐代
  • 其他成就
    與李白、李適之等謂“醉八仙”。
  • 其他作品
    《回鄉偶書》;《詠柳》

人物生平

賀知章早年遷居山陰(今浙江紹興市)。少時即以詩文知名。唐武後證聖元年(695)中進士、狀元,是浙江歷史上第一位有資料記載的狀元。賀知章中狀元後,初授國子四門博士,後遷太常博士。開元十年(722),由麗正殿修書使張說推薦入該殿書院,參與撰修《六典》、《文纂》等書,未成,轉官太常少卿。十三年為禮部侍郎、集賢院學士。後調任太子右庶子、侍讀、工部侍郎。二十六年改官太子賓客、銀青光祿大夫兼正授秘書監,因而人稱"賀監"。

賀知章馬上像賀知章馬上像

賀知章詩文精佳,且書法品位頗高,尤擅草隸,"當世稱重",好事者供其箋翰,每紙不過數十字,共傳寶之。他常醉輒屬籍,常與張旭、李白飲酒賦詩,切磋詩藝,時稱"醉中八仙",又與包融、張旭、張若虛等結為"吳中四士。"天寶三年(744),因病恍惚,上疏請度為道士,求還鄉裏,舍本鄉宅為觀,求周宮湖數頃為放生池。詔許之,賜鑒湖一曲。玄宗御製詩以贈,皇太子率百官餞行。回山陰五雲門外"道士庄",住"千秋觀",建"一曲亭"自娛,繁紙不過數十字。"廳館好牆壁及屏障,忽忘機,興發,落筆數行,如蟲篆飛走,雖古之張索不如也。"愛好書法者視為珍品。他的墨跡留傳很少,現存尚有紹興城東南宛委山南坡飛來石上的《龍瑞宮記》石刻和流傳到日本的《孝經》草書。

其間,寫下《回鄉偶卷》2首:"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離別家鄉歲月多,近來人事半消磨。唯有門前鏡湖水,春風不改舊時波。"為人傳誦而膾炙人口,未幾病逝,年八十六。乾元元年(758)肅宗以侍讀之歸,贈禮部尚書。現存詩19首,多為祭祀樂章和應製詩。文有《龍瑞宮記》、《會稽洞記》各1卷。今存《龍瑞宮記》摩崖,留存于宛委山南坡飛來石上,為難得之古代題刻。《新唐書》、《舊唐書》有傳。

賀知章半身像賀知章半身像

賀知章生性曠達豪放,善談笑,好飲酒,又風流瀟灑,為時人所傾慕。當看到李白的詩文,即贊為"謫仙人也",後成為忘年之交,並把李白引薦給唐玄宗為官。賀晚年放蕩不羈,自稱"四明狂客",又因其詩豪放曠放,人稱"詩狂"。常與李白、李適之、李琎、崔宗之、蘇晉、張旭、焦遂飲酒賦詩,時謂"醉八仙"。亦與陳子昂盧藏用、宋之問、王適畢構、李白、孟浩然、王維為"仙宗十友"。

賀知章,會稽永興人,太子洗馬德仁之族孫也。少以文詞知名,舉進士。初授國子四門博士,又遷太常博士,皆陸象先在中書引薦也。開元十年,兵部尚書張說為麗正殿修書使,奏請知章及秘書員外監徐堅、監察御史趙冬曦皆入書院,同撰《六典》及《文纂》等,累年,書竟不就。後轉太常少卿。十三年,遷禮部侍郎,加集賢院學士,又充皇太子侍讀。是歲,玄宗封東岳,有詔應行從群臣,並留于谷口,上獨與宰臣及外壇行事官登于岳上齋宮之所。初,上以靈山清潔,不欲喧繁,召知章講定儀註,因奏曰:"昊天上帝君位,五方諸帝臣位,帝號雖同,而君臣異位。陛下享君位于山上,群臣祀臣位于山下,誠足垂範來葉,為變禮之大者也。然禮成于三獻,亞終合于一處。"上曰:"朕正欲如是,故問卿耳。"于是敕:"三獻于山上行事,五方帝及諸神座于下壇行事。"俄屬惠文太子薨,有詔禮部選挽郎,知章取舍非允,為門蔭子弟喧訴盈庭。知章于是以梯登牆,首出決事,時人鹹嗤之,由是改授工部侍郎,兼秘書監同正員,依舊充集賢院學士。俄遷太子賓客、銀青光祿大夫兼正授秘書監。

賀知章賀知章

知章性放曠,善談笑,當時賢達皆傾慕之。工部尚書陸象先,即知章之族姑子也,與知章甚相親善。象先常謂人曰:"賀兄言論倜儻,真可謂風流之士。吾與子弟離闊,都不思之,一日不見賀兄,則鄙吝生矣。"知章晚年尤加縱誕,無復規儉,自號"四明狂客",又稱"秘書外監",遨遊裏巷。醉後屬詞,動成卷軸,文不加點,鹹有可觀。又善草隸書,好事者供其箋翰,每紙不過數十字,共傳寶之。

時有吳郡張旭,亦與知章相善。旭善草書,而好酒,每醉後號呼狂走,索筆揮灑,變化無窮,若有神助,時人號為張顛。

天寶三載,知章因病恍惚,乃上疏請度為道士,求還鄉裏,乃舍本鄉宅為觀。上許之,仍拜其子典設郎曾為會稽郡司馬,仍令侍養。御製詩以贈行,皇太子以下鹹就執別。至鄉無幾壽終,年八十六。

肅宗以侍讀之舊,乾元元年十一月詔曰:故越州千秋觀道士賀知章,器識夷淡,襟懷和雅,神清志逸,學富才雄,挺會稽之美箭,蘊昆岡之良玉。故飛名仙省,侍講龍樓,常靜默以養閒,因談諧而諷諫。以暮齒辭祿,再見款誠,願追二老之蹤,克遂四明之客。允葉初志,脫落朝衣,駕青牛而不還,狎白衣而長往。丹壑非昔,人琴兩亡,惟舊之懷,有深追悼,宜加縟禮,式展哀榮。可贈禮部尚書。

先是神龍中,知章與越州賀朝萬齊融,揚州張若虛、邢巨,湖州包融,俱以吳、越之士,文詞俊秀,名揚于上京。朝萬[一華按:"萬"字衍。]止山陰尉,齊融昆山令,若虛兗州兵曹,巨監察御史。融遇張九齡,引為懷州司戶、集賢直學士。數子人間往往傳其文,獨知章最貴。

主要成就

世人皆知賀知章的文採,但是,卻很少有人知道賀知章的書法。我們書法愛好者能夠看到的賀知章的書法代表作品就是其代表作草書"孝經"了。賀知章書法善草隸,竇臮《述書賦》稱:"湖山降祉,狂客風流,落筆精絕,芳詞寡儔,如春林之絢採,實一望而寫憂。"竇蒙註雲:"(賀知章)每興酣命筆,好書大字,或三百言,或五百言,詩筆惟命……忽有好處,與造化相爭,非人工所到也。"竇氏兄弟評唐名家書多譏貶,惟推崇賀知章"與造化相爭,非人工所到",可知賀知章當時書法之聲譽。李白有《送賀賓客歸越寺》雲:"鏡湖流水漾清波,狂客歸舟逸興多,山陰道士如相見,應寫黃庭換白鵝。"為世傳誦。傳世書法作品中,墨跡有草書《孝經》、石刻《龍瑞宮記》等。

賀知章草書孝經賀知章草書孝經

《孝經》全卷縱筆如飛,一氣呵成,龍蛇飛舞,神採奕奕。略取隸意,融入章草,以求高古。既有唐人的嚴謹作風,又有晉人流潤飛揚的風姿,對晚唐和宋人書風影響巨大。

歷史評價

楊衡詩雲:"正是憶山時,復送歸山客。"張籍雲:"長因送人處,憶得別家時。"盧象《還家詩》雲:"小弟更孩幼,歸來不相識。"賀知章雲:"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語益換而益佳,善脫胎者,宜參之。近時嚴坦叔《還家詩》亦有"舊時巷陌渾忘記,卻問新移來住人",頗得知章之遺意。(宋·範晞文《對床夜話》)

主要作品

今存共十九題,二十首,斷句一則。

軼事典故

乞名

唐玄宗天寶初年,文名頗著的秘書監賀知章,上書朝廷,欲告老致仕歸故鄉吳中。玄宗李隆基,對他非常敬重,諸事待遇異于眾人。

賀知章臨行,與唐玄宗辭別,不由得老淚縱橫。唐玄宗問他還有什麽要求。賀知章說:"臣知章有一犬子,尚未有定名,若陛下賜名,實老臣歸鄉之榮也。"玄宗說:"信乃道之核心,孚者,信也。卿之子宜名為孚。"知章拜謝受命。

時間長了,賀知章不覺大悟,自忖道:"皇上太取笑我啦。我是吳地人,'孚'字乃是'爪'字下面加上'子'字。他為我兒取名'孚',豈不是稱我兒爪子嗎?"

人生修煉

賀知章是修道的人,修的是"真",不能說假話。而且他當時官居高位,詩文也很有名,他不至于、也用不著對一個初出茅廬的李白如此誇獎甚至贊嘆。從後來人們對李白及其詩歌的研究所得結論來看,賀知章確實是一個具有"超感"能力的非凡的人。因此他和李白一見如故、成為好朋友,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而從李白這邊來說,知音難得,能夠在自己成名之前,一眼就看出自己超群出眾詩才的人中,賀知章還是第一個。

他和李白都極其喜歡喝酒,都是有名的"酒仙"。大詩人杜甫的著名詩篇《飲中八仙歌》中第一個就說的是賀知章:"知章騎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說他喝醉以後騎在馬上前俯後仰的,就像坐在船上一樣。醉眼昏花地掉到井裏頭,他幹脆就在井底睡著了。常人哪怕喝得爛醉如泥,冷水一噴也就醒過來了,他喝醉了落到井裏也醒不過來,所以夠得上頭號"酒仙"。這杜甫也真會說話,難怪後來名氣很大。

賀知章沒有留下足夠多的詩文,讓人知道他修煉的細節。但從他留下的七首祭神樂章可以看得出來,他不但是個虔誠而嚴肅的修煉者,而且對修煉理論的鑽研也是很深入的[1]。而他最終棄官歸隱並且正式成為道士,則是他多年修煉、道心精堅的明證。

賀知章在86歲時得了一場大病,躺在床上已經完全不省人事了。但後來死裏逃生,又回過來了,並且上表奏明皇上,請求恩準他回鄉當道士。唐明皇準許了他的請求,並同意他把自己在京城的家捐贈出來作為道觀,還特地賜名"千秋"。又下詔在京城東門設立帳幕,讓百官為之餞行。這還不算,唐明皇又親自寫詩為他送行。詩的序言中說:"天寶二年,太子賓客賀知章,……志期入道。朕以其年在遲暮,用循掛冠之事,俾遂赤松之遊。正月五日,將歸會稽。遂餞東路,……乃賦詩贈行。"唐明皇在詩中寫道:"遺榮期入道,辭老竟抽簪。豈不惜賢達,其如高尚心。寰中得秘要,方外散幽襟。獨有青門餞,群英悵別深。"大概是意猶未盡,又寫了第二首:"筵開百壺餞,詔許二疏歸。仙記題金(竹錄),朝章拔羽衣。悄然承睿藻,行路滿光輝。"[2]

在那個時代,一個人看淡紅塵、轉而入道是一件極平常的事。但像賀知章這樣由皇帝親自出面召集百官為之餞行,並且還寫詩相贈、以壯行色,就很不一般了。實際上,這在歷史上也是一個千古奇觀。

賀知章回鄉後的情況史載不詳,甚至他什麽時候去世也不知道--聽說一個人在某時某地死了,結果許多年後又有人看到他,並且與之交談,甚至留下詩文,這種例子在歷史上還不止一個兩個。

金龜換美酒

唐天寶元年,詩人李白來到京城長安。他在長安沒有一個朋友,就孤身一人住在小客店裏。一天,他到一座著名的道觀紫客去流覽,碰見了著名詩人賀知章。賀知章很早就讀過李白的詩,極為景慕,這次偶然相逢,就親切地攀談起來。他向李白要新作的詩看,當他讀完《蜀道難》時,驚訝地對李白說:"看來,你就是天上下凡的詩聖呀!"

黃昏時分,賀知章邀請李白去飲酒,在酒店剛坐下,才想起身邊沒有帶錢。他想了想,便把腰間的金飾龜袋解下來,作為酒錢。李白阻攔說:"使不得,這是皇家按品級給你的飾品,怎好拿來換酒呢?"賀知章仰面大笑說:"這算得了什麽?我記得你的詩句,'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兩人都能喝酒,直到大家微醉時才告別。後來,賀知章向皇帝推薦李白,皇帝也已久聞李白大名,于是就任命李白為翰林待詔。

後來賀知章去世,李白獨自對酒,悵然有懷,想起當年金龜換酒,便寫下《對酒憶賀監二首》。

對酒憶賀監二首·並序

唐·李白

太子賓客賀公。于長安紫極宮一見餘。呼餘為謫仙人。因解金龜換酒為樂。歿後對酒。悵然有懷而作是詩。

其一

四明有狂客,風流賀季真。

長安一相見,呼我謫仙人。

昔好杯中物,今為松下塵。

金龜換酒處,卻憶淚沾中。

其二

狂客歸四明,山陰道士迎。

敕賜鏡湖水,為君台沼榮。

人亡餘故宅,空有荷花生。

念此杳如夢,凄然傷我情。

賀知章金龜換酒與李白暢飲,後人引為曠達酣飲、傾心結交的典故,宋代劉望之《水調歌頭·勸子一杯酒》詞中雲:"謫仙人,千金龜,換美酒。"自古就有酒徒脫衣沽酒的佳話,漢代司馬相如帶卓文君剛回成都時,沒錢買酒,脫下鷫鸘裘作價換酒,夫婦盡歡同痛飲。晉代元孚將皇帝頒賜近侍的冠飾金貂用來換酒,為有司所彈劾,幸虧皇帝饒恕了他,未加治罪。唐代官員按品級朝廷頒賜魚袋,袋上以金銀等製成金龜作飾物,三品以上官員為金飾,四品、五品分別用銀、銅飾。賀知章為秘書監,得佩金龜,他以金龜換酒,追究起來是犯法的,為了喝酒也就顧不得了。

為了痛快飲酒,賀知章還是囊中常備酒錢的,以免再出現金龜換酒的尷尬事發生。有一次,賀知章出外遊賞,見到袁氏別墅林秀宗清,盡管與袁氏不相識,他還是私自進去遊覽賞玩,並說不用愁坐久了沒酒喝,我口袋裏有的是錢。賀知章為此寫有《題袁氏別業》詩:

主人不相識,偶坐為林泉。

莫謾愁沽酒,曩中自有錢。

這詩成為賀知章時時口袋裏備錢買酒喝的佐證。

野史逸聞

賀知章,西京宣平坊有宅。對門有小板門,常見一老人乘驢出入其間。積五六年,視老人顏色衣服如故,亦不見家屬。詢問裏巷,皆雲是西市賣錢貫王老,更無他業。察其非凡也,常因暇日造之。老人迎接甚恭謹,唯有童子為所使耳。賀則問其業。老人隨意回答。因與往來,漸加禮敬,言論漸密,遂雲善黃白之術。賀素信重,願接事之。後與夫人持一明珠,自雲在鄉日得此珠,保惜多時,特上老人,求說道法。老人即以明珠付童子,令市餅來。童子以珠易得三十餘胡餅,遂延賀。賀私念寶珠特(明抄本"特"作"持")以輕用,意甚不快。老人曰:"夫道者可以心得,豈在力爭;慳惜未止,術無由成。當須深山窮谷,勤求致之,非市朝所授也。"賀意頗悟,謝之而去。數日失老人所在。賀因求致仕,入道還鄉。(出《原化記》)

【譯文】

賀知章,在西京宣平坊有住宅。他家對門有一個小板門,經常看見有一個老人騎著驢在那兒出入。過了五六年,再看那老人的臉色衣服像原來一樣,沒有變化。也看不到他的家屬。詢問巷中的鄰裏,都說是西市賣穿錢繩索的王老,再沒有別的職業。經觀察,看出他是一個不平凡的人。賀知章經常在空閒日子到王老那裏去,老人迎接很恭敬謹慎。他隻有一個使喚童子。賀知章就問他的職業,老人很隨便地回答。由于和他往來增多,逐漸地更加尊敬,言論也逐漸多起來,于是在言談中說了他善于修道煉丹之術。賀知章平素尊信道教,所以願意拜老人為師。後來賀知章和夫人拿一顆明珠,自己說是在家鄉的時候得到的,珍藏了多年,特地敬獻給老人,請求老人給講授道法。老人接過之後就把明珠交給童子,讓他買餅來,童子用明珠換來三十多個燒餅,並請賀知章吃。賀知章自己心想,寶珠是特意送給老人的,可老人卻如此輕用。心裏很不愉快。老人已經察覺說:"道術可以心得,哪裏是在于力爭呢?慳惜之心不停止,道術沒有理由成功。應當到深山窮谷中,勤奮地、專心致志地探索尋取它,不是市朝所能傳授的。"賀知章聽了頗有心得,領悟了老人的意思,拜了老人就離開了。過了幾天,老人不見了。賀知章于是請求辭官,入道還鄉。

後世紀念

秘監祠

賀知章秘監祠(賀秘監祠),俗稱湖亭廟。

紹興賀知章秘監祠紹興賀知章秘監祠

相傳宋紹興十四年(公元1144年),郡守莫將在賀知章讀書的故地(紹興)重建"逸老堂",以祀賀知章和李白。乾道五年(公元1169年),太守張津重修。寶慶三年(公元1227年),太守胡矩重新進行維修。元至元年間(公元1335-1340年),逸老堂和涵虛館合並,改設水馬站,分為南北二館,賀秘監祠被廢址。至正十九年(公元1395年),浙江分省命理問邱修館舍,得知章像于蕪穢中,于是就在驛站東西的偏房作祠堂祀之。明洪武初年,南北二館合並為一驛站,將祠堂遷至今天的位置上。清乾隆四十七年(公元l782年?)建後殿。現存建築為清同治四年(公元1865年)重修的,坐北朝南。該建築共有三進,均為五開間。正殿門額題有"唐秘書監賀公祠",祠內原有北宋熙寧元年(公元1068年)的《眾樂亭詩刻》,其中有王安石、司馬光等十五人詩二十首;南宋開慶元年(公元1259年)《重建逸老堂記》,吳潛撰文,張即之書,元至正二十年(公元1360年)《賀秘監祠堂記》劉仁本撰文,史銓書,周伯琦篆,徐仲裕刻;明嘉靖二十二年(公元1543年)《敘唐秘監賀公知章碑》,沈愷撰文方仕集唐李邕書等碑刻。有的已遷至天一閣東園。

墓碑

賀知章雕像賀知章雕像

賀知章墓位于江蘇省豐縣歡口鎮賀堌集村西北隅。賀知章,字季真,自號四明狂客,越州永興(今浙江蕭山)人,生于唐高宗顯慶四年(公元659年),卒于唐玄宗天寶三年(公元744年)。詩人,官至秘書監。玄宗天寶十四年(公元755年)發生安史之亂後,永王李璘起事,政局不穩,社會動蕩,其部分後裔千裏避亂,流徙至蘇北,在今豐沛邊境的賀庄、賀堌集一帶落戶定居。當年這一帶為淺灘湖泊,賀之後裔傍岸而居。

後經數十年努力,發展成為方圓百裏的水旱碼頭,為該村發展提供了地利。這支賀氏後裔為固本知源,便在村庄西北隅虛構賀知章墓,以示紀念。唐德宗貞元十六年(公元800年),該村被定為賀堌集,直至今日未改。村定名後,先後建起賀堌寺、玄帝廟、觀音廟、火神廟、關帝廟、佛祖廟等寺觀廟宇。賀知章墓及墓碑仍存。

史書記載

(《舊唐書》卷一九○"文苑"中《賀知章傳》)

賀知章字季真,越州永興人。性曠夷,善譚說,與 族姑子陸象先善。象先嘗謂人曰:"季真清譚風流,吾一日不見,則鄙吝生矣。" 證聖初,擢進士、超拔群類科,累遷太常博士。張說為麗正殿修書使,表知章及徐堅、趙冬曦入院,撰《六典》等書,累年無功。開元十三年,遷禮部侍郎,兼集賢院學士,一日並謝。宰相源乾曜語說曰:"賀公兩命之榮,足為光寵;然學士、侍郎孰為美?"說曰:"侍郎衣冠之選,然要為具員吏;學士懷先王之道,經緯之文,然後處之。此其為間也。"玄宗自為贊賜之。遷太子右庶子,充侍讀。

賀知章及資料賀知章及資料

申王薨,詔選挽郎,而知章取舍不平,蔭子喧訴、不能止,知章梯牆出首以決事,人皆靳之,坐徙工部。肅宗為太子,知章遷賓客,授秘書監,而左補闕薛令之兼侍讀。時東宮官積年不遷,令之書壁,望禮之薄,帝見,復題"聽自安者"。令之即棄官,徒步歸鄉裏。

知章晚節尤誕放,遨嬉裏巷,自號"四明狂客"及"秘書外監"。每醉,輒屬辭,筆不停書,鹹有可觀,未始刊飭。善草隸,好事者具筆研從之,意有所愜,不復拒,然紙才十數位,世傳以為寶。

既行,帝賜詩,皇太子百官餞送。擢其子曾子為會稽郡司馬,賜緋魚,使侍養,幼子亦聽為道士。卒,年八十六。肅宗乾元初,以雅舊,贈禮部尚書。

賀知章傳

(《新唐書》卷一九六"隱逸"《賀知章傳》)

賀知章,字維摩,會稽永興人,太子洗馬德仁之孫。少以文詞知名,工草隸書。進士及第,歷官太常少卿、禮部侍郎、集賢學士、太子右庶子、兼皇太子侍讀、檢校工部侍郎,遷秘書監、太子賓客、慶王侍讀。知章性放善謔,晚年尤縱,無復規檢。年八十六。自號"四明狂客",每興酣命筆,好書大字,或三百言,或五百言,詩筆唯命。問有幾紙?報十紙,紙盡語亦盡。二十紙、三十紙,紙盡語亦盡。忽有好處,與造化相爭,非人工所到也。天寶二年,以老年上表,請入道歸鄉裏,特詔許之。重令入閣,諸王以下拜辭。上親製詩序,令所司供帳,百寮餞送,賜詩敘別。知章表謝,手詔答曰:"卿儒才舊業,德著老成,方欲乞言,以光東序,而乃高蹈世表,歸心妙門,雖雅意難違,良深耿嘆。眷言離祖,是用贈詩,宜保松喬,慎行李也。兒子等常所執經,故令親別,尊師之義,何以謝焉。"

醉飲圖卷醉飲圖卷

仍拜其子典設郎曾子為朝散大夫,本郡司馬,以伸侍養。知章以羸老乘輿而往,到會稽無幾老終。元年冬十二月,詔曰:故超州千秋觀道士賀知章,神清志逸,學富才雄;挺會稽之美箭,蘊昆岡之良玉。故飛名仙省,待詔龍樓;願追二老之奇蹤,克遂四明之狂客。允協初志,脫落朝衣;駕青牛而不還,狎白鷗而長往。舟壑靡息,人琴兩亡;惟舊之懷,有深追悼。宜加縟禮,式展哀榮,可贈禮部尚書者也。

飲中八仙飲中八仙

全唐文

(唐·竇蒙《述書賦註》,《全唐文》卷四四七)

詔令供帳東門,百寮祖餞。御製送詩,並序雲:"天寶三年,太子賓客賀知章,鑒止足之分,抗歸老之疏,解組辭榮,志期入道。朕以其年在遲暮,用循掛冠之事,俾遂赤松之遊。正月五日,將歸會稽,遂餞東路,乃命六卿庶尹大夫供帳青門,寵行邁也。豈惟崇德尚齒,抑亦勵俗勸人,無令二疏獨光漢冊。乃賦詩贈行。"詩雲:"遺榮期入道,辭老竟抽簪。豈不惜賢達,其如高尚心。寰中得秘要,方外散幽襟。獨有青門餞,群英悵別深。"又雲:"筵開百壺餞,詔許二疏歸。仙記題金籙,朝章拔羽衣。悄然承睿藻,行路滿光輝。"

賀知章賀知章

(宋·計有功《唐詩紀事》卷十七)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