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湖

豐湖

惠州西湖是位于中國廣東省惠州市境內的一個城市淺水湖泊,是中國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國家AAAAA級旅遊景區。惠州西湖景區面積為3.2平方公裏,水體面積為1.68平方公裏,其景觀由“五湖六橋十八景”組成。“西湖”一名最早來源于北宋蘇軾被朝廷貶至惠州時所作的詩詞,惠州西湖也因為蘇軾詩詞的傳播而得以揚名,至今惠州西湖仍留有和蘇軾有關的蘇堤、西新橋、王朝雲墓等遺跡。在歷史上,惠州西湖曾和杭州西湖、潁州西湖合稱為中國的三大西湖。

  • 中文名稱
    惠州西湖
  • 湖面面積
    3.2平方公裏
  • 地    址
    廣東省惠州市區內
  • 原    名
    豐湖

概述

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國家AAAA級旅遊景區,廣東省第一批省級風景名勝區之一。位于廣東惠州市區內,原名豐湖,歷史上曾與杭州西湖,潁州西湖齊名。宋朝詩人楊萬裏曾有詩曰:“三處西湖一色秋,錢塘潁水與羅浮”,說的就是這三大西湖。有“海內奇觀,稱西湖者三,惠州其一也”和“大中國西湖三十六,唯惠州足並杭州”的史載。當然,這三個西湖的出名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它們都曾經是宋朝大文學家蘇東坡被貶到過的地方。“東坡到處有西湖”,蘇東坡給西湖留下勝跡,而勝跡更因東坡而倍添風採。品評西湖,人稱杭湖為“吳宮之西子”,惠湖為“苧蘿村之西子”。清杭州名士戴熙曰:“西湖各有妙,此(惠湖)以曲折勝”。這些,不約而同地道出了惠州西湖的特點。

西湖原是橫槎、天螺、水簾、榜山等山川水入江沖刷出來的窪地。西枝江改道後的河床遂成為湖。其西面和南面群山環抱,北依東江。景區以山水資源為主體,融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于一體。遊覽面積3.2平方公裏,其中水面1.68平方公裏。湖水深淺不一,一般在1.5米左右,個別水深3至4米。

面積

惠州西湖始建于五代(公元907~960年),相傳這裏原是古河道,後河流改道後遂沖積而形成5個相通的湖面,分別是豐湖、平湖、鱷湖、菱湖和南湖,統稱西湖,湖面面積3.2平方公裏。1992年,西湖整體規劃作出重大修編,周邊的紅花湖和金山湖景區並入西湖風景名勝區,景區範圍由9平方公裏擴大到19平方公裏,保護範圍由19.6平方公裏擴大到52.5平方公裏。

景點分區

景點分為豐湖景區,平湖景區,菱湖景區,鱷湖景區,南湖景區,高榜山——紅花湖景區,近年還加上了金山湖景區。

平湖景區

【範圍】北以下角東路、拱北橋至東江為界,南以蘇堤為界,東至環城西路,西至西山、孤山和準提閣山,面積79.5公頃。

【現狀】平湖景區最典型的自然景觀是洲島景觀,最典型文化景觀是東坡文化景觀、道教文化景觀和佛教文化景觀。其中,孤山是體現東坡文化的重點區域。但目前紀念內容還不夠豐富,歷史文化內涵的挖掘不夠深入;元妙觀是惠州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但周邊均為民宅所包圍,不能充分體現其特色等。

【規劃】建設孤山東坡園,進一步完善孤山蘇跡景點,突出東坡寓惠的生活和文學創作;整修朝雲墓、六如亭等相關舊跡;恢復古熙春台這一景點;元妙觀周邊(以慈雲路為界)恢復“桃源日暖”舊景等。

豐湖景區

【範圍】北以蘇堤為界、南以圓通橋和鵝嶺路為界、東至環城西路、西至螺山,面積約113.5公頃。

【現狀】豐湖景區最大特征是堤橋縱橫,北有蘇堤、西新橋,中有陳公堤、明聖橋,南有圓通橋,均為惠州西湖名跡。豐湖的人文氛圍自古濃重,西湖花島上曾建有豐湖書院。西湖沿環城西路一帶遊賞面積有限;黃塘半島(花島)舊時為豐湖書院、泌園等,目前建築密度較大,僅有臨湖一側有少量遊覽用地。

【規劃】重建荔浦風清景點,花島中分別以豐湖書院匾刻、御書園、湖上五先生祠、太守祠、西湖博物館等為主要景點,恢復香隱、嘯花深處、留雲亭、過帆亭、琴台、黃塘晚鍾等景點;並在現狀空地一帶拓寬水域,種植荷花、養殖觀賞魚類,形成觀魚(軒)景點;螺山山頂恢復原有的萬松徑等景點,螺山與小架榜山之間的山坳處種植桃林,恢復桃花源景觀(武陵春色)。

南湖景區

【範圍】西北以鵝嶺北路為界、西南以鵝嶺東路為界、東至惠州市第一中學,面積48.4公頃。

【現狀】南湖景區舊時主要名跡有唐代的開元寺,宋代李氏山園、唐庚故居、清代今是園,均久廢。目前主要景點隻有飛鵝攬勝和南苑綠絮。

【規劃】建設以飛鵝嶺為核心的景群。在南湖邊飛鵝嶺下建設以生態為主題的景點“龍塘挹麗”;在惠州市一中的第二操場建設園林“今是園”。

菱湖景區

【範圍】東北以太保山為界、南以豐山、百鶴含書為界(不含豐山、百鶴含書)、東至下角中路、鱷湖路,面積約55.0公頃。

【現狀】大量陸域被擠佔,景點建設較為滯後。

【規劃】景觀結構為三個主要景點:怡園、猶龍劍氣、橫槎小隱,由兩條濱湖路串聯:菱湖二路、豐山前路。

鱷湖景區

【範圍】東北以煙霞堤、豐山、百鶴含書為界,東南以鳳山為界,南至紫薇山、小鱷湖,西至古榕山。面積約128.3公頃。

【現狀】遊覽用地不多,歷史遺跡被淹沒,遊賞性較差。

【規劃】完善“豐山浩氣”,增加豐山耀彩、浩氣長存、桃林疊翠等景點,使豐山成為弘揚東江文化的景群。恢復紫薇山庄紀念堂等。

​紅花湖景區

【範圍】高榜山—紅花湖景區包括高榜山、紅花湖和周邊山體,面積約1861.3公頃。高榜山—紅花湖景區形成高榜山、紅花湖、紅花嶂等三個郊野遊覽區的格局。

【現狀】景點建設較少。

【規劃】建設為郊野性質的景觀遊覽區,建設“榜嶺春霖”景點,並開闢上山道,沿途設定觀景亭、台。新增永福寺,恢復“山寺嵐煙”景點;種植的濱水植物點“嵐影花漵”;在主壩及其北側山丘建觀景景點“留雲挽湖”等。2006年11月城市規劃委員會審議通過的《惠州西湖風景名勝區整體規劃》中,已經明確了紅花湖片區是西湖風景區的組成部分,但不屬于西湖風景區的核心景區範圍。

西湖組成

自然地理

湖:

1.五湖:

豐湖,平湖,菱湖,鱷湖,南湖

2.其他湖:

紅花湖金山湖、小鱷湖

山:

西山孤山(獅山)、豐山(豐山公園)、太保山、紫薇山、古榕山、螺山、小架榜山(又稱小高榜山)、飛鵝嶺(飛鵝覽勝)、遊龍山(遊龍劍氣)、大小石壁、石芽山、準提閣山、白毛窩、托盆嶺、布嶺頭

山川、小溪:

橫槎、天螺、水簾川、榜山溪、桃花溪

島、洲:

鱷魚島、綠茵洲、披雲島(西新避暑)、點翠洲(留丹點翠)、學子洲、百花洲(花洲話雨)、枇杷洲芳華洲(芳華秋絕)、荔浦(荔浦風清)、琵琶島

灣:

明月灣

建築

橋:

1.六橋:西新橋、拱北橋、明聖橋圓通橋迎仙橋煙霞橋

2.其他橋:九曲橋、堰龍橋、觀榜橋、紫薇橋、枇杷橋

堤:

蘇堤(蘇堤玩月)、陳公堤

水榭:

紅棉水榭(紅棉春醉)、微波榭、荷花榭、落霞榭、西湖畫舫

亭:

荷花亭(江孝子亭)、留丹亭(留丹點翠)、六如亭、枇杷亭、湖心亭、仲元亭(鄧鏗)、覽勝亭(飛鵝覽勝)、過帆亭、鴛鴦亭

園林:

南苑(南苑綠絮)(見南苑公園)、豐渚園、今是園、李氏山園、東坡園、百鶴含書、桃花源、高榜園、紅花湖水上樂園

其他建築:

元妙觀、逍遙堂、準提閣(準提遠眺)、泗州塔(玉塔微瀾)、豐湖書院、湖上五先生祠、閱湖山庄、掛榜閣、望湖樓、煙渚新亭、祥雲塔、民國雕堡群、西湖賓館、西湖大酒店、惠州賓館

牌樓、門:

平湖門(牌樓)、南湖門、菱湖門

名人墓:

朝雲墓陳炯明墓、楊坤如墓、陳九成墓、江逢辰墓、東江烈紀念碑

景觀

西湖景區自然布局甚佳,宋代《惠州府志》已有"五湖六橋八景"的記實,五湖是指形成西湖的五個相連的湖泊,即“菱湖、鱷湖、平湖、豐湖、南湖”,六橋指“煙霞橋、拱北橋、西新橋、明聖橋、園通橋、迎仙橋”等六座橋梁;八景指“水簾飛瀑、半徑樵歸、野寺嵐煙、荔蒲風清、桃園日暖、鶴峰返照、雁塔斜暉、豐湖漁唱”八處景觀。清代《西湖紀勝》又增加了六景,合十四景;一九四七年張友仁先生編著的《惠州西湖志》又列舉出十八景之多。上列景觀經數百年的歷史演變,有些已隨時代前進而湮沒,有些剛因人事活動而改觀。

惠州西湖幽深曲折,淡雅秀邃,水明如練,山曲若環;春風逸蕩,夏景流芳,秋艷洲渚,冬林染翠,四時之景各有其妙。日出聽天籟齊鳴,日暮觀雁塔斜暉;麗日晴和則萬象開朗,霧雨迷蒙則冷煙濕翠;風颯颯而飄襟,露零零而浸膚,人遊于湖上,月圓于水天,可謂一步一景,步移景變,景色萬千。

與杭州西湖相比,清朝雍正初年惠州知府吳騫有《詩西湖》詩雲:“西湖西子比相當,濃抹杭州惠淡妝,惠是苧蘿裏質,杭教歌舞帽君王”。故有杭州西湖為“吳宮之西子”,惠州西湖享有“苧蘿村之西子”美譽。

目前,惠州西湖的景觀稱為“五湖六橋十八景”,五湖和六橋都沒有變,十八景則為“飛鵝覽勝、豐山浩氣、水簾飛瀑、平湖秋月、玉塔微瀾、紅棉春醉、西新避暑、花洲話雨、花港觀魚、芳華秋艷、蘇堤玩月、連理紅棉、孤山蘇跡、南苑綠絮、煙霞柳浪、留丹點翠、象嶺雲飛、鶴鷺祥舞”十八處景觀。

五湖

五湖指:平湖、豐湖、南湖、菱湖、鱷湖;相傳五湖的形成與七仙女中的五姐有關。一日,五姐鏡前梳妝,見韶容已老,情無所托,傷感萬分,淚灑如雨,失手將梳妝鏡跌落凡間。這梳妝鏡恰好掉在惠州,一摔五瓣,成為五湖,如雨淚水瞬間註滿五湖。至今已是“五湖秀水五面鏡,面面妝鏡藏青山。”

①平湖位于西湖的北部。北有拱北橋與東江相通;南有蘇堤為平、豐兩湖之界;西至孤山、準提閣;西北至桃花溪,東與城區相連。湖區周長約3.6公裏,面積約1.063平方公裏,其中水域0.57平方公裏。全區群山環碧,林木青蔥,水色山光,渚台亭榭,交輝相映,景色天然。清陳恭尹《西湖歌》曰:“惠州城西數百峰,峰峰水上生芙蓉。西湖之水曲若環,扁舟一支何時還。”

②豐湖是北宋時期對惠州西湖的泛稱,後來的豐湖是指形成五湖後,在平湖以南,南湖以北的水域及其有關山地界域而言。總面積為0.9平方公裏,湖水面積0.29平方公裏。湖西緣叫小黃塘,湖中有北宋陳稱建立的陳公堤、明聖橋橫臥于其間並與城區相連;湖東緣與城區相望,湖邊有數裏深宅大院,開門見湖;南與南湖圓通橋相界,北與蘇堤相隔。

鱷湖位于平湖西北,東至煙霞堤,西至新村觀榜橋,南至鳳山,北至白鶴含書,面積約0.4平方公裏,其中水域0.14平方公裏。它包括小新村嶺、紫薇山、鳳山等,湖區雖小,但湖山交錯幽森,湖邊林木蒼鬱,十分幽靜。

④南湖過去面積很大,與豐湖相通,面積約1.15平方公裏,其中湖水面積約0.67平方公裏。南湖自古以來山丘、洲渚交錯,湖灣深幽曲折,猶如四通八達的水鄉,環境優美。現湖區北到圓通橋,南到市一中一帶,東枕長壽路、西銜飛鵝嶺,面積約0.37平方公裏,其中湖水面積0.17平方公裏。

⑤菱湖位于平湖北,面積約0.6平方公裏,湖水面積約0.26平方公裏。西湖的最大水源——橫槎溪,由半徑、遊塘經遊龍山西北註入菱湖。遊人泛舟溯湖而上,彎環曲折,可至杜田、半徑。明代葉維陽有詩贊曰:“橫槎一望白雲間,曲曲清流曲曲山,縱目長塘懸怪石,快心半徑瀉澄灣。鶴田拂翠苗初熟,漁艇高歌釣自閒,千頃浮光從此發,扁舟引勝不知還。”但昔日的菱湖曾被肢解為一塊塊的菜田和魚塘,1991年,政府重新恢復菱湖,經過幾年建設,湖區景觀輪廓已基本形成。

六橋

六橋指:拱北橋、西新橋、明勝橋、圓通橋、迎仙橋、煙霞橋

①拱北橋。俗稱五眼橋,位于平湖北,是六橋中的第二橋。宋惠州太守陳稱圍湖築堤時修建,距今已有900多年的歷史。既是惠州千年官道的橋梁,又是西湖泄洪東江的通道。1925年東征時,黃埔軍校師生經此橋攻打惠州北門。現橋頭建有黃埔軍校東征陣亡烈士紀念碑

西新橋。位于蘇堤中段,為六橋中的第一橋。修築蘇堤時建,原為木質結構,橋上架飛閣九間。相傳修建蘇堤至此,每日所填之土,次日便不見。原來此地是湖怪居所,後經逍遙堂何道長指點,用七七四十九根石鹽木,圍住湖怪,並在石鹽木上架木成橋,才把蘇堤修成。今橋重修于1983年,全橋用花崗岩石砌成,橋呈弧形,5個橋洞大小不一,遊艇經此,可往來于平湖與豐湖間。

③明勝橋。明勝橋又稱黃塘橋,在陳公堤中,為惠州西湖著名六橋中第五橋。在北宋陳偁太守築堤時同建,當時為石門木橋,明改為石橋,民國又將橋孔改高可通遊艇。解放後政府兩次修建。現在上可通車,下可通船。

圓通橋。圓通橋是西湖著名六橋之一,明正德中惠州知府甘公亮始建。往橋北望,堤橋如帶,亭榭掩映,洲渚縱橫。

西湖中的南湖與豐湖以此為界域。歷代幾經廢興。新中國成立後,于1969年和1983年兩次修建。現除原舊橋外,在東側湖面上新增一橋,與舊橋合為圓通雙橋

迎仙橋。位于平湖西北,始建于宋代,為六橋中的第四橋。經此,平湖連通市區下角。相傳,平湖芳華洲逍遙堂的道長,經此橋到元妙觀迎請八仙,心遂願成,故名迎仙橋。

⑥煙霞橋。煙霞橋惠州西湖六橋之一,位于煙霞堤壩北段,連通平湖、鱷湖。據史志載,橋始修于明丙寅年(1626年),後累重修。而張萱的“鍾聲已過斷橋西”,實則橋始終未完固。近代鄉賢張友仁增修橋台寬六尺,而橋未改建。八十年代重修,用青石雕刻砌成,刻工極為精美,不失為一座獨立的藝術精品,放在西湖之中。此間山水鬱鬱蒼蒼,在在壯觀。在荷花亭處觀望,若遇雲霧彌空,霞煙漫沒堤橋,則恍聞鍾梵隨風。偶見白鷺橫飛,真有“秋水共長天一色”之意。泛舟穿過橋拱,則豁然開朗。見鱷湖堤上,華燈初上,車水馬龍,水映樓台,燈光閃閃,熱鬧非凡。一靜一鬧,那又是別有一番情趣。

十八景

十八景指:飛鵝覽勝、豐山浩氣、水簾飛瀑、平湖秋月、玉塔微瀾、紅棉春醉、西新避暑、花洲話雨、花港觀魚、芳華秋艷、蘇堤玩月、連理紅棉、孤山蘇跡、南苑綠絮、煙霞柳浪、留丹點翠、象嶺雲飛、鶴鷺祥舞。這些景點品題精趣、與現實較為接近,更為淅外人士和國內遊客所贊譽。

飛鵝覽勝。指登上飛鵝嶺飽覽西湖之勝景。飛鵝嶺因山勢如鵝張翼而得名,地處豐湖南湖之間,過去是控製惠州城的兵家必爭之地。1925年國民革命軍東征軍炮兵陣地曾設在此。山上林木蒼鬱,風景宜人。舊時民間春遊踏青,重陽登高,多攜酒于此鳥瞰全城,飽攬湖光山色。建國後人民政府加強山頭綠化,修環山道路,建覽勝亭、山頂廣場、國民革命軍東征遺址,立東征軍戰士群雕,融自然、人文景觀于一體,更具紀念和教育意義。

豐山浩氣。豐山是西湖名山,它橫亙菱、鱷兩湖。古時山門人口處有一面牌坊,上刻“萬山第一”四個大字,據說是蘇東坡所書,可惜山門已毀,石刻湮沒遺失。近年,地方政府在西湖豐山建設革命烈士陵園。十數幅浮雕和人物塑像栩栩如生地再現了各個革命歷史時期的風貌。屹立在豐山之巔的“東江人民革命烈士紀念碑”是聶榮臻元帥手書。惠陽地委撰寫了碑文。廣場兩旁翠柏蒼松,綠草如茵,布局庄嚴肅穆,令人起敬。清晨紅日東升,溢彩流光灑落在紀念碑上,景色瑰麗非常。豐山陵園將英雄業績載入千秋史冊,浩氣長存,與湖生輝。

水簾飛瀑。西湖古八景之一,1993年市政府在建設紅花湖景區時復建,位于紅花湖入口公園內。“水簾飛瀑”重現了西湖古景的風貌,隻見峰巒疊翠,峭壁流泉,飛瀑掩映水簾洞、洗心台;水花飛濺如雲霧,如冰柱;註潭激石,聲如鍾鼓,令人塵積滌盡,心骨冷然,“所謂劈青山,走白虹,以水石相喧,為耳目共賞”。國內西湖數十個,唯獨惠州西湖有此瀑布,定是大自然偏愛這一方水土和這裏的人民,才給予如此特殊的惠賜。

平湖秋月。明月灣景點又稱“平湖秋月”。在平湖東、五四路口湖畔,北宋治平年間惠州太守陳稱所築,因地處湖濱“紆回十丈,彎環如月”,故曰其名。張友仁《西湖志》稱:“清末湖邊有水樓數十座,飲宴稱盛,畫舫遊艇,均入畫圖”。1959年為改善市區交通,明月灣的東部被築環城西路所用,留湖邊部分建明月灣茶廳。“文革”中建“惠州大廈”,1991年,政府撥資600萬元,拆遷“惠州大廈”,重建現明月灣景點。

玉塔微瀾。進入惠州西湖,最引人註目的,莫過于泗洲塔了。泗洲塔始建于唐代中宗年間。宋朝,蘇東坡謫居惠州時,稱此塔為大聖塔,又稱玉塔。當明月升起,涼風拂湖逐波而過,湖光燦閃,屹立在西山的泗洲塔,倒影入湖晃晃遊,誘得坡仙頌出:"一更山吐月,玉塔臥微瀾"的佳句,構成西湖遊客贊不絕口的"玉塔微瀾"一景。"不知若個丹青手,能寫微瀾玉塔圖"。夕陽西下,"倒景入湖塔影長,湖光裊裊動斜陽",亦稱此景為"雁塔斜暉"。明代嘉靖四十三年(公元一五六四年)塔毀,明萬歷初改築為亭,萬歷四十六年(公元一六一八年)又重建為塔,至今歷時三百餘年。清光緒初,塔頂為雷火劈毀一角,後屢經修葺。現在,西山上綠樹成蔭,亭廊排映,景色秀麗,登塔眺望,惠州全景盡收眼底。

紅棉春醉。指的是明月灣前的小島。古有湖光亭,因形如船,故稱“船亭”。島上紅棉蒼勁,前人有"雲水空蒙草樹妍,湖山幽賞晚晴天,繞亭花放紅于火,萬綠叢中看木棉。"的詩詠相贊。現建有紅棉水榭和明月灣建築組群巧妙地聯為一體,有"數株霜樹綴木棉,水榭裝成似畫船,豪飲將軍宴清客,此間風月不論錢"的絕句品評。

西新避暑。西新避暑即今惠州賓館。為豐湖東北角的披雲島和浮碧洲兩個小島組成。宋時,有東坡飛閣,久廢。明代萬歷年間,建有西新園,內有留書樓、浩然亭、放生池等,清《西湖紀行》詩雲:“堤邊修竹間垂柳揚,嫩綠繁蔭夏景芳;飛閣窗開無暑到,蟬聲喚起滿湖涼。”“夏日苦炎暑,泛舟乘好風。西新清且勝,宛若憩瀛蓬。”“西新避暑”因而得名。今不島林木環抱,一片綠茵,樓、榭、軒、閣點綴其間,隱于綠叢,浮于水際,給西新避暑勝景賦予時代氣息。

花洲話雨。百花洲,古稱花墩,舊有落霞榭,有"四面湖山抹落霞"的詩句。這裏"分蒔繁卉,香風半湖。"清代詩人宋湘有《花洲曲》,翰林梁鼎芬的"花墩花放白青紅,蝴蝶雙雙撲曉風"的雋永詩句正出于此。"忽驚豪雨來天外,灑向平湖萬斛珠",每當雨時,在此觀景,驪光最佳,故有"花洲話雨"之景譽。今百花洲建有盆景園,在落霞榭舊址處闢有劉侖畫閣,花卉盆景增輝,使百花洲更加絢麗多姿。

花港觀魚。豐渚在平湖西面,古建有豐渚亭,早傾圮。近代,為紀念邑人名士江逢辰,築“江孝子亭”後改建“孤桐館”。沿渚遍蒔荷花,仲夏酷暑,荷花盛開,香遠溢清,遂稱“荷花亭”。現在所看到的琉璃碧瓦,飛檐翹角酷似荷花的亭宇是一九七八年重建的荷花亭。

現在豐渚內有“小榭回廊依曲岸”的觀荷榭、賞魚軒,有“迎春桃李意芬芳”的桃花溪,有“萬竿綠影參天”的竹徑景觀。坐在湖邊聽那湖浪濤音,遠眺湖光山色,別有一番情趣。這裏繁花婀娜,香風半湖,魚戲鳥鳴,故有“花港觀魚”之稱。

芳華秋艷。芳華洲為平湖北面一個小島,原來四面環水,現地貌變遷,北面與陸地相連。北宋時,洲上有逍遙堂,州守趙汝馭為之題額。蘇東坡經常來芳華洲尋幽訪友,過逍遙堂問疾何道士,有“問疾來三士,澆愁有半瓶”“幽尋本無事,獨往意自長,釣魚豐樂橋,採杞逍遙堂”的詩句。後來,逍遙堂荒廢了。惠州鎮守使劉達慶在逍遙堂舊址築芳華亭,後又傾圮。今洲上重建逍遙堂,南有貼水長橋與點翠洲相連,北有迎仙橋介連元妙觀之間,還有一座園林別墅式的西湖賓館,隱現于茂林修竹之中,頗具幽趣。深秋時節,洲上一群群挺拔的池杉和水杉在萬綠叢中脫穎而出,象火焰似朝霞和金碧輝煌的亭、檄相映爭輝。“一段芳華描不就”,欲將黛色寫金秋。”

蘇堤玩月。從惠州的鬧市區平湖門前往孤山,有一條寬闊的石堤,名曰蘇堤。此堤始建于宋紹聖三年(公元一○九六年),由蘇東坡資助棲禪寺僧人希固所築。堤上有橋,名曰“西新橋”,後人稱為“蘇公橋”,又名“豐樂橋”。清雍正初,知府吳騫,以堤亙于湖之曠,處天心,月到空明,身入冰壺,水面金波璀璨,景同瑤島,水天一色,上下寒光,有詩雲"茫茫水月漾湖天,人在蘇堤千頃邊,多少管窺誇見月,可知月在此間圓。遂稱“蘇堤玩月”。解放後,人民政府撥款修建,砌石加寬,提高孔位,可通遊艇。堤邊廣種相思、垂柳,春遊踏青,秋涼玩月,景色宜人。

連理紅棉。得益于煙霞橋畔不染世塵的水土的撫養,煙霞橋頭悄然生長出一對卓而不群的連理紅棉,當人們發現他們時,他們的愛情已經成熟;繼承了蘇東坡和王朝雲永留西湖的不老主題,演繹著新時代的愛情故事。“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作連理枝”,唐代詩人白居易的這兩句詩,道出了天下有情人的共同心願,也使人們對連理枝情有獨鍾。連理枝是人間吉祥的征兆,象征著夫妻恩愛,天長地久,永結同心。全國各地風景名勝區,名山大川裏,雖偶有連理枝,但連理紅棉卻絕無僅有,這兩株紅棉並肩連枝,恰如夫妻愛侶牽手同行,形象生動逼真,實屬罕見。高大威武、號稱英雄的紅棉樹都如此多情,向往人間美好的感情生活,定是生于彼西湖、葬于此西湖的王朝雲在天之靈有知,以其忠貞不渝而感天動地,並護佑著西子湖畔一代又一代人純真的愛情。

孤山蘇跡。孤山是西山湖東之小山,因四面環水,儼然杭州西湖之孤山而得稱。宋時山有棲禪寺,時人稱棲禪山。蘇東坡侍妾王朝雲葬于寺側松林中,面臨西子湖,遙對大聖塔,既得棲禪、聖塔之靈,以對死者之念,又不與佛寺、寶塔爭高低,以護湖景之嚴整。傳說朝雲死後不久,因佛聖顯靈,五趾大仙回煞,寺僧希固築亭蓋之,名曰“六如”,以念朝雲臨死前誦出的“如夢幻泡影,如露又如電”,當作“如是觀”的金剛經偈句。朝雲墓六如亭是孤山名跡,後世遊者無不瞻臨,)一東省文史館館長胡希明有詩贊曰:“死士生王論未休,西湖歌哭亦千秋。錢塘蘇小渾無跡,輸與朝雲葬惠州。”近年,我們在孤山建蘇東坡紀念館,塑東坡居士像,築碑廊,收集與蘇東坡有關的歷史文物一百多件,供遊人賞鑒。時人冠以“孤山蘇跡”之景譽。

南苑綠絮。南苑是南湖東面的一塊小陸地,緊靠南壇市區,遙對飛鵝嶺。舊時為演武場,也作過苗圃。一九八五年浚湖時提高南苑水位,開闢為公園。該園以植物造景為主,種有喬、灌、花木人十多個品種,共二千七百多棵,鋪草皮五千多平方米,並配以蓮池、石山小景,庭園迂曲,綠水索繞,花木扶疏,風生翠浪,有“南苑綠絮”之稱。最近,市政協在南苑西北面建鄧演達紀念亭,塑鄧演達銅像,寓革命歷史人物于風景名勝之中,供人們瞻臨,使湖光山色更上一層樓。

煙霞柳浪。與鱷魚島遙遙相對的是煙霞橋,這裏是西湖又一勝景。蘇東坡滴居惠州時,曾在鱷湖開闢放生池,並修煙霞堤。當時堤上不曾築橋。煙霞橋是後人在堤上加築的,明代中期始見于記載,現在這座橋是1992年重建的。煙霞橋是西湖六橋中的第三橋,是六橋中的美女子,飄逸秀麗,氣質不凡,當年曾與永福寺一起構成西湖古八景之一“野寺嵐煙”,有“世上黃塵吹不到,煙霞橋外白雲封”的意境。如今盛極一時的永福寺早已化作塵埃,唯有寺前的那棵菩提樹依舊枝繁葉茂,似乎演化著著名古寺鼎盛的香火。而煙霞橋依舊孓然獨立,遠離鬧市,景色清幽秀麗,飄然塵埃之外,橋上可靜觀湖光山色,看柳色生煙,群鳥飛翔,一派詩情畫意。

留丹點翠。即今點翠洲。明代才女孔少娥在《點翠洲詩》中曰"西湖西子兩相儔,湖面 偏宜點翠洲,一段芳華描不就,月灣婉轉似眉頭",是西湖島景一勝。宋時,惠州太守陳稱在島上築孤嶼亭,明嘉靖年間改點翠亭,後幾經興廢。辛亥革命後,為紀念"通情馬鞍之役"犧牲的烈士,改建為"留丹亭"。後人集東坡、文山句聯曰:"殿閣生微涼,呼吸湖光飲山淥;天地有正氣,留取丹心照汗青。"一九二四年,浚湖積土于亭西,增築琵琶洲,洲上建有琵琶亭。由于洲渚古樹蒼翠,亭館紅牆綠瓦,朱紅圓柱,挺拔屹立,四面碧波千頃,人稱"留丹點翠"。現在亭榭增輝,綠樹成蔭,還有九曲回橋相渡,風景更加幽靜宜人。

象嶺雲飛。西湖借景堪稱一絕。離惠州西北三十裏處,有象頭山,屬羅浮支脈。西湖望之,如若屏障,常有氣雲飄忽,"象嶺嵯峨,雲態特異",晴空變化萬狀,雨過錦綉雲開。象嶺雲飛一景如巧奪天工,"飛到嶺邊雲不去,湖光添得數峰.

鶴鷺祥舞。鶴嶼為平湖中的一個小島,島上翠練重重,鬱鬱蔥蔥,人跡罕至,便有 白鷺、灰鷺、海鷗等多種鳥類在此築巢。每當日出日落,鶴鷺齊鳴,漫天飛舞,遂成一幅祥和寧靜之百鳥圖。身在西湖山水中觀鶴鷺祥舞,生態環境的改善令人欣喜,自然界又多了一個和平自由的小鳥天堂

西湖景區其特色是山川透邃,幽勝曲折,浮洲四起,青山似黛。古色古香的亭台樓閣隱現于樹木蔥蘢之中,景城妙在天成。1993年12月,西湖風景區成為全國評選的六個“環境衛生達標風景名勝區”之一。

與杭州西湖相比,清朝雍正初年惠州知府吳騫有《詩西湖》詩雲:“西湖西子比相當,濃抹杭州惠淡妝,惠是苧蘿 裏質,杭教歌舞帽君王”。故有杭州西湖為“吳宮之西子”,惠州西湖享有“苧蘿村之西子”美譽。

管理機構

主管部門

惠州市西湖風景區管理局、惠州市園林管理局

景區管理機構

點翠園林工程有限公司、旅遊服務部、園容管理部、行政事務部、安全保衛部、養殖生產部、水電工程部

西湖歷史

惠州西湖在東漢時期仍然是荒野之地,東晉在湖邊建有龍興寺,唐朝改名為開元寺,唐中宗年間,位于西山上的泗洲塔建成。北宋張昭遠居于惠州的舍人巷時,將湖命名為郎官湖。同朝代餘靖作下的“重山復嶺,隱映岩谷,長溪帶蟠,湖光相照”之句則是描述西湖最早的佳句之一。北宋治平三年(1066年)惠州的知州陳稱對西湖進行了治理,稱築了平湖堤、拱北橋,以及點翠洲上的孤嶼亭、湖光亭等建築,並養魚灌田,鄉民收獲甚豐,西湖也因此而被稱為豐湖。

北宋紹聖元年(1094年),蘇軾被朝廷貶至惠州安置,攜妻妾王朝雲和兒子蘇過在惠州度過了三年,期間時常遊覽西湖,寫下了許多詠吟西湖山水的詩詞。他在紹聖二年(1095年)寫下的《江月五首》是最早以惠州西湖為主題的詩,當中更有“一更山吐月,玉塔臥微瀾”的名句。同月,他在《贈曇秀》詩中,將豐湖稱作西湖,是“西湖”這一名稱最早的來源。惠州西湖也因此在蘇軾詩詞的傳播下得以揚名。蘇軾還帶頭捐資在西湖邊上築橋修堤,紹聖三年(1096年)六月,堤壩和西新橋建成,後人為紀念蘇軾將堤壩取名為蘇堤。同年,蘇軾的愛妾王朝雲去世,蘇軾將她葬在惠州西湖大聖塔(今泗洲塔)下的松林中,並在墓上築六和亭以紀念她。

南宋淳祐四年(1244年)惠州建立聚賢堂,後來改稱為豐湖書院,初時的豐湖書院位于銀崗嶺,清朝康熙三十三年(1695年)遷至西湖的豐湖半島上,在明清兩代,豐湖書院都是惠州的最高學府。豐湖書院在清朝和民國時期曾多次被毀,又多次重修,目前殘存的豐湖書院遺跡多為清朝嘉慶六年(1801年)惠州知府伊秉綬重修後的遺跡,書院古樸牌坊上的匾額“豐湖書院”和楹聯“人文古鄒魯,山水小蓬瀛”為伊秉綬請來主持豐湖書院的著名詩人宋湘所撰寫。

古代的惠州府城一直建于西湖邊上,位于西湖的東面,民國時期惠州府城的城牆拆除、擴修馬路,出現了嶺南騎樓街,但全城仍然處于西湖的東面。1950年代至1980年代城市逐浙擴展,形成三面環湖的態勢,西湖的景區大幅縮減,湖岸山麓建滿雜亂的房舍,湖水開始受到污染。據統計,建國後的40年,西湖湖水面積減少了46%。1989年之後,惠州政府開始重視城市規劃,西湖景區才得以保護。

四大古泉

據張友仁《惠州西湖志》記載,惠州西湖周圍有四泉:

一、清醒泉:在豐湖西南的螺山、小掛榜山之間的桃花源內,得名于明正德十五年(1520)。惠州知府甘公亮修大通橋(圓通橋),汲飲此泉,謂此泉不入世味,宜名“清醒”,遂得名。清初,曾任明朝兵部司務的歸善人姚子蓉築山庄于泉旁,把此地易名姚坑,泉名姚坑泉。現該泉在東江體育場市體校內。

二、菩薩泉:在豐山原永福寺旁,鱷湖邊。現該泉早已湮沒,具體位置無從查考。

三、蟹眼泉:又名濯眼泉,在今市黨校南100米處的惠樟公路旁。公路擴寬,該泉乃被湮沒。

四、珍珠泉:在古榕山古榕寺旁。古榕山在鱷湖旁,紫薇山後。

蘇軾之緣

紹聖元年(1094)十月,被朝廷以“譏斥先朝”罪名貶謫惠州,在惠寓居了兩年又七個月。同情、關心民生疾苦,揭露時政黑暗,勸說地方官吏為民辦好事,因此深受惠州人民的愛戴,得到惠州人永恆的紀念。他當時被貶時的官職名稱是"寧遠軍節度副使惠州安置".

鍾情惠州山水,遊覽了羅浮山、白水山、湯泉及西湖中諸多勝景,寫下了很多詩文,贊嘆惠州山水風光之美,抒發憂國憂民的胸懷。與惠州人交朋結友,上至地方官,下至文人百姓,甚至黃婆這樣的賣酒人家,都是他的朋友。

貶惠期間,聽聞元佑黨人永不敘復,“已絕北歸之望”,遂決計“買田築室,作惠州人矣”。在白鶴峰買數畝地建屋二十間,栽植果木,鑿井取水,令其子邁挈諸子孫至惠居住,以遂“長作嶺南人”的宿願。可是好景不長,居住40天後,又遭貶海南。此後其子孫諸人一直居住到東坡內遷才離去。

東坡去後,在惠州留下了東坡井、合江樓,嘉佑寺、白鶴峰東坡故居、西新橋等一批文化遺址,還寫下詩詞160首,書信、文章300多篇,為惠州人民留下了一筆珍貴的文化遺產。

惠州太守趙汝馭在銀岡嶺建立“聚賢堂”,又稱為“十二先生祠”,以紀念唐、宋以來對惠州經濟文化最有貢獻的先哲名儒“十二先生”(陳偁 、蘇軾、陳蕘佐、陳鵬飛、古成之、張宋卿、留正、許申、蘇過、陳瓘、陳奐),作為講學授道的場所。寶祐二年(公元1254 ),惠州太守劉可剛進一步把“聚賢堂”改為書院,並以惠州西湖命名,即“豐湖書院”,成為當時廣東四大著名書院之一。它一直是惠州的最高學府和惠州西湖的名勝古跡,清代名士宋湘的名聯“人文古鄒魯,山水小蓬瀛”是書院最好的寫照。

西湖傳說

東坡與朝雲

東坡與朝雲

惠州西湖傳說嶺南惠州有一方清麗秀美的湖泊,風景極似杭州西湖,當地人也把它叫做西湖。一座小山依傍湖邊,也叫孤山。孤山南麓棲禪寺大聖塔下可見一片蒼翠的松樹林,林中寂立著一座小亭——六如亭。亭柱上鐫有一副楹聯,出自北宋著名文人蘇東坡之手,聯是這樣的:不合時宜,惟有朝雲能識我;獨彈古調,每逢暮雨倍思卿。這不是副普通的亭聯,它包含了蘇東坡對一生坎坷際遇的感嘆,而這種感嘆最終又是維系在一位紅顏知己的身上,她就是長眠在六如亭下令蘇東坡“暮雨倍思”的愛妾王朝雲。

要了解王朝雲的為人、長相,可先回味蘇東坡一首膾炙人口的詩——“飲湖上初晴後雨”:水光瀲灧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濃裝淡抹總相宜。這首詩明為描寫西湖旖旎風光,而實際上寄寓了蘇東坡初遇王朝雲時為之心動的感受。

王朝雲,字子霞,錢塘人,因家境清寒,自幼淪落在歌舞班中,她天生麗質,聰穎靈慧,能歌善舞,雖混跡煙塵之中,卻獨具一種清新潔雅的氣質。宋神宗熙寧四年,蘇東坡因反對王安石新法而被貶為杭州通判,一日,他與幾位文友同遊西湖,宴飲時招來王朝雲所在的歌舞班助興,悠揚的絲竹聲中,數名舞女濃妝艷抹,長袖徐舒,輕盈曼舞,而舞在中央的王朝雲又以其艷麗的姿色和高超的舞技,特別引人註目。舞罷,眾舞女入座侍酒,王朝雲恰轉到蘇東坡身邊,這時的王朝雲已換了另一種裝束:洗凈濃裝,黛眉輕掃,朱唇微點,一身素凈衣裙,清麗淡雅,楚楚可人,別有一番韻致,仿佛一股空谷幽蘭的清香,沁入蘇東坡因世事變遷而黯淡的心。

此時,本是麗陽普照,波光瀲灧的西湖,由于天氣突變,陰雲敝日,山水迷蒙,成了另一種景色。湖山佳人,相映成趣,蘇東坡靈感頓至,揮毫寫下了傳頌千古的描寫西湖佳句。此後蘇東坡對王朝雲備極寵愛,娶她為妾。蘇東坡似乎與王姓頗為有緣,原配夫人王弗,嫁到蘇家時才十六歲,紅袖添香,是蘇東坡的伴讀良友,可惜二十七歲便去世了。化為蘇東坡感情極深處的悲思。不久,續娶了王閏,是前妻的二堂妹,是一位庄重能幹的大家閨秀。現在在杭州又納王朝雲為妾,此時蘇東坡已經四十歲了。

蘇東坡是一位性情耿直豪放的人,喜歡在人前口無遮攔地表達自己的看法,更無所顧忌地在詩詞中暢論自己的政見,抒發自己的不滿,“如蠅在食,吐之為快。”正是這種性格屢屢為他惹禍招災,得罪了當朝權貴,幾度遭貶,甚至幾乎賠上性命,然而他終不悔悟。在蘇東坡的妻妾中,王朝雲最為溫婉賢淑,善解蘇東坡的心意。一次,蘇東坡退朝回家,飯後在庭院中散步,突然指著自己的腹部問身邊的侍妾:“你們有誰知道我這裏面有些什麽?”一侍女答道:“您腹中都是文章。”蘇東坡不以為然。另一侍女說:“滿腹都是見識。”蘇東坡也搖搖頭,到了王朝雲,她微笑道:“大學士一肚皮的不合時宜。”蘇東坡聞言,捧腹大笑,贊道:“知我者,唯有朝雲也。”從此對王朝雲更加愛憐。

蘇東坡在杭州四年,之後又官遷密州、徐州、湖州,顛沛不已,甚至因“烏台詩案”被貶為黃州副使,這期間,王朝雲始終緊緊相隨,無怨無悔。在黃州時,他們的生活十厘清苦。蘇東坡詩中記述:“今年刈草蓋雪堂,日炙風吹面如墨。”王朝雲甘願與蘇東坡共度患難,布衣荊釵,悉心為蘇東坡調理生活起居,她用黃州廉價的肥豬肉,微火慢嫩,烘出香糯滑軟,肥而不膩的肉塊,作為蘇東坡常食的佐餐妙品,這就是後來聞名遐邇的“東坡肉。”元豐六年,王朝雲為蘇東坡生下了一子,取名遂禮,想起昔日的名躁京華,而今卻“自漸不為人識。”都是因為聰明反被聰明誤,因而感慨系之,而自嘲一詩: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唯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宋神宗駕崩後,宋哲宗繼位,任用司馬光為宰相,全部廢除了王安石的新法;因而反對新法的蘇東坡又被召回京城升任龍圖閣學士,兼任小皇帝的侍讀,這時的蘇東坡,十分受宣仁皇太後和年僅十二歲的小皇帝的賞識,政治上春風得意。說來令人費解,在東坡政途黯淡失意時,與之患難共攜、相濡以沫的王朝雲,此時卻顯得不那麽重要了。官場應酬與居家主事,自然處處以王閏這位續弦夫人為主;夜深人靜時,蘇東坡又不時懷念起死去的結發妻子王弗,曾有小詞雲: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裏孤墳,無處話凄冷。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唯有淚幹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然而,隻不過風光兩年而已,蘇東坡再度被排擠出京而出任杭州知府。舊地重臨,杭州百姓沿路焚香鳴炮歡迎他們所愛戴的父母官。為了不負眾望,在王朝雲的枕畔細語中,蘇東坡此次前來,立意要為杭州的百姓做下幾樁有益之事。當時,恰逢江浙大旱之年,杭州一帶飢荒與瘟疫並作,于是,蘇東坡上書朝廷請求減免貢米;同時廣開糧倉、設點施粥,大濟災民;還調遣了大批民間良醫,免費為災民診治疫病;並淘挖深井、引水灌溉,幫助人民度過了大災之年。在任期間,他十分重視整修西湖,取湖中所積葑草、淤泥堆築成堤,以溝通南北;廣種菱角、荷藕于湖中,使葑草不能再生;沿堤遍植芙蓉、楊柳,春秋佳日,花開如錦,綠絛拂堤,人行其上,猶如置身于畫中。這一系列的整治措施,不但便利了交通,美化了湖景,更重要的是可以防止湖水的淤塞,保護杭州城不受江潮的肆虐,確實是為杭州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後人為了紀念蘇東坡的德惠,給這條長堤取名為“蘇公堤”,這裏面其實也包含了賢內助王朝雲的一份心血呢。

此後十年之中,蘇東坡又先後出任潁州和揚州知府,續娶的王夫人已逝。宋哲宗業已親政,用章惇為宰相,又有一批不同政見的大臣遭貶,蘇東坡也在其中,被貶往南蠻之地的惠州(今廣東省惠陽縣),這時他巳經年近花甲了。眼看運勢轉下,難得再有起復之望,身邊眾多的侍兒姬妾都陸續散去,隻有王朝雲始終如一,追隨著蘇東坡長途跋涉,翻山越嶺到了惠州。對此,東坡深有感嘆,曾作一詩:不似楊枝別樂天,恰如通德伴伶元;阿奴絡秀不同老,無女維摩總解禪。經卷葯爐新活計,舞衫歌板舊姻緣;丹成逐我三山去;不作巫山雲雨仙。此詩有序雲:“予家有數妾,四五年間相繼辭去,獨朝雲隨予南遷,因讀樂天詩,戲作此贈之。”當初白居易年老體衰時,深受其寵的美妾樊素便溜走了,白居易因而有詩句“春隨樊子一時歸。”王朝雲與樊素同為舞妓出身,然而性情迥然相異,朝雲的堅貞相隨、患難與共,怎不令垂暮之年的蘇東坡感激涕零呢!王朝雲在惠州又為蘇東坡生下一子,取名幹兒,因產後失調,身體十分虛弱,終日與葯為伍,總難恢復,于是就皈依佛門,拜比丘尼義沖為師,天天誦經求佛,也不見效。不久便帶著不舍與無奈溘然長逝,年僅三十四歲。臨終前她執著東坡的手意蘊深長地說:“世上一切都為命定,人生就象夢幻泡影,又象露水和閃電,一瞬即逝,不必太在意。”這番話並不隻是她皈依佛門後悟出的禪道,其中寓藏著她對蘇東坡無盡的關切和牽掛,生前如此,臨終亦如此。”

朝雲死後,蘇東坡將她葬在惠州西湖孤山南麓棲禪寺大聖塔下的松林之中,並在墓上築六如亭以紀念她,這就是開頭那副楹聯的來源。惠州的西湖本名枕豐湖,山青水綠,煙波嵐影,酷似杭州西湖,自蘇東坡來後,常與王朝雲漫步湖堤、泛舟波上,一同回憶在杭州時的美好時光,因此也就用杭州西湖的各處風景地名為這裏的山水取名,這本是兩人的得意之作,不料他鄉的孤山竟然成了王朝雲孤寂長眠的地方。雙鴻遠遊,失伴成隻。對朝雲的懷念日日結聚在蘇東坡悲寂的心頭,夜裏就化為幽夢,他夜夜見朝雲來侍,而且為年幼的幹兒授乳,總看到她衣衫盡濕,詢其原故,答道:“夜夜渡湖回家所致。”蘇東坡醒後大為不忍,于是興築湖堤橫跨湖上,以便朝雲前來人夢,此堤也被後人稱為“蘇公堤。”堤成之日,當夜就夢見朝雲來謝,音容笑貌一如生前。這時的蘇東坡已是心身極憊,生活中隻剩下對往昔的回憶和懷念了,其中尤以對朝雲的懷念為最多,他有一首“西江月”詞雲:玉骨那愁瘴霧?冰肌自有仙風,海遷時過探芳叢,倒掛綠毛麽鳳。素面反嫌粉涴,洗妝不褪唇紅,高情已逐曉雲空,不與梨花同夢。為了懷念王朝雲,蘇東坡在惠州西湖上刻意經營,建塔、築堤、植梅,嘗試用這些熟悉的景物喚回那已遠逝的時日。然而,佳人已杳,真是“人似秋鴻來有信,事如春夢了無痕”。朝雲已去,她的影子卻刻在了蘇東坡的心中,也留在了惠州西湖的山水花木之中,遙想才子佳人的悲歡情愁,怎不令人為之啼噓不已。後成鷲法師有詠六如亭詩雲:蘇堤留恨處,荒冢對滄溟;流水空千古,香魂倚一亭。波涵三島綠,柳鎖六橋青;寂寞棲禪寺,金剛何處聽?

西湖形成

它的形成,相傳與七仙女中的五姐有關。一日,五姐鏡前梳妝,見韶容已老,情無所托,傷感萬分,淚灑如雨,失手將梳妝鏡跌落凡間。這梳妝鏡恰好掉在惠州,一摔五瓣,成為五湖,如雨淚水瞬間註滿五湖。至今已是“五湖秀水五面鏡,面面妝鏡藏青山。”

交通指南

惠州汽車總站到西湖距離很近,坐公車隻需5分鍾,你可在總汽車站門口乘坐1路、5路、11路、19路公車在西湖門口下車即到。

門票價格

6月28日起,惠州西湖景區全面免費開放,之前收費的寶塔山、東坡園、點翠洲—芳華洲、豐渚園等景點已經全面免票。

地下城

基本情況

惠州西湖站作為莞惠城際軌道核心站點,為方便市民旅客,以及吸引外地遊客,惠州西湖湖底13米處將利用莞惠城際軌道西湖站建設打造成集飲食、購物和休閒娛樂于一體的地下城市綜合體。項目于2011年3月開工建設,計畫在2013年建成投入使用。

整體規劃方案

目前的西湖地下城初步規劃顯示,該站共設出入口三處,為地下兩層結構,總建築面積約2萬平方米。負一層為站廳層,設定售票廳及輔助用房,負二層為站台層,設定候車站台、軌道及設備用房等。

擁堵最佳化方案

為了避免該片區交通擁堵,地下城還將建設綜合停車場,以及商場、電影院等等。至于一些市民擔心會導致環城西路交通更堵塞的問題,屆時將在西湖站地下城市綜合體建設綜合停車場和拓寬道路來緩解,其中拓寬道路可能會跟舊城改造配合最佳化,增加車流量。

項目改造工程

西湖風景名勝區橋梁、洗手間、遊艇碼頭駁岸及遊覽道路改造工程、西湖風景名勝區旅遊服務中心及配套設施完善工程、西湖風景名勝區出入口環境改造及停車場建設工程、西湖風景名勝區景點環境整治提升工程等項目日前通過審批。4個項目所需建設資金由市財政統籌安排,共1.556億元。

其中,西湖風景名勝區橋梁、洗手間、遊艇碼頭駁岸及遊覽道路改造工程項目建設內容包括:遊覽道路改造(含新增、改建、維修、完善),洗手間重建及改造,駁岸、橋梁及周邊改造,垃圾集中、轉運房及壓縮系統。項目投資估算4950萬元。

西湖風景名勝區旅遊服務中心及配套設施完善工程項目內容包括:西湖小北門遊客服務中心及環境整治建設,西湖東門碼頭重建及周邊環境整治,重建孤山遊客服務點,重建寶塔山遊客服務點。項目投資估算1580萬元。

西湖風景名勝區出入口環境改造及停車場建設工程項目內容包括:百花洲、點翠洲、芳華洲、枇杷洲、紅棉水榭及鱷魚島改造,全景區管線隱蔽處理,孤山廣場和寶塔山、豐山公園、南門公園及飛鵝嶺環境改造。項目投資估算4980萬元。

西湖風景名勝區景點環境整治提升工程項目內容包括:西湖北門和西門環境改造,東坡園停車場改造,蘇堤、寶塔、東坡園等西湖景區內部服務點,南苑公園改造,紅花湖(小新村入口、新聯路出入口)改造。項目投資估算4050萬元。

相關詩詞

食荔枝 (宋)蘇軾

羅浮山下四時春,盧橘楊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

正月十二日遊東坡白鶴峰故居,其北思無邪齋 (宋)楊萬裏

詩人自古例遷謪,蘇李夜郎並惠州。

人言造物困嘲弄,故遣各捉一處囚。

不知天公愛佳句,曲與詩人為地頭。

詩人眼底高四海,萬象不足供詩愁。

帝將湖海賜湯沐,堇堇可以當冥搜。

卻令玉堂揮翰手,為提椽筆判羅浮。

羅浮山色濃潑黛,豐湖水光先得秋。

東坡日與群仙遊,朝發昆閬夕不周。

雲冠霞佩照宇宙,金章玉句鳴天球。

但登詩壇將騷雅,底用蟻冗封王侯。

元符諸賢下石者,秪與千載掩鼻羞。

我來剝啄王粲宅,鶴峰無恙江空流。

安知先生百歲後,不來弄月白蘋洲。

無人挽住乞一句,猶道雪乳冰湍不。

當年醉裏題壁處,六丁已遣雷電收。

獨遺無邪四個字,鸞飄鳳泊蟠銀鉤。

如今亦無合江樓,嘉佑破寺風颼颼。

《東坡白鶴峰故居 詩》句 (清)江逢辰

一自坡公謫南海,天下不敢小惠州。

憶江南三首·過惠州西湖 (今)李海彪

春正好,湖上臘梅開。淡日暖雲花靜好,枯荷瘦影鶴初飛。遊客往來時。

春正好,煙掃鏡初開。湖上小船洲畔去,叢中飛絮日邊來。楊柳燕低飛。

春正好,美景寄阿誰?落絮從風飛不定,孤鴻何事去多時。明月上梅枝。

過西湖五首 (今)李海彪

其一

五湖風颭亂清波,萬裏寒侵向小荷。

盛世難教唐慧笑,窮村但學接輿歌。

今宵北極唯嫌暗,病酒南山不計多。

顛倒衣裳猶自舞,此身況似白鷗過。

其二

暮靄沉沉道路危,孤山寺塔老僧悲。

綠銅個個還依舊,殘柳枝枝況自垂。

迎面春光橋上過,繞城江水越天隨。

英雄淚似木棉落,憂此壯心無復時。

其三

雲來天際帶輕寒,山自悠遊心未安。

玉塔如同枝上掛,清波好似夢中看。

將軍冢宅藤蘿綠,故國楊枝煙雨殘。

才子佳人成往事,千年樓觀怨江瀾。

其四

紅萼受風輕似夢,小荷初綠薄如紗。

孤山羈客十年恨,一寸流波萬裏霞。

不夜城邊江月冷,無眠煙巷柳枝斜。

雕欄玉砌相攜處,碧水芳洲隻見花。

其五

江城白鷺漫相隨,三十彈冠不覺遲。

小艇悠哉水紋細,落花顛倒客心知。

詩成樓上載何處?風向亭前別柳絲。

唯有飛雲堪解意,從無惆悵費尋思。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