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彪

賀彪

賀彪(1909-1999),,漢族,湖北江陵沙崗鎮賀家灣人。先後畢業于中央軍委衛校、中央黨校,大學學歷。少將軍銜,是鄧小平的親家(賀彪之子賀平系鄧小平女婿、鄧榕之夫,曾任中國保利集團董事長)。

  • 中文名
    賀彪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日期
    1909

人物生平

1927年春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在中共江陵縣委當交通員。次年參加江陵農民暴動。

第一次大革命失敗後,1928年曾為中共鄂西特委書記周逸群作過交通員。

1930年年春入共青團學習班學習,並轉入中國共產黨。同年6月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在紅二軍團醫院當看護長。

1931年5月隨紅三軍(原紅二軍團)轉戰房縣,任後方醫院醫務所所長兼支部書記。同年冬改任紅九軍第二十五師醫務所所長兼支部書記。

1932年4月隨軍返回洪湖,任紅三軍軍部醫務所所長。參加了洪湖根據地各項反"圍剿"作戰中的醫療救護工作。

1933年參加轉戰湘鄂邊的鬥爭,曾任第三軍衛生處處長。

1934年10月擔任紅二軍團衛生部部長兼湘鄂川黔軍區衛生部部長。參加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和湘鄂西、湘鄂川黔蘇區反"圍剿"中的醫務工作。

1935年11月隨軍參加紅軍長征。

1936年秋任紅二方面軍紅二軍團第四師衛生部部長,10月到達甘肅會師。抗日戰爭時期歷任八路軍120師358旅715團衛生隊隊長,八路軍一二0師旅衛生部部長。

1938年後入延安軍委衛生學校、中央黨校學習,被選為中共七大代表。

1940年後任一二0師兼晉綏軍區衛生部部長等職,參加了晉西北抗日遊擊戰爭,參加了延安保衛戰和青化砭、蟠龍、宜川、太原等戰役。解放戰爭初期,先後擔任晉綏軍區衛生部部長,西北野戰軍衛生部部長,第一野戰軍衛生部部長等職,參加了西北地區的解放戰爭。 全國勝利後,曾任西北軍區後勤部副部長兼衛生部部長。

建國後,歷任西北軍政委員會衛生部部長、西北行政委員會文化教育委員會副主任、國家衛生部副部長、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副部長兼衛生部部長、解放軍醫學科技委員會主任委員。是中共七大代表,在中共十二大、十三大上,當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第三屆、第四屆全國政協委員。

1988年7月被授予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1999年3月31日逝世。

賀彪,1909年8月生,湖北江陵縣沙崗鎮人。讀私塾5年半。

1926年參加革命活動,任少年先鋒隊隊長。

1927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在中共江陵縣委做地下偵察員。

大革命失敗後,1928年3月參加江陵縣年關農民暴動,為中共鄂西特委書記周逸群當交通員。

1930年春入青年團學習班學習。同年6月加入中國工農紅軍。同年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參加紅軍後,先後任紅二軍團醫院看護長、醫訓隊隊長。

1931年5月隨紅三軍轉戰,任後方醫院醫務所所長兼中共支部書記。同年冬任紅九軍第二十五師醫務所所長兼黨支部書記。

1932年返回洪湖,任紅三軍軍部醫務所所長。參加湘鄂西革命根據地各次反"圍剿"作戰中的醫療救護工作。

1932年至1934年任紅三軍衛生部部長。

1934年10月至1935年11月任紅二軍團衛生部部長、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湘鄂川黔分會總醫院(又稱後方醫院)院長。參加建立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的鬥爭。

1935年11月參加長征北上。

1935年至1936年任紅二軍團衛生部部長。

1936年7月任紅二方面軍衛生部部長,同年至1937年兼任第二軍第四師衛生部部長。隨軍北上到達甘肅會師。

1937年任紅二方面軍衛生部部長兼紅二軍團衛生部部長。

全國抗日戰爭爆發後,任八路軍第一二師第三五八旅第七一五團衛生隊隊長。

1938年夏先後到延安衛生學校中共中央黨校學習。

1940年5月至11月任八路軍第一二師衛生部副部長。同年11月至1942年9月任八路軍第一二師暨晉西北軍區衛生部部長。

1942年9月起任八路軍第一二師暨晉綏軍區衛生部部長。參加百團大戰等戰役和鞏固發展晉綏抗日根據地的鬥爭。

1945年4月至6月作為晉綏代表團成員出席中共七大。同年8月至1948年3月任晉綏軍區衛生部部長。

1949年3月起任西北第一野戰軍衛生部部長。9月任中共西北軍區委員會委員、西北軍區後勤部副部長兼衛生部第一部長。參加保衛延安、青化砭、蟠龍、宜川、太原戰役和解放大西北的戰鬥。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1949年10月至11月任西北軍區黨委委員,1950年1月至1951年1月任常務委員。

1950年4月至1953年1月任西北軍政委員會衛生部部長。

1953年12月至1954年12月任西北軍政委員會文教委員會副主任。

1954年10月至1968年6月任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副部長等職。

1977年12月至1982年12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副部長兼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

1988年7月被中央軍委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第四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共七大正式代表。中共十三、十四、十五次全國代表大會特邀代表。在中共十二大、十三大上當選為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

1999年3月31日因病在北京逝世。

相關事件

軍醫之路

賀彪出生在湖北江陵的一個農家。早在大革命時期,他受革命影響,在農運中擔任少年先鋒隊隊長,曾經是我黨早期著名領導人周逸群的交通員。他原名叫賀永年,是周逸群給他起了一個響亮的名字:賀彪。"彪"是小老虎的意思。做交通員兩年後,賀彪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並擔任地方工作,是當地革命的骨幹。

1930年初,湘鄂西紅軍深入外線作戰,賀彪便到賀龍領導下的紅軍主力部隊的衛生部門工作。同紅一方面軍的賀誠、傅連日章一樣,賀彪既是一名醫生,又是一名衛生部門的組織者。

賀彪是如何由地下交通員成為醫生的呢?有資料表明,他曾拜武當山道長徐本善為師,後又精于自學,掌握了不少醫術和秘方。有一點可以證實,賀彪的醫術是中西醫結合,他曾用土洋結合的辦法救治了一大批紅軍的高級幹部。

早在紅軍長征時期,賀龍因誤服有毒之物,幾乎奄奄一息,是賀彪用土辦法治好的;賀龍的夫人以及現已成為共和國將軍的賀龍的女兒賀捷生,也是賀彪搶救回來的;賀彪還給夏曦、關向應、任弼時治過病;在延安時期為陳雲的夫人接生過;解放後為王震治療的手術主過陣。

賀彪在戰場上救治過的對象也很多。他為賀炳炎將軍截過肢,為郭鵬將軍在草地上進行過大手術,為楊秀山將軍療過傷,還為王尚榮、甘泗淇、廖漢生頓星雲傅傳作等將軍在險惡條件下治過病。

就這樣,賀彪由一名醫官,成長為紅二方面軍衛生部門的領導人,後來又成為一二○師衛生部門的負責人。解放戰爭時期,他在彭德懷部隊中負責衛生工作,有"紅軍華佗"和"紅色神醫"之稱。

賀彪不但醫術高明,而且也為我軍初創時期和建國初期人民醫療衛生事業作出了貢獻。

許多在紅軍醫療戰線工作過的老同志都記得,在當時艱苦的條件下,紅二方面軍的衛生工作已形成了一定的規模:有前方和後方醫院,有治療和防預體系,有完整的組織系統和人才梯隊。這一切都與賀彪密切相關。在抗戰時期,賀彪領導的一二○師衛生部門已開始了科研和人才教育。我軍最早、最正規的醫療衛生人才教育基地,也就是後來的第四軍醫大學的建立,就有賀彪的心血。賀彪是我國走"中西醫結合之路"的主張者,在解放初期就受到毛澤東的當面肯定。解放後,賀彪擔任了國家衛生部副部長,並同其他衛生部領導一起,為發展人民醫療衛生事業,做了一系列開創性工作,多次受到周恩來和其他中央領導人的高度評價。

夫人陳凱

賀彪的夫人陳凱也是一名紅軍時期的老幹部。

1940年,身為一二○師衛生部長的賀彪,已經是31歲的老革命了。

于是,解決賀彪的個人問題便成了賀龍、關向應和戰友們的一件大事。也正在這時,美麗、善良的陳凱走進了賀彪的視野。

陳凱是一二○師戰鬥劇社新來的姑娘,那年剛20歲。這位祖籍安徽,原名竇守瑜的姑娘,1934年到天津求學,受姐姐陳晶的影響,參加了"一二·九"學生運動,後來又加入了婦女救國會。並經天津婦委書記和姐姐的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39年3月,經天津地下黨介紹,她更名陳凱奔赴晉察冀軍區,5月到達一二○師戰鬥劇社。

陳凱能寫、會唱,還會編節目、出快板,在幾次活動中,贏得了賀龍師長和關向應政委的好評……在一次活動中,賀龍看著眼前的陳凱,再看看身邊的賀彪,心裏突然一亮,忙與關向應和其他同志來當"紅娘"。

幾次"巧遇"後,賀彪和陳凱終于有了單獨接觸的機會。而那時的陳凱卻感到突然,她來到戰地是一心參加革命的,沒想到才來了一年,就涉及到婚姻,而且對方還是一位身經百戰的老紅軍。她心裏很矛盾,但她很快就被賀彪的人品所吸引,並與其結為連理,一直伴隨賀彪南征北戰,最後也在國家衛生部擔任部門領導。

與鄧小平

在鄧小平的女兒鄧榕(即毛毛)撰寫《我的感情流水賬》(即後來結集出版的《我的父親鄧小平在"文革"歲月》)中,毛毛披露了鄧小平與親家賀彪兩位老革命友情的故事。

在鄧小平一家下放江西勞動期間,最讓鄧小平夫婦疼愛的女兒毛毛突然告訴一家老小:"賀平要到江西來!"

毛毛沒頭沒腦的一句話,給那個在缺乏歡樂時代的沉悶家庭帶來一絲輕松。雖說當時政治鬥爭佔據了人們的生活空間,但年輕人已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青春的氣息總是能改善家庭的氛圍。

毛毛的一句話使全家有點像在雲霧中。有人開門見山問道:賀平是誰?

一人發問,全家都屏住呼吸等待下文。賀平是誰?一兩句話恐怕誰也說不清。毛毛的回答倒很幹脆:賀彪的老三!

"嗯!"鄧小平嚴肅的面孔掛著笑意,"賀彪我認得--有本事,骨頭也硬!"

鄧小平的話似乎沒談女兒的親事,他的話,完全是在談對未來親家的印象,但這句話卻很有內容。換言之,他是從未來親家的家教來認識未來女婿的。

賀家與鄧家的深情厚意,從毛毛的筆下流露出來。

"文革"之初,中國的兩顆政治巨星從政壇上墜落,一是"頭號走資派"劉少奇,二是鄧小平。這件事雖然與賀彪家沒什麽直接聯系,但從後來的歷史結果看,這場運動必然殃及無辜。不久,賀龍被打倒,"賀龍黑幹將"賀彪被審查。

1970年7月,賀彪被特偵組的人押解到江西永修縣"五七"幹校。衛生部許多人都在幹校,但因賀彪已被打入"另冊",所以特偵組的人將他放到鳳凰山的山溝中,並宣布賀彪為"無產階級專政對象,強迫勞動,繼續審查"。陳凱也被下放永修幹校勞動。

在那個黑白顛倒的年月,賀家的命運進入了低谷。苦難的歲月,賀彪和陳凱一邊憂國憂民,一邊惦記著幾個分散在外的孩子。

無疑,賀平從下放地湖南寄來的一張姑娘的照片,打破了父母沉寂的生活……

鄧小平幹什麽事都特別認真。

定個兒女親事,竟也好像決定國家大事一樣的正式

毛毛撰文回憶了她與賀平認識的過程:

也就是1971年下半年,我還在陝北的黃土地上的時候。著名老將軍呂正操的女兒呂彤岩從中國醫科大學畢業,正好分配到離我們村子五裏地的公社衛生院當醫生。在陝北這個遙遠的窮鄉僻壤,竟然會遇到熟人,我真是高興極了。我常常抽空走到公社,找呂彤岩玩兒。有一天,我們聊著在北京熟悉的生活和熟悉的人,她突然說:"唉,我認識一個人,叫賀平,一定跟你合得來。我要介紹你們認識!"呂彤岩是個說幹就幹的幹脆人,在回北京的時候,還真的去找人,並且生拉硬扯地讓我們通上了信。

對今天的人而言,這無疑是一種苦澀而又浪漫的愛情。在這種姻緣中,有毛毛與賀平的真摯情感,也有兩個革命家庭的情緣。

再後來,賀平與毛毛結為夫妻。自然而然,賀彪、陳凱與鄧小平、卓琳結為親家。在這對年輕的夫妻和兩對年老的革命夫妻未來的歲月裏,又續寫了感人的情誼。

鄧小平、賀彪見面,隻說一些往事和對孩子的教育,

很少說政治……但卻很談得來

1972年初夏,賀平的到來,給兩家帶來的不僅是親情的團聚,更多的是對未來的希望。他帶來的許多信息,打破了兩家在流放歲月的沉寂。那些年月,總是孩子、戰友們的到來,總是許多"小道訊息"能給兩家的老人帶來歡樂。

軼事

逾牆逃宴

1925年初秋,賀彪率醫療隊在湖北麻城蹲點。大革命失敗後,麻城曾爆發過著名的黃(安)麻(城)起義,是紅四方面軍發祥地之一。然而,這塊浸染了紅四方面軍將士鮮血的土地,解放十多年了仍然還較貧窮,不少民眾難得溫飽。這使得賀彪十分憂慮,常常唏噓感嘆。一天,他和屬下張自寬到了該縣林店公社,調查當地自種自製中草葯的情況,以便總結經驗,在農村合作醫療中推廣。在林店,賀彪和民眾吃一樣的飯;晚上則在一所農村中學教室休息,幾張課桌一拼湊,就成了床鋪。

工作告一段落,即將離開的前一天晚上,公社領導趕來同賀彪交換看法,提出要請他倆吃頓便飯,表表心意。賀彪表示,你們的心意我領了,便飯可免。但公社的同志堅持要宴請,並說明明天上午來接他們。夜深了,賀彪躺在課桌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睡。他對張自寬說:解放都十幾年了,麻城鄉親還這麽貧窮,實在對不起那些死難的戰友,這頓便飯怎麽能咽得下去啊?他倆一商量,決定不辭而別。

雄雞初鳴,賀彪喊醒張自寬,收拾行裝,匆忙上路。可來到大門口才發現"鐵將軍"把門。無奈,隻好逾牆而過了。于是張自寬先將年近6旬的賀彪扶上牆頭,他再翻到牆外,然後,將賀彪同志從牆頭上接下來。倆人互相拍拍身上的塵土,向縣城方向走去。此時,東方剛剛泛起一抹魚肚白。

前不久,已過古稀的張自寬老人,向筆者展示了他曾為此寫下的一首打油詩:"借宿林店中學堂,攪擾師生心惶惶;又恐明日受款待,拂曉不辭學跳牆。"

一首小令

京城著名書法家大康先生曾書寫過賀彪的一首《三台令·悼賀帥》,詞雲:"青史終辨忠奸,含冤憤別世間;元戎胸存浩氣,偉業璀璨人寰。"賀彪同志的這首小令寫于1973年春末,那時,"四人幫"正肆虐橫行,賀龍元帥的冤案尚未平反昭雪。

"文革"中,作為賀龍元帥的老部下,賀彪也陷入了"二月兵變"冤案中。由于他性格耿直,寧折不彎,遭受了不少精神和皮肉之苦。後來,由于周恩來總理的幹預,他才得以結束在江西山區的勞動改造生活,和夫人一起回到北京治病。

1973年春末的一天,賀龍元帥的夫人薛明突然來到賀彪夫婦當時居住的簡陋的家中,令他們驚詫不已。原來,賀龍元帥身陷囹圄,一時間,妻離子散,薛明被押解到貴州偏僻山區。林彪墜機身亡後,薛明才結束了兩年的"監管"生活,回到了北京。望著滿臉病容、行動遲緩、一路擠公交汽車而來的薛明,賀彪夫婦心中陣陣酸楚。劫後重逢,他們有說不完的話。交談中,賀彪才知道,賀龍元帥已于1969年6月9日含冤去世。大革命時期從事黨的秘密工作的賀彪,自洪湖的艱苦歲月開始,就在賀龍的麾下浴血奮戰……從萬裏長征,到陝北會師,從晉綏抗敵前線,到西北解放戰爭戰場,在長期革命鬥爭的艱苦歲月中,他們結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誼。聞聽追隨多年的老首長,竟遭如此境遇,賀彪心如刀絞,禁不住老淚縱橫。

送走了薛明,他提筆寫下了前面提到的那首小令。

不再釣魚

1982年12月,賀彪從總後勤部副部長的崗位上退了下來,隨後,被選舉為中顧委委員。戎馬生涯,半生勞頓,以及"文革"中慘遭迫害,使賀彪的類風濕病日趨嚴重。他經年累月忍受著全身關節疼痛,除參加中顧委的活動外,還埋頭于黨史、軍史的研究,先後出版了60餘萬字的專著和回憶文章。

賀彪唯一的娛樂愛好,就是同外交部的幾位離休老伙伴們一起打橋牌,方式是牌友輪流坐庄,並提供茶食。但他身邊的工作人員知道,賀彪同志還有一個愛好,那就是:垂釣。賀彪晚年曾回憶道:"我出生在江陵水鄉,到13歲時,我已是家中一個像樣的勞動力了,舉凡插秧割谷、耕耘鋤耙、採藕捕魚等農活,我都熟練地掌握了。"也因此,身邊的工作人員都勸他去釣魚,以強身健體。那時,京郊的養魚塘已是星羅棋布,家中的釣竿也是現成的。經幾次勸說,老人同意了。

1986年春末的一天,賀彪等人來到京郊駐軍某部農場垂釣。駐軍負責人尊敬這位年近八旬的老首長,端水遞茶,很是熱情。這倒令老人十分不安,認為耽誤了人家的工作。那天,老天不作美,風向不合,魚總是不上鉤。一個上午下來,竟沒有釣上魚!臨近中午,賀彪起身告辭。駐軍負責人留他吃飯,並特意說明:餐桌不上酒,伙食用料是戰士們生產的,未從市場上購買任何東西。說到這個份兒上,老人表示客隨主便。

飯後回到家中,賀彪驚訝地發現,車上帶回了幾十斤鮮魚!他把照顧他的小戰士喊來,查問緣由。小戰士告訴他,是部隊的同志趁午飯間隙,專門從魚塘裏打撈的。小戰士還說:釣不上魚,撈了一點兒,沒有什麽大不了。聽了這些話,賀彪沉默不語。雖沒有批評任何人,但看得出,他心裏十分不安。過了一會兒,老人說:"把魚具收拾好吧!我老了,不再釣魚了!"

此後的十幾年中,老人再也沒有去釣過魚。那一小捆釣魚竿,便靜靜地靠在儲藏間堆放雜物的屋角裏。

"還將老骨去沃田",是賀彪首長晚年詞作中的一句。正如這一詩句,賀彪的骨灰,就撒在京西那片肥沃的土地上。而他廉潔自律、剛正不阿的優良品質,卻永遠珍藏在許許多多人的心中。

悼小平詞

慟聲震地,

驚夢斷,

九州瀟瀟苦雨。

駕鶴南去何匆匆,

留得長虹為路。

合目影近,

側耳聲遙,

淚簾難鎖住。

遺恨長存,

無緣送君登路。

卻憶少年風流,

即錚錚鐵骨。

滄海橫渡,

心懷濟世奠奇功,

隻手藍圖繪足。

浩海滔滔,

狂瀾力挽,

英雄無覓處。

殊勛銘刻,

華夏昭昭史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