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崎潤一郎

谷崎潤一郎

谷崎潤一郎、たにざきじゅんいちろう;Junichiro Tanizaki 是日本唯美派文學大師。早期作品追求從嗜虐與受虐中體味痛切的快感,在肉體的殘忍中展現女性的美,故有"惡魔主義者"之稱。中後期作品回歸日本古典與東方傳統,在與諸多社會關系疏離的背景下,幽微而私密地描述了中產階級男女之間的性心理與性生活。谷崎的小說世界充滿荒誕與怪異,在醜中尋求美,在贊美惡中肯定善,在死亡中思考生存的意義。他的散文世界則洋溢著濃鬱的日本風,耽溺于陰翳的神秘、官能的愉悅與民族的風情

  • 中文名稱
    谷崎潤一郎
  • 外文名稱
    たにざきじゅんいちろう;Junichiro Tanizaki
  • 國籍
    日本
  • 出生地
    東京
  • 出生日期
    1886年7月24日
  • 逝世日期
    1965年
  • 職業
    日本唯美派文學大師
  • 畢業院校
    東京帝國大學國
  • 主要成就
    諾貝爾文學獎提名,日本文化勛章
  • 代表作品
    《細雪》《春琴抄》《刺青》,《麒麟》

人物生平

谷崎潤一郎1886年7月24日生于東京一米商家庭。他幼時家生活富裕,後來他父親的生意失敗,家道中落,念中學時曾教過家館。1905年,在親友的資助下,入第一高等學校,1908年進入東京帝國大學國文系 ,接觸希臘、印度和德國的唯心主義、悲觀主義哲學,形成虛無的享樂人生觀。他在讀到三年級時因為拖欠學費而退學,從而開始了其創作生涯,文學上受到波德萊爾、愛倫·坡和王爾德的影響。1910年輟學,與劇作家小山內薰、詩人島崎藤村一同發起創辦了《新思潮》雜志,並發表唯美主義的短篇小說《刺青》、《麒麟》。小說《麒麟》中描寫了中國春秋時代孔子遊說衛靈公遭奚落的故事情節,《刺青》 則寫的是一個以刺青為業的青年畫工採取誘騙手段迫使原本善良的女孩變成"魔女"的故事。這兩篇小說因構思新穎、文筆流暢而受到日本唯美主義鼻祖永井荷風的青睞,永井發表專論贊賞他為日本文壇開拓了一個不曾有人涉足的領域,給予高度評價,谷崎從此正式登上日本文壇。他的創作傾向頹廢,追求強烈的刺激、自我虐待的快感和變態的官能享受 ,自稱為"惡魔主義"。代表作《春琴抄》的主人公佐助,為了表示對盲女春琴的愛,竟用針刺瞎兩眼,表現一種被虐待的變態心理。晚年的作品《瘋癲老人日記》(1962)更集中地表現了他頹廢的一面,耽于變態性欲的描寫。但他有的作品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現實問題,如短篇小說《小小王國》 (1918),塑造了一個外貌醜陋而才智出眾的頑童形象,襯托貧病交迫的國小教員的凄涼。長篇小說《鬼面》 (1916)描寫寄人籬下的窮學生的遭遇。

谷崎潤一郎谷崎潤一郎 谷崎潤一郎谷崎潤一郎

1916年與石川千代結婚,隔年生下長女谷崎鯰子。谷崎的漢學造詣很深,曾在秋香塾攻讀漢文,十幾歲時即能賦漢詩。1918年 ,他隻身到我國東北、北京、天津、漢口、九江及江浙等地遊歷,返國後寫《蘇州紀行》、《秦淮之夜》、《西湖之月》等。回到日本之後擔任了一陣子的中日文化交流顧問。 他還在一九三四年到一九四一年之間,先後用了八年的時間從事《源氏物語》的今譯工作。他的《源氏物語》口語譯本(1934~1941)文筆明麗酣暢。1949年,63歲時他因此獲得了日本文化勛章

細雪細雪

1923年關東大地震後,谷崎把全家由東京遷到京都,定居下來。京阪一帶秀美的自然景色、純樸的風土人情、濃鬱的古文化氛圍再次激發了他的創作熱情。因此,關西的風土人情成為他後半生寫作的背景,著名的作品是戰爭期間為回避對法西斯的支持而寫的長篇小說《細雪》(1942~1948),它描寫一家四個姐妹的婚姻生活,穿插了一些觀花、賞月、捕螢、舞蹈等活動和風流韻事,人物的心理刻畫細膩,對話是用京都、大阪的方言,別具特色。日本戰敗後不久,三卷本《細雪》全部問世,受到各國文壇好評。日本著名作家井上靖說,《細雪》不僅是谷崎個人作品中的高峰之作,也是整個昭和文壇的優秀代表作之一。法國文學家讓·保羅·薩特盛贊這部作品是"現在日本文學的最高傑作"。1926年年初,他又再度拜訪中國,在上海與郭沫若、田漢、歐陽予倩等人結識,回國後寫《上海交遊記》。

1952年,谷崎潤一郎高血壓已相當嚴重,隨後到熱海靜養。1958年,有風現象,右手麻痹,此後的作品都用口述的方式寫作,1960年代,他由美國作家賽珍珠推薦提名諾貝爾文學獎,是日本在早期少數幾位獲得此大獎提名的作家之一。當時谷崎潤一郎已年老病重,在1965年時因腎病去世。葬于京都法然院附近的公共墓園,其墓地立有兩塊青石分別刻上「空」、「寂」二字。三年後由另一位被提名的知名作家川端康成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谷崎潤一郎的弟弟谷崎精二也是日本知名作家。

​人物作品

年份

名稱

備註

年份

名稱

備註

1925

《痴人之愛》

1914

《饒太郎》

1928《卍》1917《異端者的悲哀》

1928

《各有所好》

1920

《途中》

1931

《吉野葛》、《盲人物語》

1932

《刈蘆》

1932

《武州公秘錄》

1933

《春琴抄》

1950

《少將滋幹之母》

1945

《細雪》

1956

《鑰匙》

1910

《刺青》、《麒麟》

短篇小說

1962

《瘋癲老人日記》

?

《少年》、《幫閒》

短篇小說

1922

《御國與五平》

獨幕劇

1912

《惡魔》

短篇小說

?

《陰翳禮贊》

評論集

作品風格

作品主題

谷崎是一個唯美主義者、藝術至上者,縱觀他一生的作品,並無以藝術形式的精美彌補思想的欠缺之感,他的藝術世界有著豐富而深刻的內涵。以人性本能意識的快感和美感作為生命的源泉,這正是他作品的真正意義。人類的真實生活包括作為社會秩序中的人的生活和作為個體的人的內心世界的生活。谷崎是一位社會意識淡薄的作家,但他揭示了存在于人類心靈深處固有的本性,即潛藏于每個人內心的對性與美的不為人知的夢想,他的作品使人們反觀自身,進一步認識自我。他註重的是人,並且是脫離了社會關系的個體的人的廣闊內心世界,探討的是人類心靈深處牽製其行為的生命沖動。比起肉體受虐,男人們更陶醉于精神的受虐;而從女人的角度講,征服男人的心比征服他們的肉體更有吸引力,"夫人的憤怒,與其說是失去了丈夫的愛,毋寧說是失去了支配丈夫的心的力量"。衛靈公左右于理性和本能之間,徘徊于意志和肉體的兩極,最後屈服于南子,谷崎將之視為自身欲望的強烈使之屈服。在谷崎的文學世界裏.美是衡量一切的標準,美是代替一切,滿足精神與肉體的全部需要。谷崎潤一郎一生耽溺于美的感覺,他對美的忠實始終如一,從未追求過美以外的東西。谷崎作品中所有的一切都是圍繞著"美"展開,而他的"美"的形態及其展現的方式與眾不同,顯示其思想和藝術的獨特徵。

女性崇拜

對女性的跪拜,以及對超越了倫理想他的美的追求,是谷崎潤一郎文學生涯中鮮明的主題。他尤其贊賞日本乎安時代文學中所反映的崇拜女性的精神。這在《春琴抄》中表現得也尤為突出,佐助為了保留住他心目中的美麗女神春琴的形象,不惜自毀雙目.這顯然是與當時的世俗服充背道而弛的。強調女性的美,主張男性必須臣服在女性的膝下。這是谷崎潤一郎自處女作發表以來一貫提倡的主要創作思想。

情感心理

無論是表現他惡魔主義的"以醜為美"的美學世界,還是追求日本古典傳統美的東方文化,谷崎潤一郎在其短篇小說中部滲透著濃厚的人類情感心理意識。這種情感或表現為非常態的心裏變形,或追求一種靜溫典雅之美。在谷崎潤一即的早期短篇小說創作中,谷崎潤一郎追求"一切美的東西都是強者,醜的東西都是弱者",極力禮贊官能性的美。因而在小說中體現了一個變態、扭曲的心理錯位意識。谷崎潤一郎在文學創作的過程中,他吸收了西方唯美主義作家的觀點,在構築的文學世界中捍衛美的純粹性與獨立性,並在醜與惡中尋找美的存在。因此,在谷崎潤一郎的短篇小說集裏,谷崎潤一郎的小說題材充滿怪異荒邊之美,呈現出新穎別致之感。

惡魔主義

谷崎早期的創作常被學界冠以"惡魔主義"的稱謂、這是由于谷崎在其作品中驚世駭俗地展示了畸變的人物性格和嗜好、施虐與受虐的病態快感、以及在殘忍中展現女性美。谷崎的這種"惡魔主義"傾向的產生、與他受到西方唯美主義陣營中波德萊爾、王爾德等人的思想啓發密切相關。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與其特殊的個體人格心理亦大有淵源。谷崎本人曾這樣說道:"藝術就是性欲的發現。"谷崎的母親是一位傳統的日本古典女性,對其母的崇拜造就了谷崎潤一郎的"戀母情結"。成了谷崎文學創作的重要動力之一。

人物影響

谷崎潤一即是日本唯美主義流派今成就最高、影響最大的作家。谷崎受到西方唯美主義思潮的深刻影響,他伴隨著日本唯美主義文學的產生而成長,卻沒有隨著短暫絢爛的日本唯美主義之花的幻滅而沉寂,在漫長的一生中堅守唯美的陣地。谷崎不但在整個日本文學中獨樹一幟.佔有重要地位,深刻影響著文壇後輩,而且在我國的現代作家中也產生過較大影響,比如鬱達夫表現"性的苦悶"的官能主義作品就帶有明顯的谷崎文學的痕跡。

在日本的唯美主義的作家中,谷畸潤一郎堪稱最為徹底的唯美陣地的堅守著,美是他的藝術世界中唯一聳立的價值判斷標準。貫穿谷崎作品的最本質的東西是對美的執著追求。

作為日本近現代文學大家谷崎潤一郎,其成就不僅僅局限于一領域,在當時尚未興盛的神秘小說中也進行了嘗試,創作了諸多作品。而對于美意識及推理結構的嘗試,深刻始響了之後的偵探·神秘小說的發展。

除此之外,谷崎潤一郎的偵探·神秘小說還具有其他的重要意義。谷崎的偵探·神秘小說對于日本近代偵探小說的發展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日本近代偵探小說大家的江戶川亂步及橫溝正史都明確表示,其偵探小說的創作受到了谷崎潤一郎文學的深刻影響。通過對于谷崎的神秘小說的理解和模仿,江戶川亂步及橫溝正史興盛了日本近代偵探小說,創作了諸多臉炙人口的作品,為之後的日本偵探小說這一文學分類的確立和發展產生了影響。

人物評價

作為一位畢生摒棄一切追求官能之美的唯美主義文學大師,谷崎潤一郎的存在被認為是最日本的、也是最徹底的。從他的少年成名作《麒麟》開始,到過世前三年創作的《瘋癲老人日記》為止,谷崎一生信奉官能的至美,甚而當他發現美與善,與體製,與各種社會關系不能並存時,不憚用最反叛的方式去抨擊毀壞之。于是戀母、戀物、虐戀、以惡為美,以醜為美等種種非理性的不能為世俗所接受的極端主題出現在他的作品中,所以除了"谷崎色彩"較淡的《細雪》之外,谷崎潤一郎一生的作品都極易被人冠上"變態"二字。然而,隨著性觀念、性意識的不斷開放,當今的很多讀者也許已不再會對谷崎的作品題材產生太強烈的抗拒感,特別當作品中那些"變態"的東西多多少少也出現在大眾視野中時,可能讀者會認為谷崎隻是一個超前的現實主義作家罷了。

那麽,谷崎潤一郎作品的沖擊力,它們的文學價值是否因此被沖淡了呢?事實並非如此,作為一名作家,谷崎的意義並非用文字去構建或者反映一種現實,而是以相對現實的創作手法去挖掘一個理想的美的世界,看上去是現實的,事實卻是審美的,這兩者相互對抗又糾纏不清的關系構成了谷崎文學作品中最大的意

個人生活

谷崎雖然不是私小說家,但他的私生活和作品的互相依靠甚至超過私小說家。他對衣、食、住和女人的追求一生沒有止境。20 多歲時,他有一種奇異的愛好,要找一個娼婦型的女子做妻子。他迷上了一個藝妓,可那個女子已有人包養,就把自己的二妹介紹給了谷崎。這就是谷崎的第一任妻子千代夫人。他們不久結婚,一年後他唯一的孩子--女兒鯰子出生。但婚後不久,他發現千代雖是藝妓的妹妹,本人卻是賢妻良母型,不禁大失所望。他看上了千代15歲的三妹是"可造之材",于是經常把千代打發回老家照顧他父親,自己卻在東京和三妹半公開地同居起來。這一段培養少女的經歷被他寫成了前期的代表作《痴人的愛》。後來那位三妹在谷崎的資助下成為了演員。

谷崎潤一郎谷崎潤一郎

有一段時間他真心想和三妹結婚,但谷崎是長子,有一種莫名的責任感,覺得一定要幫前妻解決好今後的生活才能離婚。他刻意地經常不在家,拜托他的好朋友著名詩人佐藤春夫照看妻女,想撮合佐藤和千代。佐藤和千代得到他的暗示,經過一段時間來往,也真的產生了感情。可是事與願違,三妹拒絕了谷崎的求婚。他又想和千代復合,找到佐藤春夫,要和他絕交,說以前的事一律作廢,讓佐藤不要再聯系千代。佐藤給他玩得昏頭轉向,卻又真心愛上了千代,在絕交期間不能給千代寫信,就寫了很多情詩發表在報刊雜志上。後來匯總成《殉情詩集》,被譽為日本近代戀愛詩集的壓卷作。谷崎也根據這段經歷寫了《神與人之間》、《食蓼蟲》等作品。

他們這一絕交就是六年。其間佐藤結了婚,又離了婚。谷崎想和千代重歸于好,但夫妻關系總是坎坷。六年後,他們在東京的一次聚會上又碰面了,一笑泯恩仇。佐藤說起自己家庭生活不如意,谷崎並沒作聲。回去後他想了想,再次找佐藤說,"其實我和千代也總是和不來,要不那件事我們再商量商量?"他們三個人討論之後,聯名給親朋好友發了一張明信片,聲明"千代跟谷崎離婚,跟佐藤結婚。鯰子由千代撫養,谷崎家的住房讓給佐藤和千代。"當時谷崎住在神奈川縣的小田原,這件事被稱為"小田原事件",也就是俗稱的「細君譲渡事件」,在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被作為文學家道德敗壞的例證。然而,谷崎的文學卻從此後漸入佳境。

他和千代夫人關系冷淡期間一直出遊在外。一次,在別人招待芥川龍之介的宴會上,他認識了慕名前來見芥川的根津松子夫人。松子出身于關西的大戶人家,是四姐妹中的老二,當時嫁在大阪數一數二 的大富豪根津家,已生兒育女。(也就是《細雪》蒔岡四姐妹的故事原型)谷崎一見傾心,驚為天人。可是,雙方都有家庭,而且根津家財大勢大,他隻是一介文人,所以雖然仰慕,但也遙不可及。

1923年關東大地震,谷崎當時正坐在長途汽車上,司機機智勇敢地開著滿車乘客逃出了危險地帶,但從此谷崎怕死了地震,覺得關東再也住不下去。當年就全家搬往關西,和根津家比鄰而居。從此他的藝術觀也有了很大的變化。那時東京受西方影響很大,非常前衛,而關西還保留著日本傳統的價值觀。谷崎愛上了關西的一切:飲食、服飾、語言、建築……,他的創作也從所謂現代派轉為古典派,對女性的向往也從娼婦型轉為女神型。

他覺得關西方言語調婉轉含蓄,特別適合女子使用,所以開始嘗試用關西方言寫作。可他是東京人,特意從大阪的女子學校找來一個女學生做語言上的校對。第一本書寫成後,他讓這名女秘書邀請幾個她女校中的同學一起出去吃飯慶祝,特別指明要家世良好的大家閨秀。其實他一直與松子夫人書信來往,但自己也知道是無望的。當時的女性,如果真的私奔什麽的,那是醜聞,隻是寫寫信的話不算什麽,甚至還是一種風雅的行為。尤其是大戶人家的女子,就好像《源氏物語》中一樣,要是說什麽"我結了婚的,你不要來糾纏我",反而是大煞風景、不懂情調的事。收到短歌、俳句之類,還要恰如其分地回一首。谷崎在信中稱松子夫人是激發自己創作靈感的藝術女神,用非常恭敬的謙語,表示願意作松子夫人的奴僕。

話說回來,谷崎明知和松子夫人沒有結果,就打算找個新人。他從女秘書帶來的3個女同學中挑選了一個,展開攻勢。這是一個20歲出頭,還充滿幻想的文學女青年。谷崎想把她培養成理想的妻子,好像光源氏培養若紫一樣。1930年,他和千代離婚,第二年和這位丁未子夫人結婚。婚後,谷崎家和根津家仍是鄰居,兩家經常走動。

蜜月後沒多久,谷崎發現要把這個日本娃娃似的年輕夫人培養成心目中的理想女性對40後半期的自己來說太累了。而根津家因為戶主(松子夫人的丈夫)不擅經營,那時經濟已很拮據,隻剩表面的排場,後來甚至把別墅都賣了。而且根津先生有一個公開的情人,很少回家。根津和松子的婚姻也搖搖欲墜。谷崎看到了自己愛情的一線曙光,在根津家的默許下,兩人迅速接近。在谷崎和丁未子短暫的婚姻生活中,數次借住根津家的別墅,沒幾個月,他們就分居了(谷崎還算沒有耽誤她的青春,並發誓永遠不在任何場合寫丁未子,所以有一段時間他的這次婚姻顯得很神秘。後來丁未子也得到了很好的歸宿)。谷崎甚至在松子的陪同下,在松子娘家出錢建的寺廟裏隱居寫作。這段時間谷崎文思如泉涌,寫出了著名的《吉野葛》、《蘆刈》、《盲目物語》、《春琴抄》。

就這樣,和丁未子的婚姻隻維持了一年,在松子和根津離婚後,谷崎也離了婚,並在49歲時和32歲的松子結婚,終于找到了自己終生的伴侶。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