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炳炎

賀炳炎

賀炳炎(1913.2.5 - 1960.7.1)又名明言,原名向從炎,開國上將,湖北省松滋市劉家場鎮人。

賀炳炎同志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中國人民解放軍久經考驗的優秀指揮員。

1929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紅軍中隊長、騎兵連連長兼政治指導員、手槍大隊大隊長、團長、師長等職。在戰鬥中負傷被截去右臂,被稱為"獨臂將軍"。

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第120師716團團長,第120師獨立第3支隊司令員、第358旅副旅長兼晉綏軍區第3分區司令員,領導組建江漢軍區,任司令員。

解放戰爭時期,歷任晉北野戰軍副司令員,晉綏軍區第3縱隊副司令員兼5旅旅長,西北野戰軍第1縱隊副司令員、司令員。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歷任第1軍軍長兼青海軍區司令員、四川省軍區司令員、西南軍區副司令員、成都軍區司令員等職。

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1960年7月1日于成都病逝。

  • 中文名
    賀炳炎
  • 別名
    向從炎,賀明炎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湖北松滋
  • 出生日期
    1913年
  • 逝世日期
    1960年
  • 職業
    軍人
  • 信仰
    馬列、毛澤東思想、共產主義
  • 其他成就
    榮獲一級八一勛章, 一級獨立自由勛章, 一級解放勛章

人物介紹

賀炳炎,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著名高級將領。1955年授上將軍銜。

賀炳炎

1913年生,湖北松滋人。幼年喪母,9歲即投武當清道長門下學習凌霄劍法,後改學玄虛刀法。

人物經歷

1929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班代、排長、連長、政治指導員、紅軍中隊長、騎兵連連長兼政治指導員、手槍大隊大隊長、團長、師長等職,參加二萬五千裏長征。參加過湘鄂西、湘鄂川黔蘇區歷次反“圍剿”和長征。

在戰鬥中負傷被截去右臂,被稱為“獨臂將軍”。抗日戰爭爆發後,任八路軍第120師716團團長,率部挺進同蒲鐵路北段的寧武、神池、朔縣一帶,在敵後發動民眾,開展遊擊戰爭。

1937年10月,指揮716團一部取得雁門關伏擊戰的勝利,殲滅日軍500餘人,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1938年1月起任第120師獨立第3支隊司令員、第358旅副旅長兼晉綏軍區第3分區司令員,率部轉戰于冀中、冀南、冀魯豫等地,取得蓮子口、板橋等戰鬥的勝利,領導開闢了大清河北抗日根據地。

1940年參加百團大戰,在米峪戰鬥中殲滅日軍1個中隊,生俘日軍20名。

1942年到延安,先後在軍事學院和中共中央黨校學習。

1944年11月奉命率358旅百餘名幹部同359旅王震部南下,來到處于日、蔣、偽聯合包圍之中的大悟山地區,與新四軍第5師勝利會合,開闢新區。他採取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避強擊弱,敵佔城市我佔鄉村,不僅站穩了腳根,而且得到迅速發展,部隊擴展到1個獨立旅4個獨立團,領導組建江漢軍區,任司令員。抗日戰爭中,他率部艱苦轉戰,屢建奇功,為民族獨立與解放作出重大貢獻。

1947年4月調任西北野戰軍第一總隊副司令員。

1952年調任西南軍區副司令員兼四川省軍區司令員。

1954年2月升兼西南軍區副司令員兼四川省軍區司令員。

1955年任成都軍區司令員,同年9月授上將軍銜。解放戰爭時期,歷任晉北野戰軍副司令員,晉綏軍區第3縱隊副司令員兼5旅旅長,西北野戰軍第1縱隊副司令員、司令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歷任第1軍軍長兼青海軍區司令員、四川省軍區司令員、西南軍區副司令員、成都軍區司令員、國防委員會委員、第三屆全國政協常委、四川省體育運動委員會主任等職等職。

1960年7月在成都病逝。

人物個性

賀炳炎為人性格鮮明,心口如一,治軍剛柔並濟,對自己的下級既嚴格要求又平等對待。打仗時是個威嚴的指揮官,生活中是個可親可敬的好兄長,娛樂時又成了頑皮的好伙伴。

人物生平

賀炳炎將軍,湖北松滋胡家台子人,小名玄娃,乳名明言,學名從炎。後改名炳炎 ,取“大火沖天”之意。賀炳炎將軍,賀龍之愛將。16歲與其父賀學文一道參加紅軍。初戰,即握一把菜刀獨身沖入敵陣,左砍右殺,連斃數人,敵望之皆懼退。人贊其為“賀小龍”,因其姓,亦誤傳為賀龍之子也。

在第四次反圍剿中,十萬餘敵人向我湘鄂西蘇區壓來,我主力部隊轉到外線 作戰。一天,敵軍偷襲我湘鄂西中央分局機關,賀龍命令軍校學員投入戰鬥。當時在軍校受訓的賀炳炎,操起一把大刀殺入敵群,一連砍倒幾個敵人,奪槍殺敵,此舉轟動軍校,賀炳炎受到嘉獎。

1935年春,在後坪戰鬥中,我攻擊部隊被敵人猛烈炮火壓住,兩個突擊組都未攻上去,賀龍急令“賀炳炎上”。賀炳炎中彈後仍隻身突擊成功,被譽為“孤膽英雄”。

1935年12月,紅五師師長賀炳炎率部隨紅二、六軍團長征,第六次負傷後右臂被炸爛。當時手術器械和麻醉葯都沒有,醫生用木工鋸子截去了他的右臂。賀龍拿著一塊傷骨心痛地說:“這是黨的好兒子的骨頭。” 

抗日戰爭爆發後,任八路軍第120師716團團長,率部挺進同蒲鐵路北段的寧武、神池、朔縣一帶,在敵後發動民眾,開展遊擊戰爭。

1937年10月,指揮716團一部取得雁門關伏擊戰的勝利,殲滅日軍500餘人,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受到國民政府通令嘉獎。

1938年1月起任第120師獨立第3支隊司令員、第358旅副旅長兼晉綏軍區第3分區司令員,率部轉戰于冀中、冀南、冀魯豫等地,取得蓮子口、板橋等戰鬥的勝利,領導開闢了大清河北抗日根據地。

1940年參加百團大戰,在米峪戰鬥中殲滅日軍l個中隊,生俘日軍20名。

1942年到延安,先後在軍事學院和中共中央黨校學習。

1944年11月奉命率358旅百餘名幹部同359旅王震部南下,來到處于日、蔣、偽聯合包圍之中的大悟山地區,與新四軍第5師勝利會合,開闢新區。他採取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避強擊弱,敵佔城市我佔鄉村,不僅站穩了腳根,而且得到迅速發展,部隊擴展到1個獨立旅4個獨立團,領導組建江漢軍區,任司令員。抗日戰爭中,他率部艱苦轉戰,屢建奇功,為民族獨立與解放作出重大貢獻。

在解放戰爭時期,賀炳炎轉戰西北戰場,先後任晉北野戰軍副司令員、晉綏第三縱隊副司令員兼第五旅旅長、西北野戰軍第一縱隊司令員、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軍軍長等職,參加了保衛延安等重要戰役。特別是在我軍轉入戰略反攻的宜瓦戰役中,賀炳炎縱觀全局,指揮正確,創造出全軍聞名的“硬骨頭六連”。

在向全國進軍戰鬥中,賀炳炎率一軍所向無敵,解放青海,兼任青海軍區司令員。

新中國建立後

賀炳炎

1952年調任西南軍區副司令員兼四川省軍區司令員。

1955年任成都軍區司令員。曾任國防委員會委員、第三屆全國政協常委、四川省體育運動委員會主任等職。

1955年9月授上將軍銜(唯一的準兵團級上將),榮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1956年9月當選為中共八大代表。

1959年4月當選為政協第三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

不幸于1960年7月1日在成都病逝,終年47歲。

個人榮譽

榮獲一級“八一”勛章,

賀炳炎

一級“獨立自由”勛章,

賀炳炎

一級解放勛章。

賀炳炎

影視作品

片名:《太行山上

導 演: 韋廉 陳健 沈東

賀炳炎

主 演: 梁家輝 劉德凱 王伍福 徐光明 工藤俊作(日) 安娜(法)

出 品: 八一電影製片廠

故事梗概:電影《太行山上》以抗日戰爭為背景,講述八路軍總司令朱德率領剛剛改編完的八路軍三個主力師東渡黃河,挺進抗日前線,建立太行山根據地的光輝歷程。電影主要描寫了在抗日戰爭民族危亡的關鍵時刻,在黨中央的領導下,朱德總司令率領八路軍主力部隊 開赴抗日前線,與日寇浴血奮戰的英雄業績,集中表現了自1937年9月至1940年5月期間,從平型關大捷、陽明堡戰役到 擊斃日酋阿部規秀中將的黃土嶺戰役等幾次重大戰役,正面歌頌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武裝力量是民族抗日的中流砥柱,反映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正確,表現了八路軍與人民民眾的血肉聯系,成功的塑造了朱德等老一輩革命家的光輝形象。片中香港電影演員梁家輝扮演賀炳炎將軍。    

大事年表

童年和少年

賀炳炎原隨祖姓,取名向從炎,後改隨父姓,更名賀炳炎。賀炳炎6歲時母親病故, 姐姐被送給人家做童養媳,哥哥過繼他人,賀炳炎由嬸娘收養。賀炳炎9歲時,就隨父親到煤礦背煤。但因年小體弱,力不能支,不久後隻得托人說情,給地主放牛和幹家務活。前後2年左右,賀炳炎更換了3家,終因忍受不了地主的欺壓,懷恨出走,給人殺豬,拜師學篾活、裁縫、打鐵等。

大革命興起後,賀炳炎的父親賀學文參加了農會。大革命失敗後,被迫背井離鄉,在湘鄂交界四處躲藏。1928年秋,紅軍到達石門邊境一帶,賀學文毅然參加了中國工農紅軍。1929年春,紅四方面軍到宜都一帶打遊擊,賀學文隨隊回到家鄉。父子相見後,賀炳炎懇求父親帶他去當紅軍,父親見他體弱,答應以後再來接他。隨後,走鄉串戶打鐵。一天夜裏,賀炳炎悄悄地出走,參加了紅軍。

紅軍時代

賀炳炎參軍後,隨紅四軍轉戰各地,戰鬥中勇敢頑強,無所畏懼。同年6月就加入中國共產黨。入黨後,賀炳炎戰鬥意志更加堅定,成長迅速,在短短的兩年中,先後由戰士升為班代、排長、騎兵連長兼政治指導員。

兩年後,賀炳炎被送到洪湖軍校受訓,在受訓期間,擔任區隊長。一天敵人竄入根據地偷襲湘鄂西中央分局所在地,軍校學員奉命在陳坨子口阻擊敵人。學員因人多槍少,賀炳炎把手槍讓給戰友,自己操一把菜刀沖入敵陣,一連砍倒幾個敵人,從敵人手中奪槍擊敵,打退了進犯之敵。賀炳炎因此名揚全軍校並受到表楊。1932年春夏之交,賀炳炎軍校結業,被分到紅三軍手槍大隊任區隊 長,隨即升為大隊長。同年9月,紅三軍從洪湖突圍進行戰略轉移,賀炳炎率部參加了“七千裏小長征”。轉移途中,奉賀龍、關向應命令,與原少共省委書記宋盤銘組建“襄北獨立團”,賀炳炎任團長。同年11月,獨立團與紅軍主力在湘鄂豫邊會合。隨後,賀炳炎調任紅八師二十二團團長,擔任全軍的後衛任務。

1933年初,紅三軍到達湘鄂邊後,進行了整編,全軍編為七師、九師,賀炳炎任紅

二十團團長,不久後又任紅二十九團團長。這時,賀炳炎的父親已任紅軍司務長,後在鶴峰戰鬥中犧牲。在紅軍整編中,進行了內部的肅反,由于肅反擴大化,賀炳炎被當作“改組派”逮捕,險些被殺,捆綁29天後,賀炳炎被釋放,出任新兵大隊隊長。

賀炳炎

1934年初,為改變紅軍困境,總部決定向貴州東部開闢新根據地。賀炳炎奉命率一支遊擊隊在沿河縣淇灘一帶發展革命武裝,建立地方蘇維埃政權。同年夏秋,遊擊隊升為獨立團,不久後又擴充為黔東獨立師,賀炳炎任師長。同年10月25日,紅三軍與紅六軍會師後,紅三軍恢復了紅二軍團番號,組成紅二軍團、紅六軍團總指揮部。獨立師編入主力,賀炳炎改任紅六師十八團團長。桑植戰鬥之後,賀炳炎調總部任管理科科長兼作戰參謀。隨後,哪裏戰鬥情況緊張,賀炳炎就受命去進行臨時指揮。

1935年春,在後坪之戰中,紅軍先後派兩個突擊組均未拿下製高點,眼看殲敵計畫就要落空,賀龍急令:“賀炳炎上!”賀炳炎一躍而起,迅速接近製高點,在中彈的情況下,隻身突擊成功,並找到兩挺機槍和很多手榴彈,遠敵用機槍掃射,近敵用手榴彈殲滅,使紅軍主力得以重新組織反攻,將敵擊潰。同年6月,在中堡伏擊戰中,賀炳炎在火線上接任十八團團長,他與餘秋裏政委一道指揮部隊擊退了敵人多次沖鋒,保證了主力的殲敵部署。板傈園戰鬥中,紅四師師長受傷,賀炳炎奉命指揮紅四師將國民黨軍八十五師全殲。芭蕉托戰役,賀炳炎身先士卒,被譽為“孤膽英雄”。

同年11月19日,紅二、六軍團在賀龍指揮下,從桑植劉家坪出發,開始長征。賀炳炎任紅五師師長。同年12月,在雲南瓦屋塘戰鬥中,賀炳炎右臂第六次負傷被截肢搶救。

1936年7月1日,紅二、六軍團到達甘孜後改稱為紅二方面軍,與紅四方面軍會師。賀炳炎任紅六師師長。此時,張國燾已公開反對黨中央,賀炳炎堅決站在朱德、賀龍等一邊,拒絕了張國燾的拉攏,頂住了張國燾的要挾。並及時向全師指出,“真中央是毛澤東同志領導的,我們要跟著朱德、賀龍堅持北上,去會真中央!”並于7月7日率部從甘孜出發向哈達鋪前進,10月20日到達會寧,勝利完成了偉大的長征。

抗日戰爭時代

紅軍在會寧會師後,賀炳炎因左臂內尚有一粒子彈未取出,傷著神經,被送到西安廣仁醫院治療。

1937年7月7日抗日戰爭爆發後,賀炳炎顧不得傷病痊愈,毅然離院回隊, 擔任由紅六師改編的八路軍第一二0師七一六團團長。隨即率部挺進到同蒲路北段的寧武、神地、朔縣一帶,發動民眾,進行抗日遊擊戰爭。指揮雁門關伏擊戰,殲滅日軍500餘人,繳獲了汽車多輛。打破了“大日本不可戰勝”的神話,賀炳炎因此獲得國民政府通令嘉獎。

1938年1月,組建第一二0師第三支隊,賀炳炎任支隊司令員。隨後,率隊到大清河北岸進行鞏固和擴大根據地的工作。僅幾個月時間,支隊由原126人擴充為3個團和3個獨立營,近5000餘人,打退了日軍多次“掃蕩”。是年冬,賀炳炎又率支隊進入冀中,先後進行了蓮子口、北板橋等戰鬥,粉碎了日軍的3路合圍。

1940年,賀炳炎奉命率隊返回晉綏參加百團大戰。百團大戰後,賀炳炎升任三五八旅副旅長。

1942年,賀炳炎帶職赴延安軍事學院學習,後轉入中央黨校,參加延安整風,並當選為中共“七大”代表。

1944年,賀炳炎偕廖漢生帶領三五八旅百餘名幹部與三五九旅南下洪湖開闢新區。抗日戰爭勝利後,賀炳炎參與組建了江漢軍區,並任軍區司令員。

解放戰爭時代

1946年7月,賀炳炎奉命返回晉綏任晉北野戰軍副司令員。同年11月調任晉綏第三縱隊副司令員兼第五旅旅長。隨後率隊連克朔縣、寧武、崞縣諸城。為打好攻堅戰,賀炳炎及時

組織部隊進行各種爆破方法試驗,除炸葯包外,還創造了“爆破桿”、“爆破筒”,用迫擊炮拋射炸葯、坑道爆破等方法,並在部隊中推廣。在清澗、汾考等攻堅戰中,幾種爆破方法都發揮了作用。

賀炳炎

1947年5月,賀炳炎任西北野戰軍第一縱隊司令員,率隊參加指揮了保衛延安的戰鬥,參與了青化砭、羊馬河、蟠龍、沙家店、宜川、西府、隴東、宜瓦、荔北等戰役戰鬥的組織指揮工作。在宜瓦戰役中,賀炳炎縱觀全局,當機立斷,及時指揮部隊堵住了兄弟部隊因故未能封住的缺口,保證了西北戰場取得空前大捷。賀炳炎因功勛卓著,受西北野戰軍司令部嘉獎。

1949年1月,西北野戰軍一縱隊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軍,賀炳炎任軍長。在賀炳炎等率領下,第一軍連克三原、岐山等縣,殲國民黨軍五十七軍1萬餘人。接著攻克隴縣,解放泰安。隨後,又進軍青海,1949年9月5日進佔西寧,青海全省解放,進佔西寧後,賀炳炎兼任青海軍區司令員。

鞠躬盡瘁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已是重病纏身的賀炳炎,不得不長期治療。1952年, 賀炳炎調任西南軍區副司令員兼四川省軍區司令員和中共四川省委常委、四川省體育運動委員會主任,成為賀龍的副手。1954年9月, 賀炳炎當選為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並被任命為國防委員會委員。1955年3月,任中共成都部隊委員會書記、成都部隊司令員。同年被授予上將軍銜,榮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56年9月,賀炳炎當選為中共八屆全國代表大會代表。1959年4月,當選為政協第三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

賀炳炎在革命戰爭年代,為中國人民解放事業南征北戰,出生入死,先後負傷16處,並失去了右臂,全國解放後,他帶病堅持工作,把自己的一切奉獻給了黨和人民的事業。

1960年7月1日,賀炳炎終因積勞成疾在成都病逝,終年47歲。

1995年,為了緬懷賀炳炎將軍,由湖北省人民政府提議,將松滋五中更名為松滋縣(市)賀炳炎中學,當年12月18日正式更為現名,省長蔣祝平親自為我校題寫校名。學校前身為創辦于1958年的松滋縣立第二十一中學,後更名為松滋縣劉家場中學,1989年更名為松滋縣第五中學。

將軍故事

獨臂將軍賀炳炎,戰功赫赫,是成都軍區首任司令員,一生充滿傳奇色彩,他忍受劇痛接受無麻醉截肢手術的故事令人感佩,毛澤東許他左手敬禮的故事更是傳為佳話。

獨臂刀王

初出茅廬,“紅軍趙子龍”顯神威

1913年,賀炳炎出生于湖北松滋,家境貧寒。賀炳炎6歲喪母,不久,因家境貧寒給地主放牛,但他並沒有向命運折服,常常對玩伴說:“將來,一定讓那些地主惡霸倒過來走路,看他們還敢不敢欺負咱們!”賀炳炎喜歡習武,特別是對他祖輩傳下來的那把銹跡斑斑的大刀愛不釋手,常常是白天幹活,晚上練刀。1929年,賀炳炎懷著一腔報國為民的熱血參加了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開始了他忠肝義膽的軍旅生涯。

在部隊,賀炳炎苦練殺敵本領,他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紅軍槍彈不足,大刀是最便當、最令敵膽寒的兵器,三國時期的關雲長能過五關斬六將,就是靠那把青龍偃月刀!”賀炳炎一沒仗打就手癢,便用木質大刀與戰友“對練”,常常把戰友“練”得鼻青臉腫,氣得賀老總拿起煙鬥“打”在這個自己的愛將腦袋上:“你這個家伙,刀法是越來越好,仗是越來越能打,但是腦殼是越來越經打,而且也是越來越調皮囉!”一次,紅軍在潛江淵博子口同敵軍作戰,已是警衛班代的賀炳炎被賀龍派去紅六師傳令,紅六師接到命令後從側翼向敵人發起猛攻,敵人大敗。但戰鬥結束後,賀龍卻找不到賀炳炎,過了許久,賀炳炎才歸隊,但讓賀龍吃驚的是:賀炳炎身後還跟著幾十個戰俘!原來,賀炳炎在傳達完命令歸隊的途中,剛好和幾十個回撤的敵軍遇到。賀炳炎孤身一個,手中也隻有一把大刀和幾個手榴彈。情急之下,他左手提刀,右手高舉手榴彈大呼:“繳槍不殺!紅軍優待俘虜!”那幾十個敵人給嚇了一跳。但是,一看賀炳炎隻是個半大的孩子,而且隻是一個人,領頭的軍官頓時不老實了,怪叫道:“弟兄們,上!”話音還沒落,賀炳炎就竄到他跟前,手起刀落,直接送那個軍官回了老家,其他敵人一看:“我的媽呀,這是個練家子!”結果,乖乖地繳了械,當了俘虜,賀炳炎過去一數,竟有47個人。當時,這件事轟動了整個部隊。

不久,賀炳炎被任命為紅三軍手槍大隊區隊長,後擔任騎兵大隊長。一次,騎兵大隊偷襲空城繳獲了一匹戰馬,但返回途中賀炳炎清點人數,發現少了司務長。這時,敵人的大批人馬已經進城,如果率隊返回,整個騎兵大隊都有危險。賀炳炎為了保全大局,立即毫不猶豫地單刀騎馬飛馳入城。當正因找不到部隊的司務長心急火燎時,賀炳炎就一把將他揪上了馬。面對敵人的包圍阻截,賀炳炎毫無懼色,揮舞大刀奮力沖殺,連斬數十敵軍後撕開一條口子,殺出重圍。此後,賀炳炎被譽為“紅軍趙子龍”,名震一時。

1932年,十餘萬國民黨軍向我湘鄂西蘇區壓來,情勢萬分緊急。一次,在敵人偷襲湘鄂西中央分局機關的時候,賀龍命令軍校學員投入戰鬥。當時在校受訓的賀炳炎,抄起一把大刀殺入敵群,一連砍翻好幾個敵人,此舉一下轟動軍校。1935年春,後坪戰鬥中,紅軍攻擊部隊被敵人炮火壓製,突擊隊幾次都攻不上去。這時,賀龍命令賀炳炎上,賀炳炎二話沒說,揮舞大刀,連中兩彈仍不下火線,最終突擊成功,事後被譽為“孤膽英雄”。

“大肅反”中,賀炳炎也成了肅反對象,被關押了起來。在一次戰鬥中,因前方戰況不利,指揮部隻好又把賀炳炎放了出來。賀炳炎眼見局勢危急,也顧不了那麽多了,直接抄著大刀就沖上戰場,多處受傷仍堅持戰鬥,直至局勢轉危為安。事後,賀龍怒斥肅反大員:“如果真是反革命,賀炳炎會這樣不要命地打仗嗎?會這樣提著腦袋沖鋒陷陣嗎?有這樣不怕死的反革命嗎?”說得那肅反大員啞口無言。

長征途中,“刀王”斷腕氣貫長虹

1935年11月19日,紅二、紅六軍團在賀龍的指揮下,從桑植縣劉家坪轎子埡地區出發,開始了長征,此時的賀炳炎任紅五師師長。在突破澧水、沅江一線的封鎖後,紅二、紅六軍團向新化、漵浦發展。但在突破漵浦時,國民黨大軍也重兵壓來。賀龍果斷下令:“折向西行,沿著雪峰山山腳,直奔瓦屋塘,從瓦屋塘翻越雪峰山西進貴州!”而此時,攻擊瓦屋塘的重任落在了作為先頭部隊的賀炳炎的紅五師十五團身上。

賀炳炎親率十五團向瓦屋塘突進,可在快接近瓦屋塘東山時,遭到了敵人的阻擊。由于敵人的火力太猛,部隊一時沖不上去,賀炳炎火了,一邊命令團長王尚榮到後方向賀龍匯報情況,一邊組織沖鋒隊並手提大刀親自帶領沖鋒隊向東山沖鋒。雖然東山山勢陡峭,無法架設機槍掩護,但賀炳炎不管,他明白,東山之役,決定著整個大部隊的生死存亡!面對敵人暴風驟雨般灑下的子彈,賀炳炎一揮手:繼續往上沖!

沖鋒隊一個彈坑一個彈坑地匍匐前進,當到距敵不到100米時,賀炳炎霍地站起大吼一聲:“同志們,殺啊!”便帶領戰士們與敵人拼刺刀。此時,賀炳炎如關公再世,揮舞大刀左劈右砍,頃刻間便結果了好幾個敵人,嚇得其他敵人丟了陣地掉頭就逃。戰士們一看,士氣更振,一舉拿下了東山。可就在這時,賀炳炎不幸被敵人炮彈彈片擊中,倒下了。當戰士們發現他時,他已昏迷不醒,整個右臂血肉模糊。賀炳炎隨即被抬下戰場進行治療。

賀龍知道這件事後,便心急火燎地跑來看望並詢問病情。衛生員告訴賀龍,賀炳炎的整個右臂已被炸成了肉泥狀,骨頭全碎了,隻有鋸掉胳膊才能保住性命。賀龍大聲命令道:“無論想什麽辦法,隻許成功,不許失敗!”但當時醫療器材十分短缺,僅有的一些又剛被馱運轉移了,一時半會運不回來。至于葯品,更是稀缺,不但沒有麻葯,連消毒水都沒有。在這樣的情況下,醫護人員隻好找來一把鋸木頭的舊鋸子鋸骨頭,熬了一鍋鹽水消毒。開始手術時,賀炳炎還昏迷著,可進行到一半時,他疼醒了。當知道必須鋸掉自己的右臂時,他毫無懼色地對幾個害怕他亂動前來摁他的戰士說:“都靠邊。”又對醫生說:“開始鋸吧!”于是手術又開始了。可醫生的手怎麽也不敢使勁,生怕賀炳炎太疼。賀炳炎笑了笑:“我自己都不怕,你還怕什麽,來吧!”並把一條毛巾塞在嘴裏。就是這樣,賀炳炎完成了整個手術。手術前後共用了2小時16分鍾。賀炳炎見到賀龍的第一句話是:“總指揮,我以後還能打仗嗎?”賀龍緊緊地握住他的左手,用肯定的語氣說:“你還有一隻手嘛!隻要我賀龍在,就有你賀炳炎的仗打!”賀炳炎把賀龍的手抓得更緊了:“老總,我的胳臂沒了一隻,但是我的心還在,我一定要繼續堅持下去,繼續跟狗日的老蔣幹!”手術後,賀炳炎僅在擔架上躺了6天,便又投入戰鬥了。

後來,賀龍每當進行戰鬥動員的時候,總會把手術時包賀炳炎骨頭渣的手帕拿在手中,肅然告訴同志們:“這手帕包過紅軍師長賀炳炎的骨頭渣!那是黨的好兒子的骨頭渣!”

抗日戰爭中,“獨臂刀王”名震天下

1937年,日寇鐵騎踐踏我大好河山,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在國民黨正面戰場節節敗退的同時,1937年10月,八路軍一二O師七一六團團長賀炳炎接到賀龍、關向應的指示,帶領七一六團直插敵後,準備首戰雁門關對日寇囂張氣焰予以打擊。

奉命後,賀炳炎率部不畏艱險,急行軍3天,按時到達雁門關西南10多裏的秦庄和王庄。10月17日,當賀炳炎得知日軍從大同集結了300多輛汽車,滿載武器彈葯準備運往忻口時,果斷作出決定:伏擊!賀炳炎派人仔細觀察地形後,把部隊埋伏在一個南低北高的山溝裏,溝底盡是山洪沖下的亂石,日軍汽車行駛的公路由南向北而上。18日上午,有一隊日軍機車隊駛入包圍圈,就在戰士們躍躍欲試的時候,賀炳炎用望遠鏡望後卻命令:這是敵先頭部隊,切勿打草驚蛇!果然沒多久,敵人長蛇般的車隊拖著滾滾煙塵漸漸進入伏擊圈。賀炳炎命令部隊做好準備;箭在弦上,蓄勢待發!等到百十輛敵車全部進入包圍圈後,賀炳炎左手往下一揮,大吼一聲:“打!”頓時,全團的子彈像山洪一樣向日軍傾瀉,敵人的彈葯車被擊中,爆炸聲響徹雲霄,火光沖天。

就在鬼子準備組織反擊的時候,沖鋒號吹響了,賀炳炎獨臂揮舞大刀,率領戰士們俯沖而來,如餓虎撲羊般一下沖散了鬼子的反擊隊。戰鬥中,賀炳炎揮舞著大刀,取鬼子項上人頭有如探囊取物。一刀過去,一個鬼子立馬胸前開花,又一刀,另一個鬼子的手臂飛上了天。什麽武士刀!在賀炳炎的大刀面前,完全形同廢鐵。看到八路軍如此凌厲的攻勢,日本兵嚇破了膽,紛紛後退,“武士道”精神全然拋在了腦後。最後,賀炳炎部殲滅日寇500餘人,擊毀汽車30餘輛,打破了“大日本不可戰勝”的神話。海內外報紙稱之為“雁門關大捷”,有力地振奮了民族精神。當時,國民政府通電嘉獎,毛澤東在和英國記者貝蘭特的談話中也以此為例,說明“八路軍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以後的戰鬥中,賀炳炎單手揮刀,英雄氣概絲毫不減當年,殺得敵人心膽俱裂,令日軍談虎色變,稱其部隊為“一把手”部隊、賀炳炎就是“獨臂刀王”。一時間,“獨臂刀王”賀炳炎名震天下!1938年10月,賀炳炎任一二O師第三支隊司令員,率隊到大清河北岸進行鞏固和擴大根據地的工作,僅幾個月的時間,就把部隊從原來的304人擴充為3個團和3個獨立營,近5000人,打退了日軍多次“掃蕩”。同年冬,賀炳炎又率隊進入冀中,先後進行了蓮子口、北板橋等戰鬥,粉碎了日軍的3路合圍,氣得岡村寧次拍著桌子天價懸賞捉拿“獨臂刀王”:“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1945年,賀炳炎參加了黨的七大。當賀炳炎見到毛澤東舉手敬禮時,毛澤東緊緊握住他的左手親切地說:“賀炳炎同志,你是獨臂將軍嘛!今後你就免掉這份禮吧。中國從古到今,有幾個獨臂將軍?舊時代是沒有的,隻有我們紅軍部隊才能培育出你這樣獨特的人才!”

英雄斷臂

1947年,在陝北轉戰途中小憩。圖中左起:王震、劉景範、馬文瑞、賀炳炎。 1935年11月,紅2、紅6軍團在賀龍指揮下,開始長征。賀炳炎時任紅2軍團5師師長。部隊沿雪峰山西側,

經花園市直奔雲南瓦屋塘,擬由此翻山越嶺進入貴州。賀炳炎率紅5師15團擔任前衛。在翻越瓦屋塘時,遭到敵人的阻擊,亂彈如雨。為了盡快消滅敵人,保障紅軍主力通過,賀炳炎舉槍高喊:“同志們,跟我來!”帶頭沖了上去。大家見師長沖鋒在前,士氣大振。

賀炳炎

突然,一梭子彈從側面飛來,賀炳炎隻感到右臂一陣劇痛,眼前一黑,昏倒在地上。

衛生員趕過來,把箱子放在地上,取出綳帶、止血膏開始急救。可是賀炳炎的右手臂還是不停地出血,根本沒辦法止住,厚厚的綳帶一下子就被浸透了。師參謀長王 尚榮急得大喊:“快!快點送衛生部!”

一到衛生部,衛生部長賀彪就忙開了,他選了幾名助手開始對賀炳炎緊急搶救。賀龍也從前方騎馬返回。

賀彪見賀龍來了,悄悄把賀龍拉到一邊,焦急地說:“賀總,賀師

長這次傷得不輕呀

賀炳炎

,他右臂的骨頭被湯姆子彈打穿,骨頭已經碎了,看來右臂是保不住了,也就是說……要……截肢……”

“不截肢呢?有沒有其他方案?”

“恐怕不行!如果不及時截肢,會有生命危險的。”

50年代出賀炳炎與史良(右)及黃繼光烈士的母親(左)交談

在病床上躺著的賀炳炎隱隱約約聽到了兩個人的談話,一下子急了,嚷嚷道:“不行,我不能沒有右手……”話沒說完又昏了過去。

賀龍把賀彪叫出救護所。聽了賀彪的匯報,他說:“一定要 盡全力保住賀師長的生命,你有什麽要求,我一定全力配合!”

賀彪說:“我隻有一點要求,請總指揮能夠保證手術時間。”

“你要多長時間?”

“至少三個小時。現在醫療器材都轉移了,找手術工具也要耽誤時間……”

賀炳炎

“時間我一定保證。我讓後衛部隊務必堅持三個小時!至于醫療器材就要你來想辦法了。”

在手術器材上果然出了問題,賀彪沒有找到手術鋸,萬般無奈,隻好派人找了一把木工鋸子代替,麻醉劑也沒有,便又找來大煙土替代。

手術就這樣準備好了,護士把大煙遞給賀炳炎,賀炳炎一看,別過頭說:“這玩意兒,拿開,我不吃!”賀彪勸道:“賀師長,醫用的麻醉劑都用完了,隻有這個了。”

賀炳炎閉上眼睛躺在床上不做聲,過了好一會兒,才睜開眼對賀彪說:“你們就這樣開始吧!我能受得了。”

賀彪一聽愣住了,其他醫生也愣住了,面面相覷,這是常人辦不到的呀,古代有關雲長刮骨療毒的傳說,但那僅是傳說而已,誰也沒見過,病房裏一時沒了一點聲響。

賀炳炎陪同朱德總司令檢閱部隊

經過痛苦的內心掙扎,賀彪隻好硬著頭皮說:“ 好吧,開始手術!”

在另一位醫生的協助下,賀彪開始鋸賀炳炎的胳膊。他握著木鋸的一頭,另一頭助手握著,鋸齒靠在賀炳炎手臂邊停住了,因為那位助手的手一直顫抖著 ,他實在下不了手。賀彪抬起頭,用眼神鼓勵著助手:我們不下手就等于在要他的命啊!賀炳炎緊閉的雙眼也睜開了,他隱隱感覺到醫生的不安。他喘著氣,吃力地說:“同志,不要猶豫了,別害怕,你看我都不怕,要是沒鋸好我可要找你負責任的喔!”說完又閉上了眼睛。

那位助手深深地吸了口氣,擦了把汗水,點點頭示意賀彪可以開始了。立刻一陣鑽心的痛楚讓賀炳炎全身的神經都綳緊了,連汗毛也豎了起來。他的身體輕輕地顫抖著。口中緊緊地咬著毛巾,左手死死抓著床角。刺耳的聲音在簡陋的病房中回響,讓人聽了背上發麻,血順著鋸條往下淌,地上已經積了一灘,旁邊的一個女護士難過得哭起來,其他人也被感染了,在眼眶裏打轉的淚水滑了下來。

賀炳炎額頭上布滿了汗珠,他身上的衣衫、褲子都濕透了。疼痛麻木了他的神經,他幾次疼昏過去又被更加劇烈的疼痛刺激醒來。床邊的木頭都被他的手指摳爛。

時間一分一秒地熬過兩個多小時,賀彪和他的助手都已大汗淋漓,賀炳炎的右臂終于被鋸下來了,但手術並沒有完成。接下來,還要用鋼銼把骨面銼平。醫務人員遞上銼子開始磨起來,疼痛又開始折磨起賀炳炎來。這一次,他沒有閉上眼睛,一直睜著,微笑著,仿佛在告訴大家:我沒事,你們不要難過。

這漫長的三個小時,不論對賀彪還是對賀炳炎都是一生中最難熬的三個小時。好在手術很成功。護士拿著毛巾擦去賀炳炎臉上的汗水,拿下他咬在嘴裏的毛巾,攤開一看,到處都是窟窿,在場的人心又一次揪緊了。這時,賀炳炎發現賀龍總指揮也來到了這裏,賀龍流淚了,賀炳炎也哭了,他對賀龍說:“我以後又能上戰場了!”

毛主席許我左手敬禮

1945年4月,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延安正式召開,賀炳炎是會議代表之一。4月23日,會議休息時,毛澤東笑眯眯地朝賀炳炎走來。賀炳炎激動地站起來,挺了挺胸脯,舉起

左手,向毛澤東敬了一個庄嚴的軍禮。

賀炳炎

毛澤東連忙握住賀炳炎的左手,親切地說:“賀炳炎同志,你是獨臂將軍嘛!不用這樣敬禮,從今往後免掉你這份禮!”

賀炳炎聽毛澤東這麽一說,緊張了,忙問:“主席,你不要我當兵了?我還有一隻手,能夠沖殺的!”

毛澤東把賀炳炎的手握得更緊了,說:“要,怎麽能不要呢?中國從古到今,有幾個獨臂將軍?舊時代是沒有的,隻有我們紅軍部隊,才能培養出這樣獨特的人才!好好學習,等革命勝利了,你還要用一隻手建設新中國呢!”

毛澤東繼而誇獎道:“你現在指揮打仗,日軍都怕“一把手”到來,這就是才能,你就算得上是人才,軍事人才嘛!至于有不懂的事情,可以學嘛!你要好好利用這次學習機會,多學多記多問。相信你一定會克服重重困難,相信你一定會學得好!”

“是,我一定不辜負主席的教導,好好學習!”賀炳炎兩腳跟用力一靠,發出“啪”的一聲響,用左手又敬了一個軍禮。

後人懷念

1958年,在湖北省松滋西南重鎮劉家場,文宮山下,柳林河畔,誕生了松滋市

第二十一中學,她就是今天的紀念中學—賀炳炎中學的前身。1988年,學校更名

為松滋縣第五中學。1995年,為緬懷共和國開國元勛賀炳炎上將,松滋市人民政府將位于將軍出生地的本校更名為賀炳炎中學。

賀炳炎

松滋撤縣建市之際,博物館在圖書館一樓,精心籌備的由聶榮臻元帥題寫館名的“賀炳炎同志紀念館”正式對外開放。紀念館正上方矗立著賀炳炎將軍塑像,兩側分別陳列著賀炳炎將軍與毛澤東、朱德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大幅合影、周恩來授予賀炳炎上將軍銜任命書。展覽共展出了賀炳炎將軍部分遺物,及部分老將軍、老紅軍為賀炳炎將軍紀念館題詞近100件。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