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貶值

貨幣貶值

貨幣貶值(又稱通貨貶值,Devaluation)是貨幣升值的對稱,是指單位貨幣所含有的價值或所代表的價值的下降,即單位貨幣價格下降。貨幣貶值可以從不同角度來理解。

  • 中文名稱
    貨幣貶值
  • 外文名稱
    Devaluation
  • 又稱
    通貨貶值
  • 對稱
    貨幣升值

​基本定義

早期的定義

早期典型的貨幣是用製作的硬幣,其中的重量及貴金屬的比例均由政府訂定。當政府需要錢但又缺乏貴金屬時,會減少硬幣的重量或貴金屬的比例,使得貨幣的內在的價值變低,這就是貶值。

後來發行了紙幣,在使用金本位或銀本位的貨幣製度下,政府允許民眾將紙幣兌換為等值的金或銀。當政府缺乏貴金屬時,會直接降低紙幣與金或銀的兌換價值,這也是貶值的一種,稱為法定貶值。

現代的定義

現代的貨幣多半為法幣,本身沒有內在價值。在總量經濟學中,一貨幣的價值取決于該貨幣的總需求及總供給之間的關系。而不同國的匯率政策也有不同,有些國家使用浮動匯率製,而有些國家使用固定匯率製,其貨幣相對美元或其他主要貨幣的匯率為一定值。

貨幣貶值貨幣貶值

在使用固定匯率製的國家,固定匯率是靠法定強製的資本管製或是靠政府調節外匯存底來維持。不過在遇到持續的資本外流或貿易赤字時,可能會降低其匯率或改為浮動匯率,因此造成貨幣的貶值。

在一個開放的匯率市場中,若已預期一貨幣將要貶值,投機客就會賣出貨幣,兌換為其他外幣,使該貨幣外匯存底減少,增加貨幣貶值的壓力,若一國家的外匯存底已減到零,就會因無法再將貨幣兌換為外幣而發生貨幣危機。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格曼及奧伯斯法爾提出一個模型,提到當一個國家的名義匯率等于實際匯率(考慮不同國家之價差後調整的匯率)時就會發生貨幣危機。不過實務上貨幣危機一般會發生在實際匯率已低于名義匯率的情形下,其原因是由于投機客沒有完整的資訊,有時當一些國家的匯率貶值後,其外匯存底已相當低,這樣的國家就會成為投機客攻擊的目標,這種情形下,匯率會快速且大幅的貶值,亞洲金融風暴就是這樣的情形。

一般而言,持續的通貨膨脹不會視為貨幣貶值,不過當通貨膨脹到一定程度後,其貨幣相對黃金(或其他的外幣)的匯率會自然下降,尤其是在一個國家有持續性預算赤字,不考慮借貸而以發行貨幣來處理時(常常是惡性通貨膨脹的原因)更是如此,這種情形下的通貨膨脹即可視為貨幣的貶值。

當一國家的貨幣嚴重貶值時,一般會發行新的貨幣以設法改善此情形,如2005年土耳其的裏拉及羅馬尼亞的列伊、2002年阿根廷的比索、1998年俄羅斯的盧布、1949年中華民國的金圓券及新台幣、1946年匈牙利的福林、1923年的德國馬克。相反的,一國家會因其經濟情形的好轉、設法降低通貨膨脹、或吸引外來投資者等原因而使其貨幣升值。

貶值緣由

匯率工具常用于調節一國國際收支失衡,各國政府都希望使用匯率工具使失衡的國際收支恢復平衡,特別是當一國國際收支出現逆差時,多使用本幣貶值的策略,希望通過本幣的貶值,一方面降低本國出口商品的外幣價格,增強本國出口商品在國際市場的價格競爭力,從而促進出口,增加出口額,另一方面,提高外國進口商品在本國市場的本幣價格,降低外國進口商品在本國市場的價格競爭力,從而減少進口。總之,通過本幣匯率的下調擴大出口,縮減進口,使貿易收支以至國際收支逆差縮小,恢復平衡,甚至出現順差。

貨幣貶值貨幣貶值

然而,本來應該順理成章的事情,具體操作起來,卻發現往往事與願違。本幣的貶值並沒有及時或者根本沒有改善國際收支狀況,甚至惡化國際收支。加大了一國的國際收支逆差,我們稱這種現象為貨幣貶值的國際收支效應失靈。

貨幣貶值的國際收支效應失靈現象歷來就存在,但近年顯得尤為突出。1997年的東南亞金融危機中,象泰國、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菲律賓、新加坡、韓國等國的貨幣貶值均在30%—70%之間,貶值幅度之大實屬罕見。然而,這些國家的國際收支卻在相當長時期內沒有得到根本改善,近年俄羅斯金融危機,土耳其金融危機,巴西金融危機,阿根廷金融危機,這些國家的貨幣也嚴重貶值,但貨幣貶值的國際收支改善效應卻不明顯。與此相反,中國頂住1997年東南亞的金融風暴沖擊,堅持人民幣不貶值,實際上人民幣匯率還穩中有升,但我國的國際收支狀況卻一年好過一年,外匯儲備連年成長,從1997年底的不足1400億美元成長到2002年底超過2500億美元。匯率貶值效應為什麽失靈,人民幣不貶值國際收支盈餘反倒增加,這一問題值得大家認真探討。

貶值解釋

國際收支調節理論作為國際金融理論的重要組成部份,它研究國際收支的決定因素,國際收支失衡的原因及消除失衡的調節措施等問題。國際收支調節理論歷來得到經濟學家廣泛而深入的研究,他們分別從不同層面、不同角度來探討國際收支從失衡恢復到平衡的條件,並提出各自不同的解決國際收支失衡問題的政策主張,其中以彈性分析法、貨幣分析法、吸收分析法、結構分析法最具代表性。

貨幣貶值貨幣貶值

盡管各種國際收支調節理論大多沒有專門探討貨幣貶值的國際收支效應失靈問題,但各種不同的國際收支調節理論對運用本幣貶值措施改善國際收支均探討了應具備的條件,或前提條件或假設條件,當這些假設不成立或前提不滿足時,其結論便會出現偏差,也就是“失靈”問題。對當代貨幣貶值調節國際收支效應失靈問題的研究,我們發現,因為這些假設不成立或前提不滿足,作為解釋變數能解釋一些失靈問題發生發展的原因。

分析方法

彈性分析法

彈性分析法是英國劍橋大學教授瓊·羅賓遜根據馬歇爾的個體經濟學及局部均衡分析方法研究國際收支調節特別是貨幣貶值改善一國國際收支的條件的理論,是最直接研究本幣貶值的國際收支效應理論。

彈性分析法的基本結論是:要通過本幣貶值改善國際收支狀況,必須滿足馬歇爾一勒納條件,即本國出口商品的需求彈性(ex)與本國進口商品的需求彈性之和要大于1,也就是:em+ex>1

彈性分析法還有一些假設條件,與彈性本身有關的包括本國出口商品的供給彈性無窮大。從彈性分析法尋找一國貨幣貶值不能改善一國國際收支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

1、出口商品的國際市場需求彈性不足,本國出口商品的需求變動率小于本幣的貶值率,本幣的貶值即本國出口商品國際市場外幣價格的下降,不能刺激國際市場對本國出口商品足夠的需求欲望,形不成實際出口的相應擴張,或出口量有擴張,但出口額沒有成長。

2、進口商品的國內需求彈性不足,本國進口商品需求量的變動率小于本幣的貶值率,即由于本幣貶值造成的外國進口商品在國內市場價格的上漲並不能阻止國內市場對外國進口商品的需求,形不成實際進口的相應縮減。

3、本國出口商品供給彈性的有限,造成本國出口商品即使有足夠大的國際市場需求,而出口商品供給不足,形成缺口,約束了通過本幣貶值改善國際收支的水準。

分析研究當代國際市場,競爭激烈,供給過剩,加上進口限額、進口許可證等非關稅壁壘,造成需求彈性不足,貶值國進口的多為高技術的生產設備或緊俏的生活必需品,對價格的上漲反應不靈敏,由于產業結構難以調整或閒置資源特別是資本有限,又難以形成足夠的本國出口商品的供給彈性大,匯率變動的國際收支效應失靈便難以避免。

貨幣分析法

貨幣分析法是20世紀70年代美國芝加哥大學的經濟學家羅納特·蒙代爾及哈裏·約翰遜等人運用貨幣主義學說研究調節國際收支問題的理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接受和採用的主要理論即是貨幣分析法。

貨幣分析法的基本方程式是:r=md—d

式中,日表示來自國外的貨幣供應基數,md表示國內名義貨幣的需求量,d表示國內的名義貨幣供應量。日為正數表示國際收支順差,r為負數表示國際收支逆差。

這個方程式告訴我們,國際收支逆差,實際上就是國內的名義貨幣供應量超過了國內名義貨幣需求量,因此,國際收支是一種貨幣現象。

在分析匯率貶值對一國國際收支失衡的調節作用時,貨幣分析法認為,貨幣貶值首先會提高貿易商品的國內價格,並通過貿易商品與非貿易商品的替代作用,使非貿易商品的價格也會提高,物價水準的提高將意味著實質貨幣餘額的下降,從而導致對名義貨幣餘額需求的增加,在貨幣供應量不變的情況下,人們必然會通過出售商品和金融資產來滿足增加的名義貨幣需求,從而改善國際收支狀況。但是,本幣貶值改善國際收支狀況的效應隻有在貨幣供應縮減或保持不變的基礎上才會產生,否則,貨幣供應量的增加沖抵了由本幣貶值引起的名義貨幣需求量的增加,國際收支將得不到改善甚至會更加惡化。

貨幣分析法關于貨幣貶值改善國際收支狀況提出的政策建議,實際上是緊縮銀根、緊縮需求,緊縮銀根常常會帶來經濟蕭條,也就是以犧牲經濟成長來換取國際收支平衡。盡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開出了削減政府預算,東南亞金融危機中,貶值國大都沒有完全採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建議,政府沒有嚴格地限製貨幣發行,更使貨幣供給沖抵了貨幣貶值的國際收支效應,這也是一個重要原因,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尤其如是。

吸收分析法

吸收分析法是由西德尼·亞歷山大等經濟學家在20世紀50年代提出的以凱恩斯總量經濟學為基礎的國際收支調 節理論,這一理論從凱恩斯的國民收入方程式入手,研究總收入與總支出對國際收支的影響,並提出了相應的政策主張。

吸收分析法的基本方程式是:b=y—a

式中,b表示國際收支差額,y表示國民收入,a表示總吸收,即一國的消費與投資之和。這一等式告訴我們,當國民收入大于總吸收時,國際收支為順差,當國民收入小于總吸收時,國際收支為逆差,當國民收入等于總吸收時,國際收支為平衡狀態。

吸收分析法從巨觀經濟的整體角度來考察貶值對國際收支的影響。這一理論認為、一國貨幣貶值要起到改善國際收支的作用,必須有閒置資源的存在,隻有存在閒置資源時,貶值後閒置資源流入出口,產品生產部門,出口才能擴大。其次,出口擴張引起國民收入成長,貶值才能最終改善國際收支,並且,邊際吸收傾向應小于 100%,貶值時增加的國民收入才會大于總吸收,國際收支才能改善。吸收分析法還提出了自己的政策搭配方案來解決國際收支失衡問題,如存在閒置資源,採用貨幣貶值政策與擴張性財政貨幣政策搭配,如不存在閒置資源,則採用貨幣貶值政策與緊縮性財政貨幣政策搭配,用貨幣貶值的辦法來改善國際收支。

吸收分析法的原理告訴我們,閒置資源的存在是貨幣貶值改善國際收支狀況的重要條件,但分析近幾年匯率貶值國家特別是東南亞國家的實際狀況,資本短缺的“瓶頸”效應是導致貨幣貶值國際收支效應失靈的重要原因。盡管金融危機中,伴隨匯率下跌,導致生產衰退形成工人失業,但與匯率下跌同時出現的是大量資本外流,勞動力資源閒置與資本短缺同時並存,資本的短缺限製了閒置資源的利用,形不成新的生產能力來增加國民收入,同時,本應緊縮由消費與投資形成的總吸收卻難以縮減,很難保證邊際吸收傾向小于100%,因此,盡管貨幣貶值,也改善不了國際收支狀況。

結構分析法

結構分析法是形成于20 世紀70年代的從經濟成長的供給方面研究導致國際收支失衡的原因及相應政策主張的理論。結構分析法指出,國際收支逆差尤其是長期性的國際收支逆差,既可以是長期性的過度需求所致,也可能是長期性的供給不足所致,而長期性供給不足的原因往往是經濟結構失衡。

結構分析法指出,引起國際收支逆差的長期性供給不足有以下表現形式:

(1)經濟結構老化,經濟結構不能適應世界市場的變化、使原來在國際市場上具有競爭力的商品失去競爭力;

(2)經濟結構單一,表現為單一的出口商品或出口行業;

(3)經濟結構落後,出口商品對收入的彈性低卻對價格的彈性高。

進口商品對收入的彈性高而對價格的彈性低,本國經濟的成長不能拉動出口,而外國的經濟成長卻會導致進口的成長。因此,結構分析法主張國際收支的調節政策的重點應放在改善經濟結構和加速經濟發展方面,結構分析法還認為,單純的貨幣貶值實際上根本不能解決大多數開發中國家的長期性的國際收支逆差問題。

大多數東南亞國家經濟起飛于20世紀七、八十年代的發達國家產業大調整時期,它們以出口為導向,瞄準發達國家市場的空檔,以低成本,低附加值產品大量出口,獲得了經濟的發展,然而,時過境遷,國際市場已發生巨大的變化,但它們的經濟結構卻沒有得到相應的調整,經濟結構老化、單一、落後是普遍現象。像巴西、阿根廷這些南美國家,本欲以進口替代政策改變國內的經濟結構,然而由于諸多原因的限製,經濟結構的改善沒有達到預期目標,又大多背上沉重的債務負擔,經濟發展遲緩,因此,貨幣貶值的國際收支效應失靈便在所難免。

市場影響

貶值陷阱

差不多所有的歷史文獻包括上述幾種主要的理論,解釋貨幣貶值國際收支效應失靈時幾乎都有一個基本假設;兩個國家、兩種貨幣,即隻有本國與外國、本幣與外幣,本幣貶值即是外幣升值。然而,現實的情況是,全球有200來個經濟體。出于主權的考慮,幾乎每個經濟體都有自己的貨幣,因此,一種貨幣面對的不是一種外幣而是多種外幣,外國也是一個集合概念、一個國家的外國,同時也是它國的外國,每個國家面對的是一個共同的而不是分割的國際市場,況且出口市場也並不是無限的,而是有限的。進口國還會設定很多進口限製措施。國家之間僅存在貿易伙伴關系,還存在出口競爭。

貨幣貶值貨幣貶值

為簡便起見,假設某一商品的國際市場隻有 a、b兩個供應國即出口國為出口競爭關系,其他國家均為需求國即進口國,a、b各佔市場份額50%,首先,a國的國際收支出現逆差,為改善其逆差狀況,採用貨幣貶值政策,a國的貨幣貶值有效。增加了出口,而擴大的份額正是b國喪失的份額。b國不甘心份額的減少。也採取貶值措施、爭回失去的份額,由此開始產生一輪又一輪惡性貶值競爭,形成貶值陷阱,以下模型應能形象地說明貶值政策的無效性。

首先,從單個國家來看,a、b兩國的每一輪貨幣貶值都是有效的,第一輪貶值中,a國貨幣貶值10%,市場份額由50%增加到75%,出口需求彈性2.5(2.5=25%/10%),b國的貶值同樣也是有效的, b國貨幣貶值10%後市場份額由剩下的25%恢復到50%,彈性也是2.5,第二輪貶值同樣具有彈性,且同樣有效,如此可以迴圈往復。

其次,從整體而言,貶值卻是無效的,因為,經過兩輪甚至多輪貶值,市場份額又回到初始狀態,仍然是50%對50%。再深入的結論是,這種貶值對改善一國的國際收支無效,它實際上會惡化一國的國際收支,並通過聯動效應、惡化所有參與惡性貶值競爭國的國際收支。經過兩輪貶值後,兩種貨幣的匯率比初始期均貶值19% (19%=100%-90%x90%),而市場份額卻保持不變,即出口量保持不變,意味著兩個國家的出口收入均下降19%,這種從單獨一次來看貶值有效,而從整體來看貶值無效的現象,借用凱恩斯的“陷阱”一詞,稱之為“貶值陷阱”。

貶值陷阱是一個怪圈,因為從每一輪貶值來看,好似效果都很明顯,刺激了各國運用貨幣貶值政策來解決國際收支問題的偏好,而將效果不明顯歸咎于貶值力度不夠,從而更加大幅度貶值。然而,這種貨幣貶值的結果卻使國際收支狀況更加惡化,是無效的,而且連帶其他國家同陷國際收支失衡泥潭。

在分析貨幣貶值的國際收支效應時,傳統理論中認為存在“了曲線效應”,認為貨幣貶值政策在短期內是無效的.但在長期卻是有效的,通過對“貶值陷阱”的分析,結論正好與此相反,在現代國際經濟金融環境下除非貶值能導致國際市場規模的擴大,比如超過貶值形成的國際市場價格下降,產生替代效應,進口國的消費者會減少對本國生產的其他消費品消費,而增加對進口商品的消費,從而擴大國際市場規模,否則,貨幣貶值政策隻在短期內(甚至極短期內)有效,而在長期無效。即使出現替代效應,又會引起進出口國的貿易摩擦,甚至貿易戰,導致進出口國經濟關系以至政治關系的惡化,也難以形成好的效果。

國際遊資沖擊

國際遊資是指那些在國際金融市場遊蕩以投機獲利為目的的短期流動資本。國際遊資對一國國際收支的沖擊源于一國國際收支平衡表中無貿易和投資背景的純粹以投機獲利為目的的短期資本的流入與流出在國際收支平衡表中的比重不斷增大。

大家知道,國際收支平衡表中的官方結算差額分為兩大部份,一是經常項目,二是資本項目.由于過去的資本項目比重相對較小,以往的國際收支理論均將重點放在經常項目特別是貿易收支,假定解決了貿易收支問題便解決了國際收支問題,然而,現在的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經濟金融化、全球化的深入發展。產生了巨額的國際資本流動,包括長期資本流動和短期資本流動,長期資本流動對匯率的變動不甚敏感,而短期資本對匯率變化的靈敏度非常高,本幣的些許貶值可能形成巨額的短期資本流出,造成對國際收支的強烈沖擊。全球外匯市場日均成交量在1.5萬億美元以上,絕大部份是無貿易和投資背景的資本流動,特別是套利和套匯資本的流動。

貨幣貶值貨幣貶值

短期資本即國際遊資的沖擊作用反映在下列幾方面:一是它的無序性,政府除非採取強製性管製措施很難預測和管理短期資本的流入和流出。二是它對匯率變化的高度敏感性,如果某國貨幣的匯率或利率上升或預期上升,遊資便大量涌入,一旦一國貨幣匯率或利率下調,遊資便大量涌出,在貨幣貶值的情況下,要留住遊資不致涌出,隻有提高利率,這又會導致通貨膨脹也是貨幣貶值國最不願看到的結果。三是無時滯性。匯率貶值對國際短期資本流動的影響卻沒有時滯,是迅速而且劇烈的,也許在一國貨幣貶值政策還沒有實行而隻是存在貶值預期時,國際遊資的流出就已開始,一旦貨幣真的貶值,遊資的流出便無法控製。貨幣貶值對貿易收支即使有正面影響,也有一個時滯過程,而對短期資本流動的負面影響,卻沒有時滯甚至會提前,在貶值的初期,國際收支狀況惡化便在所難免。綜觀 20世紀90年代後期至今陷入金融危機的國家,危機前大多對國際短期資本的流入不加限製或很少限製,靠短期資本的盈餘來支撐國際收支,造成貶值時的巨額資本逆差,形成了不可收拾的局面。

貨幣貶值的國際收支效應失靈原因多種多樣,傳統的國際收支調節理論已難以解釋現代國際收支失衡問題,匯率工具的作用也越來越弱,逆差國想通過匯率貶值改善國際收支,這種低層次的價格競爭方式已無法達到目的、貶值國也許隻有通過產業結構的最佳化,產品質量的提高,來提升本國產品的核心競爭力,增強整體經濟實力,合理控製貨幣的供應量,合理配置資源,才能長期而且有效地改善國際收支狀況。

對百姓的影響

那麽,人民幣匯率持續下跌,到底和我們老百姓有啥關系?

貨幣貶值貨幣貶值

今年兌換一萬美元需多花255元人民幣

首先,讓我們來算一筆賬。顯而易見,人民幣不值錢了,就意味著需用更多的人民幣來兌換外幣。那麽,要多花多少呢?假設我們需要兌換一萬美元,按昨天(2月27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來算,即1美元等于6.1224元,兌換一萬美元需要61224元人民幣。但是如果是在去年的12月31號兌換的話,那會兒的中間價為6.0969,即兌換一萬美元隻需60969元,比前者整整少了255元。

哪些人受影響?

1、海淘族:觀望一下再出手

眾所周知,國外一些大牌的衣服和化妝品的售價要遠低于大陸的專櫃的售價。于是有很多人選擇通過國外的網站來購物或找國外的朋友進行代購。近幾年,隨著人民幣對美元的不斷升值,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海淘的隊伍中。誰料,近日人民幣開始轉升為跌,這就相當于衣服飾品集體漲了價。還買不買?再觀望一下吧。

2、留學生:學費沒漲,隻是人民幣貶值了

隨著國民收入的提高和人民幣的升值,出國留學已不是什麽新鮮事。但是最近人民幣跌的有點狠,在外的留學生難免會算上一筆賬。假設一名留學生每年的開銷為3萬美元,按以上的資料來計算,一年大概要多花近800元。

3、驢友:我還去不去旅遊?

春暖花開,很多人計畫著去美帝溜達溜達。在人民幣單邊升值的情況下,出境消費刷銀聯額度卡最劃算,因為最長可達56天的免息期可以讓消費者盡量延後購匯還款的時間,從而享受期間人民幣升值的好處。不過近期人民幣的表現讓驢友們犯了難,我還去不去了?

外幣理財產品收益看漲

看來人民幣貶值,短期內不易旅遊、海淘,那麽就一點好處也沒有嗎?當然不是。

隨著美聯儲退出QE和美元升息預期的增強,投資者開始看好美元資產。事實上,從去年開始,一些高凈值的客戶已經開始有意識地增加美元持有。某銀行工作人員表示,不少客戶已經動用了每年可用全部換匯額度,即5萬美元的上限,通過這個方式逐步增加美元資產配置。

在上述背景下,近期一些中資銀行的外匯理財產品收益率也不斷上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