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周期

豬周期

豬周期是一種經濟現象,指"價高傷民,價賤傷農"的周期性豬肉價格變化怪圈。"豬周期"的循環軌跡一般是:肉價上漲--母豬存欄量大增--生豬供應增加--肉價下跌--大量淘汰母豬--生豬供應減少--肉價上漲。

豬肉價格上漲刺激農民積極性造成供給增加,供給增加造成肉價下跌,肉價下跌打擊了農民積極性造成供給短缺,供給短缺又使得肉價上漲,周而復始,這就形成了所謂的"豬周期"。

  • 中文名稱
    豬周期
  • 一是
    生豬生產產量不穩定
  • 二是
    標準化規模飼養程度低
  • 三是
    疾病加劇產業波動
  • 四是
    信息監測預警調控滯後
  • 五是
    生豬生長周期性影響

簡介

​豬肉價格上漲刺激農民積極性造成供給增加,供給增加造成肉價下跌,肉價下跌打擊了農民積極性造成供給短缺,供給短缺又使得肉價上漲,周而復始,這就形成了所謂的“豬周期”。

原因分析

產生豬周期現象的原因如下:

一是生豬生產產量不穩定。生豬生產沒有與工業化城市化同步。一方面中國用地、勞力、資金急劇向工業和城市流動,生豬發展速度減緩;另一方面居民收入快速增加,農村人口大量湧進城市,豬肉需求急劇上升。特別是受比較效益低、疫病難控制及市場風險大等影響,生豬生產產量起伏不定。

二是標準化規模飼養程度低。在生豬價格歷次波動中,散養戶缺乏準確的市場信息和預測能力,只能隨生豬價格的漲跌,或盲目擴張生產,或恐慌性退出生產。2011年農業部對全國2000個養豬村的定點監測,養豬戶占所有農戶的比重為22.74%,仍占不小比例。

三是疾病加劇產業波動。如,2006年下半年以來,部分生豬主產省暴發豬藍耳病疫情,除生豬直接死亡損失外,還導致患病母豬流產或死胎。又如,2010年冬季到2011年春季,一些省區發生仔豬流行性腹瀉,個別養殖場小豬死亡率高達50%。疾病導致供應減少,大大推動豬肉價格上漲。

四是信息監測預警調控滯後。由於生產分散、單位眾多,難以普查,抽檢又存在誤差等問題,存在著統計數據不準的問題。加之生產者和地方政府出於稅收、疫病信息、政策紅利等自身利益因素,工作合力不強,沒有建立靈敏的監測預警機制,以銷定產難度大。

五是生豬生長周期性影響。生豬生產具有周期較長、途中難改變的特性。散養戶以當年市場價格為標準預期未來收益,陷入“蛛網困境”,生產計畫趕不上變化,產量趕不上市場變動的節奏。以2011年豬肉價格上漲為例,既有疫情導致能繁母豬存欄量下降、散養戶退出的原因,也有飼料、人工、仔豬等成本迅猛上漲的因素。

解決之道

中國生豬業已經出現多次周期性波動,這個周期一般在2-3年左右。如2003年、2004年,豬價高,導致生豬生產發展很快,結果到了2005年、2006年,豬價又大跌,養豬戶不得不大量減少母豬,結果又導致2007年、2008年豬價大漲,隨後,又開始一輪豬價下跌,進而踏入了豬價的上升通道。這種周期性大幅波動,使豬農叫苦不迭,“賺一年、賠一年”,“價高傷民、價賤傷農”。華南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譚硯文教授分析,這種周期性波動不斷,當中有多個深層次問題亟待解決。

一是加快生豬的產供銷一體化建設。有數據顯示,中國的生豬散養比例占到了80%,規模養殖僅占20%。散養豬戶的組織化程度較低,造成中國生豬生產、加工與銷售的脫節,供需失衡就會導致遊資的介入,從而加劇市場的波動。

二是完善補貼政策。豬肉價格高時,社會各方都關注,為了增加市場供應量,相關部門出台各項促進生豬生產的政策,比如實施能繁母豬補貼等。但實際上,這時候價格已經給養豬戶發出了收益趨增的信號,再給予補貼,只會使擴大生產的信號更強,導致下一輪供應量過多,反而增大了生產的波動性。

三是提高預警信號。現在經營者多少都有了一定的“豬周期”意識,但絕大多數散養戶並不能及時掌握市場信息,再加上盲目的追漲惜售與恐跌濫殺,從而導致養殖戶始終處於受損最大的弱勢。

四是發展規模化養殖。要化解這種周期性波動,最主要的還是要發展規模化生產。散戶抵禦經營風險的能力始終是比較弱的。通過各種扶持、鼓勵措施,發展生豬的規模化生產,增強養豬業應對市場風險的能力,這是加快跳出生豬周期性大幅波動的關鍵。

相關政策

2014年2月19日,發改委宣布,正會同相關部門密切關注生豬生產和市場價格形勢,按照調控預案規定積極準備啟動中央儲備凍豬肉收儲工作,以防止生豬價格過度下跌,以穩定生豬生產,維護養殖戶利益。

相關評論

豬周期的發作從專家的言論中可以得知主要是兩個因素造成的,一個是“豬肉養殖利潤少”,一個是“飼料價格不斷上漲”,從而導致了養豬減少,出欄量減少,豬肉順勢漲價。回頭看看,無論是“豬肉養殖利潤少”還是“飼料價格不斷上漲”,都在市場調控範圍之內,市場調控的槓桿如果沒有平衡好,那么出現豬肉淡季畸形漲價的罕見現象就不足為奇了。所以,市場調控的槓桿如何擺平,如何調控好市場才是關鍵,所謂的“豬周期”並非是不可逆轉的。

周期發展

當前豬價持續下跌,此前市場熟知的生豬行業“三年一輪迴”的“豬周期”失靈。規模化養殖企業的崛起增加了生豬市場的穩定性,規模企業不再根據豬價高低來決定補欄與否,無法承受虧損的中小養殖戶則被擠出。考慮到未來生豬養殖規模化率會進一步提升,加上生豬調控政策的逐漸寬鬆,“豬周期”勢必會更加平緩,周期也會延長。

“豬周期”的循環規律

目前“豬周期”波動越來越不明顯,生豬市場的各方參與者已很難根據以往的“豬周期”經驗準確判斷豬價走勢。此前,在供求關係的作用下,我國生豬市場呈現周期性的價格波動。

“豬周期”的循環規律通常為:豬價上漲——母豬存欄量大增——市場生豬供應量大增——豬價下跌——養殖戶大量淘汰母豬——生豬供應量減少——豬價再次上漲。按照以往的經驗,走完一個完整“豬周期”通常需要三年時間。

宣告“豬周期”的失靈

今年初以來,本該在消費旺季上漲的豬價反而罕見地、出乎意料地持續下降,令各方大呼“看不懂”。按照以往“豬周期”的規律, 自2010年下半年至2011年豬價完成一輪大幅上漲算起,2013年末至2014年應該迎來新一輪豬價上升周期,但上升周期並未出現,不斷下行的豬價宣告了“豬周期”的失靈。

規模化養殖打破“豬周期”

規模化養殖企業的大量加入平滑了“豬周期”。業內人士分析,導致“豬周期”失靈的一個關鍵因素是2011年以來規模化養殖企業的崛起。由於2011年豬價大幅飆漲,生豬養殖行業的利潤豐厚,即使養殖企業擴大規模,也吸引了大量行業外的社會資本進入,武鋼、聯想、中糧等企業均投入了規模化養殖的隊伍。

對於規模化養殖企業而言,其養殖成本相對較低,養殖量較大,可以保持相對合理的利潤水平,抗風險能力遠高於中小養殖戶,其補欄與否也不再視豬價的高低而定,而是持續、均勻、穩定進行,甚至在生豬價格大幅下跌時,效率較高的規模化企業會加大補欄力度,從而促使中小散戶退出。這一定程度上解釋了今年春節之後,在生豬價格大幅下跌的同時,反映補欄積極性的仔豬價格反而連續5周上漲。規模化養殖企業的崛起改變了生豬市場的供給節奏和格局,也悄然改變了“豬周期”。

生豬養殖規模化讓生豬行業更趨平穩

生豬養殖規模化率的提升將成為趨勢,使生豬行業的產能波動和價格波動更趨平穩。伴隨規模化養殖企業的大量進入和中小散戶的逐步退出,生豬規模化養殖比重不斷上升,這種趨勢在生豬養殖行業將會持續下去。

農業部2011年發布的《全國農業和農村經濟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提出,“十二五”時期,我國出欄500頭以上生豬規模化養殖比重將達50%。近幾年,我國生豬養殖的規模化率不斷提高,500頭以上生豬規模化養殖比重自2007年的21.8%上升至2010年的34.5%。業界估計,目前該比例已超過40%,未來5-10年有望提升至70%-80%。養殖規模化率的上升對於平滑生豬供應周期的作用顯而易見。在豬肉消費難以出現重大改變的背景下,養殖規模化率的上升,勢必緩解供給波動導致的價格大幅波動風險。未來生豬市場將更加成熟,產能波動和價格波動均會更趨於平穩,“豬周期”自然也會趨於平穩。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