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皮埃爾·熱內

讓-皮埃爾·熱內

讓·熱內(Jean Genet,1910年12月19日-1986年1月15日),同性戀者,法國當代著名小說家、劇作家、詩人評論家、社會活動家。

  • 中文名稱
    讓-皮埃爾·熱內
  • 外文名稱
    Jean-Pierre Jeunet
  • 國籍
    法國
  • 職業
    電影編劇、導演
  • 代表作品
    盡情遊戲、妙不可言 Delicatessen (1991)等
  • 法語名
    Jean Genet
  • 性別

個人經歷

讓-皮埃爾·熱內早年從事電視廣告和影片片段的製作。1991年,熱內和搭檔馬克·卡羅完成了第一部長片《黑店狂想曲》,這部開山之作獲得了愷撒獎的四個獎項,其中包括最佳新銳導演獎和最佳場景獎。《黑店狂想曲》的成功甚至讓熱內和卡洛本人都很驚訝。歡欣鼓舞的兩人隨後又完成了一部影片,夢想了10年之久《童夢失魂夜》。1997年,熱內到美國拍攝了異形系列電影的第4部《異形:浴火重生》。2000年,他回到法國拍攝了具有超現實主義浪漫風格的電影《天使愛美麗》,獲得全世界範圍內的成功,成為當時法國票房最高的電影,並以3300萬美元的票房成為歷史上在美國票房最高的法國電影。2004年,《天使愛美麗》的原班人馬完成了戰爭愛情片《漫長的婚約》,在歐美上映後好評如潮,幾乎再現了當年《天使愛美麗》上映時的盛況。鬼才導演讓·皮埃爾·熱內融合了喜劇和悲劇的元素,具有極富沖擊的視覺效果,再加上女主角奧黛麗·多杜充滿活力、激情四溢的表演,從而被評論界譽為"三年來最佳法國電影",該片得到2005年法國愷撒獎12項提名,最終捧回了包括最佳女配角等5項大獎,並且獲得了多個國際電影評獎的青睞,獲得第77屆奧斯卡提名。

圖為讓-皮埃爾·熱內及妻子。

主要作品

導演作品

少年斯派維的奇異旅行 (2013)

讓-皮埃爾·熱內

黑店狂想曲 /妙不可言 Delicatessen(1991)

盡情遊戲(又名:陰謀超大量/子彈頭·大復仇/) Micmacs à tire-larigot(2009)

漫長的婚約 Un long dimanche de fiançailles (2004)

天使愛美麗 Amelie from Montmartre (2001)

異形4:復活(又譯:浴火重生) Alien 4: Resurrection (1997)

丟孩子的城市(又譯:失嬰城、童夢失魂夜) Cité des enfants perdus, La (1995) The City of Lost Children

Foutaises (1989)

編劇作品

盡情遊戲 Micmacs à tire-larigot(2009)

漫長的婚約 Un long dimanche de fiançailles (2004)

天使愛美麗 Amelie from Montmartre (2001)

丟孩子的城市 Cité des enfants perdus, La (1995)

Foutaises (1989)

法國作家

簡介

讓·熱內(Jean Genet,1953年9月3日-),同性戀者,法國當代著名小說家、劇作家、詩人、評論家、社會活動家。

熱內早年曾是個流浪者,還曾因偷盜罪被捕,後來轉而從事寫作。著有小說《布雷斯特之爭》、《小偷日記》、《鮮花聖母》,戲劇《嚴加監視》、《陽台》、《黑奴》、《屏風》等。

熱內曾導演過電影,亦有不少作品被改編成電影,如寧那·華納·法斯賓德就曾根據《布雷斯特之爭》拍了一部名為《霧港水手》的電影。

生平

他的生平頗為傳奇。幼時被父母遺棄,後淪落為小偷,青少年時期幾乎全是在流浪、行竊、監獄中度過的。熱內認為他的犯罪是社會環境造成的,但這個偽善的社會本身卻不受任何懲罰,所以他決定與這個社會勢不兩立。他發現寫作是一種更為有效的判逆方式,于是在監獄中創作了小說《鮮花聖母》、《玫瑰奇跡》。這兩部作品以及熱內的另一部小說《小偷日記》都帶有相當程度的自傳性。《鮮花聖母》、《玫瑰奇跡》是二十世紀法國文學中的奇葩,但在很長時間內被認為是一種"惡之花"。因為小說描寫的都是最為忌諱的問題,如同性戀和監獄生活等,並把罪孽的心態提示得淋漓盡致。而在作者絢麗多彩的文筆中不難看出嘗試走向詩意的美麗的努力。薩特在讓·熱內的作品中發現了一種特別的,甚至可以說高尚的東西,即他對人的荒謬生活處境表示了毫無拘束的抗議。

1910-1915

讓.熱內(Jean Genet)生于1910年12月19日,巴黎阿薩斯街89號公共救濟院塔爾尼埃醫院。母親卡米耶.加布裏埃爾.熱內,時年22歲,單身,自稱是"女管家"。當時父親健在,但"不留姓名"。七個月後,即1911年7月18日,母親將孩子拋棄在育嬰堂,從此一去無訊息,不曾回頭看望親生兒子。同年7月30日, 讓.熱內被一家姓雷尼埃的鄉村小工匠收養,家住莫爾旺山區的阿裏尼村,後來,作家在小說《鮮花聖母》中提到這裏。養父母承諾將他養到13歲。他有幸得到一位奶媽的看護,奶媽使他從小受到基督教 的教育,並加入了阿裏尼教堂的唱詩班。

1916年-1923年

1916年9月, 讓.熱內進入地區學校讀書,品學兼優,名列前茅。但有一次教學活動對他幼小的心靈打擊很大。 六十年後, 作家在一次會見中談及此事。他說:"我很小的時候就不是法國人,就不是村裏人。我知道這事的方式簡直幼稚之極,愚蠢之極。事情是這樣的:老師要求寫一篇小作文,每個同學都要描寫他自己的住屋……根據老師的評價,我的描寫最精彩。他大聲向全班朗讀了我的文章,但所有的同學都恥笑我,說:'可這不是他的屋子,他是一個撿來的棄兒。'我頓時感到心被挖空了,蒙受了奇恥大辱……喔!話雖不太厲害,但我恨法國。豈是一個'恨'字了得,應該比恨還要深,說法國令我作嘔也不過分。"(見《公開宣布的敵人》)。

從此,他就開始小偷小摸,他偷學校的尺子、鉛筆,從養父母那裏偷幾個小錢買糖果點心讓同學們分享。他在沒有發表的一則《小偷日記》中寫道:"十歲時,我就偷我所愛的人,我也知道他們都很窮。人家發現了,都管我叫小偷。我想,小偷這個字眼對我傷害很深。"

1922年4月養母歐仁.雷尼埃去世,讓.熱內改由其女兒貝爾特撫養。1923年7月國小畢業,成績全區第一。這是他第一次但也是最後一次領到文憑,後來他再也沒有機會接受任何學校教育。

1924年-1929年

1924年10月,他被送到巴黎地區一家學徒培訓中心學印刷。但才過半個月,他就從中心逃跑,並給小伙伴留下話說,他要去埃及或美洲。中心主任在報告中已經註意到他像女孩子一般"嬌柔","冒險小說讀得太多,精神狀態可疑"。

不久有人在尼斯發現了他,他被重新送回公共救濟院收容。此後兩年,他像商品一樣被頻繁轉手,在好幾個作坊、農場幹過活,受到非人的待遇,實在難以忍受,他一逃再進。他做夢都想逃離法國,警察不時在車站、列車、港口城市抓到他。他很快被遣送回巴黎。

1925年4月, 他被安排到盲人作曲家熱內.德比克塞依家裏學習詩歌藝術,但到了10月就被開除了,原因是他在一次集市上"挪用"並"揮霍"了一筆錢。

16歲那年,即1926年3月,他第一次嘗到被監禁的滋味,在小羅蓋特監獄蹲了三個月的班房。6月被釋放,7月又因無票乘車被拘留,送到莫城關押了45天。

1926年9月2日,法院委托都蘭的梅特勒農村兒童教養所對他監督勞改,直到他成年。

他在裏面待了兩年半。在他看來,這是一座"兒童苦役犯監獄"。在這間兒童地獄裏,他感到"反常的幸福",長篇小說《玫瑰的奇跡》對兒童教養所的生活有大量描寫。

1929年-1935年

年滿18歲後, 讓.熱內應征入伍。他志願到法國東方部隊服役,1930年1月28日到達貝魯特,加入駐守在大馬士革的布雷連,在那裏當了一年兵。這也是他生平第一次和阿拉伯世界接觸,為他晚年的阿拉伯情結埋下了伏筆。

1931年7月, 他被調到法國另一支殖民軍──摩洛哥土著兵團──服役,在摩洛哥駐守19個月。

1933年6月復員後, 曾在巴黎拜訪了大作家紀德,爾後即決定進行一次長途跋涉,聲稱要去利比亞的的黎波裏坦。他從巴黎出發,徒步南下,來到西班牙,但不久就走不動了。他寫信給紀德說,他"一路流浪,從一個村鎮走向另外一個村鎮"。從後來發表的自傳體小說《小偷日記》可以看出,他靠乞討和賣淫為生。

1934年4月, 他重返軍隊,簽署了第三次服役契約,在圖爾的阿爾及利亞土著兵團當兵。在這期間,他閱讀了大量的國內外名著,特別對俄國大作家陀斯妥耶夫斯基的作品感興趣。1935年10月,他繼續簽約服役,被調到駐扎在埃克斯昂普羅旺斯的摩洛哥殖民步兵團當兵。

1936年-1937年

1936年6月18日, 讓.熱內因不堪忍受長期待命而開小差逃離部隊。為了躲避追捕, 他不得不四處漂泊,穿越歐洲一路流浪,歷時一年,行程855公裏。《小偷日記》就是這段生活的回憶和寫照。

熱內揣著假證件,從尼斯出發,化名熱傑蒂進入義大利邊境,來到布林迪西,然後乘船準備去阿爾巴尼亞,但很快被驅逐出境。他又企圖在希臘的科孚上岸,沒有成功。于是他偷渡到南斯拉夫,但一到貝爾格萊德即被捕,監禁一個月,然後被押送到一個邊境村庄,但後來警察又在義大利的巴勒莫發現了他,他正準備偷渡到非洲。他又蹲了一陣子班房,然後被推向奧地利。但剛落腳維也納就被捕,于是又蹲監獄,被驅逐,1936年年底流落到捷克斯洛伐克的布爾諾,在那裏不久又被捕,于是他請求政治避難。在人權協會的保護下,他在當地住了近半年,給一個德國籍猶太醫生的女兒上法語課,女學生叫安娜.布洛克,當時34歲,這是他一生惟一的一次異性戀,但他聲稱是一次未發生性關系的"白戀"。

1937年5月, 他重新開始流浪,徒步翻越波蘭邊界。在波蘭的卡托維茲被捕,監禁14天。爾後,他穿過希特勒德國,他很驚訝,德國"既是警察國家,又是犯罪國家",在人人皆偷的國度裏,他進行偷盜心安理得,有得心應手之感,《小偷日記》對此有獨特議論。

接著, 他在比利時短暫逗留後,重新回到巴黎,但不久又打算浪跡天涯。1937年7月28日,他寫信給安娜.布洛克:"……我隻好南下,朝阿爾及利亞、尼日、剛果挺進,然後去美洲……"

1937年-1941年

1937年9月16日, 他因在薩馬裏丹幾家商店偷了12條手絹的現行罪被捕,被判處一個月監禁, 緩期執行。三天後,警察發現他攜帶手槍和偷盜來的身份證,他又一次在巴黎被捕, 判刑五個月。他寫信給安娜.布洛克說:"您不要來看我在牢房深處的慘相。這種苦修的狀態當然是孤獨的。基督教諸位大聖徒們難道不正是追求這樣的境界嗎?"

經調查證實他是逃兵後,他可能被判重刑,但精神病檢查結論對他有利(精神失常, 反復無常,無道德觀念)。當局允其提前退伍,僅判處他2個月監禁。但此後接連出事。1938年5月釋放後,10月又因偷4瓶開胃飲料被捕監禁2個月。1939年1月釋放,5月因使用假車票在火車上被捕,坐牢35天。釋放僅三天,又因流浪罪被捕監禁15天。 回巴黎後,10月在盧浮宮商店偷一件襯衫和一塊零頭綢布被捕,兩個月監禁。12月17日釋放,兩個星期後在市政廳集市上偷一塊邊角毛料,10個月監禁。

1940年12月,他在聖米歇爾大街吉貝爾書店偷書(歷史和哲學圖書)被當場抓獲,四個月監禁。

1941年12月,他因偷一塊布料被一位裁縫追逐,卻撞在一位書店老板手裏,幾天前他偷了書店新出版的幾部普魯斯特著作,兩案並發,判處三個月零一天監禁。

1942年

這一年, 讓.熱內盡管也吃了不少苦頭(坐了九個月牢房),但對他的一生來說則是重要的"魔術般"的年頭,是他從小罪犯到大作家大轉折的關鍵一年。

這年年初,他在桑特監獄開始創作《鮮花聖母》。

3月被釋放後,他在巴黎塞納河岸邊擺舊書攤,出賣他偷來的書。4月,他因偷書被捕被判處八個月徒刑, 被關進弗雷納監獄。他在裏面創作了長詩《死刑犯》,然後自費印刷。10月出獄後,他設法將自己的詩歌小冊子流傳開去。他同一位叫弗朗索瓦.桑丹的小知識分子有聯系。一天,桑丹來到熱內的房間,發現了熱內創作的一大堆手稿,有小說、劇本和電影腳本。年底,長篇小說《鮮花聖母》已經脫稿。

1943年-1944年

1943年2月, 讓.熱內時來運轉,通過書攤兩名熱心顧客的介紹,他認識了當時有名的詩人、小說家和劇作家讓.科克托。大作家看了《鮮花聖母》,起初對小說的粗俗內容很反感,但馬上就發現小說的重要文學價值,即設法將書出版。3月1日,熱內同科克托的秘書保羅.莫裏安簽署了他的第一個出書契約,此時,他正創作第二部小說《玫瑰的奇跡》。

5月, 他因偷一部絕版書再次被捕。作為慣犯,他很可能被判處終身流放。科克托請了一位大律師為其辯護,審判那天,由于有"當代最偉大的作家"出庭助威,熱內隻被判了三個月的監禁。

9月24日, 熱內釋放後不到三星期,又偷書當場被抓獲,蹲了四個月的牢房,此時,《鮮花聖母》秘密出版,正在裝訂之中。

12月,他在桑特監獄接待一位名叫馬克.巴爾貝扎的年輕出版商的探獄,不久,巴爾貝扎成了熱內著作的主要出版商。

1944年1月, 情勢急轉直下,他不但沒有被釋放,反而被當作流浪漢轉押到圖雷爾勞改營,準備送往當時法奸保全隊控製的集中營。就在這危急關頭,科克托再次動用他的各種關系將熱內保釋。但終身流放的判決並沒有被解除。

1944年-1948年

1944年4月, 在馬克.巴爾貝扎主辦的雜志《孥》上發表了《鮮花聖母》的片段, 這是熱內首次公開發表自己的作品,給讀者留下深刻的印象。5月,在弗洛爾咖啡廳,讓.熱內認識了大作家薩特。

1944年8月19日, 他最親密的一個朋友,年輕的法共抵抗戰士讓.德卡寧在解放巴黎戰役中犧牲,他開始寫長篇小說《盛大的葬禮》獻給烈士。

1945年3月《盛大的葬禮》脫稿,即投入《布雷斯特之爭》。詩集《秘密的歌》在《孥》上發表,第二年,《玫瑰的奇跡》也在該社出版。

1946年,熱內開始自傳體小說《小偷日記》和詩歌《絮蓋漁夫》的創作,改寫了他的舊劇作《嚴加監視》 ,並投入劇本《女僕》的寫作。1947年4月19日,《女僕》 在阿特涅劇院上演。7月,兩個劇本在雜志上發表,獲七星詩社獎。詩集《苦役》發表。11月《盛大的葬禮》在伽利馬出版社不署名出版。12月,《布雷斯特之爭》(科克托

插圖)在保羅.莫裏安處秘密出版。

1948年5月31日, 芭蕾舞劇《阿達姆之鏡》上演。《弩》雜志社出版了讓.熱內的《詩集》。他還開始寫劇本《輝煌》,但生前不讓搬上舞台。他寫了一篇廣播稿《罪童》,但受到禁止。

1948年秋,瑞士出版商阿貝爾.斯基拉秘密出版了小說《小偷日記》,伽利馬出版社不甘示弱,幾個月後也連忙出版。根據刑法規定,讓.熱內必須繼續服刑。以薩特和科克托為首的"全巴黎文學界"呼吁總統赦免對熱內的刑罰,讓.熱內名聲鵲起。

1949年-1954年

讓.熱內的文學成就開始得到文學評論的重視和承認。

1949年2月,劇本《嚴加監視》在馬蒂蘭劇院上演,法國著名小說家和批評家弗朗索瓦.莫裏亞克開始關註"讓.熱內現象"。伽利馬出版社則加緊出版《讓.熱內全集》。

1949年8月12日, 法國總統發布特赦令,免除了對讓.熱內終身流放的刑罰。但作家卻陷入了莫名其妙的精神危機,沉悶不語,幾乎擱筆了五六年。他的創作源泉來自暗無天日的牢籠,一旦脫離了牢籠,竟然有茫然若失的感覺。他後來對一位記者說:"自由了,我卻迷路了。"

1949年,《小偷日記》由伽利馬出版社正式出版。

1952年,文學大師薩特為熱內全集的出版鳴鑼開道,寫了《喜劇演員和殉道者聖熱內》一卷長篇序言,頓時使讓.熱內聞名全世界。熱內心理上有"盛名之下,其實難副"的壓力。他對科克托說:"你和薩特給我塑了像,其實我是另外一個人。這另外一個人有話要說。"

這時期,熱內在其好友扎瓦的陪同下到處旅行,去了義大利、德國、阿爾及利亞、摩洛哥。此時,他對電影情有獨鍾。1950年他編導了短片《愛情之歌》。他還寫了兩部電影劇本:《禁止的夢》和《苦役犯監獄》。

1955年-1961年

從1955年開始,作家恢復了創作活力。他從戲劇創作中尋找擺脫危機的出路。三部劇本先後推出,使他在現代派劇作家中名列前茅。

1955年春,他已經完成了《陽台》劇本的部分手稿,並開始創作劇本《黑奴》。

12月,他又編了一出短劇《她》,但"忘"在出版商的抽屜裏了,並開始《屏風的寫作。如果說熱內這三部劇本的構思靈感來得很快,修改卻異常艱難。《陽台》和《屏風》四易其稿,《黑奴》重寫三次,而且每次再版都要根據演出效果和各方評論進行修改,藝術上精益求精。

1957年《陽台》在倫敦上演。

從1957年年底起,熱內不再常住巴黎,又開始四出旅行,荷蘭、瑞典、科西嘉、土耳其、希臘都留下他的足跡。 1958年,《黑奴》問世。在阿姆斯特丹,他在認真修改《屏風》的同時,醞釀一部七本系列劇《死亡》。10月,《黑奴》在呂代斯劇院成功上演。

1960年,《陽台》最終搬上了法國舞台。

1961年-1967年

1961年2月, 《屏風》在《弩》上發表。此時他已50歲,正處于榮譽的頂峰。他的書被譯介到全世界,他的劇本到處上演,風靡一時。他對舊作《苦役犯監獄》進行修改。

1966年4月16日,《屏風》在巴黎著名的奧德翁劇院上演,引起轟動和風波。

1967年-1972年

1967年12月22日,他開始一次遠東的"再生"旅行,小住日本,途徑印度、巴基斯坦、泰國和中國。

1968年5月, 巴黎發生學生造反運動,他立刻從摩洛哥趕回法國,支持學生遊行,但拒絕在大會上發表講話。

同年8月,他應美國一家雜志社的邀請,到美國參加反對越戰的示威遊行。

1969年11月,他再次到日本,參加日本鐵路員工的遊行活動。

他對法國外國移民的生活條件深表關切,與薩特、杜拉斯等作家站在一邊,參加外國移民的遊行活動。

1970年3月1日至5月2日,他在美國聲援"黑豹運動",在各大學做報告,向新聞媒體發表文章和聲明,呼吁釋放美國黑人運動領袖。

1970年10月20日,根據一位巴勒斯坦領導人的建議,讓.熱內訪問了設在約旦的巴勒斯坦難民營,原定逗留一星期,結果在那裏住了半年。12月初,他秘密會見阿拉法特,獲得通行證並允諾為巴勒斯坦人民作證。

1971年經過巴黎時,他聯合一批作家寫一本關于黑人鬥士喬治.傑克遜的書,然後再寫關于巴勒斯坦的書。

隨後的兩年內,他三次來到約旦。但1972年12月,他被當作"煽動者"驅逐出約旦

1973年-1981年

由于美國拒絕給讓.熱內辦理入境簽證,約旦又禁止他入境,他隻好留在法國編撰關于巴勒斯坦美國黑人的著作,但進展很緩慢,10年後才成書。

1974年,雅克.德裏達出版了一部題為《喪鍾》的書,系統地評論了讓.熱內著作,此書得到被批評者的認可。這一年,熱內在《人道報》等報刊上發表同情和支持外國移民鬥爭的文章,再次到摩洛哥、土耳其和希臘等國旅行。

1976至1978年,他又在電影創作上費了不少精力,但半途而廢。

1977年,他為德國恐怖主義組織"紅軍旅"成員寫的書作序,並在《世界報》頭版發表,引起社會強烈不滿,後來他不得不沉默了兩年。

1979年他患喉癌住院治療,身體明顯開始虛弱。

1982年

從1982年3月起,熱內移居摩洛哥。

同年9月, 他陪同一位巴勒斯坦女青年重返中東,來到貝魯特的第二天,正好遇到以色列軍隊入侵黎巴嫩首都,他們目睹了以軍血洗巴勒斯坦營地的暴行。19日,讓.熱內是進入屍橫遍地的夏蒂拉巴勒斯坦營地的第一位歐洲見證人。他感到大為震驚,立刻趕回巴黎,發表了重要的政治性文章:《在夏蒂拉的四小時》。

1983年-1986年

1983年7月, 熱內根據他多年寫的手記和草稿,不分日夜撰寫他的最後一部書《一個戀愛中的俘虜》,因為他知道病情開始惡化。

1983年12月,讓.熱內榮獲法國文學大獎。

1984年7月他再次重返約旦,去看望他熟悉的人和地方。

1985年8月,他對最早的劇本《嚴加監視》進行修改。

1985年12月,《一個戀愛中的俘虜》脫稿。

1986年4月14日午夜, 讓.熱內逝世,享年76歲,安葬在摩洛哥北部沿海西班牙城市拉臘歇的舊墓地上。

1986年5月, 《一個戀愛中的俘虜》由伽利馬出版社出版。人們從書中可以讀到這樣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我的看得見的一生隻是精心偽裝的一個個圈套。"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