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臣秀次

豐臣秀次

豐臣秀次是日本戰國時期的武將,1590年因征伐小田原有功,成為清洲城主。

  • 中文名稱
    豐臣秀次
  • 外文名稱
    (平假名)とよとみ ひでつぐ,(羅馬字)Toyotomi Hidetsugu
  • 別名
    三好信吉,羽柴秀次,殺生關白
  • 國籍
    日本
  • 出生日期
    1568年
  • 逝世日期
    1595年8月20日
  • 職業
    關白
  • 信仰
    神道教

人物簡介

豐臣秀次(1568年-1595年8月20日),豐臣秀吉養子和外甥,生母是秀吉的親姊姊瑞龍院,生父是三好吉房。起初名叫三好信吉,後來改名為秀次。秀吉在信長死後,勢力坐大,並且大量提拔自己的親戚。秀次在1583年時參與北伊勢與賤岳的戰爭,但在1584年時帶軍參與小牧長久手之戰時,在與德川家康交戰時不但慘敗,還讓大將池田恆興戰死沙場,讓秀吉極為憤怒。但在1585年時,因征伐四國有功,因此受封近江四十三萬石的領地。到了1590年時,因征伐小田原有功,另外又被加封尾張領地,合計超過一百萬石,成為清洲城主。

豐臣秀次畫像豐臣秀次畫像

1591年時,秀吉的兒子鶴松夭折,因為時年僅2歲,沒有留下後代。由于秀吉已經有點年紀,再加上隻有鶴松一個男孩,心想可能以後也不會有孩子了,便指名以秀次做繼承人,讓他擔任關白一職。從此秀次移居到聚樂第,和秀吉一同執政。當秀吉前往九州主持進攻朝鮮的戰事時,秀次便留守在京城內主持內政。

但在1593年時,秀吉很意外的再度得到一子,即日後的豐臣秀賴。從此開始,秀吉對秀次的感情開始有所變化,秀吉因為已有親生兒子而想把職務繼承權轉給秀賴。秀次也感覺到事情的不對,從此自暴自棄起來,做出許多不人道的行為,因而得到了"殺生關白"的綽號。1595年,秀吉以秀次有謀反嫌疑,將他流放到高野山,並且命他切腹自殺。在秀次自殺後不久,又將他的妻妾子女共三十八人一同集中在京都的三條河原處死。據說他有些孩子幸免于難,其中有個女兒後來成為真田幸村的側室。

秀次的法名為"瑞泉寺殿前關白秀次入道高岩道意尊儀",在京都的善正寺與高野山都有他的墓。

​人物詳解

出世

永祿十一年(1568),秀次出生在尾張一個小村子裏。和其他戰國武將相比,秀次的家世連編造的機會都沒有,父親彌助是個再普通不過的農民,也很知足于田耕,如果不是奇妙的機緣,這一家子會像其他人微言輕的平民一樣浮萍般默默度過亂世吧。秀次的母親智(瑞龍院日秀)有一個同胞的弟弟,雖然同樣是鐵桿老農出身,但那個叫藤吉郎的人擁有特別的才能和野心,投入了尾張守護織田信長旗下。此前一年,藤吉郎在墨俁一夜築城,深得信長之心。秀次的一生,將時刻難脫這個舅舅的影子。

此時的藤吉郎正跟隨著信長走在天下布武之路上。元龜二年(1571),佐和山城落城,淺井家困守小谷城。藤吉郎受命調略淺井外樣城主宮部繼潤。織田和淺井實力差距明顯,加上秀吉痛陳利害,宮部很快下決心投誠。年幼的秀次初登舞台,被舅舅秀吉送到宮部家做了養子。兩年後,淺井家滅亡,藤吉郎改名羽柴秀吉,受封北近江三郡。不久,畿內名門三好家降伏,希望為自己窮親戚粉飾出身的秀吉再使秀次做三好康長(笑岩)的養子,叫做三好孫七郎信吉,而生父彌助,也被稱為三好吉房(一路)。三好康長在茶道、連歌上頗有修養,漸漸懂事的孫七郎耳濡目染,也開始對文化養成了興趣。

天正十年(1582)本能寺事變,秀吉漸躍上權力頂峰。是年十月,信吉和養父三好康長一同參加紀伊根來征伐,邁出了作為武士的第一步。次年初,參陣北伊勢瀧川一益攻略,攻陷瀧川義太夫(一益甥)籠城的峰城。四月,秀吉和死對頭柴田勝家最後清算,賤岳合戰暴發。前田利家、金森長近的臨陣退出和佐久間盛政的莽撞,終致柴田軍慘敗,勝家隨後自焚身亡。此戰中最出風頭的莫過于秀吉身邊的七本槍,信吉雖無顯赫戰績,倒也立下軍功,戰後敘功獲封河內北山二萬石。

噩夢

織田宿將或死或降,秀吉實際上已攫取了信長的權力。不甘心的德川家康借機聯合織田信雄,反抗秀吉。天正十二年(1584)三月,兩軍在尾張小牧山地方布陣對峙,戰勢膠著。四月四日,池田恆興獻策偷襲三河岡崎德川本城,秀吉猶豫再三還是批準了。為求一擊命中,秀吉挑選名將池田恆興父子、森長可、堀秀政為別動隊前三隊,並命秀次為總大將,希冀可以為秀次建功。六日夜,別動隊漸次出發。不想德川方很快獲知了此訊息,並迅速作出部署反偷襲。九日晨,羽柴軍前隊池田和森隊經過岩崎城,被守城軍激怒,發動攻城。不料彈丸小城確是異常的頑強(抵抗兩小時後落城),其後的堀隊和三好隊行軍一時停頓,三好隊停留在白山林小憩早餐。趁此間隙,反擊的德川勢追上三好隊,並發動奇襲,大須賀康高、榊原康政、水野忠重等分從兩側進攻,突如其來的戰鬥使三好隊頓時陷入慌亂中。十六歲的秀次雖有幾次戰場經歷,但應付這等突發事件不免手足無措,約一小時後,白山林之戰以三好隊總崩告終。其後,聽到槍聲的堀隊布置得當,順利脫離,池田父子和森長可則在佛根之戰中被殺,狼狽逃回的秀次受到秀吉的嚴厲叱責。長久手戰中有個傳為秀次笑柄的故事,在混亂中失去坐騎的秀次要求身邊的侍大將可兒才藏把馬讓給自己,不屑的才藏回答說"下雨天會借傘嗎?"然後揚長而去。最後木下利直把自己的馬給了秀次,孫七郎得以安然逃出。

其實對一個不足十七歲的少年統帥,倘能鎮定自若的擋住久經沙場的德川軍偷襲(且是在松懈吃飯的時間),當算是屈指可數的奇才了,可惜秀次並不是。但就此以白目論未免太過貶損,畢竟秀次缺少戰場經驗,特別是劣勢下的考驗。那個讓馬的故事無論真偽,一方面是秀次的慌亂,另一面卻是他出身貧賤的無奈。如若要求屬下讓馬的是三方原的家康,三河老臣們恐怕是以自己的榮譽而爭先恐後,而秀次顯然沒有譜代的家臣。至于才藏的回答,想來並不是武士的應有之道,被秀吉劃歸三好的他內心裏大約根本瞧不起因為母親的緣故成為武士,甚至是大名的秀次。

文武兩道

雖然長久手羽柴軍戰敗,但整體上並不落下風。不久,秀吉利用外交手腕迫使信雄單獨簽署和書,無奈下家康隻得妥協稱臣。東海道平定後,秀吉轉手對付素來敵對的四國長宗我部家。天正十三年(1585)三月,秀次跟隨秀吉平定紀伊根來、雜賀眾,六月,秀吉以弟秀長為總大將,秀次為副將,黑田、蜂須賀為軍監攻入四國。中國地方的毛利、宇喜多勢為輔,一同起兵,總兵力約十三萬。十六日,秀次軍三萬人由播磨明石渡海,于淡路島北端岩屋登入,並在福良和從淡路洲本上岸的秀長軍合流。自知不敵的長宗我部勢紛紛籠城,但仍難以抵擋。七月十五日,秀長將本陣三分,自領軍往一宮城,秀次則以黑田如水為參謀圍攻岩倉城。岩倉城是阿波第一要害,守將長宗我部掃部助決意死守。僵持下如水獻策,搭造了一個比城中櫓更高的井樓,偷偷運大炮置于其上,每天三次向城中猛轟。城中兵將雖勇,屢屢被摧殘神經漸失戰意,十九日,放棄守城退回土佐。至二十五日,經由一宮城主谷忠澄斡旋,和議正式達成,長宗我部家隻保留土佐一國,四國平定。

秀次此戰的表現令秀吉頗為滿意,閏八月,秀次獲封近江四十三萬石,改姓羽柴,築近江八幡山城為居城,田中吉政中村一氏堀尾吉晴一柳直末山內一豐任家老輔佐。其後的九州征伐,秀次留守大阪城沒有參陣。戰國亂世逐漸在秀吉手中平定,秀次也把更多精力投入自己領地的經營,發展八幡山城

八幡山北臨澎湃的琵琶湖,南接廣闊的蒲生野,遠遠望見鈴鹿山,是風景如畫的勝地。八幡山城建于安土桃山時期,雖不脫當時築城的一些特點,卻也有點反潮流。戰國末期,戰爭中弓箭的重要地位已被鐵炮取代,山城的存在價值也因此漸失,築城時更多考慮平地築城。八幡山城城郭狹窄,城內也缺乏水源,顯然,秀次建造的時候並沒有想將其作為戰時堡壘。事實上,八幡山城確實是作為自由商業都市發展的,而非傳統意義上的堅城。

秀次把城下町用以建房的土地免費提供給舊安土城下的商人和職人,並設町西側為商業區,東北側為職人町,至今以大工、博勞、鐵炮等職名為名的町仍存留著。整個町地井然得劃為十二縱四橫(每部六筋),如同棋盤般交通順暢,商業發展得以奠定良好基礎。天正十四年(1586),秀次頒布"八幡山下町中掟書十三條",包括樂市樂座,免稅等舉措,促進市場繁榮。陸上整備外,秀次又開掘八幡堀,使之兩頭于琵琶湖相連,要求湖上往返的船隻必須經由八幡堀在八幡町停留,進一步便利商家和居民。水路運輸的發展使得物資運輸更為方便,木材商可直接將貨物送達店鋪。又在城內柱背面切開小口,用八根通路來排生活用水,堪與現代的下水道媲美,據說是日本最早的排水道。另外,町西側因濕地深埋,飲水困難,水源要從城外引入,于是從主井鋪設竹管至町內公用井口,類似今天的自來水道。完善的商住設施,靈活的製度很快使八幡山城繁華起來,每日大量的過客令城市充滿活力。秀次開發八幡山城的功績今天仍在當地傳誦。

天正十八年(1590),秀吉得到口實,傾舉國之兵討伐小田原北條氏,秀次被任命為其中一路大將率丹羽長秀、堀秀政及屬下家老共約三萬五千人。三月二十九日,小田原征伐的戰鬥首先由秀次隊伊豆山中城攻略打響。四千守城軍已有了必死的覺悟,城主譜代重臣松田康長將訣別的信送至小田原的叔父處(後來叛敵的松田憲秀),老將間宮好高也把十五歲的孫子彥次郎送往小田原,自率一族在城南側的岱崎出丸籠城。先陣中村一氏隊發起對岱崎出丸進攻,不想遭到守將間宮好高頑強抵抗,兩軍激戰。中村麾下猛將渡部勘兵衛背負一丈二尺的軍旗,不顧箭矢,跳進空渠,再跳出直接沖進出丸間宮勢陣中。中村勢見此紛紛跳進空渠,跟隨渡部直沖出丸。另一側的一柳隊也成功突入,但大將一柳直末不慎被射殺,由其弟直盛帶領。間宮好高帶領的百餘守軍無力抵擋,自好高下全族切腹,岱崎出丸陷落。中村一氏趁勝進攻三之丸,在丹羽長秀、堀秀政、山內一豐的參陣下很快攻下,但也付出代價,不少有名武士陣亡,中村隊即有六十多人戰死。二之丸守衛緊閉城門死守,然而在三之丸負傷的渡部勘兵衛仍然勇猛的率眾攻入,戰鬥轉向本丸。盡管本丸二百多兵士做了最後的奮戰,無奈四面被攻,松田康長以下武將全部戰死,山中城落城,傍晚時持續半日的戰鬥結束。

山中城陷落,秀吉軍一舉越過箱根山包圍小田原城。秀吉圍而不攻,北條方隨著各支城的先後淪陷愈見恐慌,自亂陣腳。至六月,開城降伏,後北條滅亡。戰後,受命轉封駿遠的織田信雄拒絕離開尾張,正尷尬于舊日主從身份的秀吉借此流放信雄,並將原信雄領有的北伊勢和尾張五郡百萬石轉封給秀次。秀次入清洲城,屬下山內,堀尾等人則多封在東海道德川舊領。次年南部九戶叛亂,秀次又以征討總大將身份前往奧州。強弱懸殊的對話中,副將蒲生氏鄉和伊達政宗很快平定了九戶反亂及和賀稗貫殘黨一揆。

秀次事件

志得意滿的秀吉已是號令天下,但關白也有自己的煩惱,對秀吉來說,最頭疼的莫過于繼承人問題。好色的秀吉遲遲沒有親子,天正十七年側室淀姬生下鶴松(1589),卻不幸在三歲夭折。秀吉諸多養子中,有親戚關系的是小吉秀勝(秀次弟)和秀俊(小早川秀秋)。然而權衡再三,天正十九年(1591)十一月,秀吉又收秀次為養子,(鶴松在八月夭折),十二月將關白讓與秀次,賜豐臣姓和聚樂第,秀次同時被朝廷授予正二位內大臣。此舉明確宣告了豐臣秀次是秀吉政權的繼承人。文祿元年(1592)正月,秀次左大臣兼任,二月,後陽成天皇行幸聚樂第。

自受封近江四十三萬石來,秀次在羽柴家一直有重要的地位,大納言秀長重病後更儼然是豐家權力中樞的核心。但一下成為關白,站于世俗頂峰,秀次仍不免惶恐。畢竟雖一樣是平民出身,但和光芒四射的舅舅相比,秀次暗淡了許多。為走出秀吉的影子,秀次頗為努力。文祿之役中,秀次坐鎮京都留守。針對前線兵糧補充,秀次設立了次飛腳製度等通信網,可見苦心。不過更多的表現是在文化方面。前文說過,因為養父三好康長的緣故,秀次從小對文化有很好的興趣,而在和平時代,他更得以發揮興趣。秀次對當時開始衰退的足利學校予以保護,將戰亂中遺失的金澤文庫書籍接收轉往聚樂第,對古典籍的修復和儲存也很盡心,並頒行獎勵措施促進五山文學復興。秀次本身亦對和歌、茶道、書法、將棋深有研究,確實是一流的文化人。

其時秀吉被稱為太閣,仍實際掌握著日本的權力。雖然政出兩家,關白和太閣難免有不合拍處,尚還相安無事,直到文祿二年(1593)年八月三日,太閣親子阿拾(秀賴)出生,兩邊關系微妙的緊綳起來。對于老年得子的秀吉,這是意外的恩賜,格外的寶貝秀賴。父親希望將自己畢生的心血交給一脈相傳的嫡子是人之常情,那麽先前的繼承人秀次的存在就是一個顯眼的障礙了。而對秀次來說,無庸置疑,秀賴的出生也把自己推到一個進退維谷的尷尬境地。兩邊既都有了心結,齟齬和猜忌迅速滋生。

一個叫石田三成的男人在秀次的最後命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文吏出身的三成,一直跟隨秀吉側近,身份雖隻是近江佐和山十九萬的大名,五奉行之一(筆頭是淺野),卻是不折不扣的太閣前第一紅人。文祿之役中,三成受命監軍,肆意歪曲加藤清正等武斷派諸將軍功,排除異己。而三成最大的靠山就是秀吉,一旦太閣故去,他自己的政治生命甚至是項上頭顱都難保。有自己勢力和圈子的秀次與三成並無深交,如果是秀賴繼承,三成保住地位的可能性顯然大的多。于是,三成在本就心存疑慮的太閣耳邊不斷吹些風聲,局面變的越發險惡。德川家康甚至囑咐時在伏見的嫡子秀忠,如果太閣和關白起兵相向,毫不猶豫的支持太閣。

文祿四年(1595),裂隙終于不可彌合,太閣決定對秀次動手。因為風傳著"殺生關白"的惡行,以及秀次有謀反的嫌疑,秀吉命三成調查回報。而最後得到的回復恐怕比秀吉預料的更可怖,另外,秀次曾要求諸大名簽署宣誓忠誠的"連判狀",被認為是預謀反叛的證據,七月三日,三成和奉行前田玄以增田長盛以意圖謀反前往問訊秀次,八日,秀次被解除左大臣,關白的職務流放高野山。十五日,石田三成,增田長盛帶來罪狀書,"身為關白不自知,陰謀反叛秀吉",正在青岩寺與僧人隆西堂下將棋的秀次長嘆一聲,無奈自殺,年二十八,辭世歌為"月花を心のままに見つくしぬなにか浮き世に思ひ殘さむ"。秀次側近四人在西堂殉死,其他人也在西堂的附近切腹。切腹後秀次首級仍被砍下帶回,置于三條河原暴曬,八月二日,秀次妻妾子嗣全族共三十九人在同在三條河斬首。秀次的正室是右大臣菊亭晴季的女兒,側室也多有名門之女,如羽州最上家的駒姬,秀吉不顧各家求情,執意在眾人眼前虐殺一班女幼,將懵懂的幼子在母親面前斬殺。絕望凄厲的哭叫聲從三條河原傳出,豐家政權種下了不詳的陰影。

諸多說法

關于秀次事件,有諸多說法。如秀次指使大盜石川五右衛門(忍者)前往刺殺秀吉的故事無疑更像是小說家言。而殺生關白的惡行之多,也令人震驚。在禁止殺生的比睿山鹿狩,鐵炮試練中射殺無辜農夫,夜夜酗酒後徘徊町中,隨意斬殺行人,將盲人雙臂砍斷,以至母女並奸,剖開孕婦肚子,罄竹難書。但必須指出,這些行為都被提到是秀賴出生後,秀次心灰意懶,心性大變的行為,秀次在之前並沒有暴虐的風聞。而當時負責調查此事的石田三成恰恰希望看到這些事情的發生,不由得讓人對秀次行跡的真實性表示懷疑。秀次被殺後,太閣極力抹去秀次的痕跡,甚至當初秀吉自己耗費心血建造的聚樂第也因此焚毀。而德川幕府執政時期又極力抹去豐家的痕跡,事情的真相今天確實很難清楚。隻是秀次在治政上名聲頗佳,又是有良好修養的文化人,當時秀次交厚如山科言經,裏村紹巴都是深知文雅的人(裏村被稱為是連歌史上最後的巨匠),秀次會做出種種逆行確實值得疑惑。我更願意認為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的太閣版,秀吉幕後導演,前台演出的是三成,抑或是三成自導自演的大片,秀吉是知情的觀眾,至于秀次,無論怎樣,隻是劇中無奈卻必須死去的配角。

後遺症

如果三條河原的人間地獄隻是讓人有不詳的預感,秀次事件事實上也為豐家寫下了哀歌。作為日後的天下人,關白秀次在位時各大名都會表示善意,而追究秀次事件的時候輕重判斷又是三成玩弄手段的好機會。因此事連座的包括與秀次來往較多的公卿菊亭晴季,山科言經,連歌師裏村紹巴,陰陽師安倍久修等,武將中,雖然被迫切腹或流放的出石城主前野長康,松坂城主服部一忠,橫須賀城主渡瀨繁詮,大垣城主伊藤盛景等都是小大名,但三成也不忘借機打壓更有實力的家族。

五奉行筆頭淺野長政素來與石田不和,淺野家嫡子幸長因連累此事配流能登津向。後因為幸長和前田利家五女有婚約,利家極力通過北政所說情,慶長元年(1596)閏七月,幸長免罪歸國。細川家因與秀次有金錢借與,細川忠興也受到懷疑。後透過前田玄以說項,並及時得德川家康援助黃金百枚度過此劫,忠興因此對德川家康心存感激。與秀次過往密切的奧羽最上和伊達家也受到嚴厲警告,幸在精于謀略的最上義光和伊達政宗斡旋下,安然無事。直接受到此事影響的還有黑田家和小早川家。如水和秀次多次一同作戰,深得秀次尊重。秀次移封尾張的時候,特意撥兩千五百石送與如水,而秀秋更是因為牽扯秀次事件被沒收丹波龜山十萬石領地。至于福島、加藤這些三成的死對頭,雖非秀次密友,但看到三成得勢,自是更加不滿。奇怪的是,真正秀次屬下的家老大名,卻安然無事,沒有受到牽連,有的如山內一豐反倒增加了八千石領地,難免讓人懷疑是否與三成達成了某種默契。

被牽連的這些有力大名在秀吉死後幾乎都轉向德川,關原之戰狠狠報復了石田三成。唯一加入西軍的小早川秀秋也在戰鬥中轉向東軍,除了德川的槍聲,秀次事件中對三成的積怨也或多或少影響了決定吧。三成在戰後被斬首,十五年後大阪的火光埋葬了秀賴,一時風頭無二的豐臣家迅速的消失了。

人物評價

秀次雖然不是天縱英才,卻也並非如何不堪,更不是司馬遼太郎筆下的弱智白目。除了長久手的敗績,其他戰鬥都比較順利,在內政上,年輕的秀次也夠得上開明君主的標準。對于最後的殺生惡名,因前後的轉變太突兀,歷史上的爭議較大。退一步說,假使確有其事,提到戰國時的暴君武田信虎,總會看到家臣們苦諫的記錄,但秀次兩年的荒唐行為卻沒看到家老的勸戒,而到秀吉調查,已是劣跡斑斑,罪不可赦。或者這是秀次家老們和三成共謀的演出,或者是秀吉示意下的縱容和推波助瀾。

豐臣秀次不長的人生幾乎完全在秀吉的掌握中,因此而步步青雲,也因此而身敗名裂,慘遭滅門。他的每一步都像是在鋪好的道路上被推著前進,雖然也在盡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終于無法逃脫最後的死穴。幸矣?不幸矣?不知在高野山長嘆的秀次會不會渴望做回人微言輕的普通農夫,平淡的度過人生?

人物家室

父 三好吉房母 日秀尼:秀吉的姊姊。 兄弟 弟豐臣秀勝:叔父・秀吉的養子。 弟豐臣秀保:叔父・秀長的婿養子。 妻子 正室:池田恆興的女兒・若御前(若政所) 側室:菊亭晴季女兒・一の台(由于秀次事件發生時,正室若御前生死不明,因此也有人稱呼其為繼室) 長男:仙千代丸側室:山口少雲的女兒・辰之方 次男:百丸側室:北野松梅院的女兒・阿左古之方 三男:十丸側室:竹中重右衛門重貞的女兒・長之方 四男:土丸側室:毫摂寺善助的女兒・龜之方(中納言局) 女兒:露月院誓槿大童女(秀賴的許嫁) 側室:淡輪隆重的女兒(淡輪重政的侄子)・小督局 女兒:菊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