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時璋

貝時璋

貝時璋(Shitsan Pai,1903.10.10~2009.10.29)實驗生物學家,細胞生物學家,教育家。中國細胞學胚胎學的創始人之一,中國生物物理學的奠基人。曾任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生物物理系系主任、浙江大學生物系主任、理學院院長。

  • 中文名稱
    貝時璋
  • 外文名稱
    Shitsan Pai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浙江省鎮海縣
  • 出生日期
    1903年10月10日
  • 逝世日期
    2009年10月29日
  • 職業
    生物學家、教育家
  • 畢業院校
    同濟大學,圖賓根大學

簡介

貝時璋貝時璋

貝時璋自20世紀20年代起一直從事實驗生物學的研究工作,在動物個體發育、細胞常數、再生、中間性、性轉變、生殖細胞的重建、染色體結構、昆蟲內分泌腺、甲殼類動物激素等方面進行了研究。

貝時璋院士是大陸1948年遴選的中央研究院第一批院士,也是最年長的中國科學院院士。

1903年10月10日出生于浙江鎮海縣(今寧波市鎮海區)的一個貧苦家庭。

1921年秋,畢業于上海同濟醫工專門學校(同濟大學前身)醫學預科。同年,赴德國留學,先後在弗賴堡大學、慕尼黑大學和圖賓根大學動物學系學習。

1928年3月獲德國圖賓根大學自然科學博士學位,並留校任教。

1929年回國報效祖國。20年代起一直從事實驗生物學的研究工作,在動物個體發育、細胞常數、再生、中間性、性轉變、生殖細胞的重建、染色體結構、昆蟲內分泌腺、甲殼類動物激素等方面進行了研究。

1930年,貝時璋院士建立浙江大學生物學系並任系主任。

1948年當選中央研究院院士。

1949年兼任理學院院長,在浙江大學20年,成為師生愛戴的一代宗師。

從1930年至1949年,這20年一直在浙江大學工作,期間建立了生物系,培養了許多生物學家,做了許多研究工作,包括細胞重建現象的發現和研究。

1949年起,參與中國科學院生物學科各研究所的籌建工作,並于1950年出任實驗生物學研究所所長。

1954年起,擔任中國科學院學術秘書處學術秘書,參與籌建中國科學院學部和學部委員遴選工作。

1955年被選為首批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

1958年,建立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並任所長,建立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生物物理系並任主任。曾任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生物學教學部主任、中國動物學會理事長和名譽理事長、中國生物物理學會理事長。貝時璋院士是第一至第六屆全國人大代表及第三至第六屆常務委員會委員、《中國大百科全書》總編輯委員會副主任和《生物學卷》編輯委員會主任。

70年代以後,繼續從事細胞重建的研究,建立細胞的重建學說。在國內外發表論文60餘篇,並主編《細胞重建》論文集。《細胞重建》科教片獲第五屆優秀科教片《金雞獎》 ,獲第23屆國際科技進步獎,獲義大利巴馬國際醫學科學電影節榮譽金質獎。

1978年德國土濱根大學再次授予博士學位(“金博士”),1988年又一次被授予博士學位。

2009年10月29日,貝時璋先生在北京逝世,享年107。

評價

1930年,貝時璋任浙江大學生物系主任1930年,貝時璋任浙江大學生物系主任

貝時璋院士是一位以發展祖國科學事業為畢生追求的戰略科學家。

他參與了中國科學院的建立和國家各項中長期科學發展規劃的製定工作;他高瞻遠矚,為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製定了“服從國家需要、理論聯系實際、趕超世界先進水準”的辦所方針,開拓了我國的放射生物學和宇宙生物學研究,指導了我國核爆炸動物遠後期輻射效應研究和我國第一批生物火箭的動物飛行實驗等重大研究項目,為我國載人航天事業奠定了基礎。

貝時璋院士是中國實驗生物學的開拓者之一。從在德國留學時起,一直從事實驗生物學教學和研究工作,研究內容包括細胞常數、細胞再生、細胞分裂與細胞重建等,都取得顯著成就。貝時璋院士始于20世紀30年代的細胞重建的研究工作,首次發現細胞的繁殖增生除了細胞分裂之外還廣泛存在著細胞重建過程,創立了“細胞重建學說”。

鑒于貝時璋院士長期工作在科研第一線並取得卓越成就,他的母校德國圖賓根大學又于1978、1988、2003和2008年4次授予他榮譽博士證書,取得了舉世無雙的殊榮;2003年,國際小行星中心和國際小行星命名委員會正式批準將中國國家天文台于1996年10月10日發現的、國際永久編號第36015號小行星命名為“貝時璋星”。

經歷

同輩學者中早期的“海歸”

學生時代的貝時璋學生時代的貝時璋

貝時璋是浙江省鎮海縣憩橋鎮人,祖輩靠打魚為生,父親是德商洋行的一位職員。貝時璋八歲進學堂讀書,12歲時隨父親外出求學,先後在漢口的德華學校和上海的同濟醫工專門學校讀書。1921年赴德國留學,先後就讀于福萊堡、慕尼黑和土濱根大學。貝時璋在土濱根大學畢業後留校任助教,在著名的實驗生物學家J.W.哈姆斯指導下研究線蟲的生活史、個體發育、細胞常數和再生。1929年秋回國。1930年4月在杭州籌建浙江大學生物系,在浙江大學他先後擔任副教授、教授、系主任、理學院院長,培養了眾多學生,推進了我國生物科學的發展。

貝時璋1948年當選為中央研究院院士,同年被邀任荷蘭國際胚胎學研究所研究員,1949年被選為荷蘭國際胚胎學研究所委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他參加了中國科學院的籌建工作。1950年從浙江大學到上海中國科學院實驗生物研究所任研究員兼所長,1954年,貝時璋為參加中國科學院學術秘書處工作,將實驗室遷往北京。1955年被聘為中國科學院生物學部委員。1958年任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所長,1983年任名譽所長。

中國生物學早期教育家

貝時璋在德國獲得了堅實的生物學、數學、化學和物理學的知識,積累了研究經驗,形成了自己的學術思想和工作作風。貝時璋在浙江大學生物系講授組織學、胚胎學、無脊椎動物學、比較解剖學、遺傳學等等課程內容詳實,條理清晰。他能記得成百上千個骨頭、神經肌肉和血管等的拉丁名稱,使學生們驚嘆不已。他不僅對當時前沿的實驗生物學有廣泛深入的研究,同時又具有堅實的傳統生物學的基礎,因此他的教學精闢、透徹、融會貫通。他給研究生開設實驗形態學等課目,引起學生們探索自然的興趣,也給他們從事科研工作以啓蒙教育。 他在浙江大學生物系辛勤耕耘20年。培養出朱壬葆、江希明、姚鑫、陳士怡、王祖農、陳啓鎏、朱潤、徐學崢等著名的實驗生物學家。

他1958年起兼中國科技大學生物物理系主任,1978年至1982年兼中國科技大學研究生院生物教學部主任,培養了眾多的教授和研究員。

中國實驗生物學的先行者

上世紀30年代初,實驗生物學是生物學的前沿。貝時璋初到浙江大學籌建生物系時,就明確建議該系以發展實驗生物

學為主,為此他培養了眾多實驗生物學學生。他所從事的研究工作就是以物理化學的觀點用實驗方法和實驗手段來研究和探索。從1930年開始到1945年貝時璋在浙大從激素、染色體、細胞學等多種角度開展實驗生物學的研究,研究成果分別發表在《浙江大學科學報告》、《中國實驗生物學雜志》、《科學記錄》、《科學》以及德國、美國和英國的有關期刊上。 他在國內倡導實驗生物學,大力支持羅宗洛教授主編的外文版《中國實驗生物學雜志》以作國際交流,將自己的學術論文投給這個刊物發表。貝時璋不愧是我國實驗生物學的先行者。 中國生物物理學的奠基人

貝時璋(左)和童第周(右,時任中國科學院生物學部主任)在一起貝時璋(左)和童第周(右,時任中國科學院生物學部主任)在一起

貝時璋一向關註國際科技動態,重視發展交叉學科。上世紀50年代初期就率先招收2位化學專業人員和他一起搞研究工作。1963年10月,貝時璋在上海實驗動物學專業學術討論會上介紹“分子生物學”這個新領域,並且認為“實驗動物學要是向分子生物學的發展道路奮勇前進,那麽發展速度可能會更快,對整個生物科學的理論和實踐可能會作出更多更大的貢獻。”可見貝時璋在科學上的預見性。

貝時璋重視學科之間的交叉滲透,自身又有較好的數理基礎,在籌建北京實驗生物研究所時,提出要物理學和數學的人員共同參與研究。1958年中國科學院採納了他的建議,在他所領導的北京實驗生物所的基礎上改建成生物物理研究所。在貝時璋的領導下,先後成立了放射生物學研究室、宇宙生物學研究室、生物的結構和功能研究室和生物工程技術研究室。1959年底又成立了一個直屬所的理論研究組,除他自己參加外,還組織了三名專業分別為生物物理的研究人員,著重研究生物控製論、資訊理論和量子生物學。這些室組的工作都有了新的發展。

1964年貝時璋首先提出學科相互滲透的意義,說明了生物和物理兩學科結合的前景,並提出生物物理學的主要任務之一為研究生命的基本性質,並闡述了較重要的生命基本性質是:生物的聚集態、生物的自復製和生物的能量轉化。1980年他在《對我國生物物理學發展的幾點希望》的報告上,提出了6個問題:生物系統中力的作用、生物所利用的基本粒子、生物的一些物理性質、生物膜與液晶、生物水和生物的自組織,並透徹地闡明了研究的意義。1988年貝時璋在報告中再次談到生命的本質、生命世界的自組織和生物物理與生物工程學。貝時璋期望我國生物物理學研究最終會在解開“生命的本質”之謎上結出碩果。

中國放射生物學的開拓者

1958年成立生物物理所後,第一個建立的就是放射生物學研究室,貝時璋作為所長,特別關心這個領域的工作。該研究室除了有放射性原初反應、放射形態、生理、生化效應、小劑量長期累積效應、劑量測定、生物防護和食物保鮮等一系列研究外,還成立了一個放射生態學研究組(該組以後獨立成為一個研究室)。為了測量全國的放射性本底,北起黑龍江南至海南島,共設有18個測量站,監測本底的漲落情況,了解鄰國試驗核武器的實況。建立測定方法,獲得基本資料,建立起一支放射生態學隊伍,這是我國一項重要的環保基本建設。生物物理所在猴子身上進行的長期小劑量照射的生物效應的研究,積累了大量珍貴的資料。生物物理所的放射性本底調查獲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獎,小劑量長期輻射效應實驗研究獲1978年中國科學院重大科技成果獎。

1983年,貝時璋在報告中特別提到生命的本質“有些在通常環境下不能充分顯示出來,從而影響了許多生物規律難以探索和闡明,沒有特殊環境作比較,對生命的認識,就不能很深刻。因此,為了更好地揭露生命的奧秘,徹底地了解生物的規律,放射生物學的進一步發展是非常必要的。”貝時璋對放射生物學領域的開拓和發展建立了功勛。

細胞重建學說的創始人

早在1932年春,貝時璋在杭州郊區松木場稻田採集到的豐年蟲中發現了中間性。這是首次被報道。貝時璋不僅根據染色體和第二性征將這些中間性個體分為5種類型,並研究了它們性轉變過程中生殖細胞的變化,觀察到細胞的解體和細胞的重新形成。這成為建立細胞重建學說的創始性成果。 1938~1946年他在艱苦的條件下孜孜不倦地進行細胞重建現象的重建和研究。1970年他頂著各種質疑和重壓又在生物物理所成立細胞重建研究組,重新開展這方面的工作。研究組20餘人經過10餘年的艱苦努力,對細胞重建有了較系統的認識。貝時璋一生中最重要的成果之一,即建立細胞重建學說。把細胞分裂和細胞重建結合起來研究,把模擬和誘導自組裝結合起來研究,對改變細胞的結構和性質,對改造細胞的性狀、選優汰劣、控製定向生產提供新的手段和途徑。和他的研究小組以不同種類的生物為試驗材料,把細胞分裂和細胞重建結合起來研究,把模擬和誘導自組裝結合起來研究,對改變細胞的結構和性質,對改造細胞的性狀、選優汰劣、控製定向生產提供新的手段和途徑。細胞重建的研究在國內外都有很大的影響。貝時璋和他的研究組經過長期的探索和實踐的驗證,努力鑽研細胞重建理論,受到了國內外生物學家的重視。貝時璋自豪地說“我用自己的生命研究生命科學,不久以後簡單的生命將在實驗室合成。那時,生命與無生命之間的界限,也不再是固定不變了。”

身兼數職的優秀科技管理者

接待美國化學家、兩次諾貝爾獎得主L. C. Pauling教授接待美國化學家、兩次諾貝爾獎得主L. C. Pauling教授

貝時璋對科研事業執著追求,在80年的科研及教學生涯中,為我國的科學事業做出了重大的貢獻。他學術兼職很多,曾擔任中國動物學會理事長,中國生物物理學會理事長、名譽理事長。長期擔任<中國科學>編委、副主編,《中國大百科全書》生物卷編委會主任, <中國大百科全書>總編委會副主任。貝時璋學識淵博、治學嚴謹,受到學術界的廣泛尊敬。1956年他參加製訂了國家12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1973年他受胡耀邦等科學院領導的委托,參加撰寫“科學技術基本建設”的建議,1977年參加製定國家8年科學規劃。

他曾多次以科學家或科學組織者身份出訪蘇聯英國、瑞典、加拿大美國法國義大利奧地利捷克匈牙利尼泊爾巴基斯坦越南等國,尤其1972年在中美關系僵持20餘年後,他率領中國科學家代表團,作為友好使者訪問了美國。

貝時璋熱心科普工作。1983年拍攝了“細胞重建”的科普電影,獲第五屆中國電影最佳科教片金雞獎,獲得第23界國際科技進步獎和義大利巴馬國際醫學科學電影節榮譽金質獎。 貝時璋曾任第一屆至第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第三屆至第六屆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常務委員。

證書

在德國圖賓根大學的歷史上,關于授予博士學位證書有一個傳奇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便是我國著名生物學家、教育家貝時璋院士。

1928年,貝時璋獲得圖賓根大學自然科學博士學位;50年之後的1978年,圖賓根大學再次授予他博士學位;60年之後的1988年以及75年之後的2003年,圖賓根大學又兩次授予他博士學位。這樣,就有了一段關于貝時璋4張博士學位證書的故事。貝時璋是唯一獲得圖賓根大學如此殊榮者,圖賓根大學更以有貝時璋這樣的校友而倍感榮幸。這舉世無雙的4張珍貴博士證書彰顯著貝時璋的科學人生,也飽含著德國人民對中國人民的深厚友誼。

第一張證書

1928年,貝時璋和他的德國同學魏尤完成了博士論文,學校通知他們二人于3月1日下午兩點到位于威廉街的校本部進行論文答辯。下午4點鍾,他們順利通過了答辯。當他們走出大門口時,早已等候在那裏的許多同學,有動物學系的,也有經常在一起進行學術交流的外系同學,歡呼著向他和魏尤跑來,將他們抬起來,一次次向上拋起,祝賀他們獲得博士學位,同學們還簇擁著一直把他們送回系裏。這一天,貝時璋拿到了圖賓根大學授予的第一張自然科學博士學位證書。

第二張證書

1978年是貝時璋獲得博士學位50周年。鑒于像他這樣在博士研究生畢業50年後還在進行學術工作且取得卓著成果的,在圖賓根大學的畢業生中僅他一人。同年3月間,趁巴登-符騰堡州(Baden - Württenberg )州長斯佩特先生訪華之際,圖賓根大學委托其代為授予貝時璋自然科學“金博士”學位。在德國駐中國大使館專門舉行了授予儀式和宴會。斯佩特州長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宣讀了圖賓根大學自然科學學院院長給貝時璋的賀信。

80高齡的貝時璋仍堅持在實驗室孜孜不倦地工作80高齡的貝時璋仍堅持在實驗室孜孜不倦地工作

第三張證書

1988年,貝時璋的圖賓根大學老同學還有多位健在,他們建議學校再次授予貝時璋自然科學博士學位,因為貝時

璋在畢業60年後還在做研究工作,而且工作進展很快,這在世界上也是沒有先例的。是年3月,貝時璋便接到了圖賓根大學校長寄來的第三張博士學位證書。

第四張證書

2003年,正值貝時璋獲得圖賓根大學博士學位75周年。這一年的10月10日,是他100歲生日。而這一年他依然在孜孜不倦地工作。9月26日,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召開了“貝時璋先生百歲壽辰暨建所45周年慶祝大會”。德國駐華大使館公使科伊內(H.Keune)先生代表德國政府到會祝賀,回顧了貝時璋早年留學德國求學的經歷,授予他“唯一學術公民”稱號,並代表圖賓根大學授予他“鑽石博士”學位。貝時璋的長女貝濂代表他接受了第四張博士學位證書。正是在那次百歲壽辰慶祝大會上,國家天文台宣布,國際小行星中心和國際小行星命名委員會正式批準將國家天文台于1996年10月10日發現的、國際永久編號第36015的小行星命名為“貝時璋星”。

遺憾的是,現在貝時璋卻隻有3張博士證書了,1928年的那張在抗日戰爭時期逃難中丟失。1937年8月,日本飛機轟炸杭州。當時,貝時璋在浙江大學任教,為應付時局變化,貝時璋一家分成兩部分:他的夫人程亦明帶著四個孩子和保姆及裝有比較重要的東西的幾隻箱子,由他送到朋友蔡堡老先生的老家餘杭高橋頭去避難;而他和父親則住在杭州。隨後局勢越來越緊張,10月初浙江大學決定遷校。于是貝時璋又到高橋頭將家人及較輕的箱子接回杭州,而較重的箱子則留在了高橋頭。豈料放有他1928年的博士學位證書和夫人程亦明金陵女子大學學士證書的箱子,在淪陷時竟全部丟失。

值得寬慰的是,貝時璋還珍藏著3張記錄著德國人民友誼和母校厚愛的博士證書。更何況,這種友誼是牢記在他的心底、永遠也丟失不了的。貝時璋在德國留學期間,與德國同學相處十分融洽,大家都親切地叫他“Pai bub”(貝娃娃)。那期間,他曾先後與幾位德國同學租住在德國人家裏,為了省錢還一起住過汽車房。時間過去了80年,說起他的德國同學,他會隨手寫出一連串德文名字。幾十年來,一些德國同學以及他們的家人與貝時璋一直有著書信往來,德國同學的子女們還曾到北京看望過他。

生活

貝時璋貝時璋

隨著蘇步青院士、陳省身院士先後作古,1903年出生的貝時璋院士成為目前大陸惟一健在的、1948年遴選的中央研究院第一批院士,也是最年長的中國科學院院士。這位百歲院士依然精神矍鑠、思維敏捷、身體健康,而且仍在繼續工作。

盡管已是期頤老人,貝時璋的思路仍很清晰,也比較健談,尤其與人談起日常生活和科研工作,中間都不停頓。有時,家人害怕老人話說多了會累,想讓他停下來喝口水,他都不理會。小兒子貝德常風趣地說:“爸爸話說得剎不住車。”

由于有點兒耳背,耳朵聽不到小的聲音,老人以為別人也聽不到,他說話時總是放大嗓門———一口濃重的吳儂軟語,讓人聽著覺得特別親切。他現在常說,“我這樣的年歲,腦功能好,記憶力和思維活動都好,隻是信息輸入功能(聽覺和視覺)差一些,這種健康狀況已經是很好了。”

貝時璋一生沒有生過大病,98歲之前沒有住過醫院,除了正常的體格檢查,他是不去醫院的,平常幾乎從來不打針吃葯。總結自己的長壽經驗時,貝時璋認為主要得益于4個方面:淡泊名利,寬厚待人,適當運動,註意營養。老人的長壽觀看似簡單,可其中蘊含的科學道理卻值得人們深思。

2004年,在貝時璋家裏工作了幾十年的保姆李媽已到古稀之年。8月間,貝時璋特意請來李媽的兒子接李媽回安徽老家養老。貝時璋深情地對李媽說:“你在我家幾十年,我們相處很好,就和一家人一樣。你對我們幫助很大,我很是感謝。你要回家了,我們應該表示一點心意,給你拿上3萬塊錢,作你的養老錢。再拿上2000元作為你們母子兩個的路費。你兒子專程來接你回家養老,是他的孝心,是你的福氣,希望你過一個幸福的晚年。”這場面,讓李媽母子和在場的人流下了眼淚。

踏進貝時璋的家,覺得從房子、家具布置到他的用品等都不合他的身份,顯得過于儉樸。貝時璋說:“學問要看勝似我的,生活要看不如我的。”貝時璋擁有一個人人稱羨的家,夫人程亦明更是為這個家付出了大量的心血。長期以來,程亦明是貝時璋精神上的強大後盾,為他營造了一個大後方,同時,也是他親密的伙伴和同行。1995年8月,91歲的程亦明與世長辭。從1996年起,貝時璋便不再去實驗室了,在家裏工作,算是開始了老年生活。

離世

2009年10月29日上午9點30分,貝時璋,中國共產黨黨員、著名生物學家和教育家、我國生物物理學的奠基人和開拓者、中國科學院最年長的院士,我國大陸唯一健在的1948年第一批“中央研究院院士”,在睡夢中與世長辭,享年107歲。

2009年10月10日,貝老剛剛度過了自己106歲生日。國務院有關領導專門委托工作人員向貝時璋先生送來了君子蘭、壽桃和生日蛋糕,祝願貝先生生日快樂,健康長壽,並表示有機會一定親自登門看望。10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劉延東還看望了貝老,並祝他生日快樂。

10月28日上午,貝時璋先生還召集了6位研究人員,一起討論如何在已有的創新課題基礎上繼續努力工作,熱情地鼓勵大家要以為國爭光為己任。王谷岩是六人之一,他回憶說,2009年諾貝爾獎公布後,老人的心情就一直很不平靜,他對我國科學創新問題陷入了深刻的思考之中。“貝老想起北京大學教授林克椿1981年在美國斯坦福大學做訪問學者時,發現了螺旋狀脂質體,1982年《自然》雜志以封面文章的形式發表了這一成果。貝老覺得這個方向值得努力下去,特別邀請林教授過來,鼓勵大家更進一步做下去。”王谷岩說,那天貝老精神很好,也很激動,和大家聊了有一個來小時,告訴大家“我們要為國家爭氣!”

“我們要為國家爭氣!”這就是貝老留給中國科技界最後的遺言。“爸爸走得很安詳,是在睡夢中離開我們的。”貝濂說,“他睡得很安詳,和平時睡覺的姿勢一樣,被子也蓋得好好的,沒有因為不舒服掀被子。早上8點多的時候,兩個弟弟過去看他的時候,還睡得很好。”貝德是貝老的小兒子,他的頭發也幾乎全白了。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他的眼圈紅了,聲音哽咽,幾度難以說話:“今天早上過去看的時候還好好的,誰知9點多再過去看的時候就沒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