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政策

貨幣政策

貨幣政策是指政府或中央銀行為影響經濟活動所採取的措施,尤指控製貨幣供給以及調控利率的各項措施。

  • 中文名稱
    貨幣政策
  • 外文名稱
    Monetary policy
  • 頒布單位
    中央銀行
  • 目的
    影響經濟活動

基本概念

狹義貨幣政策

貨幣政策

指中央銀行為實現其特定的經濟目標而採用的各種控製和調節貨幣供應量或額度量的方針和措施的總稱,包括信貸政策、利率政策和外匯政策。

廣義貨幣政策

指政府、中央銀行和其他有關部門所有有關貨幣方面的規定和採取的影響金融變數的一切措施。(包括金融體製改革,也就是規則的改變等)

區別

兩者的不同主要在于後者的政策製定者包括政府及其他有關部門,他們往往影響金融體製中的外生變數,改變遊戲規則,如硬性限製信貸規模,信貸方向,開放和開發金融市場。前者則是中央銀行在穩定的體製中利用貼現率準備金率,公開市場業務達到改變利率和貨幣供給量的目標。 目前中國實行的是:穩健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

主要種類

根據對總產出的影響方面,可把貨幣政策分為兩類:擴張性貨幣政策(積極貨幣政策)和緊縮性貨幣政策(穩健貨幣政策)。在經濟蕭條時,中央銀行採取措施降低利率,由此引起貨幣供給增加,刺激投資和凈出口,增加總需求,稱為擴張性貨幣政策。反之,經濟過熱、通貨膨脹率太高時,中央銀行採取一系列措施減少貨幣供給,以提高利率、抑製投資和消費,使總產出減少或放慢成長速度,使物價水準控製在合理水準,稱為緊縮性貨幣政策。

主要措施

運用貨幣政策所採取的主要措施包括八個方面:

第一,控製貨幣發行。 

第二,控製和調節對政府的貸款。

第三,推行公開市場業務。

第四,改變存款準備金率。 

第五,調整再貼現率

第六,選擇性額度管製。

第七,直接額度管製。

第八,常備借貸便利。

主要作用

貨幣政策(Monetary Policy)是通過政府對國家的貨幣、信貸及銀行體製的管理來實施的。貨幣政策的性質(中央銀行控製貨幣供應,以及貨幣、產出和通貨膨脹三者之間聯系的方式)是總量經濟學中最吸引人、最重要、也最富爭議的領域之一。一國政府擁有多種政策工具可用來實現其巨觀經濟目標。其中主要包括:

貨幣政策

(1)由政府支出和稅收所組成的財政政策。財政政策的主要用途是:通過影響國民儲蓄以及對工作和儲蓄的激勵,從而影響長期經濟成長

(2)貨幣政策由中央銀行執行,它影響貨幣供給。

通過中央銀行調節貨幣供應量,影響利息率及經濟中的信貸供應程度來間接影響總需求,以達到總需求與總供給趨于理想的均衡的一系列措施。貨幣政策分為擴張性的和緊縮性的兩種。

積極的貨幣政策是通過提高貨幣供應成長速度來刺激總需求,在這種政策下,取得信貸更為容易,利息率會降低。因此,當總需求與經濟的生產能力相比很低時,使用擴張性的貨幣政策最合適。

消極的貨幣政策是通過削減貨幣供應的成長率來降低總需求水準,在這種政策下,取得信貸較為困難,利息率也隨之提高。因此,在通貨膨脹較嚴重時,採用消極的貨幣政策較合適。

貨幣政策調節的對象是貨幣供應量,即全社會總的購買力,具體表現形式為:流通中的現金和個人、企事業單位在銀行的存款。流通中的現金與消費物價水準變動密切相關,是最活躍的貨幣,一直是中央銀行關註和調節的重要目標。

貨幣政策工具是指中央銀行為調控貨幣政策中介目標而採取的政策手段。

貨幣政策是涉及經濟全局的巨觀政策,與財政政策、投資政策、 分配政策和外資政策等關系十分密切,必須實施綜合配套措施才能保持幣值穩定。

根據央行定義,貨幣政策工具庫主要包括公開市場業務、存款準備金、再貸款或貼現以及利率政策和匯率政策等。從學術角度,它大體可以分為數量工具和價格工具。價格工具集中體現在利率或匯率水準的調整上。數量工具則更加豐富,如公開市場業務的央行票據、準備金率調整等,它聚焦于貨幣供應量的調整。

最終目標

貨幣政策的最終目標,指中央銀行組織和調節貨幣流通的出發點和歸宿,它反映了社會經濟對貨幣政策的客觀要求。

貨幣政策的最終目標,一般有四個:穩定物價、充分就業、促進經濟成長和平衡國際收支等。但需指出的是我國的貨幣政策目標僅僅有保持貨幣幣值穩定和促進經濟成長。《中國人民銀行法》第3條規定,中國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目標是保持貨幣幣值穩定,並以此促進經濟成長”。

穩定物價

穩定物價目標是中央銀行貨幣政策的首要目標,而物價穩定的實質是幣值的穩定。所謂幣值,原指單位貨幣的含金量,在現代額度貨幣流通條件下,衡量幣值穩定與否,已經不再是根據單位貨幣的含金量;而是根據單位貨幣的購買力,即在一定條件下單位貨幣購買商品的能力。它通常以一攬子商品的物價指數,或綜合物價指數來表示。目前各國政府和經濟學家通常採用綜合物價指數來衡量幣值是否穩定。物價指數上升,表示貨幣貶值;物價指數下降,則表示貨幣升值。穩定物價是一個相對概念,就是要控製通貨膨脹,使一般物價水準在短期內不發生急劇的波動。衡量物價穩定與否,從各國的情況看,通常使用的指標有三個:一是GNP(國民生產總值)平均指數,它以構成國民生產總值的最終產品和勞務為對象,反映最終產品和勞務的價格變化情況。二是消費物價指數,它以消費者日常生活支出為對象,能較準確地反映消費物價水準的變化情況。三是批發物價指數,它以批發交易為對象,能較準確地反映大宗批發交易的物價變動情況。需要註意的是,除了通貨膨脹以外,還有一些屬于正常範圍內的因素,如季節性因素、消費者嗜好的改變、經濟與工業結構的改變等等,也會引起物價的變化。總之,在動態的經濟社會裏,要將物價凍結在一個絕對的水準上是不可能的,問題在于能否把物價控製在經濟成長所允許的限度內。這個限度的確定,各個國家不盡相同,主要取決于各國經濟發展情況。另外,傳統習慣也有很大的影響。有人認為,物價水準最好是不增不減,或者隻能允許在1%的幅度內波動,這就是物價穩定;也有人認為,物價水準不增不減是不可能的,隻要我們能把物價的上漲幅度控製在1—2%就算穩定了;還有人認為,物價每年上漲在3%左右就可以稱之為物價穩定。

貨幣政策

充分就業

所謂充分就業目標,就是要保持一個較高的、穩定的水準。在充分就業的情況下,凡是有能力並自願參加工作者,都能在較合理的條件下隨時找到適當的工作。

充分就業,是針對所有可利用資源的利用程度而言的。但要測定各種經濟資源的利用程度是非常困難的,一般以勞動力的就業程度為基準,即以失業率指標來衡量勞動力的就業程度。所謂失業率,指社會的失業人數與願意就業的勞動力之比,失業率的大小,也就代表了社會的充分就業程度。失業,理論上講,表示了生產資源的一種浪費,失業率越高,對社會經濟成長越是不利,因此,各國都力圖把失業率降到最低的水準,以實現其經濟成長的目標。造成失業的原因主要有:

1.總需求不足。由于社會總供給大于總需求,使經濟社會的各種經濟資源(包括勞動力資源)無法得到正常與充分的利用。主要表現為:一是周期性的失業。這是在經濟周期中的經濟危機與蕭條階段,由于需求不足所造成的失業。二是持續的普遍性的失業。這是真正的失業,它是由一個長期的經濟周期或一系列的周期所導致的勞動力需求長期不足的失業。

2.摩擦性失業。當一個國家某個地區的某一類職業的工人找不到工作,而在另外一些地區卻又缺乏這種類型的工人時,就產生了摩擦性失業。

3.季節性的失業。有些行業的工作季節性很強,而各種季節性工作所需要的技術工作又不能相互替代,季節性失業可以設法減少,但無法完全避免。

4.結構性失業。在動態的經濟社會中,平時總有一些人要變換他們的工作,或者換一個職業,或者換一個僱主,有的可能調到其它地區工作,當某項契約到期時也會出現勞動力多餘。這些情況中,未找到另一個工作之前,常常會有短暫的失業。

西方經濟學認為,除需求不足造成的失業外,其它種種原因造成的失業是不可避免的現象。從經濟效率的角度看,保持一定的失業水準是適當的,充分就業目標不意味著失業率等于零,美國多數學者認為4%的失業率即為充分就業,而一些婪為保守的學者則認為應將失業率壓低到2—3%以下。

經濟成長

所謂經濟成長就是指國民生產總值的成長必須保持合理的、較高的速度。目前各國衡量經濟成長的指標一般採用人均實際國民生產總值的年成長率,即用人均名義國民生產總值年成長率剔除物價上漲率後的人均實際國民生產總值年成長率來衡量。政府一般對計畫期的實際GNP 成長幅度定出指標,用百分比表示,中央銀行即以此作為貨幣政策的目標。

當然,經濟的合理成長需要多種因素的配合,最重要的是要增加各種經濟資源,如人力、財力、物力,並且要求各種經濟資源實現最佳配置。中央銀行作為國民經濟中的貨幣主管部門,直接影響到其中的財力部分,對資本的供給與配置產生巨大作用。因此,中央銀行以經濟成長為目標,指的是中央銀行在接受既定目標的前提下,通過其所能操縱的工具對資源的運用加以組合和協調。一般地說,中央銀行可以用增加貨幣供給或降低實際利率水準的辦法來促進投資增加;或者通過控製通貨膨脹率,以消除其所產生的不確定性和頁期效應對投資的影響。

雖然目前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中央銀行普遍將經濟成長列為貨幣政策目標之一,但由于它在各國貨幣政策目標中所處的地位不同,其重要程度不盡相同,就一國而言,在各個歷史時期也並不一樣。從美國來看,高度重視經濟成長是在30—50 年代,因為當時美國面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生產嚴重下降,以及隨後出現的50 年代初的經濟衰退。而自70 年代以來,尤其是1981年裏根擔任總統之後,貨幣政策目標則以反通貨膨脹為重點。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也同樣提出了發展經濟的目標,但那是基于戰後的生產極度衰退而言,實際上,在經濟成長與穩定物價這兩個目標的重點選擇上,日本始終以穩定物價為主。聯邦德國由于吸取兩次世界大戰之後爆發惡性通貨膨脹的慘痛教訓,因而雖把經濟成長也列入政策目標之一,但在實際執行中寧願以犧牲經濟成長來換取馬克的穩定。不過也有例外,如韓國的貨幣政策目標曾一度是經濟成長為主,穩定物價被置于次要位置。

平衡國際收支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定義,國際收支是某一時期一國對外經濟往來的統計表,它表明:

(1)某一經濟體同世界其他地方之間在商品、勞務和收入方面的交易;

(2)該經濟體的貨幣性黃金、特別提款權以及對世界其他地方的債權、債務的所有權等的變化;

(3)從會計意義上講,為平衡不能相互抵消的上述交易和變化的任何賬目所需的無償轉讓和對應項目。

國際收支平衡表上經濟交易的性質而言,主要可分為兩種:一種是自主性交易,或叫事前交易,它是出于經濟上的目的、政治上的考慮以及道義上的動機而自動進行的經濟交易,如貿易、援助、贈予、匯兌等。另一種是調節性交易,或叫事後交易,它是為彌補自主性交易的差額而進行的,如獲得國際金融機構的短期資金融通、動用本國黃金儲備外匯儲備以彌補差額等。若一國國際收支中的自主性交易收支自動相等,說明該國國際收支平衡;若自主性交易收入大于支出,稱之為順差;若自主性交易支出大于收入,則稱之為逆差。

貨幣政策

判斷一國的國際收支平衡與否,就是看自主性交易平衡與否,是否需要調節性交易來彌補。如果不需要調節性交易來彌補,則稱之為國際收支平衡;反之,如果需要調節性交易來彌補,則稱之為國際收支失衡。

所謂平衡國際收支目標,簡言之,就是採取各種措施糾正國際收支差額,使其趨于平衡。因為一國國際收支出現失衡,無論是順差或逆差,都會對本國經濟造成不利影響,長時期的巨額逆差會使本國外匯儲備急劇下降,並承受沉重的債務和利息負擔;而長時期的巨額順差,又會造成本國資源使用上的浪費,使一部分外匯閒置,特別是如果因大量購進外匯而增發本國貨幣,則可能引起或加劇國內通貨膨脹。當然,相比之下,逆差的危害尤甚,因此各國調節國際收支失衡一般著力于減少以致消除逆差。

從各國平衡國際收支目標的建立來看,一般都與該國國際收支出現問題有關。美國開始並未將平衡國際收支列入政策目標,直到60 年代初,美國國際收支出現長期逆差。從1969—1971 年三年期間,國際收支逆差累計達到400 億美元,黃金儲備大量流失,這時平衡國際收支才成為貨幣政策的第四個目標。日本的情況與美國類似。50 年代以後,日本對外貿易和國際收支經常出現逆差,嚴重影響國內經濟的發展,因此才將平衡國際收支列為政策目標。1965 年以前,日本銀行在國際收支方面主要解決逆差問題,此後日本國際收支呈現出完全順差的趨勢。當時日本因致力于國內物價穩定而忽視了對順差的關註,結果導致順差的進一步擴大,並由此引起了1971 年12 月的日元升值,之後,日本銀行轉而解決國際收支順差長期化問題。英國的情況有所不同,因其國內資源比較缺乏,對外經濟在整個國民經濟中佔有較大的比重,所以國際收支狀況對國內經濟發展影響很大,特別是國際收支失衡會使國內經濟和貨幣流通產生較大的波動,因此戰後英國一直把國際收支平衡列為貨幣政策的重要目標。

中介目標

選擇目標的標準

中央銀行在實施貨幣政策中所運用的政策工具無法直接作用于最終目標,此間需要有一些中間環節來完成政策傳導的任務。因此,中央銀行在其工具和最終目標之間,插進了兩組金融變數,一組叫做中間目標,一組叫做操作目標。

貨幣政策的中間目標和操作目標又稱營運目標。它們是一些較短期的、數量化的金融指標,作為政策工具與最終目標之間的中介或橋梁,在貨幣政策的傳導中起著承上啓下的作用,使中央銀行對巨觀經濟的調控更具彈性,操作目標是接近中央銀行政策工具的金融變數,它直接受政策工具的影響,其特點是中央銀行容易對它進行控製,但它與最終目標的因果關系不大穩定。中間目標是距離政策工具較遠但接近于最終目標的金融變數,其特點是中央銀行不容易對它進行掠製,但它與最終目標的因果關系比較穩定。建立貨幣政策的中間目標和操作目標,總的來說,是為了及時測定和控製貨幣政策的實施程度,使之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以保證貨幣政策最終目標的實現。

貨幣政策中介目標是連線貨幣政策最終目標與政策工具操作的中介環節,也是實施貨幣政策的關鍵步驟。中介目標必須具備三個特點。

貨幣政策

1.可測性。指中央銀行能夠迅速獲得中介目標相關指標變化狀況和準確的資料資料,並能夠對這些資料進行有效分析和作出相應判斷。顯然,如果沒有中介目標,中央銀行直接去收集和判斷最終目標資料如價格上漲率和經濟成長率是十分困難的,短期內如一周或一旬是不可能有這些資料的。

2.可控性。指中央銀行通過各種貨幣政策工具的運用,能對中介目標變數進行有效地控製,能在較短時間內(如1—3 個月)控製中介目標變數的變動狀況及其變動趨勢。

3.相關性。指中央銀行所選擇的中介目標,必須與貨幣政策最終目標有密切的相關性,中央銀行運用貨幣政策工具對中介目標進行調控,能夠促使貨幣政策最終目標的實現。

常用的中介目標

可以作為中介目標的金融指標主要有:長期利率、貨幣供應量和貸款量。

(一)長期利率

西方傳統的貨幣政策均以利率為中介目標。利率能夠作為中央銀行貨幣政策的中間目標,是因為:(1)利率不但能夠反映貨幣與額度的供給狀態,而且能夠表現供給與需求的相對變化。利率水準趨高被認為是銀根緊縮,利率水準趨低則被認為是銀根松弛。(2)利率屬于中央銀行影響可及的範圍,中央銀行能夠運用政策工具設法提高或降低利率。(3)利率資料易于獲得並能夠經常匯集。

(二)貨幣供應量

以弗裏德曼為代表的現代貨幣數量論者認為宜以貨幣供應量或其變動率為主要中介目標。他們的主要理由是:(1)貨幣供應量的變動能直接影響經濟活動。(2)貨幣供應量及其增減變動能夠為中央銀行所直接控製。(3)與貨幣政策聯系最為直接。貨幣供應量增加,表示貨幣政策松弛,反之則表示貨幣政策緊縮。(4)貨幣供應量作為指標不易將政策性效果與非政策性效果相混淆,因而具有準確性的優點。

貨幣政策

但以貨幣供應量為指標也有幾個問題需要考慮,一是中央銀行對貨幣供應量的控製能力。貨幣供應量的變動主要取決于基礎貨幣的改變,但還要受其它種種非政策性因素的影響,如現金漏損率、商業銀行超額準備比率、定期存款比率等,非中央銀行所能完全控製。二是貨幣供應量傳導的時滯問題。中央銀行通過變動準備金以期達到一定的貨幣量變動率,但此間卻存在著較長的時滯。三是貨幣供應量與最終目標的關系。對此有些學者尚持懷疑態度。但從衡量的結果來看,貨幣供應量仍不失為一個性能較為良好的指標。

(三)貸款量

以貸款量作為中間目標,其優點是:

(1)與最終目標有密切相關性。流通中現金與存款貨幣均由貸款引起,中央銀行控製了貸款規模,也就控製了貨幣供應量。

(2)準確性較強,作為內生變數,貸款規模與需求有正值相關;作為政策變數,貸款規模與需求也是正值相關。

(3)資料容易獲得,因而也具有可測性。

以貸款量作為中間目標在具體實施中各國情況也有差異。政府對貸款控製較嚴的國家,通過頒布一系列關于商業銀行貸款的政策及種種限製,自然便于中央銀行控製貸款規模。反之則不然。以貸款量的指標,各國採用的計量口徑也不一致,有的用貸款餘額,有的則用貸款增量。

常見的操作目標

各國中央銀行通常採用的操作目標主要有:短期利率、商業銀行的存款準備金、基礎貨幣等。

(一)短期利率

短期利率通常指市場利率,即能夠反映市場資金供求狀況、變動靈活的利率。它是影響社會的貨幣需求與貨幣供給、銀行信貸總量的一個重要指標,也是中央銀行用以控製貨幣供應量、調節市場貨幣供求、實現貨幣政策目標的一個重要的政策性指標,如西方國家中央銀行的貼現率、倫敦同業拆放利率等。作為操作目標,中央銀行通常隻能選用其中一種利率。過去美國聯儲主要採用國庫券利率,近年來轉為採用聯邦基金利率。日本採用的是銀行同業拆借利率,英國的情況較特殊,英格蘭銀行的長、短期利率均以一組利率為標準,其用作操作目標的短期利率有:隔夜拆借利率,三個月期的銀行拆借利率,三個月期的國庫券利率;用作中間目標的長期利率有:五年公債利率、十年公債利率、二十年公債利率。

(二)商業銀行的存款準備金

中央銀行以準備金作為貨幣政策的操作目標,其主要原因是,無論中央銀行運用何種政策工具,都會先行改變商業銀行的準備金,然後對中間目標和最終目標產生影響。因此可以說變動準備金是貨幣政策傳導的必經之路,由于商業銀行準備金越多,銀行貸款與投資的能力就越大,從而派生存款和貨幣供應量也就越多。因此,銀行準備金增加被認為是貨幣市場銀根放松,準備金減少則意味著市場銀根緊縮。

但準備金在準確性方面的缺點有如利率。作為內生變數,準備金與需求負值相關。借貸需求上升,銀行體系便減少準備金以擴張信貸;反之則增加準備金而縮減信貸。作為政策變數,準備金與需求正值相關。中央銀行要抑製需求,一定會設法減少商業銀行的準備金。因而準備金作為金融指標也有誤導中央銀行的缺點。

(三)基礎貨幣

基礎貨幣是中央銀行經常使用的一個操作指標,也常被稱為“強力貨幣”或“高能貨幣”。從基礎貨幣的計量範圍來看,它是商業銀行準備金和流通中通貨的總和,包括商業銀行在中央銀行的存款、銀行庫存現金、向中央銀行借款、社會公眾持有的現金等。通貨與準備金之間的轉換不改變基礎貨幣總量,基礎貨幣的變化來自那些提高或降低基礎貨幣的因素。

中央銀行有時還運用“已調整基礎貨幣”這一指標,或者稱為擴張的基礎貨幣,它是針對法定準備的變化調整後的基礎貨幣。單憑基礎貨幣總量的變化還無法說明和衡量貨幣政策,必須對基礎貨幣的內部構成加以考慮。因為:(1)在基礎貨幣總量不變的條件下,如果法定準備率下降,銀行法定準備減少而超額準備增加,這時的貨幣政策仍呈擴張性;(2)若存款從準備比率高的存款機構轉到準備比率較低的存款機構,即使中央銀行沒有降低準備比率,但平均準備比率也會有某種程度的降低,這就必須對基礎貨幣進行調整。具體做法是,假定法定準備比率已下降,放出1 億元的法定準備金,這1 億元就要加到基礎貨幣上,從而得到已調整的基礎貨幣。

多數學者公認基礎貨幣是較理想的操作目標。因為基礎貨幣是中央銀行的負債,中央銀行對已發行的現金和它持有的存款準備金都掌握著相當及時的信息,因此中央銀行對基礎貨幣是能夠直接控製的。基礎貨幣比銀行準備金更為有利,因為它考慮到社會公眾的通貨持有量,而準備金卻忽略了這一重要因素。

相關工具

貨幣政策的運用分為緊縮性貨幣政策和擴張性貨幣政策。總的來說,緊縮性貨幣政策就是通過減少貨幣供應量達到緊縮經濟的作用,擴張性貨幣政策是通過增加貨幣供應量達到擴張經濟的作用。

貨幣政策工具,指中央銀行為實現貨幣政策目標所運用的策略手段。中央銀行的政策工具有主要的一般性的工具、選擇性的工具和補充性工具等。

一般性政策工具

1、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政策 (Reserve Requirement ratio)

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是指存款貨幣銀行按法律規定存放在中央銀行的存款與其吸收存款的比率。

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政策的真實效用體現在它對存款貨幣銀行的額度擴張能力、對貨幣乘數的調節。由于存款貨幣銀行的額度擴張能力與中央銀行投放的基礎貨幣存在乘數關系,而乘數的大小與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成反比。因此,若中央銀行採取緊縮政策,中央銀行提高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則限製了存款貨幣銀行的額度擴張能力,降低了貨幣乘數,最終起到收縮貨幣供應量和信貸量的效果,反之亦然。 

但是,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政策存在三個缺陷:一是當中央銀行調整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時,存款貨幣銀行可以變動其在中央銀行的超額存款準備金,從反方向抵消法定法定存款準備金率政策的作用;二是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對貨幣乘數的影響很大,作用力度很強,往往被當作一劑“猛葯”;三是調整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對貨幣供應量和信貸量的影響要通過存款貨幣銀行的輾轉存、貸,逐級遞回而實現,成效較慢、時滯較長。因此,法定存款準備金政策往往是作為貨幣政策的一種自動穩定機製,而不將其當作適時調整的經常性政策工具來使用。

2、再貼現政策 (rediscount rate)

再貼現是指存款貨幣銀行持客戶貼現的商業票據向中央銀行請求貼現,以取得中央銀行的額度支持。就廣義而言,再貼現政策並不單純指中央銀行的再貼現業務,也包括中央銀行向存款貨幣銀行提供的其他放款業務。

再貼現政策的基本內容是中央銀行根據政策需要調整再貼現率(包括中央銀行掌握的其他基準利率,如其對存款貨幣銀行的貸款利率等),當中央銀行提高再貼現率時,存款貨幣銀行借入資金的成本上升,基礎貨幣得到收縮,反之亦然。與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工具相比,再貼現工具的彈性相對要大一些、作用力度相對要緩和一些。但是,再貼現政策的主動權卻操縱在存款貨幣銀行手中,因為向中央銀行請求貼現票據以取得額度支持,僅是存款貨幣銀行融通資金的途徑之一,存款貨幣銀行還有其他的諸如出售證卷、發行存單等融資方式。因此,中央銀行的再貼現政策是否能夠獲得預期效果,還取決于存款貨幣銀行是否採取主動配合的態度。

3、公開市場業務 (open market operation)

中央銀行公開買賣債券等的業務活動即為中央銀行的公開市場業務。中央銀行在公開市場開展證券交易活動,其目的在于調控基礎貨幣,進而影響貨幣供應量和市場利率。公開市場業務是比較靈活的金融調控工具。

選擇性和補充性工具

傳統的三大貨幣政策都屬于對貨幣總量的調節,以影響整個巨觀經濟。在這些一般性政策工具以外,還可以有選擇的對某些特殊領域的額度加以調節和影響。其中包括消費者額度控製、證券市場額度控製、優惠利率、預繳進口保證金等。

消費者額度控製是指中央銀行對不動產以外的各種耐用消費品的銷售融資予以控製。主要內容包括規定分期付款購買耐用消費品的首付最低金額、還款最長期限、使用的耐用消費品種類等。

證券市場額度控製是中央銀行對有關證卷交易的各種貸款進行限製,目的在于限製過度投機。比如可以規定一定比例的證券保證金,並隨時根據證券市場狀況進行調整。

直接額度控製

直接額度控製是指中央銀行以行政命令或其他方式,從質和量兩個方面,直接對金融機構尤其是存款貨幣銀行的額度活動進行控製。其手段包括利率最高限、額度配額、流動比率和直接幹預等。其中,規定存貸款最高和最低利率限製,是最常使用的直接額度管製工具,如1980年以前美國的Q條例。

間接額度指導

間接額度指導是指中央銀行通過道義勸告、視窗指導等辦法間接影響存款貨幣銀行的額度創造。

道義勸告是指中央銀行利用其聲望和地位,對存款貨幣銀行及其他金融機構經常發出通告或指示,或與各金融機構負責人面談,勸告其遵守政府政策並自動採取貫徹政策的相應措施。

視窗指導是指中央銀行根據產業行情、物價趨勢和金融市場動向等經濟運行中出現的新情況和新問題,對存款貨幣銀行提出信貸的增減建議。若存款貨幣銀行不接受,中央銀行將採取必要的措施,如可以減少其貸款的額度,甚至採取停止提供額度等製裁措施。視窗指導雖然沒有法律約束力,但影響力往往比較大。

間接額度指導的優點是較為靈活,但是要起作用,必須是中央銀行在金融體系中有較高的地位,並擁有控製額度的足夠的法律權利和手段。

中國市場

中國貨幣政策工具

一、公開市場業務

在多數發達國家,公開市場操作是中央銀行吞吐基礎貨幣,調節市場流動性的主要貨幣政策工具,通過中央銀行與指定交易商進行有價證券和外匯交易,實現貨幣政策調控目標。中國公開市場操作包括人民幣操作和外匯操作兩部分。外匯公開市場操作1994年3月啓動,人民幣公開市場操作1998年5月26日恢復交易,規模逐步擴大。1999年以來,公開市場操作已成為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日常操作的重要工具,對于調控貨幣供應量、調節商業銀行流動性水準、引導貨幣市場利率走勢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二、存款準備金政策

存款準備金是指金融機構為保證客戶提取存款和資金清算需要而準備的資金,金融機構按規定向中央銀行繳納的存款準備金佔其存款總額的比例就是存款準備金率。存款準備金製度是在中央銀行體製下建立起來的,世界上美國最早以法律形式規定商業銀行向中央銀行繳存存款準備金。存款準備金製度的初始作用是保證存款的支付和清算,之後才逐漸演變成為貨幣政策工具,中央銀行通過調整存款準備金率,影響金融機構的信貸資金供應能力,從而間接調控貨幣供應量。

1998年存款準備金製度改革

經國務院同意,中國人民銀行決定,從1998年3月21日起,對存款準備金製度進行改革,主要內容有以下七項:

(一)將原各金融機構在人民銀行的“準備金存款”和“備付金存款”兩個帳戶合並,稱為“準備金存款”帳戶。

(二)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從13%下調到8%。準備金存款帳戶超額部分的總量及分布由各金融機構自行確定。

(三)對各金融機構的法定存款準備金按法人統一考核。法定準備金的交存分以下情況:

1. 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農業發展銀行、中信實業銀行、中國光大銀行、華夏銀行、中國投資銀行、中國民生銀行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由各總行統一存入人民銀行總行。

2. 交通銀行、廣東發展銀行、招商銀行、上海浦東發展銀行、福建興業銀行、海南發展銀行、煙台住房儲蓄銀行、蚌埠住房儲蓄銀行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由各總行統一存入其總行所在地的人民銀行分行。

3. 各城市商業銀行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由其總行統一存入當地人民銀行分行。

4. 城市額度社(含縣聯社)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由法人存入當地人民銀行分、支行。農村額度社的法定存款準備金,按現行體製存入當地人民銀行分、支行。

5. 信托投資公司、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等其他非銀行金融機構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由法人統一存入其總部所在地的人民銀行總行(或分行)。

6. 經批準,已辦理人民幣業務的外資銀行、中外合資銀行等外資金融機構,其人民幣法定存款準備金,由其法人(或其一家分行)統一存入所在地人民銀行分行。

(四)對各金融機構法定存款準備金按旬考核。

1. 各商業銀行(不含城市商業銀行)和中國農業發展銀行,當旬第五日至下旬第四日每日營業終了時,各行按統一法人存入的準備金存款餘額,與上旬末該行全行一般存款餘額之比,不低于8%。

2. 城市商業銀行和城鄉額度社、信托投資公司、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等非銀行金融機構法人暫按月考核,當月8日至下月7日每日營業終了時,各金融機構按統一法人存入的準備金存款餘額,與上月末該機構全系統一般存款餘額之比,不低于8%。

從1998年10月起,上述金融機構統一實行按旬考核。

3. 各商業銀行(不含城市商業銀行)和中國農業發展銀行法人按旬(旬後5日內)將匯總的全行旬末一般存款餘額表,報送人民銀行。

4. 現在執行按月考核存款準備金的城市商業銀行和非銀行金融機構,暫按月(月後8日內)將匯總的全系統旬末一般存款餘額表,報送人民銀行。自10月份起統一執行按旬(旬後5日內)報送一般存款餘額表的製度。

5. 各金融機構按月將匯總的全系統月末日計表,報送人民銀行。人民銀行定期對金融機構上報的有關資料進行稽核。

6. 從2001年1月1日起,各金融機構法人每日應將匯總的全系統一般存款餘額表和日計表,報送人民銀行。

(五)金融機構按法人統一存入人民銀行的準備金存款低于上旬末一般存款餘額的8%,人民銀行對其不足部分按每日萬分之六的利率處以罰息。金融機構分支機構在人民銀行準備金存款帳戶出現透支,人民銀行按有關規定予以處罰。金融機構不按時報送旬末一般存款餘額表和按月報送月末日計表的,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第七十八條予以處罰。上述處罰可以並處。

(六)金融機構準備金存款利率由繳來一般存款利率7.56%和備付金存款利率7.02%(加權平均7.35%)統一下調到5.22%。

(七)調整金融機構一般存款範圍。將金融機構代理人民銀行財政性存款中的機關團體存款、財政預算外存款,劃為金融機構的一般存款。金融機構按規定比例將一般存款的一部分作為法定存款準備金存入人民銀行。

三、中央銀行貸款

a、中央銀行貸款

中央銀行貸款(習慣上稱作再貸款),是指中央銀行對金融機構發放的貸款,是中央銀行調控基礎貨幣的重要渠道和進行金融調控的傳統政策工具。一般來講,中央銀行貸款增加,是“銀根”將有所放松的信號之一;反之,是“銀根”將可能緊縮的信號之一。到2000年底,在中國人民銀行資產業務總量中,中央銀行貸款佔45%。

目前,按貸款期限劃分,我國中央銀行貸款有二十天、三個月、六個月和一年期四個檔次,現行貸款利率水準分別為3.24%、3.51%、3.69%和3.78%。

b、中央銀行貸款的對象

中央銀行貸款的對象是經中央銀行批準,持有中國人民銀行頒發的《經營金融業務許可證》,並在中國人民銀行開立賬戶的金融機構。《中國人民銀行法》規定:“中國人民銀行不得向地方政府、各級政府部門提供貸款,不得向非銀行金融機構以及其他單位和個人提供貸款,但國務院決定中國人民銀行可以向特定的非銀行金融機構提供貸款的除外。”

中央銀行以金融機構為貸款對象是由中央銀行特殊的職能和地位決定的。與以企業和居民為主要貸款對象的金融機構不同的是,金融機構是社會額度中介,而中央銀行是銀行的銀行、國家的銀行、發行的銀行,是社會額度的“總閘門”和最終貸款者,具有及時調節金融機構流動性、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的特殊使命。因此,在貸款對象上,中央銀行貸款與金融機構貸款是有本質區別的。但是,中央銀行貸款與金融機構貸款的共同點是,借款人都需要按規定的時限和利率及時歸還貸款本息。

中央銀行貸款的增加或減少,會引起基礎貨幣的增加或減少。中央銀行貸款是基礎貨幣的重要投放渠道之一,是中央銀行調控基礎貨幣的重要手段之一。

c、基礎貨幣

基礎貨幣,亦稱高能貨幣,是指具有使貨幣總量成倍擴張或收縮能力的貨幣。在現代貨幣統計製度中,又將其定義為儲備貨幣。在我國現階段,它主要由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現金發行(流通中現金+金融機構庫存現金)和非金融機構存款(郵政儲蓄在中央銀行的轉存款)等三部分構成。

基礎貨幣是貨幣供應量賴以擴張或收縮的基礎。這種擴張或收縮的程度,在數量上常用貨幣乘數這個概念來表示。在理論上,貨幣供應量是基礎貨幣與貨幣乘數的乘積,可用公式表述為:

M=m·B

M代表貨幣供應量,m代表貨幣乘數,B代表基礎貨幣。在一般情況下,貨幣乘數是相對穩定的,因而中央銀行主要是通過調控基礎貨幣來調控貨幣供應量。但隨著經濟金融結構和管理體製的變化,貨幣乘數也會相應發生一些變化。

貨幣乘數對貨幣供應量的影響方式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第一,在基礎貨幣供應增加時,貨幣乘數以一定倍數放大基礎貨幣的擴張效果;第二,在基礎貨幣不變時,貨幣乘數自身的變動,同樣會引起貨幣供應量的變動。

d、中央銀行資產負債表

基礎貨幣是中央銀行的負債,但中央銀行創造基礎貨幣是通過其資產業務進行的。對中央銀行來講,是先有資產業務,然後才有負債業務,即資產創造負債。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中央銀行依法壟斷了貨幣發行權。與之相反,一般金融機構是由負債業務決定資產運用

主要包括中央銀行對金融機構尤其是商業銀行的貸款,同時還包括再貸款,再貼現以及相關票據業務.是貨幣政策工具的其中之一.

根據2003年12月27日修正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民銀行法》第二十八條規定“中國人民銀行根據執行貨幣政策的需要,可以決定對商業銀行貸款的數額、期限、利率和方式,但貸款的期限不得超過一年。

四、利率政策

利率,是一定時期內利息額與借貸資金的比率,通常分為年利率、月利率和日利率。根據資金借貸關系中諸如借貸雙方的性質、借貸期限的長短等,可把利率劃分為不同的種類——法定利率和市場利率、短期利率和中長期利率、固定利率和浮動利率、名義利率和實際利率。

利率政策是我國貨幣政策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貨幣政策實施的主要手段之一。中國人民銀行根據貨幣政策實施的需要,適時的運用利率工具,對利率水準和利率結構進行調整,進而影響社會資金供求狀況,實現貨幣政策的既定目標。

目前,中國人民銀行採用的利率工具主要有:1、調整中央銀行基準利率,包括:再貸款利率,指中國人民銀行向金融機構發放再貸款所採用的利率;再貼現利率,指金融機構將所持有的已貼現票據向中國人民銀行辦理再貼現所採用的利率;存款準備金利率,指中國人民銀行對金融機構交存的法定存款準備金支付的利率;超額存款準備金利率,指中央銀行對金融機構交存的準備金中超過法定存款準備金水準的部分支付的利率。2、調整金融機構法定存貸款利率。3、製定金融機構存貸款利率的浮動範圍。4、製定相關政策對各類利率結構和檔次進行調整等。

近年來,中國人民銀行加強了對利率工具的運用。利率調整逐年頻繁,利率調控方式更為靈活,調控機製日趨完善。隨著利率市場化改革的逐步推進,作為貨幣政策主要手段之一的利率政策將逐步從對利率的直接調控向間接調控轉化。利率作為重要的經濟杠桿,在國家巨觀調控體系中將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人民銀行加強了對利率手段的運用,通過調整利率水準與結構,改革利率管理體製,使利率逐漸成為一個重要杠桿。1993年5月和7月,中國人民銀行針對當時經濟過熱、市場物價上漲幅度持續攀高,兩次提高了存、貸款利率,1995年1月和7月又兩次提高了貸款利率,這些調整有效控製了通貨膨脹和固定資產投資規模。1996年5月和8月,1997年10月和1998年3月,針對我國巨觀經濟調控已取得顯著成效,市場物價明顯回落的情況,央行又適時四次下調存、貸款利率,在保護存款人利益的基礎上,對減輕企業、特別是國有大中型企業的利息負擔,促進國民經濟的平穩發展產生了積極影響。

五、匯率政策

匯率政策:是指一個國家(或地區)政府為達到一定的目的,通過金融法令的頒布、政策的規定或措施的推行,把本國貨幣與外國貨幣比價確定或控製在適度的水準而採取的政策手段。匯率政策主要包括匯率政策目標和匯率政策工具。

匯率政策的目標有:(1)保持出口競爭力,實現國際收支平衡與經濟成長的目標;(2)穩定物價;(3)防止匯率的過度波動,從而保證金融體系的穩定。

匯率政策工具主要有匯率製度的選擇、匯率水準的確定以及匯率水準的變動和調整。

匯率政策中最主要的是匯率製度的選擇,匯率製度是指一個國家政府對本國貨幣匯率水準的確定、匯率的變動方式等問題所作的一系列安排和規定。匯率製度傳統上分為固定匯率製度和浮動匯率製度兩大類。

釘住匯率政策的基本觀點:通過貨幣匯率釘住來引入錨貨幣國家的反通貨膨脹政策信譽,同時公眾通過調整預期通貨膨脹率使得通貨膨脹率與錨貨幣國家的通貨膨脹率相一致。如果本國的通貨膨脹率要高于錨貨幣國家的通貨膨脹率,那麽會引起本國的貨幣實際匯率升值,本國商品的價格相對來講比錨貨幣國家商品的價格要高,本國商品的需求就相應地減少,經濟活動相應就下降,隨後會使本國的通貨膨脹率和錨貨幣國家的長期通貨膨脹率相一致。

中國經濟轉型已經走到一個關鍵的當口。隨著今年上半年一系列重要經濟資料的披露,特別是在經歷了財政的“緊日子”和“錢荒”的一片混亂之後,市場格外關心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在下半年會走出怎樣的步伐。

​貨幣政策

如果說前兩年的貨幣政策還在穩成長與控物價的矛盾中“左右為難”,那麽當前貨幣政策的目標似乎更為明確——調結構。近期高層的一系列表態,不管是引導資金進入實體經濟,還是擴大金融參與主體的範圍,其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讓貨幣政策在穩健的基調下,大力支持經濟結構調整。

在這一過程中,央行無疑面臨更大的挑戰,畢竟其態度決定了下半年流動性的狀態。而除了調節好貨幣總量,流動性的結構和流向也更為重要,若實行緊縮導致存量資金鏈斷裂,政策的“底線”將難以守住。從“錢荒”事件中央行的表現來看,它雖然狠心了一把,“後娘”的面具卻並沒有持續太久,隻不過是由“慈”變“嚴”,主要靠警告、震懾來壓製風險偏好,促使商業銀行以更加謹慎的方式來管理資產負債表,引導貨幣為實體經濟發展服務。

其實,對于下半年的貨幣政策,日前發布的“金十條”中已經給出明確的方向,即繼續執行穩健的貨幣政策,合理保持貨幣信貸總量。銀監會對此給出了權威解讀——不因經濟增速放緩轉向寬松,也不因當前一時貨幣成長較快而轉向緊縮。對于剛剛經歷了“地震”的資金市場而言,這一表態預示著下半年流動性並不會像市場此前所擔憂的那樣偏緊,有利于穩定投資者預期。

另一方面,正在進行的新一輪財稅體製改革仍然是下半年的大事件。

在國家統計局15日上午公布GDP(7.6%)資料後,財政部當天下午公布了上半年財政資料,上半年全國公共財政收入6萬8千591億元,成長7.5%,跑輸GDP。這是個值得註意的現象,因為在過去的很多年裏,財政收入都是跑贏GDP增速的,這顯示出今年上半年增收的難度在加大。

在巨觀經濟狀況不佳導致企業效益滑坡、外貿表現亦差強人意的情況下,加上持續推進的減稅“組合拳”,財政收入不能獨善其身是理所當然的。但也不必為現在的財政支出壓力感到恐慌。畢竟中國財政收入的絕對數值仍處在高位,且下滑幅度仍可承受。

正在推進中的“營改增”是新一輪財稅體製改革的切入口。這個財稅體製改革的大“手術”,實施的目的不僅是要減輕企業稅負和合理最佳化稅製這麽簡單,更深層次的原因是通過這一改革來促進經濟成長方式的轉變,達到轉變政府職能和中國經濟轉型的長遠施政目標。

當減稅成為不得不為之的事情,意味著下半年的全國財政收入增幅也不會太高,那最需要面對的就是財政緊日子怎麽過的問題。政府減支是必然的方向之一,就像李克強總理曾經說的:“能讓民間辦的讓民間去辦,能讓社會辦的讓社會去辦,好多事情政府應該放手讓社會、讓民間、讓民營企業去辦。放水養魚讓民間,讓企業有更多的資金來促進發展,這樣才是一個良性迴圈。”

總而言之,中國經濟持續多年的高速成長,目前已到了需要慢下來調結構轉方式的關鍵階段。在這個過程中,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不能走“獨木橋”,而是必須要和信貸、監管、產業等多重政策協同發力,才能出現“1 1>2”的效果。

政策與QE

二十國集團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20日在莫斯科閉幕,會後發表的聯合公報敦促各國審慎調整貨幣政策,加強與其他國家的溝通與協調。

公報指出,各國採取的貨幣政策應有利于穩定國內物價水準和支持經濟復甦。二十國集團成員註意到,過去幾年實施的寬松貨幣政策給經濟帶來了長期風險,因此未來各國應審慎調整貨幣政策,並且向其他國家傳達明確信息。

公報說,二十國集團重申,資金過度流動和匯率無序變動將對金融穩定產生不利影響,健全的巨觀經濟政策和有力、審慎的金融監管體系將有助于應對潛在金融風險。但公報並未明確要求美聯儲就量化寬松政策退出問題給予清晰說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